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 上 31

31
  在K市,冬青的总部大楼,刚从北京回来的我,坐在办公室听江月的汇报,
关于冬青-恒昌合并的事情现在进展非常顺利。从她的汇报情况来看,我是没有
看走眼,这个小丫头(其实她好像还大我一岁)每一件事情都做的面面俱到,有
条不紊。看样子在我要求的日期内完成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次我把她招回来,过
问这件事情,主要是她去广州以后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已经有半年之久了吧,因
此也想知道一下她进展的怎么样。
  半年内没有干涉过她的行为,我想她应该能够感到了我对她的绝对信任吧,
她更加没有理由不努力工作了。我的信任让前一段时间公司上下的那个传闻,更
加的有模有样了。那个传闻大概意思是说江月要成为冬青-恒昌的老板娘,而且
说的是煞有介事,神乎其神!这见到我,我也发现江月看我的眼神就有一点飘忽,
看样子这个说法已经在她那儿产生了效应。
  看到这一点,我不禁有点不踏实的感觉,害怕这种想法会影响她做事的效率
和她工作中的判断!不过,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立场上想想,也难怪她会动心,
想我这样的男人确实很容易让女人着迷啊!
  (说完此话,有点脸红,应是天然之缘故,不管多么优秀,也不可自夸嘛!)
那一个女人不渴望得到这样的男人呢?况且是自己的老板!
  想到这里,对江月的那点疑虑也慢慢的消散了,只是觉得现在还不能告诉她
不要多想,因为我觉得那样也许会让她失去了奋斗的目标!
  看样子我还真有点卑鄙。我的脑子里想着这些,江月后面说的话我完全没有
听到,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她一开头我就知道了,这个丫头有多用心去做冬青
-恒昌合并的工作!因此没必要再听了,我抬头看看日历,好像今天又是一个月
圆之夜,想想知坊镇的馨姐,又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她那娇柔的身躯……!
  这时候的我激灵一下,意识到自己的思绪也是有点飘忽,不免自己心里面有
点尴尬,所以我也就直接的打断了她的汇报:“不用说了,我其实只想听一下你
对做这件事情的想法和处事的态度,至于最终用什么样的方法,我完全不关心,
当初让你去做,就是因为我看好你!所以不用在汇报了,有没有需要我签字的文
件,有的话你就放在桌子上,如果没有了,就过来陪我和咖啡吧!”
  “没……没有!”一向伶牙俐齿的江月听到我说的话,一下子有点口吃。
  其实她的口吃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公司的美女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传说
——如果谁能够在老板的办公室喝咖啡,那就意味着早晚会上老板的床!对于这
个传说我也是一次无意中听到秘书办的那些小丫头们说的,她们这些小丫头经常
会聚在咖啡间叽叽喳喳的说这些八卦。不过,话说回来了,能进董事长秘书办公
室的女孩子个个都是极其漂亮的,而且个个自视甚高,也就难免会做这样那样的
梦,无可厚非。
  对于这些做梦都想有什么特别的惊喜的女人们,也许她们并不奢望能够成为
冬青-恒昌集团的老板娘,可是真的能够上这么年轻英俊的董事长的床,对于她
们来说也是天大的惊喜!所以,在老板办公室喝咖啡被她们无形中赋予了很多的
意义。在她们看来,不管你和老板走的多近,如果老板不请你在他的办公室里喝
咖啡,那就证明你们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所以,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渴望
着有这么一天!
  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我也有过仔细的检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产生呢?
  也许是因为在我办公室喝过咖啡的人太少了吧!不过在我办公室喝不喝咖啡
本身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她们并不知道,是因为我办公室的那套瓷
器是我致珍致爱的元代青花古瓷,而且全部出自馨姐的收藏。馨姐送来的时候曾
经有过交代:非有资格的客人不能触之!因此我不轻易示人。也许是因为这个吧!
  慢慢的演变成了我很少邀请别人在我的办公室喝咖啡饮茶了!
