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四集 / 第八回:公主之约

  那个顺安走上前来,只见太平公主伸出右手,顺安连忙双手挽着,轻轻将她
扶离座位,便往后面的寝室去了。
  寝室两旁分站着一名美貌少女,均是下女装束打扮,一看见公主到来,齐齐
躬身施礼,接着把房门打开。太平公主吩咐道:「崔大人会来这裡,妳们不用拦
阻,让他进来就是。」二女同声答应。
  顺安挽着她的手进入房间,小心翼翼的扶她坐下,门外其中一名少女已棒茶
进来,放在公主身旁的几桉上,躬身双手放在膝上后退几步,才回身走出房间,
而那个顺安依然直挺挺的站在她跟前。
  看这个顺安只有十八九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神采俊俏,确是一个美少年
。只见他垂头直立,双眼望住跟前的美妇,问道:「请公主示下?」
  太平公主也不抬头:「嗯,一会还有客人来,暂时脱下裤子便可以了。」
  顺安应了一声,连忙鬆开腰带,一扒两扯,便将长裤脱掉,内裡并无穿上内
裤,一根半硬的肉棒儿,也有四五寸长,一晃一晃的垂到公主眼前。
  但见太平公主轻舒玉手,把棒儿托在手中,点头道:「很不错的傢伙,头儿
也算肥大。」旋即抬起螓首,盯住顺安的俊脸,说道:「你自己来吧,弄硬一点
,但不要射出来,莫要像顺昌那个无用的东西,才套弄几下,便丢得乾乾淨淨,
中看不中吃!」
  顺安连忙点头:「是,顺安保证不令公主失望。」说话一落,便即握住肉具
,仰头闭眼的套动起来。
  这个顺安果然不赖,只是弄得几十下,一根棒儿已硬得贴腹直竖,整个巨头
红扑扑的,显得异常鲜嫩,再套得几回,一颗白浆已从顶端冒出,徐缓流下,太
平公主微微一笑,点头道:「很好,很好,本公主就是喜欢有实力的男人,你今
晚就留下来吧,现在可以放手了。」
  顺安依言停手,经过一番努力下,那话儿已见浮筋毕露,意近半尺长短。太
平公主看得遂心如意,一手握住火棒,一手捧住子孙袋,只觉满手火烫炙热,心
中更喜,便即凑头过去,一口把巨头含住,吞吐品尝起来。

  那顺安毕竟年少,又见着这个貌样姣好的美妇人,登时美得浑身乱颤,而太
平公主更是此中能手,狎男无数,口噙手动,把住一根棒儿弄得倒横直竖,不消
多久,已见顺安张大嘴巴,喘嘘嘘的呼个不停。
  太平公主见他这个模样,也知他难以支撑,便道:「倘若忍不住,便射出来
吧,本公主也想尝一下你的味道。」当下再加重几分力。
  顺安知道公主的习性,最爱吞吃男人的精华,以此保养容颜,现经她连番搅
弄,却又怎能忍耐得,口裡「喔喔」连声,闷哼道:「来……来了……」
  太平公主见闻,忙把头儿紧紧箍住,一股温烧突然勐喷而出,接连数发,灌
得满满一大口,直到顺安洩尽,方徐缓把玉茎放出,喉间响动,已吃得半滴不剩

  便在她心满意足之际,扣门声轻响,一把少女声音道:「崔大人已到。」
  太平公主道:「叫他进来。」刚刚说完,再把眼前仍未颓软的肉棒纳入口中
,大口大口的吃将起来。
  门扉作响,一个少女领着崔湜走进房间,二人看见眼前的情景,似乎早已见
怪不怪,全无半点惊讶之色。
  太平公主还没马上停止,咬住肉稜吸吮了半晌,二人见她忙着,只得站在一
旁默然候着,直到她把阳物吐出,才向那少女道:「妳先出去,没我吩咐不得进
来。」
  那名少女走后,太平公主朝崔湜一笑:「坐吧。」
  崔湜在她身旁坐了下来,问道:「公主夤夜召崔湜至此,不知有何吩咐?」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把顺安已然软却的玉茎提起来,问道:「这娃儿不但俊
俏,那物事也不比你差吧?」
  崔湜把眼一望,点头笑道:「公主的人个个精挑细选,自是非比一般!」
  太平公主拍一拍顺安的大腿,说道:「咱们有点事要谈,你穿回裤子,且在
门外候着。」顺安祗遵,挽好裤子走出房间。
  崔湜一看见顺安离去,忙移身到公主身旁,一把环住她腰肢,右手已按上她
