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续篇之二战叛情(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秘密曝光、心灵绞碎
  东南亚热带雨林的天气长年潮湿,上午时分总会是一片天气闷热、太阳高照
的,一到下午时分便会反复无常地变得气温骤降或狂风暴雨了。今天也不例外,
当时间即将要迈进中午的时刻,天空高挂的阳光线照得人特别的两眼昏花、心情
暴躁起来。
  此时,在村寨里头的各户门家纷纷将他们家中的门窗给打开了,好让外头的
新鲜空气可以随风吹进来。乍然一望,座落在这村寨某一个角落的房子四窗却紧
死地被关上,房子里的一盏油灯忽明忽暗,顿时看起来阴气深深的,只是外面的
光线照不进去,让房子里面的气氛更加变得格外漆黑。
  其实在这一间漆黑一片的房子里竟有两具赤裸裸、汗漉漉的身体不禁紧密地
缠绕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此景此际,再看清楚一点就理所应当地看到一个拥有
一身完美胸肌的男人不停用他下体一根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一进一出地在一个性
饥渴多时的肉洞里摩擦着,而躺在木床上的这位女人,她一身火热的情欲也在这
间淫靡气氛、汗味津津、春情浓浓的房子里逐渐地酝酿起来。
  实不相瞒,这位表情淫荡之极的女人就是人称整个森都萨村庄里最漂亮的一
个妇女–安娜。此刻,她一双修长的美腿正在紧张地微微颤抖着,全身的神经细
胞登时激动地不停用手狂爪住正倒在她身上的情人–阿东的背。瞬间,安娜整个
人双眼紧闭的,不时仰天大叫地喘息着,当她全身细胞正要迈进一种情到浓时的
顷刻,顿然间在空气中呼出一阵阵香浓湿热的气流了。
  「啊……嗯……嗯……啊……阿东……你不能……」安娜含着泪淫荡地看着
阿东的脸庞,紧紧咬着下唇说。
  「大嫂,就让我再疼爱你吧,我一定会爱护你的。」阿东一脸汗水地,他的
下半身不断猛烈地在安娜一个毛茸茸的阴道深处里连忙加快了抽插,瞬间歪着头
在她耳边不停亲切柔情地说。
  「阿东,我们还是不要再过这种终日不能见得光的日子了。我怕我老公会突
然回来,我真的害怕他会发现我们俩竟瞒着他,在他背后做出这一种羞耻没脸的
事情来。」突然间,安娜一脸羞怯的娇脸顿时睁开了一双朦胧的眼睛,立时抬头
望着她身上的阿东便害羞小声地对他说。
  「其实我也很难受的,怎么说阿南也是我的好兄弟,我的一个好干哥,但是
我就是对你一见钟情,我日思夜思就是你的美貌气质了,坦白说我都快要对你疯
癫了呀。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
  「你都知道我心里只爱我老公一人而已,而且没有人可以取代他在我心目中
的地位,也包括你在内。你是知道的,为何你又要如此对我坚定不移呢?外面还
有很多女生等待你的。」安娜张开眼睛直盯着他,不停地摇着头说。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啊啊……啊……我不想你离开我……啊……」
说着,阿东一时想不开,全身宛如心力交瘁地不禁颤抖了一刻,随即内心挣扎地
向安娜喊着说。
  就在这时,阿东马上提起了她的双腿,并放到他的肩膀上,一瞬间体下的火
烫肉棒顿时快速反应地抽插起来,从他一双妒忌成恨的眼睛里顿时看到安娜一双
丰挺的双峰上,好像一对饱满的肉包子一样的惹人咀嚼。就在这时刻里,阿东的
嘴巴也逐渐变得迫不及待了,也不管安娜如何的拒绝他,随即整个人面红发烫地
俯下头去吸吮她的玉乳,随后深情地在她一对粉红乳晕前轻舔慢捻一番。
  「啊……你……轻点……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实在离不开你……我好舒服
啊……我从来没有感到这么舒服的……嗯……嗯……」安娜紧闭着眼睛,整脸无
