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 第二十七章 消费青春

             第二十七章 消费青春
                (1)
  与阿娇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我发现自己的思想开放了许多,性格也豁达
了许多。以前不能谅解、宽容的事情,现在可以谅解、宽容了,而且有时还主动
参与其间,乐此不疲。我没有改变阿娇,却让她改变了我自己。我忽然发现,我
不再是原来的我。白天,我西装革履地坐在办公室,人模人样地组织着下属成员
组稿编稿,是个令人羡慕的” 白领” ;晚上,我好像成了色魔,要么忍受着阿娇
在男人身上的放荡,要么和阿娇一起玩着近乎变态的性游戏。我不知这是观念的
进步,还是道德的堕落。
  我研读过现代西方美学家和文艺批评家对现代人的解释。他们中的多数认为,
现代人的人格是处在一种分裂状态。或者说,” 人格分裂” 、” 多重人格” 是现
代人的基本特征之一。
  我似乎就是处在这种状态:放纵的生活与孤独的心灵相伴;优雅的外壳却裹
着邪恶的内心;追求独立却企盼别人的承认;高喊自由却在一个无序混乱的世界
里面不知所措;享受着外在的物质生活却荒芜了内在的精神家园……
  这难道就是人性中一阴一阳、一善一恶的两个面吗?
  但不论我和阿娇玩得多野,我的日常工作还在继续进行。
  有一天,编辑部的小刘送来一篇文稿,说推荐给我看一看,能不能用。
  我一看标题——《消费青春,透支生命》,觉得有点新鲜,就对小刘说:”
好,先放在我这里,看完了再告诉你。” 小刘离去后,我埋头读下去。
  那篇文章的大意是:生活在现代都市中的人们,已经不仅仅是在消费物质,
而是在消费生命本身。
  这个观点有点意思。我继续读下去。
  例如过度的吃喝,过度的夜生活,过度的性交配,都在加速消耗着人体生命
的元阳之气。如果是吸烟、甚至吸毒;邀异性一夜情,甚至玩夫妻交换,参与多
P狂欢,则更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因为我们人体的生物基因,无法承受这样的
工作强度。它在加速我们机体的老化,损伤我们的健康。
  这是文章的第一层意思。
  文章的第二层意思是,既然大家都在消费青春,那就不存在什么忠与不忠,
诚与不诚的问题。消费本身是一种等价交换:男人消费女人;女人也消费男人,
并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或者谁背叛谁的问题。
  因此,在这个普遍的消费时代,文明不是变得复杂,而是变得简单明了:既
不能怪男人变坏,也不能怪女人变坏,而是因消费的普遍性令生活本身变得丰富
多彩。
  这是文章的第二层次意思。
  文章的第三层意思,是将感情、爱情、责任、义务要与性生活分开来对待。
  如果不分开来看,那么在遭遇感情危机时,感情就一定会败给现实。
  文章的第四层意思,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准则。过往那些” 义气” 、” 责任
” 、” 忠诚” 、” 奉献” 什么的具有依附关系的观念都是陈腐的,过时的。现代
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准则,只需要一条就足够了,那就是” 利益” 二字——不
仅仅是经济利益,而且还有快乐原则。只要是快乐的,就是可行的。
  这篇文章,还是有点新东西,但发不发呢?我却有点犹豫。毕尽,这么激进
的思想,如果发了,弄不好会惹来一些麻烦。
  我打电话,将小刘叫到办公室来。对他说,就文章本身看,我赞成发。但这
肯定是一篇有争议的话题,所以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请主管文稿的副主编看一看
再说。我这边,先在发文意见表上填个” 拟发” 二字。你看如何?
  小刘也是个精明人。这种事最好不能担责任。于是转到了副主编那里。
  第二天,副主编打电话给我,说他认识这位作者,是广州一所大学的副教授,
女的,人长得很漂亮,他们在一起参加过什么研讨会。但名声不怎么样,可能在
学校与一些大三、大四的男生发生过性关系。关于这篇文章,他的意见是先在杂
志社的网站上发表。网友看后,对文章的核心观点,肯定有赞成的和反对的,这
就可以设立一个PK擂台,将两派中有一定水平的观点发表出来,以引起更大的
争论。这样炒一下,文章也发了,网站也火了,还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嘿,这主意不错,到底是领导,心眼就是多。照办。于是我在发文单上照着
副主编的意思,写上自己的意见,交给小刘去处理。
                (2)
  但是,这位女作者的思想却在我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没有消失。我和阿娇,
阿娇和其他男人,不就是在” 消费青春,透支生命” 吗?以往神圣的男女关系在
我和阿娇这里,变的如此简单,是缘于身在异乡的寂寞,还是缘于这个容易放纵
的时代?人性为什么如此贪婪,却又如此的缺乏抵抗、脆弱不堪?我们个人真能
按照自己的意志,而不是按照自然法则的意志去做事吗?