  小海螺在的时候,她很有“心计”的做我的秘书,不着痕迹的掌控了我的办
公室,因此她成了馨姐之后的第一个触摸到这套古瓷的女孩子。当然后来很凑巧
的是她就在办公室里间的那张床上,她完成了由少女向少妇的转变!刘芳是第二
个。那次她来和我谈生意,那样的巨单,足以让我心动。我当让拿出自己珍爱的
瓷器了。可是非常凑巧的是,刘芳虽然不是在床上,是在饭桌旁,虽非我主动,
但是由我经手,也完成了她的由处女向少妇的转变了。
  小姨是第三个,她来做董事长办公室主任,自然的就进入我的办公室了,她
又喜欢乱翻,我也不敢管她,自然就翻到了那套古瓷。她对古瓷又那样有研究,
能够看出它们的价值,我也没有必要刻意的去告诉她。我不说的原因还有两方面
:一是她是这方面的大行家,我没有理由不让她动。二是因为她是我的亲小姨,
是我的长辈,自家人,因此,那个魔咒不会对她起作用的。算起来,至今除了馨
姐,也就她们三人触摸过那套青花古瓷!因为小姨的存在,我相信一定会打破那
个所谓的魔咒的。
  可是,不管我怎么想,这个传言一直很盛!
  小海螺在的时候,她可以在我的办公室里随便的干什么都行,我从来都很纵
容她。因此大家都知道我小海螺和我的关系不一般。刘芳现在和我在一起的事儿,
公司里面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这并不影响她们津津乐道这个传说,并且很多时
候替我找出理由来证明这个魔咒是灵验的。自打我小姨来了以后,这个传闻又了
更上一层楼,因为公司又多了一个可以在董事长办公室里面随便干什么都行的女
人!还有一样的是这两个女人的来历都是很神秘的,而且好像完全能够左右董事
长的生活和行为!
  因此众美女的猜测和探询一直都没有停过。但是很奇怪的一点是,她们从来
没有人觉得小海螺、小姨是自己获得董事长青睐的绊脚石,因为她们和老板的关
系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不可替代,不是这些外人可以够撼动的!所以公司的这些
女人对她们的敌意并不是很强烈。
  可是对待江月,公司的这些美女们就没有那么善良了,好像她们的董事长已
经是她们的老公了,而江月就是来抢她们老公的狐狸精。况且,江月在公司里面
的经历大家都很清楚,很把底——她从一个大学生升起来的,虽然很快,长得也
不错,可是还不足以让所有对董事长我有想法的女人臣服。因此大部分女人,但
凡是觉得自己长得不错的,对老板有奢望的,都觉得江月抢了她的老公,所以江
月在公司的口碑一直都不好。当她作为冬青—恒昌的总经理人选去了广州以后,
很多女人松了一口气,好像一个劲敌就这样远离了。
  所以,我任命她作为未来冬青-恒昌的总经理以后,这种传言虽然没有嘎然
而止了,但是也逐渐的平熄了下去。也许有的人觉得江月坐上老板娘的位置是坐
定了,只是时间的问题。有的人认为江月就这样退出了竞争,因为其虽是坐上了
总经理的位置,但毕竟相隔千里,在瞬息万变的感情战场上,已经处于了不利的
位置。所以那些以前对她说三道四的女人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虽然不是一下子
闭口了,但是逐渐背后议论的少了!
  可是江月自己知道,不管传闻有多盛,我从来都没有对她有过假以辞色的时
候,她想要向前进,路还很长。而且她也知道,仅仅得到我的认可并不是百分百
的可以了,知坊镇别墅里的馨姐才是董事长的真命天子!
  江月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比一般的女人知道的多,也聪明的错。因此她默默的
关注我和馨姐,但是决不刻意去打听。因此她并不完全知道我和馨姐的关系,只
是知道馨姐是从小把我养大的人,而且是冬青的创始人,也许还隐隐约约知道我
们两个的关系并不是养母子那么简单!但她应该只是处于揣测阶段,关于这一点
我曾经试探过她。
  我拿出了那套古瓷,让江月去冲咖啡!江月看我对那套古瓷如此珍惜,而且
她也不是完全的不懂行的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看见她做完了全部的取咖啡、
加牛奶、冲泡等动作以后,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今天江月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局
促,使我再一次确认了这个小丫头(其实她好像还比我大一岁)对我的想法!
