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三集 / 第三回:莫辨楮叶

  床榻上的紫琼看见,竟不以为奇,且微笑道:「紫琼姐姐,妳还是忍不住要
现身了,不过妳可放心,我不会抢走妳心爱的兜儿。」
  只见另一个紫琼满脸寒霜,泪光隐现,冷冷的道:「妹妹,请妳以后不要化
身成我的样子。」说话一落,头也不回的隐入牆壁中。
  辛鈃听了二人的对话,旋即恍然,不由大急起来,叫道:「紫琼,等一下…
…」当下「嗤」一声拔出玉龙,正要下榻追去。
  岂料还没离开床榻,已给床上的紫琼从后抱住:「兜儿你不用追了,难道你
做了一半,就忍心抛下人家不理麽!」
  辛鈃回头一看,已见她变回本来面目,原来那个紫琼竟然是彤霞所变。辛鈃
怔了一怔,但见她浑身穠纤合度,肌理晶莹剔透,丰胸细腰,竟然不逊于紫琼,
当下说道:「原来妳是彤霞,怎地化身变成紫琼愚弄我?不行,我非要找紫琼解
释不可,不要拦住我。」
  彤霞道:「谁说我是愚弄你,我这样做也是奉玄女娘娘之命,况且你要向她
怎样解释,根本这件事错不在你,紫琼既是仙子,又有什麽能瞒得过她,她比你
更加清楚。你放心吧,紫琼方面包在我身上,我会与她说明原委,更不会因此而
影响你和她的感情,相信我吧。」说着抱紧辛鈃在床榻一滚,已把他压在身下。
  辛鈃呆得一阵,茫然问道:「妳是说奉玄女娘娘之命,究竟是什麽事?」
  彤霞说道:「好吧,我也不再隐瞒你,娘娘早就察觉你们已暗生情愫,却不
知感情到达什麽程度,便嘱咐我好好查究清楚,如实禀报。」
  辛鈃不明道:「这有什麽好查究的,我和紫琼好,这又与玄女娘娘何干?」
  彤霞摇头道:「你就错了,向来仙凡有别,凡人又岂能和神仙说情爱,谈婚
论嫁,这是天规不容之事,皆因凡人有生老病死,而神仙却长生不老,就算你们
是真心相爱,也必然没有好结果。牛郎织女的事,相信你也听过吧,当时若非王
母娘娘拗不过二人的真挚感情,恐怕每年一次会面的机会也没了,要是你和紫琼
的事给王母娘娘知晓,后果不问而知。」
  辛鈃听得悒鬱不忿,含嚬道:「这是什麽道理,况且我是神龙化身,也曾是
玉帝身边的守护神龙,那和神仙有何分别,总言之我二人是绝对不会分开的,若
硬要把咱们分开,就是玉王大帝,我也要和他斗上一斗!」
  彤霞叹气道:「你犯下天条,贬为凡人,还说什麽神仙。唉!刚才看见你二
人的神情,我就知道这事很难解决!倘若你要和紫琼一起,也不是没有办法。」
  辛鈃精神一振,忙问道:「真的,是什麽办法?」
  彤霞说道:「在你未满三十六劫,善举三十六条之前,在这段期间,你必须
尽量压抑自己对她的感情,免得玄女娘娘把紫琼召回天庭,相信你也不想二人天
地相隔吧。」
  辛鈃点头道:「当然不想,就只怕我自己控制不来。」
  彤霞说道:「你不想和紫琼分开,就要尽你所能,希望在这段日子裡,玄女
娘娘能够大发慈悲,放过你们一马,将你们的事隐瞒住,不会向王母娘娘禀报。
当你挨过劫难,完成善举,重登仙班,到时你要和紫琼一起,相信也非难事。为
了你们的将来,现在你先忍耐一下,方为上策。」
  辛鈃问道:「是了,神仙也能结婚生子麽?」
  彤霞说道:「天上的神仙可与天地同寿,随时随地可以散而为,聚而成形
,天上人间,任意寄居,不受生死的拘束。神仙主要是凡人通过修炼,或者积累
了一定的功德,方能成为神仙。就因为这样,神仙并无福泽祐及后代子孙,更不
会由子女承袭,除了玉帝和王母娘娘外,神仙都是不谈婚嫁的,更加不会生儿育
女。」
  辛鈃听见眉头大皱,摇头道:「瞧来做神仙也没什麽乐趣,做一个凡人倒自
在得多,还可以和心爱的人朝夕相对,是何等快活写意。」
