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 【连载四】

  好吧,我只能再慢慢回忆了。朋友们不要太着急,我这不是小说,是我懵懂
青春的回忆录,是要慢慢回忆的,如果一味的瞎编,一天就能写个几万字。当我
一边写一边回忆都某个片段的时候,经常会因为记忆不清楚有一些的停顿。而且
今年清明节前那些天实在是太忙,就把这事耽搁了,见谅。(PS:我在说道哪
个表姐的时候就直接说「某姐」了,不知道是谁的,可以翻看下我之前的那几篇,
都有解释清楚。另外,如果看完还能留个言以资鼓励,我会感谢您的,祝朋友们
阖家幸福。)被这次改版弄丢的那些草稿是我近几年的两次艳遇,高中时期和珊
姐,梅姐去市区玩的一些经历,还有一点我住在小姨家时护士梅姐对我的「照顾」。
先说说和珊姐的经历吧,毕竟不能脱离了标题嘛~ 要不然那些奔着这个标题来的
人该骂街了……初中那两年也就这些事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新花样和新故事,每
个月不回家的那两天,就是我们两人的狂欢日。过程也还是那些重复的事情,变
化就是珊姐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主动,尤其她口交的技术,简直让我美
上天,以至于现在我老婆给我口交我都感觉太一般。我们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
  其实那两年里,对于做爱这件事,珊姐的兴致自始至终都比我还要高。每次
我还想在校外多玩一会的时候,珊姐总是略带羞涩又强撑着勇气趴我耳边跟我说:
「我想回去『吃果冻』」。我们「吃果冻」的过程中,70% 的时间都是在互相
口交,珊姐说她喜欢我舔她的小逼逼,我亲完她下面再做爱她很容易就舒服了。
而我的阴茎在珊姐嘴唇的护理下,尺寸更是突飞猛进,高中时就差不多17厘米
左右,现在没量过了。只是刚结婚半年的梅姐前一阵回老家来时偷偷跟我说,她
以前见过的男人下面只有我的,谈了她老公以后才发现他的下面很短。虽然做爱
也够用,就是做的时候心里感觉挺空的。我问她,那你怎么还不愿意和我做一次
呢?她说:「就是觉得你是我的弟弟,让你看让你摸我觉得都没什么,因为你是
我的弟弟才让你做的,要是上床就不一样了。」哎~ 我又不能强上了她,脾气那
么火爆的梅姐对我却特别呵护,当然也是火爆的呵护。算了,以后再讲梅姐的事
吧~ 我总是控制不住跑题……珊姐和我在那两年里,除了那两天的亲密时期,正
常上学的时间里我们都是好学生,在那些人看来我们俩是亲密有度的姐弟,我宿
舍的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个漂亮又疼我的表姐。我们和老师同学的关系都还不错。
老师是因为我学习成绩还行,从刚开始的班级后十几名上升到前几名就没再下来
过。和同学关系不错是因为我这个漂亮的表姐,连着隔壁班的不少的男生都来我
这里打听表姐的喜好啊习惯啊什么的,问我什么我也都说了,只是他们送的小礼
物都被珊姐拒收了,只有零食她都收下拿来给我吃了。
  我们虽然频繁亲密,但是我俩也都知道激情背后存在的最大风险是什么。关
于避孕,珊姐似乎懂得就不那么多了,开始我只是不把精液射在里面,但是珊姐
说她不喜欢那样,她喜欢我一直抱着她不拔出来。没办法,我只能红着脸去买套
套,那年我十三四岁啊~ 为了买套套,我们侦查了一个多月,大商店不敢进去买,
怕被同学老师看见。那时候路面买这种东西的小店还很少。最后锁定在了一个阿
姨开的小店铺,我俩推推搡搡谁都不愿去,在珊姐严厉苛责的目光下,还是我独
自去了。那个老板娘问清了我的来意后,似乎是把我当成情窦初开,想要尝尝鲜
的小男孩,笑着问我,你要它干嘛用的?我说买来玩的,她又问,你要大号的还
是小号的?我一愣,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还分型号。我没说话,手指着一个似乎
在某个超市见过的样式说,就要这个就行。老板娘拿过来放柜台上:十块!我掏
出十块往柜台一放转身要走。老板娘叫住我,等一下!我又一愣,她看着我愣着
不知干啥的样子笑了笑说,等一下找你钱。她又给了我五块钱。我三天的口粮钱
回来了一半。我看着她满脸的笑意,心里莫名觉得一暖,也笑了一下就出来了。
安全工作做得好,我们这些年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也挺幸运的。
  后来我上高中去了我们市的一中,也是挺给家人争面子的,我们村里的孩子
