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75—78)

上午九点。
黑子和仨儿开车来到昨天跟踪许莉来的那个高档的高层小区,两人上了那栋
单元搂,来到昨天晚上通过窗户的灯光判断出的那套单元房的门前。先按了门铃,
没有人应门。仨儿掏出那天配的那串钥匙的其中一把对着门锁一捅,那门就应声
而开。
这是一套大概140 平方的三居室,装修的相当有格调,里面各种家电设备还
有厨卫用品一应俱全,只是看起来很少有人住的样子。
仨儿进去就开始四下寻摸,不过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部分柜子
都是空的,没空的放得只是一些杂物,还有一些过时的衣服。在一个书桌的角落
里翻出一个样式老旧的相册来,打开一看,里面的照片大部分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照片有些老旧,女人穿的衣服也早已过时。
不过照片上的女人却是非常美丽,这种美丽不管放在任何时代都是不会过时
的。只是女人每张照片都是只有一个人,没有于人合照的照片,而且女人照得这
些照片每一张的表情嘴角都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笑意。
不难辨认,照片上的女人就是许莉。
仨儿跟黑子一边看,一边感叹道:“操,还别说啊,这个老骚货,年轻时候
可真漂亮啊,而且气质也不错啊。”
黑子笑道:“你小子还知道什么叫气质啊,你看女人不都是只看奶子跟屁股,
从来不看脸的吗?”
仨儿笑道:“哈,有些女人只用看她的屁股跟奶子,这些女人一般没气质,
或者说要气质也没用,或者对你没用,因为你要的只是她的屁股跟奶子。但是有
些女人,气质比奶子跟屁股更吸引男人的时候,我就会去欣赏气质。”
黑子讶道:“呦,看不出来啊,仨儿现在也一套一套的了,怎么了都是,三
年不见,你们好像都变了一样。”
仨儿嘿嘿一笑道:“操,现在不是只看照片嘛,要是真人脱光了站在我面前,
我照样只看奶子和屁股。林青霞来了也一样。”
黑子大笑,抽出其中看起来拍得最漂亮的一张来,放到眼前细看,边看边不
由心生感叹:这个许莉年轻时候的确是美丽,还有那种独特的气质都是任何男人
无法抗拒的,那小丫头许洁虽然长得相当不错,可是跟这个女人年轻时候比无论
长相和气质都略差一节。
翻过来一看,照片背后还用隽秀的笔迹写了一行小诗: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黑子给仨儿看问到:“仨儿,看看,你知道这句诗的意思吗?”
仨儿接过来看了看道:“靠,我哪知道,还是回去问问,老童吧,他肯定知
道。”
黑子掏出相机对着照片翻拍了一下,然后跟仨儿在主卧和客厅里安装了摄像
头。在给卧室安装的时候仨儿鼻子抽搐着,笑道:“操,一股B 味儿。”
下午两点。
位于芸薹北郊,杨文忠和李郁芬的家,一个中式的两层独院内,二搂的一间
卧室里。
一张铺着相当高档的床上用品的大床的床头上,挂着一副36寸大小的相框,
相框上是一家三口的合照:杨文忠搂着李郁芬,而两人中间是他们的女儿。
童瞳坐在大床上,从包里掏出那两件刚从曲艳处买来的性感内衣递给李郁芬,
笑着说:“来,去换上,让我瞧瞧,看看性感不?”
