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谷】

  百花谷
  (一)
  百花谷果然是名不虚传!整个谷底遍植奇珍异草,一年四季花开不断,异香
扑鼻。醉儿坐在门前的石凳上倚着石桌,一手支着脑袋,一手玩弄着一只小巧的
翡翠酒杯,望着远处,愣愣的发呆。原来今日正值中秋佳节,空中一轮浩月,金
彩辉煌。一泻清辉洒在醉儿身上,淡红的罗纱长裙,沫着月色,更衬出醉儿如雪
的肌肤!一声幽怨的叹息,夹杂着桂子淡雅的清香悠悠的飘远……
  醉儿来到百花谷已经有三个月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醉儿知道自己爱
上了百花谷的谷主,并且不可救药!想起谷主的柔情蜜义,温柔体贴,还有,还
有……谷主不同常人的噬好,偏偏醉儿并不觉得可厌。谷主离开百花谷的这七天
,醉儿时常的想起,内心深处,似乎还有些渴望。想到这些醉儿的脸色微微泛起
了红晕,白里透红,真真艳若桃李!
  半月之前,醉儿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谷主。葡萄架下,醉儿清晰地记得,谷
主轻轻褪去她纱裙时的颤栗。谷主的唇,是那样的温暖和感性。细致地、怕弄疼
她似得吻遍她青春饱满鲜活的胴体。无可言说、妙不可言的感觉,醉儿酥软在谷
主的柔情蜜意中,不能动弹。
  「啪。」醉儿突然感到臀部一记火辣辣的疼痛。原来谷主不知道何时,竟边
吻着边把自己趴放在了秋千架上。手里拿着一枝铁树叶子。刚才的疼痛,正是来
自谷主的抽打。醉儿还没有来得及完全从刚才迷醉的感觉中醒来,又是「啪」的
一下,醉儿又是疼痛,又是惊慌,忍不住尖叫出声。正想挣扎着站起身,谷主却
突然俯身,吻住了刚刚被抽打过的地方。一种奇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从醉儿仍灼
痛着的臀部传来,直至传到心里……醉儿口里的尖叫,渐渐转变成娇吟。
  「醉儿,你一定会喜欢的。乖,别动,别动。」谷主在她耳边喃喃细语。接
着又开始抽打,一下一下。雪白的屁股,很快布满了一道道红色的印痕。疼痛
,却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醉儿果真如被催眠般不再动弹,乖乖的趴在秋
千架上不再挣扎。屁股高高翘起,秋千架子随着每一次的鞭打而微微晃动……
  「醉儿……」有人唤她,醉儿从回忆里抬起头来。
  是谷主回来了!
  「谷主果然赶在中秋节回来了。」醉儿喜的赶紧起身相迎,眼里放出喜悦的
光彩!
  仍是一袭白色的长衣,脸上虽带着风尘疲惫之色,却掩不住的潇洒风流。此
人,便是百花谷谷主,人称无邪公子。
  「醉儿,好想你!」无邪的眼光,邪邪的打量着醉儿。醉儿知道谷主又在想
什么了。
  「谷主刚刚回来,会不会太累?」醉儿低着头,脸上再一次泛出红晕。
  「那不正是消除疲劳最好的法子吗?今天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无邪顽皮的
眨眨眼睛,不容分说的一把抱起了醉儿。
  这是一间木头房子,醉儿来谷中已经三个月,却从未进入过。推开房门,一
股淡淡的檀木清香。屋子布置的极其简洁淡雅。西窗下一张茶几,上头放着一些
瓶瓶罐罐,每个小瓶,都小巧别致,造型各异。茶几边上,一张高脚几案上置着
一盆叫不出名来的植物,正开得花繁似锦。房子的正中间,一张类似于床的木桌
,中间往上微微凸起,一头平铺,另一头却有两个凸起的小凹槽。醉儿想像不出
此东西有何用处。
  醉儿不知谷主何意。但是她明白,谷主做事,只是想让两人更加快乐,自有
分寸,不会真正伤害到她。
  「把衣衫褪了,去床上趴好。」谷主的声音温和、轻柔,却有着不可抗拒的
威严。醉儿不由自主的褪去了衣衫趴好。躺上后,发现凸起处正好把屁股抬高。
两脚踝也正好搁在两个凸起的凹槽上,不长不短,此台似乎正是为醉儿量身订做
的。月色,从窗外进来,正好洒在床上赤裸的身躯,雪白的屁股高高隆起。醉儿
的心里既是紧张,又有着说不清的兴奋。谷主,究竟又要玩何种新的花样呢?
