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113)

“啪——”花姐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在童瞳另一边的脸上。
童瞳没有动,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直视花姐的脸。
这两耳光不重,但是很响,带给童瞳唯一的感受就是,这个稳重的女人心里
开始乱了。
只有跪在童瞳胯下的芳芳,真实的体会到童瞳心理上的胜利,她感觉含在嘴
里的鸡巴猛得跳了两下,变的更大了。
花姐打完童瞳两个耳光之后,却是出乎意料的猛得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然后闭上眼睛,凑上香唇堵住他的嘴,疯狂的亲吻,一边狂吻一边幽怨的喃喃道
:“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
这次却轮到童瞳不为所动,就那么站着,嘴唇也没有动,当然他的鸡巴也没
有从芳芳嘴里抽出来。还是用那种目光冷冷的看着花姐。
这个小摄影棚里顿时出现了一副又旖旎又怪异的景象。
旖旎的是一个穿着整齐一身体面的职业装的漂亮女人,跪在同样穿着整齐一
身休闲装的男人跨下,红唇里却含着这个男人的阳具,一个只着三点式美丽少妇
抱着这个男人亲吻。
怪异的是跪着的漂亮女人嘴里虽然含着阳具,但是却忘记了吸吮,只是仰着
头愣愣的看着。美丽少妇虽然献上香唇疯狂索吻,可是男人却不为所动,只是静
静的站着,脸上根本没有一点享受的意思。
这个动静结合的奇异三人组合,一直持续了半分钟,终于被男人的一句话给
打破了:“好了,花姐,你的表演很精彩,可是,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迷乱”中的花姐一颤,脸上那“狂热”的表情马上变得冷冰冰的。闭着的
眼皮快速的颤动几下,马上就睁开,刚才她变得“疯狂”之前的涣散的眼神又重
新聚敛起来,又变得眼波横溢,电光四射,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童瞳。
她收回双手,却不把身体移开,两个人的距离虽然暧昧,但是两个人之间的
的感觉却再没有暧昧可言。就那么四目交接的互相看着。
童瞳拍了拍芳芳的脸蛋儿说道:“好了,替我放回去,你先出去吧。”
芳芳懂事的,用嘴唇吮干童瞳的鸡巴,吐出来,然后替他放回裤子里,可是
鸡巴还是硬的,放回内裤然后拉上拉链儿却并不容易,这个她做了多次的“小事
儿”却因为鸡巴的不配合,所耗费的时间却是平常的两倍还多。
可是她在下面的这通“忙活儿”却丝毫没有影响她头顶上这对男女之间的
“眼神交战”,两个人谁都没动,都“安静”地注视的对方。
这对男女都没有被对方的粗大的鸡巴,和雪白的乳沟,吸引走注意力。
芳芳安静的离开,轻轻的关上了门。
花姐退后一步,先开了口:“我果然没有看错了,不过,你昨天晚上的表现
实在拙劣。”
童瞳嘴角的笑意更浓:“为什么选我?呵呵,你测试了我这么久,我也得试
验一下你。”
花姐低头看看童瞳身体中间那依然鼓囊囊的地方,风情一笑道:“试验我?
呵呵,刚才你消火了吗?”
童瞳也低头看了看花姐那被紧窄的三角裤包裹着的肥嘟嘟的阴部,发现中间
那道引人遐思的凹陷上有一小片明显的水痕,也笑道:“怎么,你还要拍裹纱照
吗?你是不是还想把刚才的事儿重新再来一边?”
花姐道:“不必了,你不是能被情欲左右的人,我,也不是。”
“我已经勃起,你已经湿润。为什么说不是呢?”童瞳又把目光投向花姐的
阴部。
花姐的脸色和姿势都没有变依然平静的说:“想不想和做不做是两码事,如
果刚才你刚才要了我,那童瞳这个名字以后对我来说只等同于一根自慰棒。”
童瞳笑笑,心想,哼,你还不是再给自己的“失策”找台阶下吗?脸上不由
表现出揶揄之色:“真的吗?”
不过他猛地想到了那次跟小蕊第一次“相亲”,小蕊就拉着他开房的情景来,
心中凛然。
花姐却幽幽道:“可能吧,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很难预料,
特别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还有实际做的大多数情况是不一致
的,你说呢?”
花姐说完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童瞳。
童瞳被她的一双美目看得心里一乱,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没有回答她的问
题,却道:“说点实在的吧,为什么选我?”
花姐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胸脯,嫣然一笑道:“就这么说吗?好像不公平吧。”
童瞳一语双关道:“哈,虽然我穿着衣服,可是我在你面前是透明的。而你
却护着最隐秘的部位。好像也不公平吧。你说呢?花姐。”
“可是我有点冷。”花姐用双手摩挲了一下双臂。
童瞳一笑,伸手把几乎赤裸的花姐拉近怀里抱住:“这样呢,还冷吗?”