限陶醉地向阿东呻吟说。
  「大嫂,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理别人怎么想吧,大不了我们可以一走
了之,隐居在一个没人存在的地方,那么这件事就可以一了百了,我们也没有后
顾之忧了,你说好吗?」此刻,阿东的下体一面故意狠狠地一顶,一面将憋在他
心里面好久的一番话,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便说道。
  「啊!你插得我好深哦!我们……我们怎么可以这样?人间世俗又会怎么看
我们呢?五湖四海的世人一定不允许我们这样的关系的呀。」安娜顿时将双腿给
张得更大,一边心情复杂地张开双眼望着他,一边辗转反侧的叫喊说。

  「你们竟然…………你们在这儿做什么!天啊!你们竟敢做出如此丢脸的东
西啊!」就在这瞬间,正当他们俩忘情地堕入在一个情欲大漩涡之中,房子门前
的布帘突然被一个貌似相识的男人一手愤怒地推开说。
  「嫂嫂,你觉得如果我出嫁那天穿成这样会好看吗?这布料会不会太过性感
了点啊?」突然间,妲妲一道紧张又害羞的声音登时传进安娜的耳朵里,而当场
把她整个人给呼唤过来了。
  此时,安娜的头上早已梳盘了一个颇具东方女性神韵的发髻,她整个光滑的
额头前稍微放出一丝丝的刘海,脸颊两侧也不留多余的发丝。回神之时便一头昏
昏沈沈的情绪立即从一个令她颤腾万分的噩梦,一段隐隐深藏在她脑子记忆里的
回忆片段,转眼之间,整个人逐渐地清醒了过来,随即双眼空荡荡又目光呆滞地
从镜子前的反射看到妲妲正站在她的背后,便连气都喘不均匀地望着她回答说。
  「啊……你刚说些什么?」
  「我说啊,这件婚纱好看吗?但是我总觉得这布料看起来还是太过性感了呀
,婚礼当天我哪能穿到如此稀薄的!人家都不敢穿出去见人了呀。」妲妲瞧了瞧
手上的一套仿似白色透明的婚纱裙,脸上顿时一阵阵绯红说。
  「每个出嫁的女人一定要经过的啊,因为这是我们村庄里自古流传下来的礼
服。其实在婚礼当天,你规定要这样穿就是要展露出你一身初长成人的身段,而
这些布料稀薄的原因就是要向村民们说你已经长大成人,即将要嫁入别人的家族
里头了,成为人家的妻子和媳妇。但是无论妲妲你当天穿成怎样都会那么的亮丽
示人,到时候你一定会风姿卓越,一定会成为全村里最受瞩目的美娘子的。」安
娜一颗心脏快速的蹦跳着,大脑也几乎一片色迷迷地回答她说。
  「嘻嘻嘻!嫂嫂,我哪是啊!你才是全村寨里面最美最漂亮的女人了,我又
怎么可以跟嫂嫂你相比呢。」
  「唉!现在你就要成为人家的妻子了,你不能再像以前那么的前倨后恭对人
。千万千万要记得侍奉和服侍你老公妥妥当当,不能行差踏错任何一步,你明白
我的意思吗?」这时,安娜联想到自己的小姑子即将要嫁给阿东了,在心里一阵
阵郁郁不乐的情绪逐渐翻滚了起来,不由叹息了一刻对她说。
  「嫂嫂,为何你的眼睛里好像湿湿的?」
  「啊……可能有沙吹进我眼里了,我擦一擦眨一眨就没事了。」安娜一面忍
着泪,一面把头别到另一边去,从她喉咙里不慎吐出一声泣咽,声音似是带哭,
但却强忍着不发出来。
  「嫂嫂现在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到外面去办,现在你就自己乖乖回家去吧。你
就快做新娘了,别再那么任性了,也不要再让人担忧你这些那些的,知道吗?」
过了一刻,安娜脸上流露出一份很无奈的神情,便转回头支吾地对面前的小姑子
说。
  「知道了,差点就忘了告诉你,明天你和我哥一定要早点到我的婚礼啊,千
万不能迟到的哦。」妲妲一面望着自己的嫂嫂转身离去,一面兴奋融融地在她背
后说道。
  这时,妲妲一连笑声款款地在安娜的背后笑个不停,她完全不能看见自己嫂
嫂脸上的表情,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嫂嫂此刻的心情。就在安娜正往屋外的方向徒
步走着,她一边闭眼深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边眼衔泪花似的忍住泪珠掉下来,当