一脸紧张的李郁芬羞涩的说:“小童,不好吧,这毕竟是在我家,这……”
她有些为难的看着接过那两套用料很少的内衣,迟疑的不肯动。
童瞳笑道:“有什么不好的,你老公可以在别人的家里,别人床上,玩别人
的老婆,你为什么不可以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床上,跟自己的情人亲热呢?来
嘛,快换上,我想看,我的宝贝儿芬姐,穿上这些一定很迷人。放心,我保证你
老公不会回来的。我有一个兄弟就在他公司搂下,监视他呢。”
李郁芬脸胀得通红,抱着内衣走向卫生间,却被童瞳叫住:“就在这换,当
着我的面换,我要看着你换。”
这个大小还算个干部,而且已经三十八岁的性感熟女,遇见童瞳这个深谙御
女之道,时而冷酷无情,时而热情似火的魔鬼一般的男子算是没了分寸。只好在
他面前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露出丰满肥熟的身子,换上一套纯黑色的设计大胆
异常暴露的情趣内衣。
李郁芬那具充满成熟韵味的丰躯,就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圣母的画像,一片
温润的白腻,犹如一朵散发着温热的羊脂,胸脯是那么的坚挺,那种硕大是简直
就是一种奇迹,加上情趣胸罩的拘束,露出一条深邃的乳沟。丰满的臀部和圆润
的大腿,也因为保养得力,没有失去玲珑的曲线,长出太多的赘肉来。两瓣肥硕
的屁股,被内裤下面的那条窄得可怜的布条分成浑圆的两个肉球。
美中不足的肌肤难以避免的有些松弛,特别是小腹,已经无情的有些凸起下
垂,不像少女般平坦。还有脖颈上也出现了几道难以磨灭的纹理,不再紧绷。
童瞳想起中午的时候,黑子和仨儿回来让他看得那张许莉年轻时候的照片还
有照片后面的诗句: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站起身来将李郁芬揽进怀里笑道:“芬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现在你
有一千万让你拿出五百万或者更多,能让你回到你二十年前的青春状态,你舍得
吗?”
李郁芬想都没想说:“当然舍得了,别说五百万了,八百万我都愿意。女人
哪个不愿意自己永远年轻啊。唉,可惜我没有一千万,就算是有,又怎么能回到
十二年前呢?”她转眼望着童瞳接着说:“你问这个干什么,小童,你是不是嫌
弃我老了?唉,女人一老就没人要了。”她最后幽怨的说了一句。
“芬姐怎么会老了呢?你现在正是好时候呢,只要懂女人的男人都抗拒不了
你这身有白又嫩的浪肉的。”童瞳说着将他所穿的薄料牛仔裤的拉链解开,掏出
他那根已经昂首吐信的红彤彤的大鸡巴来当着李郁芬的面抖了抖笑道:“这就是
最好的证明啊,我可是一看见你就硬了。就想肏你。”
李郁芬一看见这根可以让自己欲仙欲死让自己日思夜想的独角怪兽,马上口
干舌燥,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眼睛瞬间就变得雾蒙蒙的,阴道也猛得一阵抽
搐,一股淫液不受控制的就淌了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软了下来。
童瞳往床上一坐,脸色一变喝道:“母狗,你不是想大鸡巴了吗,还不爬过
来伺候?”
李郁芬着了魔一样噗通就跪到童瞳跨下,张开饥渴的嘴巴就将鸡巴吞进去,
卖力的吞吐。童瞳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本影集一边翻看一边享受着熟妇娴
熟的口交。这本相册里是李郁芬的家庭影集,不过里面多是她女儿的照片,一个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的跟李郁芬颇有几分相思,不过一点也不像她老公杨文忠,
皮肤白净,发育良好,乳房挺拔。
“这是你女儿吧,还挺像你的,多大了?”童瞳问道,用脚踢踢对着自己的
鸡巴狂嗦着的李郁芬。
李郁芬赶紧将鸡巴吐出来,改为用手撸着回答道:“十六了。”
“哈,不像你老公啊,谁下种啊?”童瞳伸手揪住她的一个奶子,用手指捏
着发硬的奶头笑道。
“嗯……张的比较像我……不像她爸……”手里握着坚硬的鸡巴,有被揪着
奶头,李郁芬已经丧失了羞耻感。
“奶子不小嘛,这方面到是得你的真传。”童瞳张开手掌抓住那只一只手难
以掌握的非奶道:“要不,我把你们母女都收了,怎么样?”
李郁芬觉得自己手中的鸡巴好像又胀大了,还猛得跳了几下,赶紧道:“这
……她还小……不合适……”
童瞳将手中的相册一扔,拉起跪在地上的李郁芬让背向着自己坐在两腿中间,
伸手解开那件情趣内裤系在她腰侧的结扣,然后一把将这最后的遮羞布扯去,手
指一勾,就勾进她湿热泥泞的阴道里,肆意的扣弄,另一只手继续抓着一只大奶
子把玩,舔着她的耳朵道:“怎么,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给我干吗?我要是做了
你的女婿,以后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孝敬你这个丈母娘了吗?嗯?”
