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念】(1-2)

                (一)
  马上就要到暑假了,期末考试就剩下最后一个高二历史了,向高从早早的就
把卷子写完了,他正在盘算着暑假怎么过。还有二十分钟就可以交卷了,交卷之
后就算暑假了。暑假就可以回老家了,没有爸妈催着写作业还可以多拿点零花钱,
下湾,捉知了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向高从想想就兴奋。
  「叮铃铃……」「交卷子了!」向高从把卷子放到讲台上就跑了。
  回到家向高从把书包一扔,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视机享受着暑假的自由,现在
才五点离向高从喜欢的动画片开播还有一会,电视里面正在播新闻讲的是再过三
天香港就要回归祖国了,香港各界人士提前庆祝。
  「小从刚回来就看电视,老师布置暑假作业了吗。」妈从二楼下来,拿着拖
把正在拖地。
  「布置了,从老家回来再做也晚不了」
  「先做作业」妈唠叨了一句就继续去干活了。
  晚上妈早已经做好饭,但是爸爸和弟弟还没有回来「妈,我弟干什么去了怎
么还没有回来。」弟弟向高力和向高从一样在居阳市最好的高中居阳一中高一读
实验班是班上的尖子生。一提弟弟妈好像有点生气,「等着吧,你爸爸接他去了。」
  家门打开了,「进去!」爸爸一把将弟弟搡进来。
  「小小年纪不学点好你,呵学人家谈恋爱,你能耐了你!」爸爸越说越气,
一脚踹开弟弟。弟弟踉跄了一下接着站直了,拿着眼睛瞪爸爸。
  「你还瞪!我……」爸爸抄起个扫帚就想打,「行了,别打孩子了,小力先
回你屋里面去」妈妈过来劝了劝。
  弟弟头也不回的到自己屋,『咣——』一声把门摔上。
  小从被这一幕惊呆了。
  晚上弟弟连晚饭也没有吃,任谁敲也不开门。
  「别理他,饿死他算了!」爸爸似乎余怒未消,「说啥呢」
  看电视看到快十点半,妈过来催小从睡觉了「反正明天不用上学,多看一会
儿吧。」
  「不行,明天你又睡懒觉了。」
  妈妈低身去抓遥控器,小从忽然之间发现妈妈的今天的领子开的特别大,一
低身小从看见一条深深的沟,两个洁白的大奶在小从眼中有些发亮。小从的眼睛
离不开妈妈的身体了。「还不快去睡觉,」妈妈又在催了。
  躺在床上小从有些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妈妈那露了一半的两个大奶子。正
在胡思乱想呢,房门被打开了,小从赶紧蒙上被子装睡。
  「小从,」是弟弟。「赶紧起来帮弟个忙。」
  「干什么呀,」「你从你的阳台上那个小窗户钻到咱爸爸那屋,听听咱爸说
什么呢。」
  「你怎么不过去,」「我长的太高过不去。」
  小从很轻易就从阳台钻过去了,爸妈屋里面还亮着灯,窗帘关着不知道里面
在干什么。小从悄悄的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听里面的动静,「啊,啊,慢点……」
  好像是妈妈在小声说话,听声音有点有气无力的,妈妈在干什么?
  「怎么刚进去又出来了?」进去?什么进去小从心里有点犯嘀咕。
  「忒热了,我把落地扇开大点。」
  落地扇的风把窗帘吹开一角,透过缝隙小从看见妈妈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只
见妈妈那两个巨大的奶子平坦在胸前,奶子上两个黑点翘着,往下看顺着妈妈那
平坦的小腹到大腿根之间黑黑的一大片。小从的脑袋嗡一声大了,再想仔细看窗
帘又落了下来。
  「你动呀,动呀……」又只能听见妈妈的声音了。
  「啊,好呀,好……」虽然小从没去看过录像,但是从同学那里看的小黄书
那里小从知道爸爸妈妈在干什么。此时此刻小从只希望落地扇赶快转过来好让他
再看看妈妈的身体。
  终于那个帘脚又掀开了,爸爸趴在妈妈的身上,妈妈两条洁白的大腿向上翘
着跟着爸爸的节奏一颠一颠的,嘴里不住的「啊……啊……啊……」
  小从只感觉身子下的老二变大了,他不禁用手去抓它,听着妈妈的叫声他感
觉小弟弟越来越硬了。
  「使劲,快,啊……」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大,小从听着感觉无比的兴奋。
  当帘脚再次掀开,妈妈坐在爸爸身上,一对巨乳上下乱颤,妈妈的头向后仰
着,一头秀发披散在背上,整个身子都在上下的动作,嘴里大叫着「老公,你真
行,好棒,好棒」
  小从陆陆续续看了好长时间,自己手底下也在动着,突然听见妈妈长叫一声
「啊————」里面就没了动静。
  小从转身想爬回自己的卧室,想到了自己的目的就又在窗台底下听着。
  窗户里面沉默了很久,小从正想回去呢,听见里面嗯了一声,好像是妈妈。
  「你的耐力不如以前了。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人了?」妈妈的声音有点懒懒
的。