  却见谷主在床前的小桌上点起了一支檀香,又不知道从何处拿来了一支毛笔。
「醉儿,咱们来练书法,你要猜出我所练何字,若猜不出可是要罚得哦。」原来
谷主是要在醉儿的背上写字!醉儿素来怕痒,这毛笔划在身上岂不痒死?又如何
还能猜出所画何字!如若猜不出,又不知谷主要如何惩罚?醉儿心里七上八下
,谷主却邪笑着已经在醉儿身上练开了。
  谷主的毛笔,在醉儿的背上,臀上,小腿处,肆意划弄,果然麻痒异常,醉
儿忍不住呻吟出声。偏偏谷主练的还是狂草,醉儿如何认得?自然是一个字都猜
不出来。
  「唉,真是笨醉儿,一个字都认不得。说了猜不到要认罚的哦。」谷主说着
,不知道哪儿拿来了一个煮熟的鸡蛋,放在醉儿腰际处。又指了指那支已烧了一
半的檀香,说道,「现在,我要在你脚底板练字。你乖乖的别动。如若鸡蛋掉地
上,可又要罚哦。掉一次打十下屁股。还有半柱香的时间,醉儿,好自为之哦。」
  在背上划字,已是奇痒难忍了,还要在脚底写字,并且还不能动!又没有捆
绑住,全凭意志,天哪,那不是要人命吗?醉儿不知道自己能否受得了,心里却
莫名的有些兴奋起来。底下居然微微的湿润了。
  谷主的毛笔,在醉儿的足底舞动起来,或轻、或重、或缓、或急。真正如百
虫挠心,奇痒无比,偏偏谷主还命令醉儿不许乱动。一撇,一捺,一横,一竖。
醉儿娇吟出声,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双脚逃离。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鸡蛋
应声落地。
  「十下,醉儿,你自己记着。」
  谷主换了一个鸡蛋,重新放好。突然变法术似的,又拿出了一支毛笔。原本
,谷主在一只脚底写字之时,另一只脚好歹可以休息一下。而此时,谷主居然左
右开弓,两只脚底,同时划起字来。如此一来。真是痒到了无可言说的地步,生
不如死,却飘飘欲仙。醉儿嘴里的娇吟已经变成了尖叫。强忍着,让两只脚依然
在原处,却是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身子不可抑制的扭动起来。鸡蛋一次又一
次的落地。
  「谷主,饶命,饶,饶了醉儿吧。醉儿实在受不了了。」醉儿忍不住告饶
,抬头看前面的香还有三分之一。谷主却完全不加理会,仍自顾自的在脚底划着
字。好不容易,捱到一柱香点完,醉儿已是精疲力竭,花芯处,却是汪洋一面。
  「醉儿,你真是不乖,要你别动,你偏偏乱动。鸡蛋掉了几次呢?你自己说
吧,该如何处置你?」
  「掉了六次,醉儿认罚,请谷主打醉儿屁股六十下。」
  「好,不过。这一次惩罚,可不会像以前一下轻轻拍几下。我会真正用力的
打。醉儿能受得了吗?」
  「醉儿能受得了,请谷主重重责罚。」
  却见谷主起身拿来一个细颈小瓶,倒出淡红的液体,倒在醉儿的屁股上,用
手掌轻轻抹开,,醉儿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非常好闻。
  「我可舍不得醉儿的屁屁受伤。这是百花酿制的百蕊蜜汁,有奇效,可以保
护你的小屁屁。」谷主抹得很仔细,抹完后,原来雪白的屁屁,更是晶莹剔透
,吹弹欲破。
  谷主的关心,让醉儿心里无比的温暖,谷主是爱醉儿的吧?
