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二集 / 第三回:起死回生

  骆毕翁和樊刚去后,见十多名死伤者倒卧在地上,紫琼向身旁的杨夫人道:
「杨伯母,紫琼曾经跟随师父学了一些刀圭之术,身上亦带有治伤袪疾之药,若
然杨伯母信得过紫琼,我想为伤者看一看。」
  杨夫人听见大喜,说道:「这样就好了,尊师既能传妳一手好武功,当是一
位高人逸士,老身岂会信不过,就只怕麻烦妳了!」
  紫琼道:「拯弱扶危,行好积德,乃为人者本分之事,伯母何须客气!」
  辛鈃在旁笑道:「紫琼的医术,当有华佗扁鹊之能,纵使是病入膏肓,只要
经过她的手,当即妙手回春,连死人也能救活呢!」
  紫琼睨视辛鈃一眼,轻声笑道:「你就只爱卖长舌,胡夸大口。」
  杨夫人看见二人目语传情,胶漆相融,百般恩爱的模样,不由看得迷花眼笑
,说道:「打花胡哨,向来是天儿的本事,连我做阿娘的也管教他不来,紫琼以
后得替我管一管他,免得他越加放肆荒唐。」辛鈃伸伸舌头,噤口不语。
  紫琼听后微微一笑,又再斜望辛鈃一眼,向杨夫人道:「请伯母使人将死伤
者扶进屋去,最好安置在一所清静的房间。」
  杨夫人点了点头,向身旁一个弟子道:「你们将所有死伤者扶到后堂去,好
好安置。」
  那弟子问道:「施家堡的人也要麽?」
  紫琼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岂无救死之权?」
  杨曲亭夫妇二人听见,心下钦佩莫名,杨曲亭连忙道:「紫琼姑娘说得对,
你们快快照办。」数名弟子齐声答应,忙即救死扶伤,把死伤者进入屋。
  夫妇俩随即招呼李隆基等人进屋,而辛鈃和紫琼亦一起跟随。
  李隆基走到辛鈃身旁,轻声说道:「门前那个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是峭
天的姊姊杨静琳,在她身边的男子,是她的丈夫田逸清,而站在右首的男子,叫
做宫英明,是峭天的表哥,也是那个红衣少女宫暄妍的哥哥。」
  辛鈃一面听,一面打量着杨静琳,见她长得和妹妹杨静琇同样美丽动人,只
是在那月貌花庞的俏脸上,却多了一股书香味儿,素洁秀雅,确是一个雪魄冰姿
的大美人。再看她身旁的田逸清,见他气宇轩昂,目若朗星,二人站在一起,犹
如金童玉女,真个是绝配的一对。而那个宫英明,年约二十四五年纪,面如冠玉
,长相英俊,端的是个美男子。
  当一行人来到大门前,长女杨静琳、女杨静琇,宫家两兄妹等同时迎上前
来,只见杨静琳满脸喜容,张着一对水汪汪的迷人眼睛,牢牢的盯着辛鈃道:「
峭天,你这人可真叫人耽惊受怕,还好上天眷顾,让你平安归来。」
  辛鈃忙叫了一声姊,再叫了声姊夫,还来不及再说话,已见宫英明笑道:「
瞧来你今次出门,收穫可不少呢!我刚才听静琇说,你不但学得一身好武功,还
获得一位漂亮的老婆,真是要大大庆贺一番才是。」接着目光移向紫琼,说道:
「这位就是紫琼姑娘吧?」
  紫琼轻轻一笑,向众人福道:「紫琼见过。」
  杨夫人在旁笑道:「好了,好了,有什麽事一会儿再谈,现在救人要紧,紫
琼妳跟我来。」紫琼说了声是。众人听见,一起在后跟随。
  来到后堂,已见十多人卧在地板上,每人身下都铺垫了一张白布。紫琼向杨
夫人道:「伯母,留下峭天帮我就行了。」
  辛鈃道:「是啊,紫琼医人,最怕有人在旁骚扰。」便向几个杨门弟子道:
「你们在外面守着,任何人也不许进来。」众弟子唯唯领命。
  杨夫人道:「好吧,咱们大家先离去。紫琼,这裡就麻烦妳了!」
  紫琼连忙道:「伯母请不要客气。」
  辛鈃看见众人离开后堂后,看见四五个尚有知觉的伤者,兀自辗转呻吟,连
忙逐一查看各个死伤者,发觉其中三人已是全无气息,死去多时,其馀的人都是
刀剑之伤。
  紫琼道:「现在必须尽快把死去的人救活,再迟得片刻,可就回天乏术了!