一般初中在镇上,高中去县城,能考上大学的这些年也没有几个。第二年珊姐因
为中考成绩不够,留在了县城上高中。高中时,霞姐刚结婚没多久还没生孩子,
表姐夫还在郊外的一个中型企业工作,表姐夫经常夜班,霞姐自己在家闲了一阵
觉得无聊就买了个洗衣机在小区做起了一元洗衣。那段时间我的衣服基本都是大
姐给我洗了,但是我没在她家住过,后来我刚毕业回来工作,没租到合适的房子
才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
  高二那年的寒假,我记得梅姐和小姨一起回姥姥家来过的年,而我家里人都
去了外地,过年也没法回来。本来我要去找家人一起过年的,姥姥和小姨硬把我
留在了老家和他们一起过年。这样我就在姥姥家过完年,年后初三四我把珊姐也
叫来了,然后带着梅姐和珊姐一起去市里玩几天。因为霞姐家就在市中心,离我
的学校很近,白天我带着她俩去我的学校还有公园广场的到处逛,晚上就住在霞
姐家里。
  那天下午,我们玩的累了回到霞姐家里休息。珊姐却要出去吃肯德基,我和
梅姐都不愿去,真的很累,梅姐直接跑到卧室和霞姐一起上网看电影去了,珊姐
拉着我悄悄给我使眼色,我知道她是想我了,毕竟我们将近一年没有做爱了。珊
姐趴在我耳边嘴唇贴着我的脸跟我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去那里啊?外
面都是人。咱去阳台关上门亲一亲吧。」珊姐:「没事,你换上风衣,跟我来。」
我:「风衣冷,我穿羽绒服吧。」珊姐:「肯德基里面不冷,咱走快点就行了。」
我只好穿着风衣和珊姐到了肯德基。我知道珊姐想做什么,但是去肯德基里面都
是人能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天应该是正月初六或者初七,肯德基里面吃东西
的人不多,只有一些看起来是学生的人在。珊姐点了薯条和牛奶给我要了咖啡,
拉着我去了角落的沙发。那个沙发很长,附近几个桌子都空着,只有右前方七八
米的地方有一个小学生在玩PSP,还开着很大声音。我一根薯条还没有吃完,
珊姐就趴上来跟我说:「你去厕所洗洗去」我装听不明白:「洗什么?」珊姐白
了我一眼:「洗洗你那里,快点去~ 」我:「光我洗,你不洗吗?」珊姐:「我
不用去了,你去就行了。」我去厕所把鸡巴洗干净,只把外裤穿上就回来了。珊
姐见我回来,看了四周没有什么人,就躺在我的腿上,用我的风衣盖住她脑袋挡
住店里的摄像头。她在下面慢慢摸索着拉开我裤子的拉链,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含
在了嘴里,小舌头特别灵活的围着龟头打转。那个玩PSP的小孩向珊姐看了一
眼,似乎很费解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睡觉,就继续玩他的游戏了。我一只手放在
风衣外面扶住珊姐的头,一边抚摸着她也防止她滑下去。珊姐含着我的鸡巴吮吸
了几分钟,她扒开衣服漏出她的美丽清澈的大眼睛一边看着我一边舔弄龟头,舔
弄一会又一口吸进去很有力地吸吮。偶尔有上厕所的人经过旁边,珊姐就把头漏
出来闭着眼装睡觉。几乎每个经过的人都会看一眼珊姐的脸,再瞅瞅我才进厕所。
珊姐就等他们从厕所出来以后才继续给我口交。
  这么断断续续一直过了有一个小时左右,那个玩游戏的小孩也被他妈带走了,
珊姐跟我说:「我嘴巴有点累了,你要射出来吗?」我看着珊姐:「都行啊,你
要是累了就起来吧,晚上回家看看有没有地方。在这里射了不好擦。」珊姐说:
「没事,你射出来就行。」珊姐的意思是我可以射在她嘴里了,这可从来没有过,
以前都是珊姐用手接住或者射在她身上,看来这次珊姐又是要给我一个惊喜了。
珊姐在下面不再停歇,一直用她软软的小舌刺激着那个肉棒的前后左右各个地方,
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瞬间,我看着珊姐的眼睛,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她再次确定。
珊姐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看着我一下把整根肉棒吃进嘴里,用舌头抵住
下部,慢慢往外拉一边用力吮吸,在她的舌尖和嘴唇包围住龟头的时候,我射了
出来,珊姐怕弄脏了衣服,赶紧一口含住龟头,任它在里面突突地直到射干净。
  珊姐没有当时就起来,她紧闭着嘴把脸边那半软的肉棒放回裤子里,帮我拉
好了拉链才慢慢坐了起来。拿过我的半杯咖啡慢慢把嘴里的东西吐了进去。我:
「你去漱漱口吧」她却直接喝了一口牛奶说:「没事,不用漱了。」我:「那东