  醉儿享受着谷主的手掌在屁屁上按摩时舒服的感觉,几乎昏昏欲睡起来。突
如其来的屁屁上传来一记火辣辣的痛,醉儿一惊,尖叫着几乎从床上翻滚下来。
谷主已经动手了,用的是藤条,这一藤条下去,果然不同凡想,比往日痛上一倍。
原来醉儿不知,这百蕊蜜汁不仅能保护肌肤,还能使受刑的屁屁更加疼痛。
  「躺好了,不许乱动。不然,是要加罚的。」谷主一改刚才的温情,手上加
重了力量,啪啪啪,醉儿左半边的屁屁上已经受了三下,一下比一下重。这三下
果然非同一般,醉儿强忍着不敢乱动。原想着,搔痒还不如打屁屁来得舒服一点。
看样子是大错特错了。这一次,谷主,似乎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下手又狠又快。
醉儿心里默数着,已经打了六下了,每一下都打在左边的屁屁,记记钻心的疼。
醉儿希望谷主能换一边打,也好让她可怜的左半边屁屁稍稍歇一歇。偏偏谷主
,就是一个劲的打左边。一直打到第十一下,才啪的一下打上右边。如此这般忽
左忽右,打到三十下,醉儿已经觉得自己的屁屁不是自己的了。谷主却突然停下
了,又开始为醉儿涂抹另一种药水。谷主微凉的手掌轻轻抚摸醉儿火烫的屁屁。
那种感觉,真是无法用言语说清。药水所到之处,红肿的屁屁,居然奇迹般的恢
复了,只是还微微的透着红。疼痛也减轻不少,正当醉儿正在陶醉之时。又是啪
的一下。醉儿浑身一颤,是呀,才三十下呢,还有三十下要挨呢。因涂了药水
,醉儿的屁屁又恢复了敏锐的感觉。疼痛中,又夹杂着说不清楚的感觉。醉儿两
手死死的抓住床头,强忍着不让自己扭动的太厉害,嘴里娇吟连连。醉儿知道
,谷主不喜欢捆绑,不喜欢醉儿在挨打的时候躲避。而且,屁股依然要翘得高高
的。
  六十下终于打完,。谷主的唇又一次落在了醉儿依然高高翘着,并且遍布红
痕的的屁屁上。此刻,醉儿的灵魂飘上了天。
  (二)
  这一夜,无邪睡得香甜无比。连日来的奔波,再加上昨晚上与醉儿不同寻常
的鱼水之欢,实在是太累了。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闭着眼睛摸摸身旁,空
的,犹是余香在枕,醉儿却早已起床。这丫头,想起昨日醉儿娇羞的模样,无邪
不自觉得牵了牵嘴角,脸上立时呈现一个邪邪的微笑,不知为何,他偏偏叫无邪!
  三个月之前,无邪出谷办事。回谷途中,正值盛夏。正午的骄阳晒得人昏然
欲睡。好不容易,快到谷口了,却突然瞧见路旁倒着一位姑娘,怎么叫都不醒。
无耐,无邪只好把她带进谷中医治,此女子便是醉儿。醉儿好不容易醒来后,却
发现自己记忆全失,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不如,你就叫醉儿吧,捡到你的那天,你躺在路旁,样子便如醉了一般。」
就这样,她便成了醉儿。是的,醉儿是他捡来的,无邪又笑了,老天让他捡了一
个「宝」。醉儿天真烂漫,清新脱俗,娇俏可人。任是无邪公子阅尽天下女子
,依然不能不为之心动。这三个月来,无邪知道,自己成了醉儿的全部。从她看
自己越来越深情的眼神中,无邪明白,醉儿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无邪步出房门。阳光灿烂,秋高气爽,百花谷中,百
花盛开,清香扑鼻。回家的感觉可真好!
  「岂禀谷主,醉儿姑娘亲自下厨,现已准备了早点。请谷主用餐。」丫头翠
儿,一身淡绿,盈盈道了个万福。
  「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呀?」无邪说着,欢快的步入餐厅。环顾房间却不见
醉儿,这丫头跑哪儿去了。
  再仔细一看,无邪张大了嘴巴。
  原来醉儿正一丝不挂的躺在餐桌上,阳光透过窗前的树叶,穿过窗子,细细
碎碎的洒在醉儿身上,两个乳房颤微微地挺立着,花蕊上涂满了蜂蜜,淡黄中透
着粉红。两排翠绿的薄荷糕点在腹上摆成弯弯的新月。私处密密地垫着一些洗净
的菊叶,上头摊放着切成薄片的水果。全身上下,闲闲的洒满了红色的花瓣。待
他走近,花瓣淡雅的清香以及糕点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无邪不禁感叹,果然人
间美味!!色香俱全啊!
