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106)

“老黑,要不要拼拼‘刺刀’?”童瞳早上翻身时候的时候被自己因为晨勃
而硬得发疼的鸡巴给硌醒,蹬了蹬昨夜跟他说了半夜话的现在也是一柱擎天将三
角裤高高顶起的黑子笑道。
“来吧,谁怕谁。”黑子睁开眼睛盯着童瞳用着捋着像犀牛望月一样高高翘
起的鸡巴笑道:“他妈的,昨天忘了搂个娘们睡了,操,好久没有早上这么硬过
了。”他也将裤头褪下来,用手撸了几下黑黝黝的鸡巴接着说:“那老道儿还真
不是盖的。”
童瞳从点了两根烟分给他一支,两人对着抽起了起床烟,童瞳悠悠的说:
“我看过一个傻逼理论,说是如果你早上起床,想起的第一个女人,那么就是你
真心喜欢的女人。老黑,你现在想谁了?”
黑子吐了一口烟笑道:“你都说了那是傻逼理论,为什么还问这傻逼问题?
我他妈的谁的都不想?就是想,也就是个奶子大屁股肥小屄紧的,是谁无所谓。
你呢?你今天起来想起谁了?嘿,不用说,我知道你会想谁?不过你还是别想了,
人家早就结婚了,孩子说不定都会打酱油了。”
“没有,我他妈的跟你一样,也想奶子大屁股肥小屄紧的,不过我还有个条
件,就是长得还得漂亮。”童瞳笑了一下,猛抽了一大口烟。
“少他妈的骗我了,还还不了解你?”黑子斜着眼看着童瞳道:“你跟我不
一样,你心里还有一块儿干净的地方是给那个女人留着的。我是不想有这块儿地
方,老白是曾经有过现在早没了,仨儿是压根就不会有,大头,呵呵,是根本没
条件有。”
这时候门被推开,齐云丽那张铺着厚厚的粉底化着浓妆的脸伸了进来,先是
一脸媚笑着说:“两位帅哥,快起床啊,我买了早餐给你们吃,你们艳丽姐让我
来叫你们起床呢。”
当她看到两个几乎赤裸的帅哥胯下那两条雄赳赳气昂昂俱是朝天矗立着的大
鸡巴的时候,不退反进,把身子也挤进来,关上门自己挨到床边坐下笑道:“哟,
聊什么呢,大清早,什么有,什么没有啊?”她边说话边用两只骚狐狸一样的眼
睛溜溜的盯着两个有着健美肌肉的男人,抛了个媚眼伸出手道:“来,也给姐姐
一根烟抽呀,别光你们俩抽啊?”
黑子哈哈一笑,一把拽过她的身子,把她的头往胯下一按,鸡巴朝她嘴边一
杵,笑道:“烟没了,有大鸡巴你抽吧。”
“哟……”齐云丽张嘴想叫,却被黑子又一挺,鸡巴就戳进她的喉咙里,这
骚货鸡巴一进口,脸挣都没挣扎一下,就鼓唇弄舌舔得啧啧有声了。
童瞳笑着挺着鸡巴去了卫生间,由于鸡巴实在太硬,站哪里酝酿了一会儿才
尿出来,又是又腥又晃还带着些许的微笑的灰白的杂质,听得外面齐云丽叫道:
“别撕我的衣服啊,我自己脱,我自己脱。”
童瞳正尿得有劲儿,却见黑子揪着齐云丽的阴部的茂盛的屄毛走了进来,然
后抱起她往欲望里一扔,齐云丽骚浪的说:“人家刚洗过澡啊,干净着呢。”
黑子没搭理她,把她的身子一转,喝道:“少废话,撅着。”齐云丽乖乖用
手撑着缸沿儿高高撅起屁股。黑子用手握着沾满她的口水的鸡巴朝她的屁眼里狠
狠一捅,齐云丽马上呼疼道:“哎呀,怎么上来就肏屁眼啊,疼死了。”
“别动,他妈的。”黑子有狠狠一挺腰将鸡巴全部戳进她的屁眼里然后朝正
在撒尿的童瞳笑道:“老童,我来做个实验,看看能不能在女人的屁眼里尿出来,
哈。我现在正憋着一泡尿呢。”
“呀,你干什么啊。”齐云丽扭着腰挣扎着要起来:“别在我屁眼里尿啊!”
