【“非诚勿扰”女嘉宾背后的交易】

   「非诚勿扰」女嘉宾背后的交易
  我整了整雪白的衬衣,看着正开着门的升降梯,深吸了一口气,放松面部肌
肉,抬起脚,走了进去。
  「CanYouFeelIt!……,」震撼的音乐已经响起,随着缓缓下
降的电梯,我面带微笑,心想:「难怪网上有人说这个音乐好象是中文在说『吹
牛皮耶』,嗯,真象。」
  降落感很快没了,门开了,明亮的灯光瞬间照入,使我差点睁不开双眼,我
眨了眨眼以适应光线,迈着稳重的步子走出,手持话筒自我介绍道:「大家好,
我叫元振,来自……」。
  介绍完自己并与主持人、嘉宾打好招呼后,孟非便拿着一个IPAD,让我
选心动女生,我环扫了一下对面的24个女嘉宾,并努力使自己的目光显得很有
诚意,让她们每一位都认为我是在认真的看她们,而其实,我内心中早就有了一
个人,那人才是我来这个舞台的目的。
  看完后,我在IPAD上按了一下16号,没有丝毫犹豫,接着交还给了孟
非,他接过后稍稍看了一下,也没在意,就开始让对面的女嘉宾说话。
  面对女嘉宾的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或是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语,我都彬彬
有礼,不卑不讽亢的一一回答,很快前两个环节完结了,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了。
  孟非对我道:「好了,你现在是想放第三条短片呢?还是想展示才艺?」
  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微微一笑,道:「我想展示才艺。」
  孟非道:「好的,那你想展示什么?是唱歌?还是表演功夫?(下面很多现
场观众在笑)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笑道:「什么才艺我先保个密,不过我想请一个女嘉宾上来帮忙,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们这是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只要是合理的要求都可以,」
孟非道:「你想要那位上来?」
  「16号!」我坚定的说。
  孟非面向16号问道:「16号丹丹,你愿意上来吗?」
  这时的她的灯已经灭了,但见叫她出来却没一点犹豫,面带笑容的走了出来。
  黑色裙摆飘飘,她轻盈的象只蝴蝶来到我面前,孟非笑道:「我们来看看元
振有什么独具一格的秘密才艺,」说完,台下的观众又是一笑。
  我不理会他与台下的观众,双眼直视着丹丹道:「无论我要求你做什么,你
一定要全力配合我好吗?」
  她点了点头道:「好的,我一定全力配合。」
  看着她那张笑吟吟的俏脸,我慢慢的收拢自己的笑容,用坚硬和不容商量的
口气对她喝道:「你!跪下!」
  瞬间,她笑容消失了,只有满脸的震惊与愕然,四周也是一片寂静,但看着
我坚毅的双眼,她嘴唇动了两下想要说什么,不过终究没有发出声音,接着双膝
缓缓下曲,跪在了台上。
  我拽开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拂了一下她脸庞边的秀发,手指滑过她那光滑
柔嫩的俏脸,啧啧道:「嗯,不错,相貌身材真的没话说,等下我就让现场和电
视机前的观众见识我无与伦比的才艺。」
  丹丹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衬托着白晰的肌肤更是光耀夺人,我的手滑过她
修长的脖子,再到她白玉般的颈下,赞道:「好白好滑的皮肤,不知道边上这两
个肉团是什么感觉?」
  她面色潮红,两眼蒙胧,颤颤危危,犹如一枝黑色的玫瑰在风中摇摆。
  她那对高耸的双峰随着呼吸急剧起伏,黑色的裙衣不能完全遮挡脑部,双峰
之间露出深遂的沟壑,让人遐想连篇。
  我把食指勾入这狭缝之中,轻轻一用力,胸前的纽扣应声而断,两只又大又
白的乳房跃然而出,她里面没带乳罩,刚刚被解放的双乳还轻轻晃动。
  刚才相当安静的现场这时响起了瑟瑟声响,虽然声音不大,但我还是听到了
一些惊叹、忌妒之声,我微微带笑并不理会,径直走到她身后,命令道:「趴下
些,把屁股翘高点。」
  她挺直大腿,尽量把臀部抬高,黑色的裙摆被肥大高翘的屁股顶起,隐隐约
约看到里面的内裤。
  「嗯,是粉红色的啊,」我笑道,说完猛地把裙摆往上一翻,随着现场观众
的一声惊呼,她那光亮结实的大腿,紧绷圆润的屁股,还有那仅仅能遮挡股沟的
粉红小内裤暴露在众人眼前。
  她大腿内的肌肉在颤颤发抖,从内裤两边露出的几根细细的阴毛也微微摆动,
