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八章 霄雾散 晓霞辉 梁间双燕飞

          第八章 霄雾散 晓霞辉 梁间双燕飞
  我麻木的下体渐渐的恢复了知觉,呈拉扯状的痛感丝丝袭来,而这痛感却赶
不上心中疼痛的万分之一。我永远也无法得到自己真心喜欢的那个人,就连这宝
贵的处子之身也不能留给他。我,还有什么期盼和幸福?
  我闭着眼默默流泪,内心已是一片死灰。坐在我对面的高的鼻息越来越粗重,
像是情绪波动很大。突然,床颤动了一下,扑通一声响传进我的耳朵。
  「小琪,都是我不好,我王八蛋!」我缓缓睁开眼,看见高涨红着一张脸跪
在我面前的地上:「我一时气愤,才这样做的,你原谅我好不好?你想骂我打我
都随你,你就是打死我,我也绝不说个不字。我也是第一次,真的!我以后会对
你好的,相信我!小琪……你说句话好不好?不要吓我!」
  我的脸色一定差的要命,不然高的声音里不会带了恐惧。虽说酒醒了大半,
可我的头还是一阵阵发晕,只能无力的靠在床头。我没有心情说话,也没有心情
做出些微表情。我是多么想扑上去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打死,把他撕咬成碎片,
但是我却只能用两只手紧紧地交叉抓着自己的胳膊,让指甲给自己留下深深的印
记。打他就等于原谅了他,这点,我懂。
  高见我没有表情,也没有反应,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于是鼓足勇气伸出手想
要安抚我。手伸出一半缩了回去,半响,再次伸了过来。
  「别碰我。」我的语调平淡,语气却冷得像冰。高可能没想到我会出声,吓
得浑身一抖,不甘的再次缩回手。
  「小琪,相信我。我会对你好,对你负责的!」高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发白。
  「像今天这样对我好么?」我在心里愤怒的向他咆哮,声音几次滑到嘴边又
被我强行压制回去。此前他对我无怨无悔的付出和关怀本是让我心存感动的,可
是现在我对他却只剩了强烈的恨意。我不想把对他的愤怒向他宣泄出去,那样的
宣泄过后,我怕自己会心软。对一个人最强烈的恨不是打骂,而是对他默然甚或
无视。我要保持默然,时机恰当,一定要他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送我回去。」我依然用平淡而冰冷的声音对他说话,不想再和他有一丝一
毫的感情牵扯。可是我怕他再像刚才一样疯狂起来,所以还是对他提出了一个要
求。
  「小琪,我……好好,可是现在是凌晨,我送你去哪里?回你家,我……我
……能不能再等一会,马上就要天亮了……」高本来想要拖着我的手再次表述衷
肠,可是见了我样子又把话吞了回去。站起身答应着我的时候却又迟疑起来,于
是磕磕绊绊的表述着自己的想法。
  「是啊,去哪里呢?」我被高的问题难住了,心里千回百转、悲伤欲绝:「
今天是燕姐和他订婚的大日子,他家离得远,说不定就住在燕姐家了。这件事我
决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定会看不起我。我自己家离这里几十公里,此时首班车
还没有开。我……」
  偌大的世界,好像突然没了我的容身之所。我感觉自己好像一片在风中飘荡
的柳絮,不知什么地方才是自己的落脚之处。一股寒意从胸腔里透出来,我不禁
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看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这才想起没有穿衣服。挣扎着把
自己挪到另一张床边,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身上。余光看到想上前搀扶却又不敢、
带着一脸踟蹰的高,觉得他实在和文差的太远,禁不住心头火起。可文的形象一
幻化出眼前,又不由得悲从中来,心像是被一只手一把攥紧了。衣服脱掉了可以
一件一件穿回来;清白失去了,还可以找回来吗?
