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李老李和小李】–11(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上])

   十一 表弟一家的放纵史(上)
  大李浑身赤裸,搂抱着同样赤裸的表弟媳妇,躺在床上休息。
  他看着这个40岁风韵尤存、风骚无比的女人,心里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几天似乎走了桃花运,先是堂妹李雅晴主动献身,现在又是表弟媳妇徐梅,竟
然还都是自己的亲戚。
  大李看着在享受着高潮余韵的表弟媳妇,问:「我不明白,你怎么在电话里
告诉子义咱俩正在干这个呢?而且,他怎么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
  徐梅把下巴靠在大李的胸膛上,说:「你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自己却不生气,哪有这样的男人。」
  「现在不是偏偏就有了。」
  徐梅接着说:「那我就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
  「好。」大李伸手把表弟媳妇一个白皙柔软的乳房放在手中揉搓着。
  徐梅想了想,从4年前开始讲述起来。
  有一天下午,子宇到我家要和子义商量一下商店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成人用
品商店一下子多了起来,生意已经不好做了,所以子宇过来和他大哥商量一下怎
么办。
  本来子义是在家等子宇的,突然中途有事,因为是自己的弟弟,也就没有打
招呼,等子宇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在睡觉,子宇敲门把我吵醒,我就穿着睡衣去
开门。
  我看子宇进来时身体晃荡着,一问知道他中午和朋友一起喝了酒。
  我让他坐下,给他倒了杯水。子宇见哥哥不在家,就和我谈起商店的事情,
我们就这样聊了一会。
  我突然发现子宇的眼神闪烁,总是往我的胸前看,我才注意到,我穿的睡衣
过于暴露,胸前鼓胀的乳房,虽然被黑色的乳罩包裹着,但白色半透明的睡衣,
却让我的胸部显得更加性感。
  我知道子宇忍不住看我,也不能怪他色,实在是我的穿着太具挑逗,所以我
也没有多想什么。而且,女人在心理上,是喜欢被男人这样偷看的,会有一种征
服感和成就感,也有兴奋的感觉。
  但我发现子宇的眼神越来越大胆,几乎开始直视我的胸脯,我意识到子宇喝
了酒,喝了酒的男人会很冲动,而且我们是叔嫂关系,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可就坏
了,于是我站起来,准备到卧室去换一件衣服。
  子宇也站了起来,突然说:「大嫂,你今天真漂亮。」我是女人,被男人夸
奖赞美,心里自然美孜孜的,但我又看到,子宇的裤裆已经支起老高,分明是他
冲动得鸡巴都硬了。
  我强做镇定,说:「子宇你瞎说什么,嫂子都已三十好几,步入中年的老女
人了,怎比得上那些娇艳欲滴的年轻女人,你就别埋汰嫂子了。」
  子宇也不知怎的,竟贫嘴起来,说:「嫂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人家说女人
四十一枝花,嫂子也不过三十多而已,正如花朵绽放的时刻,况且大嫂的模样一
点也无法让人知道你的年龄,男人见了,都恨不得想一亲芳泽呢。」
  「去你的,没个正形。」我说着,进了卧室,将睡衣脱了,正要找一件合适
的衣服穿上,子宇却推门闯了进来,当他看见我只穿了乳罩和内裤的身体时,眼
睛都直了。
  「嫂子。」已经不能自持的子宇向我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但卧室里根本没有退路。
  「嫂子,你太漂亮了,让我爽一次吧。」子宇望着我的身体,再也控制不住
自己,冲了上了,猛将右手挽住我的腰,又将左手伸过来隔著乳罩摸我的乳房。
  「子宇,你疯了,我是你嫂子啊。」我警告着,闪躲着,挣扎着,用乞求的
目光望着子宇,我的小叔子。
  子宇要亲我的嘴,我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吟,勉强挣脱子宇的拥抱,往卧房外
跑去,当冲到卧房门口,又猛然停了下来,双手抓住门边,楞住了。因为我跑出
卧室也没有用,但要是跑出屋子,我却是几乎赤裸着身体。
  我正犹豫的工夫,子宇又从后面抱住了我,双手放肆地在我的乳房及小腹间
抚摩。
