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五)

  很快,年三十就要了,按照习俗,每家都早早的开始准备年饭,李丁孤家寡
人一个,原本注定了是要过个冷冷清清的春节,原本每年都会回家一趟,今年碰
到刘思巧这个事,导致计划全部泡了汤,省下路费用于填饱肚子。
  二十八号的那天上午,刘思巧找到李丁。
  ” 老师,给我一百块钱。” 少女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丁没有留意少女说的是给而不是借,因为一直心有愧疚,他没有犹豫,给
出了最后的五分之一,也没问她要钱做什么。
  临到中午的时候,少女提着大包小包赶了回来,有面粉、猪肉、香肠等等,
甚至还有一个气球。
  ” 呃,这是干什么?” 李丁惊讶的问道。
  ” 过年。”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看着少女扎上围裙,利索的忙碌起来,李丁也赶忙识趣开始收拾房间打扫,
给她打下手。
  ” 盐。” ” 酱油。” ” 你挡着了。” 李丁被少女指挥的团团转,哪里半分老
师的模样,可是不管他怎么无意或者有意的出丑卖乖,少女愣是一丝笑容都没有,
年饭一直忙碌到晚上,少女一言不发的回了宿舍,李丁无言的跟在她的背后,看
着少女安静的关上门,心情沮丧至极,暗骂自己真是贱骨头,少女倒贴的时候自
己左摇右摆的不接受,现在又想挽回关系,哪有这种好事。
  徘徊在操场,忽然感到脸颊冰凉,抬头一看,昏暗的路灯下,天空飘落起雪
花,他摊开手心,看着雪花消失在手掌中,想努力去握住,结果一放开,又是只
有几滴微凉的水滴,就好似眼泪一般,触景伤情想到自己与刘思巧的混乱关系,
就仿佛落入手心的雪花一般,一放手只留下满心的泪水。
  李丁在操场矗立了很久,雪越下越大,直到退冻僵了才回到屋内,第二天醒
来的时候,感觉头晕的厉害,头滚烫的难受。
  ” 发烧了,不会吧。” 李丁立刻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
生过病了,突然生病的感觉如此的陌生,也如此的凶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了。
  李丁感到口渴的厉害,挣扎的想要坐起来去倒杯水,却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在
耳边响起:” 你烧的厉害,不要起来,需要什么,我帮你拿。” ” 水。” 来不及
说谢谢之类的话,李丁急忙说道。
  刘思巧端着水杯来到憔悴的老师身旁,不禁心眼发酸,他一直都是那么的强
壮有力,哪里有这般虚弱过的模样。她扶着李丁,毫不介意的将他的头靠在自己
的怀里,轻轻的给他喂水。
  ” 谢谢你。” 李丁虚弱的道谢道。
  少女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忍不住说道:” 你有这么必要跟我见外吗?老师。
” 李丁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说道:” 对不起,我无意伤害你,但是却还是伤害
了你。” 刘思巧弯下腰,把脸颊贴上男人的胸口,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没有说
话。
  李丁抵着少女柔软的娇躯,心中也是一片茫然,好半晌,少女轻轻的说道:
” 老师,其实我懂的,你是个好人。” 李丁心下苦笑,心道:我可没想接这个好
人卡。
  ” 不过好人应当有好报不是吗?” 少女突然话锋一转,仰起身子笑吟吟的看
着李丁,见他有些紧张,刘思巧笑道,” 我很可怕吗?” 不知是不是被烧晕了头,
李丁突然说道:” 你美得让人心碎。” 刘思巧微微一愣,顿时展颜欢笑,当真是
美人一笑千黄金,所有的颜色仿佛都在一瞬间失去了光华,满心眼里都只有她一
个人。
  ” 那我和赵蕊蕊谁漂亮。” 少女俏皮的问道。
