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续篇之二战叛情(第二十八章)- 第一回

  「老爹,我是否可以不一同跟随你们到长屋里去呢?」我一面牵着安娜的左
手,双双走到老爹的面前,并一脸犹豫的开口说着道。
  「哪可以啊?你是妲妲的亲大哥,哪里可以不去的?」老爹一脸不解的望着
我道。
  我浑身六神无主的瞟了安娜一眼,即转眼向老爹道:「我的确有一点事情需
要回家解决,我怕不能到那边了。」
  「什么事情还重要过自己妹妹出嫁啊!不能,说过了全村的男人一定要出席
的,你也一定要到场!」老爹的语气顿时变得蛮不讲理的,随即向前拉起我的手
并往屋外的两厢新人的木桥走去。
  「那样的话,安娜,你就现在自己回家去,等我回来才慢谈吧。」看见老爹
如此固执,我不禁深叹了一口气,迅即回着头向身后的妻子说着道。
  「知道,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安娜的眼眶里逐渐冒出泪光,整个人仿佛
凄凄凉凉的沉沦不断,口吻也显得格外悲伤,便喃喃的回答说。
  「起桥!我们现在就往长屋的方向去吧!」老爹转身向抬着桥的兄弟们说。
  当老爹一声欢呼之下,转眼间,在木桥一旁共有数十名村民负责敲击响亮的
乐器以及满地无数的锣鼓,顿时候,全场一片锣鼓喧天的气氛立即变得欢呼雀跃
起来。
  此情此景,安娜脸上却恰恰流露出一份很无奈的表情,内心里犹如割心淌血
似的心酸起来,嘴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一时忍不住的抽泣起来说:「阿东,
这是我俩最后一次会面,我就在此祝你一路顺风,新婚愉快。若果有缘的话,我
俩来生再见好了。」
  过了一会,安娜双眼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渐渐泛出一滴滴数之不尽的闪亮泪
珠,直到眼前一班男士的村民们以及被人抬起的两厢木桥的影子消失到无影无踪
之后,安娜便带着一丝一丝依依不舍的情绪,转着身一同跟随村庄里的女人们,
各自往归家的路途徒步离开去了。
           ************
  其实心情悲伤的人不止安娜一位,就在同一个时刻里,阿东浑身不禁回忆想
起昔日与安娜过了一段见不得光的偷情日子,昏昏沉沉地过了一会,便唉声叹气
似的静静坐在木厢里,浑身怀着一种痴恋悲哀的心绪,默默无言的继续
往长屋的路途上沿去。
  「阿东呀,我们终于抵达长屋了。现在请你下桥为你的新娘子踢桥门吧。」
就在这时,老爹一道高兴万分的语气突然在木厢门外响起,而阿东浑身的追忆思绪
就给拉了回来。
  「现在有请新郎为新娘子踢桥,迎接一个好妻子的到来!」不用一茶的时间,
正站在人群之首的那位神父一副神情严肃的说了一声道。
  正当阿东一手将木桥的小门给打开之际,转眼间,外头的村民欢声就仿似人
声鼎沸、大锣大鼓似的响个不停,有些村民甚至还开心到纷纷唱起这里的婚礼民
歌,而在现场一群站在长屋里默默等待吩咐的未婚少女们,也在老爹的一声命令
下,纷纷随着外面响起的音乐节奏,各个耀眼闪烁的整齐排在一起了。
  此刻,身在长屋外的阿东最终还是躲不了人群的欢呼声,一步一步徒步地走
到另一厢木桥前面,随后轻轻踢了一脚,并对里面的新娘子说着道:「妲妲,请
你下桥。」
  霎那间,万众期待的一刻,在场的男士村民们以及长屋里衣着性感无比的少
女们各个安静了起来,尤其是男士们,一个两个仿佛色狼般的眼神纷纷不停的在
新娘子身上徘徊瞪着,而那群未婚的少女们却显得格外妒嫉。
  此情此景,这位足以令在场人士变得口哑舌结的人物就是今天的耀眼新娘子
– 妲妲宾蒂赛迪。
  眼见文质彬彬又威武十足的阿东已弄得她浑身脸红心跳的,随即脸上大红,
偷偷瞧了他一眼后,便低着头卿卿爱爱的说着道:「阿东,谢谢你接我过门。」
  「哈哈哈!还叫阿东?你该改口叫他老公了。」忽然间,老爹笑意款款地说
了一句道。
  我一双激动的眼睛向眼前的这对新人看着,心中暗暗气累,随即装出一副若
无其事的模样,道:「阿东,希望你可以带幸福给我妹妹,你千万不要辜负她对
你的一番爱意。」
  「我知道了,大哥。我一定会听从大哥的话,一辈子让她幸福快乐。」说着,
阿东一脸心虚的样子顿时在我面前显露出来。
  这时,老爹站在神圣的长屋大门前对着屋外的我们说着道:「里面的美食早
已冷掉了,你们还是进来才慢说吧!」
  「各位亲朋好友,你们也别客气了,快进来慢用你们的美食。」老爹转着眼
继续向屋外的人群说。
  正当老爹一脸豪气的邀请了各个站在长屋外的村民们一同进到屋内的时候,
转眼间,在这个仿似富丽堂皇的环境之下,除了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美食佳味,
从羊肉串,烤牛肉,烧山猪肉以及各种蔬果,再加上一瓶瓶香入鼻孔的羊奶酒之
外,在这间场无虚席的长屋里竟然还站着数之不尽的美少女们!