  彤霞澹澹一笑:「谁说神仙不可以谈情说爱,不说其他人,光是我刚才说的
金童玉女,便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神仙绝配。金童原名叫施浣,玉女名叫珺雨,二
人出双入对,行坐不离,当真是如鱼似水,教人好生豔羡。」
  辛鈃问道:「这样说天庭也不反对谈情说爱,还允许做那回事了?」
  彤霞说道:「其实天庭和凡间一样,同样有跳出七情六慾的人,也有打不破
酒色之士。便如鸿钧老祖、溷鲲祖师、五方佛、八菩萨等,这类超凡入圣的上圣
天尊,无不是断绝七情六慾的尊者,除此之外,天上众神仙八百九十九人之中,
倒有大半和凡人一样,难以革除情爱之慾,一如老子、周公、孔子等,虽是如来
弟子,而为化既邪,止是世间之善,不能革凡成圣,同样是一个道理。
  「做神仙什麽都好,生活悠閒、环境怡人、寿命无限、法力无边、衣食无虞
、百病不侵。唯独有一点遗憾,神仙绝对不能动凡心,严禁与下界凡人婚恋,便
如织女与牛郎、七仙女与董永、华山圣母与刘昌,吕洞宾与白牡丹等,均遭到天
谴。神仙与神仙间相恋,同样为天规所禁,但暗中往来的,却比比皆是,就是玉
帝本人,也时常暗中与仙女们鬼溷。不止是玉帝,便连王母娘娘也有不少越轨之
事。」
  辛鈃听得双眼圆睁,实在难以使人相信,张嘴道:「是真的吗?」
  彤霞微微一笑,遂道:「听说当年黄帝与蚩尤大战,黄帝大败,王母娘娘便
派遣玄女娘娘下凡相助,最终大获全胜。黄帝便将位于崑崙山的行宫送与王母娘
娘,自此,王母娘娘閒时也会到崑崙山小住,金童玉女自然同去伺候,而我得知
内情,也是从玉女珺雨口中知晓。
  「王母娘娘虽然母仪天上,皆因拥有长生不老之能,样貌依然美豔非常,看
似才三十岁左右年纪。然而,在她那雍容华贵、端庄的笑容后面,却隐藏了多少
为人难知的艳事。
  「有一年,王母娘娘带同金童玉女到崑崙山游玩,那处确是一个好地方,遍
山长满了奇花异草,处处佈着珍禽异兽。一日,就在王母娘娘站在山头赏景之时
,一个叫后羿的人为了求仙问道,来到了崑崙山,方好遇上了王母娘娘,二人一
见,都泛起倾慕之意。这个也很难怪的,一个是艳绝人寰、端庄高贵的美女。一
个是身躯魁伟、虎背熊腰的英雄壮汉。
  「王母娘娘便邀请后羿在行宫住下来,半个月过去,二人的感情也渐渐浓厚
起来,终于有一晚,金童玉女突然听得房裡传来呻吟之声,已心知是什麽一回事
了,金童施浣毕竟年幼,童心顿起,便扯着珺雨到窗外偷看,却见房内二人赤身
露体,而王母娘娘正大开双腿,一根硕大粗长的庞然肉棒,不住地在王母娘娘胯
间出入抽捣,弄得水声四起,淫语不息,施浣和珺雨看得情火大动,也不理会房
间二人,就在窗外干起上来。
  「当夜,王母娘娘向二人问道:『你俩今日是否在窗外偷看?』二人听见,
那敢说话,心知王母娘娘法力高深,必然瞒她不过,施洗还是点了点头。岂料王
母娘娘不但没有责怪,还心平气静道:『这件事我不会怪你们,关于你二人刚才
在窗外做的事,我亦会当作不知,但你们却不能四处乱说话,更不能让玉帝知道
。』二人听见,当真是喜出望外,连忙齐齐下拜多谢。」
  辛鈃听到这裡,也不禁笑将起来,说道:「原来天庭也和凡间一样,同样只
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彤霞也是一笑:「可不是麽,天上人间,你说有什麽不同。」
  辛鈃问道:「后羿的老婆不正是嫦娥麽,他们是否为了这件事才分开的?」
