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 (第二十五章 再遇人妻护士)

            第二十五章 再遇人妻护士
  (前文回顾:裂祭受尽折磨,侥幸逃脱警局,用心计和肉棒征服了干妈女局
长;苏芮婉坚冰瓦解,芳心暗许,将小情人裂祭安排进特护病房;狐王邪逆臣重
生心切,再授淫欲技能。裂祭担心亲人受害,不得不与狼共舞。)
  对于邪逆臣的悄然离去,裂祭并没有在意,这个男人总是咋隐咋现,来去无
踪,已不足为奇。此时的他双眸紧闭,神色平静,已沉浸在获得新技能的喜悦中。
  妖气在身体徐徐运转,带来温和的暖流,几个周天之后,气流逐渐澎湃,运
行的也越来越快,来回穿梭于经脉之中,阵阵炽烈的灼热感让裂祭如浸泡于温泉
之中,说不出的爽快舒适。直到第四十九个周天运行完毕,妖气才渐渐停息,归
于丹田之内。
  裂祭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畅,身体的疼痛感也
隐隐消弱,心中不禁对邪逆臣传授的心法暗暗称奇。随后他探查体内,只觉经脉
比以前略有扩张,显得结实坚韧。而最令他吃惊则是小腹处的情况,一粒晶莹剔
透的黑色圆珠正静静的位于丹田之内,忽明忽暗,闪烁不息,犹如黑夜繁星。
  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怎么有粒黑色的珠子?难道我结成了内丹?亦或
者达到了凝气成丹的境界?
  不是吧……
  看到这粒黑色的圆珠,裂祭着实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心中对此更是猜测不已。
他猛然想起一些网络上看过的修真小说。据说妖怪和修真者修炼到一定程度,都
会凝气聚成一粒内丹,那是妖怪和修真者力量的本源所在,一切法术都需要通过
内丹才能施展。失去了内丹,他们往往重伤或者死亡。
  难道这粒小黑珠就是我的内丹?难道我已经略有小成,向着修真高手迈进了
一步?可为什么珠子是黑色的呢,金色的多帅啊,那可是大道可成征兆啊!(哎,
这孩子小说看多了…)
  真操蛋!
  毕竟是17岁的少年,看了几本修真小说的裂祭已经兴奋的胡思乱想起来,
但却不知他从小就受逆臣与邪逆臣的气息影响。当逆臣被邪逆臣吞入之后,正邪
之力骤然失衡,淫邪之气大涨。而内丹往往是根据修真者善恶的气息而定,邪逆
臣邪气盎然,因此裂祭修炼的内丹也就凝成了代表邪恶的黑色。
  内丹成形,就如一件产品打上了质量好坏的标签,想要更改,难比登天。而
现在邪恶的种子已深埋在了裂祭的心间,悄然生长。
  这正是邪逆臣的希望所在!
  「咚咚咚!」
  就在此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将裂祭拉回了现实。
  「谁?」裂祭看向门边,低声问道。
  「您好,我是308号房的专理护士,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一道娇媚的女声透门而入,婉转低沉,甜美细腻,直让人心软神酥,神魂出
窍。裂祭从未想到一个女人的普通话可以说得如此甜美,只短短一句话就能让人
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此时,裂祭已经在心中断定,这位护士姐姐必定貌美如花,温柔非常!
  这并非他刻意意淫,据说市中心医院的特理护士个个心灵手巧,体贴温柔,
专业技能一流,引得无数权贵生病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入住市中心医院。但相
比于她们的玲珑内在,外在条件才是让无数达官贵人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
  护士们个个体态婀娜,美艳非常,高挑丰满,环肥燕瘦,应有尽有,比许多
选美小姐都略胜一筹。许多领导在被这里的护士细心服侍后都乐不思蜀,流连忘
返,有病无病都喜欢跑到这里小住几天,并美其名曰:「身体健康才能为人民劳
心劳力!」也因此,医院的领导们都比较受重视,升官发财那是指日可待。
  想到传闻的点点滴滴,裂祭心中一荡,颇有些迫不及待,心思也开始了淫荡
的幻想。
  她多大年纪,阿姨还是御姐?胸围是多少?我喜欢大咪咪,因为那样才有体
积感!她的双腿是修长还是肉感,是否也穿了诱人性感的白色丝袜?不用怀疑的
是,她肯定有一套合身的白色护士服,这就是真实的制服诱惑!
