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李老李和小李】–12(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中])

   十二 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中)
  徐梅继续用屄眼套弄着大李粗大的鸡巴,动作依然那么轻柔缓慢,「表哥,
这么玩你觉得舒服不?」
  大李摆弄着徐梅的乳房,笑着说:「很过瘾,没想到能一边享受你的服务,
还能一边听你讲故事,接下来一定还有更多好故事吧。」
「当然了。」徐梅继续说着。
  事情好象就那么过去了,子义也没有说我什么,但是七八天都不和我作爱,
我知道他心里还在生气,毕竟是自己老婆被自己的弟弟给操了,有苦说不出啊。
  子义同样不搭理弟弟子宇,但有一天晚饭前,子宇来了电话,正好是子义接
的,看样子,子义想撂下电话,但不知道子宇说了什么,子义没有撂。
  完了,子义告诉我一起到子宇家吃饭,那几天我一直很顺从子义,也没问为
什么,就跟了子义一起到了子宇家。
  子宇和玉秀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奇怪的是孩子都不在家。四个人除了玉秀
还蒙在鼓里,我们三人都很尴尬,只有玉秀不停地说着话。
  大家因为气氛的缘故,都喝了不少的酒,等吃完了饭,子义就张罗回家,子
宇要子义再呆一会,说有话要说,收拾完桌子,子宇把玉秀带进了卧室,我和子
义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过了二十多分钟,子义已经按捺不住,起身要离去,
子宇却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要我和子义到卧室里。
  我和子义都很纳闷,但还是跟子宇走进卧室。一进去,我和子义都看到,玉
秀脸色绯红,气喘吁吁,衣服看起来也有些凌乱。
  子宇对子义说:「大哥,我已经给玉秀吃了催情药,你现在就可以操她。」
  我和子义都没想到子宇会来真个的,子义见此情形,说:「子宇,你胡闹什
么啊,你和你嫂子闹得还不够啊。」
  子宇却说:「大哥,我给玉秀吃的是正常用量的五倍,你也知道这药厉害,
今天我肯定不和玉秀作爱,你要不和她做,她不被这药折磨死也好不到哪去!」
  玉秀这时候已经被欲火烧得不行了,我可以看得出来。她竟然不在乎我和子
义正看着她,伸手隔着裤子抓挠她的阴部,并且,她似乎根本听不清子宇和子义
哥俩在说什么。
  虽然子义很理智,但玉秀的淫荡样对他也产生了相当的刺激,我相信,他一
定有了生理冲动,不然,他不会直愣愣地盯着玉秀看,并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子宇,我好难受,你快过来。」我想要不是被春药煎熬到受不了的程度,
玉秀无论如何也不会不顾廉耻,在我们面前向自己的丈夫说出那样的话。
  我不禁动容,先看了看子宇,又看子义,子义见我看着他,扭头和我对视。
因为我和子宇的事情,我感到很惭愧,我不知道当时我想了什么,只是在子义看
我的时候,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像是在允许他做他想做的事情。
  子宇走到玉秀身边坐下,将玉秀的上衣和乳罩一起掀了起来,玉秀因为兴奋
而鼓胀的乳房跳了出来,连乳头都突起硬挺,子宇又去脱玉秀的裤子,玉秀一点
也没有反抗,反而紧紧地抱住子宇,手抓向丈夫的裤裆。
  子宇将玉秀脱得一丝不挂,并将玉秀的大腿分开,让大哥子义能够看到。
  玉秀黑糊糊的阴毛上已经被淫水粘湿,大阴唇上的阴毛都贴到了皮肉上,我
甚至能闻到空气中散发的玉秀的淫水的气味。
  玉秀身体不停地扭动,口中不停地喘息,手不停地抓挠丈夫的裤裆,试图找
到丈夫的阴茎,但子宇躲闪着。
