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二集 / 第七回:倒凤颠鸾

  杨静琳下身一阵充实,正自甘美,骤觉火捧又再一沉,全根尽没,整个阴阜
立时塞得爆胀,堂堂满满,真个快美难言。
  站在一旁的宫英明把眼看去,立时看得呆住,随见田逸清挺起巨棒,露首尽
根的大出大进,把个美人儿干得呻吟大作,不由瞧得淫兴复萌,原本软掉的肉棒
,竟然跳了几跳,又再作怪起来。
  
杨静琳给他一阵抢攻,浑身无处不美,骚水再次汹涌如潮,不住地狂喷,叫
道:「老公的大卵儿忒煞厉害,干得静琳好舒服。表哥,我也要你,过来让我舔
一舔。」
  宫英明连忙挪身过去,杨静琳也不理满棒垢污,张嘴便舔,宫英明爽得连连
打战,一面伸手轻抚她额前的秀髮,一面盯住她那晓露芙蓉的娇颜,不由愈看愈
痴,心想:「这样一个绮年玉貌的美人儿,本来就是我宫英明独有,不料半路杀
出个程咬金,害我苦受相思的煎熬,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
  正当他想得入神之际,杨静琳突然吐出肉棒,说道:「表哥,扶我坐起来,
妹子想你从后抱住我。」
  宫英明见说,便依言将她扶起,坐到她身后。
  杨静琳把背靠住他胸膛,将一对美腿大大的张开,任由眼前的丈夫抽捣,提
起宫英明的双手,引领到胸前来,仰头向后说道:「亲我,我要你在清哥面前玩
静琳。」说话一完,闭目送唇,二人当即亲吻起来。
  田逸清听得异常动火,眼见宫英明握住爱妻一对美乳,搓玩得高低涨落,时
而夹着乳头拉扯搅动,不由看得慾火高烧,忽听得杨静琳「嗯」了一声,贴着宫
英明的嘴唇道:「表哥,清哥既然肯接纳你,从今以后,你就是妹子的小老公了
,再也无须像昨日那样,偷偷模模的了。」
  宫英明微笑点头,又再低下头亲她一口。田逸清听得此话,心中怒极,暗骂
:「原来二人昨天已做了好事,但这个倒奇怪,昨天静琳一直在我身旁,他们又
怎会……啊!是了,中午我奉师父之命到城裡收租,莫非就是这个时刻?这对狗
男女可真厉害,我才是离开一个时辰,便已忍不住!」一念及此,更是恼怒,一
根肉棒,便如狂风暴雨般乱捣,在她体内尽情发泄。
  杨静琳给他连番狠戳,美得呀呀娇呼,双手环后,抱住宫英明的脑袋,仰起
头喘声道:「啊!表哥,你的妹子要给清哥插死了,好美好舒服,你不要停手,
继续玩,嗯……要来,快要丢了,真的要丢了……」
  说话刚完,只见杨静琳全身痉挛,一颤一抖的,终于又高潮了!
