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遐风月(3

第三章 极北之地
  狂风怒雪仍在咆哮卷席,漫天的苍雪之间包裹着如水晶般透园,里面赫然是
一片生机盎然的桃源密境,宁静宜人的温暖与死亡的刺冷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炽幻化出一道水镜,镜中一名俊俏少年挺立而然,高高的身型略带着几分
流线的肌肉,显得不魁梧也不瘦弱。晶莹的肌肤竟如新生婴儿般的雪白光滑。一
双明亮乌黑的眼睛带着邪邪的目光,坚挺的鼻子下一张薄嘴微微上翘,乌黑的短
发轻垂后脑。
  天炽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苦笑一声,「哎,怎么象个小白脸似的。」
  十五岁的天炽身材已经长得象十七八岁的青年了,只有从他那稚气未脱的秀
气俊脸看得出他还象个小孩。
  「宝宝,这么早起来拉。」风兰儿优雅地点下床,一身松软的丝制宽衣罗裙,
美妙的身躯随着她优美的走动若隐若现,好不诱人。
  天炽立即上去抱住风兰儿,把头埋在她的酥胸,用牙齿咬开纽扣,露出雪白
浑圆的乳房。「妈妈,我要吃早餐了。」说完就张大嘴巴含住乳峰上的嫣红。
  风兰儿贝齿轻抿樱唇,双手楼住天炽的头部,温柔地说:「宝宝,慢点,嗯
…没人跟你抢的」
  被天炽足足吸了十五年的奶了,但风兰儿的乳汁却不减反增,有时还要挤点
奶到杯子自己喝掉,而且乳头变得越来越娇嫩敏感,饶是被天炽吸惯,但还是舒
服得忍不住一阵颤抖。
  好一会儿,天炽终于满足地抬起头,满足地舔了一下嘴角,「妈妈的奶什么
时候都是那么好喝哦,嘻嘻。」
  风兰儿看见天炽这么喜欢她乳汁也是一阵欢喜,「宝宝喜欢就好了,只要宝
宝喜欢妈妈什么都给你。」
  「真的?那我今晚要吃妈妈的水水。」
  风兰儿俏脸绯红,她自然知道天炽口中的水水其实是她羞人处流出的水液。
  自从上次被天炽亵玩之后,她的小穴可没被少舔,每次都被天炽舔得欲仙欲
死,阴精狂泻,在美妙的余韵中入睡。虽然觉得很羞人,但她既拒绝不了天炽也
非常留恋被天炽舔弄的快感,蚊声道:「恩,妈妈什么都依你。」
  天炽眯眼坏笑,看着那双仍暴露在空气中的绝美奶子,嫣红的乳头上残留着
乳汁和口水的溷合物,晶晶亮亮的。「妈妈,我帮你舔干净。」说完就一副饿狼
扑势地抓起风兰儿的奶子勐吸,于是又引起了一串串的娇喘声。
     ***    ***    ***    ***
  天炽快乐着并痛苦,爽的就是每天都能重复着如此香艳的美事。
  但痛苦的是他在修复能量时贪功急进,不小心把阳炎之力逆行,差点令他暴
体身亡,他不得不先把它封印起来,也因此他失去了阳炎之力,令他得到男人最
可怕的敌人——不举!