  「怎么可能,我有贼心也没贼胆呀。」
  「你每次出差在外都好几个星期,我怎么知道你呀。」
  「怎么会呢,你吃醋了。」
  「嘿嘿,我还盼着你找个年轻漂亮的天天不回家呢。」
  「什么话呀,说正经的,小力班主任吉老师告诉我,小力这种情况要劝退或
者转学。」爸爸叹息了一声。
  「啊,」妈妈很惊讶,帘脚又撩了起来,小从又看见了妈妈那洁白的裸体,
妈妈倚在床头上,巨大的双乳微微下垂,两颗黑葡萄点缀在上面。「怎么这么严
重,没别的办法了吗」。
  「我和吉老师谈了谈,让他休学一个月。正好高中的暑假短,让他多歇几天
放松一下就没事了。」爸爸的语调有点怪。
  「让他和小从一起回老家吧。」
  「对,见不到那个女孩他应该就会安分点。」
  几天后,爸爸开着他跑业务的车载着一家人奔驰在回老家的路上,坐在后座
的小从开始注意副驾驶上妈妈,自从那一晚偷看之后小从的脑海里就抹不去妈妈
裸体的样子。
  弟弟坐在旁边用圆珠笔在胳膊上写字,小从看到弟弟写的是「我爱黄潄真」,
弟弟的女朋友是漱真姐姐!小从吓了一跳,漱真姐姐是弟弟班上的同学,小从和
弟弟一块玩时经常见她,长的漂亮又很聪明,弟弟的女朋友居然是她。
  老家离居阳有五百多里地,小从和弟弟上小学之前就是在老家长大的,老家
的在利坂县边上一个小村庄里叫前向庄,村里总共有三百多户全都姓向,和所有
华北平原上九十年代的农村一样,村里人主要还是种地和出去打工为生。
  穿过利坂县城,再穿过白集镇前向庄就在眼前了,油漆路直到小从老家门口。
  转眼就到了村头上。远远的看见一栋三层小楼矗立在村里就是小从的老家了,
和周围的土房瓦房显得极不相称。这栋小楼是小从的大爷爷盖的,大爷爷是村里
第一个大学生,也是镇里面第一个研究生,大爷爷现在北京的铁路的什么部里当
副部长还是副局长,反正是挺大的官,每年过年乡镇上的书记都到他家里去看小
从的老爷爷。大爷爷全家都在北京住,过年才回来。这里只住着小从的爷爷奶奶
和老爷爷。
  刚想到老爷爷小从就看到了老爷爷,老爷爷正在院门前的场院里遛弯,手里
还转着两个铁核桃,八十六岁的人了还是那么的精神抖擞。
  「老爷爷!」小从和小力先后跳下车扑倒老爷爷怀里。几天来都哭丧着脸的
小力终于笑了。
  爷爷奶奶闻声而至,爸爸把车停好也下车了。
  「爹娘爷爷,永波回来了。」永波是爸爸在老家的小名,就像小从小名叫全
书,小力小名叫全齐。只要回到老家就要叫这个小名,小从感觉只要叫了全书他
就不是一个居阳人了,而是一个前向庄的人。
  「全书全齐都回来了,好好赶紧进家。」爷爷把他们往家里招呼。
  爸爸妈妈在老家呆了两天,去了趟姥姥家,就把他们兄弟俩扔在这儿走了。
  全书当然很高兴,爸爸妈妈一走他就找他的小伙伴去玩了。白天下湾里游泳,
在村西头脱了光腚从石头上一下子蹦到湾里,别提多舒坦了。在居阳市里面可没
这种事,在那里去游泳池还要穿裤衩,不舒服。
  全书刚从水里露出头来,「下去!」一个家伙就把全书又摁进水里。全书抬
头一看是全欣。
  全欣是是全书在老家玩的最好的家伙,全书在老家有一半时间晚上在全欣家
睡。在城里睡惯了床,再睡全欣家的土炕感觉特别舒服。
  「全书回来了,你叔来看你了。」岸上一个人大叫。
  「永得,我是你叔!」全书在水里回应到。
  永得也脱过了,浑身精瘦从岸上一下子跳到全书跟前,「噗通」。
  「怎么和你叔说话呢!没大没小」永得从水底钻出来说到。永得今年17岁
只比全书小一岁,但是和全书的爸爸一个辈分每次和全书见面都拿这个开玩笑。
  周围小伙伴里面和全书平辈的只有两三个,论辈分的话周围七八个小伙伴既
有全书的爷爷也有全书的孙子。
  不知不觉在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大家光着身子都到岸边晾干,全书发现一
件事自己的老二好像比大家的都大,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全书回来了,这回呆多长时间呀。」全书一听有人,回头一看是萍婶。全
书赶忙穿上裤衩。
  「怕么,你个小孩家。」萍婶笑到。全书看周围的小伙伴只是转过身去并没
有穿裤衩,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我今年都18了,不是小孩了。」
  「再大也是孩子!」
  萍婶就是全欣的亲娘,今天萍婶上身只穿着大背心。在农村都这样有了孩子
后的娘们就不在拘束,夏天为了图凉快,在家里就光膀子,出来只是套个大背心。
  萍婶那两个巨大的奶子在背心里挤出一条深深的沟,两个奶头在背心上面突
出俩凸点,背心好像兜不住奶子随时都要绷烂了。
  全书看的一阵脸红忙问:「萍婶好呀,这干嘛去。」
  「到晌午吃饭的点了,回去吃饭去里全欣!全书跟俺吃去吧?」「不了萍婶!」
  全欣跟着萍婶走了,全书在后面看着萍婶大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感觉特别
性感,心里痒痒的。
  回到家小保姆李姐已经做好饭了,爷爷奶奶已经在等着他了,老爷爷坐在主