童瞳这么说,并非对她女儿有什么邪念,只是想进一步瓦解这个女人的羞耻
底线,同时测试她到底对自己有多忠心。
“啊……好痒啊……给你干……我们母女都给你干……先干我……好想要大
鸡巴……”李郁芬被童瞳的手指扣得百抓挠心淫水直流,以为童瞳只是跟她开情
人亲热时候的开的玩笑,骚浪的迎合着。
“真的?真的把女儿给我干?”童瞳将中指捅入她的屁眼里,将大拇指捅进
阴道,隔着那层肉膜捏弄。
“真的,你真的舍得将你女儿给我肏吗?”童瞳使劲扣了扣她的屁眼,然后
将中指从她屁眼抽出来伸到她嘴里。
李郁芬含着手指猛嗦,一点也不嫌弃这是刚从自己屁眼里抽出来的,一边嗦
还一边道:“嗯……真的……让你肏……让你肏……我们娘俩都让肏……先肏我
吧……求你了……”
童瞳又将被她嗦干净的手指挖进她的屄里,这次不是一根,而是三根手指并
排挖入,在湿乎乎的肉洞里转圈儿:“这是你说的啊,那什么时候呢?我可知道
她在哪上学,一会儿我去找她,好不好?”
马上要高潮的李郁芬听见童瞳如此一说,吓得立即清醒过来,乞求道:“小
童……不……主人……凝凝真的还小……你就放过她吧……我随便你怎么玩儿都
可以……她还在上学呢……你要真的想……我求你再过两年好吗?”
“哈,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那么做的。”童
瞳将四根手指分开分别捅进李郁芬的阴道和屁眼里使劲儿挖弄。
“啊……我听话……我听话……你说什么我都听话……我一直都很听话…啊
……好舒服……屁眼好痒啊……屁眼也要大鸡巴……快点肏我……求你了……”
李郁芬浪叫着,将手伸过来抓住童瞳的鸡巴狂撸。
童瞳一下将她掀翻在床,让她跪在床上,头朝着床头的那副他们家全家福照
片儿高高撅起屁股,掰开两片淫靡的大阴唇,握着自己的鸡巴就挺刺了进去,上
来就是一番狂风暴雨的般的抽送。那浪水充足的肉屄被干的“叽咕”做响。
李郁芬马上开始大声浪叫,可是想到这是大白天跟别的男人在自己家里偷情,
赶紧抓过一个枕头死死咬住,喉咙里发出难耐的闷哼。
童瞳一边抱着屁股猛肏,一边看着照片里的杨文忠,心中冷笑道:傻逼,看
着吧,老子现在在你的床上肏你的老婆,晚上还要在这张床上要你的命。
没一会李郁芬就在疯狂的操干下高潮了,滚滚热流喷射而出,童瞳抽出鸡巴,
毫不留情的戳进屁眼里,继续狂抽猛顶,最后照旧射了失神的李郁芬一嘴,让她
咽下去,然后躺在床上,由她用舌头给自己完成清洁工作。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去简单冲洗了一下身子,又搂抱着在床上亲热,获得无
限满足的李郁芬趴在童瞳身上舔着他结实的胸肌,叹息着说:“唉……小童……
我们要是能天天在一起多好啊……我真想永远在你怀里……”
童瞳却推开她道:“想我啊,真的吗?咱们上次见面以后的第二天晚上,也
就是二十二号晚上,你在家跟你老公做了什么事儿,你还记得吗?”
“二十二号晚上,我在家和我老公……”李郁芬努力的回忆着,一时却想不
起来,这几天她心里装得都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其它的事儿都是浑浑噩噩的。
童瞳从挎包里掏出一个MP4 将二十二号晚上偷录的那段她给杨文忠口交的那
段录音播放了出来。
李郁芬听了脸涨的通红,幽怨的说:“那……那我……那我毕竟还是他的老
婆嘛,再加上如果我不给他那样的话,他不定还想怎么折磨我呢,我也不想啊,
我也想只跟你一个人……”说着便委屈的流下了眼泪,放开了童瞳道:“我也想
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可是……”
童瞳没等李郁芬说完就一把将她丰满的身子搂进怀里,张嘴噙住她的嘴唇,
将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里热吻起来:“芬姐,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在
乎你的,明白吗?”
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李郁芬失去正常思考的能力,从心理上依附他,
感觉欠他的,从而顺利的提出下一步的要求。
他故意叹息一声说道:“弄了这几天也没有抓住你老公实际的什么把柄,现
在他又逼我那个朋友去陪什么领导,还威胁我那个朋友说,如果不去的话就要马
上还钱。”
李郁芬道:“那……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呢?”
