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虐恋的快乐和痛苦之中 第十章

第十章
  吃过饭,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我和刘嫂两个与他有那种关系的女人,坐在一
起竟然没有那种尴尬,我想这是因为虐恋的方式吧,若是普通的男女之间的关系
,无论怎样也不太容易这样安详的坐在一起。
  他对我说:“刘嫂已经跟我好多年了,许多地方你可以问她,最主要的一点
就是顺从,你可不要小看了刘嫂,她可是正牌人民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原先是个
记者,和丈夫离婚后就一直跟着我,我爱她也爱你,你应该有一种平等的心态,
尽管我给你女主人的身份,你可以让刘嫂干任何不违法的事,但我也希望你尊重
她。”
  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感觉,我真的没有想到刘嫂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对
于他所说的爱我,内心很矛盾,相爱应该是男女之间的事,而且无论谁都会有占
有的欲望,都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属于自己,人的自私本能是不容易改变的,因此
我不知是否该告诉他,自己希望能独立的拥有他。
  他似乎明白我的心里想法,认真的将我和刘嫂都拉到怀里说:“一开始你是
不太适应,慢慢的通过相互了解,你会和刘嫂成为好姐妹的,你不该有独占的想
法,若说排斥那因该是先和我交往的刘嫂,我们大家生活在这个社会里,都是社
会的一份子,都有献出和索取的权利,我们应该和睦的共享大自然提供给我们的
资源。”
  我还是无法一下就接受他的说法,但是由于虐恋这种特别的性爱方式,让我
对独占淡了许多,想一下他说的没错,我比刘嫂认识他要晚,况且自己还有丈夫
,我实在是不该有独占的想法,但还是忍不住说:“你的想法那不是理想的共产
主义吗?”
  他笑笑说:“这和什么主义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只是社会的道德所不能承认
的一小部分,但这并不能否决我们的存在,就像同性恋一样,中国最早的同性恋
可以追溯到汉代,同样在相对开放的西方一开始也不被人们认可,可现在呢?有
些国家和地区为此立法,承认了合法性,这说明人们随着社会的进步和越来越人
文化的发展,满足人类的需要将会成为第一位的。”
  他的手抓捏着我和刘嫂丰满松软的乳房,刘嫂端着茶杯喂了他几口茶,他接
着说:“将来社会甚至会满足人类杀生的需要,譬如你异常的痛恨我,对我有强
烈的杀戮欲,你可以提出申请后,相关的部门会将我克隆出来,也就是说克隆的
我是没有主体权利的,你可以杀死我的克隆体,以满足你的杀戮欲。”
  我对他的奇思妙想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我开始对他产生崇拜的想法,我
虽然不同意,也相信自己无法看到他说的,但我愿意相信,因为这可以控制犯罪
,就像现在看看还有多少强奸案发生,只要花钱就能解决为什么还要冒险呢。
  他没有给我太多的思考时间,先对着刘嫂说:“今天是你过去的日子,不要
忘了,自己去准备吧,”刘嫂显出了一点不大情愿,但完全顺从的答应着。
  他拉着我去那房间,一边走一边说:“今晚让我好好的疼爱你,让你记在心
里,”说着手掌抚摸、抓捏着我的屁股,我不知道他会对我怎么做,从走进这间
房子开始,他给我的一切感受都是让我无法忘记的。
  他用绳子将我的双手平行着从大臂到手腕紧紧的捆好,在我的腰里扎了一条
上面有许多金属环的皮带,用一条粗糙的麻绳捆在皮带上,另一头穿过裆部拉到
后面与手腕相连,将一个固定在房顶上的滑轮的钓钩勾住手腕处的绳子用力拉起

  肩膀产生了反关节的剧痛,更难受的是裆里的麻绳紧紧的勒入两片阴唇间,
红肿不堪的阴部立刻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无情的拉动收紧,直到我只能用前脚
掌着地,我弯腰低头,可以看到麻绳从阴阜处便深深的埋入我的阴户。
