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续篇之二战叛情(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一章 转世惊魂、天降龟男
  在这一条漆黑不见天日的街道上,我一个人孤零地在这条街上拼命加快了脚
步,内心里渐渐开始心急如焚地感到震惊,而离我遥远的前方仍然一片黑暗的。
正当我越走就越感得吊胆惊心,四处的情景也变得越来越怪诞,整个人宛如一个
疯子般的不停在这里四处急喘地狂跑起来。
  突然间,我顿时一惊的看到一道仿似纯白色的光线正向我的头上面照着,而
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这时候,我全神惊惶地觉得我全身竟然
活生生的被这一道光线给抽到半空中,一瞬之间便时空转移地消失在空中。
  恍惚间,我全身竟飘在一个极度黑暗的空间里,而这种感觉彷佛就像堕入了
一道很长很暗的时光隧道,随着十八次黑白的光线在我眼前一闪一闪地亮过,一
瞬间就移影换形地变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这时候,我还是一脸惊讶地留意到这里的情景和空间竟然全方位地转换了。
正当我还在这空间里四处惊慌地一望,此时的我整个心灵几乎崩溃,整个人毫无
头绪地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了。
  「救命啊!有人听见我吗?这里是哪儿?我究竟在哪儿呀?!」我不断在这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空间走来走去,不停向这里四处狂叫了一刻。
  在被这件奇怪的事件震惊之余,一个即将要来的噩梦终于发生在我眼前。
  「在地府大殿上,哪里允许你放肆乱叫一番!你可知你已犯了离天大罪?你
真是罪无可恕了!」顿然间,眼前一亮,而一道仿似有回音的声音竟在这空间里
响亮地传进我耳旁。
  「我的妈呀!你……你到底是谁?!」不需一会,我顿时放缓了脚步不敢贸
贸然而为,突然间被我眼前的情景吓到瞳孔都放大了,整个人不禁在原地后推了
一下,便心头一惊地喝着说。
  此时,我终于可以看清前面的方向,而在我一双惊惶的瞳孔里竟然看到一个
满脸留长胡子、身上穿着一套仿似古代官服的男子竟坐在大殿上的黄金桌子前。
  「你来到了第十八层地狱,见到了阎王还不拜跪!」
  「我……我究竟是不是在发梦呀?!我来到了地狱?不可能!我是不可能死
的!」我心刚惊怕起来,一边呼吸沉重,一边战战兢兢地对面前的阎王说道。
  「陈家荣,你早已死了。不然你哪有可能被降到第十八层地狱来备受各种酷
刑的折磨呢?」阎王一脸严肃地对我说。
  刹那间!一个隐约的影子从我一身惊怕的身躯一晃而过!
  「参见阎王,我已在人间跟随了陈家荣足足四十六年,他在今世里干的每一
样事情,大大小小一略被我记载在这万行书里了。」一只宛如没有脸庞又看不清
它身体的鬼影顿时飘落到我身旁,便向面前的阎王发出一道似人似鬼的尖声说。
  「好,给我呈上来。」我依然一身惊怕的,全身没力气地听到阎王如此说。
  「唔……果然还是没有改变!陈家荣,在这万行书里头记载了你过去曾经做
过的点点滴滴,我看你还是死性不改!万恶不赦的事情统统做尽!你曾经杀人放
火、奸人儿女、偷骗欺压以及一些数之不尽的坏事一样一样记录在这里,你还有
什么东西要说?!」过了一顿,阎王忽然抬起头,一脸愤怒冲天地向我喝着道。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呀!我是无辜的啊!」我立即两脚发软,一连
低声求情的向阎王说。
  「你干了如此伤风败理的事情,还大言不忏!竟敢说你是无辜!你全部罪证
都已在我手上了!」
