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 (第二十四章 九阴朝元)

             第二十四章 九阴朝阳
  「干妈,我没必要住院吧?」
  裂祭苦着脸,挣扎着想要从病床上起身,却被苏芮婉一脸严肃的按在了床上。
  两人在车内一阵缠绵悱恻的情话之后,苏芮婉担心裂祭的伤势,不顾他的抗
议将他送到了医院,并安排进了特护病房,之后又嘱咐医院主要领导,一天二十
四小时派护士监护。
  裂祭现在就是她的心头肉。女儿出国留学多年,一年大概只能回来一次,对
于这个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小情人干儿子,苏芮婉已经开始把母爱和情爱都寄托在
他身上了,如何能够不安排周到?
  「好了,我的小心肝,你就不要再让干妈担心了。」苏芮婉微微一笑,轻轻
的摸着裂祭的头发,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关切,全然一副慈母的口吻。
  「可是在医院我就看不到温柔迷人的干妈了,我会很想你的。」裂祭柔柔的
望着她,抓着她的玉手,一副乖宝宝依依不舍的模样。
  听着小情人的缠绵情话,苏芮婉心头一暖,俏脸嫣红,娇声道:「干妈会来
看你的啦,乖,好好养伤。」说完拿着被子帮裂祭盖好,神情温柔而关怀。
  看着苏芮婉温柔的模样,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令裂祭不禁有些感动。在这一
刻,他想到了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帮自己盖被子的情境,同时也感觉到了只有在
母亲身上才能体会到的慈爱与关心。
  裂祭动情的说道:「干妈,已经很晚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此时已经接
近凌晨,苏芮婉明天还要上班,也要应付张国栋的出招,裂祭不想她太过劳累。
  「小坏蛋也知道关心人啦,刚才在车上还那么狠的欺负…」说到这,苏芮婉
脸色一红,眉目低垂,停了下来,随后抬起眼帘偷偷的瞟了一眼,只见他正似笑
非笑的看着自己,神色暧昧,令苏芮婉芳心羞涩不已,再也说不出话来。
  「哼,你这个坏东西,不理你了!」过了一会,苏芮婉抬起头来娇哼了一声,
逃也似的走出了病房。
  看着苏芮婉摇曳着成熟丰腴的身躯消失于门外,裂祭真的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干妈临走时那句娇嗔却也让他心动不已,宛如热恋中的少女,娇痴妩媚,暧
昧甜蜜。看来自己真的打动干妈的芳心了。
  也不知妹妹裂语嫣是不是还在等自己,应该睡着了吧?裂祭想了片刻还是决
定发一条短信,告诉她一切安好,免得她担心。
  收起电话,裂祭开始打量四周。病房里十分宽敞,墙面洁白。一台液晶电视
挂在正前方的墙壁上,桌上放置着一台液晶电脑。病床左边则摆放着一个小型的
真皮沙发,沙发的不远处则是一个单间厕所。整个病房设施齐全,干净整洁,人
性化十足。
  最主要的是,听说特护病房里的护士都美的冒泡,从刚才进来见到的那个值
班护士就可见一斑,身材一流,样貌娇美,那对颤巍巍的大奶子似乎要裂衣而出,
还有短裙下那对被白色细腻的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直让人欲望勃发,心猿意马。
  他妈的,有钱有势的就是会享受,住院都跟住宾馆一样,还有美女护士一天
二十四小时侍候!也不知道张路那个王八蛋现在是不是也住在特护病房里,真是
便宜这个龟孙子了!
  裂祭胡思乱想着,心中愤然,随即又想起不知道无聊的要在这呆上多少天,
心中更显郁闷。
  其实他并不需要住院,这一点他自己最清楚。刚从警局出来的时候确实要死
不活的,全身火辣辣的疼,似乎要散架,让人不堪忍受。但和苏芮婉激情缠绵后,
这种痛觉却减轻了不少,到现在奇迹般的只剩下一些轻微的酸痛感了,这让他感
到惊奇不已。
  裂祭不由想到了身体里那个不知是鬼是妖的男人。至从发现他的存在后,自
己的经历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催情妖气,欲望之眼,还有迷幻真境,这些只存在
于修真小说中的技能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而现在更是惊人,做爱之后能修
复身体!这如何不神奇!?
