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悍匪之凌辱贾静雯】[第9章 两男秘密]

  第九章 两男秘密
  “咦,哥,你在这里干嘛……?”这时,门中站着一男年青的小伙子,他就
是小民。他不知几时上来的,也不知在门口外看了多久,现在他只是一脸的费解
神情的问正在床上做肏人动作的劫匪男人。
  “啊……小民……你几时来的……”准姐夫胯裆紧紧的贴在贾静雯的两腿间,
怕自己的春光暴露于自己的准妹夫眼里,紧紧的贴在女明星的胯间不敢再动一下。
  “哥,你在干嘛……”小民没有经过男女情事,自然不是很清楚姐夫在女人
的肚皮上干什么,不对,对于他对男女故事的理解,相信他也不难猜出光着屁股
的姐夫在干什么,所以才有了下面小民惊愕的问话:“哥……你不是在肏女人吧
……这样你怎么对得我姐呀……啊!?”
  “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唉……小民,你听哥说……”对于喜妹,准
姐夫还是喜爱的,这个喜爱可不是对于贾静雯这类女明星的喜爱,自从他在听了
这位挨肏的女明星的故事后,他更对自己的喜妹是珍爱有加的,毕竟这才是自己
的女人呀,她绝对不会因为为了一点钱而出卖自己老公专用的肉体,她绝对不会
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的。这些明星表面是如此的风光无限,暗地里确是一位十足
的婊子,这样的婊子怎么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比呢。
  “我不听……我不听……哥,你都这女人做这档事,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你对着起我姐呀……我姐真是瞎了眼呀……看上你这只白眼狼……”说完,欲转
身离去。
  “呀……不是你看到这样的……喂……小民……你可别跟你姐说呀……小民
……你听我说呀……”见到小民想离开,准姐夫也忘了自己还是一位光着下体的
男人,胯间还挂着一只硬绷绷湿漉漉大棒子就起身直追。他拦住正想离开的小民,
说:“小民,哥几时骗过你……只是哥一时被这女明星弄得兴奋了才肏她的……
这全是她的错呀……你要相信哥……我在这女人身上得到很多的钱,足够我们回
去开店一辈子都生活无忧无虑了……”
  “哼……就算有再多的钱也不能跟她做这事呀……何况……何况你还有了我
姐了……怎么能跟别的女人乱来……”
  “是……是哥一时色迷心窍……你千万别跟你姐说呀……哥一生的幸福全在
你手里握着了……小民呀……你想一下,你出来到至近,哥几时做了对不住你姐
的事呀?”
  “嗯……坏事是没有,不过,哥,你实话实说吧,你有没有跟那老杜帮男人
一起去嫖过妓呀?……”
  “啊……当然没有了……哥对你姐可是一片真心呀……在工地里从来没有跟
那帮人一起出去……更没有嫖过什么妓……哪多脏多下贱呀……俺是老实人,从
来不做这档事……”如果小民对他现在硬着发涨的棒子问的话怕是他没有话说了
吧,在以往,小民从来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更不敢象现在这样对他,因为他是姐
夫还是带他出来挣钱的长辈。对于农村来说,这些关系辈份是划得很清的,不象
城里的人,连对面居住十来年的邻居也不认得,不知他姓谁名谁,可以说是关系
在城市里的一道冷漠隔墙。而这些在农村就不会有,什么三姑六婆啦、什么叔伯
大婶呀,屋前屋后人人都是亲戚,只要有一方有难八方都会援助,这种温馨感人
的事迹随时都可见到,所以,小民很遵命是从的听任这位准姐夫的号令的,这拿
今天的劫掠动机来说,全是准姐夫出的主意自己只是与他一道同行罢了。
  “可是你现在却做了……这又怎么说……?”
