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32

                 32
  「哎呀!」吓了我一跳,我看见我的董事长办公室主任——王彤小姐在我的
椅子上坐着,眼里含着笑面,可是表情严肃:「好哇,你小子,现在在办公室里
也学会干这个了,而且还不关门!」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都知道了,你怎么会进来的?…嗯…我也不知道是怎
么了,刚才脑自己一阵迷糊,好像自己完全不受控制了,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种情况!」我自己都觉自己的说法牵强。
  「编,你继续编!你是说这并不是你刻意安排的?你是不是想说这一切都不
关你的事儿?都是那妞……」
  「是的是的,」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拼命的顺着杆子爬,「我确实原本是
不想那样做的!可是不知道怎么了!」
  「哦!……」小姨听着我这样的解释完全一副不屑的眼神和表情。我知道我
没有解释明白。
  「天大的冤枉,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色!」
  看着我使劲的表白,小姨好像都要笑出来了,可好像突然又想起来什么,说
:「不会是那个江月给你下来什么药吧?看那小丫头,我想不至于把!」到底是
自己的小姨,这种情况下也能想出将责任推给别人的理由。
  「嗯!…我也不知道,不过回想起来她应该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始终她没
有离开过我的视线,而且这种我自己的情绪不受自己思想的控制的情况上次在美
国长时间出差的时候也出现过,不过那一次好像没有这么严重!」
  「是吗?是没有这么严重啊!这一次你确实严重!哎,对了,上一次好想你
是和钟副市长一起去的美国,哦?」
  听到小姨不阴不阳的小话,我心里的想了,小姨是怎么了,不明白!好像我
是她丈夫似的,听起来有点酸酸的味道!
  「你把那个江月做了,看你回去怎么给你妈妈交代,要知道,让她这样入住
冬青-恒昌是不是太快了?」
  「小姨,这件事儿还求你别给我妈说啊!我想即便是说了,她肯定不会有什
么异言,可是她老人家会不会感到这个儿子太不尊重她了,什么事儿也不提前没
有和妈妈说一声,她肯定不高兴了!上一次去美国的时候没有提前和她说一声,
都已经惹她伤心了!还有,江月绝不会主冬青-恒昌的,小姨才是这里真正的主
人。」
  「啊!不是吧?我……」说到这儿,小姨好像想起什么,指指里屋,「嘘!
别说了,去我办公室吧,谁知道里面的那个小丫头是不是睡着了?也许这一会儿
正支着耳朵听呢!」
  「哪有什……」我还没有说出来下面的话呢,小姨就抓着我的衣襟跑到了她
的办公室。
  小姨的办公室也是一个套间,在我的办公室的西边。她任董事长办公室主任
以后,我就将这间原来馨姐的哪间办公室给了她。这样,在这个公司里面只有她
的办公室和我的一样规格。这间办公室还属于馨姐的时候我将中间打了一个暗门,
方便我们两个幽会,现在馨姐好长时间没有再来办公室了,而且从打她生了我们
女儿以后,她表示一切公司事务绝不再参与。她已经安心的要在家相夫教子了!
  到了小姨的办公室,小姨使劲儿的在我的胸口上锤了一拳:「你小子现在的
思想真的很邪?刚才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能在办公室就把江月给解决了呢?这要
是传出去,你不娶她都不行!想过后果嘛?还说冬青—恒昌是我的,简直是屁话,
早晚不得传给你,我和你妈妈等着享你的福呢,你怎么能做事如此草率?」小姨
教训的义正严词,可是神态却不是那么的严肃。
  「我也不知道,这一段时间老是觉得心火旺,什么事情都容易冲动!」
  「我说…,你不是得了什么病了吧,可不要吓我。你有病了我和姐姐怎么办
啊?」说到这里小姨表现出了很着急的样子。看着小姨的样子,我心里又是感动,
又是好笑,我得病了,我妈妈活不下去了还是说的过去了,可是小姨你?不过看
到小姨的真情流露,心里着实感动!想想也是,毕竟这个世界上她的亲人也就两
三个了。
  「我没有事儿的,身体没有一点毛病,只是觉得自己心情上面有点燥,是不
是前一段时间吃那个人参的缘故!我都说了不吃,李博士说他有办法能够让我吃
了固本培元,而且不上火,不该听他的!」我拍了拍趴在我胸前的小姨,另一只
手和自然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的腰背部嫩滑的皮肤上上下抚摸了起来!小
姨听我说自己没有事儿,慢慢的放心下来,这时候她也感到了我的手在她的后背
上不老实。小姨的表情开始有一点异样,看到小姨吃惊的样子,我自己也意识到
了自己的错误,趴在怀中的是对自己关心的小姨啊,是自己的亲姨妈,自己怎么
能这样呢?我的手赶紧的抽了出来,小姨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后面!一向什么
都不害怕的她这一会儿也感到了尴尬和羞涩!