  在与阿娇的诸多情人周旋中,虽然最终都是以我的取胜而告终,但我知道,
我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狼性藏在了羊皮的后面,只不过是对她更有策略的雄性占有
而已。
  想要得到她,就先给予她想要的东西。
  比方说,我知道,就像很多喜欢玩弄少女的男人那样,阿娇是个喜欢玩弄少
男的女人,是我将她的心爱之物从她的怀里夺走了。我想,我应该还是另找一个
男孩子,还给她才好。我想,阿娇若不是以” 卖” 的名义,而是以” 欲” 的名义
与少男做爱,一定会令她非常兴奋和投入。
  在阿娇那里,所谓的贞操已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性满足。因为只有男人才能
引起她感官的兴奋,而不是嫖客。在这种兴奋的欲流冲击下,她不能自持,她渴
望同那些优秀的男人进行性交配,与他们融为一体,在性爱的催化下,肉体的结
合使她的快感体验达到巅峰。唯有这样,她才体会到生命的实在意义。
  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指责说阿娇是淫荡的。当处女膜修复成为一种时尚,无
痛堕胎、隆胸和包皮手术越来越红火、性用具商店越开越多、为成功人士提供性
服务的二奶、三奶满天飞时,整个世界都淫荡了。当别人对她的称呼从” 良家”
变成” 小姐” ,而要买她的身体消费时,也是整个社会培养和造就了她的这种淫
荡。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便开始在网上物色小男孩。
  在深圳这个声色犬马的社会,我很快就在网上找了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在校大
学生。
  我说:” 我和我老婆有一种特殊的爱好,就是与陌生男人玩3P。不知你是
否愿意?”
对方说:” 愿意。”
我说:” 我们的要求就是不要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身分,特别是男方,不要
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女方。不知你是否愿意?”
对方说:” 愿意。”
我说:” 我会在大家都方便的时候,在宾馆开一个房间,大家在那里进行,
并且由我拍照,拍你操我老婆时,性器官接合时的情景,当然不会拍你的面部。
你是否愿意。”
对方说:” 愿意。”
我说:” 那好。那请将你的照片发到我的邮箱里,让我老婆欣赏一下。她若
同意,我就通知你。”
还想到不到十分钟,那个大学生就将他自己的几张半身照发了过来。我一看,
人长得还算清秀的那一类,瘦瘦的,高高的,白白的,穿一件白色的圆领衫,头
发有点长,但很有精神。
  我回贴:” 你很好,是个帅哥。我相信我老婆看了,一定会喜欢。”
对方回贴:” 谢谢。”
我又说:” 顺便问一句,你有女朋友吗?”
对方说:” 以前有一个。现在分手了。”
我问:” 为什么?” 对方说:” 到了大四,都要实习。我们两人的家在农村。
她实习的时候,公司有位主管看上了她。于是她选择了他。”
我默然了。又是一个为求生而牺牲爱情的故事。
  怎样安慰他?
  我问:” 你有多长时间没和女人做爱了?”
对方说:” 大概有两个月吧。”
我说:” 那好。只要你不伤害我老婆,老哥我这次一定让你爽。”
对方说:” 谢谢。”
对方的语言不多,看来是个诚实的大男孩。
  我又问:” 那么,你喜欢我老婆打扮成什么样子?”
对方说:” 我喜欢女人穿长筒丝袜和高跟鞋的样子,我觉得那样会很美。”
我答:” 这好办。我会尽量满足你。”
                (3)
  那天晚上,我搂着娇柔的阿娇,一边向她求欢,一边跟她说:” 老婆,我知
道你喜欢玩,前一阵子是我不好,把你的心爱之物给夺走了。现在,我想给你再
找一个,还给你。你看如何?”
