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33

33
  我在回到K市的第三天,终于可以开上自己的那辆奔驰跑车,驶向了知坊镇。
  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从打昨天和小姨发生关系以后,我体
内的那种躁动完全消失了,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协调的感觉,好像浑身有充满了力
量。
  只是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有再见过小姨和江月她们两个。我听秘书说江
月已经回广州了,那边的事情确实一刻也走不开,而且这一次回到K市,恐怕是
她一生中最快乐的了,我相信她已经在慢慢的进入自己的角色了吧!只是小姨,
我完全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状态了,昨天我被她推出房间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
脸上挂满了泪水,嘴中嘟囔着:再也不要见到你了,再也不要!她说着这些狠话,
可是却带着哭腔。
  我心里明白,这一次我真的做出了让她,也让我自己永远都不能原谅的事情,
我不知道今后怎么去岭南,怎么去面对妈妈、小姨还有外婆以及整个家族的人们!
  我看着前方,心无旁骛,静静的开车,在汽车小小的空间里面,弥漫这忧伤
的歌曲,我甚至都不滚动一下眼珠,我害怕看见路边会突然出现一双忧伤的眼睛,
我害怕哪白色床单上朵朵艳丽的“梅花”,我强奸了自己的亲姨。
  我不敢面对这个世界,可是我必须面对,我现在就去要面对我最亲爱的馨姐,
将这件我不知道该不该怎么告诉她的事情告诉她,接受她最严厉的惩罚,甚至她
不要我了,我也在所不惜,因为我知道自己在道德上面出现了偏差。
  之前我不管在外边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没有瞒过她,不管是我在外面有找
了多少女人,我从来都是第一时间告诉她的。而她呢,也是非常高兴的接受自己
有多一个妹妹的这样的现实,她就像我最幸福的后宫主人。可是这一次我错的实
在是太离谱了,她肯定会觉得我是一个思想变态的人。
  我心里现在一点也没有以前渴望要见到她的那种兴奋,而更像一个做错事情
的孩子害怕见到家长的心情!车子驶进福利院的后门,我看到馨姐和吴琼都已经
兴奋的站在别墅的门口等着呢,她们两个都是脸蛋儿红红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毕竟我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回来了,两个在深闺中久盼男人的妇人这时
候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当我走下车子的时候,馨姐再也不顾往日的矜持了,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一样
的扑了过来。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吻上了她那娇柔的嘴唇,另一只手探寻到了
她的大腿中间,让我感到惊异的是那里面居然已经湿透了,薄薄的内裤也饱蘸着
她的阴液帖在她的小屄上。
  我这时候忘记了路上的歉疚,只想让我女人久违的欲壑得到满足!我抱起了
她,匆匆的向屋子里面走去,这时候的馨姐已经完全的瘫软在我的怀里了,再看
那边的吴琼,已经倚在门口堪堪要倒的样子,完全承受不了自己体内汹涌的欲望
的波涛,我走到她的跟前,用另一只手一把将她也拥住,三人依偎着走进了卧室,
孩子们早已被那些保育员们不知道抱到那里去玩儿了!
  当我将两个女人象绵羊一样剥得一丝不挂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快到了高潮的
临界点。也许她们也越发的思念,也就越感到了自己男人的强大。我们的前戏还
没有怎么做呢,她们就已经完全的被我那撩火的手烧得难以抗拒了,先是馨姐不
争气的一下子没有控制住,尖叫一声,一股灼热的淫液喷涌而出,在床单上溅了
好大一片。
  高潮后的馨姐,气喘吁吁,脸上红晕伴着羞涩的神情,使劲的闭着了眼睛:
“你别看我,你别看我了,都是因为被你搞的愈发的敏感了,现在……嗯……丢
……丢死人……,去干你的琼姐姐吧!”
  “大……姐……不要…我不要他干我,没有你,我自己哪受不了……”当吴
琼看着我放开馨姐转向她的时候,兴奋期待,紧张难耐使她一下子也卸货出了自
己的淫水:“啊!……姐姐……我也……要死了……”
  看着两个人没出息的样子,以及各自屁股下面的哪一滩黄黄的淫湿,我气不
打一处来,我开始训斥她们:“两个女人,被老公揉了这么几下,就泄成这样,
怎么让你们伺候老公啊!”
  我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到了馨姐的身上,掰开她那两条娇嫩雪白的
大腿,露出了黑黑的森林下面覆盖的桃源懂洞,那里是我的两个孩子出生的地方,
也是我快乐的安乐窝,我挺起自己崛了一路的长枪,一刺到底!
  “啊!我的男人……刺进肚子了……啊……不要,我不要你…你弄开我的…
…子宫…口……啊……又开……了,不争气的李馨……你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离
开……这个男人了……啊……又来了!”没想到馨姐的子宫口今天这么容易就被
我刺穿了,这样馨姐肯定难以承受我冲击了!我的三次抽动已经让她整个身体开
始抽搐痉挛了!她难以为继,自己的身体越发的难以控制了,只好用畅快的高潮
泄身来缓解了!“琼……!”
  这时候的吴琼已经看到了馨姐的情况,她的心里盘算着,“大姐怎么现在越
来越不济了,还没有超过三下呢就泄成那个样子了?”看到男人扑向自己,吴琼
倒是心里一片清明,她明白这是自己的最爱,也是自己一辈子要尽的义务,也是
自己最畅快的享受!