  “唉……我的傻兄弟,你没有看到她光溜溜躺在床上吗?姐夫一年都没有碰
过女人了,所以这次就被她给勾引上了……小民呀……你可要凉解我呀……哥也
是蔽得难受呀……你看……硬得好难受呀……”说完装着难受的样子。
  “这……”小民是一位正常的男人,都二十大几的人了,还没有碰过女人,
一天到晚就知知道挣钱取媳妇,只在一年里就把自己整得像一个二百五,二十好
几的大好青年看象去就像一位三十几岁的大龄青年,整天都在工地里日晒雨淋、
风吹雨打的工作,每天不是对着钢筋水泥就是对着红砖琉瓦,对于异性的那一份
热情和渴望早已深深的埯在心里。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发财’行动竟然让他看到
了热血沸腾的一幕不说,最后在屋里看到那位白白嫩嫩的美女,最要他把欲火烧
起来的就是她身穿着小吊带装,和一条短得都不能再短的小热裤,最要他命的是
这美女居然是真空上装,里面什么也没有穿,那小小的吊带背心早已把身上的两
点尖头突现了出来,胸脯前的一大片雪白红润的乳肉看得他鼻子差一点流血出来
;而下身的短热裤不但没有包住这对惹人眼红的美腿,它还把两条白花花的美腿
衬托得天衣无缝,刺激得小民心慌意乱。
  对着这么一个白玉美肉的性感姑娘,小民越看越气息越急促,手掌心微微浸
出一束势汗,小民很怕这样看下去自己会对她做出坏事来,心里一直都在强压住
自己的欲念,可是另一头生起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念头,促使他继续在这堆白玉美
肉上扫视。越看心里越慌体内不断的涌出热汗来,心里直害怕自己会做出坏事来,
小民看又不是不看又不是,心里直念叨着姐夫怎么还没有下来吧,是不是发生了
什么意外的事变了吧?
  他不敢走远,手握着匕首坐在不远处看着这位受了惊吓的性感尤物,可是越
看越是心烦气燥,体内象似有一团热火在燃烧,让他颇为不舒服,可又障于姐夫
叫自己看住这女人,他也不敢到处走动怕发生一些异端来。就这样,足足坐了近
三十分钟,他实在坐不住了,在心里真想:是不是姐夫发生了什么事了?哪道上
面有很多人,姐夫被制服了?还是姐夫受伤了没法走下来,如果真是这样麻烦就
大了……不行,我得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民打定主意后就走向那一
团惊吓的美肉。
  “呀……你要干嘛呀?别杀我……别伤害我……”惊恐万状的美肉颤抖了起
来。她看到小民那目露的凶光和匕首上的寒光,见到劫匪男人向自己走来,她害
怕极了,感到这劫匪男人要自己的性命了,吓得心跳加快膀胱发涨很想要尿尿。
  “别吵!再吵我就一刀捅了你……你信不信?”小民晃了晃手中的匕首恶狠
狠的对着满是惊弓之鸟的女人说。小民平生第一次这样凶神恶煞的对付女人,他
原本是不想这么做的,如果自己的钱没有被人携走,如果自己有钱回家取媳妇,
他绝对是不会走这一步的。如今,这一步已迈开来了,就由不得他选择了。为了
确保自己与姐夫这次‘发财’行动能顺利进行,他也学起了姐夫的那一套恐吓的
手段对付这个女人。
  “我……我不吵……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不叫……请你别伤害我……求求
你了……”受惊吓的女人唇紫脸青小声的说。她的声音是这么的颤抖害怕,全身
就象过着寒冬腊月般的抖擞了起来,胸脯前的那一片雪白乳肉也随之晃动了起来,
看得小民又是一阵口干舌燥,恨不能就把自己的大嘴堵在这片雪地之下,以谓自
己的饥渴之心。
  “别吵……给我乖乖的坐在这里……快点……”小民凶悍的说。他知道对敌
人温驯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道理,他在学‘农夫与蛇’里深有所悟。这时,他
把这具诱人的美肉拉扯坐在椅子上,之后他再用胶纸把她再好好的綑绑好,检查
确定无误后,小民凶恶的对着惊吓的女人说:“好好坐着,如果被我发现你移动
一寸,我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知道了没有!?”