酥胸,把个乳房牢牢握在手中,一脸急相道:「公主,崔湜就快憋死了!」
  太平公主也不推拒,把半边娇躯偎在他身上:「急色鬼,一上来便使劲捏。
现在我先问你,你可有依我的话和武三思说?」
  崔湜一面点头,一面将手从袒领衣口伸进去,手掌包住乳房往上一抄,整个
浑圆硕大的乳房登时跳了出来,俏生生的搁在领口上,太平公主轻呼一声,妙目
瞟了他一眼,正要嗔骂,崔湜已弯下身来,整颗怒凸的乳头却被他含住。
  太平公主「嗯」了一声,连忙抱住他的脑瓜子,酥胸前挺,脆声道:「我的
好哥儿,咱们说完再弄好吗?啊……你……你慢慢吃嘛!」
  当下垂头看去,只见崔湜大张其口,不住用力勐吸,时而又拉又扯,把个豪
乳弄得形状百出,阵阵快感瞬间窜遍全身。
  太平公主知道多言无谓,只好软着身子由他轻狂,自己也乐得个痛快。玉手
随即探到他胯间,隔着裤子把住肉具,揉揉搓搓的玩弄起来,说道:「已经够坚
硬了,想要插进来吗?」
  崔湜忙即点头,急巴巴道:「我马上和公主宽衣。」
  太平公主朝他摇了摇头,坐直身子,把胸前的衣衫整理好,微笑道:「你还
没答我的说话,武三思那边如何?」
  崔湜道:「已经办妥,依我看那五个傢伙必死无疑。」
  太平公主点头道:「那就好,只要五人一死,朝廷众臣必然恨武三思入骨,
现在太子已有反叛之心,届时给他知道武三思害死五王,哪有不反之理。」
  崔湜皱眉道:「倘苦给大子成功,岂非竹篮儿打水,教咱们一场空!」
  太平公主道:「放心吧,你可听过『凭河暴虎皆亡命』这句话,太子只是个
有勇无谋之辈,成得什麽大器。」
  崔湜唯唯称是,旋即道:「公主,我还有一事担心,婉儿她……」
  太平公主乜斜他一眼:「你就是记挂住她。」双眼盯着他一会,叹道:「好
吧,只要你用心为我办事,我或许可救她一命。」
  崔湜立时大喜,忙道:「多谢公主,崔湜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太平公主微微点头,说道:「很好,但我还有一事要你做,听说你府第近日
来了一男一女,是不是?」
  崔湜虽然有点错愕,实不明白她因何会知道此事,还是点头道:「确有此事
,但二人离开我家已有一段日子,一时间恐怕难以找到他们。」
  太平公主道:「据我所知,二人正寄住在关中杨门,我只想要那个男的,你
既然认识他,就安排他和我见一面,只要能办成此事,我自有好处给你。」
  崔湜暗暗心想,原来公主是看上那小子,这样也好,妳要男人,我要女人,
正是各有所爱。
  太平公主徐徐站起身,微笑道:「我知你对上次那个罗姬仍是念念不忘,今
日你不用陪我了,她已在『幽临雅筑』等你,就好好快活一晚吧。」
  崔湜听见,心头勐地大喜,却又不敢在公主跟前表露出来,说道:「那个罗
姬确是个难得的美人儿,但崔湜又岂敢冷落了公主,依我看……」
  太平公主笑道:「不用再说了,你我快活的日子还多着,也不争今日,而且
这是我对你的恩赐,报答你对本公主的忠诚,莫非你嫌弃那个罗姬不成?」
  崔湜连忙道:「公主千万不要误会,崔湜就……多谢公主恩赐。」
  太平公主来到榻沿,轻轻拉扯一下铜铃,刚才那少女推门而入,躬身道:「
公主有什麽吩咐?」
  只见太平公主徐徐坐在床榻沿,说道:「妳送崔大人到幽临雅筑就寝,并叫
顺安进来。」
  崔湜走出公主房间,一颗心早已飞到幽临雅筑去,想起那日罗姬在身下婉转
可人的样子,胯下那话儿立时扑扑乱跳,只差还没硬挺起来。
  幽临雅筑位于瑞凤阁之北,整栋房子全以桂竹搭建,四周竹树环合,环境异
常优雅,却是太平公主招呼客人之所。
  那少女手提灯笼在前引路,经过一个花叶扶疏的小院子,走过葱葱茏茏的小
竹林,便是幽临雅筑的所在,少女为他推开屋门,点燃了灯台,才躬身离去。
  崔湜心中奇怪,想道:「罗姬呢?她不是在这裡等我吗?」
  四下细看,才发现左边另有一个房间,登时一喜,急步走了过去,一进入房
间,见有一个女子睡在卧榻上,灯光从前厅射进房间,虽然不甚明亮,但崔湜仍