位一个太师椅上也在等他。
  「全齐下来吃饭了!」爷爷冲着上面喊了一声,爷爷当了一辈子农民,六十
多岁了声音还是那么响亮。
  弟弟自从到了老家之后,心情好了点,不像在家时那么闷闷不乐了。
  饭桌上奶奶还是劝弟弟以学习为重,不要谈恋爱,老爷爷不爱听了。
  「全齐都17了,谈个对象怕什么,在解放前的话我早给他寻思个媳妇了。」
  「老爷爷没事总说解放前的事,现在早不兴了」全书说了句。
  老爷爷笑了笑,接着喝汤。
  下午太热了,全书不愿出去在三楼自己房间吹风扇,看小说。看了一会觉得
无聊,想看看全欣在家吗,叫他一块过来玩。从窗户上正好能看见全欣家,两家
只隔了两户人家。
  全欣家院子里好像没人,正当全书失望的时候,萍婶出来了。
  萍婶好像是要到院子里面冲凉,拿着一个脸盆走到水缸前边就开始脱衣服。
  萍婶还和中午时一样穿着大背心和大裤衩。只见萍婶把背心网上一撸,一对
硕大的奶子就挣脱了束缚轻轻晃了晃,萍婶胳膊晒得很黑,身上有背心晒出的印
子,一对大奶子却很白,因为年龄的缘故已经开始下垂了,但是真的是很大比妈
妈的还要大,两个奶头却是又大又黑的,毕竟已经四十岁了还奶过两个孩子。因
为经常干农活下地萍婶的肚子上并没有多少赘肉,微微有一点小肚子还能接受。
  接下来萍婶开始脱裤叉了,只见咻的一下把裤衩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这个
屁股真是肥大呀,全书觉得这样的屁股真太性感了。看着萍婶的身体全书的下面
又有感觉了,全书只感觉下面涨的难受,萍婶开始用脸盆往身上泼水,水顺着萍
婶的那对又白又大的奶子往下流,全书嫌看的不过瘾,找出三叔送给自己的望远
镜仔细的看,只见水流顺着奶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那样子真是馋人,全书恨不得
立马扑上去咬一口。往下看萍婶的阴毛浓密上面挂着一些水滴,萍婶把手伸到下
面往里面抠,一张腿里面好像有白色的东西流出来。萍婶的双腿夹着全书看不见
里面的样子,但是这个场景已经让全书浑身热血沸腾,不自觉的用手撸起老二来,
萍婶的双手都在抠自己的下面,全书忍不住了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萍婶又泼
了一盆水倒在身上,这次她背对着全书趴下身子开始洗小腿,大屁股正好对着全
书,全书通过望远镜清晰的看到那个又大又肥的屁股,上面黑黑的屁眼,全书手
中的动作越来越快了,接着萍婶开始往身上搓肥皂,两只手在她那巨乳上面揉来
揉去,一对大奶子随着搓揉不断的变形。全书感觉不能自己了,手中的小弟弟一
阵酥麻,全身打了两个冷战,一股热流射在了地上。射完之后,全书虚脱的做到
了地上,休息了一下全书站起来继续拿着望远镜向下看,萍婶已经洗完了正站在
那里晾干,全书再次欣赏这那丰满的身体,突然萍婶朝这面转了个身,两手掐腰
抬起头朝全书这边看。
  「完了,完了被看见了!」全书心想这下可完了,一下子蹲下身子不知该怎
么办。
  全书试探性的伸出头,看见萍婶已经穿上了背心「全书!睡晌午觉呢!」萍
婶好像没事一样的大声打招呼。
  「是……」全书这时候真恨不得一头从楼上栽下去摔死,这时全欣也到了院
子里面来。
  「欣赶紧过来玩呀,我屋里凉快。」全书赶忙招呼全欣。
  「等着,我洗个澡就过去。」
  萍婶没有继续说什么,冲着全书诡异的一笑就回屋了。
  晚上吃过晚饭,全书全齐跟着老爷爷和爷爷出去围着村子逛了一圈全井来找
全书也跟着,全书看着爷爷和老爷爷身体还是那么好,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弟弟
全齐的心情也不错。
  全书一家算是村里的骄傲,大爷爷在北京当着大官,大爷爷家那几个叔叔和
姑姑在北京也是混的不错,全书的爸爸在居阳钢铁厂当业务副厂长,那可是大国
企呀,村里有好多的男爷们在居阳跟着全书的爸爸在居阳打工。因此村里每个人
见了他们都在热情的打招呼。
  「全齐哥,你回来啦,我想死你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想起。全书抬头一看
一个十四五的女孩站在胡同口,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醒目。
  「如华,你光看见我弟了就没有看见我呀!」全书感觉有点受到冷落。
  「昨天不是见过了吗,全齐这可是好几年没看见了。」如华比全书大一岁,
她的注意力好像都在弟弟身上。
  「妹子呀,也没有这么长时间了,我前年不是回来过吗。」全齐看见如华好
像有点开心。两人开始聊起来。
  全欣拉着全书去他家睡觉,全欣家是村里除了全书家第一个盖瓦房的,现在
虽然也有其他几家的瓦房但是都没全欣家的好。全欣的爸爸永特叔在居阳做什么
小生意和全书的爸爸关系很好。
  全欣的姐姐在县城里面上高中跟着全欣的姑姑住,家里只有萍婶和全欣,今
天萍婶又在家里摆起麻将台。萍婶蹲在椅子上一双大脚支棱着,全书又忍不住看