  「大人,饶命啊!我以后也不敢了!是我犯贱!是我不知好歹!求你放过我
吧!」我继续低着头,一面双眼惊慌地望着地上,一面脸上露出一丝丝害怕的情
绪说着道。
  「元神大将军,怎么说你曾经也是天宫的大将,你究竟要到何时才愿意悔改
啊?」
  「你刚说我是什么?!我是大将军?我是天神?」我一听到他如此向我说之
后,当场全身瞠目惊舌的呆在地上,便一脸惊讶地说着道。
  「难道你已忘记了你前世的因果吗?」
  此刻,我当场无语地归在地上,一时双眼空白的惊望着面前的阎王。
  「是呀!你前世本来就是天神法界里的大将,但是你竟触犯了天条,私地下
对一名仙女存有爱意。但这件事最总还是纸包不住火,你的春秋大梦不到多久,
你对那名仙女的爱慕就给人发现了,而你也当场给天兵抓住。
  东窗事发之后,玉皇大帝也被你触怒到龙颜大怒,命令我贬你到人间法界里
去修炼九九八十一次的轮回。除此以外,玉皇大帝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你下人间法
界里去,好好的体会一下那些所谓人类各种各类的情感进化的动因,希望有朝一
天你可以从中学习到善、恶、良、情这四种感情的启发点,奈何你一次又一次地
失败呢?」这时,在我面前的阎王眼神严肃的瞪住我说道,当场令我感到不寒而
栗。
  「我真的不知道……」我浑身的思考变得迷乱,登时满头大汗地沿着我一张
毫无脸色的脸庞上滴着下来,当场彷佛发了一场惊梦般的口颤颤向他说道。
  「来人,快给他送到孟婆桥,喝下孟婆汤之后,下辈子是人或是鬼就要看你
命运的造化了。你就好好上路吧!」阎王向身边站着的两个好似牛头马脸的鬼差
说道。
  「大人,我不要喝!我不要!请放过我吧!我不要再做人啊!」这时候,我
全身惊慌的被那两个牛头马脸的鬼差挟走,但我一道道喊破喉咙的叫声却沿着孟
婆桥上不断凄惨地响个不停。
  经过了一段精神上的挣扎之后,在地狱里的鬼差也不顾我的生死感受,正当
他们目睹我已给孟婆手上的一碗孟婆汤活生生地直灌入肚肠后,一转眼便将我整
个身躯给推入面前的一个光洞,一个仿似人间回圈的光洞。
  「救我啊!我不想再受苦了啊……不要……啊……」我随着那个回圈之洞,
一时之间宛如一颗子弹般的速度直堕入一个没有谷底的空间里头,此刻的我不停
疯癫地拉紧厚喉咙猛嚎了起来,直到我双眼顿时一黑。
  时光穿越来到了凡间一九二二年的时期,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声女人
诞下婴孩的痛叫声,随即一声婴儿在人间初发哭声的声音顿时在东南亚某个落后
的村庄里响起。
          第二十二章 村庄情怀、二战前夕
  时光飞逝,转眼间便渡过了二十年的光阴。在马来亚最南部的柔佛州的土地
上,在四周围隐隐包围着一片片浓密的森林。在这里除了可以看到数之不清的树
林之外,就是一片英国盟军当它如珠如宝的矿石场了。
  「爹,我们究竟还要在这儿做苦工做多久啊?我都没命再继续了!」这时候
一个年轻有为的男生正抬起他一双憔悴的眼神,双手拿着一把残残旧旧的锤子,
不知不觉地望向他身旁不停卖命苦干的一个整头长满白发的老伯伯,并喘息地说
道。
  「嘘!阿南,你说话可要小声一点呀,如果给那些兵员听到的话,我和你都
会没命再留在这儿的了。」这时,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伯伯立即在身边不停巡逻着
的盟军兵员的四处鬼虚地瞧个不停,顿时心急地捂着自己孩子的嘴巴并且不让他
再继续乱说一番。
  此时此刻,这个年轻有为、热血沸腾以及一身健挺肌肉的男生就是我──阿
南宾赛迪,而正在我身旁埋头苦干的老伯伯就是这村庄里的村长,也就是我的亲
生老爹──朱吉宾赛迪。
  自从我出生在这片土地上,我全身猛流着的血液就天生存有一种爱国亲民的
热心,加上我老爹在这片土地的高尚身份与特殊的地位,导致我们俩曾经在这片