黑子抡起大巴掌朝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怒道:“操,叫唤什么啊,再
叫屄毛给你拔光了,老童,给我按住她,让我试试。”
童瞳刚好尿完,也觉得新奇,就跳进浴缸里,拽过齐云丽的头,将依然发硬
着的鸡巴塞进她嘴里。黑子先狠狠的肏了几下,拍着她的屁股骂道:“操,放松
点,夹这么紧,让老子怎么尿啊?”
齐云丽这个骚货这下有苦难言,只好尽量放松着屁眼。黑子停止抽插,一脸
奇怪的表情,皱着眉头,把五官缩在一起,一直过了有两分钟还没有动静儿,童
瞳不耐烦的捅着女人的嘴巴,笑道:“操你,到底尿不尿,我可没功夫陪你瞎闹。”
又停了一小会儿,黑子脸上泛起恶作剧的笑容,五官舒展起来,瞪着大眼睛
大笑道道:“哈,尿出来,哈尿出来。”
齐云丽吐出童瞳的鸡巴,用手撸着,嘴里浪叫着:“啊……好热啊……肚子
好热啊……你们这帮鸡巴爷们也太会玩儿了……啊……肚子好胀啊……”
童瞳赶紧跳出浴缸,远远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着,只见黑子用手使劲儿着
扒着齐云丽的屁股蛋儿,而齐云丽的本来瘦瘦的肚子胀大的起来。接着黑子抖了
一下屁股,打了激灵,然后猛得从屁眼里拔出鸡巴,马上将齐云丽的屁股往旁边
一推,只见一道黄色的水箭从她的屁眼里激射而出。
骚货齐云丽的狼狈的样子,看得童瞳大笑,觉得这下黑子可是给老白报仇了,
自己打清早就跑过来发骚,被别人肛门射尿怪得了谁?正笑着,他放在床头的手
机响了,是杜鹃打来的,赶快接起来听。
杜鹃说那个宗家专家打来电话,说她手头的事儿处理完了,现在有时间可以
来芸薹了,问童瞳要不要让来。
童瞳说当然,最好是今天就就来。
杜鹃说,你傻呀,要是今天的话,可不容易买到便宜的飞机票。
童瞳说,没关系,只要她肯来,给她定头等仓。
杜鹃挂了电话,一会儿又打过来说,飞机票定好了,下午四点到省城,让童
瞳接机。
中午,11点45分,芸薹市阳光私立学校。
刚刚打过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校董兼副校长梅有德,像往常一样,正
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准备去学校的餐厅吃饭。去餐厅吃饭这段时间是梅有德每
天最享受的一段时间,以为他可以集中观看所有的长的漂亮的女教师和发育完好
的女学生。现在是夏末,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看这些女人裸露在身体外的肢体。
如果哪个女老师今天能特别吸引他的眼球,他可以吃完了饭,给那个老师的
办公室打个电话,然后以谈工作为名,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继续仔细的“观察”。
甚至可以嘘寒问暖,可以关心生活,可以表扬成绩,可以指出不足,可以弦外之
音,可以威逼利诱,已经有三个女老师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了。不过很可惜,都
是姿色平庸,好不容易遇见了身体超好的刘雪,还没吃成,煮熟的鸭子给飞了。
正当他准备起身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是一个声
音柔美的女人打来的,而且还是标准的普通话,就凭第一声:“喂?是梅校长吗?”
这句话里的甜美和风情就让他内心最痒痒的地方颤了一下。
“嗯,我是,你是?”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姓刘,是您一名学生的家长,我有点事情想托您
办一下,你中午有空吗?我现在就在学校附近的鑫龙酒家,我已经定好了包厢,
想请您吃个便饭,希望您能赏光。”
“哦,这——不好吧,有什么事儿还是等吃了饭来学校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哦,你别客气,就是简单的吃个饭,一点儿小事情,我已经定好了,就我
们两个人,请您务必赏光,就在荷花厅。”
“嗯,那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十分钟到。”梅有德暗想:嘿,包厢,就
两个人,学生女家长,哈,不去才是傻瓜呢。
梅有德对着镜子照了照,整理了下自己的衬衫,梳理了一下“地方支援中央”
的发型,白胖油光的脸上露出一股淫笑。
鑫龙酒店,荷花厅。
整形医院的刘淑敏,挂了电话,表情幽怨的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手还在她
裙子里摸着她修长的大腿的黑子。
黑子坏笑着用手在她那柔嫩紧绷的大腿上拧了一把说道:“放心,宝贝儿,
就是让你陪他吃顿饭,把我教你的给他说一遍,不会怎么样的。”
梅有德兴冲冲的赶到荷花厅,推开门一看,果然是一位明艳高贵衣着时髦的
妇人,而且气质典雅,俏丽的脸上还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白皙的皮肤,修长
的身材,绝对是那种对自己最具诱惑的那种知性成熟**.
