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第二十章)一妻两夫,下场悲惨 ( 三 )

第二十章 一妻两夫、下场悲惨
               (第三回)
  此时此刻,我全身活生生地被牆上吊着的一条条铁链给紧绑住,当场让我无
法逃亡,口边只能不停地发出一道道惨绝人寰的嚎叫声音:「啊!啊啊!求你快
停手!痛死我了呀!啊!啊!」
  我脸上的表情面目全非,内心裡变得难受至极,全身上下除了不断甩摆的四
肢之外,再加上整具疯癫摆动的肉体登时让这些人身至痛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也
不能。
  「哇哈哈哈!看你以后敢不敢反抗我的命令?陈先生,我看事到如今,不妨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孙总警长奸笑地望着我说。
  「你可知道你那位国色天香的老婆啊,之前我还不认识你,但你老婆一身火
辣诱人和魔鬼线条的身体以及她一张名模般的甜美面孔早已经过我一把手了。如
今每当我回想到我和你老婆通姦的片段,回忆她一身美妙的身躯,还有一张极度
淫荡的脸孔,立即让我全身都血脉贲张的!哈哈哈哈!你老婆早已在你的背后为
你套了一个绿帽子,你还像个傻瓜般被蒙在鼓裡。唉!你真的是这世上难得一见
的超级笨蛋大乌龟呀!」
  这时,孙总警长彷彿想逼狗进穷巷似的耻辱我,眼见到我身心已经被他折磨
到剩下半条人命,便一脸爽快的哈哈奸笑着说。
  此时此刻,我内心裡的心境宛如淌着血般的哭了出来,当我回想到我一位多
年的枕边人——杨怡,她一直毫无埋怨地为我守尽妇道之礼,她甚至还为了我而
受尽奸诈男人的污辱。但身为她老公的我却为了一个「色」字,这麽多年来在这
情感的旋涡中兜兜转转地不能自拔,所以才导致自己原本属于温柔安乐的一个安
乐窝,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家破人亡以及身败名裂的噩梦。
  蓦然回首的刹那,我整个人禁不住泪湿襟袖,整个脑子裡感到心酸得落泪,
心裡知道,过去的时光是一去不复返了。过了一刻便痛切心骨地尝试回复脑裡的
情绪,就在这时,我一脸恨怒地在孙总警长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液,随即摆出一副
先下手为强的样子并大声地喝着说:「吐!你这个社会败类!你别欺人太甚!」
  「你妈的,你竟向我吐口水!我看你是嫌命长了!」孙总警长顿时惊魂未定
地瞪住我,便龙颜大怒地向我粗气道。
  「嘻嘻嘻!孙长,为何你那麽失策啊?」此时,我命中注定的宿命敌人——
郭老闆连忙取笑地向脸上沾满了唾液的孙总警长说着道。
  「如果这次我不打死你,再切碎你的肉来喂狗的话,我孙长的名字从此就倒
翻来写!」
  眼看到孙总警长一脸乌黑的脸色,咬齿切舌地一边在这室内的某个角落找出
了一根粗大的木棍,随即愤怒冲天地往我的方向走来。
  「老公,你这样做又何苦呢?嘻嘻!我差点就忘记了,我才是你一个假老婆
而已。如果不是我乾爹之前吩咐我要接近你身边,然后设个套来骗完你毕生的财
产和公司的话,休想我再见到你这张丑恶的脸孔了!」恩娜一面风情地牵着郭老
闆的手臂,一面假装关心我说。
  「他……他是你乾爹?!」我被吓到瞳孔放大了,脸上展示出不敢相信这一
个事实般的说道。
  「你发懵了呀?哈哈哈!我的美人计如何?这些日子裡我看你一步一步往地
狱的方向走去,还真是够瘾的呀!哇哇哈哈哈!」恩娜的丰臀一面被郭老闆扭到
娇喘吁吁的,一面摆出一张得逞的脸孔向我抱怀大笑地道。
  「你们要就打死我吧!不然我死后做了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在被这件幕
后策略的事件震惊之馀,我心裡面一时五内俱沸,口气还是不知好歹地向他们三
个人喊着道。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这麽快就打死你的,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更难!反
正你活在这世上已没有任何的价值了!」孙总警长一脸凶神恶煞地向我说道。
  「孙长,我真的有点担心,怕你等会一不小心对他下了重手而搞乱了我的计
划。我看倒不如让恩娜这位女生来动手对付他就好了。哈哈!」郭老闆顿时笑嘻
嘻地向孙总警长眨一眨眼睛,便指示怀中的恩娜说道。
  「恩娜,你要记得我还需要他生存下来的。等会你就点到即止,明白吗?」
此时,郭老闆的脸上带着一丝丝心怀鬼意的神态,顿时让我看到心境惊慌地挣扎
起来。
  一瞬之间,我真的开始为我刚才的鲁莽行为而感到极度后悔起来了,因为正
当我近距离地望到恩娜手上的那根木棍之上,我还看得到木棍上竟然佈满着彷似
一支支生鏽的铁钉!