萍婶胸前那一对大奶子。几个叔婶在数火柴棍,这边的规矩是用火柴当筹码,最
后算钱。
  「全书也来了,怎么没看见你找永得去呀。」说话的是三奶奶,三奶奶就是
永得的娘今年刚四十出头,她没在麻将台上正在等着轮台。
  「我天天找他去,这几天你都没在家。」
  到了睡觉的时候麻将台还在继续看样子今天他们是准备夜战到天亮了,幸好
他们实在南屋,全书和全井来到北屋的东间睡觉,东间是土炕,土炕上铺着凉席
虽然有点硬但是凉凉的很舒服,和全井聊了一会全井就睡了,全书却有点失眠了。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萍婶那白白的大奶子,那磨盘般的大屁股,不
知不觉全书不再胡思乱想开始进入梦乡。忽然间,全书让尿憋醒了,从床上做起
来到院子里,南屋的麻将还在继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全书到了一堆柴火垛后
面掏出老二刚想尿,听见柴火垛后面有人喊了一声「有人!」
  全书往后面望了一眼,只看见一个大白腚,全书的老二马上硬了,里面一提
裤子转身出来是萍婶!
  萍婶扫了一眼愣在那的全书,眼睛盯着全书那巨大的鸡巴看,全书马上提上
裤头,可是鸡巴一直耸立着把内裤撑起一个巨大的帐篷。
  「过来,」萍婶拉起全书到北屋的西间,这是萍婶的屋子。全书双手捂着裤
裆坐在床上想让小弟弟软下去,可是小弟弟不听话越来越硬了。
  「我问你,下午你拿着望远镜看什么呢,」萍婶笑嘻嘻的问道「没……没看
什么」全书支支吾吾的说。
  「你一手拿着望远镜,另一只手在窗户底下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
  「你这小子,」萍婶一边说一边把背心脱了下来,一对大白奶子一下子弹了
出来。
  「你不是想看吗,看吧,看吧」萍婶用双手一托双乳,一对乳房显得更大了,
两个紫黑的奶头好像要戳进全书的眼睛里面。
  全书抬起双手想要一把抓住这一对巨乳,「来呀,怕什么。」得到鼓励之后
全书不再犹豫,两只手同时抓向那一对巨乳,真大呀,又大又柔软,全书感觉自
己两只手不够用,这样的大奶子两只手抓一个都抓不过来。
  「啊」萍婶轻叫一声,把全书抱在怀里,全书整个头都埋在大奶子里面,全
书好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全书用头摩擦这萍婶的双乳,忍不住舔了起来。
  萍婶抱起全书,把全书压在床上左手手探进全书的内裤里面,一把抓住了全
书的老二。「好大呀!比你永特叔和……的都大,你好厉害呀!」
  全书感觉自己的小兄弟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此时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全书伸
手就要扒萍婶的裤子。萍婶自己用右手一把把内裤和裤子都褪了下来,一抬脚踢
下床『左手则一直在套弄全书的老二。
  「摸婶子的下面,摸呀,摸呀。」萍婶开始下命令,全书只在小黄书里面见
过这个,把左手伸进萍婶的两腿之间首先摸到一大撮毛,刺刺痒痒的,「往里面
摸呀」再往里面全书摸到湿湿的两个肉褶中间一条缝也是湿漉漉的,全书按照小
黄书上面写的把手指头插进里面,里面也是湿的。
  「呵,好,动呀,来回的动呀」全书把手指插进插出,萍婶跟着呻吟起来,
抽插了一会萍婶再也忍不住了,扒下全书的内裤用手抓着全书的那巨大的阴茎一
下子做了进去。
  「嗯呀,好大好硬呀,」萍婶满足的叫了一声。
  全书感觉自己的老二被一团肉包围着,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传遍全身。萍婶抬
起屁股开始一上一下的动弹,全书感觉自己舒坦的提升了一个档次,看着萍婶的
大奶子随着上下摆动,全书伸出双手使劲的捏这对大奶子,又滑又软的感觉从手
掌传来。萍婶动弹的越来越快,「好大,啊……好舒服……啊……」萍婶不敢大
声的叫,但是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萍婶动了有几百下,猛然抱住全书一翻身变成了全书在上面,「动呀,使劲
的动呀,让我也舒坦舒坦。」全书接到命令,耸动着屁股像一台打桩机一样重重
的捅萍婶的淫穴。看着萍婶随着自己抽插的节奏一对大奶子忽闪忽闪的全书更刺
激了。
  萍婶抓住全书的头摁在自己脸上啃了起来,全书虽然在学校里面偷偷的亲过
女同学洁丽,但那只是碰碰嘴唇就拉到了哪有这样的刺激。全书也狂吻这萍婶,
两条舌头缠在一起,像两条蛇相互交融,不分彼此。全书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说话。
  「他萍婶,解个手跑哪去了,」是三奶奶!全书刚想把小弟弟抽出来萍婶用
双腿夹住了,不让他动弹。
  「我困了,先睡一会呵。」萍婶回答到。
  「那行,你先睡吧。」三奶奶回去接着打麻将去了。
  「接着再来,嘿嘿」看着萍婶淫荡的一笑,全书用尽全身的力气快速的抽插