  “呜……呜……”绑在椅子上的女人惊厥的直点头。她已被小民綑得结结实
实的,就连嘴巴也没有放过,所以她回答不上小民的话只能拼命的点头以示不敢
乱动。
  “嗯……乖乖的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知道吗?”小民装着凶恶的
语气狠狠的说。
  “呜……呜……”女人再次直点头,眼神已没有了刚才那种惧怕。
  “看好了……嗨……”小民对着台上的一只大红苹果一刀挥去,一个完整无
缺的苹果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看到没?……如果你敢乱动乱叫……这个苹果
就是你的下场!……”一刀挥下只把一只苹果劈成两半,不用一个二十好几的青
年,就是一位文弱纤纤的女子也能办到,这没啥好吓人的,可是,此时此景,这
招似乎对椅子上的美白小妞倒起到了恐吓的效果,而且效果还是相当的不错。
  “呜……呜……”绑在椅子上的美肉小眼盯着刀上的寒光哆嗦的直点头。也
许越是有钱就越怕死,这位美女也不例外。她其实是贾静雯的私人助理,叫小叶
姑娘,是公司安排贾静雯的生活管家,一直都是跟随着贾静雯走南窜北,服务得
贾静雯服服贴贴,贾静雯对她也颇多满意,在公寓里都是对她以姐妹自居。自然,
她的薪水不是那些私人助理可比肩的,过着都是贵人的物质生活,性命看得也比
别人要娇贵得多,至少,她可不想这样的死去,她还有很多的生活还没有享受到。
所以,对着这把闪着寒光的匕首颇多惧怕,怕自己的娇贵性命就葬送在这尖刀之
下,现在为了活命,哪怕叫她做什么事她也不会犹豫半分的。至少,她现在是这
么想的,只要别伤害我,什么事都可以不计较了。
  “嗯……乖乖的……别乱动了……我很快回来……”小民很有心机的说着暗
藏的话。意思是说让她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别耍花样,我很快回来,如果你乱动不
听话,那别怪我不客气。
  “嗯……嗯……”哆嗦的美女不断的直点头,一对诚恳的美眸看着小民,意
思说:我绝不乱动,只要你不伤我……我一定好好的坐在椅子上的。
  “好!记住你说的话……到时别怪我不客气……嗯……”小民丢下这句话后
就往楼梯跑。想不到在最后一间房里看到正在狂肏女人骚穴的姐夫。因为床上的
男女是背着门口,而他(她)们又是正肏得欢上自然没有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位饥
渴的青年,只见两条雪白红润的粉腿正叉得开开的,而姐夫就伏在叉开的美腿中
间不断的耸动着,从光亮的角度上可以清晰的看见男人的黑棒子自由的在叉开腿
间细缝中进出,再听着床上那具雪白胴体发出的撩人吟唱,原本平静的雄性激素
又一再暴发了起来,烧得身体亢热难耐需要找肉发泄体内的骚劲,在从来没有干
过坏事的小民身上仅存的一点良知又再度升起,慢慢的,体内的骚热渐渐平息了
下来。
  于是,对着床上正耸动的男子叫了起来,所以就有了哥俩对话的一幕。
  姐夫说硬得难受,他何尝不是呢?他也是因为受到了肉欲的困惑才上来找姐
夫的,顺便看一看姐夫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测,如今却看到了让他更欲望难消的
春宫秀,男主角竟然是自己姐姐的男人,他固然姐夫有一大堆的怒意:难道自己
的棒子硬了就要找女人来肏吗?这是什么道理?简直就是对姐不负责任!所以,