  ” 你比她美百倍。” 李丁轻轻的说道,他不是烧晕了头,而是烧开了窍,昨
晚的雪夜让他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他已经被少女的调皮、俏丽所深深吸引,他迟
迟的才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学生,接着头脑昏沉之际,他无可抑制的宣
泄出心中的爱恋。
  少女也被李丁突然起来的赞美给打了措手不及,她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慌乱
中带着惊喜,惊喜中掩盖着渴望,两人四目相交,少女的头缓缓的压下来,这一
次没有什么来组织他们了。
  双唇轻轻的触碰在一起,渐渐的紧密贴在一起,少女的舌头羞涩等待着男人
的迎接,很快,一条大舌头敲开了她微弱的防线,裹住了少女的香舌,她身子一
紧,接着就软了下来,放松身体让男人予求予与。
  两人的舌头在口腔中打着转,互相追逐着,少女的唇舌是如此的柔软,让李
丁深深的迷醉,他惬意的放纵,肆意在少女的口腔中掠夺,终于,对方臣服了,
吐出乖巧的香舌摆出任君品尝的模样。
  不知拥吻了多久,在李丁老练的吻技下,少女彻底迷失了,激吻过后,刘思
巧气喘吁吁的看着爱人,手掌轻轻的摩挲他的俊朗却有些憔悴的脸庞。李丁看着
少女满脸的红晕,不由的笑道:” 要不要再来一次。” 刘思巧撅着嘴巴说道:”
流氓老师,吻的人家这么舒服,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 看到少女
娇嗔的可爱模样,李丁也不想瞒他,不过却隐去了一些细节,只说在大学交往的
女朋友,不过已经分手两年了。
  ” 哦,” 刘思巧不满的看着爱人,说道,” 那你是不是还想着她。” ” 为什
么这么问?” 李丁反问道。
  刘思巧说道:” 要不然,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躲躲闪闪。” 李丁莞尔笑道:”
我不是顾及我们的身份嘛。” 刘思巧歪着脑袋看着他说道:” 那现在就不顾及了?
” 李丁点点头笑道:” 嗯哪,因为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 ” 嘻嘻,那我要是
突然不爱你了呢。” 刘思巧说笑道。
  李丁摇摇头,说道:” 爱上我的女人,是不会再爱上其他人的。” ” 吹牛。
” 刘思正想说,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和第一个女友分手,但是想到这个话题未
免太敏感了,赶紧打住。
  李丁察觉到少女的话语,笑道:” 我和她分开,并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其他
原因。” ” 那你还爱着她?” 刘思巧面色微变的问道。
  李丁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我不想骗你。” 刘思巧沉默了下,说道:”
她比我漂亮?” 李丁摇摇头,说道:” 没有。” ” 那也不会比我年轻喽。” ” 那
是当然。” ” 你爱我吗?” ” 爱。” ” 呼,” 少女长舒了一口气,笑道,” 既然
这样我就不怕了,我一定能把她从里心底驱逐干净,一定。” 李丁看着自信满满
的少女,不由的开心笑道:” 我爱你。” ” 我也爱你。” 两人再次拥吻,待唇分
后,李丁不顾身体需要,还企图需要更多,却被少女红着脸一把推到被窝里。
  病来的快,去的倒也快,当天晚上烧就退去了,少女自然是搬了回来,两人
拥在一起,少女穿着薄薄的棉衫,娇羞万分的躲在男人的怀里,小声抱怨着这几
天每晚都吓得不敢睡觉,老做噩梦,李丁自然是万分温柔的安慰着少女,接吻爱
抚,他的大手在少女轻微的反抗下,从衣服下摆探了进去,抓住一枚大小适中的
椒乳轻轻把玩,少女羞的满脸通红,闭上眼睛让爱人过足了手瘾。