  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在我体内,为什么要教我技能,还有…他到底
有什么企图?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却毫无头绪。尽管裂祭以前也想过这些问题,但在
肉欲的追逐中,在获得技能的喜悦中,他忘了要去寻找答案,忘了要去知道真相,
可现在却不得不重新认真思考。
  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永远是一种不变的阴冷,阴冷的气息,阴冷的声音,如
千年寒冰,令人不寒而栗。可就是这个冷酷的男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自己
获得美女,这种情况太反常了!
  事物反常即为妖!
  「喂,你在吗?」裂祭在心中叫了一声,显得十分随意。
  「嘿嘿,小子,和美女缠绵完就想起我了?」男人的声线依旧阴冷、沙哑,
如枯枝断裂的声音,咋一听令人起鸡皮疙瘩。
  裂祭忍住心中的恶寒,故作平静的嘻嘻笑道:「哪有,这不是住院了吗,睡
不着,想找你聊聊天。」
  「聊天?」邪逆臣微微一愣,随即嘿嘿笑道:「好啊,想聊什么?」至从逆
臣被他吞下后,邪逆臣在空洞虚无的空间里更显无聊,简直是度日如年,此时能
找个人说说话也能派遣寂寞。
  「这个…这个我们也认识不短时间了,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也不知道你
到底是…是鬼…还是妖…」裂祭怕激怒了邪逆臣,顿了一下思考该怎么措词,却
发现还真没什么好话形容他,声音也越说越小。
  「哈哈…」邪逆臣大笑一声,显得放荡不羁,低声道:「怎么,想不到好的
词汇了?」
  裂祭尴尬一笑,打了个哈哈。心中暗道,王八蛋,你不说老子怎么知道你是
个什么东西?
  「老子就是飞羽狐王!」邪逆臣不知他心中所想,傲然说道,口气得意而自
豪,似乎这几个字就是世人向往的尊贵所在。
  「狐狸精?」裂祭微微一愣,失声道:「而且还是男狐狸精?」糟糕,老子
怎么把这话说出来了。回过神来的裂祭脸色一变,立即意识到了说错了话。
  「小子,你说什么!」邪逆臣性格阴沉,与逆臣截然相反,听到这话勃然大
怒,立即冷声喝道。
  「没,没什么。」裂祭冷汗直流,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只是感到很奇怪,
因为在我们现代人的意识里,狐狸好像都是女的,别误会,别误会…」
  「哼!」邪逆臣冷哼一声,低声喝道:「你知道个屁!老子万年修为,在妖
界罕逢敌手,无论是谁见到老子都要尊称一声狐尊!要不是…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你说啊,不会是在吹牛吧?」见他卡了壳,裂祭立即连声问
道,一副不信的口吻,心中更是不以为然。吹!你继续吹!什么万年修为,什么
飞羽狐王,现在还不是在老子身体里无可奈何?
  「小子,老子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邪逆臣怒火直冒,大声呵斥,却无
可奈何。现在的他妖力薄弱,要不然早就让裂祭魂飞魄,并散占据这具肉身了。
  「要不是,要不是为了救心爱的女人,老子怎么会这么窝囊的寄居在你身体
里!」
  「救人?怎么回事?」裂祭微微一愣,急忙问道。
  随后邪逆臣很无耻的将逆臣与媚娘,还有如何牺牲自己解救柔儿和若儿的经
过绘声绘色、声泪俱下的讲了出来。裂祭听了渍渍称奇,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
一切都超过了他的想象,不过却对邪逆臣肯舍身救爱这一段完全不信。这种性格
阴沉的男人肯牺牲自己,那明天的太阳就不出来了!