可以看出她现在的内心是多么的紧张。
  我笑道:「我最喜欢这样玩女人了,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穿着衣服但里面什
么也没穿的女人玩起来最爽,」说罢,我把她内裤一扯,粉红的布料就象断了线
的风筝飘落在地上。
  她阴户饱满丰厚,阴毛齐整光亮,大阴唇微微闭合,隐隐露出粉红的阴肉,
我并排两个手指在她阴唇上上下滑动,感受着那柔柔湿湿的快感,笑道:「把腿
张开点,」同时用力在她饱满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我面朝还没回顾神,正目瞪口呆望着我的孟非,微微一笑,道:「马上就会
让你看到这辈子从未见到过的才艺。」
  我缓慢优雅的脱下自身的西裤、内裤,一根砾长、粗大、坚挺的阳具傲然而
现,我直视着背伏在我面前的美女,眼角余光看到了台下观众的痴迷表情,我面
带微笑,对着丹丹私密之处用力一挺。
  坚硬的阳具如宝剑顺势破竹一般,一路前行,两瓣大阴唇先开后合,紧接是
里边的小阴唇、阴道内壁,紧紧咬住我的阳具,不停的翻滚蠕动。
  随着整个阳具的全部没入,强烈的快感也随之袭来,我长吸一口气,缓缓抽
出,慢慢转动,阳具做画圈状,同时双手在她屁股上轻轻来回抚摸。
  很快丹丹就发出了女人独有的娇喘声:「嗯,啊,嗯……。」
  我抽插不停,用手轻轻捊开她右耳边的头发,好看清她的面部表情,笑道:
「怎么样,以前没有过这种感觉吧。」
  她眼角如丝,香汗如雨,哼道:「嗯,是啊,啊,从来没有哪个男人给我过
这样的快感,简直要飞起了一样。」
  我阳具不再画圈,而是采用九浅一深,笑道:「更爽的还在后面了,你只管
放纵身体就可以了,保管让你达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嗯,啊——,我现在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啊——好爽啊!」她大叫
着,全然不顾忌现场有这么多人正看着她。
  我接着挑逗她道:「丹丹,你还真是骚啊,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还叫得这么
大声!」
  「我,我不管了,」她喘息着,大叫着:「我,我快不行了,你快点,快用
力插我!」
  感受到阴道的紧紧吸缩,我知道她已达到崩溃的边缘,便不再九浅一深,而
是次次强壮有力的插入深处,直达花心,她那肥美平整的屁股被撞击得泛起阵阵
涟漪,终于,她全身绷直,阴道如同一个强烈的吸盘,咬得我的阳具一动不动,
我知道,她,高潮了!
  强烈的吸附感去后,我快速抽出还自坚挺的阳具,猛的,她发出一声尖锐的
叫喊,声音中充满了喜悦、羞涩和解脱,同时,一股长长的水注喷射而出,如一
道彩虹,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我看了看已经瘫倒在舞台上的丹丹,她全身还在高潮过后的余韵中抽挛,特
别是那对肥满的双臀,一颤一颤的好象还在抗议男人阳具的离开。
  「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让一个女人达到了潮吹的高潮,这是不是绝妙的技
艺了?」我笑道对孟非说道。
  「这,这,」见多识广的孟非也不由语无论次:「我,我从没,没想到是这
个。」
  「好!」下面的观众中不知是谁大喝一声,紧接称赞之声如潮水般涌来,我
不由得意的笑了,声音越笑越大。
  「哈哈,哈!」在笑声中,我发觉眼前孟非等人越来越模糊,我心中一惊,
再一用力睁眼,哎呀,好亮,日光灯直射在眼睛上,再环看四周,安安静静,这
哪是在「非诚勿扰」现场,而我只是躺在自家的大床上。
  我坐直在床上,揉了揉眼,回想刚才梦中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怎么会
做一个这样的梦,在亿万观众面前暴露自己的生殖器,真是好笑,」我摇了摇头:
「嗯,我睡觉时怎么没有关灯,不知现在几点钟了,」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手表,
天啦还只晚上三点钟。
  睡不着了,怎么办?突然,我记起了一件事。
  我翻身下床,才发现自己全身赤裸,阴茎高高翘起,我赤着脚,走出卧室,
来到客厅。
  客厅的灯也没有关,电视机还发出细小的声响,对面那张宽大的沙发上正伏
卧着一个身影,一个女人的身影。
  我走到这个身影旁边,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仔细的观看。
  她侧伏在沙发上,双目禁闭,修长的睫毛随着气息闪动,红润的脸庞,精致
