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续篇之二战叛情(第二十五章)- 第一回

第二十五章 共度香闺、间谍风云(第一回)
  当我抬头望向卧室木门的方向,这时候,我老婆-安娜一身诱人的丰采顿时
站在我眼前,从我一双惊叹不眨的目光前,只看到她身上竟然只穿上了一件完全
包不住她一副凹凸有致身段的红色肚兜,而她的下半身也只穿了一件彷似透明布
料的肉色短裤,顿然间将她一个漂亮的臀部在我面前表露无遗。此时此刻,我正
难以置信地直瞪着眼前的这个尤物,整个心灵当场惊呆地坐在木床上,久久才能
反应过来。
  「待会儿吧,我现在不觉得身体肮脏。你半夜三更穿上这样还真的不怕给寨
里的村民们看到的吗?」我一面心里有鬼地将手上的那块玉牌放下,一面心急地
对安娜说道。
  「外头的井水一带一直是男人的禁地,进进出出的都是寨里的女人们,那又
有谁敢半夜来偷看我呢?更何况……我这身打扮衣着还不是为了你?欢乐的时光
快逝,我们还是上床去吧。」此时,安娜一眼注意到我手上的动作,立时抬头定
定地向我一瞄,随即又慌张又羞涩地对我掩饰着说。
  此际此景,安娜一身坐在木床边,整个人好像时光倒流回到新婚时期,她一
脸害羞地低下了头,一时无语中地和我一起躺在那张简陋的木床上。过了一段安
静夜色又心跳迅疾的时分,安娜终于偷偷地转着头,瞬间用着一道极度羞涅的眼
神向我偷瞄了一下。
  「老公,为什么你整个人好像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村庄里发生什么大事?」
此刻,安娜竟然翻着身趴上我身上,一脸心中有鬼的神情对我支支吾吾地问道。
  「知我心者莫过于你一个了。我的确是为了这村庄里即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而感到非常的担忧。」我一面用手在她一头凌乱的长发上轻轻地梳理一番,一面
疲态尽显地抚摸着她一身光滑的背嵴,顿时心事重重地向脸前的妻子诉说。
  「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说?我可能不能为你帮上什么忙,但一人之短、两人
之长,有个人来为你分担怎么说也是件好事呀。」安娜漂亮的双手不禁洋溢着一
种只有她才能拥有的温柔气息不停在我整个坚挺的胸膛上来回地抚摸不断,一面
安慰着我,一面向我开解说。
  「你区区一个女人之家,能帮得我什么大忙呢?你不知也罢了。」我顿时一
头躺在床上的木枕头,深思了一刻便对她叹着大气说。
  「老公,此话可不能这样说了。现在我已是你枕边的妻子,一个你唯一可以
信赖的人,你就让我跟你分担一下吧。」安娜仍然死心塌地的追问我说。
  「唉……之前阿东跟我说,那些英国盟兵之所以各自逃亡,全因为北方的日
本兵攻击了珍珠港,导致他们的盟兵节节败退而逃命。」正当我犹豫了一下,终
于向和我共枕多时的妻子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为何你又闷闷不乐呢?」突然间,
安娜立时打断了我的话,眼睛里彷佛隐藏着一点难以自拔的情绪,过了一会便抖
着泪光光的眼眸向我说道。
  「恐怕这件事情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我怕他们攻击那班鬼子兵团,霸占了
他们的地盘目的不止那么简单,那班日本兵看起来是有备而来的。而这里就…」
我心感不测地对她继续说下去。
  「老公,你是怕他们不止想要攻击那些鬼子兵团的地方,而且还会以招换招
来继续向南部攻打下去,来霸占这里的丰富之源,然而弄到这里狼烟四起而生灵
涂炭,你说我说得对吗?」这时,安娜脑子里转得非常的快,随即心中有数地向