“哦,梅校长,您来了,快请坐。”
“别客气,你也坐,你也坐。”梅有德激动的连来这里的原因都忘了,一双
眼睛上下的打量着这个美丽妇人。
“请您点菜吧,千万别客气。”
“你来,你来,简单点,吃什么都行,无所谓。”
一番客套之后,点了几个菜,服务员倒了茶退下。
梅有德道:“你——噢,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你的孩子是哪个年级?
哪个班的?”
刘淑敏风情一笑道:“梅校长真是雷厉风行啊,别着急嘛,先吃了饭再说嘛,
耽误不了您多长时间的,也没什么事儿的。”
菜很快上来,刘淑敏非常客气得体的一边殷勤的给梅有德布菜,一边夸奖他
成熟稳重,绅士风度,将梅有德夸得心花怒放。
“其实真的没什么事儿,您别见笑啊,我今天刚刚看过我的孩子,挺好的,
梅校长真是领导有方啊,学校的个个方面我都挺满意的,请您吃饭呢,就是想表
达一下我小小的谢意。”
“噢,这样啊,那你也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还有什么事儿你
就说吧,能照顾的我肯定照顾。你的孩子叫什么?在哪个班?”
“真没有,真的,我其实也不想让您特别的去关照我的孩子,不是说了嘛,
溺爱会毁了孩子的。就是一顿饭,您别在意。”
“那我可是无功不受禄了,这顿饭,不能让你请客,我来付账,哪能让女人
花钱呢。”
刘淑敏也没有反对,反而垂下眼睛幽幽一叹:“唉——其实我只是不想一个
人吃饭而已,可能是太孤单了吧。”
梅有德诧异道:“怎么了,你这是……”
“唉——我觉得跟您很投缘,就跟你说说吧,您没事儿吧,不耽误您的时间
吧。”
“没事儿没事儿,你说吧,现在还早呢。”
“我老公呢在外地做生意,孩子呢上寄宿学校,家里那么大房子,每天空荡
荡的,我们家条件也不错,我也不用出去工作,所以每天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
人,睡觉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干什么的都是一个人。今天实在无聊,来看看
孩子,挺好的,所以就想请学校的领导吃个饭。”接着刘淑敏脸一红,低着头道
:“也是因为不想一个人吃饭。”
“噢,原来是这样啊。”梅有德心头大喜,哈,原来是个独守空房的怨妇啊,
不过还是有点心存疑虑道:“那,你没朋友吗?你应该多参加社交活动嘛。”
“唉,我一个家庭妇女能有什么朋友啊,更谈不上社交活动了,而且我也不
是本市人,是嫁到这边的,所以更没什么朋友,而且我这个人比较内向,不怎么
会交朋友。”
“呵,不要这么说嘛,我看你今天就挺大方的嘛,不像是什么家庭妇女。”
“让您见笑了,我有时候还可以吧,特别是在您这样成熟稳重儒雅有学问的
男人面前我就能比较放的开。”
“哦,您过奖了,我没您说的那么好。”梅有德有点飘飘然。
“其实我见过您的,只是您没有印象而已。”
“是吗?”
“是啊,我一见到您,就对您印象非常好,真的。不怕您笑话,我从小就有
点恋父情节,喜欢成熟的男人。”刘淑敏羞涩一笑,含情脉脉的看了梅有德一眼
:“您特别像我上初中的班主任,他非常儒雅,而且对我非常好……”
梅有德心头狂喜,觉得今天真是捡到宝了,天上落个大馅饼还正好打在自己
的头上,虽然没有喝酒已经晕乎乎的醉了。他不知道,其实这些说辞,都是黑子
和老白事先教给刘淑敏的,是专门针对这头老色狼想的。
“这个,那个,呵呵,你……”梅有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梅校长,你说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吗?您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好吗?”
