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122)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杨文忠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
  “你怎么了?襄王?病了吗?你的手怎么了?”一身黑色裙装,显得庄重干
练的李雁鸣心疼的捧着童瞳那只缠着纱布的手,望着他有些颓然的脸色问道。
  “没事儿,这两天事情有点多,有点累了,手没事儿,不小心划了一下儿,
不碍的。”童瞳摸了摸李雁鸣的俏脸笑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动动手指头给我看看,看看伤到筋骨没有?”李雁鸣
把童瞳推到那张豪华气派的老板椅上坐下,关心的说,一脸心疼的表情。
  “说了,没事儿。”童瞳活动着手指给李雁鸣看,一下把她拉过来坐到在的
腿上,用那只好手解开她上身的小西装,隔着乳白色的紧身高弹T恤摸向她的胸
部假装生气道:“你为什么不听话呀,不是说不让你穿束胸了吗?为什么还穿呀?”
  李雁鸣粉脸通红,娇羞无限的说:“我不好意思嘛,公司里的人以前都不知
道我这儿有这么大,要是猛得不穿的话,人家会笑我呢,还以为我……”她越说
越脸红,颔着首,去捏弄童瞳衬衣的领子:“我也不是没听你的话呀,我不是没
穿衬衣,穿了你喜欢的T恤吗?”
  童瞳疼惜地捧过她的脸,对着那张樱唇狠狠亲了一下,佯怒道:“谁敢笑你,
谁敢乱说,把他炒了就是,现在这间公司是你的,你是老板,知道吗?”
  李雁鸣柔声道:“好了,别生气了,我专门找人把那个东西改进了一下。”
  说完脸色更红,连那两只乖巧的耳朵也红的透明起来。
  童瞳因为昨天睡的太晚,今天又一大早被李雁鸣打电话叫来,所以反应有些
迟钝,疑惑道:“什么东西?”
  李雁鸣羞涩的伸头到童瞳耳边咛道:“坏襄王,你摸摸看,就知道是什么东
西了。”然后将身子一转把后背对着他。
  童瞳打眼一看,发现李雁鸣的背后上有一条微微凸起的四指长三指宽的印记,
心中马上恍然。赶紧把手伸进T恤里,顺着她光滑的背肌,摸向那个束胸,一摸,
发现原来束胸上的一个挨着一个的那种需要很费力才能解开的小搭扣,如今已经
变成了魔术贴。
  童瞳赶紧用力一撕,那条酥胸就想弹簧一样弹开。李雁鸣的胸部就像变魔术
一样大了起来。童瞳不由大喜,一把抓住一只雪白硕大的豪乳,爱怜的把玩起来,
不过摸到哪两粒被勒得凹进去的乳头,疼惜的说:“雁子,这样太委屈你了,再
这样下去,我的这对小宝贝儿会被勒坏的。你也会很难受的。”
 李雁鸣动情得低声呻吟道:“嗯……襄王……你的手真舒服……摸吧……我
  就喜欢你摸它们……噢……襄王……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你的手……知道吗?

  童瞳将李雁鸣的T恤推到胸部以上,低头就叼住一颗嫣红的乳头,含在嘴里,
温柔的舔着。另一只手极尽技巧的抚慰着另一只硕乳。没一会儿,两颗樱桃般的
奶头就在他的挑逗下硬了起来,骄傲的挺立着。
  童瞳贪婪的吸吮着,把玩着,像个贪吃的婴儿。李雁鸣似水柔情和对他表现
出来的依恋以及柔顺都深深打动了他,使他真正感觉到了一份真诚的,没有虚伪,
没有功利,没有欺诈,没有利用的男女之情。爱这个字对他来说,太遥远,太奢
侈,所以他不敢轻易的对一个女人动感情,可是面对李雁鸣,他心中的冰块也开
始融化。
 “噢……别……襄王……别……你这样我受不了的……别在这儿……襄王…
  …“李雁鸣低声的”求饶“道。
  童瞳一时性起,一把将李雁鸣抱起来,让她坐到宽大的老板台上,一边发狂
的亲吻,一边去脱她的衣服,准备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将她“就地正法”了。
 李雁鸣却低叫道:“别……襄王……别……现在不行……一会儿还要开员工
  大会呢……别……我叫你来……是想跟你商量点事儿呢……乖……好不好…
…“
  童瞳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开什么会呀,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要你!现在就
要!”