  「没想到你还是个痴情种!」裂祭低声叹道,也不知是在赞赏还是讽刺。
  不对,现在他只剩一缕幽魂,对于逍遥惯了的他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那他
肯定想…想重获新生!最方便的就是占据自己的躯体重获新生!想到这,裂祭心
中一颤,一股冷气直窜后背。
  邪逆臣没有理会他的话,也不知他心中所想,嘿嘿笑着,以充满诱惑力的沙
哑的声线问道:「小子,还想不想学新的法术呀?」
  裂祭已经认定他不怀好意,心有企图,听到这话更显不安。他为什么总要让
自己学法术?想起以前他一次次的主动教自己技能,裂祭心中的疑惑更深,难道
这一切都跟法术有关?
  按下心中的杂念,裂祭大大咧咧的说道:「什么狗屁法术,没几个实用的,
老子不学!」
  邪逆臣在心中冷哼一声,以前这小子也说不学,其实心里想学的很,后来还
不是学了?邪逆臣冷声道:「你可想清楚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以后你想学
老子也不教你!」
  裂祭心中冷笑,干脆翻了个身,闭上眼睡觉了。他在等,等邪逆臣的主动。
  同时也在判断,判断这未知的阴谋是否跟法术有关。
  邪逆臣等了半天,见裂祭不做声,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学?这个法术不
仅可以帮助你收获女人,让她们对你死心塌地,还对你的身体有极大的帮助!」
  女人死心塌地?对身体有帮助?
  裂祭精神一震,心中雀跃,但还是强自压制住了诱惑,不耐烦的说道:「什
么狗屁东西,老子才不学呢,那些个技能没一个实用的,欲望之眼,只能看到对
方最基本的欲望,具体是什么都看不清楚。还有什么迷幻真境,非要自己看见过
的场景才能转化。这也就算了,更气人的是,对方讲的话现实中的人还听的到,
这都什么玩意,稍不注意就露陷了!」
  听着裂祭将这些技能贬的一文不值,邪逆臣气的差点吐血,大声喝道:「你
这个混蛋东西,有的学都不错了!要不是老子的妖气影响了你十几年,你还想学
妖术?老子告诉你,一根毛都学不了!格老子的,还在这挑三拣四,简直不知所
谓!」
  邪逆臣毕竟是「古代人」,骂起人来根本没有杀伤力,裂祭听了也不动怒,
反而在心中暗笑,哼了一声之后便埋头大睡,不再理他。
  见他不理自己,邪逆臣此时恨不得将裂祭千刀万剐!堂堂的飞羽狐王要传授
他法术,这在以前是多少妖怪梦寐以求的好事?尽管是最低级的法术,但只要聪
明点的都知道这师徒情分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倒好,不学也就罢了,还出言辱骂
诋毁,简直是在侮辱自己!
  不行!老子不能生气!冷静,要冷静,我还要靠他吸取元阳呢!
  邪逆臣不停的告诫自己,平息心中的怒火,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心平气和的
说道:「小子,不是我不教你高级法术,但你也要有能力学不是?现在的你妖气
太弱,根本施展不来。正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做什么事都要脚踏实地,一步步
来,把基础打好了,以后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邪逆臣继续耐心的教导道:「想要成就一番大事,切勿好高骛远,心浮气躁。
  你出手伤了张路就是冲动惹的祸。当你实力不如对方时,忍就是最好的防御。
  有句话叫做『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以为忍就是丢人,
就是懦弱,周文王被纣王囚禁,忍辱负重八年之久,最后逃出生天,举兵伐纣,
建立大周基业。楚汉争霸时,刘邦同样也是先忍后杀,最后逼得项羽自刎乌江,
创立大汉王朝。可见这都是有道理的。」
  一大串话说完,邪逆臣等了许久,见裂祭依旧没有言语,那刚刚平息下去的
怒火顿时又窜了上来。你他妈的,等以后老子不仅要占据你的肉身,还要折磨你
的灵魂,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邪逆臣确实气的快吐血了,性格阴冷暴躁的他什么时候跟人说过这些道理,
现在却像是对牛弹琴,让他怎能不气?
  果然,他的阴谋跟法术有关!
  裂祭尽管没有理他,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他这种性格会耐心的劝导别人?没
有好处会这么做?而且刚才明明很生气,后来却好声好气的说话,这一切都证明
着他有企图!
  「你这个王八蛋,张国栋将你整的这么惨,难道你就不想报仇?做缩头乌龟?