  辛鈃听得不明所以,问道:「为什麽?难道连妳也不行?」
  紫琼摇头道:「这些人虽然死去,但元神尚未离开身体,以起死回生之法还
可救活他们,若然再拖延时间,届时鬼差一到,元神就会让鬼差勾去,那时什麽
都完了。」
  辛鈃问道:「一个人死后,鬼差要多久才会来勾他们的元神?」
  紫琼道:「这个很难说,大概一至两个时辰吧,乘着鬼差还没到,咱们得赶
紧时间。这三个死去的人,心脏已停顿太久,瞧情形必须使用移星换斗之术,把
心脏换掉才行,你现在马上出去,叫人找三条大狗来。」
  辛鈃连忙奔出后堂,对一名在外看守的杨门弟子道:「裡面有三个人刚死去
不久,若要救活他们,必须要用狗血调以药物才行,你们快给我找三条大狗来,
一定要健康的,知道吗。」互换心脏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他自然不敢说出口,只
好胡言乱扯。
  那人听了立刻飞奔而去,还不到半炷香时间,已见三个人各自牵着一头大狼
狗到来。辛鈃接过,说道:「现在是紧要关头,绝对不能有人进来骚扰,你们好
好的守着,任何人也不准进来。」众弟子齐齐点头遵命。
  紫琼看见辛鈃回来,说道:「时间紧迫,咱们一起动手吧。」辛鈃应了声是
,立即开始工作,紫琼续道:「今日你做得很好,没有伤及一人。」
  辛鈃道:「妳吩咐的事,我怎敢不听。」
  紫琼微微一笑,她为了不让受伤的人听见,放轻声音道:「你要知道,仙术
是用来救难解危,并非用来杀人伤人,这才是仙道正路,你要好好记住。」
  辛鈃点了点头,问道:「若是对付那些妖魔鬼怪呢?」
  紫琼道:「这自然另当别论,妖魔是阿修罗的邪灵鬼物,常在天界人间闹事
作孽,咱们岂能让他们为祸害人!你既然已习得仙术,已属非尘寰中人,断魔除
妖,护国佑民,这是天地间理所当然的事,更是你应有的责任。」
  辛鈃点头应诺,二人忙了足有两个时辰,终于把死伤者全部救活治好,只是
不想过于显眼让人瞧出端倪,便没有把伤口恢复完好如初,只是将伤口缠上了布
带,免了让人起疑。
  二人走出后堂,辛鈃吩咐众弟子暂时不要移动伤者。杨氏夫妇和其他人早已
在大厅候着,看见辛鈃和紫琼到来,杨曲亭连忙问道:「天儿,情况如何,还顺
利吗?」
  辛鈃道:「全都没大问题,便是刚刚断气的人,紫琼都一一将他们救活过来
,只消多加调养,将养一段时日,便会全部康复。」
  众人听见都喜形于色,杨夫人走将上前,挽着紫琼的玉手道:「紫琼妳真是
厉害,便连死去的人都能救活,咱们杨家有妳一个这样本事的媳妇,真不知是几
生修到。」
  紫琼听得满脸通红,垂头瘖默,杨夫人道:「你俩都辛苦了,用完饭后得早
些休息。紫琼过来这边坐。」便牵着紫琼在她身旁坐下。
  当晚杨府内设席张筵,李隆基等人都坐上主席,觥筹交错,彼此弄盏传杯,
好不高兴。席间杨曲亭问起天狼寨的事,辛鈃添油加醋,说得凶险万分,后说幸
得紫琼相救,才能活命,并且传授他武功,一大番话儿,直说得天花乱坠,有声
有色。杨氏夫妇眼见紫琼把死人救活,辛鈃的说话,自然信到十足加一。
  席上的人就只有李隆基兄妹、马元霸父女四人知道底蕴,看见辛鈃不住胡吹
乱诌,都不由缩颈匿笑,相顾莞尔。
  杨静琇听得时而惊愕瞠目,时而扬眉鼓掌,表情百出,而长女杨静琳,却视