对于准姐夫所说的话,他还是颇多有意见。
  “小民,真的,你别跟你姐说这事……我是一时头脑发热才做出这种狗日的
事……真的……你要相信姐夫呀……都是这演赵敏的女明星害的……小民呀……
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如果你知道了……相信你也会肏她的……”准姐夫不顾自身
的形象,不顾还硬挺的大棒子,对着小民信誓旦旦的着自己干出狗日勾当的原由
来。每一个人做错事都为自己找借口,不管这借口是多么的缺乏力度,他还是理
由充沛的说出来,好象自己犯错是别人诱惑自己导致的。这位劫匪男人,龌龊得
来还有些陀废的男人也不例外,他要为自己刚才的狗日行径找理由。当他低着头
无意见看到小民发黄的军裤裆上鼓起的一块,他就知道自己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可以找到一丝可信的依据,并在心里暗暗的盘算着如何把这准妹夫也一同弄上床,
让他的脚也沾上污秽的脏水,那他就不会在自己的媳妇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了,而
自己又可继续玩弄这大明星的娇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呀,自己刚才肏美
女明星的穴正爽在心头上,就被小民给打断,如果把小民也一同拉下这床来,自
己不是继续可狂肏这位淫荡的女明星了吗?这可是一石二鸟之计呀,得好好的计
谋一下,机会难得千万别错过了,肏这女明星的浪穴就是爽,错过这次机会可能
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得好好的利用这次‘发财’的机会,好好的玩弄一下这任
富人骑的大奶女明星,她的奶水、她的穴我都还没有吃够肏够,怎么能放过呢?
准姐夫在心里快速的盘算着下一步计谋。他双眼看着有些亢奋的准妹夫,脑袋瓜
子就快速的转动着,誓毕想一出好计谋来把准妹夫拉下水,好让自己继续狂肏这
床上美女明星的浪穴。
  “她……她是谁呀?”小民边问着边望向还在叉开双腿的床上女人。只见她
有此脸熟,可一时又不能确定,因为她现在是一付惊恐万状的躺在床上,她迷离
的双眼正透出一丝惊恐,原本绯红的小脸现在正慢慢的发青,有些裸体的雪白娇
躯正微微的颤栗着,不知是害怕还是另有原因,一丝汗水正从她的额头浸透出来,
打湿了凌乱的额前乱发。她正睁着发恐的眼睛看着门口边上的二个男人,她害怕
得忘记收笼自己的那一双叉开的大腿,原本修饰得很整齐的一小束卷毛,现在正
被液体粘黏在白晢的粉肉是,湿黏的卷毛下正是一个挺立的大红豆,早已湿透的
大红豆正闪着淫靡的色泽,细缝中间那两片充血的唇肉也向两边畅开,鲜红的嫩
肉芽下微微的呈现一个小小的‘O’小红洞,那里还涓涓的流着一种透明的液体,
随着呼吸而收缩的穴孔展现着诱人的风采,看得小民体内欲火又再次窜了起来,
一股陌名的热血直往裤裆处乱窜,逐渐站立起来的部位正顶着裤衣。小民知道自
己内心里的热血欲望彻底的烧了起来,对着这床上半裸的睡美女产生了一种要征
服,要发泄体内骚动的欲望。
  “她可是你的偶像呀……她是演《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呀……你看……”
准姐夫兴奋的对着小民说。词语言表中溢出一种异常的亢奋,象似说自己刚才肏
