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34

34
当张妈和李妈透过虚掩的门缝看见我们三个人在床上的样子的时候,她们两个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从未接触过男人的她们怎么会适应这样的场面。吃惯了从来都没有沾过荤腥的素菜,她们一上来就逮着了红烧肉,而且还是那种最肥的哪一种,她们难以消受了,一下子腻在那儿了,两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连手中抬的木箱子都不知道放下了。
这时候的我已经转向了馨姐,我将刚才稍微有一点缓过劲来的馨姐有一次干的开始胡言乱语了:“我的好男人,我的乖……孙子……孩子他……爸……我的亲爹……你将我…的屄给弄烂了吧!你的好馨儿……又要……去了……”好半天,馨姐的淫叫和诉说掺杂着我粗重的喘息声给门外边的两个老处女以莫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两个女人像是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一样慢慢的推开走到了床边来。
“啊!我……的好男人……我又要……去了……啊………”终于馨姐好像是也进入了她的深度高潮,这一次我从她上一次高潮回落的余韵中开始插弄她,使得她在很短时间达到了高潮的顶峰。意识已经离开了她的大脑,剩下的只有被自己男人掌控的身体享受着自己男人带给自己的一波高过一波的高潮!
我这时候已经快要到了射精的边缘,我身下的两个女人都已经像是死猪一样,碰一碰,哼一哼!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了床边站着的张妈和李妈,她们两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走到了我的身边,这时候只会用裤裆思考的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跳下床来,一下子将两个女人扑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两个女人没有任何反抗,只是默默的看着我在她们身上动作。
虽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是我还是将两个女人剥光了衣服,这时候的两个女人的也好象慢慢的从失魂落魄的状态慢慢的恢复过来了,她们也许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许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要发生的事情了,两个老处女不约而同的使劲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好像将要被侵犯的身子不是她们的那样!
我这时候,着实没有给她们温柔的心情了,我一把分开了李妈的大腿,挺起了自己的鸡巴,对准了那还是虚掩的门的小洞,坚决而不鲁莽的插了进去,当我触到那一层阻挡的时候,猛地向前挺去:“啊!……小子,弄死我了。”在自己破身的时候,李妈终于想起来身上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那个坏小子,那个被院长起名字叫做王牌的 臭小子,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全国知名的大公司的董事长了,也是李院长的丈夫,可是他毕竟是自己从小照顾长大的,这时候的李妈的心理完全有一种被自己儿子占有了身体的感觉,一种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欣慰抑或是禁忌被突破后的异样!当那一层膜被冲破了以后,她已经完全相信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守身如玉的等待这四十多年的光景,原来自己的天在这儿!
李妈也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人,很快,高潮的淫水也开始泊泊的流来出来,被我干的阴道壁一阵阵的痉挛,口中发出了像是火车般的鸣叫。
我看到了这个不济事的女人欢快的叫着,心里面别提多生气了:“怎么现在的女人都成了这个样子?还没有插几下呢,已经欢快如斯了?”
看着地毯上的几朵梅花,我的心里这时候些许有些愧疚,我是不是有点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
这时候我看见了躺在边上的张妈,浑身已经抖的像是在筛糠,估计马上要泄出来了,心里这个骂:“什么女人嘛,怎么还没有干你呢,你就已经如此的不堪了?”
我将自己的鸡巴从李妈的屄里拔了出来,分开张妈的两条修长的大腿,看见的是一个粉红的玉门,两边的阴唇自然的覆盖在了门口,看样子我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我采取了对待李妈的方法,插进了张妈的身体,张妈这时候好像早就期盼着一样四肢像是八爪章鱼一样紧紧的缠绕这我,使得我身体和她一点缝隙也没有,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动情才会如此,后来我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聪明和有心计,她这样一来,我冲击的行程就比较短了,力量也小了。可是她自己没有算到的是,我这时候已经真正到了将要射精的边缘,我的鸡巴在她的小屄里面极度的充血,不停地挑动、揉搓着她的子宫壁,没有几下,她已经感到了这样的功效更加的使她难以自持了,终于在她高潮来临的时候,我也要射出我的龙精了,即便这个时候的我,也没有忘记分别的在她们四个人的屄里喷发浇灌!