  他检查了一下我肩部反关节的情况后,在我的两腿之间放了一根约有一米长
的木棍,用两头的皮套固定在我的两只脚腕上,使我的两腿羞耻的张开无法并拢

  由于双脚的分开,支撑的高度降低,我几乎只能用脚趾来支撑,他将我放下
一点,使我能用脚前掌支撑,我感到异常的痛苦和难受,但对他将我放下一点的
行为还是心生感激。
  他搂住我的头吻着我,轻轻地问:“受得了吗?”我知道他这样问是要训练
我的顺从,我点点头,用痛苦和爱恋的目光看着他,他再次吻了我,然后取出两
个连接细绳的夹子,分别夹在我被他揉搓充血的乳头上。
  激烈的疼痛使我哼出了声,他没有理会我,将绳子拉紧交叉着绑在我的大脚
趾上。
  正在这时刘嫂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条皮制的贞操裤说:“主人请给我穿上
吧,”他接过皮裤衩,先检查了一下刘嫂上身紧紧的皮革装,两个丰满的乳房被
两个皮圈箍在根部,高高地突起,他给刘嫂穿上后将锁锁上,那是一种密码锁。
  一切都收拾好了,我看到刘嫂外面穿的漂亮的套装,对刘嫂的美丽又有了新
的认识。
  刘嫂很激情的吻了他之后说:“主人我去了,”意外的走过来在我脸上吻了
一下轻声说:“记得顺从,我嫉妒你今晚,”说着便走了。
  我看到刘嫂的目光中有许多的不舍,不由好奇的问:“主人,刘嫂去那里了
?”他抚摸着我的头说:“去另一个主人那里,”我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知道
她是去被另一个男人训练或是虐玩,我不由的紧张起来,他会不会把我送给别的
男人?
  忍不住对他说:“我只想被你拥有,主人,”心中害怕,我真怕他真的那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抵抗他,好在他吻了一下我说:“不会的,在你没有离开
你丈夫之前,你不会被第三个男人拥有。”
  我的思想回到了身上,肩部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两条胳膊发胀已经开始麻木
了,他一手托住我的下颚,一手压住我向后被吊起的胳膊,我只好在小范围内随
着他动,立刻我就感到了他要给我带来什么。
  随着手臂的活动,勒在阴唇间的麻绳象蚂蚁一样噬咬着我敏感的阴户,很快
就产生了奇痒,抬头的同时被夹住的乳头会被拉长,产生令我有撕裂的痛感,我
不明白在一般被这样折磨的状态下,人都会产生反抗的仇恨心理,可是我不但没
有丝毫对他的怨恨,反而燃起了一波强过一波的情潮。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阴道里扩散到全身的搔痒令我最难受,他此时伸手
抚摸着我向后淫荡的厥起的屁股,在我耳边羞辱的说:“我要摸你的屁眼了。”
  我一下紧张的说:“不要!”同时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他将手指放入腹股
沟后说:“你还能反抗吗?你现在是那么的无助,我想做什么都行,”说罢手指
便顺着腹股沟向下。
  我被他的这种羞辱搞的不知所措,我此时就像一条频死的鱼,被放在菜板上
,他可以慢慢的一片片的剥去我的鳞,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扭动来躲避他的手指
,可无论怎么也无法躲避他的手指滑向我开始敏感的肛门。
  他并没有一下就到达,一则是勒在裆里的麻绳刚好阻挡了,更主要的是他在
以此来猫玩老鼠一样的折磨我的心理,他手指按在尾骨处,拉动皮肉,使娇嫩的
屁眼在麻绳上摩擦,给我带来更大的、更加令我感到极度羞耻的感觉。
  我的心理受不了了,这样的羞辱是从来没有过的,尽管从小到大我无数次的
用手纸擦拭过,但被一个男人用来作为性挑逗的手段还是我无法面对的,我几乎
快要崩溃了。
  我看着他那种玩弄一个下贱的妓女般的眼神,脸上挂着促狭的微笑,我的视
线模糊了,泪水不断的从眼中涌出,他不失时机的吻我的脸,在我耳边充满了诱
惑的说:“不要想别的,只想我在抚摸你的性器,你内心是期待的,你应该顺从
。”
  “顺从”两个字使我一下想起了刘嫂,这使我的心理放松了一点,但传统的
道德教育使我认为那就是一个排泄点,是那么的肮脏,怎么可以用做性器呢?同
时又会想到,阴户也一样有排泄点,不也很脏吗?