  这时候,她们全部齐聚一堂,各自身上穿着这个村庄里的丝绸质的民族短裙,
各个宛如被神灵附身般的翩翩起着舞来,而整个场面顿时展示出一种让人感到啧
啧称奇的传统民族的风情。
  「村长,这一班少女的丰姿也难免太美了,一句话可以形容,食色性也!看
得我全身就快把持不住了呀!」阿达浑身想入非非的不停望着眼前这幅丰姿绰约
的情景,突然间转头向老爹说了一句道。
  此时此刻,阿达一对打开眼界的眼眶里不断瞪着眼前的这一群还未成年的女
生们,顿时发觉她们各个的自然美貌以及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香喷喷体味不知不觉地
勾引起他全身的变态欲望。由于他们的娇体不断随着响亮亮的乐器摆动不已,所
以她们各个浑圆白皙的玉乳顿时在绣花肚兜里蹦跳起来。
  「阿达!你就别乱打她们的主意了!跋竟她们还没到嫁出去的年龄。」老爹
冷笑的瞪了他一眼说。
  阿达顿时不禁瞧了我一眼,便搔头笑道:「阿南,不知你对眼前的艳情又意
下如何呢?」
  我不停在眼前的少女们看着,心里深深的知道当中有一些是孤儿,因为她们
各自的亲生父母就在英兵盟军攻击的时候遭到其害了,所以她们可怜的身世倘若
无父无母般的,从此就得孤独地生存下去了。
  「你这个老头,上了年纪还是这样,反正你家中无妻无儿的,不如就干脆收
一个半个干孩子又何妨?」我道。
  阿达的嘴边突然微微地笑了一笑,而且从他的口腔来看,他仿佛有点心怀叵
测似的深思起来。过了一顿,便一脸赔礼道歉似的点着头说道:「有意思!有意
思!你说得也对!跋竟她们还是十四十五岁罢了。」
  「我们别说这些了!来!让我敬你一杯!」阿达一脸鬼异地望着阿东道。
  「谢……谢。干杯。」阿东支吾地回答说。
  「妲妲,那我也祝你新婚快乐!希望你们今晚可以如鱼得水了。嘻嘻嘻!」
随即,他又继续转眼向坐在阿东身旁的新娘子说。
  「你好讨厌哦!你究竟在乱说什么呢!」妲妲面上大红,顿时破口大骂地道。
  当他们一班疯狂灌酒过了数十杯后,此刻的阿达见到阿东如此豪喝,便一面
继续向前再添加他杯里的羊奶酒,一面鬼异深沉的对他道:「呵呵呵!好酒量!
我们再来!」
  「还要再喝吗?」阿东显得有点不想再喝了。
  「哼哈哈!今天你一生人里当一次新郎啊!当然不醉无归了!」阿达一面逼
他喝酒,一面哈哈大笑说。
  老爹浑身醉意酚酚似地一手提起手中的那杯羊奶酒,双眼昏花的向他喝着说
:「阿达啊!你也不要再为难阿东了。难道你想他等会和妲妲在一起的时候变得
有心无力吗?」
  由于阿东心里的感受极度悲伤,再加上他浑身的情绪晃荡在矛盾加剧之间,
瞬间就变得半死半活似的伸手拉着阿达说:「我还可以喝!再来吧!」
  「老公,你不要再喝了,你今天已喝了好多的。」妲妲顿时显得爱夫心切般
的扶着阿东的肩膀上,语气变得微愠的颤声说。
  另一方面,其实我的情况也不比他们差到哪里去,此刻的我浑身也昏昏荡荡
的摇动不停。
  我颤声说着道:「你也太过不通气了!阿东还要和新娘子回到闺房去洞房的,
你看你都快弄到他不醒人事起来了。」
  「哥哥!你不要再乱说了呀!」说着妲妲一张娇脸逐渐变得红晕。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