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三十 她们是怎样变成荡妇的(6/1)

  据我所知,荷蒂从上小学四年级开始就喜欢暴露自己。后来,慢慢长大了一
点,她开始玩一种“医生看病”的角色扮演游戏。当然,她扮演医生,而那些男
孩子则扮演病人,她总是在游戏中给那些小男孩们看小鸡鸡的“病”。
  当时,她的身体已经发育得相当丰满,穿上性感暴露的服装,还真挺像那么
回事。每次和男孩子玩游戏,她都会穿上短裙、紧身内衣和开口很低的上衣。每
次游戏过后,那些男孩子的小鸡鸡和小蛋蛋都会疼上好几天。但是,如果你以为
那些男孩子会像躲瘟疫一样地躲着她,那就错了,荷蒂总是有办法让那些男孩子
乖乖地、心甘情愿地回来找她继续玩“给小鸡鸡看病”的游戏。
  到了高年级以后,有一天,荷蒂一个女友告诉她哥哥,荷蒂计划在高年级舞
会上结束她的处女生涯。此言一出,高年级的男生几乎倾巢出动,大家都争先恐
后地邀请她与他们一起参加舞会,都希望自己是得到荷蒂处女宝的那个幸运儿。
在希望与她约会的长长的名单里,囊括了几乎学校内所有有头有脸、有钱有势的
男生,这让这些男生的现有女友们非常烦恼。
  我自认为根本配不上她,也没有任何能力和优势与那些男生竞争,尽管我也
非常喜欢她、暗恋她,但我的自尊和不愿看到自己被拒绝的心理让我对荷蒂和她
的追求者们抱有一些敌视和抗拒。于是,我站在一旁,观察着到底她会接受哪个
男生的邀请,到底会被哪个男生带上床。
  距离舞会举办的时候只剩下两周了,可是荷蒂依然没有做出选择。这天午饭
时间,我独自坐在教学楼外的台阶上看着书,突然,荷蒂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你好。”荷蒂笑嘻嘻地说道。
  “嗨,你也好。找我有事吗?”我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你准备参加过两周举办的舞会吗?”
  “也许会去吧。”
  “那你约好伴儿了吗?”
  “没有啊,我还不知道该约谁呢。”我有点沮丧地说道。
  “哦,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机会?”
  “你说什么?”虽然我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但还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我是说,如果你还没有约别人的话,我是不是有机会得到你的邀请?”
  我转过头盯着她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荷蒂竟然挑选我作为她
参加舞会的搭档。如果那个所谓“在舞会上结束处女生涯”的传言属实的话,那
她岂不是要让我成为占有她处女宝的幸运儿吗?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好不
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艰难地问道:“你真的愿意让我陪你去参加舞会?”
  “呵呵,我就等你邀请我呢。是的,我愿意!”
  突然间,我成了学校里最受瞩目的男生。女生们总是在背后偷偷地窥视我、
议论我,男生们则带着满脸“他有什么了不起的”鄙视或不解的表情打量着我,
大家都很纳闷,我这样一个很不起眼的男生怎么就得到了荷蒂的青睐了呢?