  「这是醉儿给谷主准备的早餐,不知谷主可否满意。」此时醉儿娇羞的低语
,在无邪听来,无异于谷中黄莺,婉转低回,仿似天籁!
  「难得醉儿一番美意。无邪岂能辜负,定当好好享用。只不过……」无邪
,不怀好意的斜眼瞟着醉儿,邪邪的笑意又爬上了嘴角。
  「醉儿明白,请谷主放心享用,此刻醉儿便只是谷主的餐具。谷主自当可以
任意使用。醉儿不仅绝不会动一下,从现在开始将不再出声。如若醉儿犯规任由
谷主处罚。」
  无邪在桌前坐下,拈起一块薄荷糕刚想送到嘴里忽然坏坏的一笑,说道:
「抹点蜂蜜。」只见他拿起糕点一会儿触碰一下她左边的乳头,一会儿又在右边
的乳头上打着圈儿摩擦,一边还不怀怀意的盯着醉儿的眼睛。他知道,乳头是醉
儿的敏感区,果然一下子,两个乳头就硬硬的挺立起来。醉儿不好意思的闭上了
眼睛。
  「把眼睛睁开,不许闭上。」无邪命令道,不怒自威。醉儿只好又把眼睛睁
开,脸上已是羞的通红。
  「这么多蜂蜜可不要浪费啊!」无邪说道俯下身去,用舌尖轻轻的舔拨两个
乳头,忽左忽右。醉儿坚忍着一动没动,但是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无邪的手
,慢慢的伸至私处,「呀,怎么这么湿呢,我说醉儿,弄湿了我的水果,可怎么
吃呀。不如让我给你擦擦!」边说边拿着菊叶,一下一下有意无意的拨弄起她的
阴蒂。舌头仍是一刻不停的戏弄着两个乳头。醉儿始终忍着一动不动,却几乎忍
不住要呻吟出声,胸口急剧的一起一伏,两个腿绷得直直的。无邪知道,要不了
多久,这丫头就要高潮了。哪能那么便宜她!
  无邪突然又一本正经的坐直了身子。拿起糕点目不斜视,一口一口斯斯文文
的吃了起来。似乎眼前的美丽胴体本来就是一个最最普通的餐具。醉儿正被撩拨
的性起,突然停下,浑身说不出来的难受。又无法动弹、出声,唯有拿着眼睛拼
命的去盯无邪。偏偏无邪吃得专心致志,看都不看她一眼。
  醉儿难受的不知如何是好,却只能默默忍受,让身体渐渐的平复下来。过了
一会儿,终于稍稍好受了一点。无邪突然扯掉了她私处的菊叶,俯下身子居然用
舌尖舔逗起她的阴蒂。醉儿用了最大的意志,才没让自己呻吟出声。那感觉,就
像是从谷底突然飘到了云端,双手无所抓摸处,又一下子掉落谷底。起起落落
,欲仙欲死!快了,快了,只要再给多一点点时间,高潮就要来了。醉儿在心里
大声的喊着。
  偏偏无邪仍是不愿让她如愿。在最紧要的关头,又突然停了下来。
  如此这般,好几次。
  「求谷主……」醉儿终于忍不住喘着粗气开口求道。
  无邪就像是奸计得呈般得意的笑了,「求谷主什么?」
  「求谷主惩罚,醉儿说话犯规了。」
  「自然是要罚你,只不过先说实话,你究竟求谷主什么,快说。」无邪自然
明白她求的是什么。但他就是要让醉儿亲口求他。
  「求谷主……」醉儿红着脸,仍是不好意思开口。
  「不说是吗,那好,我走了。你在这儿躺一天,不许下来。」
  「不要……求,求谷主让醉儿高潮。」醉儿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今天饶了你的小屁屁,罚点别的!」
  醉儿既是兴奋又是不安。不知道谷主会怎样处罚她。
  「哈哈哈……」无邪却突然大笑着,抱起醉儿往澡房跑去。
  「今天就罚醉儿让谷主给你好好洗个澡。」
  醉儿又惊又喜!倚在谷主的怀里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哪怕就在这一刻死去
,她也愿意!