  白炽灯下,少女的肌肤如同牛奶般白皙,棉衫已经被推到了胳肢窝,饱满的
乳房在粉色的胸罩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耀眼,闪烁着夺人心魄的魅力。
  ” 好软。” 李丁隔着胸罩轻轻揉捏了,轻笑道。
  少女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唇,双眼羞得都快滴出水来,说道:” 不要说。” “
可是真的好软。” ” 讨厌。” 少女娇羞的用手捂住眼睛,把头骗到一旁。
  看着雪白的脖颈,李丁忍不住伏下身子顺着她的耳垂一路吻下。
  ” 啊,老师,我爱你。” 少女呢喃的呻吟道。
  ” 啊,巧巧,我也爱你。” 李丁快活的舔弄着少女的娇躯,感受着她散发出
的那股惊人的媚态和娇羞。
  刘思巧感到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老师的亲吻让她快活的呻吟,未经人事的
她根本不堪挑逗,当李丁的手探到少女的胯下时,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泽国。
  ” 啊,老师。” 刘思巧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呢喃着呻吟。
  李丁笑着吻上她的唇,玩弄一番唇舌后,他的舌头沿着下巴一直滑到少女的
乳沟里,丰满的酥胸有一股迷人的馨香味,他一边贪婪的嗅着,一边舌头不停,
在白皙的乳峰间来回游走,少女被舔弄得娇喘吟吟,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屁股
轻轻的摇摆着,享受着异物在胯下带来的快感。
  李丁微笑着看着少女,他伸手探到少女的背后,解开搭扣,失去带来乳罩的
束缚,两团丰满的奶子登时将乳罩顶了起来。
  ” 好香啊。” 李丁笑道。
  少女撅着嘴一脸娇羞的笑意,见到她这副模样,李丁也不忍多逗弄她,低下
头,用下巴把乳罩推开,少女的两枚乳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眼前,第一印象
就是好白好嫩,少女坚挺的玉乳与李菲成熟的巨乳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美,她的乳
房是坚挺的,看上去就好像是是竹笋一般,李菲的则是柔软的如同面团,仿佛是
两团刚出笼的山东大包,各有各的美,没办法分出具体的优劣来;第二印象就是
美,洁白的乳峰上点缀着两颗娇嫩的红宝石,红得透亮,美得惊人。
  李丁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舌头裹住奶头,轻轻的吮吸,很快,乳头就在少
女的娇喘声中越变越硬,男人的舌头灵巧的围绕着乳头打着转,咬、吸、舔、拽,
十八武艺尽情施展开来,未经人事的刘思巧哪里经过这种阵仗,当下快活的不知
东南西北,急速的喘着气,双腿拼命的绞着男人的手,丝毫不顾及淫水已经将下
体整个儿打湿。
  舔弄了一会儿少女的乳房,李丁用空闲的手捏住一枚丰乳,笑道:” 刚刚舒
不舒服。” 少女娇羞的点点头,睁开眼睛看到李丁的大手把自己的整枚乳房彻底
盖住,顿时吓得有干劲闭上。
  李丁得意的笑了笑,用手心摩擦着少女的乳头,轻轻的旋转,无根手指肆意
的揉捏着柔软的乳肉,看着它再手心中变换着形状,一会儿左乳,一会儿右乳,
玩得不亦乐乎,感觉到少女下体已经泥泞不堪,李丁也不在强忍,既然都做到这
一步了,没理由还坚持什么。
  ” 等下会有点痛,你稍微忍耐下。” 李丁伏下身子,在少女的耳边叮嘱道。
  ” 嗯,我知道。” 刘思巧乖巧的点点头,接着说道,” 你轻点。” ” 嗯。”
李丁脱下长裤,把粗壮的阳具暴露出来,对少女笑道,” 你要不要看看。” 少女
好奇的睁开眼睛,只见爱人的胯下那根粗若儿臂的狰狞之物,不禁骇然,说道:
” 这么粗吗?真的要做吗?” 李丁不禁莞尔,想当年,李菲是多么爱自己的这个
