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淫神 第七章 美妇依莲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时候,那时候我是身不由己的啊!”抽
噎着的声音响起,爱莎贝和依莲怒气冲冲地看着桌子对面的人,那个曾在大庭广
众之下强奸同学的男剑士学员,此时全然没有了那时兽性大发的威风,带着哭腔
努力地为自己申辩着。那名惨遭蹂躏的女生瑟缩在一旁,似是还没从那巨大的精
神打击中恢复过来。
  “不要再无聊的狡辩了!”性格火爆的依莲尤其看不惯这种强行奸污异性的
行为,一时拍桉而起,“你难道不知道按照帝国的法律,你所做的事情要收到什
么惩罚吗!”
  这名男生顿时吓得浑身一颤,如此重要的法令,他自然是知道的:近几位帝
王为了使男女平等的法令迅速普及,规定了严格的强奸罪惩罚。犯罪者要被割掉
阳根,成为被害者或其家属的奴隶,此后怎么对待犯罪者,就是被害一方的自由
了。自法令实施以来,落入女方手中的男奴都没有过好下场,因强行被奸污而心
理扭曲的女性,以及她们那些更为极端的父母亲人,都把这些强奸犯折磨的惨不
忍睹,死状极其凄惨。
  “我……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和阿伊莎正要一同去导师那里报道的,有种奇
怪的感觉冲进我的身体,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啊!”男学员无助地
解释着,“你们……你们可以问阿伊莎!”
  男生拼命伸出手指着那少女,被称作阿伊莎的女孩愣愣的晃了晃头,崩溃的
心神终于恢复过来,她伏在那张宽大的校长桌上,勐然嚎啕大哭起来。爱莎贝也
很同情这个孩子,伸出手抚了抚阿伊莎耸动的嵴背,“可怜的孩子,这真害苦了
你了……”
  那套无法遮体的铠甲已被换掉,此时的阿伊莎穿着一身样式简单的便衣,无
数的委屈一起拥上敞开了的心头,化作凄惨的哭声,她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鸟般紧
靠在爱莎贝的怀里,泪水泉涌,润湿了爱莎贝的轻甲里衣,她也并不躲闪,只是
如同慈母般安详的抚摸着阿伊莎的背,任凭怀中的少女尽情的宣泄着心中的痛楚。
  阿伊莎的哭声渐渐弱了下来,最终变为轻轻的抽噎。爱莎贝轻轻拍抚着她的
后心,“孩子,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痛苦,但我确实需要你给我们讲一讲事情的
经过。你可以吗?”
  阿伊莎嗯了一声,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脱开爱莎贝柔软的胸膛坐起身来,
抽噎着叙述起事情的前因,“我和艾伯,也就是他。”她伸出葱指略指了一下站
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男生,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就继续说道,“我们原本是同学,
都是三年级的剑士学员。今天是学院开学,我走去报道的时候看见了艾伯,便邀
他一同去,他也很礼貌的答应了。但是走到楼前的时候,他就……突然一下把我
推翻,我被他压到墙上……然后……然后……”
  阿伊莎的鼻子又开始发酸,爱莎贝连忙劝慰道,“不要再想后面的事情了…
…这过程中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现象没有?”
  阿伊莎竭力去记起那段噩梦般的回忆,“嗯……我记得,艾伯的眼睛似乎突
然变成了金黄色。”
  “金黄色?”爱莎贝一愣,随即想起这艾伯奔向自己的时候,眼珠似乎也是
金黄色的。她又抬头看了看一旁呆立的艾伯,那是一双墨绿色的眼睛,丝毫不带
有一丝的黄色。
  依莲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两名圣级高手相望一眼,俱是一愣,“这又是怎么
回事?”
  ————————-凌雪和凌雨一同回到学校,临走前,萧镰的吩咐是,
“只要学校不倒闭,把这里弄得越乱越好,越淫越好。最好乱到这两个美妇应付
不了。到时候,就该我出场了……”
  凌雨本就是童心未泯的性格,玩性很重。那些千奇百怪的淫元素技能更是让
她迫不及待的想找人实验一下。萧镰的这道指令自然是很对她的口味。凌雪作为
一名剑士,对武技的天赋要高出凌雨很多,一直没能使用淫系的武技也让她觉得
遗憾。搅乱学校这条吩咐无疑是给了两人一只巨大的实验白鼠。
  伊力特得知儿子的死讯后,差点跟着死过去。悲愤欲绝的第一富商利用金钱
和影响不断的给学院施加着压力,若非两位圣级校长是人类中的顶尖级强者,恐
怕这座学校不等二女去闹就已经开不下去了。
  强者为尊,这条定律可以应用于大多数情况,即使这强者是两个女人,也不
是一个仅是有钱的富商可以轻易扳倒的。对于这样一桩无头桉,伊力特也只能打
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心里咒骂着两名校长不要被他抓到把柄,这场风暴也就被压
了下去,总算没有影响到学院的正常开学。
  推开门,凌雪跟在凌雨的身后走进校长室,鉴于两人的特殊身份和优异的的
成绩,得到校长的青睐自然很是寻常。校长室内除了惊异地望向对方的两位校长,
还有那个呆呆站立的艾伯和轻微抽噎着的阿伊莎。
  听到响动,依莲转头看去,一见是凌家二女,心下也很高兴,二女的聪慧一
直很得她的心意。招招手将二女唤到身边,气氛的将事情讲了一遍,目光时不时
的刺向艾伯,吓得他靠在墙角,一动也不敢动。
  凌雨心下暗笑,面上却显出羞愧难当的神色,“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无耻的
男人,就应当让他生不如死!不过,那金黄色又是怎么回事?”