“好啊,好啊,不过……”
“唉——其实您不知道,都跟您说了吧,我那个老公早在外面有女人了,我
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只是为了面子和孩子才维持着,唉……”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梅有德再也忍不住了,本来就色胆包天的他,隔着
桌子伸手抓住刘淑敏那双白皙的手,装做感动的说道:“那个,小刘,放心吧,
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会让你觉得孤单的,可是,可是,我毕竟是有家的人
……”
刘淑敏娇羞道:“我明白,我也不是小姑娘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求咱
们能做个无话不谈的朋友,你方便的时候……”然后风情万种的又看了他一眼。
梅有德一步跨过去,坐到刘淑敏旁边,抱住刘淑敏就要亲,而且上下其手,
趁势揩油。
刘淑敏挣扎的推开他,低声道:“别,别在这里,梅校长,被人看见了不好。
别在这里。”
梅有德意识道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不好意思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
失态了,实在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没吓到你吧,小刘。”
刘淑敏整理了下衣服,羞涩道:“今天晚上,您有空吗?要是有的话,我想
请您喝茶,好吗?”
“有,当然有,我请你,我请你。”梅有德忙不迭的说。
下午四点。
因为这个女专家表现的相当神秘,之前并没有在网络上发来自己的照片只留
了一个手机号码。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童瞳只好找了个纸牌写上“欢迎姬女士”
端在胸前,傻傻站在出闸口。
童瞳心想,这个女专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妈的长的太丑了,所以不敢将自
己的照片发过来,怕吓人?指示牌显示那班飞机已经抵达,一拨儿一拨儿的游客
从里面出来,童瞳朝着几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看去,朝她们晃着手里的纸牌子。其
中一个颇具学者气质,穿着素雅,面容端庄,戴着眼镜,可是却连看他都不看就
走过去了。
从闸口走出一个头上戴着毛边做旧的棒球帽,一条乌黑蓬松马尾辫长长的垂
在身后,脸上架着一副大墨镜,穿着一身看起来相当专业“驴友”打扮的亚裔黄
种女人朝着童瞳面露微笑,径直走到他跟前,将脸上的大墨镜别到帽檐上,朝童
瞳一笑。用流利的普通话道:“你是杜鹃说的那个来接我的人吧。”
童瞳不由吃了一惊,仔细的打量这个一看就不是中国种,长的很像印度电影
里的女人,而且绝对是属于暗中明眸善睐的美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挺直的鼻
子,稍显厚实的嘴唇,尖尖的下巴。棕色的皮肤,虽然不白皙,但是晶莹剔透,
散发着健康的光泽。那微微一笑如同干旱广袤的沙漠瞬间开启无数眼巨大的喷泉,
让人如沐春风。一点也不像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最多二十出头的模样。
“是,是杜鹃让我来接您的,您就是姬女士吗?”童瞳故作镇静,但是脸上
还是露出一些惊讶来,怎么会是个外国女人?
“呵呵,是啊,我就是,我叫姬无双,你好,你怎么称呼?”女专家没有一
丝扭捏,豪爽的自报家门还客气的向童瞳伸出手。
“欢迎欢迎,我叫童瞳,童话的童,瞳孔的瞳。”童瞳赶快伸手握住女专家
的手回道。
“呵呵,怎么觉得好像是老电影里的场景,别那么拘束啦。”女专家莞尔一
笑,再次让童瞳觉得呼吸困难。
“哈,那咱们走吧,我的车在停车场,怎么,你没有其它行李吗,就这一个
包吗?”
“呵呵,这还不够吗,又不是国际旅行,况且我走遍世界也就这一个背包的。”
坐到车里,童瞳问道:“那——咱们是先去吃饭,再回芸薹吧?你一定饿了
吧。”
姬无双笑道:“先回芸薹吧,我不饿,你是芸薹人吧?”
“是啊,我是芸薹人。”
“那就更要先回去再吃啊,因为人只有在熟悉的地方才能找到最好吃的东西,
不是吗?”
“那好吧,那我们回去再吃,我找的地方一定让你满意。”
“我可不喜欢吃大酒店里的东西,我要吃当地最有特色的噢。”
这个女专家表现的还真像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儿,像个趁着假期来出来旅游
的大学生,这让童瞳心里直犯嘀咕,他此趟可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会这个女专家
的,虽然接到的是一个美丽到脱俗的女子,但是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有料”。
从机场出来直接上了通往芸薹的高速,童瞳有一眼没一眼的从镜子里打量这
个女人。
“嗯,您是哪国人?我看您应该不是……”
坐在车后座的姬无双爽朗的笑道:“我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华裔,我在印
度长大,在中国留学,然后就留在了中国。”
“哦,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您这么漂亮,混血儿一般都很漂亮的。”
“谢谢,不过别您,您,的,我听着别扭,不用那么客气。呵呵。”
“好的,你来过芸薹吗?”