着。
  「好……婶子好爽……你太厉害了…」萍婶不敢太大声了但还是忍不住的叫
出来,「啊……啊啊啊…婶子忍不住了」在萍婶叫床声的刺激下全书身体一阵发
麻又有下午的那个感觉全身都开始颤抖,精关一松一股热流射进的萍婶的里面。
  全书累的趴在萍婶的身上用嘴咂萍婶的奶头,「全书我问你,你以前做过吗?」
  萍婶扶着全书的后背问到。
  「没有!别说做了,几天前他连女的裸体都没有见过。」
  「几天前?你看谁的来?」
  「没谁,萍婶你可真厉害,我以前都没有做过。」全书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赶忙叉开话题。
  「没事,不知道你个大小伙子还是个瓶装的,以后只要你想做萍婶就和你做,
但得躲着人点。」
  「真的?」「当然是真的。」
  说了会话,全书趴在萍婶身上舒服的睡着了。
  「快起来,全欣快醒了南边那麻将也快散了。」全书一看天快亮了,萍婶已
经穿上衣服站在床边。
  全书偷偷的回到东间,全欣还在睡着全书躺在旁边继续睡。
  一觉醒来已经快九点了,全欣早已吃过早饭正在看电视。彩电这个东西在这
里还是新鲜玩意,全书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大爷爷买了个进口的大彩电,村里人都
来看,把彩电摆在院子里面满满的一院子人在那看。现在虽然不少家里面有彩电
了,但是全欣家的这个和全书家的一样是进口的。欣
  PS:今天看着回复的人有点少,但是我的写作激情却没有减退,今天班上
没有什么事情我一下子写了一章。校对的马马虎虎大家勿怪。
  「全书起来了,你还真能赖床,太阳都照到屁股了还呼呼的睡呢。」全欣看
着全书调侃他。
  「全欣,你娘呢,下地了?」没看见萍婶全书有点失望,想起昨天晚上的激
情全书有点脸红。
  「我早起也没见到她,这会儿该回来了。」全欣只顾看电视,没有注意全书
的脸红。
  昨天做的那么激烈,今天一大早就下地干活,萍婶的身体真棒。
  「喝碗白粥吧,」全欣递过来一碗饭,老实说全书不爱喝白粥,但是全书现
在感觉肚子特别的饿,感觉什么都是香的,也就顺势喝了。
  「赶紧吃,吃完我带你玩点好么。」全欣神秘的一笑。
  「什么,又是去游戏厅打游戏去呀。」
  「你去了就知道了,绝对好地方。」全欣脸上还是那副神秘的表情。
  两个人正在聊着,萍婶背着个篓子从地里回来了。
  「娘,我和全书还有永得一会去镇上玩,中午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吃吧。」
  全欣带着全书就走,趁全欣不注意萍婶拉了拉全书。
  「全欣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全书喊了一声。
  「没什么事,我只是告诉你,昨天晚上的事有人知道了。」萍婶悄悄的说。
  「啊?这咋办?」全书吃了一惊,自己有点害怕。
  「没事,瞧你吓得那样,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明天晚上你再来我就告诉你
是谁。」
  和全欣,永得一块三个人走着去镇子上,天太热虽然才刚十点,温度已经上
来了。全欣和永得都光着膀子,全书也跟着把短袖脱了搭在肩上,这就是全书愿
意回老家的原因之一,要是在城里再给全书两张脸皮他也不好意思光膀子上大街。
  「到底去哪?」全书问全欣。
  「这不是小孩能去的地方,咱先打回游戏机,下午那边就开场了。」永得替
全欣回答,而且还笑得特淫荡。
  从永得的笑里面全书猜到要干什么去了。
  远处有个带着太阳帽,骑着自行车的女孩正在朝这边过来了。村里是没有女
孩戴太阳帽的,她们顶多带个草帽,那女孩的自行车也很高级。
  「姐!你怎么回来了!」走近一看居然是全欣的姐姐如西。
  「考完试了,当然要回家了。」如西姐定眼一看,「这不是全书吗,你几个
一块干什么去呀。」
  全书一直在盯着如西姐看,如西姐是大爷爷大奶奶认得干孙女,只比全书大
一岁,现在穿的挺时髦。上面一个短袖的白衬衫有些透明,看得见肩上带子的形
状,胸前一对巨乳继承了萍婶的基因,硕大无比好像随时都要把衬衣撑破是的。
  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越发显得双腿纤长苗条。
  「全书,想什么呢,姐跟你说话呢。」
  「姐,一年多没见了弟弟我想你了。」全书笑了笑。
  「小嘴变甜了,姐也想你。你们玩去吧,别回家很晚了。」如西姐又骑上自
行车走了。
  到了镇上三个人就去游戏机厅打游戏去了,虽然这里的游戏机厅和居阳的没
法比,游戏机少又都是旧的,但全齐也是也是玩的忘乎所以。中午全书顺便去了
趟姑奶奶家,从姑奶奶家吃完中午饭出来,全欣和永得已经在等他了。
  全欣和永得带着全书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小胡同最里面的一个院子插着门,
永得敲了敲门里面探出来一个小伙子「一人三块钱。」全书掏了钱。