第二天的清晨,经过一夜的休息的我感到了自己的身体清明舒爽。我很早的就起来了,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女人还在幸福安睡,我自己也露出了幸福满足的笑容,我起身穿起衣服想出去走走,这时候我看见了床前的地毯上的两幅梅花图,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也不知道她们两个昨天晚上什么时候走了,只是我最后趴在张妈的屄里,射出了自己的所有精子的时候,全身也好象虚脱了一样在她的身上睡着了。可是今早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的,左边是馨姐,右边是吴琼。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免有点得意,可是看看地毯,又有点不忍,最后还是决定今天让他们来人将这那块地毯给换掉,估计这两个女人肯定会珍藏的!
知坊镇的清晨充满了宁静和祥和,这里没有任何工业的污染,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元素带来的负面效应,因此这里慢慢的已经成了世外桃源。我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水塘边的竹林里,看着东方的万道霞光,自己感慨着自己会如此幸运,自己享受这人间少有的幸福。正在这时,我看见前面走过来了几个人,其中两个女人还是一瘸一拐的,不用仔细看,我就知道她们是谁了,这时候她们好像也看见了我,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好像羞得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样子!看我正站在她们的必经路上,两个女人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好了,这时那几个工人模样的男人催促道:“院长,我们还是快点吧,如果再晚了扑到鱼也赶不上给少爷炖鱼汤了!”
几个工人的话将两个女人的心思全部说出来了,李妈窘的捂住了脸,张妈看见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也羞的秀足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下,不过跺完后,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一侧歪,我知道肯定是牵到昨晚的伤处了!看到这番景象,我差一点笑出声来,张妈和李妈同时用白眼使劲的瞪我,我明白她们的意思,肯定是说:都是你,都是你,你现在还在幸灾乐祸!
早餐的鱼汤是鲜美的,当我从外面走回来的时候,我已经闻到了在餐厅里飘来的香味儿了,只是当我回到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没有想到卧室床前的那块浅色的地毯已经被换成了充满喜庆的红色。我知道只是馨姐的杰作,细心的她一定是让人将那块地毯给李妈和张妈送去了!
面对馨姐的善解人意,我充满了愧疚,我真的不知道这一段时间自己是怎么了?这个东西怎么总是闯祸!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已经让四个女人失去了 她们的处女身子!尤其是小姨,更让自己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去面对她。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免的一阵的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是发誓终身都会去爱着自己的馨姐的,现在怎么弄的加入的女人越来越多?我自己真的是不想的。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好像有点要失控了的感觉!我自己也在想,是不是该找个什么样的时间去向馨姐彻底的坦白自己的心迹,坦白自己这一段时间的作为,也好去真正的为自己的馨姐,为自己的小姨负责任!
这时候的餐厅已经完全是一幅温馨的家居图画了,馨姐和吴琼两人在四个保姆的帮助下侍弄着正在吃早餐的三个孩子。室内还飘着淡淡的鱼汤的鲜味,两个女人看着我进来,眼神怪怪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眼神中好像有点戏弄的成分在里面,估计是这鱼汤给闹得!我不禁一阵脸红:“我也饿了!”
“哦!让李妈给她的少爷盛鱼汤来吧,也没有说让我和我的孩子喝?”这时候正端着一大汤盆鱼汤的出来的李妈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后面。
“夫人,……我……”李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因为她知道夫人本来就是在开玩笑,可是这种事情就是越描越黑的,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看着李妈窘迫的样子,馨姐毕竟有老大的风范,没有接着往下再说。可是这时候刚好张妈拿着一把调羹扭扭捏捏的出来了,这一下起到了爆笑的效果,在座的人几乎各个笑到喷饭,只有我脸红的不敢和馨姐、吴琼对眼。而两个忙碌了一早上的新妇人现在还没有没有彻底的明白她们为什么笑,脸上现出了些许迷茫。笑了一会儿的馨姐说:“都别要笑了,她们也就是为了让一家人能够喝口新鲜的鱼汤!”看着馨姐为我和两个刚刚破身的女人解围,我不由得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又回过头来看了她们两个一眼,刚好和她们的眼神相触,两个女人一下子明白了刚才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扭捏走姿成了大家的笑料,弄得两个女人同时的脸一红跑回了厨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