  李雁鸣抓住童瞳的手委屈的说:“襄王,你是不是想让我第一次以老板的身
份组织开会就出丑呀,看呀,衣服都给你弄乱了,现在不要,好不好,以后有的
是机会。”
  童瞳见李雁鸣这么说,只好停了下来,又坐到老板椅上,将她搂进怀里,摸
着两只雪白的大乳房,苦笑道:“好吧,我的董事长,有什么事儿你就吩咐吧。”
  李雁鸣拿开他的手,将西装里面的T恤放下来,从他身上站起来,从抽屉掏
  出一叠文件来递给他道:“昨天公司产权交接的一些法律上的手续都办的差不多
  了,这是文件,还有这些呢是公司的财务报表,职员名单,资产情况,客户
资料,项目方案,以及我的一些建议,你看看吧。“
  童瞳看着厚厚的一沓文件,苦笑了一下,接过来看也不看就放在一边,点了
根烟,悠然的抽了一口,笑道:“这些你看就行了,我不用看,雁子,你记住,
这家公司是你的,你全权负责,你想怎么管理,就怎么管理,公司的资金也由你
全权支配,你放手去做就是,一点也不用向我汇报。是你的,明白吗?”
  李雁鸣笑道:“我知道你信任我,可是……”
  童瞳道:“没有可是,你放手去做就是了,该炒谁炒谁,该招人招人,该精
简精简,该扩大扩大,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而且你记住,你不需要向我负责,
甚至赚钱赔钱也没关系,我呢,就是帮你解决些问题,比如给你拉拉项目,或者
筹措资金之类的。不过,目前最好稳当着来,不要急于发展项目,我下一步可能
还有大的动作,到时候你会有的忙,明白吗?”
  李雁鸣道:“那好吧,下一步我就先整顿一下这个公司,做一些人员上的调
整,把老的客户和正在进行的项目维持好。等着你的大动作?呵呵,能不能先透
漏一下,我好有个准备呢?”
  童瞳想了想道:“嗯——我会再合并一家公司,做房地产,你不是学那个专
业的吗?到时候人尽其才,你可要好好准备一下,你将来的担子很重噢。”
  李雁鸣幽幽道:“其实周宏才是这方面的人才,他对这个行业有着极高的热
情和远大的理想。可惜……”
  童瞳道:“放心,如果他还想做事的话,到时候让他做公司的高级顾问,我
安排专人做他的行动秘书。”
  李雁鸣感动道:“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周宏不知道多想重回社会,做个有
用的人。我保证你用他绝对不会用错,他绝对能顶得上好几个四肢健全的专业人
才。”
  “这我相信,这个相信。”童瞳又将李雁鸣拉过来坐到他腿上,诡笑道:
“不过,他不是行动不方便嘛,一个星期上个三四天班就行,也不用按时按点嘛。”
  李雁鸣道:“不会的,如果他能来上班话,他一定不会输给其他人的,我想
他也不会需要这个特殊照顾的……”
  童瞳伸手放到李雁鸣的腿上,摸着她光滑的大腿道:“那个,那个,我不是
有时候也要来给你打打气嘛,他要是在的话……”
  李雁鸣脸一红,眼睛里泛出泪花。
  “好了,好了,我没不好意思,你要是不喜欢那样的话,大不了我在公司的
时候就跟你做同事好了。”童瞳见李雁鸣这样,赶紧把手拿开,不敢造次。
  李雁鸣搂着童瞳道:“谢谢你,襄王,谢谢你,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我