  果然是来看VCD,不知道是看什么样的。
  进去的时候里面正演《聊斋艳谭:五通神》里面叶子楣那对巨乳让他们三个
惊呆了,全书想这么大都快赶上萍婶的了。全欣和永得都有点激动,看着他们俩
的样子全书心想你们还不如看真的呢。萍婶的身材比这个还要好,不过萍婶的皮
肤没有叶子楣的白。下一部是武打片《黄飞鸿》全书看过了,他家里就有黄飞鸿
的VCD。全书忽然发现里面的十三姨长的有点像如西姐,那一双大眼睛含波带
水,性感的小嘴唇。怎么看都像如西姐,全书以前没发现如西姐长的这么漂亮。
  「咱回去吧,我看着没什么意思。」全书看完黄飞鸿就觉得没意思。
  「里面还有好东西,我带你去看看。」全欣说着往里面去了。
  「老板来两盘。」
  老板带着他们三个到了里屋,里面满满的挂了一屋子的光盘,各种各样的都
有。
  「三级的五块,不是三级的三块」
  全书挑了几张李丽珍演的三级的正想付钱,「老板有那全黄的吗?」永得问。
  「这小伙懂得不少呀,有十块钱一张。」
  全黄的那不是传说中那玩意,这里面还真有!
  老板拿出一个黑皮的光盘,全欣接过来揣兜里。
  从镇上回到家已经天擦黑了。全书回到家看到如西姐坐在沙发上说全齐呢。
  如西姐即使回到村里也不在自己家住,她住在全书家,在全书对面的房间。
  「你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让人爸妈找到学校里去了。」全书全齐兄弟俩
还有全欣小时候就是在如西姐的教育下长大的,直到全书全齐小学五年级转到居
阳,现在兄弟俩还是有点怕这个姐姐。
  「当时她一晚上没回家,她爸爸就找到学校里去了。」全齐开始低下头。
  「姐你就别熊他了,他知道错了。」全书过来劝解。
  「等我吃完饭回来我再问问你。」如西姐起身回全欣家吃饭去了。
  全齐看见如西姐走了,心情好像挺高兴的。李姐开始收拾饭桌,全书看着李
姐干活也挺性感的,李姐今年才三十岁刚离婚也没有孩子,在家干活穿的很随意,
一身漆黑的内衣围着个围裙,显得双峰如此的挺拔,虽然和萍婶的巨乳比起来逊
色了不少,但是胸型看起来很好。
  全书停止胡思乱想,吃过饭如西姐早早的过来了。
  「全欣没过来呀,我还等着他玩呢。」
  「谁知道他呀,吃完饭就躺在床上了,和头猪一样。」
  全书看没什么事,就回到自己房间。全书想在窗户口叫全欣过来一起看那个
全黄的光盘,但是全欣家里已经灭了灯。全书只好自己看了,把VCD和小电视
搬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一切准备就绪。开电视,放光盘,激动人心的时刻就
要开始了。
  影片先是题目日文的義母什么东西,全书也不认识。故事是在一个日本家庭
里面,父亲要出门了,母亲和儿子在门口送别。父亲一走,母亲马上把儿子抱住
狂吻起来,儿子开始脱母亲的衣服。全书震惊了还可以这样呀,母子乱伦都可以
啊。母亲拉下儿子的裤子把儿子的鸡巴含在嘴里吮吸起来,看着儿子那享受的表
情,看样子这样一定很爽。随后儿子粗暴的抓起母亲的衣服一把撕开,母亲那白
皙的乳房一下子弹开。看到这全书下面又硬了,全书脱下裤子用手去撸小弟弟,
画面又是一换,母亲已经脱光衣服儿子正在用手插母亲的阴道,母亲已经开始叫
床了,声音听起来特别淫荡。
  「啊…………,剋磨叽…………啊啊」虽然叫的什么全书听不懂,但是那淫
荡的声音还是令全书心神荡漾,全书闭上眼仔细听着这淫荡的叫声,手不停的在
硬的和擀面杖似的小弟弟上来回套弄。
  再一睁眼,儿子将自己的老二顶在母亲的屁眼上面,这也可以!那里也能插
吗?只见儿子用力一顶整个鸡巴齐根进入,母亲「啊——」一声长叫好像很痛苦
的样子,「亚麻喋……啊…………亚麻喋……」母亲的脸都变得扭曲了。
  儿子快速的抽插,顶的母亲那丰满的屁股「啪啪,啪啪」的响。
  全书突然感觉手中的小弟弟一阵发烫,全书知道又要到射的时候,而电视里
儿子猛地把鸡巴抽出来,把母亲的脑袋扳过来把小弟弟塞进母亲嘴里,与此同时
全书射了,看着母亲嘴里塞着小弟弟,精液顺着嘴边流出来,全书就感觉好像自
己射到她嘴里一样的爽。
  射完之后,全书一阵虚脱,看着地上自己的精液全书赶忙找了点纸擦了擦。
  这才七点半,现在睡觉太早了,全书下楼到了一楼的客厅。如西姐正侧躺在
沙发上看电视,姐姐换了身蹬底的紧身裤,映衬这着她那完美的臀部曲线和她那
长美的双腿。
  全书咽啦口唾沫,「姐,看电视多无聊呀,要不要出去逛逛?」
  「村里有什么好逛的,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
  「姐,你在家太闷了,出去说不定能够见到想见的人。」
  「我谁也不想见,就想见你。」如西姐回过头来冲着全书,一脸郑重其事的
样子。
  「说什么呢姐,」全书悄悄凑近如西姐的耳边「听全欣说你在学校里有男朋
友了?」
  「早分开了,那个男的成绩太差,这次高考估计考不上什么好学校。」如西
姐一点也不否认。
  「弟弟呀,你在高中谈恋爱了吗?」
  「没有,一次也没有,你弟弟我还是很纯洁滴。」