我说着。
  「我看我终究还是低估了你了。世上虽有千万人,但我有你为妻,便今生无
悔了。」我顿时紧抱着她一身充满雌性娇柔的身躯,一时感动地和她双目直视,
便近距离地在她一张晕红的脸庞前倾诉着说。
  「你就是终日口甜蜜语的,人家是跟你说认真的,那为什么你又不向你老爹
报告呢?可能他会有一些什么预备法子来控制这里,如果那些日本兵真的敢入关
这里的话。」安娜一面直瞪着我一双饱含谢意的眼神,一面心中感到非常的浪漫
化心,随即整个人嗲身娇气地一手在我胸膛上轻打了一下,便对我撒着娇说道。
  「我老爹?只怕皇上不急,太监先急了。依我来看,目前的情况早已水淹眼
眉了,但他心里只有闲情来庆祝胜利而已,刚才我老爹还在庆功会里头宣布我妹
妹和阿东的婚事,更何况我娘亲不知所踪而生死未卜,我真的担心这整个村庄里
的安危就此在他手上败毁掉了。」我叹气地摇着头说。
  「老公,怎么说他也是你的老爹,你就尽量跟他坦言吧。记住小不忍则乱大
谋。未来这个村庄里的村长位子便会是属于你的了。」安娜不禁提醒我说。
  此时此景,由于我整个脑子里还在深思熟虑的时候,突然间也不知从那里来
的艳福,从我一身躺在木枕头的视线,双眼直低的瞄了一下,彷佛看得到她一身
只穿上一件稀薄的肚兜的面前,隐隐约约地露出她一道足以引人注目、丰满傲人
的乳沟,而她一身深不可测、诱惑十足以及白嫩通透的深乳沟登时活生生的展露
在我一双惊讶的眼前。
  「哈哈!说起来你还是我一名妻子吧了,怎么每当你谈起国家大事的时候,
可以那么琅琅上口的呢?你真是溷帐啊!还不快来给我吻你?」我看得心头欲火
中烧,随即双手紧握着她娇嫩诱人的娇脸,突然之间便作弄地袭击她一张炽热亮
眼的红唇上。
  「老公,我身是女儿身,但心里却充满着男儿一股热滚滚的动力。你怪就怪
我娘生前身怀六甲的时候,不停地听到我爹和你老爹一同谈兵换策的话题也太多
了。」安娜深情款款地吻了我一小片刻后,便一面对我眨了眨搞笑的眼神,一面
吐出她的舌头微笑着说。
  「安娜……你知道身为你老公的我说话是不会转弯抹角的,其实……其实我
想问你是不是有些东西瞒着我而没有跟我说。」我顿时联想到阿东和她的玉牌竟
然相同而感到这件事情未必是巧合,终于受不了这种令人猜测伤神的内心争斗,
便吞吞吐吐地对她说着道。
  「没有啊,我怎会有东西瞒着你呢?」这时候,从她第一时间站在卧室门前
看到自己的男人手上竟拿着她那块玉牌来检测一番之时,她整个人其实早已有了
防范,随即一脸无辜地对着面前的男人说。
  「那你跟我坦白从宽,你放在桌上的那块玉牌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我心中
有股被人蒙骗的怨气,整个人宛如一个傻子般的在床上蹦跳起来说。
  「你在乱说些什么东西啊?你这人怎么会煳里煳涂说话的呢?那块玉牌是我
娘生前留下来给我的记念而已。」安娜觉得就快按捺不住我,便先下手为强地窝
在我怀中,并低头对我解析说。
  「真的是你妈留下来给你的?你真的一点东西都没瞒着我?」此时,我依然
觉得这件事情并未像她说得如此这样,但眼睛却不自然地看着她,彷佛很想相信
她的样子,便再次问起她说。
  「当然真的,我早已是你的妻子了,难道夫妻之道、诚实相待我都不明白的
吗?老公,自从我嫁入你家族里头,这段日子里我的确为你持家有道,对你守尽
妇道的,我自问没有一样东西是对你存有一点点欺骗的成分,难道你对我不再信
任了吗?」安娜继续半掩酥胸地对我施法着她浑身是骚的娇气,不断在我身上撒
着娇说。
  「算了,当为夫我对你多心了。现在时间已不早了,我们就睡吧。明天的凌
晨时分,我还要起床到村庄一带去巡逻一番。」我一身怀疑的情绪登时给她弄得
心灵魂魄都散发到无影无踪,随即再次将头躺回木床的木枕上,并且叹息了起来
