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续篇之二战叛情(第二十七章)- 第一回

          第二十七章 红杏献祭、热带婚礼
               (第一回)
  「是谁在那儿?」阿东顿时察觉到他身边的草枝晃动不定,从他的耳朵裡也
隐约地听到了异样的哭泣声,竟然一脸惊怕的向草堆方向喝着说。
  「糟糕了!我被阿东他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好呢?」我顿时刹住了呼吸,渐
渐疯言疯语地说道。
  刹那间,我四肢乱颤了一刻,整个人一动不动地依然躲在草堆地上,口裡逐
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此刻,心惊胆战的神情早已弄得我整个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了。
  这时候,阿东仍然见到草堆裡毫无动静的,转身就一步一步心惊肉跳的往草
堆的方向走去。
  「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奉劝你还是自己出来触手就擒吧!如果你再不出来的
话,我就来抓你出来,到时候就别怪我乱棍打死你!」阿东一面从地上提起一支
粗硬的树枝,一面大声惊呼地向草堆的方向喝着道。
  此景此际,我整个人困惑不已,全身喘息呼呼地依然呆在原地,脑海裡的思
绪也不断苦思冥想起来了。
  就在这心跳憧憬的时刻裡,经过了一番绞尽脑汁的思索后,我心裡渐渐安慰
自己说这个家丑终须要曝光的,瞬间,全身也不知涌起了什么神奇的勇气,整个
人好像一个刺客般地从草堆裡突扑了出来,一时间双眼轰击地瞪着眼前的这对人
神公愤的狗男女。
  「是我!我已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好事!」我终于无法可忍,便一脸愤怒地对
眼前这一对姦夫淫妇喊着说。
  「阿……南大哥?!」顿然间,阿东心头一惊地看着面前的这位好兄弟兼好
乾哥,整个人变得惊讶地说道。
  安娜一双瞪眼如星如雾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全身筋骨顿时一愕地定
睛望着自己的老公,久久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来,也不知该从何处说起,唯有战
战兢兢地说道:「我的妈啊!老公!你……你何时在这裡的?」
  「你到底要瞒我瞒到何时呀?难怪那天我发现到在你桌上竟有一个跟阿东的
玉牌形状一模一样的定情信物,原来我一直猜测的真相是真确的了!那就是你们
真的在我背后有一手!还难为我一直都那么的疼爱你,对你千依百顺的,现在你
竟然和他一起串通来欺骗我的感情!你甚至还怀了肚子裡的爱情结晶品!若果我
不打死你,我就妄为男人,妄为人夫,甚至妄为这裡村长的孩子了呀!」此刻,
我整个脸庞毫无血色地瞟了他们俩一眼,顿时怒形于色地痛骂着道。
  「不是的!老公,请你听我的解释!这件事情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我
是逼不得已才会这样的……」安娜一脸哭哭啼啼地低着头,忙道。
  就在这刹那,阿东一时心急地用手捂着安娜的粉红樱唇,一面对她拼命摇着
头,一面摆着一种怪异的脸色顿时不让她继续把话说下去。
  「你说啊!为何你不把话说清楚?」我整个人傻眼地看到此刻,便一脸更加
凄厉地叫着说。
  「老公,你不要问我了,我只知道我已罪当可死,一旦我死去之后,下到地
府也没面目去见家族历代多位的祖先。」安娜迅即眼泪滚滚地瞧了一瞧身旁的姦
夫,便支支吾吾地向我说道。
  「你有敬酒不喝,偏要喝罚酒!我偏偏要你说下去啊!死贱人!」我继续没
有怜惜的向她吓唬着说。
  「其实是当初你让我独守空房多时,又加上我无时无刻和阿东在家中偶尔碰
面,日久生情了便对他盛情难却。但是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为何我会搞到如斯地
步!我真的不知道!」安娜按捺不住我的追问之下,便吞吞吐吐地向我揭开隐藏
在我内心深处的一个疑问号,但我怎么也没预料到原来这竟是她一时情急所编造
出来的藉口罢了。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淫娃荡妇!你快住口!啪!」我登时吃了一惊,心情火