  彤霞说道:「或许是吧,据说确是为了这事,传闻是否真实,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知后来嫦娥姐姐到了天庭后,便成为玉帝的小老婆,但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
  辛鈃又是一呆:「是真的吗?倒有趣得紧。」
  彤霞微笑道:「天宫有趣的事还多着呢,现先说回那个后羿,他在崑崙山一
住,便住了个多月,每日和王母娘娘恋昵不离,夜夜春宵。王母娘娘爱极这个情
郎,待临别之时,赐了他一颗不死之药,希望他能永远长生,好和他再续情缘,
怎料这颗不死药竟给嫦娥吃了,吃后飞升成仙,就因为这件事,王母娘娘便记恨
于嫦娥,终于弄出不少事情来。」
  辛鈃听得好不兴动,笑道:「没想到王母娘娘也如此风流,一顶绿帽子往玉
帝脑袋上一磕,变成大乌龟!」
  彤霞接着又道:「岂只这样,自后羿之后,崑崙山因为人烟罕至,转眼一千
年过去,这段期间再没有人上山来。忽有一天,一个骑着白马的公子上山来,刚
好又碰上王母娘娘,原来这个公子正是周穆王,这个周穆王生得风流潇洒,见多
识广,爱江山又爱美人,听说王母娘娘是绝代美女,不时在崑崙山游玩,所以特
来拜访。周穆王带备白圭玄璧赠与王母娘娘,彼此言谈甚欢。
  「周穆王还在山上立了一碑,上写『西王母之山』五个大字,二人你爱我痴
,少不了尤云殢雨,床第之欢。分别之日,王母娘娘和周穆王竟然深情对唱,以
示情怀。王母娘娘唱道:『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裡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
死,尚能复来。』而周穆王送回一曲:『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
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意思是说,待我团结诸夏部族,治理万民后,一
切安排妥当,再回来见妳,大概要三年吧。
  「周穆王虽然留下此话,还是没有再来崑崙山。转眼又是数百年,王母娘娘
的男人多的是,也不把周穆王放在心上,而凡间另一位君主汉武帝又进入她的眼
裡,王母娘娘探得汉武帝有志学道成仙,便即下凡与之相会,并赠给武帝蟠桃数
颗,并传授他长生之道。
  「王母娘娘此举,当然是有意和他一结良缘。而汉武帝看见她天资掩霭、容
颜绝世,不禁爱在心头,二人心意一般,当然一拍即合。珺雨偷偷和我说,王母
娘娘在汉宫一住就住了半年,朝夕云雨,汉武帝曾经一连两日不上朝,只待在床
榻上风流快活。
  「珺雨记得东方朔曾教唆汉武帝多次偷取仙桃,虽然让王母娘娘知道了,却
一次也没有惩罚他,而大圣爷孙悟空只偷了一颗仙桃,竟遭受严惩对待,差别之
大,判若天壤。到了后来,王母娘娘发现汉武帝形慢神秽,脑血淫漏不淳,恐非
仙才,便忍痛和他断绝了关係,返回天庭。
  「自从经过这三个男人之后,王母娘娘的性情有了很大改变,再没以前那样
温柔多情,心胸也狭窄起来,性格渐趋乖戾,加上她发现玉帝常和嫦娥幽会,暗
裡又和其他仙女鬼溷,就更仇视那些有着美满爱情的情侣。
  「如她的女儿七仙女爱上董永,私自下凡,都成了夫妻了,还是给她活活的
拆散。而那个牛郎也是一样,她的外孙女织女爱上了牛郎,而且生米煮成熟饭,
生下一对儿女,男耕女织,生活是何等美满。王母娘娘依然不饶,派遣天兵把织
女抓回天庭,牛郎披上神牛的皮,抱着儿女直追上来,王母娘娘用金簪一划,划
出一道天河,便将牛郎织女分隔两头,幸好玉帝求情,方准许夫妻二人每年相会
一次,那又何必呢!」
  辛鈃道:「这个王母娘娘如此绝情,玉帝在外偷情,也是她活该。」