的五官,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是楚楚动人,而她黑色的秀发一直披到腰间,光
滑的肌肤闪闪发亮。
  我望着这具赤裸的身躯笑了,想起她刚才在梦中的情形,轻声说道:「刚才
虽然是个梦,但你在现实中可比梦里更为放荡啊!」
  说她是全身赤裸其实又不全对,她身上虽然披无寸缕,但脖子上套了一个项
圈,不是人带的事物,而是一个狗圈,身上更是缠了几道皮绳索,特别是那对巨
乳,被皮索勒得紧紧的,显得更是高峰险拨,大腿根部被皮绳紧紧绑着,使得阴
阜更是显目。
  我望着熟睡的丹丹,蹲在她头部,轻声道:「在节目里,你显得那么端庄气
质,优雅大方,可能没人想到你在我这里如此放荡、淫乱吧,」说完,我伸出两
个手指夹着她那被勒得充血的乳头轻轻揉动。
  可能是我的动作刺激了她,她在睡梦中发出了轻微的娇喘声,我轻笑道:
「真是个小骚货,不知她在梦里梦见几个男人在搞她,」想着,手上的力道也加
大了。
  「嗯,嗯,」她娇喘了两声,突然睁开了双眼,见到我正笑着注视着她,一
缕红霞飞到脸上,带着娇媚的语调道:「嗯,好坏啊,趁人家在睡觉的时候摸我,
白天不让人家休息,晚上也不让我好好睡一下,主——人——!」特别是后面这
声「主人」,声音拖得好长,充满着诱惑。
  我嘿嘿笑道:「小骚货,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正爽的时候就醒了,你想听听
吗?」
  她娇声道:「还会有什么好事,肯定是梦到些下贱的东西了,自己睡不着,
又来吵人家。」
  我的手从她乳头由上向下滑动,来到她腰与屁股处来回抚摸,感觉着平滑的
弧度带来的快感,笑道:「我梦见我上非诚勿扰了。」
  丹丹道:「哦,象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梦到上那里了?胡扯。」
  我说道:「呵呵,一般情况是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但是现在你可在那里啊,
我梦到专门为你而去了。」
  「是吗,」她似乎有点感动,「你对我真的有这么好?」
  「难道你现在才知道我对你好吗?」我站起身,大鸡巴正挺立在她头上,笑
道:「你看,它又在想你了耶。」
  丹丹朝我娇媚的一瞪,爬起身,跪在我面前,张开小嘴,一口含住阴茎,轻
轻吞吐。
  看着她卖力的讨好我的样子,我的思绪飞到了一个月之前。
  那天我正在家休息,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嗯,请,请问你是元振先生吗?」
  「是我,请问,你是?」我问道。
  「嗯,实在不好意思,冒昧打这个电话给你,我是丹丹啊,前两个月我们一
起吃过饭。」
  我脑子飞速旋转,回忆这两个月参加过所有饭局,可实在是太多了,记不起
来,只好答道:「嗯,不好意思,丹小姐,我……。」
  她听到我的回话,赶紧插话道:「嗯,是那次和黄总啊,新丝阁那位黄总,
您记起了吗?」
  哦,我有点映象了,那个黄总是位年青的成功女性,同我有业务上的往来,
那次同我谈一笔业务一起吃了个饭,当时她带了一位朋友过来,长得挺漂亮,不
过我也没过多留意,没想到隔了两个月她居然会打电话给我。
  我说道:「哦,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黄总的那个好姐妹,甜品师大美女。」
  她在电话里显得非常高兴,道:「哎呀,元先生,你居然还记得我的职业。」
  我笑道:「那当然啊,象你这样的大美女,我一辈子都没遇到过两个,怎么
会不记得。」
  电话里传来更加轻松愉快的声音:「那我想请你出来喝杯咖啡,你会赏脸吗?」
  我回道:「好啊,你定个地方吧。」
  「好,好,那就到……。」
  我微笑着挂断电话,稍稍打扮了一下,走出了家。
  来到咖啡厅,远远的就看到靠窗边一个靓丽的身影在向我挥手,我笑着走过
去,伸出手道:「你好,丹小姐。」
  「你好,元先生,」她伸手同我相握。
  「好滑,真个是柔弱无骨啊,」我心里赞叹道,都不记得抽手。
  「元先生,我们先坐下吧,」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她脸上的一抹红霞,我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与她对面相坐,
说道:「好,好,不过你也别叫我什么元先生了,直接叫我元振吧。」
  「那怎么好,」她回道:「这样,我叫你振哥吧。」
  「好吧,」我点点头。
  「不过,你也别叫我丹小姐了,就同我的朋友一样,叫我丹丹吧,」她笑脸