的是他的偶像。其实从准姐夫眼里早已看到小民那慢慢燃烧起来的雄火,从他望
向床上的那一刻开始,他知道自己内心里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了,能否与这位
淫荡的人妻美女明星再续肏曲就得看自己的最后一步了,他相信不用多久,这张
梦思床将会多一位年青的强手,与自己共同开发这位人妻美女明星的浪穴的。
  “真的!?她真的是是赵敏……哦……她的真名好象叫贾什么来说……”一
时激动,小民紧张得自己的喉咙都要堵塞了,急得他后面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就被
准姐夫打断。
  “对,她就是你的偶像贾静雯大美女明星……你再看仔细一点……是不是和
以前那样的漂亮……”
  “嗯……像……像极了……真的跟戏里的赵敏很像……她真的是贾……贾静
雯?”转过头仔细再看一看躺在床上的关裸美女,发觉那发青的白脸确实跟戏里
爱伤的赵敏一模一样,可是,这样的美女大明星怎么会在床上被准姐夫肏穴呢?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感觉这事发生的很匪异所思,不由的再看向一脸亢奋的准姐
夫问。
  “是呀,她就是我们在工地里看过的那部《倚天屠龙记》里扮演赵敏的贾明
星,你看她多水嫩的脸蛋子呀,摸起来就不一样……”准姐夫一脸的兴奋和激动,
样子告诉小电他这次能肏到这女明星,比得到的‘发财’钱更加的开心。
  “真想不到在这里遇见她呀……更想不到她却被姐夫你……”小民再次的打
量这位半裸的床上美女,躺上床上的半裸美女果然是贾静雯,她现在的这个表情
就是电视里受伤害的赵敏神情,她的神韵都是一样的,小民很肯定的相信这床上
的半裸美荡妇就是他喜欢的女明星了,只是她现在叉开着自己的长腿露出自己神
秘的花瓣,还被自己的准姐夫肏得放浪吟叫,跟自己心里喜欢的贾静雯美女的高
贵大方的形象相差太远了,他一时还无法接受。
  “不是的……小民呀……是她诱惑你姐夫的……你看……她叉开的大腿和那
涨涨的大奶子……姐夫是男人,见到这么美的人儿怎么能妒忍得住呀,小民,你
要理解姐夫呀,这些日子里来,姐夫没日没夜的在工地里干活,从来没有睡过这
么正点的美女呀,何况她还是一位大明星,这么骚的样子引诱我,我……所以我
就肏了她……”准姐夫在小民的耳边轻轻的说。说的是轻轻可是他的语气好象是
为民请命一般,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度,他的语气是这么的豪情,他认为是她放
浪引诱他,他才上床肏她的,这全是自己心里喜欢的美女明星的责任。她太放浪、
太淫荡太风骚了,刚才这么风骚的浪叫着姐夫要肏暴她的穴,别说姐夫一年来没
有碰过女人肉,就是自己二十多来年也没有碰过女人肉的我来说,听了这么淫骚
的浪话也受不了呀,那姐夫怎不被她诱惑的上床呢?也许姐夫是对的,她太风骚
了!姐夫不肏她还真的不是男人呀!小民在心里想着这位曾经喜欢的女明星竟是
一位荡妇。
  “她真是那么的风骚……?”小民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可是他还需要再确认
一次。
  “是的,还特别的风骚……她的嘴巴她的水穴,只要有钱都能肏到!”
  “真的!?那不是婊子吗?”
  “对!她就是一位高级的婊子,一个有钱人都能肏到的婊子!”