  可是,我对他们所有人的表情都视而不见,每天像个快乐的小鹿在校园里飞
奔。
  很快就到了舞会举办的时间,我拥着荷蒂在欢快的舞曲中旋转着、飞舞着,
感觉非常良好。在非常亢奋的情绪中,我悄悄解开了她的乳罩,手指抚摩着她的
乳头。她并没有拒绝我的动作,反而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我太激动了,情不自
禁地拉开拉链,掏出已经坚硬起来的阴茎,拉着她的手想让她握住。可是,她竟
然出乎意料地甩开了我的手。
  “对不起啊,布莱恩,我知道你在期待什么,但那样的事是不会发生的。我
也不知道那个传言是怎么回事,但我真的没说过那样的话。我不会在结婚前失去
我的贞操,我也不会在大学毕业前结婚。我之所有选择你做为参加舞会的伴儿,
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个非常善良、非常正直的男生,是不会拒绝我的邀请、也不会
提出非分的要求的。”
  说实话,听了她的话我很沮丧,仿佛情绪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是,她说我
是个善良、正直的男生有让我心里很受用。我心想,我应该做个让她值得信赖的
人,我的言行举止应该让她高兴。
  尽管别人会认为我是被荷蒂耍弄了,但我还是决定维护荷蒂的声誉,保护她
的情感和隐私。所以,每当有人问我是否已经得到了荷蒂的处女宝时,我都会笑
着这样回答:“嘿,我觉得一个绅士不应该随便议论这样的事情。”
  我的回答给大家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虽然我不愿意谈论这个事情,但他们仍
然认为我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但是,荷蒂在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后很是生
气,她跟她的几个好朋友解释说,那些都是胡说八道。而当别人把荷蒂的话传到
我耳朵里的时候,我就会对别人说:“君子从来不去评论女生的话。”
  后来,有更多的人问我,荷蒂表示自己清白和否认已经失去贞操的话是否可
信,我回答他们说:“如果一个女人说那不是真的,那就肯定不是真的。荷蒂从
来不撒谎,难道这次就要撒谎吗?”
  这一事件引发了学校里许多其他女孩子对我的兴趣,所以,从那时开始一直
到我高中毕业升入大学之前,一直有女孩子不断地主动和我约会,我的诚实、信
用和守口如瓶征服了许多女孩子的心,那一阶段,我和许多女孩子上过床。
  高中毕业以后,我和荷蒂都考上了大学,但我们没有考在同一所大学。从那
以后直到我获取工商管理的学士学位从大学毕业后,我们才再次相见。那时,我
们都在找工作,我们在一起吃了几次饭,然后,我们就正式开始约会了。
  荷蒂依然像在中学时那样,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女孩子,无论她的打扮、穿着
还是行为举止,总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她依然保持着喜欢暴露自己身体的爱好,
每当我们一起出去时,她总是穿得比较暴露,低低的衣领开口让她丰满的乳房暴
露出来大半,看得我都心里痒痒。
  但是,每当我试图亲近她的身体时,她总会把我推开,说道:“请你遵守规
则啊,布莱恩,结婚以前不许过于亲近。”
  经过一段时间的恋爱和约会,我向荷蒂提出结婚,她很痛快地答应了。我们
很快就举行了婚礼。
  新婚之夜,我发现荷蒂的确还是个处女,那晚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结婚
后,荷蒂享受到性爱的快乐,她一心要找回过去为保守贞操而失去的快乐时光,
所以,她在婚后非常热衷性生活。她几乎每晚都要做爱,而且把所有从别人那里
听来的和在书中读到的各种性交方式都要尝试一下。
  我觉得新婚夫妇的性生活比较激烈和频繁是很正常的,但没想到荷蒂欲望和
兴趣会如此强烈。每天晚上,她都要求做爱两次,甚至三次,而且,在第二天早
上,她还必须再做爱一次才肯起床。
  婚姻把荷蒂从一个保守、矜持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成熟、风骚的女人,我感
觉她对性生活的热衷都快让她变成一个花痴了。她唯一不变的,就是依然喜欢暴
露自己。无论是去上班,还是和我一起出去玩,她都要穿上暴露的衣服。在许多
公共场合,她总爱仿佛在无意间弯腰让身体前倾,她那两个非常丰满白皙的乳房
便有大半从开得很低的领口“意外地”暴露给别人看;同时,她的大半个屁股也
会因为弯腰的动作向上翘起暴露在短裙外边,让后面的男人们一饱眼福。
  有时,在舞会或者聚会上,当荷蒂和别的男人跳舞的时候,她也会有意无意
地用乳房、大腿甚至嘴唇触碰到男人的身体和脸颊,让男人们的心里充满幻想,
他们会以为他们可以偷吻她、抚摩她甚至可以把她带到他们的床上去,但他们却