  「子宇,给我啊,你快点脱衣服。」玉秀不要脸地哀求着。
  而子宇却一直看着子义,子义又来看我,我又点了一下头,我已经看到子义
裤裆上的突起,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也兴奋起来,我开始希望子义去干玉秀,
那样,他就不得不允许我和子宇继续搞在一起。
  果然,子义经不住玉秀淫浪的肉体的引诱,他站到了床边,对子宇说:「子
宇,你既然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兄弟和解,大哥我接受,这可是你自愿的,你不能
怪大哥。」
  子宇向一边躲开,说:「当然不怪你。」
  失去理智的玉秀,只想享受最原始的快感,她完全让欲望支配着自己,无论
是子宇还是子义,玉秀只渴望有一条坚硬的鸡巴插入她体内。她见子义靠近她,
就爬到子义身边,去抓子义的裤裆,要解开子义的腰带。
  「子宇,你们出去啊。」子义看着我和子宇说。
  子宇却说:「我很想看看你如此干我的老婆你的弟妹,我想知道看着自己的
老婆被别人干是什么感觉。」子宇看了看我,说:「我想嫂子的想法和我一样,
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老公是怎么去干另外一个女人的。」
  子义说:「你们也真是的。」玉秀已经解开子义的裤子,裤子自动地下滑,
她迫不及待地,将子义的硬挺的鸡巴从三角裤衩的一边掏了出来,说:「大哥,
子宇不干我,你到是快来干我啊。」玉秀让自己躺下,分开大腿,拽着子义的鸡
巴。样子有点可笑,子义被动地跪在玉秀的腿间,鸡巴离玉秀的屄只有几公分的
距离。
  玉秀的屄口张开着,子义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把鸡巴插进去。满是淫水的屄
眼,使坚硬的鸡巴很容易地完全进入。子义啊的低哼了一声,不自觉地抽动着。
  当我看到自己的丈夫将鸡巴插进另外一个女人的屄里并不停地抽送,我的心
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同时,也异常兴奋,觉得屄里一热,有淫水流了出来。
  子宇发现大哥抽送的速度缓慢,就说:「大哥,你应该狠狠地操她。」我知
道,子义除了我,一直没和别的女人弄过,他一方面紧张,一方面又十分兴奋,
听到弟弟的话,便毫不顾忌地操起玉秀来,鸡巴一下下狠狠地冲击玉秀的屄眼,
发出啪啪的响声。
  玉秀大声的呻吟,并抬起自己的屁股迎合子义的操弄,她的屄眼里不停地分
泌着大量的淫水,而且是那种白色粘稠的,像糨糊一样粘在子义的鸡巴上。
  只有两三分钟光景,玉秀就大叫着达到高潮,身体都弓了起来。我想,她的
高潮一定十分的强烈。
  子义也许看到玉秀高潮,觉得自己再操弄下去不怎么好,就加快了抽送的速
度,然后鸡巴紧紧地抵住玉秀的阴部,他的面部扭曲着,我知道他在玉秀的身体
里射精了。
  玉秀被子义的精液一烫,似乎又有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疲惫,子义额头上出了很多汗,他把鸡巴抽离玉秀身体,
站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子宇一直在隔着裤子揉搓他的鸡巴,见床上战火告一段落,
才停下手来,说:「大哥,玉秀还没有满足,你应该继续干她。」果然如子宇所
说,玉秀真的坐直了身体,捧着子义的屁股,说:「大哥,你再干我一回,我还
想要。」子义也知道,这完全是春药的作用,但他已经射精,他为难地看了一眼
自己的鸡巴。
  玉秀只想着挨操,一下领会了,手扶着子义软塌塌的鸡巴根部,毫不犹豫地
将鸡巴含进嘴里,不停地舔着。
  子义一直是很喜欢口交的,他经常要求我含他的鸡巴,而这时候,却是玉秀
将他的鸡巴含在口中,他的兴奋是可想而知的,他一动不动,任凭鸡巴在玉秀的
嘴巴里出入,一会工夫,他的鸡巴又有了动静,在玉秀的口中慢慢勃起硬挺。