爆地狠狠搧了她一个耳光,只看到眼前的妻子迅即地倒在草地上,彷彿变成一个
死尸一样,而从她一双雪亮的泪眼显得她惊恐万状地呆在地上。
  「你不用再多说了!你解释就等于掩饰,你甚至想借用这种那么低廉的藉口
来隐瞒你们的所作所为,我看你还是留回来向村长解释好了!」随即我又毫不留
情地在她身上补了一脚,顿时令她头上的髮髻掉了下来,看着一头凌乱的妻子,
一时又忍不住肚子裡的怒气而开口臭骂她一顿。
  安娜一身娇体顿时被我踢到好像内出血般的状态,而她嘴边也不禁流出一丝
丝血液,但她却仍然死扣在我腿边,并一脸苦苦求饶般的发出哭声说:「呜……
呜呜……不要!老公,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请不要跟老爹说!就当我求
求你吧!你千万不能说呀!」
  「大哥,你快住手啊!你这样的话,就等于活生生逼我们到一个死巷裡头罢
了。试想一下,一旦你向老爹说了后,我们必定会没命留下来的,那你也难免太
绝情了吧!」阿东一眼看到我如此残忍地对待依然倒在地上的安娜,一时情急便
跑到我面前嚎声说。
  就是他这种英雄救美的气派当场令我不得不发起狂怒来,这种情绪宛如在我
一身怒气冲冲的峰巅上添了一把最致命的火种,登时让一个戴上绿帽的男人显得
火上洒油似的爆发到一发不可收拾起来了。
  「绝情!我现在就跟你说什么叫做绝情!是你干了如此伤风败德的事情来,
斗胆和我妻子通姦!尚若我不把你打死,我就不能洩我的心头之恨!」我逐渐地
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转着一双利锋的眼眼睛并一脸怒气冲天地向他嚎着说。
  突然间,我便带起一股劲风顺势,千钧一髮似地转着身在他毫无防备的身躯
上赤手打了一拳。刹那间,我又不分青红皂白,继续向前一脚侧踢地导致他整个
人倒在地上,伤痕累累的。
  此时此刻,血流头甭的阿东一眼见状便情急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伪装到一
副想还手报复的模样,随即斩尽杀绝地向我扑了过来!
  正当我和阿东互相殴打週旋之际,安娜一双眼瞳裡流下两条清流,迅即一边
狼狈地向前爬到我身前,一边紧张地抱着阿东的身体,苦苦哀求地对我嘶鸣说:
「老公!你快停手!不要再打了,你这样会打死阿东他的啊!」
  「你这个死贱人!到了这个时候还为了他而背叛我?!」我一脸震惊地,愕
愕目睹眼前一个令我可悲痛心的震动画面,立时竭力地忍住满肚裡的男人泪水,
但不到一刻却再次勐打勐冲地打向阿东一身。
  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不住地颤动着,瞬间便在週围四处发出一
声有如撕心裂肺的哭声,而在地上渐渐绝望到掉下她真心真意的眼泪来。
  我拼命怨歎摇起头来,心裡始终不敢面对眼前的这个事实,也完全理解不到
此刻我妻子和阿东的思索,随即一声瞎骂地说道:「你究竟有顾及我妹妹的感受
吗?你明知她一直对你存有好感,但你却要如此残忍对待她!」
  此时,安娜伤心地紧抱着阿东伤的身体,随即一面诚恳悔悟地跪在我面前鸣
道:「老公!求求你不要再打他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你妻子我犯贱,在
你背后做出了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是我错了!你不要再打他了!」
  此时此刻,在这种心如针刺的悬疑裡,我双眼依然擎天定睛地看着地上宛如
一对孽情命薄的仙鹤,顿时感到全身的筋骨也痛得难受之极,整个人好像中了化
骨绝症般的立时便要窒息死去。
  「噗咚……」突然间,天空上顿时响起了一声不同凡响的响雷声,直至这湖
边的四週围不断旋涡地迴响起来。
  我立时抬头一粟,竟望到原本是一个晴空朗朗的大白天,一瞬间竟然变得一
片乌云密佈似的,彷彿高高在上的苍天都为了我这时的悲情而掉下苍雨来。
  经过了一段深思熟虑的时刻,我一脸神思恍惚的神情,一面阵阵喘声透不过
气来,一面用尽力气紧紧忍住泪水,瞬间转着身便彻底心碎地向跪在地上的狗男
女说:「我在此警告你们!你们就带着肚裡的孽种有那么远滚到那么远去!不要
再让我见到你们踏进村寨范围内半步,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再对你们手下留情的!