  爱莎贝摇摇头,插嘴进来,“不知道,不过听这叫做艾伯的人叙述,他好像
是被控制的心神,可是没听说大陆上有什么眼睛会变成金黄色的控心术啊……”
  凌雨撇撇嘴,“谁知道他是不是给自己狡辩的,强奸犯说的话不可信!”
  凌雪却在一旁扮起了红脸,“也不一定,说不定出现了什么新的魔法?”
  作为圣级魔法师的依莲摇摇头,“若真的是控心术的话,那肯定是一种十分
高级的法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发明的。发明一种新的高级魔法,是需要强大的
实力和魔法天赋才能做得到的。”她用法杖点了点地板,“就即使我这差不多圣
级中期的实力,也不能发明控心术这样高阶的魔法,这个世界的大部分魔法,都
是创世神和众神留在世上的。”
  凌雨受教的点点头,得理不饶人的追遣道,“那就更能肯定了,这叫什么艾
伯的,肯定是在狡辩!虽说这个金黄色的眼睛还有些疑点,但他奸淫妇女这肯定
是事实了,还有什么好问的,直接按照帝国法令处置算了!”
  一旁的艾伯吓得一哆嗦,连喊冤枉。依莲摇摇头,“雨儿,你还是这么毛草,
这点上你的妹妹要比你沉稳多了。此事还有这么多疑点,怎么能如此草率了事呢。
这样吧,今天学校里也是乱的要命,你们俩也不必去报道了,直接回家吧,明天
来上课就好。”
  凌雨听到依莲教训自己,厥噘嘴,嘴里答应着,手中却掐起淫印。一时,无
数的淫元素汇集,柔和的进入依莲的体内,缓缓的改造着她的身体。而依莲却浑
然不觉。凌雨拉着凌雪走出校长室,一丝坏笑漫上两人相视的双目。
  淫。极限肉欲,中此术者,身体会在两小时内完全改造。完成后,全身上下
的皮肤都会变得极其敏感,甚至轻微的触摸就会引起绝顶的高潮。
  而此时的依莲浑然不知自己中了这种恶毒的魔法,仍在和爱莎贝一起商讨着
这次奇怪的强奸事件。转瞬间,两小时已过。
  爱莎贝站起身来,“这个艾伯就先关押到维纳斯监狱吧,我们这里没有权利
关押人的。阿伊莎等下我送她回家吧!”
  已经平静下来的阿伊莎点点头,表示同意。依莲也站起来,爱莎贝那火红色
的发梢不经意间扫在她的手背上,如此平常的事,却让依莲感觉到无比强烈的刺
激,快感一瞬间袭遍全身,浑身的肌肉忍不住轻微的痉挛起来,大量的淫液沿着
大腿倾泻而下。
  “怎么了?不舒服?”爱莎贝察觉到依莲的异常,关切的问道。依莲摇摇头,
“嗯,有一点,不过没什么。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爱莎贝疑惑的点点头,目送着依莲走出校长室。
  此时依莲的心中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汹涌的起伏着,一缕头发扫过手背,居
然就让自己高潮!淫水还残留在大腿上,更使她心中的羞愧感无以复加。
  时间已是下午,黄昏的风卷起秋季的落叶,晃悠悠地盘旋在空中。几片落叶
在风的牵引下,擦过依莲的手腕。她根本没有躲闪:秋天的落叶,这是再正常不
过的东西。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落叶擦过的一瞬,原本只应微痒的手腕,竟再次
传来那冲击着神经的强烈快感,依莲只觉得酥痒的感觉流淌过全身,最终汇集在
下体,勐然钻入那朵颤动的花心。宣泄而出的阴精几乎使她跌倒在地上,依莲震
惊的意识到,自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再次达到了高潮!
  这样不行的,如果就这样走到家里。自己非得被这接连不断的泄身夺去性命
不可。依莲在身周加起一层风之护盾,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能够擦碰到自己身体的
一切事物。无奈身体实在是太过敏感,精神紧绷之下,甚至风势稍强一些都能轻
易的让她直接冲向高潮的顶峰。接近十次的疯狂泄身后,依莲终于拖着疲惫的身
体成功的回到了住所。
  “依莲校长明天怕是去不了学校咯!三姐,你这一招用的真是太恶了。”凌
雪抿嘴一笑,在一旁的屋顶上现出身形。
  空气又是一震,坏笑的凌雨出现在凌雪的身边。
  “这样才好玩嘛……”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