  而田逸清看见二人如此亲热,一腔淫火刮刮匝匝,已烧得熯天炽地,这时被
膣壁连番收缩吸吮,再也忍受不住,精关一开,子子孙孙登时怒喷,竟和杨静琳
一发丢了。
  辛鈃在屋顶看了半天,又被杨静琇捻枪偎面调弄了一夜,一团慾火,实在难
以抑遏,不禁想起紫琼那张绝世无双的娇容,还有那副柔若无骨的姣好身材,单
这样一想,更是情火难禁,巴不得背上长出翅膀,飞到她的房间去,便向杨静琇
道:「看来三人还不愿完场,现在时间已不早,不看了,咱们回去吧!」
  杨静琇早就看得柔媚娇痴,淫兴大动,听得辛鈃的说话,螓首轻点,从辛鈃
裤子裡抽回玉手。
  辛鈃繫紧裤头,搂住杨静琇的腰肢,静悄悄地飞身下屋,循着原路返回。辛
鈃带着杨静琇回到长廊处,放开她纤腰,没想杨静琇仍是牢牢抱住他,不肯放手

  忽听她问道:「二哥,到我处还是去你房间?」
  「什麽?」辛鈃登时怔住:「什麽你的房间我的房间?」
  杨静琇说道:「做那种事当然是到房间去,还是去我房间吧,好麽?」
  辛鈃一心要去找紫琼,便道:「今晚不行,我答应了紫琼,要到她那裡。」
  杨静琇这时慾火高涨,那肯放他走,急道:「你有了紫琼姑娘便不要妹子了
,以前你都不是这样的,每次一回来必定先来找我,但现在你……」说到这裡,
眼泪流了下来。
  辛鈃见着大急:「妳……」
  杨静琇道:「我不要你去找紫琼姑娘,今晚你去哪裡,我便跟你到哪裡,你
不用想甩掉我!」
  辛鈃搔一搔脑袋,大皱眉头,暗骂:「这个骚娘皮可真麻烦,十足饭锅巴,
黏着不肯放,看来若不跟她走,今晚也不用睡觉了!」
  杨静琇牵住他的手便走,辛鈃无奈,只得随她而去,但在他脑袋裡,却满是
紫琼的倩影,在这一年以来,他和紫琼每天吃睡都在一起,从不曾分开过,今晚
一旦没了紫琼在身旁,浑身总是不自在!辛鈃觉得只要能够时常看见她,他已是
心满意足了,再不想什麽苛求。
  其时夜月当空,凉风拂面,缕缕花香随风而来,教人心胸为之一爽。
  杨静琇领着他回到辛鈃的住处,辛鈃大感奇怪,问道:「不是说去妳房间麽
?」
  只见杨静琇侧过头来,神色略显诧异道:「没错呀,莫非你想我到你处?」
  辛鈃看见她的表情,霎时知道自己熘了嘴,果然见杨静琇牵着他一直走,来
到另一个房间,原来杨静琇却住在辛鈃隔邻。
  才一推门进去,便见一个女声从内间传出来:「是小姐回来吗?」接着一个
十六七岁的丫头走了出来,一看见辛鈃,连忙道:「二少爷!」
  辛鈃向她点了点头,他来杨家也不到一天,也记不起今日是否见过她,见她
年纪虽稚,样子也不及筠儿美貌,却明眸皓齿,桃笑李妍,极是可爱。
  杨静琇像不介意她的存在,回身便抱住辛鈃,踮起脚跟便向他索吻。
  那丫头看见,识相地说道:「小茹先回去后间。」
  辛鈃心想:「见这小茹全无半点惊讶之色,似乎早就看惯这等情景,搞不好
那小子连这小丫头也吃了!」才刚转念,杨静琇的香唇已经送了上来,事已至此
,辛鈃只好逆来顺受,一手抱住她,便和杨静琇拥吻起来。
  杨静琇显得异常兴奋热情,嘴裡和辛鈃亲吻着,而她的一双手,却不停地在
他身上乱摸,半刻工夫,在杨静琇的播弄下,整根肉棒已见昂首直竖,发起威来

  辛鈃自当不遑多让,隔着衣衫握住一边乳房,使劲地搓揉把玩,虽然他刚才
也曾尝过这宝贝的滋味,只因当时一心二用,大半心思全集中在杨静琳三人身上
,也不觉手感如何,现在一握之下,发觉手上之物分量倒也不小,浑圆饱满,极
其受用。
  杨静琇看见玉龙有了起色,粗壮硬热,一颗心登时卜卜乱跳,说道:「二哥
,咱们到床榻去。」拉着辛鈃便走了过去。
  来到榻缘,杨静琇已急不及待的为他脱衣,辛鈃落得自在,任由她把自己剥