” 你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明白。” 她瞟了我一眼。
   ” 我想还你一个大男孩,让你玩他。”
”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 没有,这次是真的。”

” 你骗我,我不要。”

” 没有骗你。你看我这么真诚,像是骗你吗?”

”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 老实说,我今天看了一篇文章,名叫《消费青春》,很有意思。” 我于是
将那篇文章的大意讲给阿娇听。并且告诉她,我自己也想通了。既然我们来到这个
世界,生活是如此的艰辛,精神是如此的痛苦,社会是如此的不公平,那到不如想
玩就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只要有机会!
  阿娇见我认真,又这样诚恳,便问:” 那你要给我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然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啦。大男孩,小白脸,怎么?”
” 讨厌呀,你!” 可是阿娇嘴里这样说,脸上却浮着轻快的微笑。
   ” 那你怎么安排这件事呢?” 停了一会儿,她又这样追问了一句。可见她的
淫,真是淫在了内心。
   ” 开个房间,你们做,我在一旁看。而且拍照——特别是要拍你和他交配时
两个人性器摩擦时的情景。”
” 呀,不行。那我怎么好意思?”

” 有什么不好意思?你只当我是空气,不存在,想怎么做,就和他放开来做
就是了。”
” 那我怎么做得到。我看到你,不可能像没看到一样。”
” 哎呀,可以的呀。要不,先让我们训练一下。”
” 怎么训练?”
” 你明天拉客时,跟客人说好,做爱不要钱。” 我淫猥地说:” 条件就是要
让老公我在一边看——怎样?先训练一下。”
” 讨厌,这也想得出来,不跟你说了!” 阿娇撒娇道。
   ” 不想训练呀?看来还是可以接受的啊。”
” 变态老公。” 阿娇举起小手,撒娇似的在我肩膀上打了一下。
   ” 老婆,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老公现在真的变了很多。我想,要玩,就
玩刺激一点的。只要你爱老公,你做任何事情,老公都支持——特别是你,偷男
人。”
” 是吗?” 阿娇歪着头,开心地笑道:” 你真有那么好!” 我看得出,那
笑,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愉悦和骨子里的风骚。
   ” 可是,你给我找的那个人,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她问。
  我说:” 是一个还没有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
” 哦,是大学生呀。” 阿娇不做声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悄悄地说:” 我问过他,他已经两个月没和女人发生性关系了,正憋得难
受呢!到时候,一定会很厉害。”
阿娇笑了,笑得两只丰乳乱颤:” 你就喜欢这个调调。变态!”
” 哈哈……我这不也是让你享受一下嘛。” 我搂着她求欢道。
   ” 你讨厌,想搞死我。” 说着将她的脸蛋贴向我的胸膛。
   ” 要想提高质量,就得找年轻的。” 我强调道。
   ” 要不是生孩子,什么质量不质量?”
” 年轻人做起来又有劲,又持久,又激情,能满足你呀。”
” 你讨厌,我又不是动物。”
” 人和动物没什么区别的啦。”
” 那你是动物啦!” 我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副奇怪的画面:一条公狗正
在与一条母狗交配的场景。
   ” 对,对,我是动物。我是狗,是公狗——哈哈,你是母狗。” 我越说越来
劲了:” 我们大家都只不过是一群地上跑来跑去的狗……来,让公狗好好地肏你
……”
” 哎呀,你讨厌啦……啊……老公……啊……你……啊……”
                (4)
  一想到观看阿娇偷人,而且自己还要亲自拍照,我心里就激动不已。这究竟
是一种什么心态,我真的说不清楚。