  天炽好生无奈,这种伤只要用极玄冰就能治好,原本小寰戒里有几块的,但
因为小寰戒受损,也被震坏。
  虽然极玄冰在他那里不算什么珍贵的宝物,但是在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吧。想
着想着,天炽都快哭了,原本可以逍遥这个世界,凭他的实力他相信这里没人是
他对手。
  可是……没了男人最大的乐趣,那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天炽感到此生无望时,一丝轻微的地震从地下传
来,他立即用神识寻找震源,令他惊喜的是震源竟然有象极玄冰的能量存在,虽
然比不上,但治疗他的伤应该也足够了。
  看着正在冥想的风兰儿,天炽怀着狂喜的心情向震源飞去,「嗖」的一声已
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极北之地,大陆两大极凶地域之一。
  极北之地是一块奇怪的环地。最外层是雪原,冰系怪兽横行,起码要大剑师
或魔导师的实力才敢进去,里层为环型山脉,里面的怪物更为强悍,要有贤者或
剑圣的实力才敢一闯,而最里层是一座山峰,没有听说过谁进去能出来,所以又
名「死亡山峰」。
  关于它的形成有许多的说法,有的说它是在神魔大战的遗物,有的说它是水
神沃忒莉的居所……但最有说服力的是三圣者与依克斯的传说。
  玛雅历1026年,大陆三大圣者:路易司,亚隆索,杰德。在葛里平原与
凶残的依克斯(依克斯:指对不知名的可怕怪物的称呼)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战
斗,依克斯强悍无比,两方斗得难分难解。最后,身负重伤的三圣者合力发动冰
系圣禁——「永轮之冬」,把依克斯封印起来,圣禁的力量将整个葛里平原瞬间
变成冰雪世界。史上最后的三位圣者殒命于此。
  天炽的身影出现在一片白茫茫的峰顶上,原本紧紧闭合着的双眼突然睁开,
眼里射一道慑人的光芒,「噌」的一声化作一道强光往下钻。
  很快,天炽就达到了一个地窖,恩,应该说是一个地下宫殿,雄伟庞大的宫
殿里面散发着一阵阵刺骨的寒气,但那原本可以瞬间将人变成冰块的寒气对天炽
不起半点作用。
  空旷的宫殿散布着漫天冰屑,浓浓的寒雾使得冰宫显得神秘无比。
  冰气纡环之间,一座十数米高的冰凋索然耸立在正中间,里面赫然是一头庞
大的怪物。
  「什么东西来着?」
  天炽随手一挥,「叮」的一声轻响,冰凋化作漫天晶亮的碎屑,煞是好看。
  天炽又躺开手掌,满天的冰屑快速地向他手心聚拢,最后凝结成一颗拳头大
小的冰球。
  天炽仰天大笑起来:「哇哈哈……老子终于可以重振雄风拉……哈哈哈……」
  此时响起另一声咆哮般的声音,震得宫殿轻轻晃动。
  「卑微无耻的人类,吾之仇已等了一千八百年了,纳命来……吼……」失去
封印的怪物终于苏醒过来。
  天炽看向它,心理嘀咕着:「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龙?」
  只见怪物大概有一百多米的庞大银白色身躯上,一双巨大的银鳞肉翅彭湃有
力地拍打着,一张狰狞的面孔,一双通红的大眼,大嘴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最特别和引人注目的是它的颈部有一巨大光环悬套住。
  在它巨大的身躯面前天炽瘦弱的身子显得多么的淼小啊,说时迟那时快,怪
物已经抬起巨爪往天赐拍去。
  蕴涵着惊天动地的气势,冰雪宫殿不安地颤抖着,眼看就要把天炽拍成肉酱
了,而天炽却是不屑的一笑,动也不动。
  只见巨爪离他一米的时候,竟然发出「叽里旮旯」的声音,却是被结成了冰
块,而且不断蔓延它的全身,直到它半边身体结成冰条才停止下来。
  怪物惊惧地看着天炽,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随即眼皮就轻瞌,原本赤红的
双眼褪回银色,威煞的凶光已变得非常平静。
  怪物其实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仅是轻轻一挥手就破解了圣禁,
别说现在的它,就算是全盛时期它也不能做到如此轻松。如此冲动,也只是一时
被愤怒遮眼罢了。
  天炽看见它已经没有反抗之心,也解开它的禁制。