  「那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也没有,学校里的女同学都没有姐姐你漂亮,她们都没你好看。」
  「油腔滑调,看你这张嘴肯定没少骗了女孩子。」如西一伸手把全书嘴巴拧
住,往怀里一拽,把全书拽到沙发上。
  「疼,疼,」全书一个失衡压在如西身上,手不自觉的按在如西的屁股上,
如西的屁股相当紧实,摸一下相当的有弹性。
  「你个小色鬼,敢吃姐姐的豆腐。」如西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将全书推开,
只是扭身将自己正面朝上,这下全书和她成了脸对脸。
  全书仔细看如西的脸,真的很像十三姨,尤其是一双大眼睛又大又圆,灵气
十足,小嘴巴微微上翘,嘴唇如含脂凝雪细腻非常。全书不禁忘情,用嘴巴靠了
上去。
  初碰上去就像碰到一块软糖,细细甜甜的。如西并没有阻止全书的动作,反
而张开嘴含住了全书的嘴,全书怎能让她含住,把大嘴一张将如西的整张嘴都扩
了进去。如西一抬手,全书以为她要推开自己,没想到如西却将他紧紧搂住,全
书也放开胆子右手慢慢的伸进如西的衬衣里面。这皮肤细腻光滑,轻轻一捏弹性
十足,在往上摸到了如西的巨奶,和萍婶的一样大但是比萍婶坚挺有弹性。手指
尖碰到了如西的乳尖,如西一紧缩把全书抱得更紧了。
  突然传来下楼的声音,如西赶忙把全书推开。
  李姐下来的时候看见姐弟俩一人一个沙发正在看电视。
  「你们姐弟俩不出去转悠转悠,外边可凉快了。」李姐说着。
  「我就说呢,我姐不愿出去。」
  「谁说我不愿出去呢。」如西说着站起身来拉着全书的手就出去了。
  「其实我刚才带着全齐出来了,可全齐刚出来就要去找如华。」
  「所以你就回来了?」
  「我看着没意思就想回家找全欣,到了家……」如西突然闭口不说了。
  「到了家怎么了?」
  「你真想知道?」
  「嗯!」
  「跟我来。」如西拉着全书的手就走。
  如西不走大门,从西边小门进去,全欣家里黑洞洞的什么灯都没开,如西悄
悄的带全书到东间窗户底下。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啊,啊……你……啊」是萍婶!萍婶和谁呀?难道是
……
  「啊啊啊啊,啊哈,儿耶…………啊……我的亲儿呀……啊……你太厉害了」
  果然是全欣!亲母子俩呀!
  全书看看如西,如西黑着脸很生气很生气。
  全书抬起头从窗户里偷看,借着月光全书看见萍婶躺在炕沿上,全欣站在地
上双手抱着萍婶粗壮的双腿,身体下面那个粗大的老二在萍婶的身体里一进一出
的强力抽插。萍婶那肥大的屁股随着抽插一颤一颤的。
  「啊啊啊啊,我的儿……使劲……快……使劲」
  「骚货,干死你——」全欣加快了节奏,全书在外面就听见「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声音越来越快。
  「儿呀……你真是……啊……啊!」
  「娘呀——」随着全欣一阵长叫,里面安静了。
  良久听见萍婶一声长叙「咦——,儿呀,你真厉害,这一晚上三次了。」
  「娘,你别小看我,再来几次我也行。」
  「还是歇着吧,你别累坏了身子。」
  如西一拉全书的衣服,带着全书从小门走了出来。
  「真丢人,传出去让我家还能呆在村里吗,让我爸知道了我爸还不疯了!」
  「这事不能声张,你就当没看见。」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同萍婶的激情,全书
觉得一阵内疚,还是把这件事掩过去为好。
  「能没看见吗,他们俩都那个样子了。」
  「那也得当没看见,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可不只是丢人了。」
  「怎么让我摊上这样的妈和弟弟。」
  「都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了,你总不能进去捉奸在床吧。」
  「他们不嫌丢人,我还想要脸呢!」如西向着家里瞪了一眼。
  躺在床上,全书失眠了,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了,全书有点消化不了。先是
今天第一次看黄片,还看见了全欣和萍婶的一出好戏,亲母子呀,今天还吻了如
西。如西!全书终于发现自己睡不着的原因,是如西!现在全书满脑子都是如西,
如西那漂亮的脸蛋,那绝美的身材,还有那披肩长发。以前全书也觉得如西挺漂
亮的,但是他一直把如西当姐姐,从来没有别的想法。现在想想全书感觉自己爱
上如西了,仔细想想如西并不是自己的亲姐姐,应该没问题吧。全书安慰自己。
  「当当,」有人轻轻的的敲了一下门,「全书开开门」是如西,她现在来干
什么。
  全书开开门,如西只穿了短裤和胸罩就进来了,全书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
那个胸罩将如西的巨乳衬托的相当傲人,胸前的鸿沟几乎深不见底。微光下如西