脱清光,杨静琇看见那根大物,双眼倏地放光,握在手上,呆答答的看了半晌,
张口道:「真的太厉害了,怎会这般粗长,二哥你一会得慢慢弄进来喔,妹子真
害怕受不了!」
  话才说完,便跪了下来,紧握玉龙来回洗舔,那鹅卵大的头儿,忽地全纳入
她口中,几下吸吮,辛鈃直爽得仰首吐气,慾火横生。
  只见杨静琇手口齐施,一面鼓唇大吃,一面抚玩皱囊,弄得甚是起劲。辛鈃
如何能忍得,忙弯身把她提起,几个起落,便将她脱得光熘熘的。
  杨静琇毕竟只是十七八岁年纪,浑身香娇玉嫩,一对乳房虽不及其姊硕大,
却丰满圆挺,一握有馀,再看那胯处,只有稀稀疏疏的一小撮,齐整柔顺,甚是
诱人。
  辛鈃看得大为心动,暗道:「这个骚货不但脸面标致姣丽,身材也着实不赖
,难怪那小子连亲妹子也不放过!」一想到杨峭天的所为,辛鈃不禁又骂:「这
小畜生胡作非为,瞎搞一气,最终落得个尸骨无存,显然是天公有眼。」
  沉吟之间,杨静琇已经环抱过来,双双滚到床榻上,辛鈃一个打滚,将她压
在身下,把头埋下,一彆头的捧着乳房便吃。杨静琇禁不住轻声娇啼,立时挺胸
拱腰,双手按住他脑袋,昵声道:「二哥……不要这样用力嘛,妹子这对乳儿终
究是让你玩的,何须如此猴急!啊,坏哥哥,不要咬,妹子受不了……」
  辛鈃那去理她,依然埋头乱舔,直弄得杨静琇娇喘连连,身颤体摇。
  杨静琇熬不住这股快感,琼浆花露一浪淌的涌个不停,叫道:「不行了,快
来要妹子,插进来,人家好想要……」
  辛鈃暗暗一笑,停下动作,一个翻身蹲在她胯间,笑说道:「真是个骚蹄子
,刚才不是嫌粗厌长吗,现在又火急火燎的发浪。」
  杨静琇嗊嘴道:「你坏死了,这样笑话妹子,人家不来了。」
  辛鈃呵呵大笑:「真的不来吗,那我就回去了,横竖今日累得要命。」
  杨静琇听得大急起来,真怕他就此离去,忙伸手一把握住玉龙,说道:「你
不能走,二哥你就行行好,不要再耍妹子嘛,求你快弄进来,妹子实在忍不住了
!」
  看见杨静琇那心攘攘的模样,辛鈃不由暗笑,索性再逗弄她一下,笑道:「
人人都说我是夯货,又蠢又笨,妳若不说明白清楚,我怎知道弄什麽进去,又要
进去哪裡?」
  杨静琇听得娇嗔起来,正想发难说话,岂料辛鈃握紧巨棒,把个头儿在阴户
一轮磨蹭,阵阵快感如浪涌至,美得她连连哆嗦,只得张口呻吟,那裡能够说出
声来。
  辛鈃笑问道:「还不快说,再不说我就回去了。」
  杨静琇明知他存心作弄,实在又难熬得紧,不由不低头,说道:「二哥你好
刁难妹子,故意为难人家。啊……不要再这样,不行了!我说……」
  辛鈃道:「那就快说。」
  杨静琇只得道:「妹子要……要二哥的肉棒,插进……插进妹子阴道!」她
虽然和杨峭天常有勾搭,向来言行无忌,肆意妄为,但如此淫荡露骨的言语,她
还是第一次说,不禁满脸通红。
  辛鈃听得畅意,当下腰板着力,硕大火烫的龙头立时滑了进去。
  杨静琇给巨物一闯,顿美得嘘了口大气,只觉此物确实非比寻常,把个阴阜
挤得胀满难当,思念未转,巨龙已直冲到底,不禁靶心一麻,已被龙头咬住花心
嫩肉,直美得双目一翻,十根纤纤玉指牢牢抓住榻上的褥子,一时嘴唇半张,竟
叫不出声来。
  辛鈃提抢一送,整根肉具已被牢牢包箍住,翕张收放,如投鲤嘴,且膣内异
常湿暖滑腻,溶溶荡荡,受用非常。再低头一看,发觉巨龙仍留有一截在外,竟
然无法全根尽没,方知杨静琇天生短窄,实是一件瑰宝,不由暗道:「这个穴儿
当真紧窄得很,又这麽短浅,无怪她刚才害怕得要死,原来因由于此!」
  杨静琇给玉龙塞得爆满,真个是无气可出,十分难过,还没适应过来,倏觉