童瞳道:“那没办法了,只好用我给你说的最后一招了,就是拍你跟你老公
在床上办事儿的录像了,用那个来威胁他试试了。不过你放心,也就是拍一下,
不会流传到外面去的。”
李郁芬脸一红犹豫着道:“那……那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可是……”
童瞳扳下脸来道:“怎么,你不想配合我吗?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李郁芬无奈道:“好吧,我听你的就是。”
童瞳从挎包一个装着催情药和伟哥混合的药面儿的小瓶子交给李郁芬道:
“为了保证效果,今天晚上你老公回来的时候,把这个想办法让他服下。然后这
件内衣勾引勾引他,哈,要不是他又来个硬不起来,办不成事儿,你可就白牺牲
一把了,明白吗?”
李郁芬迟疑的说:“明白,可是他有心脏病……”
童瞳笑道:“放心,这个药是最新产品,没什么副作用,只是增加局部的血
液循环。”
李郁芬将信将疑道:“哦,那就好。”
童瞳一把又将李郁芬那具性感丰盈的身子搂进怀里,又了一番热吻之后,咬
着她的耳朵说:“放心吧,芬姐,这次的事情完了以后,我会承你一个大人情,
今后一辈子都对你好,跟你做情人,你说好不好呢?”说着又将一只手伸进她腿
间那滑腻的裂缝里挖弄起来。
“好……嗯……”李郁芬刚才还在犹豫之中,现在马上又迷失在肉欲里……
晚上十点。
四十三岁的杨文忠陪着客人吃完饭,捏完脚,又是一嘴酒气的回到家,虽然
自己的身体不能喝酒,但是为了生意,仍然免不了勉为其难的喝几杯红酒应付一
下。
当他上楼进到卧室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婆李郁芬竟然没有跟往常一样早就
睡下,而是,穿着一套很短的连屁股都盖不住而且几乎透明的紫色蕾丝花边睡衣,
瞪着眼睛躺在床上看电视。一见到自己回来,竟然还露出一丝羞涩的妩媚。
李郁芬见他回来,赶快从床上起来,迎了上去,故意埋怨道:“你怎么又喝
酒了,你的身体不是不能喝酒嘛。还这么晚回来。”
杨文忠看着她那件睡衣里竟然穿了一套很是性感的她只有在那些外面的娼妇
处才能看到的情趣内衣,觉得很奇怪:这老娘们今天是怎么了?以前可没见她这
么穿过啊。不过又转念一想:哼,见老子马上要翻身了,要发大财了,想要巴结
我是不是?
杨文忠脱了衣服,换上了睡衣。李郁芬端来一杯参茶递给他:“来,老杨,
喝点参茶解解酒。”
他一手接过杯子一手朝她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哈,这套内衣没见
你穿过啊,今天怎么想起来穿得这么骚了?以前让你穿,你都不穿。”
李郁芬道:“嗯……这是我今天刚买的,好看吗?唉,现在不穿,再过几年,
穿了也没人看了。再说了,我穿还不给你看的嘛。快喝吧,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说完就扭着大屁股去了卫生间。
杨文忠看着老婆雪白浑圆的屁股在透明的睡衣低下若隐若现,脸上露出一股
淫笑,心道:“哈,这可是你自找的,一会我扣死你这个发骚的娘们儿。”一边
想着一边仰头喝了一大口参茶。
等杨文忠悠闲的把参茶喝完,李郁芬已经放好了洗澡水,走过来催促他的洗
澡。杨文忠站起身来伸手拧了一把她的大奶子道:“怎么了,等不急了?就这么
想让我弄你?”