端容寂,沉静娴雅,偶尔才望一望丈夫,时而又望向身旁的英明,只见二人眼去
眉来,秋波暗送,看来殊不简单。
  辛鈃看在眼裡,心下暗暗纳闷,见二人这个模样,显然关係非浅,心想:「
眼前丈夫在旁,还这般明目张胆,难道真的不怕被人发现麽,其中必定有点古怪
。」
  待得筳终散场,杨夫人吩咐侍女为众人准备房间,李隆基和马元霸一一摇首
拜辞,杨曲亭夫妇虽再三挽留,但二人只说不敢相扰,意甚坚执,夫妻俩无奈,
只索罢了。
  四人拜别杨氏夫妇,辛鈃和紫琼直送四人到门口,杨静琇从后跟来,拉着小
雀儿的手道:「妳记住时时来看我喔,是了,我这个二哥有没有欺负妳,如果有
就说与我知,待我为妳教训他。」
  小雀儿听她提起杨峭天,不由得眼眶一红,杨静琇看见,盯住辛鈃道:「二
哥,你又欺负小雀儿了?」
  辛鈃呆得一呆,小雀儿道:「他现在有了紫琼,还会理我麽!算了吧,这个
人向来就见一个爱一个,我也习惯了。」众人自是知道她说的是杨峭天,也不由
暗自叹息。
  辛鈃瞪着二人,看见杨静琇对着自己嗊嘴蹙眼,便道:「我的事要妳来管,
快回屋裡去,我有事要和他们说。」
  杨静琇不满道:「有什麽紧要事我听不得?」却看见辛鈃锁眉瞪眼,一脸愠
色,心中也真有点害怕,只得怏怏而去。
  待得杨静琇走远,辛鈃道:「你们要记住诺言,我在这裡只住三日,到时我
就走人,冒名顶替真不是味儿,浑身都不舒服。」
  马元霸笑道:「施万里今日给你吓得屎滚尿流,相信也不敢再来杨门撒野,
你爱怎样就怎样吧。但你今日放了罗贵彪,我这个宝见女儿可不依呢!」
  李舒柔翘着嘴儿道:「是呀!峭天哥死得如此惨,你因何就此放他回去,峭
天哥这个仇,我一定要讨回来!小雀儿,妳认为怎样?」
  小雀儿点头道:「这个当然,岂能轻易算数。你不愿意帮咱们报仇,我也不
怪你,但你得应承我,万事要尽量小心,决不可在他父母面前露出破绽。」
  辛鈃笑道:「这不用你来提点,不是我夸口,串戏这门子功夫,可难我不倒
。」
  紫琼道:「罗贵彪的武功不弱,你们要找他报仇,恐怕并不容易。这样吧,
你们先忍耐些儿,待我和兜儿离开杨家,再和你们会合,大家一起去好麽?」
  四人听见,无不大喜,李舒柔连忙道:「这就好了,有你们二人帮忙,罗贵
彪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隆基笑道:「辛老弟,这裡就麻烦兄弟了,我兄妹俩就住在隆庆坊,你和
紫琼姑娘到那裡找我便可以了。」
  辛鈃听得紫琼这样说,心裡暗道:「刚才听他们说,李隆基这人好像是什麽
临淄王,又和羽林军相熟,显然是皇亲国戚,莫非紫琼想倚仗他的力量,好让我
溷进皇宫去对付那个妖孽?瞧来十居其九是这样了。」
  一念及此,辛鈃显得极为无奈,说道:「你兄弟长兄弟短的叫,既然大家是
兄弟,就再帮你们一次好了,但你两兄妹听住,到时我有什麽事要你们帮忙,可
不能推三阻四,藉口推托。」
  李隆基堆起笑脸道:「辛老弟要我帮忙,只要隆基做得来,还用多说吗。」
  辛鈃道:「好!大家做兄弟的,可不能翻口。」
  送了四人离去后,辛鈃和紫琼回到大厅,杨夫人道:「紫琼,我已经叫人为
妳准备好房间,妳今日也累了,就早点休息吧。」