  「硬了,硬了,大哥快来操我。」玉秀恬不知耻地要求着。
  子义似乎很享受玉秀的口交,忍不住说:「玉秀,你再给大哥含一会。」
  子宇在一边笑了起来,说:「大哥,怎么样,喜欢上玉秀了吧。」
  子义不得不承认,脸立刻红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说:「你要是想操你嫂子,
你就过去,你没看到你嫂子现在也很想挨操吗。」
  我和子宇对于子义能说出这样的话,都很意外,子宇像是不相信地问:「大
哥,难道你同意我操嫂子?」
  「都这样了,我能不同意吗!」子宇立刻走向我,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助
地靠墙而立,缓缓地低下头。
  子宇拦腰抱住我,冲动的嘴巴紧紧地贴住我的嘴唇,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嘴,
让子宇的舌头进入我的口中。我们两个人的舌头彼此交缠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
换着,我也抱住子宇,我们的身体紧紧相拥着,像年轻人一样持续火热的拥吻。
  「嫂子,这下没什么顾虑了吧。」子宇笑着说,接着,子宇沿着我的脸庞,
舔吻到我的脖子,他的手也由我的背后,撩起我的裙子,并伸进裙之中,很温柔
地抚摸我的屁股,另一只手绕到前面,隔着内裤触摸我隐密的私处,把中指按住
我的屄眼上部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地不断抖动,还不断沿着裂缝摩擦我的
阴唇。
  我很喜欢子宇的手法,只觉得一阵阵快感不停地冲击着我,我配合地将大腿
张开,沈浸在子宇性爱前戏的温柔刺激中,忍不住发出撩人的娇喘。
  子宇继续沿着我的脖子吻到我丰润坚挺的乳房,隔着一层白衫,舔咬着我的
的乳房,弄得我衣服全是他的口水。子宇的情欲愈来愈高昂,突然大喘一口气,
手从我的已经湿润的屄眼处移走,一把抓住我的领口,迅速将我的衣服解开,然
后掀起我的乳罩,我的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在子宇面前。
  子宇猴急地开始吸吮我粉红的乳晕和乳头,说实在的,四十岁了,还有这么
漂亮的的乳房,我很骄傲。
  子宇迅速将我身上剩馀的衣物褪尽,我此时也兴奋的难受,在子宇爱抚我的
同时,也主动将子宇的衣裳除去,我看到子宇的鸡巴已经十分坚硬,我将我湿润
的下体靠过去,不停摩擦着子宇的鸡巴,刺激着他。
  子宇看到眼前我扭动的赤裸身体,忍不住下身一动,将嘴巴移到我的胯间,
把我的一条大腿抬起,架到他的肩头上,就将舌头送入我湿淋淋的屄眼中,尽情
地舔吻。
  阵阵酥麻的快感让我几乎站立不住,我捧着子宇的头,享受着他的服务。子
宇在我的屄眼处不停舔,一会是阴蒂,一会又舔屄眼的四周,连会阴和腹股沟都
不放过。
  也许是子义嫉妒弟弟子宇对我身体的侵犯,他本来对碰触玉秀的身体,还表
现得很谨慎,这时候,也一面叫玉秀继续含弄他的鸡巴,一面在玉秀的身体上不
停地抚摩,我看到,他把玉秀那鼓胀的一对乳房都捏变了形状。
  子宇舔够了我的屄眼,站立起来,将我的肩头慢慢往下压,从他的眼神里,
我知道他是要求我给他口交,我的身体被他压得蹲了下去,他将坚硬的鸡巴移到
我性感的嘴边,手不断地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我赤裸着身体,蹲在子宇的身下,他的鸡巴碰到了我的脸,我淫媚地瞪一下
子宇,啐到∶「你真是的,又要嫂子我用嘴替你服务啊?」子宇也淫笑着,喘着
大气,点了点头,我缓缓伸出灵活的舌头,开始舔子宇坚硬的鸡巴,我也像子宇
舔我的时候一样,仔细而温柔轻舐他,从鸡巴的底部开始,舔到鸡巴的洞口,沿
着鸡巴的敏感处来回滑动,如此舔弄了一会,再张开嘴一口将子宇的鸡巴整支含
入口中,一上一下激烈地吸吮。
