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前传之热血少年】(长篇待续1)

一个面容白皙俊俏的少年神色慌张的奔跑在芸薹第二十中学的破旧的教学楼
一楼的走廊上,到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口处,由于拐得太急,前冲的身体刹不住势
头,一个踉跄就摔倒在楼梯上。
他顾不得疼痛,挣扎着爬起来,顾不得去揉一下被楼梯台阶儿的棱角磕破的
膝盖,更顾不上掸去上身那件白色短袖衬衫上的灰土,只是皱了皱鼻子,咬着牙
扶着楼梯的扶手又冲上了二楼。
跑过两间教室,他来到初三一班的教室最后一排的窗户处,对着敞开窗户朝
里面大喊:“童!快出来,黑子出事儿了!快点儿,老满带人来弄黑子了,黑子
快让他们打死了!童!”
这一连串的还带着些稚嫩童声的焦急的嘶吼打破了初三一班教室里的平静。
现在下午第三节的自习课,而且时值五月下旬,离升学考试只有一个多月的
时间,初三一班是这一届的好班,里面的学生大都埋首于摆放在课桌面儿上的像
小山一样的复习题和卷子中做着模拟试卷。
在这声嘶吼之前,教室里没有人交头接耳说小话,只有天花板上的电扇嗡嗡
作响的旋转着。刚调来的年轻漂亮的数学老师陈青青,穿着一席蓝布长裙,游走
于拥挤摆放的课桌之间的过道上一边维持着自习课的秩序,一边耐心的辅导个别
同学的提问。
这时候,她刚刚解答完一个同学提出的一道数学题,还没等她站直身子,就
被这个少年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用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眼镜寻找声音
的来源。
“童瞳,别睡了,快起来,旁边的那谁,叫叫他呗,快点儿,叫他!”站在
窗外的少年一手扒着窗户,一手指着教室的最后一排最左边一张课桌上正在伏案
大睡的一个男生大叫着。
到底是好班,教室里的学生经历如此变故,也没有炸成一锅粥,只是都把脸
和目光投向那个现在还是爬在课桌上一动不动的男生。与他同桌的是一个相貌乖
巧梳着四边齐发式女生,现在正怯怯地并着两个指头悬在离这个男生胳膊不到两
寸的地方,犹豫着该不该叫醒他。
陈青青快步走到窗户处,高声训斥道:“唉,你是哪个班的?干什么的,现
在正在上课,你知道不知道?你叫什么?有什么事儿?”虽然是训斥,但是陈青
青声若黄鹂,清脆好听,对这个少年一点震慑力都没有。
少年不耐烦的伸出胳膊拨开陈青青的身子,叫道:“走开,现在没功夫跟你
说。”然后指着那个四边齐女生叫道:“那谁,快他妈的叫他,快点。”
陈青青见少年根本不甩她这一套,不把她当老师看,很是气愤,一张俏脸不
由柳眉倒竖,厉声道:“别叫了,你在这样,我可去叫教导主任了,你还想上不
想上了?”
这时,从教学楼的楼下传来一阵人声鼎沸的喧闹声。
那个四边齐女生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爬在课桌上的男生,声音怯怯的说:“童
瞳,起来,有人叫你呢。童瞳……”
可是这个将额头枕在交叠的胳膊上的叫童瞳的男生还是没有反应,好像昏死
在课桌上一般。这时,从靠右边墙也是最后一排的站起一个黑瘦的男生,显然也
是刚刚睡醒,一边朝童瞳这边走,一边用一只手搓着惺忪的睡眼。他走到童瞳身
边朝他肩膀用力的推了推,叫道:“童,快起来,黑子出事儿。老白来叫咱了!”
陈青青指着这个黑瘦的男生道:“李三虎,回到你的座位去,现在是在上课,
没你事儿,你参合什么?”