  我的头感到一阵昏眩,抓住门边的手松开了,身子摇晃了几下,瘫软在子宇
的怀里。
  子宇乘机将我抱到卧室床上,迫不及待地亲吻我,同时,他脱去我的奶罩,
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个精光。
  我的力气没有子宇大,我知道我反抗也没有用,所以我不在挣扎,只是不停
地哀求子宇,「子宇,你不能对嫂子这样。」
  子宇也哀求我,「嫂子,这几天,玉秀来例假,我憋得慌,你就让我弄一次
吧。」子宇说完,捧着我的乳房就吮吸起来,他也许见我并不怎么挣扎,所以亲
吻得也很温柔,完全不像一开始时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一时也感到兴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子宇又脱掉了她的蕾丝内
裤,一只手已经在我的阴部上摸索,最后将食指和中指一起插进我的屄里。
  我啊的一声,才从恍惚中回过味来,急忙去推他的手,但我推不动,子宇的
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让我又感到一阵酥麻。
  在那之前,除了子义,我没有跟过别的男人,在子宇的玩弄下,一种新鲜的
夹杂着被强迫的快感,竟然使我渐渐放弃了反抗。
  子宇贴在我的耳边说;「嫂子,我不会光顾我自己的,也会让你很舒服。」
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个躺着,不理会子宇。
  子宇也不在意,将我的腿分开,我感到他用舌头舔我的屄口,舔我的阴蒂,
时而也伸进阴道里舔。
  子义是很少舔我的屄的,只是让我舔他的鸡巴。
  那时候,我被子宇一舔,更兴奋了,浑身不住颤抖着,嘴里也发出了声音。
  子宇似乎受到鼓舞,舔得更加卖力,连我的屁眼都舔,一点也不嫌脏。
  我实在受不了了,哀求子宇说:「子宇,你别舔了,嫂子难受死了,你还是
快点把鸡巴操进去吧。」子宇压过来,亲吻我的嘴唇,我以为他准备插入了,也
主动伸出舌头,和他亲吻。
  亲吻了一会,子宇却说:「嫂子,你嘴巴这么性感,给我吸吸鸡巴好不?」
他说着,已经骑到了我的头上,硬挺的鸡巴碰到了我的脸。
  我睁开眼睛一看,看到子宇的鸡巴细细的,没有子义的粗,却比子义的长一
些,有十四五公分长,龟头也很小,看起来很有意思。我对吸鸡巴倒不讨厌,所
以就张嘴含住,给子宇吮吸着。
  过了一会,子宇也受不了了,我感到他的鸡巴更硬了,似乎涨红到极至,他
迫不及待翻身压住我,将挺硬直翘的鸡巴塞到我的屄口上。
  他两腿一蹬,屁股往前一挺,大鸡巴用力地插进我已经湿淋淋的屄眼里。
  「呀!舒服极了,嫂子,你的屄眼把我的鸡巴包得真紧呀,想不到你都已经
三十多岁了,屄眼还这么紧,真是人间妙品,我能玩到你也是我的福气,对吗?
我的嫂子。」
  那时候,我已经一点也不生气了,但我还是说:「子宇,要操你就快点操,
哪来这么多话。」我随着子宇鸡巴的抽插,只是偶尔发出几生低吟的叫床声,却
不是很热烈的反应,其实我简直舒服死了。
  没多久,我竟然被子宇操得要达到高潮了,不自觉地紧紧搂住他的背脊,紧
窄的屄眼含着子宇鸡巴,配合着他插穴的起落。
  「嗯……子宇……再用力……使劲操我……」
  子宇被我的叫床声刺激,抱着我的屁股,双手不停地抚摸,火热鸡巴在我的
屄里进出的更快了。
  我全身舒畅极了,尤其屄内有大鸡巴抽插,更觉充实无比。我头发散乱了,
双手紧抱着子宇,满脸涨红,银牙紧咬著枕头角,柳腰猛扭,屁股高高地抛送,
使得淫水潺潺的屄眼更加凸出,迎合着子宇的动作。
  我直觉得屄眼一紧,骚水就如同泉水一般,一股股地涌了出来,我知道我高
潮了。
  子宇继续操着我,把他的鸡巴在我的屄里不停地抽送。我让他快点射精,好
结束这叔嫂乱伦的丑戏。
  子宇却不急着射精,一直地操我,把我操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我的双腿被
他抬了起来,使我的屁股都离开了床,他的鸡巴也抽离了我的屄眼,我正不明白
他要干什么,却感到他的鸡巴头顶在我的屁眼上。
  我知道有肛交这回事,但我从来没有和子义试过,一时间我惊恐不已,对子
宇说:「子宇,你要干什么?」我这是明知故问。
  宇笑着回答我说:「嫂子,你看你的屁眼干净可爱,四周一点毛也没有,就
让我操一下吧。」
  「不行,我的屁眼你哥我都不让操,怎么能让你操,你喜欢操屁眼,回家操
你媳妇玉秀的。」
  子宇却说:「玉秀的屁眼我天天操,她说很舒服呢,今天我就想操嫂子你的
屁眼。」子宇的鸡巴细长,龟头也不大,他一面说着,一面已经把鸡巴往我的屁
眼里顶,竟然让他毫不费力地给顶了进去。