如花。
  喝完一杯咖啡后,我对丹丹笑道:「丹丹,我想你今天找我,应该不是单纯
喝咖啡聊天吧,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说吧,我做得到的一定尽力相助。」
  她端起杯子又呡了一口,放下杯子后上下唇又咬合了两下,接着又拿起杯子
喝了一口。
  见她似乎还有顾虑,我安慰道:「没关系的,丹丹,今天我们就是朋友了,
有什么只管直说。」
  她放下杯子,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说道:「嗯,是这样的,振哥,嗯,你看
过『非诚勿扰』这个节目吗?」
  「哦,以前看过,不过好久没看了,」我漫不经心的回道。
  「嗯,是这样的,我最近参加了节目,」她说道。
  「那好啊,下次时我再看看去。」我回道。
  她望了望我,停顿了一下,说道:「不,不过我现在退出节目了。」
  我没回答她,只是轻轻的搅拌着咖啡,因为我知道,我不问,她也一定会把
原因说出来的。
  果然,她接着道:「节目组说我想为自己的事业打广告太明显了,把我退出
了,可,那里参加节目的女嘉宾又有几个是真的为相亲而去的了?只不过有些人
做得更隐蔽些而已,他们凭什么就这样把我给退了,」她越说越激动,「是的,
我是想为我的甜品店打广告,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实在是不公平,振哥,我
听黄姐说你同节目组的人很熟,请你帮帮我好吗,让我重新上去。」
  我抬头望着她一脸期待的目光,缓缓说道:「不就一个电视节目嘛,何必这
么看重了?」
  「振哥,这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她急切的说道。
  我认真的注视着她,她眼神中透露的渴望是如此幽深,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
么这么热切,但我却有了一个主意。
  「好的,我可以帮你,」我平缓的说道。
  「啊,真的,谢谢你啊,振哥。」
  「不过我要同你做一个交易,你愿意吗?」
  「我原意。」
  「无论什么样的交易都原意?」
  「是的!」传来的声音确切而悠远。
  龟头处传来一股酥麻的快感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丹丹伸出舌尖在马眼中亲
舔,怪不得如此刺激。
  她秀目微合,红晕满面,几缕青丝散乱的搭在额头,说不出的风情动人,再
看她穿的这身性虐装束,我不由欲念大起。
  我一把抓住她脖子上的狗圈,把她提起,喝道:「小骚货,丹奴,我现在要
你以贱奴的身份来伺侯我。」
  「是,是,丹奴一定会好好伺侯主人的。」项圈的勒力让她透不过气来。
  我嘿嘿冷笑,把茶几上的铁链拿起,拴在项圈之上,扯了扯铁链,喝道:
「象狗一样爬过来,」说完拿着铁链的另一头朝卧室走去。
  铁链并不很长,所以当我走得稍稍快一点的话,就拖得她跟足不上,她几乎
是被我连拖带拉的来到了床脚边。
  我端坐在床上,把脚大大的分开,吩咐道:「不要我再说什么了吧,开始为
你的主人好好服务。」
  她捊了一下挡在眼前的几缕秀发,给我抛了一个媚眼,俯下头,含住我的脚
指头,一根根细细的吮吸。
  居高临下看着她这个姿式,细腰与宽大的屁股对比得更是明显,光洁的背部
曲线如丝带一般柔和,长发随着头部的动作波浪起伏,「真是一个犹物啊,」我
不由感叹道。
  当她一直吸到我的大腿时,我示意她跪到床上,把屁股翘高,这样我的一只
手可以顺着她肥美的臀肉一直抚摸那条肉缝,感受着阴毛滑过手指的轻柔,阴肉
软弹的舒畅和泌入心田的湿润。
  她被我摸得也有些动情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哼声,有时被我摸得更刺激时都
不由自主停下对我的亲吮,闭着眼,张着小嘴,面色扭曲,大口喘了两口气,才
又低下头继续刚才的动作。
  我笑道:「丹丹,你真是做性奴的好材料,我搞不懂,你是天生淫荡啊,还
真的是我把你调教出来的。」
  丹丹道:「嗯,嗯,主人说的是,丹奴既天生淫荡,但若是,嗯,嗯,没,
没主人的调教的话,也不会这样的。」
  我继续道:「其实我最好奇的是,你自愿成为我性奴这段时间里,在节目录
制进程中,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显得还是那么冷静端装。」
  她抬头白了我一眼,嗲声道:「哎呀,主人,你好坏啊,你不提起还好,提
起这个,羞死人了。」
  我笑道:「呵呵,没想到还有让你害羞的事啊,快,说说看。」
  「不嘛,嗯,我不说嘛。」