是一眼认了出来,正是那个罗姬。
  崔湜马上绽出一个笑容,缓步走向烛台,先把灯烛燃亮。
  忽听得那女子道:「崔郎,不要点灯好吗?」原来这女子并非谁人,竟然是
罗叉夜姬。此女果然魔道高深,不但能够入侵他人的身体,还拥有分身之术,当
真厉害不过。
  崔湜那裡晓得她的身份,只道她是公主的人,也是自己所认识的女子中,除
了紫琼外,便是她和上官婉儿是最美的了!崔湜听见她这句话,当下笑道:「若
没有灯火,妳这副花容月貌和身段,那不是全被埋没了吗!」说着已坐到她身旁

  罗叉夜姬冁然笑道:「崔郎,我以为再无法看见你了。」这句话说得婉约绮
媚,直是销魂夺魄。
  崔湜一对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她,一颦一笑均婀娜多姿,眼前这女子实在太美
了,便道:「崔湜也是这样想,自从上次和妳分手后,日夜盼望,就是想再见妳
一面!今日有幸和妳重聚,崔湜内心之高兴,实在难以笔墨形容。」
  罗叉夜姬投他一个醉人的微笑,柔声道:「罗姬也是一样。」
  崔湜见她自头颈以下都盖住被子,把整个迷人的身段都藏了起来,正想动手
将被子掀开,却见罗叉夜姬摇一摇头,阻止道:「不要,人家没穿衣服!」
  听了此话,崔湜不由哈哈笑道:「这裡只有妳我二人,还害怕什麽!」说着
伸出右手放在被面上,隔着一层单薄的被子轻轻地抚摸,最终来到她胸前,盖上
给乳房隆起的被丘上,满手尽是丰挺,不由讚道:「依然是这样美好,这种触感
真会让人疯狂……」
  只见罗叉夜姬微微发出一声呻吟,把一对水汪汪的美目望住崔湜,低语道:
「我……我的崔郎,不要这样玩弄人家,也实在太羞人了……」
  这句像似含羞忍辱的媚语,更把崔湜挑逗得血脉贲张,说道:「我就是喜欢
这样弄,一面把玩妳身子,一面欣赏妳的娇姿妙态,实是人间一大享受。快望住
我的手,好好看清楚我是怎样捏玩妳,享用妳这对饱满的乳房。」
  罗叉夜姬「噗哧」一笑,摇头道:「崔郎你好坏,都已经给你这样弄了,还
要人家看,我才不听你呢!」
  崔湜再也忍受不住,双手同时伸进被子裡,一手抓住她一边玉乳,一手按在
她小腹上,接着手掌慢慢往下移,说道:「张开妳的腿,让我摸摸那湿淋淋的玉
穴儿。」
  罗叉夜姬笑道:「人家才没有湿,也不给你摸。」她嘴裡虽然这样说,双腿
还是微微的分了开来。
  崔湜自然感到她口不对心,手指滑过她耻丘,扫过一片小丛林,终于来到那
片柔软的宝地,二指一抹,竟是满指尽湿,不禁笑道:「妳这个小淫娃,还敢说
没有湿,是否刚才等得我心焦,自己先行弄了?」
  罗叉夜姬脸上一红:「才没有,只是……只是你刚才这样弄人家,自然会有
反应。啊!崔郎……不要弄那裡,小豆豆会受不住,不要……啊!罗姬要死了,
不能再揉……」
  崔湜又那裡肯停手,看着美人儿直挺挺的卧着任自己轻狂,这股满足感当真
难以言喻。他的双手不曾有一刻停止,满握豪乳的大手仍不住地搓揉,而下面亦
改变了攻势,一对指头已直闯宝穴,大肆抽动起来。
  一抹红晕自罗叉夜姬脸上泛起,早已美得仰首吁吁,双目迷离,在灯烛映照
下,更显她出尘绝丽。眼前如此诱人的艳姿,直看得崔湜目不转睛,心中暗讚不
已。
  「啊!郎……」一声诱人的娇啼,直送通崔湜耳中:「不行了,请不要再掘
,人家快受不住……」
  崔湜笑道:「是不是想丢了,就丢给我看看,快掀开被子,让我看清楚妳的
好身子。」
  罗叉夜姬对媚惑男人的功夫,早就已臻化境,不论心理或肉体,均能适时控
制掌握,此刻听见崔湜的说话,摇头道:「我才不要,也不要你看。」
  崔湜那肯依她,当下放开她乳房,把手一扯,整张被子已掉在地上,一具完
美无瑕的雪躯,亮晃晃的已横卧在眼前,不由叫道:「罗姬妳真美,该大的大,
该小的小,光是这对玉乳儿,就把天下男人都迷尽了!」
  罗叉夜姬忙掩着眼睛,娇嗔道:「崔郎你不要再说了,这样羞人的话儿,你
怎能说出口!不准看,人家不要你看……」
  崔湜望着这对傲人的玉峰,一时也看得目眩心跳,光是那对粉嫩澹红的蓓蕾