  本已止住的泪再一次不争气的大滴大滴的掉落,瞬间就在前衣襟上湿了一片
水渍。高在一旁有心上前,却又心怀亏欠而不敢举步;他的眼光飘过来却又倏地
离开,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我低头一看,原来刚才因伤心而失神,所以衬衣的
扣子没有扣好,半个胸都露在外面。我愤愤的看向高,却见他歪过头去不敢看过
来,红透的耳根像级了那天他偷瞄小馨胸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那个一直支持我、
照顾我的女孩,几年来她对我所有的好都涌上心田。我像是一下子从冰寒的心境
中解脱出来,胸口开始有了些许暖意,对眼前已经看过我裸体而瞄到胸依然面红
耳赤的高的恨意似乎也缓了些许。
  「送我去小馨家吧!」我的语气稍微有了些人气,高喜不自胜的转头看我,
却听到了冷冷如命令般的一句:「马上!」
  高有些失落,点点头就要过来扶着我。我一把打掉他的手,自己试探着一步
步往门口走去。身后传来高微不可查的一声短叹,不知是因为我对他仍不假辞色
的郁闷,还是因为终于不用面对我家人的解脱。
  步出宾馆大门的时候,我渐渐从酒精的麻醉中解脱出来,步履稳当了许多,
而天色已经开始放亮。看着忙忙碌碌准备开业的早餐店和偶尔经过的行人,我感
觉自己回到了现实的世界,而昨晚的一切都是一个噩梦。但是双腿之间那虽不再
疼痛却十分别扭的感觉却一直在提醒我,那不是梦,而是一个让自己难以承受的
结果。
  宾馆离昨晚聚会的饭店很近,离小馨的家也不算太远。高几次上来扶我却被
我怒视着打落手后,就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后,一直护送我到小馨家的门口。从
出了宾馆我对高再次发疯的恐惧就一点点的在减退,但是对他的戒备却一直没有
松懈,整个身体保持着非常紧张的状态。我颤抖着按下小馨家的门铃,听到屋子
里传来的踢踢踏踏的拖鞋声音,感觉自己再也绷不住,腿一软跌坐在了门口。
  高见我身子摇晃,一个箭步冲上来想要扶住我。我心中的恐惧和恨意随着他
和我距离的拉近而迅速增长,眼见他就要触及我的身体,我忍不住闭着眼大叫起
来:「小馨!快开门!救我!」
  我的声音在狭窄的楼道里回荡,回音往返,显得凄厉悲惨。高定住了身形,
整个人愣在那里,脸上半是惊惧半是不可思议。门内传来几声急促的撞击声,然
后门快速的被推开,咚的一声撞在我的身上。
  随着门开,高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撒腿就往楼下跑去,眨眼就没了踪影。门
里先探出一根棒球棍,继而小馨从门缝里挤了出来。见我瘫软在地上,一下丢掉
手中的棒子,手忙脚乱的把我扶起,一边上下打量我的身体是否无恙,一边不停
询问情况。我想告诉她一切,身子却再不听使唤,所有的肌肉都开始缩紧,从头
到脚都在打哆嗦,两排牙齿不停互相敲击,发出很大的声音。
  小馨见我如此,不知怎么办才好,就蹲在我身边不停的按摩我紧紧握着的拳
头和冰冷紧绷的身体。半响,见毫无效果,这才一拍脑门,半拖半拽的把我弄进
屋里。可她也没了力气,只好跑进屋拿了几床被子在地上铺好,使出吃奶的劲把
我弄到被子上,又给我严严实实的盖好,然后躺在我身后把我抱了个结实。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恢复过来,转回身一把抱住小馨,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馨不知所以,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所以只是轻抚我的后背,也跟着掉下泪来。
  良久,小馨见我止住了抽泣,于是试探着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强忍着眼泪,
从订婚宴一直讲到刚才跌倒在门口,几次泣不成声,却终于把事情原原本本讲述
了一遍。
  小馨一边听,一边为我擦泪,一边眼红红的为我难过。我对她叙述已毕,恐
惧尽去,剩下满胸熊熊怒火。我噌的一声站起来,吓了小馨一跳,急忙拉住我柔
声道:「小琪,别冲动,别做傻事啊!」