  我笑道:「好啊,还敢违背主人的命令了啊,」我把食指与中指并拢,伸入
她的阴道里,轻轻的上下转动起来,只一瞬间,就听到里面响起「哗哗」的水声。
  「啊,」只见她眉头一紧,肯定是极度刺激,她停住亲吮,双手用力抱住我
的大腿,悬空的一对大奶子也用力的压在了我身上,肩背不停的耸动,高声浪叫
道:「啊,啊,别,主人,别这样,轻点,我,我不行了,求求主人别这样弄我
了,啊。」
  「好你还不说,」我继续加大动作。
  「我,我说,」她大口喘息着:「我,我其实是做不到的,每过不了多久,
我的骚屄就好痒,我,我只好靠近台子,把手偷偷伸进裙子里,自己用力插两下
才可以蒙混过关的。」
  我取笑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每次上台都是穿裙子,你里面肯定是真
空的吧。」
  「是,是的,我每次上台都没穿内裤,啊——!」,她突然大叫起来:「主,
主人,别这样弄我了,快,快用你的大鸡巴,来插丹奴吧,求求你了,主人,求
你用你高贵的鸡巴赏赐你这淫贱的丹奴吧。」
  此时的她一脸迷茫,全身泛红,淫水象开闸的洪水般汹涌流出,把我整个手
掌都打得湿透,我知道,她的阴道已经是极度空虚了。
  但我并没有马上插她,而是命令她跪趴在床上,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喝道:
「你这个贱奴,你居然敢求主人我插你,你知错吗?」
  她悲泣道:「嗯,丹奴错了,丹奴是不能要求主人做什么的,请主人惩罚。」
  我对着她丰腴肥美的屁股用力一巴掌,极富弹性的屁股形成的震动如水波一
样扩散四周,五根鲜红的手指印印在雪白的肌肤上,接着我又连续几下,「啪啪
啪」的,屁股被打得通红。
  「我要好好的处罚你,你这个只想男人鸡巴的骚货,」我叱道。
  「啊,啊,好,主人,你惩罚我吧,你越处罚我,我越原意做您的奴隶,做
你忠心不变的性奴,啊——!」她悲鸣着。
  看着她流出的淫水已如同瀑布一般,滴滴掉落到床上,把床单打湿一大片。
  我知道,如果再不用阳具塞满她那空虚至极的阴道,她可能会发狂而死,便
不再捉弄了,把早已挺立多时的鸡巴一顶而入。
  「啊,」「嗯,」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畅的喊声,接着,我便搂着她的腰,
用力抽动。
  「好爽,啊,主人,」她呼喊着,如泣如诉:「主人,你终于插进来了,丹
奴好感激啊,谢谢主人,啊——,主人的鸡巴真棒,丹奴爽死了,啊,啊!」。
  我看着跨下高高蹶屁股、淫声浪叫的丹丹,思绪又回到了我们达成交易的那
个晚上。
  在我位于郊区的别墅内,她显得有点紧张。
  我笑着安慰她道:「别紧张,丹丹,把我家当成自己家就是了。」
  「你这房子真大,真漂亮,」她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其实这只是我众多房产中的一个,但我没有说破,只是微微一笑,在茶桌上
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她道:「先喝杯茶吧,丹丹。」
  「谢谢,振哥,」她接过了茶,坐在沙发上。
  「没想到象你这么样的大美女居然是一位甜品师,」我坐在侧边的沙发上说
道。
  「嗯,是的,我曾经在法国留学,专门学了两年,」她回道。
  我笑道:「真想哪天吃到你这位美女新手做出来的甜品。」
  她朝我一笑,优雅中带着风情,「这个很容易呀,振哥想试的话,我亲自做
好送过来。」
  「女人啊,女人,」我想着:「只要你能帮她达成自己的愿望,她真的会显
得对你很好,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表面上会是如此。」
  我看着她充满期待的眼神,咳嗽一声,缓缓说道:「那,丹丹,我们谈一下
我两这间的交易吧。」
  她睁大着眼睛,点点头,看得出,她心里有些紧张,凝神贯注,生怕漏听我
一个字。
  「其实你想再上『非诚勿扰』无非是想为自己的店打广告,还有能提升自己
的知名度,好以后嫁个好老公而已,」我说得很直接,很明白,先打消她的一些
不切实际的幻想,才好更好的谈条件。
  果不然,她脸色变了变,笑容没有了刚开始的那么灿烂,虽然还是带笑,但
显得非常勉强。
  我也不理会,继续说道:「我不但可以帮你达到所想达到的,还可以做得更
多,能让你直接进入上流社会,」说完,我双眼注视着,让她知道我说的是多么
的肯定。
  她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喜,但说话的口气又显得很是平淡:「哦,那实在谢