“没有,听说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还有世界级的地质公园,是吗?”
“是啊,希望你觉得这次不虚此行。”
“哈,我当然也希望啊。”
“问一下,那个委托杜鹃叫我来释疑解惑的人,就是你吗?”中印混血美丽
女专家姬无双笑着问正在开车的童瞳。
“嗯……对,是我。”
姬无双扭头饶有兴趣看了童瞳一眼接着道:“噢,那你对印度教、佛教、性
力派、密教这些宗教的相关知识,比如她们的历史还有是之间的渊源和关系,了
解有多少呢?”
“这个……嘿……佛教到是了解一点点,你说的其它的我基本一无所知。”
童瞳听到女专家竟然说的那么复杂,还要了解这么多相关知识,挠了挠头,不好
意思的说道。
姬无双笑道:“呵呵,那我要跟你说清楚你想问的问题,可不是一句两句就
能说清楚的事情。嗯,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会对那些问题有兴趣呢?还这么破
费找我来。”
童瞳笑道:“哈,这也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事情儿,也不用着急,马
上就到了,咱么先吃饭,然后我先安排你住下,然后再说。”
“好吧,你不着急我更不着急,不过你要把我安排到哪住呢?”
“我已经在芸薹最好的宾馆定了房间,嗯,我们是小地方,如果有什么不周
到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呵呵,你太客气了,不过,我不喜欢住宾馆,出来旅游住宾馆多没有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
“呵呵,不是要去旅游吗?我直接住到景区里如何,你们这里应该也有那种
农家旅馆吧。”
“有啊,不过你舟车劳顿了一天,应该好好休息一晚上吧,那种农家旅馆条
件不怎么好,而且现在天也不早了,从市区到景区去也不近,我也不是很清楚晚
上还能不能进去。”
“嗯,这样啊。”女专家姬无双显得有点失望。
“不过,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你肯定喜欢,嗯,我先打个电话。”童瞳想
起他跟李雁鸣约会的那个果园,是白毛的一个远方亲戚开的,所以他给白毛打了
个电话让他先去安排。
在芸薹市亿万宾馆二楼的西餐厅的一个卡座里,刘淑敏和阳光小学的副校长
梅有德正面对面坐着。两人刚刚用过晚餐,酒杯一碰,喝完各自酒杯中最后一口
红酒,刘淑敏风情万种又娇羞无限的对梅有德道:“我在上面定了一个房间,嗯,
我都有些醉了,想去休息一下。我先上去,您一会再上来,好吗?”
“好,好。”梅有德吞了一口口水忙道。
“房间号码是609 ,那一会儿见,梅校长。”
“好,一会儿见。”梅有德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服务员,倒水。”梅有德刚才跟刘淑敏吃饭的时候,就借机去卫生间吞下
了一片蓝色的小药丸儿,他知道多喝热水才能促进药效的吸收,他的脑子里已经
开始幻想一会跟这位女家长的激情一刻抵死销魂了。
连着喝了两杯热水,他恨不得自己站起来晃一晃,好让胃里的那粒药片尽快
溶解消化吸收。坐立不安的等了20来分钟,他就再也等不了了,起身去了客房部。
609.
嘿嘿,多么引人遐思的房间号码啊。
到了房间门口一看,梅有德惊喜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多么有心的女人啊。
他推开门,急不可耐的向里走去。
感觉到背后有人?梅有德笑了,哈原来这个小妇人还挺顽皮。
他等着那一阵香风袭来,两陀润软顶住,一弯玉臂环绕,一场激情开始……
可是,他等到的一条强壮的胳膊勒住他的脖子,一柄寒冷的刀锋贴在他的脸
上,一句冷冷的男人的威胁:“要命的话,别动,别出声儿。”
“啊……”梅有德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不过还没有喊出声来,就被一只大手
捂住了嘴巴,脸上的那柄刀子架在了咽喉上,背后的男人怒道:“不要命了,是
不是?”
梅有德马上高举双手,浑身发抖,下巴猛点,示意听话。
又一个皮肤白净的年轻男人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微型电击器,
他走指一按,电击器的前端的两个电极上马上滋滋地涌起骇人的电流,发着恐怖
的蓝光。
这个年轻男人一脸斯文的微笑着对他道:“你要是觉得你喊救命的效果比我
手里这个小玩意儿好的话,我现在就让我的伙伴放开你,咱俩比试一下,看你的
声音快还是高压电流把你打晕快?”