  “真的!不会吧……”准姐夫从来没有骗过他,可他还是不想相信自己喜欢
的女明星竟然是这么一位人人可肏的女明星。
  “不骗你,小民,姐夫从来没有骗过你,不信,你去问问,要她讲讲她过去
的风骚事迹……”准姐夫肯定的说。准姐夫想到了一个更直接更容易打动小民的
主意,那就是让这骚货明星再讲一讲她的卖肉往事,一定能打动小民那从未碰过
女人身子的心灵,保准他会一听之后就象自己一样狂肏曾经喜爱的明星的。
  “她的风骚事迹!?”小民惊奇的问。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屏幕前人
人爱戴、人人崇拜的明星会有什么风骚事迹,更不会想到看似高贵光鲜的美女明
星会像婊子一样的出来卖肉,听到准姐夫这么说他一时还不敢相信,除非是明星
自己亲口所说,不然,纯朴的农民是不会相信这么风光这么有钱的女明星,会做
着那种让人嘁之以鼻、人人沱骂的行径。
  “真的,不信,你问问她,让她亲口说出来……嗯,你等一等……”准姐夫
回头望了一眼床上的半裸人妻明星美女,见到她正慌里慌张的看望这边,全身有
些颤栗的抖擞了起来,相信是害怕所至的。嗯,我得让她把心放肚子里,只要她
服侍得我们哥俩开心什么都好说,哈哈,对,还是用那一招,有钱的人特别是明
星更怕死,我得再吓她一吓,让她乖乖的服从我的安排。准姐夫想到就对着小民
说:“你等一等……”见到小民那渴望求证的眼神后,他就知道他的计谋就快要
成功了,三人同乐一起弄肏这美女人妻明星。他快步的向床上走去,胯间的大棒
子也一抖一抖的弹跳着,它正向着床上的人妻明星显示着骇人的棒威淫气。
  “骚货!这位是我的妹夫……嗯,都是自家人,你知道怎么做了?”准姐夫
盯着正害怕的贾静雯狠狠的说。因为是背着小民,他知道小民是无法看到自己手
上的动作着,于是,他就在这两只还在浸奶水的大乳峰上抓了几把,并在冒着乳
汁的奶头上拧了几下,痛得贾静雯脸青辰白的叫疼了起来。
  “噢……疼……喔……我……别伤害我……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看着
劫匪男人的凶悍的眼光,要他一边玩弄自己奶子的同时,凶恶的眼神中透出一种
淫猥的目光,常在欢场中对着富商男人的长期服务,她知道眼前的男人需要什么,
加上刚才他们的对话她隐隐约约还是听到了一些,知道他们想要什么需要干什么,
所以当劫匪男人拧着她的奶头时,就算很疼她也不敢太声的叫喊出来,只能发出
一种让男人听了也兴奋的吟叫声,何况在她的心里想:只要不伤害我,我的身体
任你们玩。想是这么想,可是当她一看到这劫匪男人的那污垢的手指,粗粗的肉
茧和那黑乎乎的指甲,她就为她自己娇嫩的身躯叫屈,这可是一具享受法国高级
香水和护肤品娇肉,每一天所享用的高级护肤品与用品肉质美玉,目的就是为了
给有钱有势的男人服务而挣取更多的物质回报,如今把这堆美肉白玉浪费在这两
位龌龊、颓废的民工手里,怎不叫她一阵的委屈而不甘,为了保命她也只有牺牲
这具美玉娇肉了,而且为了生命更加的有保障,她可能还不惜的在这两位民工男
人身上动用曾在富商男人身上的媚功浪招,想到这里,她对自己的美玉娇肉也不
感到什么委不委屈了,保命要紧。
  “嗯……那你乖乖的听话,把刚才与我说过的话再说一次,记得……越骚越
好……不然……哼哼……”准姐夫在贾静雯的玉垂娇耳边上轻轻的说。后面的话
只有他与她两人听到。而他的淫手指还不断的在她的娇嫩大乳上拧动,直捏得这
只奶头扁扁的、红红的,奶水都给捏得喷溅了出来,直射在准姐夫的胸脯前,乳
白色的奶汁在准姐夫的发黄军装上染上了一朵朵泛黄的乳花。
  “啊……我听说……我听说……你别伤害我……我什么都听你的……”贾静
雯害怕的望着准姐夫的凶恶眼睛颤抖的说。
  “嗯……很好……这是我们的秘密哦,你要想办法把他拉下水,让他也来操
一操你的浪穴,这样……哼哼……听我的话你就不会有事,知道吗?反正你也是
这样为男人服务的,今天你就为我哥俩好好的服务服务……”准姐夫在她的耳边
轻轻的说,当说到服务时语气则是重重的说。意思说你要好好的表现表现,如果
我不满意,那你的小命就有危险了,知道吗?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