谢振哥了,只要我能做得到。」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的交易很简单,我只要你当我一个月的性奴,并
在最后的时候答应我的一项要求……。」
  「什么!」她惊叫出来:「你,这怎么行,」可以看出,她虽然对我提出的
交易条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超过了她的预期。
  我收敛了笑容,用冷冷的口气说道:「丹小姐,这么说吧,我开出的条件够
宽松了,第一,我只让你当一个月的性奴,第二,虽然是让你当性奴,但我本人
并不是一个虐待狂,绝对不会损伤你的身体,这个你放心好了,第三,我没有冠
希哥的爱好,绝对不对留下任何物证的。」
  她低下了头,好半天没说话,可以猜测出她内心是何等的纽结,我也不再多
说,沉默的等待着她的回应。
  终于,她抬起头,用犹豫的口气问道:「那,那你说的最后一项要求又是什
么?」
  我笑了,知道她已经屈服于内心的欲望了,我站起来,来回走动了两下,说
道:「到时你就知道了,但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觉得为难的。」
  「啊——,我,我不行了!」一股热流打在我膨胀的鸡巴上,丹丹上身全趴
在了床上,大腿微微抖动,我知道,她高潮了。
  我抽出鸡巴,一股淫水随之勾出,我笑道拍了拍她的脸说道:「怎么,就不
行了啊,主人我还没尽兴了。」
  她扭过头,挣扎着想爬起,但没能成功,哀泣道:「主,主人,丹奴实在是
忍不住了,求主人让贱奴休息一下,再用嘴帮主人吸出来好吧。」
  我用手指在她屁眼处滑动,笑道:「没关系的,你这个洞也可以让主人我泻
泻火。」
  她一听,大惊道:「啊,不行啊,主人,你上次答应过丹奴的,同意不动我
这里的。」
  「是吗?」我说道:「上次是同意,但是没说这次也放过啊,」我在她阴道
口沾满了淫液,然后涂在屁眼处,用力搬开两片肥美的软肉,按住她扭动试图摆
脱的屁股,坚硬的鸡巴用力插入菊花。
  「啊,好疼啊,主人,啊」她大叫着,哭喊着。
  我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用力的抽插:「你这个淫奴,好大的胆子,你的骚屄
不能满足主人,现在主人要用用你的后庭,你居然还推三阻四的,你知罪吗?」
  「我错了,主人,求求你,饶了我吧,」她哭泣着求饶。
  「现在错晚了,」我大叫着,无边的快感阵阵袭来,浓浓的精液悉数射出,
我感觉一阵眩晕,瘫软在她柔软的身上。
  过了几分钟,我拨出鸡巴,指着吩咐道:「丹奴,把这舔干净了。」
  她满脸哀怨,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张开了嘴,把已软下,但被精液和淫水浸
湿,上面还有少许黄色物的鸡巴含入了嘴里。
  刚开始可能还有点心理顾虑,但舔了几下后这顺畅了,她舌尖从龟头一路舔
到阴囊,轻轻的,细细的,舔得干干净净。
  我满意的看着她,说道:「很好,丹丹,时间真快,一个月就快要到了啊。」
  她抬头望着我,嘴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
  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脸庞,沉声道:「我不是一个失信的人,我说过只要你做
一个月的性奴,过几天你再完全那个任务,我们的交易就算告一段落了。」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任务?」她问道。
  我笑了,笑得非常舒心,「放心好了,对你来说绝对是很容易的,你好好准
备一下,后天晚上就可以完成了。」
  第三天,傍晚。
  我穿戴整齐,白衬衫、黑西裤,皮鞋擦得光亮,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站在自
家门口恭恭敬敬等着一辆黑色小车的驶入。
  车停了,后坐上下来一个方脸大耳,微微有点啤酒肚的中年男子,他扭过粗
大的身体,下车的动作显得很是费力。
  我趋步上前,微微伏身,伸出手道:「强哥,你好,你能光临寒舍,真让我
是深感荣幸,蓬壁生辉啊。」
  他同我握了一下手,打个哈哈道:「小振啊,咱们兄弟两说这么客气干吗。」
  我连声说好:「请强哥进屋吧,」边引他走进屋内。
  强哥边走边笑道:「你这小子,电话里说得这么神神秘秘,不就是吃个晚餐
嘛。」
  我回道:「我是什么都不敢矇强哥你的,但今天这个晚餐可是我花好久才准
备好的,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强哥笑道:「好啊,那我就见识见识。」