梅有德吓得马上摇头表示不要“比试”。
“跪下”年轻男人脸色一变喝道。
背后的男人一松手,梅有德双膝一软跪到了地上,他到一个黑塔一般的彪悍
男人从背后走到他面前,对着他像野狼看见绵羊一般的诡笑。
大家想来已经猜出,这两个埋伏在房间里的男人便是黑子和老白。
老白抓住梅有德的头发像拖牲口一样将他拖到这间商务套房的客厅中间,仍
然让他跪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笑道:“梅校长,知道咱们今天是唱的哪一出儿吗?”
梅有德心想自己看来是遇见流氓团伙了,那个什么女家长根本就是一个诱饵,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挑上自己,因为他明白根本谈不上是多有钱的人啊!
他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们……你们……想怎么样……我……我根本不认识
你们……你们……”
本来他想说几句强硬的话来表示自己并不是好欺负的,可是看到黑子手里明
晃晃的刀子,没有敢说出来。
老白道:“别着急,好好想一想,想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办过什么缺德的事儿,
任何事儿都是有因有果的,对吧,梅校长。”
“我……我……我……没有……我真没有干过什么缺德事儿啊,我是一校之
长……”梅有德实在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向来没有得罪过黑道儿上的人啊,会让对
方下如此“功夫”来对付自己。
老白笑道:“看来梅校长根本不把调戏良家妇女当做是缺德的事儿啊,认为
是理所应当的,习以为常的,是吗?”
“不是……不是……我错了……我缺德……我认罪……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梅有德马上想起三天前在他办公室对一个刚调来的音乐老师实行猥亵的事情
来,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柔弱的女老师竟然背后有这么大的势力。
黑子道:“别着急认罪,我们也不是政府,你认错管什么用?”
“那个……那个……我愿意认罚……我愿意在经济上补偿……你们说……你
们说个条件……只要我能拿的起的……”梅有德忙道。
老白跟黑子相视一笑,老白道:“瞧你那怂样儿,当初怎么那么大胆子啊,
连我们的女人也敢调戏?”
“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愿意……”
“先他妈的别说愿意,你现在愿意了,回头我们把你一放,你马上就去报了
警,怎么办?”
“不敢,不敢,真的不敢,我绝对不会。我保证……”
老白笑道:“现在这个世道儿,他妈的最不值钱的就是他妈的保证了,呵呵,
梅校长不是那方面需求强烈嘛,今天我们哥几个请你一回,让你好好玩玩儿。”
这时有人敲门,黑子将门打开。梅有德扭头一看,进来两个人,分别是一个
浓妆艳抹最起码有40多岁的又老又丑又胖女人,另一个是看起来气质怪异一笑还
捂嘴的中年男人。
老白对梅有德笑道:“梅校长,这俩是兄弟花了大力气给你找来的伺候你的,
这位女士是咱们芸薹最资深的性工作者。这位男士更了不起,也是咱们芸薹最资
深的……哈,反正会带给你前所未有的刺激,让你也感受一下强迫的快感。哈哈。”
老白说完掏出一个摄像机在梅有德面前一晃:“那咱们就开始吧,你是先跟
这位男士呢还是先跟这位女士呢?”