  辛鈃连忙道:「紫琼已是我的未来妻子,她和我一起就行了。」
  杨夫人听得眉头紧蹙:「胡说,一日还未成婚,就不能算是夫妻,这成什麽
样子,你在外面胡天胡帝,我可不理你,但在家裡就得依从规矩。」
  辛鈃搔头道:「但我和紫琼……」
  杨夫人也不待他说完,截住他话头道:「我说不行就不行,不用多说了!秋
兰,妳带紫琼姑娘到房间去。」接着向紫琼道:「这个是我的丫头,叫做秋兰,
妳需要什麽,就吩咐她好了。」
  紫琼点头一笑,望一下辛鈃,见他呆头木脑的看着自己,不由向他微微一笑
,像说:「你这几天休想再来缠我!」
  辛鈃眼看着紫琼跟随秋兰而去,站着正没好气,只见一名美婢走上前来,微
笑说道:「二少爷,你还站着做什麽,不捨得紫琼姑娘麽?」
  给她这样一说,辛鈃登时回过神来,却又不知眼前这婢女的名字,只好道:
「当然不捨得,妳不用理我。」
  杨夫人道:「看你这身髒兮兮的模样,还不快些把衣服换去!筠儿,快带二
少爷进房间沐浴更衣。」
  筠儿应了,向辛鈃道:「二少爷走吧,要不又惹得夫人生气了。」
  辛鈃叹了口气,只好跟随筠儿进入内堂。二人走出大厅,辛鈃才发觉这裡实
在大得紧要,只见廊腰缦迴,精舍飞翠,委实富丽堂皇。穿过两条迴廊,眼前突
然一片开阔,却是一个花木扶疏的园子,四处花竹奇石,流觞曲水,宝砌池塘,
当真是巧夺天工,精緻典雅。
  但见庭园四面,庑相环绕,却是四合院的设计,每栋楼房均是碧瓦凋檐,庄
严富丽。辛鈃边看边想:「这裡的气派,又比崔湜的大宅更胜一筹了!」
  筠儿突然在旁道:「夫人安排紫琼姑娘住在玲珑轩,二少爷今晚若想找她,
筠儿可以为你把秋兰使开,好吗?」
  辛鈃听见,精神为之一振,喜道:「真的吗?」
  筠儿笑道:「你那一次带女子回来不是我帮忙的,只要二少爷对筠儿好,筠
儿做什麽也愿意。」
  辛鈃道:「当然,当然,我又怎会对妳不好,那麽今晚就全靠妳了。」
  说话之间,二人来到一个大房间,筠儿把房门推开,让过身子,辛鈃进内一
看,却见房间装饰得豪华富丽,真个是列鼎重裀,穷奢极侈。
  辛鈃看见筠儿在旁,不敢四处张望,免得露了底自己不是她的二少爷。
  筠儿走进内间一会,出来说道:「浴盆的热水已准备好,你就解解乏吧。」
  辛鈃听后伸个懒腰,正要步入内间,筠儿已走到他身前,说道:「你仍没有
脱衣服,就这样进去麽?不要乱动嘛!」说着已动手去扯辛鈃的腰带。
  这下子可把辛鈃吓呆了,正要拦阻,随即想起:「莫非杨峭天这小子一向如
此?他奶奶的,连洗澡也要下人服侍,他一双手废了麽!」
  筠儿把他的长裤脱去,扔在一旁,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又旧又髒的衣服,
你也会穿上身,真是奇怪!」说话之际又将他的上衣脱去,露出他一身健硕的胸
膛。
  辛鈃浑身被她脱得光秃秃,只有一条贴身短裤,便向内间走去。
  进内一看,见一个大木桶已盛满了水,热气腾腾,心中一喜,暗道:「今日
可要舒舒服服洗个澡,然后打个盹儿,今晚再找紫琼去。」想得正美,筠儿突然
来到他跟前,辛鈃獃獃的望住她,问道:「妳进来干什麽?」
  筠儿愕然道:「温席扇枕,暖床侍浴,直来是筠儿的职分,我进来当然是服
侍你啦。」