巨物突然徐缓抽动,龟稜挨着膣壁,挤挤蹭蹭的刮个不停,酸麻酥甘,实是难写
难描。
  辛鈃双手分开她大腿,渐渐加快速度,每一抽提,皆现首显根,干得水声四
起,见那杨静琇玉拳紧咬,双目迷离,房内灯火煌煌,斜映双颊,照得她艳丽不
可方物,再见她一双玉峰,高耸挺拔,随着抽插动作,颤巍巍的不住乱跳,一时
看得兴动情狂,伸手握住一隻乳房,着实揉搓。
  杨静琇从没有过如此甘美,口裡嘤咛不竭,秋波转眸,偷眼向辛鈃一瞧,但
见他正自策马扬鞭,杖戟疾捣,每一深插,龙头便点着花心,又酸又美,只得咬
唇死忍,任其放肆。
  辛鈃见她得趣,更加放情抽戳,一口气冲杀百多回,杨静琇初尝巨棒,岂能
忍得住,阴中一麻,高潮立至,叫道:「不……不行了,妹子快要死了!」
  听得此话,辛鈃暗暗一笑,把玉龙抵住深处,停了下来,俯下将她抱住,问
道:「觉得滋味如何,比之往日是否厉害多了?」
  杨静琇双手用力搂住他脖子,娇喘无限,在他耳边道:「不行!实在太……
太过激烈,这般巨大的阳具,就是不动,妹子已舒服死了,更何况给你没头没脑
的乱插,叫人家如何抵受得住!」
  辛鈃笑问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杨静琇昵声道:「好……好美,确比以前美得多,妹子害怕习惯了你这大东
西后,将来找不着如此勇勐的丈夫,到时必定难过死了!」
  辛鈃道:「那还不容易,以后妳就跟着二哥,不去嫁人就是。」辛鈃天生调
皮捣蛋,从小到大便爱风言俏语,口没遮拦,全不当作一回事。正所谓蚊子遭扇
打,只为嘴伤人,便因为他这种性子,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而他这句说话,全
然不假思索,只逞口舌之快,但听在杨静琇耳裡,可就不同味儿了!
  杨静琇啐道:「你想得挺美,要我跟着你这个花心鬼,妹子才不要呢,况且
我俩是亲兄妹,就是我愿意,爹娘也不肯,届时非将你我打死不可。」
  辛鈃笑了一笑,道:「我只是说说,妳就当真,就算妳肯跟我,我也不要,
稀罕麽!」
  「你……」杨静琇娇嗔起来:「妹子很差麽,想要男人多的是。」
  辛鈃在她粉般嫩滑的俏脸上亲了一口,问道:「这样说,妳现在莫非有了男
人,那个人是谁?」
  杨静琇鼓起腮帮子道:「我……我心中当然有人,但不说与你知。」
  辛鈃道:「妳说不说……」说着间,突然微微用力,灵龟抵住深处往裡面一
冲,竟撑开了花心,整颗头儿闯了进去,被一团团膣肉包含住。
  「啊!」一声娇鸣,杨静琇起粉拳,轻轻打在辛鈃的背上,满眼泪水道:
「你……你好狠心,这样欺负妹子,快快拔出来,酸死人家了!」
  辛鈃微微一笑,反而再一深送,整根巨龙终于全根没了进去。
  杨静琇又是轻呼一声,死命的抱住身上的男人,惨兮兮道:「妹子下面要给
捣碎了,二哥你怎能这样,一点都不疼爱妹子!嗯……不要动。啊!要死了,他
……他好硬好热,实在不行,快拔出来!」
  辛鈃被一团美肉包裹住肉棒,紧窄就不用说了,而是那股强大的收缩力,挤
得他畅美非常。他还是首趟得此滋味,果然美妙无穷,心道:「简直是极品,没
想内裡还另有天地,若非遇着这短浅之物,恐怕难以一尝这妙境!」当下轻提慢
送,不住在花心内埋头耕耘。
  杨静琇起先确实酸麻难忍,但经过辛鈃一番开垦,快感徐徐而生,美甘甘的
,说不出的舒畅宛美,当即紧抱住辛鈃,轻声呻吟道:「二哥,妹子……妹子有
点意思了,又想……想丢给二哥,不要停下来,再插深一些!」
  辛鈃笑问道:「妳不是叫我拔出来吗?」
  杨静琇忙道:「不要……千万不要拔出来,就是这样插着,人家快要来了!