土地过了一段受人敬待的日子,一直到外方势力融入了这一片与世无争的安乐天
地,一瞬之间便霸占了这里的沃肥土地以及丰富的资源。从此以后,在这里生存
的人民就搞到人心惶惶、每日都带着提心跳胆的情绪在这乱世的世界里做人过日
子。
  「爹啊!我都不明白的,这里早已给那些所谓的盟军霸占了,但他们却不是
拿来发展,而是来这里偷取我们的天然资源。怎么说,这些都是属于我们村庄的
呀,他们这样做还真是太过份了!」过了一刻,我越想就越感到心有不忿地继续
喝说。
  此时此际,我老爹不禁心有感触地在这四处一片被人丢荒和毫无发展的村庄
以及一班热爱于他的村民纷纷在这仿似人间地狱的矿石场里头不停地埋头苦干,
目的就是为了要保住各自的命和以往的日常生活,所以就算要他们过着一些惨不
人道的苦干日子都无言无悔了。
  「唉~~怪就怪我们的势力不比他们强,他们怎么说也是西方国家来的,动
不动就用手枪。我们却只有那些打猎才用得上的刀把而已。阿南,我们还是算了
吧!过多一天就过一天,我们就默默期盼苍天即将会给我们一个反抗他们的好机
会。」随着痛心伤臆的目光在这四周围望了一望后,他双眼彷佛掉了一滴滴痛心
的泪光,便将目光转回我的方向说。
  「爹,你是这里的村长啊!你几时变得这么胆小的?你试想一下,现在你的
地方已给人攻击了!强霸了这里!还有,不要忘记之前娘亲在英国盟军攻击的时
候失踪到现在,到目前为止她仍然还是下落不明,是生是死就没人知了!我跟你
说,我不能再忍耐这种鬼日子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一定
要站起来反抗他们的!」我全身充满着力气,顿时热血沸腾地看着我老爹喊说。
  「Hey! Why you guys stopped? Bloody hell! You guys deserved to get a
beat!」突
然间,一名在我们身后巡逻的英国兵员对着我们说了一些根本听不明白的语言。
(嘿!为何你们停手?他妈的!我看你们真的皮痒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就在最关键的时刻里,当我心里已
准备好要起身反抗那个英国兵员的击打之际,一声声紧急铃钟的敲声立时响了起
来。
  「发生什么事了?为何那些兵员一个两个全都逃开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这刹那!我顿时看到在这村庄里霸占多时的英国兵员全部不顾一切的逃之
夭夭,一时间整个村庄变得人逃人亡似的暴乱起来。这时的我一时激动到不敢想
像眼前的这个事实,便激动地对我身旁的老爹喝着说。
  一转眼,在人群暴乱的远处一方,从我迷失的视线前便看到一位肝胆相照的
好兄弟──阿东宾在那正向我的方向跑着过来。
  「嘿!阿东,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惊世大事?为什么他们要逃离呀?」我一
时情急地拉着他并惊喝一声说。
  「刚才我在草地上小便的时候,我静悄悄地偷听到一些兵员的谈话,得知一
个惊人的大消息!我听到在国外的日本兵已偷袭攻击了珍珠港,而且我还听到那
些盟军被日本兵攻打到节节败退,甚至还霸占了那些美国盟军的堡垒呢!现在那
些盟军就好像一盘散沙一样,全部为了要保命而逃离这里了呀!哈哈哈哈……我
们得救了!我们自由了!自由万岁!」阿东全身欢腾地抱着我说。
  『自由万岁?只怕这里的噩梦还未曾开始过!』我心里渐渐地忧虑起来,便
愣然地想着。
  此时此刻,正当这村庄里的人民一同共庆自由再度来临,这时的我却毫无心
情地被阿东以及我老爹他们俩紧紧地抱着。一时之间,我心情变得复杂地为日后
即将要来临的遭遇而微微担忧了起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