你们俩就好之为之!自生自灭!」
  安娜再次凝视我片刻,一眼泪珠滚滚地仍然紧抱着全身无力的阿东,当场宛
如一双同病相怜的情妞,双双凄凉凄情般的跪在地上。
  「呜呜……呜……呜……我不要老公……我不要这样的结果啊!我……其实
我是很爱你的……」转眼间,安娜一眼泪珠滚滚地抬头望着我说。
  看着玲珑有緻的身段、美豔不可方物的安娜,登时让我的心再次变得沮丧之
极。这时候,我身体又渐渐呆滞起来,到了如此地步,亦已是我俩夫妻缘份的尽
头,暗歎一声后便抱着一种垂头丧气、痛心已决的心情,却忍气吞声地把心痛甩
在脑后,瞬间假装到一身潇洒却垂头丧气的神情转身离去,直到我的背影从乌云
凄惨的天空下消失到无影无踪去了。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老公……我不要……」在我背后的远处只能微微地
听到我妻子-安娜好似发出了一声绝望又凄惨的哭泣声。
     ***    ***    ***    ***
  就在同一个时候,在人杰地灵的森都萨村外一带,有一座长年雾水朦胧、雄
壮景观的峻岭高山,一座身为任何一个森都萨村子民都十分敬畏的神圣山峰。
  而有始以来,世世代代都守护着一个至今还未解开的惊世骇俗的谜团,纵使
曾经有些外来人入侵,甚至之前那些英国盟兵统统一去不归,早已丧命于山峰裡
头。
  换句话说,他们一直都无法深入探索这一个黑暗神秘的高山深处,所以这村
庄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日积月累来到了今时今日仍然没有一个村民会有勇
气斗胆跨过这一座神秘禁地的边界线。
  此时此刻,在这个景观有如仙境一样的山脉深处,正有一大队探索家顺着领
导人手上的地图路线,穿越过无数狭窄的岩石裂缝,沿着一片无人的山路向上,
千山万水最后竟然来到了路途的尽头。这时,他们各个彷彿筋疲力尽的准备要穿
过面前的一个咆哮的瀑布,心迹期待地向前亲手去揭开这一个自古以来的谜团。
  「天啊……真的不可思议!这儿就是我们要寻找的能量之洞了呀?」初现踏
进洞穴裡的就是领队最高决择人了,他一脸不可思议地在这漆黑一片的洞窟裡,
四处望去,便惊呆地发出一声惊人之语。
  「阿达,你是否肯定从你村寨裡偷出来的地图可靠?」随即他手上又打开了
那张彷似破破烂烂的古老的地图,一脸不明不白的不停研究着那些看不明白的古
老字体。
  「村石先生,查实说我也不太确实的。但是村长他曾经有说过这是他祖上遗
留下来的,足足有两百多年了。好像提及过是关于这高峰一带的秘密,其它的村
长就一概不论了。」阿达一双惊恐交加的眼眸裡不禁低着头向面前一位对本土语
言非常熟悉,不久前从大日本帝国漂洋过海来到这裡的情报员,说着道。
  「算你吧!现在你已经背叛了你村寨裡的人,你最好别跟我耍什么花样,不
然你是知道后果的啊!到时候就别说我对你没情说了!」
  阿达一丝丝恐惧感涌上他心头,在他面前拼命点着头。
  突然之间,在探险队伍刚推进来的大笼不慎倒了下来,而顿时震动到一个用
来盖上整个大笼的布条全掉了下来,顿时候便传出一声声惨绝人寰的狂叫声。近
距离一看,便看到在笼子裡竟然具有数十名貌美如花、国色天香的女人,但她们
却一身肮肮髒髒、满身臭味的在裡面心慌挣扎不定。
  「啊!啊!放开我啊!我不要呀!啊!让我们走吧!放了我们!啊!」
  「她们还真是吵得要命!还不快点手盖回那个大笼!你们这班饭桶做起事来
总是慢吞吞的!山下奉文中将即将要到达这裡了!这些妓奴就是要供奉给他一个
战前的见面礼。大日本帝国胜利!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万岁!」
  「阿达!原来是你呀!」随即,一道大吃一惊的语气当场从笼子裡响亮亮地
响起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