  「傻事?」我一怔,扭头看见小馨脸上写着的担忧,马上明白过来,挤出一
个笑脸给她:「你以为我要自杀么?不会的,我要报警,让这个王八蛋去坐牢!」
  「哦!」小馨轻轻吁了一口气,用手虚拍了几下前胸:「吓死我了!可他平
日里对你很好的,你舍得吗?还有,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你的名声……将来嫁人
时怕是……」
  「舍得不舍得?」我觉得一股火腾地冒上来,愤怒盈胸:「就是因为心软,
女孩子才会经常被人欺负!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一个正义!做出恶事,
自当付出相应的代价!嫁人?我的第一次不能给文,嫁不嫁人又有什么分别?」
  「你不后悔?」小馨先是眼神一黯,继而又是一亮,然后站起来严肃的问我。
  「绝不!」我斩钉截铁。
  「好!这才是我最爱的主……哦,不是,是我的小琪!」小馨先激昂后腼腆,
语气和表情的反差给人很奇怪的感觉,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目瞪口呆:「不
要报警,我来帮你!」
  「不报警?」我很是纳闷。
  「我求我爸爸办这件事!只要我的要求他从来没有拒绝过,相信我。」小馨
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里半是崇拜半是温暖:「正义不会出现在法庭上,只
会出现在有实力的人的手里。高对你做的事,该要他加倍偿还!如果报警,他家
里托人使钱,说不定他会逃脱制裁,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再说,如果今天换做
是我出了这种事,你会像现在不考虑自己这样不考虑我,怂恿我报警吗?」
  「这……」小馨说到后来,已经是声色俱厉,最后一句,却又温柔婉转。我
的心像是坐了过山车,在惊讶和感动之间不停回旋,听了小馨的问话,迟疑了好
久,才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会!」
  「那就是了,我现在就如你一般!」小馨微笑着看我,眼里好似有炽热的火
焰。我似乎感到她的双手也开始热起来,灼着我的手发烫,也灼着我对她、对她
那个要求的心防。
  「来,你先在屋里睡一会。我给爸爸打一个电话。」不知小馨是没有理会我
的感觉,还是没有发觉我的颤动,只是微笑着把我带进卧室,把我安顿在床上,
然后就转身要走出去。我突然想起一夜未归,还没有和家里打招呼,正想问小馨
要电话的当口,她轻哦了一声,转过头对我说:「我顺便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吧?
就说你昨晚醉了,睡在我这里。」
  我点头应是,泪水又不听话的溢了出来。长出一口气,想要缓解心中的悲伤
难过,却反而把身体放松了下来,这才发现全身都痛的厉害,反而是下体再没有
痛感,只是有些不舒服。耳朵里听着小馨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却听不清楚她在
说什么。身子陷在柔软洁白的床具中,很快就迷迷糊糊的没了意识。
  恍惚间,高狰狞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吓得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开眼
感觉到床单和被子的舒适,这才放下心来。用力眨了眨眼睛,忽然感觉到后背有
两道热乎乎的鼻息,因自己侧身躺倒而高出身体的臀部上还有一只细嫩的手在轻
轻拍打,像是小时候妈妈在安抚自己睡觉。小馨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让我感觉
无比的舒服,就这样,我又一次缓缓入眠。
  如是反复不知凡几,而这一场接一场的梦魇居然在第二天的一早才真的醒来。
我看着透过窗帘射进来的缕缕阳光,心里竟有着些许平静祥和。小馨在我身边,
抱着我的一只胳膊甜甜的睡着,一张脸如花朵般娇艳。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脸,突