  辛鈃登时魂不附体,暗道:「格老子的,这个杨峭天可真懂得享福!」看见
筠儿年纪不大,十七八岁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一两岁,却长得美艳动人,一对眼
睛又圆又大,黑白分明,当真是明眸皓齿,看来这个美婢定是杨峭天精心挑选的
了。
  想着之间,身上唯一的短裤已经被她脱去,一根头大如鼓槌的肉棒,正摇儿
晃儿的落在筠儿眼前,忽见她惊讶起来,说道:「它……它怎会变了样子?大…
…大了很多呀!」
  辛鈃心中一惊,暗想原来杨峭天那行货只是小毛虫一条,当即道:「不知为
何,我这几个月跟随紫琼练功后,就变成这样子,很吓人吗?」
  筠儿伸出玉手,轻轻提着,摇头道:「并不是,只是和我见惯了的不同,感
到很突然而已,但话说回来,它……它真的粗长了不少,我怕……我怕承受不起
!」
  辛鈃听见她这句话,心裡立时雪亮,一看便知二人是胡溷惯了,以杨峭天的
性子,见了美肉当前,又岂有不吃之理。
  见筠儿提着玉龙把玩片刻,便放开了手,自动脱起衣服来。辛鈃想要制止,
但又怕让她怀疑,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直看见筠儿把衣服脱得一丝不挂,白生
生的站在他跟前。
  辛鈃上下打量着她,双峰挺拔,楚腰丰臀,身子果然不赖。
  筠儿起螓首,望着辛鈃道:「没见二少爷几个月,怎地都变了,你平日一
看见筠儿脱衣,便饿虎擒羊的来抱人家,今日却呆答答的站着不动,是不是你有
了紫琼姑娘,便不想要筠儿了?」说完把整个软绵绵的娇躯靠上前,投入辛鈃的
怀抱。
  辛鈃双手环抱住她的纤腰,触手光滑如丝,而胸口又被她一对玉峰抵压住,
也不禁慾火微动,说道:「怎会呢,紫琼是我未来的老婆,而妳是我最疼爱的丫
头,我当然两个都要,不要胡思乱想。」在这情形下,便连辛鈃自己也不明白怎
会这样说,他只是直觉知道,筠儿对杨峭天并非只存着主僕之情,实是对那小子
另有一番情意,致不想伤她的心。
  筠儿听见果然大喜,起俏脸道:「是真的吗?」
  辛鈃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筠儿喜容满脸,说道:「二少爷就是和紫琼姑娘
结成夫妻,筠儿也不要离开你,我要永远服侍你和紫琼姑娘……只是,只是我怕
紫琼姑娘会不喜欢我,不肯要我这个丫头。」
  「不会的。」辛鈃轻轻抚摸着她的雪背,道:「紫琼为人我最清楚,她不但
长得漂亮,人又善良温柔,而且她很听我的说话,只要我开口,她总会依我的,
这样妳该放心了吧。」
  筠儿道:「要是这样就好,筠儿实在不想离开二少爷!」说着之间,一隻小
手已来到他胯间,把那微显发硬的肉棒握住,柔声说道:「你要不要和往日一样
,先让筠儿用口为你舒服一番?」
  辛鈃又是怔住,忙道:「今日为了那些王八蛋,害得老子费了不少气力,我
也有点儿累,还是先洗个澡吧。」
  筠儿只好点头答应,离开辛鈃的怀抱,把手放在水中量一下水温,说道:「
温度可以了。」辛鈃点了点头,跨腿便跳进大浴桶,才一坐定,筠儿已经跟随而
来,扑通一声进入桶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