这时,爬在那里的童瞳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副刀削般的俊朗的五官,猛
得睁开眼睛,却是没有一点刚刚睡醒的惺忪之态,眼睛里不知为何却布满了血丝,
一双瞳孔像两颗血球。一看便知刚刚从巨大的悲哀中醒来。
窗外的少年见他抬头又大声叫道:“童,快点,抄家伙,黑子快让老满他们
打死了。”
陈青青被刚刚抬起头童瞳那像野兽一般的表情和如血的眼睛给震慑住了,呆
呆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她刚刚调来一个星期,对这个班的情况还不是很
熟悉,特别是对童瞳这个学生,因为从她调来那天,这个位置便是空着的,班主
任王老师说,这个学生家里有事儿,请假了。
今天下午她是第一次见到童瞳。而且从她第三节自习课进到这个班里的时候,
这个学生就是爬在桌子上的。班主任王老师给她交代过,凡是坐在最后一排的男
学生,只要是不影响课堂纪律,就不用管他。所以她也没有去叫醒他,任他睡觉。
童瞳看了窗外的少年一眼,并没有做声,只是迅速站起身来,朝旁边的四边
齐女生一伸手。那个女生委屈的嘟了嘟嘴,打开文具盒,将一把明晃晃的很精制
的圆规很不情愿的递到童瞳手里。
李三虎也从教室后面的摆放打扫工具的地方挑了一把小铁钎攥在手里。两人
家伙入手以后就朝教室的后门走去。
陈青青马上用身体挡住教室的后门,挺着胸脯,阻挡住两人:“你们想干什
么?现在是上课,你们不能出去。我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虽然是强做镇定,
可是她胸前高耸的两座乳峰随着她急促的喘息颤抖着。
陈青青身材高挑,有一米六七左右,加上脚上穿着高跟鞋,那个海拔足以傲
视整个学校的多数女老师和同学,可是在这个有着冷酷表情的的男生面前却显得
娇小柔弱,必须仰着头才能接触到那双血染的眼睛。
“走开,没你的事儿。”童瞳面无表情得冷冷的说道。
“不!你们两个给我回去坐下。”陈青青毫不示弱,伸开双臂拦着去路,眼
睛直直得看着童瞳的眼睛。两个人的脸相距不到10公分,这时她才真正看清楚这
个男生的相貌,心道:这么英俊的男生怎么有着如此冷漠的眼神?她被从那双布
满血丝的眼睛射出的慑人寒光震得不寒而栗。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初中男生啊!
谁知童瞳又冷冷一笑,转身朝前门走去,一点儿也不给她面子。陈青青气的
一把推开跟在他后面的李三虎,上去就抓住童瞳的手臂:“我今天就是不让你出
这个门,太过分了你。”
童瞳用力一甩将陈青青的手甩开,不愿多做纠缠,继续大步朝前走。可是陈
青青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被如此蔑视,是如何也下不了台的。被甩开以后,又再
次扑上去,两手死死的拽住童瞳的胳膊,厉声叫道:“我今天就是不让你们出这
个门,我是老师,我要对你们负责!”
童瞳再次一甩却没有将陈青青的手甩开,窗外的少年急道:“童,快点儿,
来不及了!”
“放开!”童瞳怒吼一声,脸上的神色由冷酷变成狰狞。
“不放。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陈青青不依不饶。
童瞳一咬下唇,另一只手分开那把圆规,抄起锥尖的那一头就朝陈青青的手
扎去,嘴里怒道:“放开!”
陈青青见尖锐的锥尖凶狠的扎来,“啊”的叫了一声,吓的眼睛一闭,可是
手还是坚持着没有松开。她马上觉得虎口处一凉,赶快睁开眼睛一看,却见圆规
的锥尖深深的扎在离自己手的虎口处紧挨的地方,也就是童瞳自己的胳膊上。一
咕嘟鲜血冒了出来。
一见血,陈青青马上觉得有点晕,手不自觉的松开了,愣愣的看着童瞳。
童瞳抽出圆规,将胳膊对她扬了扬,冷漠的对着她说了句:“这是敬你的,
老师。”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向前门,开门就冲了出去,李三虎紧随其后,
不过他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扭头对着坐在中间一排一个白胖的男生喊道:“赵彬,
你他妈的发什么楞,快点抄家伙过来啊。”
白胖的赵彬好像刚刚回过神儿来,被李三虎喊得打了一个激灵,忙不迭的站
起,从课桌的抽屉里摸出了一把长长的平头螺丝刀,跟着走了出去。
童瞳一走出教室朝等在门口的那个少年问道:“老白,怎么回事儿,现在黑
子在哪?”
老白一边跑着一边扭头对他道:“在俺班里呢,老满带了十来个小痞子杀来
了,把黑子跟大头堵到教室里了。快点!”