然很想吻她。我探过头去,却牵动了她正抱在怀里的我的胳膊。她倏地睁开眼,
一只手下意识的在我的身上轻轻拍打。我正嘟着嘴对着她做亲吻状,不想她突然
醒来,于是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小馨也不成想看到这样一幕,也有些发呆,
轻拍的手就那样定在空中。
  卧室里的气氛有些暧昧,也有些尴尬。时间像是只过了几秒,又像是过了几
个世纪,小馨收回空中的手,转而抚上我的脸颊,我也主动把嘴凑到她的唇边。
两个舌尖微触,像点水的蜻蜓般很快退开;再触,却像是两条本是同根的花藤,
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再不分开。
  小馨的手从我的脸颊滑下,滑过我的手臂,落在我的臀瓣上,继而向双腿间
抚下去。她不经意的一抚,却让我的身体如遭雷击,前晚那噩梦般的一幕随着腿
间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我身子一颤,分开了和她的唇舌交缠,也震落了她的
手。
  「对不起,我……」小馨先是一愣,继而恍然。
  「不,不,和你没关系的。」我摇着双手打断她,眼里的泪好似又要掉落下
来。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我该走了,不然燕姐和大
姨该着急了。」
  看我神色慌张的跳下床,小馨叹了口气,用胳膊支起上身幽幽的对我说:「
这几天你别在家呆的时间太长,你这种状态很容易被发现的。没事就来我这里,
没有别的意思,刚才的事……」
  「我知道了,你不用说,我明白。你……你给我些时间……」我心如鹿撞,
逃也似的出了卧室,穿上鞋开门就走。回头关门的时候仿佛看见小馨还保持着那
个姿势,呆呆的看着我。
  回到家,燕姐已经和文回文家了,大姨唠叨了几句,倒也没发现什么。接下
来的几天直到高考报志愿前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小馨家呆着,我能感到一种情愫在
我的心里和房间的空气里蔓延,却再也没有那天早上的一幕出现。
  报志愿的那天,本以为会见到那个毁了我清白的王八蛋。小馨也感到了我的
不安,却只是拉着我的手轻轻笑了笑,说了一句:不会的。而我就真的没有看到
高。我又是吃惊又是纳闷的回了家,心里说不清是庆幸还是愤慨。那一夜,我睡
的很不好,一会梦到那晚的情景再现,一会却又梦到高被活生生打死。我知道高
没有出现定是小馨的爸爸起了作用,却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高得到了什么样的报
复。虽然心里很是痛快,却多了一份被蒙在鼓里的折磨。
  第二天去交志愿表的时候高依旧没有出现,我心中的疑惑也升级到快把我逼
疯的程度。我交了表格正要出去,却看见小馨已经在班级门口等我。她看见我那
两个乌黑亮丽的黑眼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烦闷至极,又遭了她的嘲笑,于
是狠狠白了她一眼。小馨也不恼火,只是又一声轻笑,然后拖着我的手腻腻的说
:「走啊,回家!」
  我的心一下子又被那种弥漫了多日的暧昧占据,失去了拒绝的力气。在我的
心里,小馨渐渐成了一个难以割舍的存在,至于什么变不变态、世俗眼光如何,
似乎已经随着我的落红一起离开了我。
  我牵着她的手,一路无言的走回去。小馨也没有说话,像是同样在享受这难
得的静逸。进了她家,我再也忍不住,于是开口问道:「为什么我没看见高?他
怎么了?是你帮我报复了他吗?」
  「是我弄的,但是我不告诉你!」小馨眯着眼坏笑,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你……」我气结却没有办法。
  「不过我可以给你想个办法,让我告诉你!」小馨不理我气鼓鼓的样子,把
我拥坐在床边。
  「什么办法?」我好奇高的下场,却更好奇小馨说的办法是什么。
  「如果你是我的主人,我就什么都要听你的。你让我告诉你,我自然什么都
要告诉你……」小馨说着说着脸就红了起来,话毕,媚眼如丝的看过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