东西,可是换成刘思巧,就被吓得花容失色,果然是熟女和少女的差别,等她也
成长为熟女时,一定会迷恋的无法自拔吧。
  想到长大后的刘思巧风骚的模样,李丁不由的笑起来,刘思巧抱怨道:” 这
有什么好笑的,我是第一次嘛。” 李丁回过神,搂住少女笑道:” 我没笑你,我
只是想到了你长大后的样子?” ” 什么意思?” 少女疑惑的问道。
  ” 没什么,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李丁笑道,” 既然害怕,我们就不做了,
我们就这么搂着好不好。” 刘思巧一听当然高兴的猛点头,但是转念一想,问道:
” 那个会不会难受啊。” ” 会啊,不过为了巧巧,就让它继续难受吧。” 李丁笑
道。
  刘思巧瞪了男人一眼,可怜巴巴的说道:” 那个,老师,你来吧,我不怕了。
” 李丁笑着吻了下少女,笑道:” 真没事,其实这样搂着你,我就很开心了。”
” 我也是。” 少女紧紧的搂着男人结实的背说道。
  这一晚,李丁忍住了冲动,和少女爱抚亲吻了很久。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两人早早的起来,布置过年的物事,初尝欢爱的刘思巧
根本抵挡不住来自爱人的轻吻和拥抱,没过一会,就被爱人老师把衣服弄开,饱
满的椒乳被男人抓在手掌里揉捏把玩,断断续续的总算吃完了中午的年饭,吃饭
的时候,她坐在爱人的腿上,先把菜放到嘴里再喂给李丁,喂着喂着就吻在一起,
男人的大手一直在她的衣服里,把玩着没戴胸罩的两枚奶子,玩得不亦乐乎。
  下午,两人终于正经了一些,包了些饺子,然后就钻到被窝里,相拥这看电
视,说着话。这气候的十五天,两人就过着接近于糜烂的生活,每天相拥爱抚倒
也快乐逍遥,少女写作业的时候,李丁喜欢坐在她的后边,隔着衣服把玩她的乳
房,因为少女的年纪还小,他并未有进行口交之类,刘思巧少女天真的纯洁让他
深深为之着迷,实在是不愿意破坏这份感觉。
  很快,正月十五之后,新的学期开始了。
  ” 什么,朱老师住院了?” 在开学的前一天,李丁从校长那得到这个消息。
  ” 嗯,前两天下雪后路面比较花,朱老师开摩托车没留意,把大腿摔骨折了,
所以这个学期,你要换个配班了。” ” 哦,是谁?” ” 你待会就知道了,呵呵。
” 校长神秘的笑了笑,忽然他话锋一转,说道,” 李老师,我最近听到一些关于
你的传闻。” ” 哦,是吗?” 李丁故作镇定的笑了笑,说道,” 是不是说我和某
个女生来往过密?” 校长点点头。
  李丁说道:” 我当时可是向您汇报过的,小女孩一个人孤苦无依,我总不能
置之不理吧,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别人非要带个有色眼镜看,我也没
办法,反正我问心无愧就行。” 校长笑了笑,说道:” 我知道,不过身为老师,
还是希望稍微注意点,风言风语传多了对你的声誉和前途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 ” 谢谢校长关心,我会多注意的。” ” 唉,好了,你去吧。” ” 好的。” 刘思
巧娇喘着在老师的怀里扭动,李丁的手消失在少女的裤裆里,手指灵巧的抠挖着
少女的阴道壁,让她渐渐熟悉异物的侵入。
  ” 好舒服啊,老师,你就是这么对待妹妹的吗?” 少女娇媚的笑道,下午在
校长室发生的事情,李丁并未瞒着她。
  李丁笑道:” 我一向是这么对情妹妹的。” ” 讨厌。” 少女轻轻的在男人的
胸膛上拍了一下,然后勾住男人的脖子吻上他的唇,主动将舌头送到对方的口中,
激吻起来。
  李丁手很不老实的攀上少女的两团丰乳,肆意的揉捏着。
  少女松开爱人的嘴唇,用力挺起胸膛,说道:” 老师,舔我。” ” 遵命,我
的小女友。” 这一夜是刘思巧没有留宿,很早的就回到了宿舍,毕竟开学了,两
人都要注意,没有小女友的陪伴,这一晚,李丁睡得格外难受,手淫了两次后,
才得以入睡,临睡前还在想,不知道这个新配班是个怎样的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