  当我推开餐厅的门,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声:「强哥,请——!」
  强哥刚跨一步进入厅内,一见到里面的情形,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整个
人如同石化一般一动不动,嘴巴大大的张开,眼睛直视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
见。
  我心中暗喜,知道效果达到了。
  原来在正中间摆放了一张大大的餐桌,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平躺在上面,左
脚伸得笔直,右脚屈膝,整个肌肤散发着奶油的光亮,平坦的腹部上摆放了各色
水果和蛋糕等种种甜品。
  见强哥还自目瞪口呆,我咳嗽一下,用不大却清晰的声音说:「强哥,小弟
准备的这道甜品晚餐怎么样?」
  「好,好,非常好,」他眼睛没有转过看我。
  我说道:「那,强哥,我们先坐下吧,再好好品尝这道晚餐。」
  「哦,好,好,来,坐下吧。」
  我并排的坐在强哥身边,拿着一个小铁片在丹丹大腿上刮了两下,一层奶酪
堆积在铁片上,我对他说道:「强哥,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涂了奶酪,你可以细
细品尝。」
  强哥笑了笑,站起来走到丹丹的左脚边,一口含住她大脚指头,吮了一下,
笑道:「嗯,是真的,好甜,」接着又一个一个脚指头的吸过。
  我看到丹丹全身轻轻的抖动了起来,微闭双眼上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开口道:
「丹奴,别乱动,这可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来,你向强哥打个招呼。」
  丹丹轻声道:「强哥,你好。」
  这时强哥已吸完了她的五个指头,笑道:「好,好,你是丹奴是吧,很不错,
人漂亮,皮肤又好,」说着在她腹上拿起一块西瓜瓤扔到嘴里嚼动。
  我听到强哥的称赞,高兴的说道:「强哥,丹奴可不但是人漂亮,手艺也相
当好的,这些甜品都是她亲自做的耶。」
  「哦,是吗,」强哥显得有点意外:「心灵手巧,呵呵,嗯,小振,真有你
的,能得到这样的极品。」
  我笑了笑,说道:「强哥,我们先别说这么多了,先品尝美味吧,等下过久
了,好多东西都溶化了,那就不好吃了。」
  「好,好,那我们一齐来品尝这道美味大餐吧!」
  我指着丹丹高耸的奶子,对强哥道:「强哥,这个地方可是好东西耶,奶酪
上放的是欧培拉蛋糕,这个尖尖上是一个小樱桃。」
  强哥露出贪婪的目光,趴在丹丹左侧的大乳边,张口咬下,「嗯,好吃,小
振,你也没光看着呀,来,一起吃,你吃那边一个。」
  「好的,强哥,」我在丹丹右乳上咬了一口,美味瞬间流入了口中。
  接下来,我与强哥一人站一边,大口吃着,而丹丹开始还可以忍受不动,过
不了多久就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了,嘴里发出呜呜的轻哼。
  强哥吃得兴致高昂,口含着丹丹的乳头发出「啪啪」的吮吸声,而我看到丹
丹的脸已是通红无比,小嘴不停地张合着,可见已是极度难受了,我轻轻走到她
下半身处,见她本被蜂蜜粘住的阴部也已微微裂开,似有透明的液体流出,混合
到蜂蜜里。
  我笑道对强哥道:「强哥,还有一个好地方你还没品尝了。」
  他抬起头,见我手指着丹丹那三角地带,面带微笑走近,问道:「她的阴毛
怎么是一根根竖起的?」
  我笑道:「这个工序可是最费力的啊,先把这里洗得干干净净后,再用糖水
混同巧克力,刷在阴毛上,吹干后,就形成这个样子了,强哥,想尝尝吗?」
  强哥俯住头,舌尖在几根阴毛上舔了一下,接着抬起头,双目微合,回味良
久,再猛地睁开眼,赞叹道:「呀呀,不错不错,真是世间美味,」接着又低头
一根根品偿。
  而丹丹显得更加难受了,双手已握成拳形,大口的喘着气,高耸的奶子不住
的高低起伏,细腰也轻轻扭动。
  通过我这一个月对她的调教,知道若是再让她如此强制压抑自己,恐怕尿都
会喷洒出来,那就大煞风景了, 我可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出现,便吩咐她道:
「丹奴,也别太压制自己了,想叫就大声叫出来吧。」
  丹丹听到我的话后,睁眼看了我一下,得到确认后,终于发泻了压抑许久的
情绪,大声浪叫出声:「啊,啊!好难受,啊,嗯,呜呜,强哥,你舔得我都要
化掉了。」
  强哥受此影响,也得到了更大的刺激,左手都顾不得丹丹身上还粘乎乎的,