  (三)
  岁月如梭,快乐的日子更是过得飞快。转眼,醉儿在谷中已经呆了大半年。
春回大地,鸟语花香。百花谷当然更是有着别样的风情与美丽。醉儿就好像是一
只顽皮而贪玩的彩蝶,每日里翩翩然流连于山谷百花之中。这一日,醉儿又在谷
中玩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才恋恋不舍的往家走。夕阳将天边的云朵幻化成美
丽的绯红,醉儿头上戴着自己编织的鲜花花冠,嘴里哼着小曲。走到门口,便迫
不及待向翠儿询问谷主在何处。
  「醉儿姑娘回来啦,谷主在他房间,表……」还不等翠儿把话说完,醉儿一
溜烟就跑不见了。
  「表小姐在呢……醉儿姑娘你慢点……」翠儿喊道,却哪里还有醉儿的影子。
  表小姐白雨烟突然造访。已有半年不见,白雨烟出落的更加出挑了。只见她
款摆柳腰,一见到无邪便噘着嘴巴撒娇:「无邪表哥,你为何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我,我最近比较忙。」无邪闪烁其辞,心里有个小小声音在问,他真的忙
吗?这半年来,他甚至难得出谷。无邪刹那间的恍惚,转瞬又恢复了常态。嘻笑
着问道,「表小姐真是稀客!何以有空光临鄙谷?」
  「去你房间吧!」白雨烟不由分说地拉了无邪的手往他房间跑。关上房间
,一转身,居然马上褪下了自己的衣衫,又扑通的一下跪在了无邪面前。
  无邪大吃一惊:「你,你这是?」
  「表哥,我愿意了。我愿意做你的奴卑,只要表哥愿意,让奴卑做什么都可
以。表哥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奴卑只好来找您了。」
  「晚了。」
  「什么?」白雨烟以为听错了。
  真的晚了,无邪曾经确实非常希望雨烟做她的奴卑。可是此刻,她赤裸着上
身,跪在他面前。他却对她全然没有了以前的冲动。无邪不懂自己为何会这样。
难道真的是因为醉儿?无邪茫然!
  「穿上衣服起来吧。」
  「为什么,表哥,你是在怪我当初没有答应你吗?」雨烟跪着扑到他的怀里
,拉住他的手竟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表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愿
意……」无邪挣扎,雨烟却死死抓住,并且按住他的手揉捏起自己的乳房。
  门突然开了!
  「谷主,看我的花冠漂亮吗?我……」门口是醉儿。
  如五雷轰顶,醉儿僵了足足有十秒。才突然又反映过来,极迅速地退出了房
间,向门外奔去。
  自从失忆之后。醉儿就从不曾迈出百花谷一步。醉儿的心灵就如婴孩般纯净
剔透,未曾受到世俗所谓礼仪道德一丝一毫的污染与束缚。在她的眼里,谷主便
是她的全部。他不仅仅是她的救命恩人,还是她的朋友,情人甚至父亲。她完全
跟着自己的感觉行事,不由自主地爱上谷主。完全不觉得他们之间另类的欢娱性
爱,有何不妥。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又真正快乐!
  而此刻,醉儿的世界倾刻间彻底崩塌了。是的,是醉儿无知!是醉儿天真!
自己的世界只有谷主一人,便以为他也一样。却从未想过,他的世界,又怎么可
能会只有她醉儿?怎么可能呢?
  醉儿泪流满面慌不择路的疯跑。等到终于疲惫不堪地停下脚步,发现自己早
已出了百花谷。黑夜已经降下了重重的帷幕。远处的群山,似鬼影忡忡,夜风从
树梢掠过,呜呜有声,恍若鬼哭。醉儿环顾四周,吓得抱着自己的身子蹲在地上
,不知道如何是好。要不要回去?可是一想到刚才见到的一幕,醉儿便心如刀割。
他已不再是醉儿的谷主,如何还能回去?
  (四)
  无邪傻了,没想到醉儿会突然闯进来,并且看到了如此不堪的一幕。等到醉
儿跑出门外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要去追。可是雨烟仍然紧抓着他,死都不肯松
手。无邪不顾一切的挣脱了她的手,向外追去。可是如此这般的一番纠缠,早不
见了醉儿的踪迹。
  谁都知道百花谷主无邪公子风流倜傥,身边向来女人无数。而他却是百花丛
中过,片叶不沾身。只管游戏人间,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真正让他动心过。
  可是就在醉儿刚才转身离去的一刹那,无邪突然不再茫然!是的,他爱醉儿!