李郁芬推开他的手道:“快去洗澡吧,洗完了澡在说,随便你弄,只要你有
精神。”
杨文忠舒服洗完了一个澡之后,只围了一条大浴巾出来,见她老婆在床上摆
了一个风骚的姿势,一脸淫荡着看他。
他躺到床上,伸脚在李郁芬身上蹬了一下:“发什么骚,过来,先给老公按
摩按摩,把我伺候好了,让我爽了,我再干你。”李郁芬听话的跪在他身边,两
只胖手按在他身上开始做起按摩。
“嗯,舒服。”杨文忠一边享受,一边伸出手来去摸那具丰满滑腻的肉体,
隔着那窄小的只够盖住乳晕的乳罩,捏着那硕大的奶子:“嘶,你个浪货,看来
真是发骚了啊,还洒了香水了。”
他抽了一下鼻子,闻到一股诱惑的香水的味道,看着发骚的老婆,平素里对
这具肉体已经麻木的鸡巴竟然有了反应,想要微微抬头。遂解开腰间的浴巾,拉
过李郁芬给他正捶着腿的一只手,放到上面,淫笑道:“骚老婆,来跟老公摸摸。”
李郁芬也讨好的握着半软的鸡巴,温柔的由慢到快由缓到急撸起来,没一会
手里的东西竟然胀大了,勃起的速度很快,而且硬度也增强不少,不过她倒是没
有很意外,因为刚才的那碗粥里,是她亲自给加进去的“特别补品”。
杨文忠也觉得今天状态不错,自己的家伙,竟然凭老婆的一只手就给唤醒了,
那是平常她用嘴要弄老半天才能办到的事儿。女儿不在,现在家里就两个人,想
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吧。所以忍不住抓着老婆的头就往小腹下面按去。
李郁芬顺从张口含住这根自己吃了十几年的东西,头部开始上下起伏,没一
会就用舌头把它挑逗到最佳状态。杨文忠闭上眼睛享受着老婆细致的口舌服务,
没一会儿得兴奋起来,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加速,开始变得口干舌燥,心跳暴快。
杨文忠让李郁芬将屁股朝向自己,用手指将她的内裤拨到一边儿,老实不客
气,可是挖弄她已经清洗干净现在是香喷喷的阴户。一边扣着屄一边调笑道:
“哈,你个骚货,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啊?”
李郁芬也不回应,只是卖力给他吃着鸡巴,眼睛却时不时瞄一眼,童瞳下午
离开时当着她的面在这间卧室里安装微型摄像头的位置。
单纯的舔弄以完全满足不了杨文忠强烈的需求,他开始不由自主地前后挺送,
坚硬的鸡巴在小嘴里势如破竹般驰骋挺刺起来。人到中年,一浪接一浪的如潮快
感会让他一泻如注无力再战的,
他不得不控制一下火候,猛地揪起李郁芬的长发,抽出了业已暴涨就要失控
的鸡巴。急不可耐的说道:“快,撅那。”
杨文忠粗暴的将老婆按倒在床上,伸手将她那系在腰间的情趣内裤的带子解
开,一把就将那件只有两根交错的细绳组成的内裤扒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挺起暴
怒的东西就狠狠的戳了进去。他觉得自己血脉贲张,心跳加速,急于发泄。
正当杨文忠抱着李郁芬肥屁股拼力冲刺的时候,突然看见眼前伸过来一直血
淋淋留着墨绿色的长长的指甲的爪子。
吓得他猛地回头一看,竟然发现卧室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两个人。
不,是两只鬼!
厉鬼!
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披着麻布,一黑一白,满面鲜血!
“杨文忠,纳命来!”一只厉鬼伸着长长的指甲卡向自己的脖子。
另一只厉鬼朝着李郁芬后脖颈处重重一击,只见她就仆倒在床上。而那只厉
鬼张着大嘴就向她脖子咬去,然后对着他猛一扭脸,嘴里鲜血淋漓,鲜红的血浆
顺着厉鬼的嘴角流了出来。
“啊!”杨文忠惊叫一声,马上就全身痉挛,口吐白沫,手捂着胸口倒在床
上,剧烈挣了两下就不动了,他那颗本来就有病的心脏无法承担这么恐怖的刺激。
“白鬼”伸手探了探杨文忠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有进出之气。
“黑鬼”沉声问道:“死了没?要不要实行第二套方案,把他扔到浴缸里淹
死?”