  彤霞轻轻抚摸着辛鈃的脸颊,说道:「兜儿,我并非吓唬,你和紫琼的事若
给王母娘娘知道,恐怕紫琼马上就会召回天庭,你若不想此事发生,从今起必须
小心在意。」
  辛鈃知道她所说不虚,连忙道:「妳……妳可否帮我一个忙?」
  彤霞一听,便知他想怎样,当下轻轻一笑,说道:「你想我为你隐瞒着,不
要禀告玄女娘娘,是吗?」
  辛鈃鑑貌辨色,晓得她是答应了,心中不禁一喜:「辛鈃先多谢彤霞仙子。

  彤霞抿嘴一笑:「你就是不说,我也不会出卖紫琼姐姐,便是玄女娘娘怪罪
下来,我也可一力承担,就怕玄女娘娘亲自出马,暗裡窥探。还有我早就说了,
我并非什麽仙子,以后你叫我彤霞便行。」
  辛鈃忙即点头,喜道:「彤霞妳真好,我以后小心就是。」接着又问道:「
是了,妳说嫦娥是玉帝的小老婆,这是什麽回事?」
  彤霞摇头一笑:「怎麽你还像一个大孩子似的,总爱听这些无聊事。」
  辛鈃把嘴一翘,竟耍起性子来,说道:「妳不爱说,不说是了。」
  彤霞看见他那副嘴脸,不禁噗哧一声笑将出来,见他却又可爱到极点,笑道
:「你不要在我面前来这一套,我可不是你的紫琼。」
  说着在辛鈃脸上亲了一口,玉手往下面摸去,握住他的玉龙,轻轻的套弄起
来,接着道:「好吧,你既然想听,就说给你知是了。自从后羿得了王母娘娘的
不死药,竟不敢去吃,便交给妻子嫦娥保管,因为不死药的事,嫦娥不免怀疑起
来,追问之下,夫妻终于大吵一顿,嫦娥一气之下,就将不死药吃掉,岂料吃了
丹药后,身子突然飘浮起来,直飞到月亮去了。
  「从此之后,嫦娥就独个儿定居广寒宫,而后羿却被他的徒弟逢蒙杀死。后
羿的死讯传到王母娘娘耳中,自然对嫦娥恼恨不已,但为了名声,又无法公开报
复,只得把这笔帐记在心。原本只住了嫦娥的广寒宫,后来却多了一个男人,便
是吴刚。据说吴刚因上山学道,道成回家发现凭空多了三个儿子,一查之下,原
来妻子竟和一个叫伯陵的傢伙私通。吴刚勃然大怒,三拳两脚便将伯陵打死。
  「吴刚虽然出了一口气,可是那个伯陵并非普通人,却是炎帝的孙子,炎帝
当然不肯放过吴刚,只因古时打死姦夫,乃是维护纲常之事,不能判以重罪,只
好另想他法,炎帝得知嫦娥独居广寒宫,只要把吴刚送到那裡,孤男寡女,岂能
不弄出事来,到时拿住他的把柄,教他死无全尸。」
  辛鈃听到这裡,立即叫出声来:「好毒的炎帝,也亏他能想出此计,瞧来这
个吴刚今次是死定了!」
  彤霞摇头一笑:「这就错了,你不妨头看看月亮,要是他死了,吴刚还会
在月亮砍呀砍麽。话说炎帝知道王母娘娘是女仙之主,便去找她商量,王母怀恨
嫦娥,自是一口应承,找个藉口便将吴刚安排到月亮去,并给他一个砍树的差事
,王母娘娘怕二人没法见面,便吩咐吴刚将砍下来的树皮送给嫦娥,好让她用来
做药。岂料大出意外,吴刚竟然规矩得紧,从不曾对嫦娥起过歪念,老老实实的
砍树砍到现在,你可知道是什麽原因?」
  辛鈃想了一想,说道:「难道吴刚嫌嫦娥不美?」
  彤霞摇头一笑:「不是,嫦娥姐是有名的美女,又怎能说她不美。原因是玉
帝不许人碰嫦娥一下,只有天蓬元帅这个猪头,在天宫溷了这麽久,仍敢去调戏
嫦娥,按说天蓬元帅只是酒后失德,也没做了太出格之事,常理该关上一段时间
便了事,怎料玉帝就是不放过他,先将他痛打二千大锤,再贬下凡间,托生为猪
。」
  辛鈃笑道:「猪八戒这个色鬼,说不定是借酒行凶也未可知。」
  彤霞一笑置之,又道:「其实玉帝早就施以利诱,把吴刚收卖掉,每当玉帝
和嫦娥幽会,吴刚便在外面把风,一旦有人来,吴刚就大砍树干,以斧声向玉帝
报警,还送了一头兔儿给嫦娥作宠物,这头兔子却是玉帝的御兔,是用来监视吴
刚的举动,看她可有暗地裡偷吃。」