都不知道该如何……”
  童瞳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啊,妆要花了,不好看了,你是我的神女
嘛,本小王当然要把你捧到手心里了,何况,你还替我分了那么大的忧。当然要
对你好了。”
  李雁鸣赶快掏出纸巾蘸了蘸眼睛,破涕为笑道:“看我,对了,你前两天让
我帮着给芬姐买房子的事儿,我已经办好了。”李雁鸣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透明
的公文袋:“这是购房合同和钥匙,是精装修的房子,两套,挨着的,昨天我让
你添置了些家具还有电器,今天应该可以入住了,你让芬姐去看看,如果还有什
么需要的话,我可以继续帮她弄好。唉——芬姐也怪可怜的……”
  童瞳拿了购房合同,站起来,用嘴堵上李雁鸣的唇,使劲又亲了一下儿,笑
道:“那好,我这就去给她送去,我正好有点事儿要跟她谈谈,你开会吧,我的
老板娘。”然后把那条束胸也拿到手里:“这个,我没收了,以后你不能戴了。”
  李雁鸣过来抢那条束胸道:“给我,今天我没有戴文胸,要是不戴这个的话,
好难看的。给我,求你了,以后我不戴就是了。”
  童瞳看着李雁鸣敞开的小西装里面的高弹T恤下,两只圆滚滚的大乳房,晃
动起来波涛汹涌,像是里面踹了两只小白兔,心想:还是还给她吧,要不是一会
儿开会,那些男员工估计都该流鼻血了。哪还有心思听她讲话呀。所以就将束胸
还了给她,并且又意犹未尽的朝她胸前的那对小白兔上拧了一把才离开。
  出了杨文忠的公司,童瞳开车去了亿万宾馆。李郁芬因为老公“意外病故”
  请了十多天的假,一直在家休息,因为不敢回家,所以一直在宾馆住着。上
次她想在遗产继承方面耍花样,被童瞳教训了以后,一直有些精神恍惚,整天萎
靡不振,所以童瞳一直安排刘雪“看护”着她。
  到了宾馆,童瞳去了亿万宾馆,给刘雪打了电话让她来开门,开门一看,刘
雪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显得没精打采,看着好像刚刚睡醒,脸上一副纵欲过度
的媚态。
  “还没起床呀。”童瞳笑着抱了抱刘雪,手伸进浴巾里摸了一把她的翘臀,
笑着问道:“李郁芬呢?这两天她怎么样?”
  “还在睡着呢。”刘雪朝卧室努了努嘴,轻声说:“上次你们把她吓到了,
天天缠着我让我替她向你们说好话,求着伺候我,变着花样让我开心,现在每天
晚上都跟我……”说到这儿,刘雪脸上一红:“我也没什么事儿,天天憋在房间
里也无聊……”
  “哈。”童瞳将刘雪身上的浴巾扯掉,伸到她胯间摸着那两片阴唇笑道:
“那你岂不是报仇了?以前你整天伺候她,现在她不是天天伺候你?呵呵,这些
天没少给你舔屄吧?”
  刘雪温顺的把腿叉开,方便童瞳的摸弄,一边呻吟一边低声道:“那个……
  嗯……那个有件事儿我说了你别生气……嗯……其实我觉得她吧……也挺可怜的
  ……我不是说你们……我只是觉得……觉得她挺可怜的……毕竟她对我不错……
  我想……我想……“
  童瞳从刘雪的阴道里抽出手指,笑道:“那你的意思是想替她求求情了?”