  我矛盾的正不知该如何时,就感到被麻绳摩擦的有点发痒的肛门一紧,我知
道他的手指按在了上面,我几乎崩溃般的叫道:“不!不要,为什么这么羞辱我
,我……啊……不要动,求你了,饶了我吧!”
  我开始大声的哭泣,他不但没有停,反而开始揉弄紧缩的肛门,而且压力越
来越大,仿佛手指要压进去一样,他在我耳边说:“用心体会那种感觉,我不会
嫌弃那里脏的,我还会用舌头去舔。”
  “轰”的一下,我脑子被点燃了,我已经无法思考了,同时体内聚集了一天
的情欲象魔鬼一样跑了出来,我的全身如同在火里,无比期待被他占有、征服的
想法充斥了我所有的思维。
  我开始感到阴道里不断蠕动的变化,随着他的按揉,快感从阴道扩散开来,
我闭上眼睛,与其无法阻止,不如顺其自然,不太情愿可又非常期待的承受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他在解开我,他将我软软的身子抱住,吻着我,就在
他取下我乳头的夹子时,原本已经麻木的乳头传来了被撕掉的激烈疼痛,疼痛使
我从新恢复了不少理智。
  我竟然立刻用感觉检查屁眼的状况,出了火热有点痒没有任何感觉,我为自
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好在脸在他的胸口。
  他抱着我走进了卫生间,将我放在浴盆的温水中,舒服的水温给了我放松的
感觉,他坐在里面将我抱在怀里,我光滑的后背紧紧的贴在他宽阔的胸口,任凭
他的手抚摸着我全身的肌肤和性器。
  此时我异常的感到满足,对他挑逗女人的技巧也很佩服,若是丈夫能有他一
半,自己一定会满足的。
  就在我快要睡着时,他抓住我的手放在他勃起的阴茎上,将我的另一只手放
在我的阴部,在我耳边温柔而又无法抗拒的说:“同时玩,感觉一下有什么不同
。”
  我竟然毫不羞耻的便握住他粗大的阴茎,尽可能温柔的套弄着,另一只手的
手指一下就挖入了自己搔痒火热的阴道,我将自己所有的激情都倾注在两只手上
,内心感到自己不可能在丈夫面前做这些,自己已经完全把一切交给他——未来
的主人。
  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真的是他的奴隶,自己愿意听他的一切,虽然还会冒出一
些抗拒的念头,但很快都会被自己的理由说服。
  我转过头,用半睁的目光看着他说:“主人,我的乳房好吗?”他一边问我
一边说:“你的一切都好。”
  “你真的爱我吗?”女人的虚荣心又开始发作。
  “当然,我爱你了,不然不会这样对你,”他依然在强调我们这种虐恋的关
系,“那主人为什么不玩我的奶子,我喜欢被主人尽情的抚弄,”我说完自己都
感到吃惊,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淫荡和无耻,尽管这样想还是幸福的承受他对
我乳房的抓捏。
  我的身子不断的加温,原本温热的水感到有点凉了,我不由发出呢喃的靠在
他怀里,仿佛靠着一堵坚实的墙,给我安全,给我幸福,我忍不住用头轻轻的顶
蹭他的下颚,他仿佛知道我的顽皮,也用下颌回应着。
  我与他一丝不挂的相拥着走出卫生间,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的不适,好
像是那么的自然,只是在他拉我到镜子前,让我看两人的样子时,我才有了一丝
的羞耻感,他用力的抱着我,深深的吻着我,直到我无法呼吸。
  他用力的将我按下去,我明白他的意思,双手毫不犹豫的便伸手去抓他向上
翘起的阴茎,他将我的双手抓住放在身后,我只好抱住他结实的屁股,微微抬头
能看到他,在他的注视下,我张开嘴,将他阴茎的头部吞入口中,他的龟头太大
,我含着有点困难。
  我的内心和大脑告诉自己用心的取悦他,我尽自己所能舔弄他光滑坚硬的龟
头,敏感的舌头寻找着能让他阴茎抽搐抖动的敏感点,我愿意为了让他高兴而学