  「人类,你很强。」怪物用微弱的气息道。天炽含笑不语,平静地看着它。
  「人类的强者,我时间无多了,请你听我说一个故事。」天炽仍是不语,怪
物也娓娓道来。
  「我叫梵天,也有人叫我梵天银龙,是天空之城的神兽御领。哦,天空之城
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神界,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神兽。原本我在天空之城也算位高
权重,统领着万兽。」
  「我遇到了她,我的妻子九尾玄狐,我们彼此相爱着,虽然异族通婚不是什
么禁忌,但也不容易结合,特别是我这样位高权重的神兽更加困难。但是在我和
九尾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还是得到神王的认可,我们终于结成夫妇。」说到这梵天
眼中露出温柔和一丝微不可察的哀伤。
  「我们诞有一女,原本这是很开心很快乐的事。但是,悲剧也就这样开始了。」
  「在她刚诞下的时候,她竟然不断地吸取外界的能量,连天空之城的核心能
量也吸收,当时整个天空之城都被惊动起来,我和九尾立即各损修为,封住她的
吸取。但是事情并未了结,我当时得罪了一名神将,他一直怀恨在心,于是他就
籍着这次事件打击我,竟然说我女儿是杂种凶物,要处死她。」
  「我当然不会答应,他竟然到神王那歪曲事实,最后神王这个老煳涂竟然相
信他,下令处死我女儿,我们夫妻无论如何解释都没用。就算我跪在地上,恳求
他们批准以我的性命换取女儿也无补于事。我们夫妻万般无奈下选择了逃走,但
是岂知那个阴毒的神将竟然来偷袭我们,当时我们因为封住女儿的特殊能力修为
已下降许多,九尾为了我们可以顺利逃脱……牺牲了……」此时的梵天已经噎呜
着,硕大的龙目流下晶莹的泪水。
  要是有其他人在,他一定疯狂地扑上去,把龙的泪水一滴不剩地装起来,因
为龙的泪水比它的血还珍贵多了,甚至比龙晶还要珍贵,泪水代表着他们的尊严,
无论雌雄,他们一生中几乎是不可能落泪的。
  「我带着重伤逃离了天空之城,来到了地上大陆,原本以为可以平静生活,
但是他却仍不放过我,竟然滥用职权,假传神谕到人间的光明教廷,说我是魔界
妖物,于是光明教廷不断向我展开攻击,我愤怒了!只要是来杀我的人我都让他
们有来无回。」
  「最后,当我来到一片平原时,我遇到了你们人类中的三名强者,虽然他们
在我全盛时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当时我已身负重伤,在跟他们打得两败俱伤时他
们竟然舍弃生命联合发动圣禁,于是我就被封印在此了。」
  「一千八百年了!我的能量也被侵蚀得差不多了,虽然我已经没什么好留恋
了,但是就可怜我的女儿了,都一千八百年了,她连眼睛都还来不及睁开就随我
封印了。」
  梵天翻开脖子的逆鳞,从里面抖出一只粉红色的物体,梵天温柔地托着它,
慢慢放到天炽身前。只见一只半人长,既象龙又似狐狸,披着通身粉红的绒毛的
小可爱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着。
  「人类的强者,我恳求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
  天炽轻轻地点了下头,梵天欣慰地一笑,肉体慢慢化作一缕缕光子消散着。
  梵天的力量早在封印期间被消磨得七七八八,神识也受损,全凭一股坚强的
意志坚持到现在,要是他是母的天炽还有可能救的了他,但很可惜……
  天炽抱起小可爱,终于对梵天说话:「你所说的天空之城我迟早会去,要是
那里我喜欢还好说,要是不的话,我顺便帮你报仇吧。」
  只剩模煳身影的梵天再次露出笑容,留下他最后的遗言:谢谢——
  对于梵天的遭遇,天炽也只能叹息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就算是他
亦是如此……
  天炽抱着小可爱,轻声道:「新品种哦,那我来帮你起名吧,……恩……就
叫……就叫貂吧。」
  天炽想起梵天说她能吸取周围的能量,那能吸自己的吗?要是能的话就好办
了。
  天炽解除了她的封印,只见她不断地吸取周围的能量,但就是不吸天炽的。
天炽很是失望,但随即感觉到抱着她的手掌有丝丝的能量流失。虽然只是非常微