就在那一刻,他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给重重撞击一下的声音。那么重!那么痛!
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无邪在谷中茫无头绪的找寻了大半个时辰,却怎么都找不到醉儿。难道?她
出谷了!
  一顶红色的小轿,由四个丫环抬着在夜色中疾行。白雨烟坐在轿中,仍是一
脸的怒容。我白雨烟何时受过此等屈辱?向来都是我奚落别人,而今天,居然莫
名其妙地败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轿子突然慢了下来。
  白雨烟厉身问道,「为何慢了。」
  「岂禀小姐,前面路中间蹲着一位姑娘。」
  白雨烟撩起窗子的软帘,借着月色瞧去。这,这不就是刚才那个丫头吗?哈
哈,真是冤家路窄啊!!今日落在我手里,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白雨烟脸上
的怒容转成狞笑,甚是丑陋。
  「停轿。」
  醉儿被四个丫头,用树藤紧紧地绑在树上。白雨烟狞笑着走到她身边,啪的
打了一下耳光。说道,「小贱人,敢跟我抢男人。」
  醉儿莫名其妙的被人绑了,又惊又怕。到此时才看清,原来绑她的就是表小
姐。想起刚才的一幕,说不清是怨是恨。突然又是啪的一下,白雨烟又打了她一
个耳光,醉儿的嘴角立时渗出了血丝。
  「说,说你自己是小贱人。」
  「呸,你才是小贱人。」醉儿忍无可忍。
  「好啊,嘴硬」白雨烟退着走开了几步,「来人,给我抽,狠狠地抽,我不
叫停不许停。」
  「啪,啪……」一个丫环抓着一根树藤,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抽打着醉
儿。一下又一下,这种打法可完全不同于谷主的抽打。鞭鞭入骨,真正皮开肉绽。
不一会儿,醉儿就疼得直冒冷汗。
  「哟,还挺能挨打的,那就继续吧。」白雨烟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又厉声对丫环说,「没吃饭吗,要重重的打。」
  已经数不清打了几下了,醉儿的身上早已体无完肤。鲜血丝丝点点的渗满全
身。
  「说你自己是小贱人,我就饶了你。」
  醉儿没有力气回嘴,紧咬着牙关不吭声。
  「好,不说话是吧。来人啊,把她衣服扒光了,再狠狠的打。」
  丫环走近拉扯醉儿的衣服。
  「不,不要脱我的衣服。」醉儿害怕的摇头。
  突然,丫环从醉儿的眼前飞了出去。醉儿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只听到嗖
的一声,身边多了一个人,青衣长衫,剑眉星目,好一位英气逼人的美少侠。
  「好歹毒的女子!我殷雄从不打女人。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最好赶快
滚……!」刚才他出手震飞丫环的那一下,着实已经吓坏了他们,不等他说完
,白雨烟和她的丫环就一溜烟的逃远了。
  「姑娘你还好吧。」殷雄急忙替醉儿松绑。
  「多谢少侠,我……」刚说了一句,醉儿就晕过去了。
  「姑娘,姑娘。」醉儿不醒。也难怪,这一夜又惊又怕又急又痛,实在是够
她受的了,好不容易捱到现在终于支撑不住了。
  也罢,此地离百花谷不远,听说百花谷主无邪公子深谙医道,少不得只好深
夜叨扰了。
  (五)
  原来百花谷外道路叉口甚多,偏偏无邪追差了路。枉自追寻了半夜,却如何
找得到醉儿。直到过去了大半夜,无邪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是自
己的仆人,正骑着马追他而来。
  仆人翻身下马禀道「谷主,醉儿姑娘已经回谷。」
  无邪听了大喜,立即夺过马鞭翻身上马向百花谷疾驰而去。
  可无邪万万不曾想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醉儿不仅昏迷不醒,而且遍体鳞伤。
「天哪!是谁??居然下此毒手!!」无邪咆哮。
  翠儿禀道,「谷主,对醉儿姑娘下毒手的也是一位姑娘,手下还带了四名丫
环,只是不知道那位狠毒的女子究竟是谁。救醉儿姑娘的是这位殷少侠。」
  无邪转身向殷雄报拳,「大恩不言谢,若阁下日后有用得着无邪的地方,无
邪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殷雄还礼:「谷主严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原是吾等江湖中人本分。
还是请谷主先替醉儿姑娘疗伤吧。」
  「领殷少侠去上房安歇。翠儿准备盐水,我要替醉儿洗伤口。」无邪吩咐下