习更好的方法。
  他双手抚摸着我的头,他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给我信心,给我一种善解人意
的印象,他对我说:“你很聪明,知道怎样取悦男人,我真是太喜欢你了,你就
是上天专门给我的性奴。”
  我的浑身发热,脑子里充满了对他的依恋,蹲在他面前可以感到阴道里的变
化,我用力的夹住不想让过渡分泌的体液流出,我越来越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
  他将我拉上了床,将我的双手固定在床栏上,我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不由
想问他,他好像知道一样说:“我要你时刻都处在无助的状态下,这样你更能感
受到快感,”我一下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更主要的目的是要我知道,主宰我高潮
的是他,只有他才能控制我,我只有顺从他才能获得我期待的那种销魂时刻。
  我不想多考虑,我只想他能给我那种感受,其它的一概都是无所谓了。
  他跪在我两腿之间,双手抓着我丰满松软的乳房,嘴叼住一个乳头,轻柔的
舔弄着,坚硬的龟头顶着我火热湿滑的阴户摩擦,双手揉搓着我松软的乳房,一
阵阵的酥麻由乳房传遍全身,奇异的骚痒由阴道渗入骨髓,使我产生急切的期待。
  他好像是有意的在调弄我,一点也不着急的继续着,那种只要他用力一挺,
我就能获得充实感,可他就是停在阴道口,我试图自己吞入,可每当我想套住时
,他总能稍退的躲开。
  我无法忍受这种令我快要疯狂的期待,我不由自主、内心充满了委屈而又甘
愿的说:“主人,求你给我吧。”
  他放弃了乳房,而是吻住我的嘴,用力的吸吮轻咬我主动伸出的舌头,我讨
好般的尽力的回应着,少时他将舌头伸入我的嘴里,同时大量的口水流入我的口
中,我为了呼吸尽量的吞咽着,他抬起头用那双同样充满情欲能摄魂的眼睛看着
我,我用尽百般柔情的目光直视着他,他伸出舌头在我的嘴唇上舔着,象涂口红
一样的沿着唇红来回舔弄,这使我以后每当涂口红时都会想起他舌头给我的感受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想我插进去吗?想的话就说点你认为最下流的语言,
一定要忘记一切,此时只有亚当和夏娃的性爱”。
  我被他的话催眠了一般,脑子里搜索着有关性的下流话,可是我所受到的教
育和传统的思想,使我根本无法判定什么是最下流的,我所能理解的和听到的就
是把男女性器称作为“球”和“比”。
  强烈的期待和极度的性需求不容我多想,但还是本能矜持的轻声在他耳边说
:“把球插到我的……比里吧,”说完我就感到轻度的晕厥,这给我的冲击使我
无地自容,可同时异样的冲击令我更加期待。
  他没有给我任何的提示,本就顶在阴道口阴茎在他用力一挺下,我就感阴道
被一条铁棍捅穿了,粗大的龟头嵌入我娇嫩的阴道,使我有被从阴部劈开的感觉
,剧烈的疼痛使我忍不住发出了惨烈的惊叫。
  他很体贴的进入后不动,让我适应一下,下午的收缩练习使我的阴道很快就
适应了,尽管人造的要比他的阴茎粗大,但那是慢慢的挤进去的,他给我的则是
凶狠无比的进入,那激烈的疼痛使我更加深了被他征服的顺从,同时一下解决了
我的骚痒问题。
  他从新跪了起来,双手卡住我的膝弯压向身体两侧,这样我的双腿便羞耻的
分开到了极限,他看着两人的接合处,这使我即冲动又羞耻,从来没有过被人注
视阴户被粗大的阴茎贯穿的样子,他用手压在大腿内侧,见我闭上了眼睛,他拍
了一下大腿根娇嫩的肌肤说:“看着我,我要你看到我是怎么让你难忘的。”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