“白鬼”笑着给“黑鬼”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然后两只鬼一先一后去了杨文忠家的卫生间迅速的洗干净身体,又仔细的清
理了卫生间的使用的痕迹。
这两只鬼正是童瞳和黑子所扮。
原来两人画好了鬼妆,等在停在杨文忠家附近的商务车里,通过监控录像一
直监视着杨文忠家里的动静,等他一从卫生间里出来,两个人就穿着宽大的风衣,
带着帽子,趁着夜色,用李郁芬给的钥匙打开了门,悄悄潜入了他的家。
而继续在车里监视着的老白,等到杨文忠激情似火全情投入的时候,用手机
通知童瞳和黑子,两人这才现身杨文忠的卧室,上演了一场“人吓人,吓死人的
好戏”。
童瞳早已策划好的计策就是:第一步,给杨文忠服下催情药和伟哥,让李郁
芬引诱他与他行房。
第二步,扮鬼吓本来就心脏处于高度负荷下的杨文忠,如果他当场因为心脏
病突发猝死便罢,如果仅仅是吓晕,就将他扔到浴缸里溺死。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妇联主任会连同他人去精心安排一场阴谋在自己家的卧室
去吓死他的丈夫。而伟哥会诱发心脏病和另服食的人产生幻觉,而且还加入了催
情药。那样杨文忠的心脏病突发而引起的猝死,也就合情合理。
弄醒李郁芬,她醒来见杨文忠赤裸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吓得浑身乱
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吃惊的看着童瞳和黑子两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哭道:“你们……你们……你们把他怎么了?”
童瞳走过去捂着她的嘴道:“别叫,你要是不想成为谋杀从犯的话,就别叫。
杨文忠现在已经死了,是你跟我们一起把他害死的,知道吗?”
黑子掏出一根绳子在李郁芬面前晃了晃,凶狠的说:“老实点,不老实我勒
死你,然后明天的报纸就说,妇联主任和公司老板的老公在家吃着伟哥还大玩虐
待游戏,老公死于心脏病突发,老婆死于窒息。双双毙命于床上。你想不想死?”
李郁芬此时已经是丝毫没有思考的能力,又见黑子凶神恶煞的想要勒死她,
吓得脸色惨白,几乎昏厥,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来,拼命的摇头,表示不会喊叫。
童瞳松开握在李郁芬嘴上的手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脸道:“芬姐,要想清楚,
你老公现在已经死了,而且所有的录像已经表明你跟我们是共犯,我们也可以一
口咬定是你指使我谋害你老公的,你要是不想身败名裂,去挨枪子儿的话,就乖
乖听我们的话。你记得你老公是死于心脏病突发,明白吗?以后对任何人都要这
么说。”
他说着又将现在还是全身的李郁芬搂进怀里,一手攀上一个硕大的奶子揉了
一把笑道:“当然,我会看在我们俩之间的情分上照顾你以后的生活。别忘了你
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你不想让她知道她的老爸是怎么死的吧?”
“不,不要,求你不要去骚扰我女儿,我……我……”面对突如其来的剧变,
巨大的恐惧之下,李郁芬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童瞳道:“快点穿好衣服,现在没时间跟你多说,你现在马上打电话,叫救
护车,放心,我会让刘雪一直陪着你,我也会远远的跟着你的。”然后扭头对黑
子说:“你先出去,让刘雪准备好。”
童瞳协助哆哆嗦嗦的李郁芬穿好衣服,让她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120 打
电话叫救护车,一个是打给刘雪,让刘雪马上来她家。虽然已经事先做好安排,
但是打给刘雪这个电话还是要必须打,防止以后万一出事儿,警察盘问。
童瞳将伟哥和催情药的瓶子拿出来抄起杨文忠的手在上面按了指纹,然后放
进杨文忠的公文包里,然后搀扶着李郁芬来到了一楼的客厅,一边等一边安抚着
她。
而在此刻老白开着那辆商务车停到距离杨文忠家三分钟车程的路边,也是120
急救车去杨文忠家的必经之路。等看到120 急救车开过以后,马上电话通知童瞳。
童瞳这时才出了杨文忠的家,上到的黑子的吉普车里。而大头也开着出租车
将刘雪送到了杨文忠的家门口。
刘雪几乎是跟120 的急救人员一前一后进了杨文忠的家……
跟着急救车来到医院,童瞳跟黑子将车停在医院外面,等了一会儿,刘雪发
来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羊,心脏病突发。”
童瞳将手机递给黑子看了一下,然后对他说:“老黑,咱们兄弟算是正式踏
上不归路了。”
黑子点了两根烟,一根塞到童瞳嘴里,自己猛抽了一口,冷笑了一下道:
“人他妈的一出生就注定是一条不归路。走吧,咱俩去喝一杯。”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