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7)

  七、我真的赢了吗?
  从张婷婷默许我和龙妹以后,我有过这辈子感觉最快乐的时光。
  我们一起上班,一起吃早饭,一起骑着自行车穿流在喧闹的街道,也一起为
生活费绞尽脑汁。在性爱上的强势,让我如同手艺精湛的厨师一般,能完全应付
两桌饥饿的食客。虽然始终没有踏出三人行的一步,但也算是二女轮侍一夫了。
  刘姐没过多久来找我们,她想去上海,趁着还有几年容貌,去碰碰最后的机
会,但她缺钱。
  接着很快,她们三人从我生活中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然记不清了,只剩下了破碎的片段。
  我不恨刘姐,她用我无法理解的方法,说动了龙妹张婷婷和她陪我一起来了
两次,就两次。
  然后……钱、钱、钱、钱、钱。刘姐要钱的理由都是假的,我知道。
  我老爸给我应急的银行卡里被我取出了一万五,我送给了刘姐,她说以后还
我,我说:「这件事来世再说吧。」
  她笑笑,没辩解。
  两年后,刘姐打给我电话,说她要收山了,回老家开个足疗店,当当老闆娘
什么的。之前在上海酒吧做了一年多的妈咪,可惜辛苦钱都拿去玩紮金花,输光
了,能不能再借她点?
  我说:「十万够不够?」现在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打工仔了。
  刘姐沉默了一下,说:「还是一万五吧,以后我会还的。对了,今天是我的
生日。」
  我说:「生日快乐。对了,我一直都喜欢你的,现在也是,其实你是个好女
人。」
  然后我们挂断了电话,再也没有过联系。
  张婷婷那时候要跟刘姐一起去上海,她说:「你别担心,我不是去卖身。只
是听说在上海做足疗,比在电子厂上班能多挣三四倍的钱。」
  我没开口。
  男人挣的每分钱都不容易,怎么会轻易大手大脚花在你身上?你比我大,应
该是明白的,你也知道我明白的,何必说这些场面话。
  我跟了三小时的车,转到太原送她们俩上飞机。张婷婷笑着对我说:「别再
让喜欢你、爱你的女孩伤心难过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告诉她,我后悔自己那么贪心。她摇摇头,和我说了很多。她传授给我一
个惊艳的新名词:换位思考。这是她在电子厂听管事整天挂在嘴边的时髦语。
  以下是张婷婷对我的启迪:
  「嘉明哥哥,如果你是我,我是你,你找的男朋友英俊潇洒,但是从来不能
从自己身上得到满足,於是你让步了,和自己的表妹分享了他,但他还是不知道
停手,又想把做过婊子的女人也带回家。你再让了一步,但他又想到了更加下贱
的玩法。没有一点点的理解,没有一点点的妥协,把你自己心头滴血的让步当做
是理所当然,把你当成比婊子都不如的女人,你还会喜欢他吗?你还会有一点点
和他走下去的动力吗?」
  张婷婷虽然是个没什么学历的妹子,但这话我记在心里多年,虽然偶尔也会
犯错,但每次都是她的话让我反省。
  龙妹没有跟着去,她说钱赚的差不多了,要回去嫁人了,一脸幸福的样子。
  我知道那人肯定不是我。
  她走的时候没和我打招呼。
  再和我联系上,已经快过了十年,听她说,原来张婷婷在认识我的时候,已
经有了五岁的女儿,刘姐也有个十几岁的儿子,她们其实早就结婚了,不然家里
也不放心她们出来打工。
  但,这丝毫不能沖淡我的愧疚。
  我不是个吃一堑长一智的人,但又陆陆续续吃了几次堑后,我终於认可了张
婷婷的话。
  别侮辱喜欢你的妹子,床上脱光衣服以后就是人人平等,得饶人处且饶人,
少逼一步其实也是在给自己留一步退路。
  我后来还是在猎艳,但再也没有当年的冷酷无情,人生最后的收穫,终归还
是回忆。不是吗?
  有时候和妹子打炮时,我会在脑海里回忆龙妹、张婷婷、刘姐,不是和她们
4P的画面,而是在一起的第一次性爱。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她们的脸已经在我
心里模糊了,但那份情还在。
                【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