四个男生两前两后冲到一楼的初三六班教室。教室的窗户和门口已经围了很
多的学生,都伸着头往教室里面看。嘈杂的喧闹和教室里传来的打斗以及喝骂声
混成一片,已经乱成一锅粥。
此时在这间教室里,十几个小痞子有的手持棍棒,有的手持板凳,将两个俱
是高大黑壮男孩儿围在教室后面,疯狂的朝两人攻击着。班里的其它同学早就远
远的躲开,后面的桌子板凳被冲击七零八落,倒了一片。
一个脑袋上染着黄毛,头上还包着厚厚的一圈纱布,纱布上还荫着血渍身型
瘦的像一条病狗一样的青年,远远的站在一旁,双手拦腰抱着一个体型丰满的三
十多岁的女教师,阻挡着她不让她拦架,还一边叫嚣指挥着其它几个小痞子道:
“打!给我打死这个黑小子,妈了个逼的,连我都敢打,不想活了。”
这个人绰号老满,是第二十中学附近的小痞子,19来岁,整天以敲诈附近的
几所学校的学生为生,在一些大混混面前是点头哈腰的跟屁虫儿,但是面对弱小
的中小学生却是凶狠跋扈,专门欺凌弱小。有些疯癫一点儿的女学生也被他沟走
玩儿多个。
被她抱着女老师的是初三六班班主任陶敏,二十中学有名的波霸老师,一对
浑圆高挺的大奶子,还有一个硕大肉感大屁股,是众多发育中的男生的手淫对象。
作风泼辣果敢,勇于担当,往往被校领导赋予重任,敢带最难带的差班。
“别打了,放开我,你们这些小流氓,太无法无天了,大白天也敢闯到学校
里来行凶,放开我。”陶敏老师扭动着身体,想挣开老满的束缚,无奈一个女流
之辈,力气太小,对凶悍的小流氓丝毫不起作用,被牢牢的抱住,挣脱不得。
被围在当中的两个男孩儿背靠背站着,尽全力防守着各自面对的区域。其中
一个体型相对较高,长的浓眉大眼,五官彪悍,肤色黝黑,一身精壮的肌肉,黑
白分明的眼睛,丝毫没有惧怕之意,瞪着大眼睛,狠狠咬着下唇。虽然头上已经
挂彩,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快将眼睛给糊住,他也不呼救,像一头被一群豺
狗围困黑豹。
他手里抡着自行车链改装的鞭子,奋力的抽向攻击过来的痞子,有几个脸上
头上也都被他抽中挂了彩,鞭子上也血迹斑斑。
另一个男孩儿比这个身高要矮上半头,但是身材却是异常浑厚,古铜色的皮
肤,像一头棕熊,动作却一点也不笨拙,一手抓着一只方凳,强悍的抡着,防守
严密,那些打来的棍棒多被他格挡开来。
几个围在教室门口外围的男生看到童瞳等人急冲而至,主动拽开堵在门口的
其它学生,嘴里叫着:“快起来,童瞳,来了,快闪开。童瞳来了。”
童瞳一冲进教室,马上一步跨上桌子,抡开长腿,在桌面上跳跃而过,几步
就蹿到老满的近前。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飞身而起,在空中就用胳膊一把死死揽
住老满的脖子,然后用另一只手握着明晃晃的圆规狠狠的扎向他的肋下。
“啊!操!”老满一声惨呼,松开了抱着的陶敏,使劲儿往后扭脸儿,想要
看清楚是谁这么大胆子给了自己“一刀。”
童瞳在老满身后站定,一手抓住他的下巴,胳膊勒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将
扎进他肋下的圆规拔出来,然后用锋利的锥尖顶着他的脸,冷冷的大喝一声:
“都别动。”然后一下将锥尖扎到老满脸皮里厉声说道:“老满,你要是以后不
想用两张嘴吃饭,就让他们都住手。”
“靠!有种你就给你大爷我脸上就再开一张嘴,操你妈。”老满不甘心在这
么多人面前服软虽然被童瞳制服以后还是色厉内荏的叫嚣道,不过身子却不敢妄
动。
“好!这是你说的!”童瞳握着扎在老满脸上的圆规就准备用力,要给他脸
上豁开一个口子。
“啊!不要,你会坐牢的。”女教师陈青青的声音在童瞳背后声嘶力竭
的响起。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