  刘雪见童瞳并没有不高兴,便怯怯的说:“我知道我说话没什么份量,也知
道我没什么发言权……”
  童瞳又搂过她,笑道:“别这么说,我们都认为你是我们的人,是自己人,
你跟她不一样,你说话当然有份量,也当然有发言权,你说吧!你说的对,我就
听,说的不对,也没关系。”
  刘雪见童瞳说的真诚,也就大了胆子,拉过童瞳到另一个卧室,低声道:
“我是想替芬姐求求情,她跟我说了,她说她当时是昏了头,只是想让她女儿以
后的生活有所保障,而且她说她也不知道杨文忠私下藏了那么多钱,她一直以为
杨文忠这几年生意做的不好,没什么钱,只剩下那一套房子,所以想留给她女儿,
所以才会背着你那样。现在她很后悔,每天都担惊受怕的。晚上一直做噩梦,我
都听见她说梦话了,说什么,小童,原谅我吧,我不敢了之类的。而且……”说
到这儿刘雪脸又是一红。
  童瞳问道:“而且什么?”
  “而且……而且她一有空就锻炼……锻炼……”刘雪期期艾艾的说不下去,
眼睛满含春意。
  “说呀,锻炼什么?”童瞳笑着揪了揪刘雪的奶头。
  “就是锻炼那个呗,她没事儿就去含假鸡巴,锻炼嘴上的功夫,还拿那玩意
捅后面,她说你喜欢干后面,要锻炼后面的肌肉……”刘雪的脸红得像一块红布
:“还夹我的手指,问我紧不紧……”
  童瞳哈哈一笑:“是嘛,那看来她是值得原谅了,我其实也没真的想怎么样,
呵呵,那就给咱们刘雪面子,不再为难她就是了。”“
  “那我就替芬姐谢谢你了。”刘雪见自己的意见竟然得到采纳,显得非常感
动。
  “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去看房子,你去洗漱吧,换换衣服,我去跟芬姐
谈谈。”童瞳亲了亲她的脸蛋将她支开。
  来到另一间卧室,见李郁芬还躺在床上睡的很沉,脸朝外侧着身子躺在床上,
盖着一条薄薄的被单,浑圆的大屁股,很是突兀,一条圆润的胳膊露在外面,胸
前那对肥乳挤在一起,一条幽深的乳沟半隐半露。不过那富态白皙的圆脸蛋儿,
即使是在睡觉,还是一副凄楚的表情,只是跟刘雪一样,眉宇间也是一副纵欲过
度的神态,眼圈有些黯。
  童瞳坐在床边,将她身上的被单拉开,抓住一只肥奶揉了起来,由于刚刚摸
过李雁鸣的豪乳,童瞳不仅把这两个女人的奶子做了比较。虽然手里的这支没有
李雁鸣的尖挺有弹性,可是经过哺乳的女人的乳房,很是柔软,里面像是装满了
液体,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别有一番趣味。
 “嗯……小雪……别闹了……让我再睡会……一会在玩……好不好……现在
  好困呢……“李郁芬发出梦呓一般的呻吟,还以为是刘雪在摸她。
  童瞳一笑,捏住一个奶头使劲一捻。
  “啊……”李郁芬被疼醒,睁眼一看,发现是童瞳,脸上马上露出恐惧之色,
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嗫喏着道:“小童……不……主人……你来了……我……我
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童瞳对她一笑,继续玩弄着她的肥奶,说道:“我的好芬姐,这两天过的好
吗?精神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好多了……我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小童……原谅我……
  原谅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我知道我那样做不对……我不知道……
  不知道……“李郁芬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童瞳从挎包里取出购房合同和钥匙,递给她道:“这是两套房子,已经付过
全款了,一套是给你的,一套是给你女儿的,你虽然背着我耍过花样,可是我也
不能说话不算数,我说过会好好照顾你的。有这两套房子,加上你的工资和待遇,
我以后还会给你一些钱,这样你们母女的生活应该不发愁了吧?”