  「我的妈呀!你不要来啊!你不要这麽残忍!对……对不起了……是我有眼
不识泰山……你别这样……这如果打下去真的会死人的。你别来呀!救命啊!救
救我啊!」
  我顿时变成一个即将要面临死亡的囚犯,整身彷彿脸无血色似的挣扎起来,
而我一张沾满冷汗的脸庞也渐渐急滴下来,不停口颤心震地喊着说。
  正所谓一朝失策成千古痛,在这短短却吊胆惊心的时刻裡,我一双激动的眼
睛颤惊地望着恩娜这个尤物一步一步向我的身边徒步走来。过了一刻,令我内心
胆惊的事情终于一触即发地发生在我身上了。
  「乾爹,你看看之前我在法国的时候究竟为你做出一些怎样的杰作了?」恩
娜一边将我身上的衣服给脱光光,随即一副自豪感十足的模样向郭老闆说着道。
  「什麽?!陈董啊!陈董!你连男性的器官都没剩多少了呀!真的太不可思
议了!哈哈哈哈哈哈!」郭老闆顿时向我只剩一寸有多的阳具瞟了一下,惊喜的
奸笑声不禁响亮亮地响起。
  「我的妈啊!陈先生,我建议你日后妄想再和女人发生任何性关係了,因为
你下面比小蚓蚯还要小得多。」孙总警长整个人登时被眼前的画面弄到口边「噗
哧」一声的笑了出来,立即心急地向前看了一会,便说道。
  「喂!你这个死人,你究竟准备好了吗?我快要来惩罚你了呀!」这时候,
恩娜再次飞快地瞟了我一眼,随后一脚大力地在我胯下踢了一下之后,便眼神严
肃地向我喝着道。
  转眼间,恩娜整个人就忘情地投入在耻辱我的情景裡了。
  「啪!啊!啪!啊!啪!啪!啊!啊!啊!」一道道木棍狠打的声音以及被
那些身上极痛所带来的痛叫声登时令我不寒而慄。
  「啊!你停手!啊啊!我快没命了呀!啊!啊啊啊!」我全身心碎如焚地痛
叫出来,而身上的极痛彷彿已到了骨髓内,立即令我唯一剩下的男人尊严与身心
彻底地给击倒。
  「啪!啪!啪!你这个死不足惜的人渣,你一生好色好女!你根本就不尊重
我们这些女性,歧视我们好似蚂蚁都不如。现在我就代表我们女性好好的教训你
一番!啪啪啪啪啪!」恩娜不停挥舞她手上的那根木棍,时急时缓、有张有弛地
在我一具满身血液的裸体上殴打起来说。
  「啊啊!我不是好人……对不起……别再打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死了
呀……妈啊……啊……啊!」
  「是否真的不敢就不能而知了,我打够你才算数!」恩娜一面无情地打向我
身上,一面狠狠地喝着说。
  「我是说真的啊!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此时此景,我全身疼痛地
喊出来。但这种肉体上的极痛与羞辱感觉逐渐令我整个心灵变成一种人格分裂的
现象,宛如一隻失心疯的猪崽即将要面临被人杀掉地呼出最后一口气息。
  我也不知道我挨打了多久,但过了一片刻之后,由于我全身上下的痛觉已出
乎我的能耐了,所以随着她无数量的狠打,我整个人立时变得毫无知觉地痛昏过
去了。
  「噗!」一声脸庞上被冷水狠狠淋过的声音。
  「快醒啊!你不醒的话,我立刻就取了你这条贱命啊!」
  此时,浑浑噩噩的我仍然被铁链向四方外伸的死绑着,而从我耳边一瞬间就
惊醒地听到一道一道彷似恩娜口吻的怒话,随即微微睁了一睁眼便朦胧地看到她
了。
  在这时刻裡,恩娜她一个人近距离地站在我身前,而从她脸上一种愤怒的表
情来看,便可以猜测到她正在绵绵不停地狠责我一番。
  「我刚才还没爽够,你竟敢给我昏过去了呀!你是不是嫌你身上的伤痕不够
多呢?」恩娜大发雷霆地盯住我一具伤痕满身的裸体,便凶巴巴地向我喊着道。
  「呜呜……呜呜……」顿然间,我竟然发觉我口裡竟含着一些彷似布料的物
质,所以我连大声喊出一声的能力都没有了。在这短短的时刻裡,我全身四肢登
时剧烈地起伏,脸部的面色也苍白地极度惊慌了一顿,全身依然没力气地向四方
八位挣扎起来。
  「还挣扎?你还那麽的顽固?你说你该不该打啊?」恩娜一边凶巴巴地对我
说着,一边疯狂地用她手掌一巴一巴地掴向我血流似河的屁股上。
  「呜呜呜呜呜……」我宛如身上被雷殛地顿时惊震了一下,而且屁股上的痛
觉也快速地传到我的全身上下,便一连几声嘶喊地大叫起来。
  「嘻嘻嘻!你又怎麽了?你舒服吗?这些就是你一直不停污辱我的代价!」
恩娜一连掴了我屁股数十下,但她的语气却温柔依然。
  「郭老闆,别忘了我们几天后即将要送人的结婚大礼。」孙总警长一面在旁
边得意观赏着恩娜她一巴一巴地彷彿想拿人的命,一面向郭老闆提醒说。
  「恩娜,我看你已发洩够了吧?千万别让他这麽容易就痛死过去了,因为我
还需要他成为我一个人情送给他人的呀!」郭老闆向她苦笑地说道。
  心肠毒如蝎的恩娜听到她乾爹——郭老闆如此说之后,便暂停了她手上的动
作,随即抬起头并向他微笑了一刻。一瞬间就将她手上的三根手指凶狠地插进我
的屁眼裡!「呜……」当场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声音,惊天动地似的在这黑阴的
室内回音不断。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