西什么味道啊?」珊姐笑着说:「你的咖啡里不就是嘛~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我只能苦笑……珊姐理了理头发说:「给她俩买点东西,咱回去吧?」我:「哦
~ 买什么呢?」珊姐:「你想不想让你梅姐也尝尝你的精子?」我一愣,很费解
地看着珊姐的眼睛,珊姐一笑接着说:「你不喜欢你梅姐吗?她又不比我丑,会
疼你还给你买东西。」我只能愣愣的盯着珊姐,不知道她哪里突然就来了这股醋
劲。还没等我问她说这话的原因,珊姐就自招了:「过年那几天你都是和她一起
睡的吧?!」我才想起来,没来霞姐家之前,在老家珊姐听姥姥说我的一句:
「去你大姐家怎么住啊?你还跟梅睡一屋啊?这么大了,还跟小孩似的。」我说:
「我大姐家房子大,我自己就能睡一屋了。」……原来是珊姐听了我和梅姐睡一
起她不高兴了,但是她一直憋着没问我,这是憋不住了才拿这事跟我说的。其实
过年那几天的情况珊姐不知道,我和梅姐是睡在了一个地铺上了,不是单独一个
房间。姥姥家因为突然多了那么多人,床不够用了,我就打了地铺,姥姥让小姨
和梅姐两个睡大床,她和我睡地铺,梅姐看姥姥睡地上就心疼她,非要跟姥姥换。
姥姥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跟我在地铺睡了几晚。我和梅姐分头睡,晚上贴着取暖,
并没有别的动作,都穿着秋衣裤也没有太多的肌肤相触。
  我把这些都跟珊姐说了一遍。她却跟没听一样,还是气嘟嘟的样子看着我。
我看解释不成,只能哄了。珊姐没给我哄的机会:「你梅姐都跟我说过了,说你
抱着她睡觉的……还说……说你抱着她睡的时候……你下面都硬了。你跟我说了
我又不生气,我就气你干嘛瞒着我?」我才想起来,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有点小
情绪的梦,半夜醒来的时候是把梅姐的腿夹在我的腿中间的,我还以为当时梅姐
睡着了不知道呢,而且我硬了她是怎么知道的啊……?我并没有用那里碰梅姐啊,
我只是放开她的腿又接着睡了。我问珊姐:「我那里硬起来是因为做梦,醒了以
后我就松开了,我又没怎么着她,她是怎么知道我硬了的?」珊姐:「……恩…
…你梅姐说……她被你压醒了,觉得腿被你压得疼,伸手要抬你的腿就摸到了。」
我当时就凌乱了……我:「梅姐怎么会把这种事情跟你说,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
道啊~ 」珊姐:「我们俩是闺蜜,当然什么都说。」我:「那咱们做爱,你也跟
梅姐说了?」珊姐:「没说做爱,只说了我们很亲密,而且她知道我见过你的那
里了。要不那天晚上她就不敢摸了。」我:「那我们现在出来是做什么的梅姐也
都知道啦?」珊姐:「知道一部分吧,我又没全告诉她。」
  知道了梅姐对我们的了解程度以后,刚开始我还怕她会泄露出去,后来我发
现梅姐不但没有泄露,还经常帮我和珊姐打掩护。珊姐告诉我,梅姐并不知道我
已经了解了她的情况。所以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梅姐也装作不知道我和珊
姐的关系,只是在我很难察觉的情况下偷偷帮我们。后来我感觉梅姐也察觉到了,
只是心照不宣罢了。我是自己睡在有电脑的房间的,晚上睡觉前因为大姐家暖气
很足,梅姐经常穿一件睡裙就来我房间上网,里面只有内裤,梅姐蹲坐在老板椅
上大腿屁股都露着,我打趣她:「你的大腿怎么不像脸那么黑了?」梅姐很有深
意地看我一眼:「滚~ 我白的地方多着呢。」然后她继续看着电脑,我站起来正
好能从领口看见梅姐的胸,她皮肤没有珊姐那么白,但是胸的形状真TMD正,
像人工整出来的一样,园园一个半球,小小的乳晕,乳头粉里透红,当时小兄弟
就敬礼了。梅姐扫了一眼小帐篷,白了我一眼:「看什么呢~ 你才多大,整天就
想这些事啊?」梅姐虽然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她教训起我来却一点都不含糊,
我也挺怕她跟我急的。我对付她只能是死皮赖脸了。我:「嘿嘿~ 我明年就十八
了,还不算大人啊~ 再说了~ 这事儿又不是我一人想的。」梅姐:「还有你珊姐,
我说完她了!她自己不好好的,还把你拐带坏了。今年你就要高三了~ 别整天弄
这些没用的,考上大学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还不要脸地贴上去:「有机会干
啥呀?」梅姐:「你想干啥呀?」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