弱的一点点,但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
  其实他是怕收集的冰不及极玄冰精纯,有可能不足以控制融合他的炎阳之力,
要是有外物帮手吸取就能降低危险,这样对天炽和小可爱都有帮助。
  这时天炽已经祭起冰球,运行能量盘转着,一边用冰球不断地引导阳炎之力
融合运行,一边把多余的阳炎之力导入小可爱身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炽终于睁开他紧闭的双眼,迸射出兴奋的光芒,仰天
长笑:「哈哈哈~~~~~ 妈妈,等着我回来吧……哈哈哈……」此时的天炽下体撑
起一顶高高的帐篷。
  与此同时,小可爱的身体也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只见她被一团绯红色的
雾气包围着,朦胧间能见到她的身型不断地改变着,变得越来越修长……最后,
她竟然变成一名人类,而且还是一位绝世美女,丰满成熟的躯体,晶莹剔透的肌
肤,美妙精致的玉脸,一把粉红色的秀发,比起他的娘亲也只输半筹。
  天炽啧啧有声地欣赏着小可爱,哇塞!还成了人型哩,不知道是你本身的能
力还是被我改造了,这也太棒了吧,要是……嘿嘿……
  小可爱,哦不,现在如此成熟丰腴的胴体已不能称为小可爱了,十足的大美
人啊!只见她睫毛颤动,慢慢地睁开眼睛,乌黑亮丽的双眸窃窃四望,当看见天
炽的时候,性感的小嘴微张:「爸爸,爸爸……」撑起身子扑向天炽。
  天炽被她突如其来的一下扑倒在地,赤裸丰满的胴体压在他身上,特别是她
那浑圆傲人的双峰不断地向他挤压,修长滑腻又极富弹性的双腿夹紧他的腰部,
天炽直有喷血的冲动,下身的帐篷立时暴涨一囵。
  天炽看着「女儿」不停地用脸在他胸前磨蹭,嘴里「爸爸,爸爸」地叫个不
停。
  忽然他想起了以前有本书说过兽类刚出世时,在张眼看到的第一个生命就会
将他视为父母,天炽哑然一笑,看着胸前的美女,她张得比自己成熟多了,做他
姐姐也不过分,自己反倒做他爸爸了。虽然他的真实年龄很大,但却还没当过爸
爸哩。
  美女抬起螓首,笑眯眯地看着天炽,「爸爸,我饿了,给我吃吃的。」那美
妙成熟的嗓音竟然用小女孩的语气发出,听得天炽骨头一阵酥软,「妖精,又是
一只妖精,真他妈的好听。」天炽暗忖。
  天炽很奇怪,以她的身体不应该会感到肚子饿的,于是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
发现她在进化时把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她所说的饿了大概是她的能量空虚。
  这时,她已经抓起天炽的一只手,张嘴含嘴他的食指,「兹兹」有声地吮吸
着,天炽知道这是婴儿最本能的动作,于是他运起点点星碎的能量导向手指头,
让她吸取。
  天炽看着她吮吸手指的样子,巨龙忍不住又跳了几下,她原本娇媚的花容,
妩媚中夹带着童稚的天真无邪,媚艳与圣洁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看得天炽一阵
呆迷。
  天炽再也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她的一只奶子,轻轻揉搓着,不时地用
食指和中指夹弄乳上的那点嫣红。「女儿」没有停止,仍然吮吸着,只是琼鼻吐
出越发沉重的气息,睫毛不停颤动着。
  过了好一会儿,她吐出了天炽的手指,手指粘满了晶莹的唾液,天炽仍然抚
摩着她的乳房。
  「女儿」不堪酥软的快感袭体,娇喘息息:「嗯……爸爸,好……好奇怪啊
……人家身子好软哦……嗯……」娇喘如丝,如靡靡魔音传入天炽耳里,天炽终
于停止对她的抚摩,他知道要是他再不停止一定会忍不住把她给就地正法,他的
第一次可是要给他最爱的娘亲的。
  「怎么样,吃饱了没?小馋嘴。」天炽溺声道。
  「恩……饱了,爸爸,我睏了……」说着就闭上眼睛睡觉。
  「哎,真会享受,那先给你起个名字。恩……你的品种是貂,又那么嘴馋,
好,就叫貂禅吧。哈哈……本少爷也挺会起名的嘛……哈哈……」天炽一边大笑
一边想着某些邪恶的念头。
  貂禅舒服地把头枕在天炽的大腿上,轻噌着脑袋,嘴里发出梦呓声,也不知
道她有没有听到天炽的话。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