  子宇也许觉得鸡巴十分舒服,在加上看着吸吮自己鸡巴的女人是他的嫂子,
他一时兴起,用力按着我的头,把硬挺火热的鸡巴开始在我的嘴巴里使劲地抽送
起来,就像操屄一样的操我的嘴巴,我想要避开,却发现无法移动半分,只有任
凭子宇在自己的嘴里尽情地抽插。他的鸡巴细长,龟头几乎塞进了我的喉咙。
  床上,子义的鸡巴在弟妹玉秀的舔弄中似乎更加膨胀,从子义的眼神出现陶
醉感,我知道他也很享受。看得出来,玉秀对口交也很在行,她闭着眼睛,滑动
灵活的舌头在子义的鸡巴上舔着一面用舌头用力压,同时在龟头的四周舔,而且
沿着背后的肉缝轻轻上下舔,再用嘴唇包围龟头放进嘴里。
  「嘿嘿嘿……玉秀,你喜欢我的鸡巴吗?」子义突然淫笑着问玉秀。
  「是……是的……我喜欢大哥的鸡巴。」玉秀的脸已经红到耳根,无法掩饰
脸上的表情,艳丽淫荡的身体也扭动着。
  子义撩起玉秀的头发,好象是为了看到玉秀的淫荡模样。
  过了一会,子义再次把他硬挺的鸡巴操入玉秀的屄眼,猛烈地抽插起来,子
宇看到,也不甘落后,把鸡巴抽离我的嘴巴,让我站起来,推我靠在墙上,抬起
我的一条大腿,夹在腰上,我就这样站着被子宇用他又硬又热的鸡巴操进屄眼。
  [ 啊……大嫂的屄眼里好热。] 子宇赞扬着我,让细长的鸡巴完全进入我的
身体。
  我不去看子宇,也不理会他的话,将胸部紧靠他的身体,并抱紧他的脖子,
享受着他的鸡巴在我湿润的阴道里的抽插。
  我感到子义在自己弟弟的阴茎插入自己老婆的屄眼时,就一直注视着我们,
我感到尴尬而且兴奋。
  哥俩像比赛一样,狠命地抽插对方的老婆。我和玉秀都忍不住的呻吟着,一
开始我的声音很小,后来便无所顾忌大声叫着,我和玉秀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交
织在一起。
  也许之前一直观看着子义和玉秀作爱,我和子宇都过于兴奋,第一个是我,
在几分钟里,就开始阴道痉挛,达到高潮。太舒服了,我几乎不能站立。
  在我的高潮过去几秒后,子宇把坚硬的鸡巴狠狠地顶住我的屄眼,不停地抖
动着,在我的阴道里开始射精,滚烫的精液差一点让我晕过去。
  子宇亲吻着我的嘴唇,萎缩的鸡巴慢慢地退出我的身体。
  子义依然津津有味地在弟妹玉秀的身体里抽送,玉秀在春药的作用下,也热
烈的回应着,屁股离开床面,将阴部向上挺送。
  子宇看到我浑身无力,就扶着我到床边坐下,子义一边看着我,一边狠狠地
操着玉秀,而玉秀就当我不存在一样,毫不在乎地享受着子义的鸡巴。
  我盯着二人交合的地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
着别人作爱,而且还是自己丈夫的鸡巴在别的女人的屄眼里出入。
  我这么看着,似乎让子义感到很刺激,他突然低吼着,在弟妹玉秀的身体里
再一次射精,然后疲惫地坐下来。
  但玉秀的浪劲还没有过去,她不满足地叫着:「子宇,你快来干我,屄里好
痒啊。」
  子宇也刚刚射精,鸡巴还没有恢复生气,他看着我和他的大哥子义笑了笑,
从床头拿出一个假阴茎,丢给了玉秀,并且说:「给你个假鸡巴先将就用吧。」
虽然在商店里我天天都看着各种性用品,但却没有看见别人用过,我和子义都有
点震惊,亲眼看着玉秀毫无廉耻地将那根假鸡巴插入她的屄眼,就不停地抽送起
来。
  玉秀又舒服地闭上眼睛,而我们三人都瞪大着眼睛看着假鸡巴在她的身体里
进出。那假阴茎虽然不是很粗,但却很长,除去手握的,还至少有20厘米,而
玉秀一下一下用力地插入,到后来假阴茎几乎全部进入,她似乎还不满足,大叫
着更加使劲地往里面插。
  假阴茎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也分不清是玉秀的浪水,还是刚刚子义射在她
阴道里的精液。
  「好了,玉秀,让老公来给你根真的吧。」子宇突然说话,这我才发现子宇
的鸡巴又勃起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