  老子知道,你怕了,以你现在的能力别说想除掉对方了,不被对方除掉就阿
弥陀佛了!可你想过没有,你可爱美丽的妹妹,善良美艳的母亲,还有你那个对
你百依百顺的女朋友?」邪逆臣气的破口大骂,随后将话题转移到裂祭的亲人身
上,如果还不能让这小子开口说话,他就真的没办法了。
  裂祭猛的睁开双眼,冷声道:「你说什么?」
  见他终于开口说话,邪逆臣得意的哈哈笑道:「小子,你不是在装死人么?
  怎么又说话了?」
  裂祭不耐烦的说道:「少废话,快点说为什么提到她们?」通过多次试探,
裂祭已经知道邪逆臣拿自己没办法,所以根本就不在乎语气是否礼貌。
  邪逆臣强压怒火,冷声道:「我只是提醒你而已,你那几个女人都长的美艳
非常,而男人的心里都有只野兽,说不定什么时候野兽就跑了出来,比如说那个
张路,或者张国栋什么的…」
  听到这,裂祭猛的一颤。妈妈妹妹还有林月雪都是人间极品,保不准张路伤
好之后会心生歹念,将仇恨发泄在亲人身上,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嘿嘿,张路那家伙内心阴暗,睚眦必报,而你的妹妹裂语嫣又这么性感可
爱,万一被他强奸了,你说你妹妹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还有你妈妈,也是个美
艳无双的熟女,张路尝过了你妹妹的滋味,想必也会…」
  「你给我住口!」裂祭大喝一声,神色阴沉,满脸杀气,俊美的脸庞因怒火
扭曲成了一团,看起来甚是可怖,「他敢动我家人一根汗毛,老子把他碎尸万段!」
  邪逆臣冷哼一声道:「讲狠话谁都会,可你有这个实力吗?」
  我有实力吗?
  没有,我只是小人物!
  裂祭神色黯淡的闭上双眼,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青筋暴现。犹豫片刻,裂
祭一字一字的狠声道:「我,跟,你,学!」他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不然
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和自责中,尽管邪逆臣也是一只狼,可他却不得不与狼共舞!
  「哈哈哈!」邪逆臣得意的放声大笑,「早知如此,刚才又何必嘴硬呢?」
  「少废话,你到底教是不教?」裂祭双目阴寒,口气冰冷。
  「教!当然教,哈哈!」邪逆臣毫不在意,问道:「听过九阴朝阳吗?」
  裂祭不屑的说道:「不就是采补之术吗?」
  「放屁!」邪逆臣破口骂道:「那种下三滥的东西怎能跟九阴朝元相提并论?
  这可是我——飞羽狐王的独有心法,天下独一无二,除了我谁都不会!」
  见裂祭没有搭话,邪逆臣继续道:「九阴朝元借九转之躯,重聚一身,将九
阴之力转化为元阳,可让施法者妖气大增,肉体脱胎换骨,青春永驻,永远保持
在人生中最充满活力的二十来岁。而女方也会得到功效滋润,高潮迭起,欲仙欲
死,容颜永驻,青春不老!练到功德圆满之际,便可褪去肉身,万寿无疆,与天
地同在!」
  「你想想看,如果一个女人不仅可以得到极致的肉体快感,更可青春永驻,
你说那个女人还不对你死心塌地?就算你用脚踹她,她都不会走了,啊哈哈哈!」
  说到得意之处,邪逆臣忘乎所以的大笑起来。
  裂祭同样也是听得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还用担心缺少
女人,害怕她们给自己戴绿帽子?绝对不会,只要将这个秘密说出来,等着被自
己上的女人估计可以从中国排队到美国!
  心动!无法控制的心动!这是个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就算知道他对
自己不怀好意!
  「小子,你慢慢感悟吧,哈哈哈!」
  在裂祭急迫的求学中,邪逆臣传授了口诀和运气法门,随后大笑着没有了声
息。裂祭的妖气积累的很快,超出了邪逆臣的意料。现在自己成功引发了裂祭内
心的仇恨,又再次传授了新的技能,他除了和女人疯狂交合还能做什么?
  重生,这扇原本遥远的大门,现在已经越来近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