  “看样子我还真的有女人缘儿!”想到这里我不免得意!
  这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中一下子想起来小海螺的妈妈,那勘与小海螺
相较的雪嫩肌肤,粉红色的阴唇,还有自己在北京时候做的事情。想到这里,我
心里不免觉得自己荒唐,怎么能做出来那样的事情那?毕竟是小海螺的妈妈啊!
  可是想象心底不知怎么还有点高兴。
  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她播音了,我曾经给小海螺打电话问她,她开始就是不
给我说,后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她离开了播音的岗位,到外国进修了。
  想起这些,我觉得自己有点心潮澎湃。
  “孙总,你要糖嘛?”江月的话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绪。
  “好的,放两块吧!”看着江月慢慢的从紧张中平静下来,我也慢慢觉得这
个女孩确实素质有点超人!她和小海螺完全是两种类型的人,但同样是天分极高
的人,能够很快的就能适应周围的环境和周围的人群!
  “看样子孙总是一个性情中人啊,喜欢吃糖啊!据我所知,喜欢吃糖的男人
都是温柔的男人!”江月的笑颜如花。我看着她,突然有点冲动,这使我感到有
些纳闷,以前我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的欲望难以控制。也许是我这一段时间天南
地北的到处跑,好长时间没有和馨姐尽情做爱的缘故吧!我自己觉得不管和别的
女人有多少次,好像都不能泄去心头的火,而且和我发生关系的女人越多,我心
中的这些冲动也会越强烈,做爱的能力也越强悍!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有点发毛,害怕自己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我算了一
下,我好像快两个月没有回知坊镇了,在北京的时候虽然每天都通话,可是心里
的思念依然象体内的欲望一样在一点点的淤积起来!
  “是吗?我好像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样温柔的事情啊?”虽然我在极力的控制
自己,可是这样暧昧的话还是不自觉的从我的口中溜了出来。
  “孙总……”我的一句话让江月的脸红到了耳根,因为一向在她们面前不苟
言笑的我今天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配合邀请了她在我的办公室喝咖啡,让这个
丫头的想法一下子多了起来,从她的表情中我就能看到她心中已经开始散发出了
浓情蜜意,让看的人有点想入非非的意思。好在,关键的时候我还是把握住了自
己的思绪,没有让它像是野马任意驰骋。
  江月看我接下来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动作,好像有点失望,不过我从她
的眼中也能找出一些满足,好像她觉得能够在我的办公室喝咖啡已经高出了她的
预期,她很知足了。这使得我对她又增加了些许好感。刚才抑制住的冲动又有一
些抬头。
  “你会跳舞嘛?”又是一句我本身不想说的话从我的嘴中脱口而出,这让我
的心里越来越尴尬,这时候的我已经感到了自己身体里表现出来的危机,让我很
不安。我心里想,一定要让江月尽快的离开,我要回知坊镇。
  “嗯?”江月有一点诧异,不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可是她犹豫了一下,咬了
咬自己的嘴唇,说:“会一点,孙总,你想我教你?”看样子她已经准备好了今
天作出点什么事情了。
  “哦!不用,我也就是一问,我是说你会不会跳像是杨丽萍跳的那种舞蹈?
  我听说你好像是云南人!“听我说话,江月好像长舒一口气:”我会一点,
不过不是因为我家在云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一些!“
  “哦!我看你身材很好,应该是学过一些舞蹈,能够跳给我看吗?”江月一
下子又窘迫起来,看着我似乎有所指的眼神,脸一下子红了,原本平息的心绪有
一次被我的话语给挑逗起来,这时候我也意识到我好像说话有点问题,不过我也
不管了,我好像心理越来越觉得自己被一股子邪火控制这,眼前到处都是馨姐和
吴琼的身体。
  “您是让我在这里…跳嘛?”这时候我看见了江月的眼中羞涩的眼神,就好
像是召唤我的小手,我起身慢慢的向她走去!