虽然抱住,童瞳的手却止于拥抱,并没有乱动,也并没有用力,只是环抱着
她。
童瞳感觉怀里的花姐确实很冷,冷得像件兵器。
虽然这件兵器只堪堪抵着他的下巴。
花姐一点也没有惊慌,只是轻轻转动身子,把背靠在童瞳胸膛上,拿着他的
两只手放在小腹上的那只凤凰上:“这样好多了。”
然后,花姐又从童瞳的裤子口袋里摸出香烟和火机,摸出一根,叼在唇上,
用火机点了,自己抽了两口,然后用手将烟从唇上取下,向后抬手一递,准确的
放到童瞳唇上。
“老白,白晓飞,是我的人。”这句话随着花姐口中的香烟缓缓的吐出来。
“那你为什么不等到我扳倒了王可以再告诉我?”童瞳并没有显示出惊慌,
只是他随着这句话吐的烟雾却很浓。
他唇上的那支烟的烟头猛得一亮。
“没有我,你扳不倒王可以。”花姐抬手从童瞳唇上取下那支烟噙在嘴里抽
了一口缓缓道:“或者说,杀了他很容易,可是你要想达到你做掉杨文忠那种效
果却是没有我不行。”
童瞳仍不动声色:“可是,你并不是李郁芬,不是吗?”
他心里却道:“老白呀老白!”
花姐道:“小童,你没有那么贪心,我也没有李郁芬那么傻,我也可以成为
李雁鸣。”
童瞳道:“是不是我打乱了你的计划,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花姐又将烟放到童瞳嘴里:“我已经准备了很多年,你没有打乱,你在我的
计划之中。”
童瞳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老白又是你的人,那为什么不等我做了王可
以,你可以借警察之手做了我,然后……”
那支烟在迅速的明灭,像童瞳心里的杀机。
花姐打断童瞳的话:“虽然我已经准备好,可是我却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
像你这样的人。我是女人,很多事情是需要男人来做的。”
花姐抬手把烟从童瞳唇上拿下来,丢到地上,用尖尖的高跟鞋踩灭。
童瞳道:“现在的世道儿几千块就可以要一个人的命。就是想让王可以死得
像杨文忠一样的效果,恐怕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不是吗?”
花姐笑道:“是不是难事儿,可是以后呢?你现在也有几百万了,可是为什
么还要去搏命呢?”
童瞳笑道:“那——为什么选我?”
“你可以窝在这个影楼三年,证明你有足够的耐力,你可以为了一个相好的
女人去杀人,证明你有情意。你可以征服你想征服的女人证明你有手段。你做掉
杨文忠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证明你谋略。你准备吞掉杨文忠和许志军的公司做幕后
老板证明你有野心。你可以让黑子老白仨儿这些人为你卖命证明你有魅力。”花
姐伸手摸向童瞳按在她小腹上的手接着道:“你现在抱着我,却一直没有动我,
证明你有克制力,这难道还不够吗?”
童瞳道:“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一个小混混,也没有多大本事,连
自己最好的兄弟也会背叛我,我还蒙在鼓里,狗屁的魅力。”
花姐道:“也谈不上背叛,我跟老白认识是因为他两年前想骗我一个姐妹的
钱,被我给识破,本来我想收拾他,但是见他还算是个人人才,以后可能会用得
到,就收了他当干弟弟。平常我也给他一些钱让他过生活。芸薹是个小地方,哪
有那么有钱的女人让她骗,所以基本上一直以来是我养着他,而且我给他说明我
绝对不会对你们有恶意,而且你们一旦有什么事儿我会保你们,所以他才对我和
盘托出。我所以才知道你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事情。”
童瞳道:“看来花姐真是未雨绸缪,早就知道广纳良才了。花姐委身于王可
以隐忍这么多年,才真是有耐力,把王可以从看场的黑老大辅佐成如今统治着芸
薹人民娱乐生活成功商人,才真是有手段。又隐藏的滴水不漏,不被王可以发觉,
才真是有谋略。现在又准备取而代之废掉老可以,才真是有野心。又可以让老白
这种滑头的人对你忠心耿耿,才真是有魅力。哈,克制力那就更不用说了。”
花姐道:“所以,你和我之间的联合是天意。”
童瞳道:“那——现在到了该杀伐决断之时了吗?老可以这么大的摊子可不
仅仅是一句吾当取而代之就可以的。”
花姐道:“我说过,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今天才来找你商量对策,你不是
也把王可以做为下一步的目标了吗?收拾完姓许的姑侄俩,不就轮到……”
童瞳的手慢慢向下摸向花姐的大腿笑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不贪心呢?”
花姐扭过身子,面向童瞳,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我看人很准,向来不会错。
金钱,名声,权利,女人,对你来说都不算什么?”
童瞳笑,仰头大笑,笑完低头看着怀里的花姐:“你这么了解我?那你觉得
我是一个什么人?”
花姐也笑,咯咯的笑,笑得像一朵花,笑得用手抿住嘴:“你呀,你就是一
个——愤青。”
童瞳笑,大笑,笑得再也抱不住花姐,推开她,转过身子,捂着肚子大笑,
笑得直不起腰来。
花姐静静的等着,等着童瞳的笑声由强到弱,然后轻声道:“笑完了吗?”
童瞳扭身扑向花姐,一把将她搂住,噙住她的香唇开始疯狂的热吻。
他的眼睛红红的,像一头饥饿的野兽。
他的眼睛红红的,像一个受了伤的孩子。
……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