“不要……不要……我认罚……我给钱……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不会…
…”梅有德看到摄像机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抖如筛糠的惨叫。
黑子走上前去,用刀子拍拍梅有德的脸,阴笑道:“梅校长你最好配合一点
儿,如果你配合呢?我可以准许你用套子,如果你不配合呢,呵呵,我可不保证
这两位专业人士身体有多健康。”
梅有德心中叫苦,十分后悔刚才吃下的那片蓝色的药片儿,同时下意识的摸
了摸自己的屁股……
下了高速,童瞳没进市区,将车开到芸薹郊区的一个农家菜饭店,找了个雅
座,点了几个很有特色的菜。姬无双基本不吃荤菜,但是对上来的用新鲜野菜做
成的菜肴吃的津津有味。
坐在她对面的童瞳直到现在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女人。脱掉帽子摘下墨镜
的姬无双脸上看不出有任何使用化妆品的痕迹,清新自然,素面朝天。虽然一路
舟车劳顿的,但是脸上的皮肤一点也不显油腻很是清爽。
让童瞳吃惊的是,这个已知是三十多岁的女人眼角竟然没有一丝鱼尾纹的踪
影。保养好的女人童瞳经历了许多,但是无论再懂得养生的这个年龄的女人只要
不化妆,眼角的鱼尾纹是少不了的,这个地方是最骗不了人的。
更让童瞳感到惊奇的是,虽然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非常年轻于实际年龄很不
相符,但是她不经意间散发出的那种气质和魅力却有着极强的磁性,不同于风韵
女性身上那种成熟诱惑,也不同与豆蔻少女身上那种清纯可爱,童瞳说不清楚那
种感觉,他从来没有遇见过体验过,只是感觉姬无双周身散发着十足的“性感”。
这种感觉很怪,虽然童瞳近日以来流连于多个女人之间,对床弟之事已是麻
木不仁,但是此刻他却被这个只是身着户外装的女专家深深吸引。但是她的这中
魅力又绝对不同于那种身材妙曼容貌艳丽的女人带给男人的原始冲动。其中又夹
杂着一种高贵和神秘,另男人在向往的同时又不敢想入非非。
“呵呵,用眼睛可填不饱肚子。”姬无双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对着看着她发
呆的童瞳笑道。
“对不起,你……是在大学是执教吗?”童瞳本来想由衷的赞叹姬无双的美
丽,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唐突,赶紧岔开话题。
“不是,我是自由职业,算是自由撰稿人吧,嗯,写一些国内外的杂志写些
稿子,呵呵,不过都是比较专业的杂志。你呢?你是做什么的呢?”
“哦,明白了。我是做生意的,跟人合伙开了家小公司。”
“是吗?我觉得你不像商人,我感觉你比我更像自由职业人,呵呵。”
“嗯……严格来说我也不算什么生意人,只是做了一些投资而已。”童瞳觉
得在这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之下,自己很难像以前那么从容,更难堂而皇之的说谎,
这种感觉另他很不安。
亿万宾馆,609 房间。
梅有德在今天晚上渡过了人生中最难熬最痛苦最羞耻的大半个小时,在这期
间他和一个又老又丑的最低级的炮儿姐上床,然后紧接着又被一个男人爆操了自
己的屁眼,而且整个过程还是一台摄像机一台数码相机的全程拍摄下进行的。
拍摄完毕,打发走了那两位“专业”人士,老白又当着梅有德的面将摄录和
拍摄的内容拷贝到了一个U 盘上,接着在梅有德面前晃了晃笑着说:“我去把咱
这份东西交给外面等着的弟兄,老黑,你可以跟咱们梅校长好好聊聊了。”说完
老白就开门走出了房间。
黑子坐在沙发上用刀子削着自己的手指甲,强忍着笑,对着跪在地板上用手
捂着屁股,一脸惨状的梅有德道:“怎么样?梅校长,被人强暴的滋味不好受吧。”
“不好受……不好受……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以后还调戏良家妇女吗?”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
“要不要欣赏欣赏自己的照片呢?”黑子将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推到梅有德
面前。
一张梅有德跟男人表演老汉推车的高清照片大刺刺的显示在屏幕上。
“你们想让我怎么办,我照办就是,求你们放我一马吧。”
“什么叫我们想怎么办?是你觉得该怎么办?清清白白的女人白让你那么侮
辱了?”
“我明白,我明白,我说过我愿意在经济上补偿,您说个数,只要我能拿得
出来,我一定照办。”
“那你觉得一个女人的清白值多少呢?”
“我……我……我愿意拿五万来补偿……”
“五万啊,哈哈,这样吧,我给你五万,再让刚才那男的不戴套子干一回。”
黑子冷笑一声,将挎包打开拿出五沓钱撂在茶几上。
“不……不……我刚才说错了……说错了……10万……10万……”梅有德哆
嗦道。
“好,我再给你加五万,再找个男人,让他们一块儿伺候你怎么样?”
“那您说,你说吧,我真的不是有钱人啊。”
“操你妈,你以为这是在菜市场啊,20万,一分钱都不能少,这里面包括你
补偿那个被你欺负的老师的,还有你买断你刚才精彩表演的版权的。不过放心,
这都是一次性的,明白吗?”