  李郁芬很是感动,眼泪汪汪的看着童瞳,哽噎着说:“小童……小童……我
错了……我……”
  “好了,刘雪都跟我说了,那件事儿就不要再提了,以后你乖乖的听话,我
们会关照你的。”童瞳将她身上的被单全部拉开,摩挲着她的丰厚的大屁股道:
“芬姐这么美的女人,我也舍不得呀。”
  李郁芬见童瞳这么说,又见童瞳想摸她的屁股,赶紧跪在床上,高高撅起雪
白的大屁股让他尽情的摸。想来昨天晚上跟刘雪玩得过瘾,所以现在她是一丝不
挂,跪在穿上像个粉白的大肉弹儿,两瓣屁股中间夹着的那毛茸茸的肥屄,很是
淫靡诱人。
  因为之前没有“正法”李雁鸣,童瞳就窝了一腔欲火,现在看李郁芬这么骚,
鸡巴早就挺着裤裆难受了,所以就褪下裤子,掏出坚硬的鸡巴,在她面前晃了晃,
笑道:“好了,还不过来给我消消火气?”
  李郁芬像狗见了肉骨头一样,跪在床上,把头一伸,张嘴就含住童瞳的大鸡
巴开始唆起来,而且口技明显有所提升,唆得吸溜吸溜的,口舌并用,让童瞳舒
服不已。
  这时打扮穿戴好的刘雪也推门进来,笑嘻嘻的说:“嗯,人家也要嘛。”便
也跪在童瞳胯下,仰着头给他舔起卵袋来。想来这个刘雪在问外已经偷听多时了。
  两个女人,两张小嘴,对着童瞳的鸡巴展开轮番轰炸,她舔一会卵袋,她就
去含龟头,间或都伸着舌尖去舔棒子,你一口我一口,吃得不亦乐乎。
  童瞳被舔的不耐,拉过李郁芬的大屁股对准肥美的阴户就戳了进去,上去就
一阵猛轰,将这个熟女肏得浪叫连连。刘雪也退下内裤,跪在床边,掀起短裙儿,
拉过童瞳的手,让他给自己摸浪屄。
  两个屁股并排摆在童瞳面前,一个宽大肥厚,一个高翘浑圆,两个骚屄也是
一个肥肥腻腻,一个精致紧凑。童瞳一个屁股插几十下,就换一个阴道继续驰骋。
  把这两个环肥燕瘦的女人都肏得淫水直冒,大呼过瘾。
  没有几轮,两个女人都被童瞳的疯狂冲刺肏出了高潮。童瞳想起刘雪说,李
郁芬这两天勤于练习“屁眼夹棍”的功夫,所以猛操了刘雪一通以后,就将鸡巴
拔出来搂过李郁芬的屁股,将湿淋淋的鸡巴刺进她的屁眼里。笑着说:“芬姐,
听说你这两天苦练屁眼上的功夫,今天我可要好好领教领教。”
  “啊……小童……肏我的屁眼吧……我知道你喜欢……我就是为你练的……”
  李郁芬先是放松屁眼让童瞳的大鸡巴整个插进来,然后提肛一夹。
  “嘶……肏……还真他妈的厉害!”童瞳感觉李郁芬屁眼一夹之下,整个鸡
巴像是被人用手牢牢的握住一样,特别鸡巴根部被屁眼死死勒住,好像要生生勒
断一样,不由得一声闷哼:“爽!真他妈的爽!你这个功夫应该推广!”
  李郁芬的屁眼就像个弹性极好的橡皮套一样紧紧的箍住他的鸡巴,童瞳抽送
的时候,这种紧箍的感觉从鸡巴根本到龟头来回转移着。若不是童瞳经过那个老
道儿的气疗,加上从女专家哪里学过双修之法,还真难以抵挡。
  接着童瞳就摆开架势,对着这个“只要功夫深,鸡巴磨成针”的屁眼狂插,
在抽送中享受那种异样的快感。李郁芬因为早就习惯了这些爷们的粗暴肛交,早
就能从这痛苦之中体会快乐,加上有意讨好童瞳,更是一边夹紧肛道,一边迎送
肥臀,淫叫得忘乎所以。
  正插得过瘾,门铃却响了起来,刘雪赶紧起身去看门镜,然后跑过来道:
“是芬姐单位的领导,前两天来过的,那个张主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