说。
  「老公,假如……我是说假如吧了。你不能保护这里一直属于你的土地和这
一带的欢乐家园,那你又会如何面对这里的村朋戚友呢?」
  「不能保护?你是说如果日本兵攻打霸占了这里?」我整个上半身顿时仰了
起来,并望着她说。
  此刻,安娜整身躺在我胸膛上只对我微微点了一点头,并一脸担忧地等待我
给她的一个回复。
  「你这样问还真的岂有此理!如果是这样的话,身为村长的儿子,我必定会
誓死保护这里的村民们以及他们的安危!我生就是这里的人,死也会光光烈烈地
死在这片土地。我不会胆小如鼠地畏缩的!我不会活生生被那些恶霸如魔的外敌
兵在这里为所欲为!我可以对你发誓!」我脑子里不断幻想到那种情景,一时感
到理直气壮地对安娜喊着说。
  「那我的安危又如何是好?还有你年老体弱的老爹,貌美年小的妹妹,以及
你那位仍然失踪的娘亲,他们的生命可能会就此丧掉的啊。到时候你只能救得一
个,不能抽身去救另外一个了。其实照我来说,理智的方法就是我们可以逃离这
里,然后到一个没有人侵占过的地方去重新开伐我们的土地,更何况我们可以在
那里再种菜养羊放牛过日子的。」安娜头头是道地对我分析洗着脑说。
  「我不管!男子汉哪里可以船头怕人、船尾怕鬼的呢?我一定要保护这里直
到我最后的一股气。」这时,我整个口腔里开始激动到乾透了起来。整个人的情
绪逐渐变得一触即发,体内的那股热血沸腾的火气也好像要一发千钧地不能收拾
起来,不用再多思想之下,便对着安娜嚎声说。
  「那没有东西了,我们就随机应变好了。我肚子好像有点疼痛,我看今晚上
我不能给你了。反正你明早还要早点醒来的,我们睡觉吧。」只看到我妻子-安
娜怀着一种杞人忧天的脸色,随即黯然失色又不再发出一声地转身准备要与我背
对背地熟睡去了。
  就在这个夜景暗沉的时刻里,外头不断传来一声声的猫头鹰叫声,加上昆虫
的鸣叫声音,登时让这间卧室里变得死气沉沉的。此时,我一个人躺在木床的左
边,一脸直望着头上的一个简陋又有破洞的天花板上竟然存有数之不尽的壁虎,
一条两条好像正望向床上的我一样,整个呕心的画面显得好不恐怖!
  「安娜,刚才阿东吩咐过我,说明天傍晚时份在村外的大湖边见面,他好像
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亲自对你说的。明天你就去一趟吧,村长那面的批准书我
会为你瞒过去的。」我神思恍惚了一刻,脑海里随便想了一个谎言,便支吾地对
正睡在我右边的安娜说道。
  一瞬间,我还是注意到安娜整个身体一动不动地,终于我转头从她侧身看得
到,在整个裸背的衬托下,她一身动人气质及慑人魅力的完美体态、婀娜多姿的
小蛮腰、以及一个惹人犯罪的翘挺臀部。此景此刻,我一直双眼不眨又全神贯注
地瞪着她的背后。
  「安娜,你究竟有听到我说的话吗?」我伸出一只发着颤抖的手,轻轻地在
她背后推了一推,便窃窃低声下气地向她说。
  「嗯……我知道了,我一直都在听你说话。晚了,你去休息吧。」突然间,
安娜的背后稍微地动了起来,便失惊无神地对我说着。
  说着,她又再也没对我发出任何的声音来了,直到她沉睡的喘息声渐渐在卧
室里头响起。
  这时候,外头的夜色娇媚,但卧室里的我仍然失眠地躺在木枕上,整个复杂
极端又互相猜测的心情,瞬间堕入在一个沉思冥想的边缘里,整个人心烦如麻地
不断渴望明天即将会为我解开的这个真相,会给我家族祖宗上下以及我还来一个
清白。
我越想就越感到头疼脑热,越想就越觉得整个卧室正在不停的转动,过了一片
刻后,便随着外头一片微风云动、乌云密布的天空上,一丝丝霏霏的阴雨最终直淋
下来了,我也慢慢腾腾地带着一个心酸疲劳的心情勉强入睡去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