的皮肤更显白皙诱人,全书真想上去摸一把。
  如西一进来就躺在了床上,「我自己睡不着,我今天要和你一起睡。」
  一起睡?什么意思,难道她要和我…全书想着心里乐开了花,迫不及待的跑
上床。
  如西背对着他,全书从后面搂住如西身子一贴到如西那光滑的后背全书下面
就有反应了,小弟弟马上硬了起来。
  「向高从!」如西突然觉到身体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马上知道是怎么回
事了。
  「干什么,」全书奇怪如西突然叫他的本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向高从,我向如西是你的姐姐,虽然我妈妈和弟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
我不会和他们一样的。」如西的话很严肃。
  听到这句话全书的小弟弟软了下来,全书羞愧的低下头。
  「全书,姐姐今天只想和你聊聊天,今天的事情太乱了,姐姐的心情很不好,
你不要再让姐姐失望了。」如西的声音有些哽咽。
  「姐姐你放心,我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谁让姐姐长得那么性感呢。」
  「你还是那样的嘴贱,姐姐这次高考考的还不错,如果能考到北京最好了。」
  如西开始侃侃而谈,「我从小生长在这个村子里,小时候并没有觉得村子里
有什么不好,直到上县城里去初中我开始厌恶村里的生活,厌恶自己是个乡下姑
娘。
  所以每次回来我都在你家住,这里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城里人。有了今天这
样的事情我更不愿意在家里面呆着了,我明天就回姑姑家里。我不会再回来了。
                 「
  全书从身后再次抱住了她,但是一贴到如西那光滑挺翘的臀部,全书的小弟
弟又想抬头,全书尽全力用双腿夹着小弟弟,不让它乱动。
  「全书,姐姐喜欢你,但是姐姐不能够给你,你原谅姐姐好吗?」如西转过
头来,脸上还带着泪痕。看着姐姐含羞的样子全书真不忍心再下手了。
  「姐姐,我也喜欢你,从心里真正的喜欢你,如果你去了北京,我希望你在
北京等我,明年我争取去找你。」
  「真的?」
  「真的!」
  「我们就这样说好了,如果我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我就在北京等你。我们约
定好了。」
  这一夜再无他话,全书忍着欲望抱住如西睡了一夜。
  第二天如西一大早就走了,说是去县城里等成绩报专业。全书知道最起码这
段时间是见不到如西了,全书心里面有点空落落的。全齐正在吃早饭,李姐已经
开始抹桌子了。
  「还有什么吃的。」全书问李姐。
  「我去永谭家给你要上几根油条吧。」
  「不用,我喝完稀饭就行。」全书做到饭桌上和全齐开始聊天
  「哥,你有没有发现这次我们回来,姐姐变了很多。」在路上全齐聊天。
  「变漂亮了,变得会打扮了,女大十八变吗。」
  「今天姐姐走的好早,我都没好好的和她说话。」
  「过两天她就会回来的吧。」全书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他盼望着能够再见
到如西。
  是时候该努力的学习了,考到北京去就能和如西姐在一起了。
  整整一个白天,全书都在看书,全书的成绩在班里还可以但是离靠北京的高
等学府还一段距离,全书平时学习吊儿郎当,说实话一点也学不下去,全靠着全
书脑袋聪明。这次学了一天全书还真学进去了,有了动力效率就是不一样。
  晚上全欣又来找他了,全书忽然想起昨天早上萍婶的话,迫不及待的跟着全
欣到了他家。
  到了全欣家家里只有萍婶自己,看来今天并没有麻将台。萍婶正坐在床上看
电视,大裤衩扒到大腿根,一双大脚盘在腿上,上身那两个巨大的奶子几乎要垂
到大腿上。
  「全欣,你到地里看看去吧,看你永才大爷浇完他的地了吗,浇完了把管子
伸到咱地里。」农村浇地一般都是几家合用一台机器带着水泵,为了赶时间晚上
机器也不停。
  「行了娘,我晚上就不回来了。」全欣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临出门还冲着
全书笑了一下。
  家里只剩了全书和萍婶,全书也索性做到床上。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趴窗户了?」萍婶一上来就问这个。「我看见一个人影
我一猜就是你。」
  还好没有发现如西姐。
  「是我,」全书只好承认,「我看见你俩在干那事,我都惊呆了。」
  「都做下了,有什么法呀。和你还不是一样。」萍婶并不觉得很羞愧。
  「你昨天早上说有人看见咱俩干了,是不是全欣?」全书最关心这个事。
  「就是他,不过除了他还有一个人。」萍婶故作神秘的说。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