场有如一个刚刚被男人抛弃的情绪涌上她的心头,让她的内心再次一痛地饮泣吞
声起来。
  在这个痛彻心扉、悲恸欲绝的情景里,安娜第一次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心痛,
什么叫做女人最痛,而这种痛苦的滋味不是一般女人可以体会得到的,是要经过
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才能磨出这种让人痛又让人悲的感觉。不到一会儿,在她眼
眶里一直打着滚的眼泪终于哗哗不休地流下来了。
  在她痛哭流涕之际,脑海里缓缓遗憾地想到自己小姑子的快乐背后却造成了
自己的痛心泪痕、泣声连连。尽管她的内心世界里有多么的不愿意,但她知道他
与阿东之间的这段不可曝光的恋情即将会随风而去,彼此之间的情情欲欲就会永
远地沈没在各自的心底里了,然而她心里面依然还有一个非常担忧的事情,急不
可待的想面对面告知他。
  不到一茶的时间,安娜便在一个太阳猛晒的天空下,整个人小心翼翼地四处
张望着,心里头不断回想起曾经做过亏心事的挣扎情绪不断缠绕着她全身脉搏跳
动的身躯。此时此刻,她深深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躲过内心的挣扎,随即便气喘
吁吁地加快了脚步往村外的大湖边走去。
  经过了村庄里的大寨区,沿过无数的黄泥湿土的小道路,并过了一段慌里慌
张的村外土路,瞬间,安娜终于安然无恙又无惊无喜的来到与情人相见的目的地

  远远一看,安娜一双修长的美腿架在她一副魔鬼般凹凸有致的身材,竟在她
身穿着的传统民服的白色短裙衬托下显得格外神采飘逸,尤如一位仙女下凡般的
丰姿绰约。
  眼前再一亮,她浑身早已被外面的闷热天气弄得全身的汗水直流,然而从她
拥有一双宛如天上玄月的丹风眼、如泰山秀丽高耸的琼鼻以及一道薄而有菱有角
的粉红樱唇的娇脸上,加上她浑身被太阳晒到粉嫩通透的白皙肌肤,隐隐约约地
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热带贵族的韵味。
  怎知,安娜怎么又会预料到原来她自己的老公,也就是我,早已偷偷地独自
来到这村外的大湖边,耐心静待一个埋在我内心多日的谜底大揭开。此刻,我侧
身隐藏在湖边近处的干草堆里,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的妻子,一时惊呆地留
意到她为了要赴约,竟然将自己打扮到一身惊艳四座的。单单从她玲珑有致的身
段来看,当场弄得我一双颤抖的手掌心逐渐冒出冷汗来了。
  「岂有此理!竟穿到这样,难道你和他真的有暧昧关系了?」此时,我在干
草堆里拼命咽着口液,口音也带出来一种惊叹不已的语气,喃喃自语说。
  「你是吗?你有吗?不会的,你是不会这样对我的,你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情来的,你是我的妻子啊。但是如果不是有暧昧的话,她又怎么会打扮成这样来
赴约呢?!他妈的!就连这些臭苍蝇也来烦我!」又过了良久,我全身逐渐地神
智不清,环顾四周,顿时发现在我身边竟飞来了好几只丑恶的苍蝇,不停在一堆
臭牛粪上飞来飞去。

  此刻,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个心情了,内心只是依稀有种不安,全身也在
一个冷风吹动落叶的草堆里逐渐觉得肌肤寒冷而寒毛直竖,一颗心蹦跳个不停,
急促得像要从喉腔跳出来。

  懵懵然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时的我仍然远远望着眼前的娇妻,从她一张忐忒
不定的脸孔、一时向东行一步,随后又往西走一下的神情看起来还真的显得她心
里有鬼的。突然之间,一声似曾相似的口吻顿时在我耳里响亮亮地传来!