人,一边对殷雄抱拳,「恕在下失陪。」
  无邪替醉儿脱去衣服。发现横七竖八,满身的鞭痕,触目惊心!天哪!究竟
是哪样狠毒的女子,居然会下得了如此毒手?无邪说不出来的心疼。细细的替醉
儿把伤口清洗干净。
  「我在哪里。」醉儿终于悠悠醒来,或许是痛醒的。
  「醉儿,醉儿,你终于醒啦。别怕,再也没人能伤害你了。」醉儿发现自己
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谷主手中拿着毛巾在为她擦洗。
  「谷主?我是做梦吗?」醉儿虚弱的说道,不相信自己已经回到谷中。
  「不是的醉儿,告诉我,究竟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是……表小姐。」醉儿想起了白雨烟,想起在树林中被毒打,想起有人救
了她,也想起了谷主与白雨烟房中的一幕。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谷主,谷主
已经不再是醉儿的谷主了。
  居然是白雨烟!!?无邪我真是有眼无珠,居然会跟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有
此瓜葛。把醉儿害成这样!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醉儿,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你受苦。」无邪手里托了一瓶药,「这是无
痕水对外伤有奇效,可是抹上后会有些痛。你忍耐一下。」还是以后再向醉儿陪
罪吧,先疗伤要紧。
  「啊,痛。」这个无痕水擦在伤口上犹如火灼,刀挖,果然说不出的疼痛。
醉儿忍不住呻吟叫痛。
  「醉儿,你忍耐一下。」无邪几乎下不了手,全身的伤口,再抹上这个药水
,他知道,会有多痛!他可怜的醉儿!可是不擦不行,会留下疤痕。
  终于擦完了所有的伤口,醉儿痛到几乎虚脱,无异于又受了一次刑罚。终于
支撑不住,又昏昏睡去。
  两天后,醉儿终于从昏睡中醒来。觉得浑身的伤口依然很痛,却没有当初那
么剧烈了。
  「醉儿,你终于醒啦!翠儿,翠儿快拿参汤来。」
  翠儿拿来参汤,「醉儿姑娘终于醒啦,你已经昏睡两天两夜了。谷主一步都
不曾离开过。」醉儿抬头看谷主,见他果然憔悴不堪,布满血丝的双眼,却因看
到她醒来而放出喜悦的光彩。醉儿心里一阵柔软,可是,可是……醉儿别转了头
去。
  「醉儿,原谅我!」醉儿不看无邪。
  「无邪自知曾经荒唐,可是自从认识你之后,就不曾碰过别的女子。」睁眼
说瞎话,白雨烟呢,醉儿心里说道!依然不理无邪。
  「其实那天并不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或许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还是不
理。
  「可是你一定要相信一件事,那就是——我爱你!我刚刚知道,原来我真的
不能没有你。只要你愿意给我时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心意。醉儿,我再也
不要你离开我了。」醉儿突然觉得手臂上的伤口一阵疼痛,原来,是谷主的眼泪。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谷主流泪。
  醉儿转过头来。他在为醉儿流泪吗?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要相信他吗?
  三个月后
  「醉儿,我原以为自从那次后,会给你留下阴影,对打PP心生恐惧,再也不
要跟我玩这样的游戏了。」无邪一边说着,一边往趴在他膝盖上的PP涂百蕊蜜汁。
经过无邪三个多月的精心调养,醉儿的伤口不仅完全好了,而且全身的肌肤比起
以前更加的光洁细腻。
  「怎么会,那是毒打,可谷主的鞭子是对醉儿的爱抚。醉儿怎么会不喜欢。」
  「是吗?那就再打三十下吧。」
  「啊?谷主饶命」
  (全文完)
            你默默无言你缄口不语
             你只飞在丛林中
           穿过厚厚的叶子和扭扭的枝
            迎着浮满飞尘的阳光
            只那么轻轻一挥翅膀
              只轻轻一挥
            便抖落无数晶莹的星
               让林中
               让天边
              让世间的万物
                迷醉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