  我极力的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的问:「小姨,你喝咖啡吗?」我离开刚才
自己站的位置,想借着给小姨冲咖啡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可当我站起来的时候,
才感觉到刚才在江月的小屄里面发泄过的小弟弟现在又在自己的裤裆里支起了帐
篷。转身走路的时候感觉十分别扭,不禁的弯下了腰。小姨看见我的样子,「噗
哧」的一下子笑出来声,为了解除我的尴尬,她说:「充什么咖啡啊,你以为这
是你的办公室?这是小姨的办公室,还是小姨给你泡茶吧,喝点清茶,你也好降
降火?」
  我一下子感觉自己糗大了,赶紧的跑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还故意的搭起了二
郎腿。看着小姨轻柔的给我泡茶的样子,曼妙可人,我刚才的那股子被尴尬浇下
去的火苗一下子又上来了。我的心理非常吃惊,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对不起,小姨,别取笑我了,刚才是失误,谁让你在我刚走出温柔乡的时
候出现在我面前呢!我难道不能有点回味?」
  「啊!你小子说什么呢?」小姨一脸惊奇,这时,我也感到自己怎么能够对
小姨说出这么轻薄的话语,这是对小姨的不尊重!我想对小姨说对不起,可是当
我说出话来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小姨,你不知道你有多美,如果你要
是参加选美的话,肯定能够战胜所有对手得到世界小姐的!」
  「我说小子,你真的准备拿你小姨开涮了?」小姨脸上一阵红晕,颇为尴尬
的为自己圆场,这时候小姨已经停止为我冲茶了,她好像也感觉到我现在那儿好
像有一些不正常,可是她这个时候并没有让我离开,只是停止了泡茶,自己尴尬
的站在那里好像是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似的!
  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分,我开始认真的反省自己,我清楚的
知道自己的欲望方面肯定是出问题了,我一定要赶快的离开这里,让自己在没有
女人的地方清净清净。
  「小姨,给我口凉水吧,我不喝茶了!」我想弄点凉水浇浇心火,我起来慢
慢的走向小姨,准备去接水,谁知道这时候一下子抓住了小姨的手,我心中压抑
的心火一下子冒了出来,我一把将小姨带进了我的怀里,很自然的吻上了小姨的
双唇,小姨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本能的挣扎了两下,很快,左臂
很自然的搭载了我的脖子上,可是这时候,她已经感到我的手顺着她的小腹向下
去了:「小远,不要啊,我是你小姨!」
  「小姨?…」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我一下子清醒了,用力的推开了小姨,
开始踉踉跄跄的向外面走去。
  小姨这时候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可是她好像又不敢过来扶我,这时候我的
鼻子开始向下滴血,而且好像不是那种一般的滴,而是流,小姨一下子忘记了尴
尬,顾不得那么多了,跑过来拉住我让我到沙发上躺着,她用刚才的那杯凉水给
我拍额头。这时候我闻到了小姨身上幽幽的体香,我的心里的火苗腾的一下子又
上来了,我坐起来一把把小姨抱住,使劲的吻住了小姨。突然发生的事情,小姨
这时候完全失去了抵抗力,突如其来的事件完全的使她懵了。很快小姨在我舌头
的攻击下,一点点的张开了香唇,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探寻着她的香舌,起初她
拼命的躲着,可很快的就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如果那位大大将我的文章贴去羔羊文兴天下,我就象操羔羊一样操他妈!)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我看到了两个相互缠绕着的躯体,在小姨套间
里面的床上,我们一丝不挂,我的鸡巴还在小姨的嫩屄里插着着,从我们两个接
触的地方好在缓缓的淌出来我们两个的混合物,而小姨雪白的屁股下面是一滩黄
黄的水渍,和几朵红色的梅花!这时候的我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而且很清醒,我
清楚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小姨从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不过在刚才高潮的时候,
她确实尽情的呻吟,说一些不清楚什么意思的话语!
  我的脑子已经慢慢的活动了起来,开始一点点的回忆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我抱住小姨以后和小姨接吻的时候,由于自己的鼻子被纸堵住了,完全不能
呼吸,因此我的脑子像是缺氧了似的晕晕的,可是我即便是那样,也没有想松开
的意思,这时候小姨使劲的推开我,而我好像是受了鼓励似的,一把的抱起小姨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这个里间屋子(在这个屋子的床上,我和馨姐不知道疯狂过多
少次!),一把把小姨抛在了床上,像一个饿狼一样的扑了过去,小姨的衣服完
全不是我的障碍,很快的它们已经飞得满屋都是了,当我和小姨赤裸相对的时候,
小姨已经完全不再反抗了,她很温顺的等待着自己人生的最重要的时刻!也是重
大转折。
  我轻轻的掰开小姨的大腿,小姨很羞涩的样子,可是还是很配合的分开了自
己的双腿,让我看清楚了她那美丽的桃源,两片美丽的阴唇自然合拢着掩盖着桃
源的入口,稀疏的阴毛漫漫的长在阴阜之上,唯一突出的是她的小豆豆在我的刺
激下已经充血的涨出了阴唇的包裹,这时候小姨的屁股上晶晶亮都是阴液,一定
是刚才我们在互相摩擦彼此的生殖器的时候她流出的阴液浸湿了自己的内裤,又
濡湿了她的屁股!我用手慢慢的探寻者她的肛门,她那里面好像是不堪我的挑逗,
一下下的收缩着!