  “啊!……戳……住女人的……小屄了!……”吴琼总是将自己的花心子宫
口说成小屄,所以她每次别我撞到里面那让她感到酸软的地方的时候,她都会使
劲的叫喊自己的小屄被戳住了,每次她这样叫的时候都会引的我更加用力的戳她,
这样没有几次她也就象馨姐一样泄的一塌糊涂了!
  当我在一次次使劲的戳吴琼的小屄的时候,馨姐好像已经慢慢的从高潮的余
韵中恢复了过来,就在她要坐起来想干什么的时候,我又从吴琼的屄里抽出了自
己的鸡巴,一把将她按到在床上,将自己勇猛的枪又一次的刺进了她的身体。
  “好人……啊……我受不了…让我去在为你…找几个女人…”听到她是这个
意图,一直都对她怜香惜玉的我突然心理有一些恼怒!加上了三分的力量,每次
都在她的子宫里面来回的竣巡,她的子宫像是一个可是任意变形的包裹,随着我
的插入和抽出充盈和紧缩着。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每次承受我的肏弄时,基本上已经到了身体承受的极
限了,又加之她的子宫正是她身体里面神经最集中的地方,这一次我一加力,她
身体的整个神经系统就如崩溃了一般,没有了任何章法的将她身体不能承受之快
乐高潮从不同方向传向了身体的各个部位:“哦……哦…嗯…我……我……死…
…了,我要…男人……我要你……我要你……孙子……我的宝……贝……”
  她的全身抽搐着、痉挛着、扭动着、发泄着。口中的言语虽然让我听着有些
可笑,可是我陡然觉得好像一下子兴奋了许多,心里想:“这个女人,居然想做
我奶奶了,嘿嘿…不过不管做什么,现在你都要做我身下的女人,为我快乐,为
我生儿育女!”
  我心里虽然得意,可是嘴上还是不忘了说出自己惩罚她的原因:“还敢将自
己对老公应尽的义务推给别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你应该做的知道了嘛?怎么会还
有那样的想法?”
  “老公,绕了你的女人吧,女人知道错了,谁让你爱的那个吴琼和你的小馨
一样的不顶用呢,我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的馨姐又一次的泄了身子,虽然比上一次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可是这
一次是在上次高潮后不到10分钟内有一次发生的,这说明她的身体真的比年轻
的吴琼更加敏感!更加能够感受到我的爱意!
  接下来的吴琼当然也好不到那儿去!在我的征战和抽插之下,也是一泻千里!
  可是这个时候,我好像还没有一点要射出来的意思,两个女人看在眼里,心
理着急,因为她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去满足自己
老公的欲望了!这时候,我也看到了两个女人的心理,我收起了自己心中无限的
惆怅,慢慢的将自己的欲望又放回了心中!
  就在这个时候,张妈和李妈在楼下说话:“夫人,岭南给你寄来了一个急件,
说是一定要第一时间给你送过来,我们不敢耽搁!”听到张妈和李妈两个人的话
语,馨姐简直是突发奇想的冲着窗外说:“哦!我知道了,拿到二楼吧!”
  知坊镇的别墅的门从来都是只关不锁的,因为这里的四周都是福利院的地盘。
而且,在7米高的后墙外是一个有将近2000亩大的水塘,水最深出有十几米。
  它的产权也是福利院的,我们从小就在那儿玩儿,福利院的很多东西都是从
那儿出产的,只是这几年好象来玩儿的人多了,没有以前水清了!水塘的西侧是
一片一望无际的竹林,这个也是福利院的不动产。
  “哦!”两个女人抬着东西慢慢的上楼来了,这时候我还在插吴琼的小屄呢,
吴琼已经完全没有意识的在那里无助的呻吟了,一点都不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情,只是感到那个要命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左冲右突的,完全打乱了自己的
意识,征服了自己的心灵,俘获了自己的身体!
  上来的张妈和李妈是这个福利院里的元老,凭心而论,她们两个长得非常漂
亮,也许是因为没有结过婚的缘故,她们两个的四十多岁了看起来像是三十左右
岁。而且也是她们两个将我在的那个班从小带大的!
  她们两个的身世我至今也不太清楚,好像她们两个是馨姐收留的孤女!来福
利院的时候也就是18、9岁,一晃,二十三四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为
什么一直没有结婚!至于她们为什么一个叫张妈一个叫李妈,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她们两个的真正的名字了。
  这些年来,她们是福利院的最主要的管理者,开始的时候还仅仅是辅助馨姐
管理福利院的日常事务,尤其是以前馨姐自己经营整个冬青集团的业务以后,经
常的自己奋力打拼,以及后来冬青日渐壮大,馨姐主要精力都在在冬青了,她们
就更多的担起了福利院的日常工作。
  我大学毕业以后,馨姐原本是想将冬青移交给我,自己回到福利院管管这些
孩子的,可是没有想到从我硕士毕业回来,就做了那件事儿,实际上也就是我第
二次占有了馨姐,馨姐慢慢的开始脱了所有的具体事务了,福利院的所有业务也
就都是她们两个处理了!
  馨姐这一会儿同意她们两个上楼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有那么
重要,还是馨姐真的是被我干晕了?我不明白。我正在兴头上,也没有多想只是
在吴琼身上来回操弄。
  就在这个关口,吴琼也彻底的缴枪了,小屄中高潮的阴液一股股的涌出,全
身好像是被电流电击到了似的不停的抽搐着,熟悉她的我知道她已经到了深度的
高潮阶段,这一下她到明天都不一定能够缓过劲儿来了。明天见我,又要脸红半
天了,她虽然做我的女人已经有一年多了,可是每次我将她干到虚脱后的第二天
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和我面对。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