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搓揉起来,当强哥吮完最后一要阴毛后,情不自禁的继续往下
舔里,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我道:「她这里是怎么回事?这条缝给粘
住了?」
  我回道:「强哥,没关系的,这都是用蜂蜜粘合的。」
  他这才放心又低头去舔,这下,刺激更是比先前大了许多,丹丹放声大叫道:
「啊,啊,好爽啊,强哥,你真棒,丹奴这个洞被你舔大了,啊——!」
  看着丹丹如波浪起伏的身段,娇媚风情的脸庞,我的鸡巴刷得挺直,但在此
情形我知道,一定要把自己的欲望压制下去,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用力咽了几下
口水,深深的把冲动埋到了心里。
  突然,丹丹一声大叫,阴部用力蠕动几下,强哥也猛的抬起头,好象嘴里含
了一个什么东西,赶紧吐出放在手心里,惊叫道:「啊,这是什么东西?」
  我一看那手中之物,笑道:「这是一个红栆,强哥,这可是个绝好的东西啊。」
  「哦,是吗?」他还有点不太相信。
  我解释道:「强哥,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古代的皇帝每天把两根红枣放入女
人的阴道内,温养几个时辰,再拿出来吃了,是壮阳补血的大补丸啊,这可是道
士们不外传的密法。」
  他听后,这才相信我的话,把红枣抛进嘴里,慢慢嚼,细细口味,然后吐出
枣核说道:「嗯,确实感觉不同,我现在都觉得神轻气爽了好多。」
  我看着他满意的神态,知道今天的准备没有白废,这一个多月的努力也没有
白废,不由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当享受完这顿大餐后,强哥还意犹未尽,一定要丹丹陪他洗了个澡,而我坐
在客厅沙发上闭目养神,绷紧的一根弦也终于松了下来,我知道,我的计划成功
了,我的交易也完成了,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
  深夜,强哥走后,丹丹依猥在我怀里,嗲声道:「振哥,这个强哥是什么人
啊,要你这么大费周章。」
  我摸着她臂膀上光滑的肌肤,柔声道:「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你我的交
易也马上要完成了,明天我就会安排一个非常不错的人,到一个特定的时间去上
『非诚勿扰』,把你风风光光的领下来,而且之后安排几个大型部门指定你的店
成为专贡店。」
  「谢谢你,振哥,」她注视着,悠悠的说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她声音中充满了不舍,这个我何尝听不出呢,但我没让她得到期望,坚定的
说道:「是的,我们结束了。」
  她叹了口气,转过身子道:「那睡吧,振哥。」
  第二天天明,手机的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侧身一看,丹丹早已不知去
向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强哥打来的,赶忙端正身子接通,道:「强哥,早啊。」
  那边传来他爽朗的笑声:「呵呵,小振啊,把你吵醒了吧。」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道:「没有的,本来这时也要醒了。」
  强哥的声音显示出他心情非常好:「是这样的,你昨天的安排我非常满意,
你前两个月跟我提的那个事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
  这时的我的心「呯呯呯」的加速跳个不停,呼吸也急促起来,心中知道,梦
寐已久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果然,他的声音传来:「完全答应你的要求,你开
始做准备吧。」
  我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激动的道:「好的,谢谢你啊,强哥,我一定会做
好的。」
  挂掉电话后,我随手披了一件衣,拿起旁边的一包香烟,走到阳台上,深深
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点燃烟,吐出两个完美的圆圈,就象这两场交易一样,
圆满!
               (全文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