  现在想想,我的屁眼真是天生就是挨操的。徐梅讲到这里,发现大李的鸡巴
又硬挺起来,冲大李浪笑着,翻身骑到大李身上,将大李的大鸡巴吞入屄眼里一
截,缓慢地给大李套弄着。徐梅一边套弄一边继续讲道。
  那第一次屁眼挨操的感觉却不怎么好,子宇虽然很顺利地就把鸡巴插进了我
的屁眼,但他一抽送,我就疼得要命。
  子宇说:「嫂子,你屁眼疼是因为没有润滑的缘故,你要是老实的让我操,
我给你润滑一下。」我为了屁眼不再疼痛,只好答应他。子宇很高兴,把鸡巴从
我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将我的屁股抬得更高,使他的嘴巴能够得着,就在我的屁
眼上又舔了起来。
  屁眼被舔的感觉真是很舒服,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子宇把很多的口水吐到我
的屁眼上,而且还用舌头顶开我的屁眼,把口水尽量地送到屁眼里面。我被他舔
得又麻又痒,连屄洞里都流出了水。
  子宇大概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我屁股放低,屁眼没有了子宇舌头的舔弄,我
竟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空虚,很希望再有东西去碰触摩擦我的屁眼,所以当子宇
把他的鸡巴再次顶到我的屁眼时,我已经不再反对了,甚至希望他的进入。
  子宇再次将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屁眼,因为那样的姿势,我可以看见,他的鸡
巴完全进入我的身体。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一次,我感觉好了许多,子宇开始抽送,动作轻柔
缓慢,他似乎对肛交很有经验。
  因为有了他的口水润滑的缘故,我的屁眼也不再被磨擦得很疼痛,只是十分
憋涨,让我很不适应。
  「嫂子,你的屁眼真紧。」子宇兴奋地告诉我。
  我还有那么一点羞耻心,要是自己丈夫子义的话,我会让他不停地操下去,
直到把我的屁眼操出快感为止,但操我屁眼的却是小叔子,我催促着子宇:「你
快点射吧,嫂子要被你玩死了,要是你哥哥回来,那就遭了。」子宇也觉得应该
尽快结束,所以开始大力而急速地抽送起来,没几下,我的屁眼被他操得又疼又
麻,头脑一片混乱,像是要晕过去一样,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子宇那时候大概也过于兴奋,要不,子义开门进来怎么会不知道。
  「你们,你们……」子义大叫着。
  那时侯我和子宇才发现卧室里已经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他的哥哥我的
丈夫子义。只见子义瞪着愤怒的眼睛,大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一瞬间,子宇和我都呆住了,子宇一动不动,鸡巴依然插在我的屁眼里,但
我感到屁眼里一阵阵发热,原来子宇竟吓得在我的屁眼里面射精了。我觉得那不
能叫射精,应该就滑精,因为我感到他的鸡巴在我的屁眼里面一边萎缩,一边有
精液流出来,流到我的直肠里,甚至他的鸡巴已经脱离我的身体后,还有精液往
外流着。
  子宇跳下床,立刻跪在子义的身前,「大哥,都是我不对,是我酒喝多了不
是人,欺负了嫂子。」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认为,开始时,确实是子宇在强
迫我,但后来却不是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是有责任的,要是我一直不停地
反抗,子宇总不会把我这个嫂子打昏再强奸吧,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我对子宇也挺感激,甚至觉得他挺聪明,这样的事,一个人扛和两个人扛也
没什么分别。
  过了很久,子义似乎冷静了许多,无力地靠在墙上,对子宇说:「你还不快
给我穿上衣服滚,要是被孩子看见,你们的脸往哪搁。」
  子宇如获大赦般慌忙穿衣服,再也不敢多看我一眼,等他走到卧室门口时,
突然转过身对子义说:「大哥,是二弟不是人,对不起你和嫂子,你怎么怪我都
行,求你别怪嫂子,要不,我把玉秀也让你操一次,咱们扯平。」
  「你说的是人话吗,快滚。」子宇灰溜溜地离开我家,我看着子义,心里充
满愧疚,但我又能说什么呢。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