总是在最后一分钟才知道那只是个幻想,荷蒂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刚开始,荷蒂这种暴露和挑逗男人的行为让我非常生气。在她单身的时候,
她这样做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她现在是我的老婆,她再这样做就让我很抓狂。为
了这件事,我们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有一次,荷蒂和一个男人跳舞时,那家伙像熊掌一样的大手随便在她身体上
抚摩,弄得我异常愤怒,但荷蒂却不以为然地说道:“怎么啦,亲爱的?这样的
抚摩让我很激动,可是你的无名火却弄得我很扫兴。”
  “是啊,”我说道,“那你就去找一个不让你扫兴的男人吧。”
  “你别操心了,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荷蒂很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成熟起来,只要她只是随意玩玩,并没有真正倾
心于某个男人,我也就对她的轻浮举动不再多加干涉了。但是,我也时常考虑是
否该提醒她一下,因为每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限度,我担心迟早有一
天荷蒂会走得太远。
  我所担心的事情一直潜伏在荷蒂不经意地暴露之中。那次,荷蒂所在的公司
组织员工去郊游和野餐,她的一些对她觊觎已久、心怀歹意的男同事再一次被她
的暴露所刺激,他们在心里已经暗藏叵测,但我和荷蒂却都没有意识到危险在慢
慢地靠近。
  荷蒂依然像以往那样,穿着性感露背、领口开得很低的上衣,里面没有戴乳
罩;下身穿一条迷你短裙,里面穿着一件很小的丁字内裤,她的两腿稍微分开,
就可以看到她的阴毛,甚至褐红色的阴唇。我敢肯定,当打扮成这样的荷蒂出现
在公司郊游和野餐的郊外公园的时候,那里没有一根阴茎没有硬起来。
  由于是荷蒂所在的公司组织的活动,所以去活动现场时一直是我开车,这样
她就可以尽情开怀畅饮,不必为醉酒而不能开车发愁了。我这个人对玩游戏没有
太大的兴趣,所有在郊游过程中,我都是在一边观看荷蒂和她的同事们玩各种各
样的游戏。所有的单身男人(当然也包括一些已婚男人)都喜欢邀请荷蒂作为他
们游戏中的合作伙伴。他们在玩游戏的时候,总是借各种机会抚摩荷蒂的身体,
有时候甚至把手伸到了她的敏感部位。
  他们玩的第一个游戏是推手推车竞跑比赛,就是一个人两手撑在地上,另一
个人将他的两腿分别抬起握在两手中,然后像推手推车那样,前一个人用双手在
地上跑,另一个在后面握住他的两条腿跟着跑。荷蒂和一个男人配合,她在前面
手撑着地跑,他抱着她的腿在后面推。跑到半路的时候,荷蒂的左乳房竟然从衣
领上蹦了出来。为了不被别人落在后面,荷蒂要那个男人不要停下。
  就这样,那个白生生的肉团随着她身体的起伏在胸前跳荡了一路。而且,由
于她的两腿被后面的男人抬起,她的短裙肯定遮盖不住她只穿着丁字裤的屁股,
我估计那个抱着她腿的男人都看到了她的阴户。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除了她男
同事的妻子们或者母亲们对她呲之以鼻外,所有的男人都大声叫好。
  接下来是三条腿跑步比赛,就是两个人并排站立,一人的左腿与另一人的右
腿绑在一起,然后快速跑步,看谁配合得好,看谁跑得最快。快到比赛终点的时
候,要跑下一个坡度不大的小山包,荷蒂和她的伙伴跑到这里的时候,不慎摔倒
了,两个人一起从小山包上滚了下去。山坡上长满了青草,摔下去并不会很疼。
让我很惊讶的是,当他们滚到山包停住的时候,荷蒂竟然和那个男人躺在草地上
拥抱着接吻。虽然他们只接吻了几秒钟,但我看得清清楚楚。
  最后一个游戏是运气球比赛,两个人一组,将一个装满水的气球夹在两人的
胸部或者腹部之间,迅速跑向终点,速度最快、气球又没有掉落或者挤破的就算
胜利。荷蒂和她的伙伴还没有跑出15米就把气球挤破了,气球里的水将荷蒂的
上衣弄湿,她没有穿乳罩的奶头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并没有想办法遮掩住乳
房,或者去汽车里换一件衣服,依旧穿着那件透明的衣服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大约在野餐烧烤结束前的一小时,天就渐渐黑下来了,我看到荷蒂跟一个男
人一起走到一丛灌木后面。过了大约10分钟,荷蒂独自一个人先从树丛后面走
了出来。又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才一瘸一拐、小心翼翼地从树丛后面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荷蒂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荷蒂回答道:“他想发骚呢,
我用膝盖顶在他的卵蛋上,让他平静一下。”
  “哦,那你们刚走到树丛后面的时候都干了什么?”