  我在网上看过很多有关老公将妻子送给别人玩的故事,名曰” 献妻”.那是做
丈夫的,将原本看作是私有物珍藏的妻子,拿出来献给别人玩,并从中得到一种
反向的心理上的麻醉与快感。
  但我好像不是这种心态。阿娇不是我妻,而是我情人。而维系情人关系的方
法,就是让对方快乐。因此,我是要给阿娇找一个她喜欢的性玩具,作为礼物,
献给她。只要她快乐,在男人身体的攻击下,淫意绵绵,高潮不断,我便快乐,
便高兴。我肯定不会一边看着她与别人做爱,一边在旁边自慰,而是参与其间,
三人同乐。
  阿娇也是,一想到要与那个不相识的大男孩搂搂抱抱的调情,并且当着我的
面,双双脱光衣服上床做爱,浑身就有一种骚痒感,阴部也湿湿的。
  大家似乎都在期盼着周末早一点到来。而在这种等待的过程式,阿娇对我是
特别的亲切,每天都买好东西做给我吃。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黄昏,我向单位借了一架佳能高级相机——5DMark
II全画幅单反,又借了一个大光圈的人像镜头,便提前下了班,赶往东门。进
门时,阿娇正在家里化妆。
  本来阿娇只描了眉和涂了口红。我忽然想到了以后的安全问题。如果无意间
在大街上碰到一起,被他认出来,就不好了。所以还是让阿娇化了一个彩妆:描
眉、擦眼影、抹深色唇膏。而且彩妆也更上镜一些。
  阿娇平时的长发是飘下来的。这次也改了妆,将长长的秀发盘旋在头上,高
高的在脑后绾了一个结。又在耳后,插上一颗十分精致梅花卡。
  然后开始换衣服。
  穿什么衣服确又费了一番功夫。她的性感的衣服太多了,反而不好选。阿娇
将衣柜里的衣物全摊在床上,让我挑。
  一件粉色薄纱、酥胸半露的吊带裙;
  一件无袖、高开叉的短旗袍;
  一件黑色抹胸,露肚脐眼的;还有一件肚兜式的吊带小衫,一根细绳系在脖
子上,后背全部是空的,露出光滑而性感的背脊。
  下身的呢,又有一大堆蕾丝缕空的丁字裤,其实就是一块小小的遮羞布片而
已:红的、黑的、白的、紫的、花纹的,款式各异,性感极了。其中,最显眼的,
当属那种两侧系带的款式。男人往往会用嘴为她解带,然后顺势舔她的阴毛。
  一条空裆的黑色薄纱连裤袜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想到了大男孩的爱好,给她挑了一套半透明的黑色情趣内衣。它的色彩,
与阿娇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半透明的黑,更衬托出她的肌肤雪白、细腻和
光洁,十分迷人。
  下面的两条腿,我给她选了一条薄而透明的空裆黑色长筒丝袜。线条圆润优
美,妩媚迷人。
   ” 你说我穿什么外衣?” 阿娇笑着问我。
  这时已是深秋,天气有点凉了。
   ” 外面穿一件短风衣。如果冷的话,里面再穿一件衬衣。” 我说:” 这样也
不影响上街,进了房,脱起来方便。” 阿娇朝我抛来一个媚眼:” 还是你会欣赏。
   ” 不一会儿,阿娇找了一件粉色的小衬衣穿上,外面又套了一件韩国款式的
短风衣。
   ” 来,摆个姿势,我看看。” 阿娇旋即在我面前即摆了一个姿势。
  高高的发结,细长的脖颈,丰隆的胸乳,细细的腰肢。两条修长而圆润的腿
从韩式收腰的短风衣里直直的伸出来,脚下蹬上一双透明底的高跟拖鞋,手腕处
跨着一个小皮包。整个形象,十分的娇艳妩媚。特别是大腿以下,被黑丝袜勾勒
出的圆润曲线和伸在高跟凉拖鞋里的一对小脚,真是太性感了。看得我热血沸腾。
  我又打电话,约那位大学生,问他到了哪里?我们三人先在一起找家餐厅吃
晚饭。
  他说他已经到了东门。我说是否认识湖北餐厅。他说不认识。我说那你到了
东门后,告诉我你的位置,然后我再教你怎么走。我们也出发了,随时保持电话
联系。他说好。
  挂上电话,我笑着转向阿娇:” 走,老婆。跟老公一起偷人去!”
” 讨厌啊,你!” 阿娇一边骂,一边笑眯眯地挽住我的手,我好像从来没见
过她这么高兴。
  两人一起出了门。
  我们俩手挽着手,走在东门的大街上,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城市是那么
的美丽,而我们自己:一个西装革履,如同绅士;一个娇艳欲滴,好像淑女。多
么的文明,又多么的高雅。只有天晓得,在我们的内心,此时却燃烧着何样的野
火,流淌着何等的淫欲。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