  「安娜!真……真是抱歉,我刚刚才做完手头上的工作才能赶来见你的。你
是不是在这儿等了我很久啊?看到你整个脸烫烫的,看到我都心疼死了。」转着
眼就从干草堆里头望到阿东正迎面地朝我妻子的身处跑了过来,随即便全身气喘
吁吁地抱紧她说。
  顿然间,我心中猛的一跳,全身心性顿时愣愣地惊呆了起来。好像不敢相信
在我眼前所发生的这一个情景,我心情不定地竟然听到我的好兄弟毫不犹豫地直
接称呼我妻子的名字!而最令我咋目惊舌的是他甚至还敢瞒着我,当我好像一个
傻瓜般的在我背后斗胆地侵犯触摸我妻子一身体态柔美的肉体!

  「你知不知道我是冒着危险出来见你的,但是你却迟到!我真的很担心我们
的事情会被人发现,尤其是我老公他。到时候我们的后果就会很严重的了。」
  此景此刻,当我双耳一听到我妻子如此说后,顿时全身的敏感神经线给吓到
软绵绵的,心里就快承受不住这种心灵上的巨大痛击,想到原来自己妻子一直都
和阿东有来往的,心头又撒出一阵阵的痛觉。
  而且经过了这种朝朝相见、互相偷瞧的日子里,她竟然和阿东一同双翼起飞
地培养出一个真挚的感情来了。正当我越乱想一番,脑子里的思考就变得胡思乱
想起来,内心深处的感受也深深觉得这些年来被他们瞒得我通透耻透的。誓估不
到原来他们真的是一对通奸的狗男女,如同隐埋在我内心多日的谜底一样,登时
变成我一个难以忍受的人生噩梦了。
  「我的爱人,你言重了。这件事情只有上天会知道罢了。如果你不说,我不
说,那谁又会知道呢?」我不时定睛地看向一身英俊不羁的阿东,而他一副神情
焕发地紧搂着我妻子说。
  「天啊!你的爱人!我妻子何时变成你的爱人了!」我喉咙里仿佛要发出一
声尖锐的嚎叫声,一时变得怒气冲冲地想从干草堆里跳出来。但由于好奇心的作
祟之下,骤时凝住了动作,不禁忍着满肚子的奇耻大辱便咬牙切齿地喃喃说道。
  「谁是你爱人了?你明天都要结婚了,现在你爱人已是年轻貌美的妲妲了呀
,哪里还会轮到我呢?」安娜骤时从他的怀抱里挣扎了起来,随即一手将他的身
体给推开,便狠狠地向他瞟了一眼说。
  「你要相信我!你也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人!永远都是一样,永远不离开你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以改变我对你的永恒爱意。再说我根本就对妲妲一
点爱意都没有,更何况我和她之间只含有清淡淡的兄妹之情罢了。安娜,我答应
你一辈子只爱你一人!」阿东急促地一手将安娜拉回自己的怀里,便振振有词地
对她说道。
  「我们之间是没可能的,伤风败俗的我们终须一别。我们就在此了了我们这
个无尽头的一段情吧。」安娜的眼泪渐渐在她眼眶里打着滚,泣声阵阵的在阿东
的怀抱里说道。
  远距离一望,整个风声鼎沸的大湖边顿时随着他们之间的沈默而安静了起来
,犹如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此刻里,安娜一张眼衔泪花的娇脸上泛起一片极美的晕红,渐渐抬起头并
停留定睛地在他脸庞的口耳眼鼻,也没再说出任何埋怨他的东西,随后她低头叹
了口气便说道。
  「阿东,其实我已怀上你的胎儿了。」
  这刹那!我一颗早已破裂成千千万万碎片的脆弱心脏,随着一个怎么也无法
返回的命运再次因为我妻子的这句话而变得整个人擎天雷闪、晴天霹雳、好像有
一种洪水猛涨的激怒迅速地冲破我头盖骨的峰巅,吓得我全身几乎没了知觉而倒
毙呜呼。刹那间,我全身心性罔顾什么羞耻了,转眼之间便忍无可忍地倒落在干
草堆里并发出阵阵男人痛哭的尖啸声音。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