  这时候的我看着这样的美景,再也忍受不了自己欲望的煎熬了,我开始挺起
了自己的银枪,对准了早已润滑的桃源一下子长驱直入!
  「啊~!你慢一点……慢一点……哦!终于……是你的……了!」这是我从
头至尾听懂的唯一的一句她的话!后来在我疯狂的冲杀之下,她在短短的一个半
小时里面居然达到了9次高潮!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小姨怎么能够如此的
契合,在我经历的所有女人中,除了馨姐,好像还没有和那个女人能够和小姨这
样达到这样的同进退,当我第三次将自己的浓精灌进小姨的子宫的时候,我听到
了小姨无力的呻吟:「不……要……是……危险……」可是后面小姨没有再说,
只是开始了又一次的高潮了!
  当我们从波涛中慢慢的滑落的时候,一幅温馨而又淫靡的图画从床边的镜子
里同时的映入了我们的眼帘,两个雪白的胴体交叠这在床罩上面,小姨的双腿被
我分开到了极致,小姨的屁股下面的几朵绚丽的梅花格外的夺目。当小姨看到了
这一幕,羞涩的使劲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的屄
里面还火辣辣的疼着,可是那要命的快感确不听自己的号令,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来回的窜来窜去。
  「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这个问题现在几乎同时在我们两个的脑子里闪现。
我自己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看着小姨痛苦和快感交织的表情,我的
心里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我知道我闯了祸,这是我从打和馨姐发生第一
次关系以来第一次有这样心虚的感觉,即便是在北京和刘若英发生性关系我也没
有今天这样的感觉,我心里完全被这种乱伦的恐惧所充斥者。一向不知道什么是
困难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往后应该怎么去面对我的小姨、妈妈,以及怎么去和馨
姐说,和所有爱我的人说。我慢慢的从小姨的身上起来,没有去安慰小姨,只是
想对待当初的馨姐那样,默默的跪在了床头。
  「对不起!小姨,我不知道我这一段时间是中了什么邪了!我知道自己给你
带来的是什么样的伤害,我知道我请求你的原谅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想我会惩罚
我自己的,请你就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算了。我不会让我自己轻易的逃脱惩罚的!」
这时候的我完全失去了生的欲望,我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能够和自己的亲姨妈上
床,而且还戳破了姨妈的处女膜,在一个半小时里向姨妈的子宫里面灌进去了无
数的精液,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原谅这样的自己!
  「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做傻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我
同样的不会原谅你,不过我真的不希望你做出什么傻事,因为毕竟你是我姐姐的
唯一的儿子,我会离开的,我不希望再见到你,也不希望你去岭南见我。」
  王彤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虽然已经快要三十岁了,可是还是小女孩心性,
有过人的才智,却没有什么城府,心底也很善良。今天经受了这样的打击,使她
完全不知道今后的日子会怎么度过!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尽快的离开这个男人,
在她的眼里,自己的外甥现再已经不是一个小男孩了,更像是一个恶魔,一个能
够随时牵动她心里最敏感的地方的恶魔,她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要快一点离开,
要快一点离开,现在她知道自己与其说是恨他不想见他,还不如说她是逃避,逃
得远远的,永远的都不要再见到他。
  王彤的内心世界里面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曾经很多少次梦里的画
面今天在现实世界里面发生了。她从打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就感觉自己的心弦
被轻轻的波动了,只是那个时候她自己没有意识的到,觉的这个男孩真的是自己
外甥嘛,和自己有着天然的亲近,她为自己有这样的感觉由衷的高兴。后来很多
次外甥回岭南的时候,她都会有意无意的创造机会和他在一起单独待上一待,这
样好像心灵上获得了满足似的总是那样快乐。前一段时间,他让自己进入公司做
董事长办公室主任,她完全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虽然这个工作不合她的性格,
可是王彤还是干的那么高兴。弄得她姐姐王红很是纳闷,以前让她做恒昌的董事
长,推三阻四。终于,今天的一切让王彤明白了自己当初的选择,明白了自己对
待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外甥的感情,自己守身如玉的等待的人难道就是他?不能啊!
王彤不止一次的对自己呐喊,我不能爱上自己的外甥啊!
  现在的王彤一点也不感到后悔,更谈不上恨他了,她的心里完全知道自己一
直都期盼着这一刻!只是以前不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就都清楚了。一个不争
的事实摆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是自己的亲外甥,所以她必须选择离开,如果让她
再呆在他的身边,她不可能忍住不投入到他的怀抱里去的!可是现在——不——
应该是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他毕竟是自己姐姐的儿子,自己的亲外甥!想
到这里,王彤的心里一阵阵的抽筋,他不仅仅是自己的外甥,还是自己的第一个,
而且有可能是唯一的一个男人!王彤的心里简直是欲哭无泪!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