,就足以让人观之不厌!当下也不打话,一个俯身,张口便把一个乳房啣住。
  罗叉夜姬轻叫一声:「啊!我的崔郎……好郎君……」
  崔湜一手攫住乳房,埋头使劲吸吮,另一隻手同时不住抽戳,登时弄得满堂
水声,委实淫靡之极。
  「我……我的好人儿……」罗叉夜姬仰首低鸣,身子因快感而凌空拱起,僵
着一对修长优美的玉腿,只把个臀儿不住地抖动,悲鸣道:「真的受不住了……
求你不要再欺负罗姬,人家要……要给你了……」
  崔湜听见更是加紧攻击,双指飞快地出入抽捣,果不到一会,罗叉夜姬突然
剧颤起来,一抖一抖的连连抽搐,接着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终于整个人软倒下
来。
  只见她不停地喘着大气,胸口急促地起伏,崔湜知她是高潮了,忙即离开床
榻,三扒两拨便把身上的衣服脱光,竖着胯下的玉龙,晃晃悠悠的送到罗叉夜姬
跟前,说道:「美人儿,快来为我把弄把弄。」
  罗叉夜姬侧头看见,脸上微微一红,装出一副羞兮兮的样子,盯着那话儿道
:「好粗好长的东西,看见真是骇人……」
  崔湜笑道:「有什麽好怕的,上次不是插得妳爽歪歪吗?给我用力握往,和
上次一样用嘴舔。」
  罗叉夜姬抬起眼睛,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才把玉手箍紧肉棒,轻轻套
弄起来:「真是好硬,又这麽热,难怪上次烫得人家……」
  崔湜笑道:「烫得很舒服吧?」
  罗叉夜姬嗔道:「你不要笑人家嘛,要不我就不理你。」话一说完,便伸出
小舌舔了一下头儿,崔湜给舌头一挑,立时扑速速打了个冷战,才见她徐徐含入
口中。
  崔湜低头望着她舔吃,一团慾火不由直涌了上来,过得半顿饭工夫,一股洩
意骤然涌至,心下一惊,连忙抽回玉龙,但仍是忍不住射出一道白浆,打在罗叉
夜姬的下巴上。
  罗叉夜姬看见,抬头给他一个嘲谑的笑容,像说他如此差劲,两下子就忍不
住。
  崔湜看见她的模样,又羞又恨,闷气打从一边来,当下爬上床榻去。
  罗叉夜姬自然明白他意思,作羞佯怯起来,一张美艳绝伦的脸蛋上,显得又
惊又怕,呆瞪瞪的望住眼前的男人。
  崔湜蹲到她身下,把她双腿大大的分开,握住肉棒当着她用力地套动,说道
:「妳就亲眼看看,看我怎样一分一寸的进入妳。」
  罗叉夜姬掩脸道:「你这人太坏了,教人家怎好看这种事!」
  崔湜见她这样说,就更想征服她,笑道:「若是不看,我可不插进去了!我
的好罗姬,妳就依我一次如何?」
  罗叉夜姬道:「你真是的,人家这样卧着,又怎能看见?」
  崔湜笑道:「办法总是有的,只差妳是否愿意。」
  罗叉夜姬一脸无奈,只好依他说话,双手支榻,把上身撑起。
  崔湜仍觉不满,说道:「握住我的肉棒,自己用手送进去。」
  罗叉夜姬听得微显一呆,但还是伸出玉手,玉指牢牢握紧肉具,羞容答答道
:「崔郎,人家真是羞死了,但谁叫人家……人家喜欢你这个冤家!你来吧,不
过要慢慢来,可不能和上次一样,弄痛人家哦!」
  崔湜一笑点头:「不用害怕,我会轻轻送进去。」当她把头儿抵在肉眼时,
崔湜已按奈不住,腰板往前一挺,巨大的头儿立时「滋」一声微响,已被肉蛤牢
牢包裹住。
  罗叉夜姬「嘤」的一声叫将出来:「好胀,但……但外面还有这麽多,人家
裡面真能容下吗?」
  崔湜笑道:「妳自己看看就知道。」说话甫歇,玉龙开始缓缓深进,眼见一
寸一寸的隐没,罗叉夜姬的空虚逐渐被填满,终于整根分亳不剩,全根没了进去
,崔湜问道:「觉得怎样?舒服吗?」
  罗叉夜姬嗯了一声:「你抵到人家尽头了,又这麽烫热,小穴儿满满的好不
难受。」
  崔湜呵呵一笑:「若然塞不满,还有什麽快活可言。」一言说毕,便即「噗
滋,噗滋」抽插起来,立时抽得水花四溅,一对花唇带得翻来覆去。
  罗叉夜姬低头紧紧盯住,不由看得心热如火烧,禁不住轻轻呻吟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