  辛鈃道:「果然好手段,难怪人人都称那兔子为玉兔,原来是玉帝送的。」
  彤霞点了点头:「俗语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岂有不透风的牆,玉帝和嫦
娥的事,也慢慢在天庭传开了,当然也瞒不过王母娘娘,只因有吴刚把风,拿不
到证据。王母娘娘身边有一头青鸟,直来是她的信使,于是派青鸟到月亮打探。
谁知玉帝又想出一计,因月亮裡只有一株桂树,当青鸟来时,就不停砍树,让他
没落脚处,最后那头青鸟终于累死在那裡。」
  辛鈃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婆娘可损失大了,有趣,有趣!」
  彤霞微笑道:「还有一件趣事,那头玉兔突然走了到凡间,四处为害,嫦娥
姐姐为了收服玉兔,直追到凡间来,怎料遇到猪八戒,可真是冤家聚头,猪八戒
上前拦住,叫道:『嫦娥姐姐,我与妳是旧相好,不如和妳耍子儿去吧。』说完
,一把抱住嫦娥便走,成其好事。」
  辛鈃笑道:「这叫做防不胜防,玉帝这小老婆还不是给肥猪吃了。」
  彤霞说道:「其实玉帝身边有多少女人,相信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珺雨和玉
帝的事,我却一清二楚。」
  辛鈃惊讶起来,忙问道:「莫非玉女也和玉帝有一腿?」
  彤霞点头道:「不是一腿,十几腿都来了。说那珺雨,年纪比我还少,但说
到样貌身材,可比我胜得多了,在天庭上,她的美貌可列入前头之位。珺雨、琼
花仙子、七仙女、紫琼姐姐和她三个师姐妹、紫霞、紫莹和紫玫,都是天上一等
一的大美人。」
  辛鈃道:「原来紫琼还有三个师姐妹,都是玄女娘娘徒弟麽?」
  彤霞点头道:「嗯,她们四师姐妹和玄女娘娘因长居瑶池,终日练功,很少
在天庭四处走动,极少和众神仙接触。但珺雨却不同,每当王母娘娘召见众仙,
她都会待在一旁,因她豔色过人,不知让多少神仙天将垂涎,只碍于她是王母娘
娘的人,轻易也不敢打她主意,但玉帝却不同,想找藉口向她下手,机会多的是

  「我和珺雨是好姐妹,无事不谈,她和玉帝的事,我自然比谁都知得多。珺
雨和我说,她第一次和玉帝耍子,就在玉殿瑶楼,当时王母娘娘还在寝宫睡觉,
她和金童施浣正在閒聊,玉帝突然驾临,并使开施浣到弥勒菩萨居处办事,弥勒
菩萨居住兜率宫,距瑶池甚远,来回可费时得很。
  「待得施浣离去,玉帝上前就是一抱,两手在她身上乱摸,弄得珺雨又是怕
又是爽,最后把她的衣服脱去,赤条条的倒卧在大椅上。当玉帝脱下裤子,露出
那龙筋时,珺雨大吃一惊,她说从没见过如此吓人的巨物,玉帝要她舔弄,珺雨
无奈,使劲张大嘴巴,竟只能含住半颗龙头。
  「玉帝见她嘴小,也不勉强,在大椅上架开她双腿,一下子便捣了进去,直
闯到底,才发觉仍有半截在外,可想而知玉帝那话儿是何等粗长。被这样巨货满
满的一撑,美快自不待言,要知珺雨天生敏感,水量又多,才给抽插几回,骚水
便如决堤般直喷,玉帝看见,如获至宝,弄得更是起劲。
  「原来玉帝还有一厉害之处,才一射完龙精,却不软倒,依然可以再战。最
后珺雨说,当日玉帝在她玉壶连发五次,方肯兴尽罢休,自此之后,玉帝一找到
机会,便借意召唤珺雨过去,而珺雨遇着这行神物,也乐于承受,每每瞒住金童
,常与玉帝鬼溷。」
  辛鈃听得慾火大动,胯下之物直硬了起来,彤霞瞧他一笑,把住玉龙又揉又
搓,问道:「听见人家耍乐子,很兴动吧,让彤霞与你发洩一下如何。」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