  “什么都没干,就是散步说话而已。”
  这就对了,我心里想着,散步、聊天,小小的暴露身体,让男人发狂。但是
谁也别想对她图谋不轨,荷蒂虽然喜欢暴露,但她绝不会背叛我。可是,也许正
是顶男人的那一膝盖,让那男人开始策划凶恶的报复。不久,荷蒂真的成了男人
的玩物,被迫做了荡妇。
  事情发生在荷蒂公司举办的圣诞聚会上。当时,荷蒂是独自一人去参加的,
因为之前我在冰上滑倒,跌伤了脚踝,而且,更糟糕的是,我还患上了流感,所
以,根本无法陪她一起去。对于她一个人出门,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但她告诉我
说:“别担心啊,你好好在家休息吧,我是个大人了,布莱恩,我能够照顾好自
己的。”
  我躺在床上,看着她穿上紧身长袜和吊袜带,又套上黑色迷你短裙。她在脖
子上挂上一串珍珠项链,最后穿上一双黑色5寸高的高跟鞋。穿戴完毕,她在我
面前转了一圈,问道:“你觉得我好看吗?”没等我回答,她又咯咯笑着说道:
“得,我已经看到答案了。”
  的确,看到她性感妖娆的样子,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勃起了。
  “可怜的宝贝,我可不能就这样把你留在家里。”说着,她爬上床,跪在我
身边开始给我口交。荷蒂的口交技术实在太好了,时间不长我就射在她的嘴里。
让我惊讶的是,这次她并没有立刻把精液咽下去,而是含在嘴里,还像漱口一样
在嘴里咕嘟咕嘟地转动了几下,才慢慢地咽下去。
  看到我满脸错愕的表情,她笑着说道:“呵呵,聚会时,我要让几个家伙亲
吻我,让他们尝尝我嘴里的味道。你说,他们会注意到我嘴里有什么味儿吗?”
  荷蒂走后,我吃了几片药,就睡着了。半夜时,我起身去撒尿,看到时间已
经是凌晨3:27了,可是荷蒂还没有回来。从卫生间出来,我在几个房间转了
转,看看荷蒂是否回来了,可是仍然没有找到她。我给他们公司举办聚会的酒店
打了电话,酒店告诉我说聚会已经结束了,现场已经没人了。
  我有点担心她的安全,但又想,他们公司参加聚会的人那么多,应该不会出
什么问题吧,她没有回家也许是有别的原因。或者一起出去吃夜宵了,或者去别
的舞厅什么的地方玩去了。感觉有点头疼,我又吃了点药,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早上7:15,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拿起电话,听到荷蒂说道:“我把你
吵醒了吗?”
  “是啊。”我迷迷糊糊地回答道。
  “真抱歉啊,亲爱的。昨晚我没给你打电话,就是怕吵醒你,但我想你现在
应该醒了,就赶紧打电话告诉你一声,我都好,你别担心。昨晚我喝得太多了,
老板的夫人怕我开车回去出事,就拿走了我的车钥匙,并帮我在酒店开了一个房
间。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我现在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呢,我去洗个澡,然后去吃
点东西。你还好吗?等我回去好吗?”
  “嗯,我还好,昨晚吃了药,现在好多了,我等你回来。”说完,我挂了电
话。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