“20万?”梅有德一脸的肉疼之色。
“怎么你还想再搞搞价钱不成,算了,钱我也不要了,你就等着你的男女混
合赛照片贴的满大街都是吧。”
“不……不……我给……我给……但是你们要保证这是一次性的……以后…
…”
黑子掏出一白纸和一只钢笔扔给梅有德:“放心只要你今后老老实实做人,
没人再会找你麻烦,打个欠条吧……”
打完欠条,又让梅有德按了手印,黑子便让他滚蛋,在宾馆外等着的老白,
则一路跟踪他回家。
退了房间,黑子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兰兰,等着急了吧,我刚忙
完,我现在就去你家。”
郊外,果园,明月下。
换上了一条白色棉质长裙混血女专家姬无双坐在童瞳对面的藤椅上,皎洁的
月光洒在她光洁的脸上,如果女神下凡。
姬无双抿了一口刚刚榨好的果汁道:“好了,现在我开始给你答疑解惑,省
的让你觉得我这个专家是用来唬人的,呵呵,让你觉得白白花费了我的来回飞机
票和这趟旅行的费用。”
童瞳道:“哪里,那好,我就洗耳恭听了。”
“好,那我先给你做下名词解释,首先说下印度教。印度教是继承了印度土
著居民达罗毗荼人的生殖崇拜文化和雅利安人的自然崇拜传统发展而来的一种宗
教。它的哲学的核心是宇宙的生命崇拜。常常通过多种多样人格化的生命形态,
包括多面多臂,半人半兽,半男半女的怪诞造型来表现宇宙生命的勃勃生机。各
种形象的身姿和手势都赋有有特定的象征意义,从生殖崇拜升华而来的超验哲学
本体意义上的宇宙生命崇拜,成为印度艺术尤其是印度教艺术象征主义的中心,
人体作为宇宙的缩影,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容器成为表现宇宙生命的直接载体……
你听明白了吗?”
“嗯——你接着说。”
“然后说下性力派。它是印度教中众多门派之一,与印度教中其他门派相比
性力派是种行动体系。它也寻求解脱,但不在来世,而在”此生“,它不禁绝尘
世中的各种享乐,反而去尽力地挖掘种种声色之娱及”山神“经验。认为性是最
大的创造性能源,通过男女交合可以使人类灵魂和肉体中的创造性能源激扬起来,
与宇宙灵魂的大能合流,达到一种最高的精神境界。为此他们直接把交合本身作
为一种宗教仪式,在交合中使男女通神,在交合之前需冥想和其他准备,并经过
一段时间的调情,然后以多种形式进行交合,男女在极乐中溶为一体,体验个人
灵魂与宇宙灵魂合一……”
“嗯——不好意思,不是我不虚心,更不是我不愿意听您这些相关知识,只
是这么悠久和庞大的宗教历史和知识,我一时半会儿的也理解不了。咱们还是简
单点说,这样吧,你还是跟我说我给你看到的那些资料是哪个教派的,名称是什
么,以及它的相关历史和知识。”
“呵呵,好吧,根据你给我看的这些资料,我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印度
教中性力派的一个分支的小众教派名称叫做……”姬无双口中发出几个童瞳听不
懂的音节,然后接着说:“不过呢,这是一个走极端的教派,也可以说是一个邪
教。核心教义则是过分强调性能量和性信仰仪式……”
说道这里姬无双的脸色微微一红,略带羞涩的看了童瞳一眼道:“你明白了
吗?”
“嗯——我怎么说呢,这样吧我再让你看一段视频,看完以后你再给我说说
这是怎么回事儿。”说完童瞳拿出笔记本电脑将剪辑好的许莉母女在密室里进行
修炼仪式的视频播给姬无双看。
姬无双看完以后说道:“这就是这个教派的一些修炼仪式和方法,不过这视
频中所展现的只是其中层次比较低的修炼方法。嗯——怎么跟你说呢,这类似于
道家的房中术,将少女作为炉鼎来作为采补对象以达到长寿或者养生的目的,不
过,所不同的是,在这个教派里被选做炉鼎的少女还要服食许多药物来调理,来
改善身体机能。对了,这个教派还擅长用药,传说能调配出各种匪夷所思的药物,
嗯,自古巫医不分,印度也是如此。”
童瞳听完这些明白了许莉母女的种种怪异行为和诡异气质的由来,还有那个
姓刘的前副市长的神秘自杀。
姬无双见他呆呆的出神莞尔一笑道:“嗯,你还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吗?”
童瞳回过神来道:“那你认为真的能够通过这种修炼就能过使女人回复青春
容颜永驻吗?”
姬无双笑道:“你是不是就是想搞清楚这个问题才让我来的?”
童瞳道:“算是吧,我是受人之托来搞清楚这个问题。嗯——具体的原因恕
我没办法跟你详述。”
“呵呵,好了,你不说也罢,对于我也无所谓。不过,我奉劝你或者你朋友
一句,谨防受骗。”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