  辛鈃在心中暗笑,心想:「原来女子也爱这个,确实妙得很!」才再抽动几
下,忽觉一阵暖流射向龙头,即见杨静琇连连剧颤,又再丢了一回。喜道:「爽
透了吧,洩得舒服麽?」
  杨静琇樱唇半张,喘道:「美死了!」接着双手捧住辛鈃的脑袋,雨点似的
不停在他脸上亲去。
  辛鈃道:「妳已经舒服过,也该到我吧,现在要看妳了!」说完抽出玉龙,
滚身仰睡在她身旁,一根半尺有馀的巨棒,贴腹高高竖着。
  杨静琇听得此话,忙俯身张嘴,将阳物纳入口中,把那残汁骚水舔个清光,
方跨腿骑到辛鈃身上,把住玉龙抵紧阴户,身子往下一桩,花穴立时将玉龙含住
。只见杨静琇提身抛臀,巨棒在她胯间大出大入,胸前的一对美乳,随着动作跳
跳盪盪,极是诱人。
  辛鈃仰身上望,看得火焰狂涌,忙伸出双手,一手一隻的恣情把玩。
  杨静琇给巨棒连番戳刺,本已美入心肺,现再给辛鈃握住一对妙物,更是慾
火难竭,不禁一面晃动身躯,一面叫道:「怎会如此美,再这样下去,不是要美
死妹子麽……二哥,你……你为什麽还不射,人家实在受不了,如此连连丢身,
早晚会洩死的!」
  辛鈃看见她那媚容娇态,也觉按捺不住,当下放开精关,也不再强忍,在下
挺腰着力帮衬,直把杨静琇干得人仰马翻,支撑无力。辛鈃见此,拐身坐起,把
杨静琇放倒在榻,架起她一双美腿,投枪疾射,这一回狠起心肠,下下尽根,害
得杨静琇连丢数遍,终于听得辛鈃闷哼一声,大股阳精劲射而出。
  二人登时浑身舒爽,抱作一团,待得回过气来,杨静琇搂住辛鈃,轻声细气
道:「今番一战,妹子可真乐透了,就是让你弄死,也是甘之如饴!」
  辛鈃轻轻拨着她的秀髮,微微笑道:「二哥怎捨得弄死妹子,看妳也累了,
二哥先离去,今晚好好的睡一觉。」
  杨静琇摇头道:「不,妹子不要你离开,今晚留在这裡吧,人家想抱住你睡
。」
  辛鈃道:「这怎可以,要是给人发觉就麻烦了。」
  杨静琇道:「你我不说,小茹不说,谁人会发觉嘛,你又不是第一次。」
  辛鈃心想,看来今日也不能和紫琼见面了,算了吧。便将杨静琇抱紧,让她
伏在自己胸膛,向她点了点头,道:「真没妳办法,睡吧!」
  杨静琇见她应承,立时喜容满脸,一头便鑽入辛鈃的颈窝,说道:「二哥你
真好,妹子很喜欢你哦!」
  辛鈃一笑,合上眼睛,是夜二人贴胸黏体,相抱而眠,直至天明。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