  “孙总,你要……你要……”原本想要说:你要干什么的江月,这时候完全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这句话说出口来的,毕竟我是她的老板!
  “我来陪你跳舞!”这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被欲望占领了,我不知道
自己怎么了,脑子里残存的意识好像还在告诫着自己不要再往前去了,可是身体
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我一把将江月抱在了怀里,可是我完全没有跳舞的
意思,抱住了她,进入了内间,就在这张床上,小海螺从少女变成了少妇,……
  “孙总,你不要……”这时候的江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其实这一天她
期望了很久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原本还以为我真的是想
欣赏她的舞蹈呢!因为江月一直认为自己的舞跳的还是很专业,那么高雅而又风
趣的孙总肯定是一个艺术的行家,可是她即便是再怎么想也想不通的是今天怎么
就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来都是不喜欢喜形于色的我这一段时间怎么会老
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对待自己身边的美女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免疫力,……
  这个时候的我再也没有心情去反省自己了,终于,江月被我一下子抛在了床
上,一向乖顺的她这个时候也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不知道怎么了,挣扎成了我
撕光她的衣服的帮凶了。当一个雪白的处女呈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一向温文尔
雅的我完全没有怜香惜玉,毫无前戏,毫无准备,毫无客气,简直就是长驱直入,
这时候的江月并没有叫出生来,当我冲杀之后意识又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头脑里,
我看到了她眼中泛着泪光,下嘴唇被咬出了血印!
  床上朵朵梅花,美人没有任何回避的大字型的瘫倒在那里,眼中流露出了幽
怨。看到这一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头脑中使劲的思想着为什么会发生
这样的事情!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句很小的声音,像是和自己说,又好像是对我说
:“为什么不轻一点??”
  我虽然很迷茫,可我还要处理当前的问题,虽然我完全不想推卸责任,可是
毕竟我还是有点后悔自己做的事儿,有点不地道。可是我毕竟是董事长,还是不
想放掉自己的臭架子,我说出的话像是别人在求我一样:“我想你如果想进入知
坊镇,接下来你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就给你一点
提示把,这里面有两个关键人物你要拜见!嗨!谁让我好色,不能把握自己呢,
我既然是在这种情形下得到你的,我活该,又该挨骂了!”
  “看你美的,强奸了人家,又把人家说的好像多想给你做老婆似的!”看着
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渴望,可是嘴里又小嘟囔的江月,我自己都想笑!现在我从心
底里开始喜欢这个江月了,她完全照顾我的面子,同时也不计较我说话的态度,
只是那样柔柔的和我说着自己心里的想法。
  “哦?那好把,反正你也不想,我还是不说了!”
  “孙宁远,你就这样走了……,不要,我想知道!我想知道还不行嘛!”看
着我根本就没有走开的意思,这时候的江月才知道自己有多傻,看样子一个被痴
迷的女人智商真的是零。
  “知坊镇福利院的主人你知道是谁了?她是你们的大姐!”
  “是李总?”看的出她很惊讶。
  “啊!看样子你真的不想进知坊镇啊,现在了你还在叫李总!”
  “哦!说的也是,看我笨的。我会向大姐求情的,还有一个呢?”
  “笨死你把,我现在真想不出什么理由会和你这样的人上床!”
  “行了,人家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人家现在幸福的嘛!”
  “恒昌上一任的董事长你不知道嘛?”
  “嘿嘿!对了,婆婆还是要见的嘛!”
  “看你厚脸皮,婆婆都已经叫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就拿这个床单就好喽!看她老人家是不是为我做主。”
  看着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我真的觉得这个女孩确实可爱,她和小海螺完全是
两种情形下成长起来的女人,可是却都是很聪明的女人。“好了,你睡一会儿把,
我还有事儿,冬青—恒昌的总经理还要选人,气死我了,坏丫头,勾引我!”
  “嘿嘿!”听到了这个笑声,我自己纳闷,原本以为会被反击几句的,可是
没想到,这个时候的江月已经傻傻的在笑声中进入了梦乡!看样子她这真的是累
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了,要比刚才更加的精神多了!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可
是没有细想,踱着步来到了外屋。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