  操,不能再想了,小弟弟都他妈硬了……
  「护士姐姐,快请进。」裂祭深吸一口气,躺在床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房
门,期待惊艳的那一刻。
  「扑哧!」
  也许是因为裂祭嘴巴的讨巧,外面的护士忍俊不禁,嗤笑一声,甜声道:
「那我进了。」
  只听「咔滋」一声,门锁扭转,一道娇俏的倩影轻轻移动,眼看就要破门而
入。裂祭却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心跳开始加速,莫名的激动着,眼睛更是一眨不
眨的盯着门口。
  当护士一袭雪白的着装盈盈立在眼前时,裂祭顿时屏住了呼吸,双目放光的
看着,再也移动不了分毫。
  女人大概三十五六的模样,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高挑,倩影迷人。娇美的
面容淡雅精致,蛾眉淡扫,细长入鬓,恍若青山远黛。水灵的双眸漆黑如墨,秋
水盈盈。圆润的琼鼻下,檀口一点,两片薄而红润的嘴唇略施唇彩,在灯光下泛
着迷人的光泽,犹如粉嫩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吮在嘴中细细品尝。
  乌黑的长发梳得十分整齐,高高的盘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一顶洁白的护
士帽垂在头顶,两屡柔顺的青丝轻轻的垂在白洁的额前,平添了几分甜美的韵味。
  顺着颈脖优美的弧线延展而下,两团高耸的丰满硕大坚挺,将上衣绷的完全
没有褶皱感,似乎一个深呼吸就要裂衣而出。透过低领的开口处,小半个雪白的
乳球紧紧的挤压在一起,形成一道致命的缝隙。那紧致幽深的沟壑根本就无处隐
藏,赤裸的暴露在了裂祭的视线下,如同黑色的宝石,骄傲的闪耀在洁白的雪地,
散发着动人心魄的致命吸引力。
  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随后延展而下,划出一道夸张而性感的弧线,勾勒出
丰满肥嫩的肉臀。更要命的是,那雪白的护士窄裙只堪堪遮住大腿根部,一双修
长而充满肉感的美腿几乎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白色的半透明丝袜如第二层肌肤
紧紧的包裹着这对美腿,丰满肉感的大腿,纤细匀称的小腿,构成一条优美而婉
转的迷人弧线,在灯光下泛着尼龙材质特有的细腻与光滑,无形的引诱着男人饥
渴的目光。
  裂祭已经看的坚硬无比,可她的性感却还在继续。那双只有36码的小脚竟
然踩着一双五公分的白色鱼嘴式高跟凉鞋。两根圆润的葱葱玉趾欲迎还羞的暴露
在外,透过丝袜的朦胧,紫色的指甲油若隐约现,犹如新鲜的紫色菩提,引诱着
男人干渴的嘴唇去亲吻,去吸吮,去舔抵。裂祭似乎已经闻到了那带有迷人的香
水和皮革味道的脚趾的气息。
  整个看起来,女人就像熟透了的柿子,等待着男人的采摘与占有!
  裂祭微微控制着自己淫欲的表情,心中暗道,市中心医院果然名不虚传,随
随便便一个护士都这么性感撩人,住在这里的男人简直就是住在天堂啊,接下来
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对不起,打扰了,我是这间病房的专职护士,我叫柳…柳…」
  「是…是你!」原本面带微笑做着自我介绍的熟女护士突然停了下来,杏目
圆瞪,神色惊异的叫了一声,似乎之前就认识裂祭。
  「你…你是…」
  裂祭也被她弄的一惊,又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庞,感觉越看越熟悉,似乎在
哪里见到过。过了半晌,裂祭也面现惊色,终于回想起来,失声道:「姐姐?是
你!?」
  原来这个性感撩人的美女护士就是裂祭前些天在公车上挑逗的熟女人妻。当
时的他刚刚获得妖法「催情妖气」,于是便忍不住试了试手,在公车上将这个美
艳熟女挑逗得娇喘吁吁,春情荡漾,并用她穿着性感黑色丝袜的美腿尝试了腿交,
最后将灼热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她的丝袜上。
  尽管过去了近半个月,但裂祭每每想起也陶醉于公车上那种紧张与刺激,却
没想到在医院能够与她再次相遇。裂祭隐约记得她正是在中心医院下的站,那她
肯定就是那个妩媚的熟女!
  「你想起来了?」熟女护士脸色一变,略带薄怒,神色复杂的瞪着他。
  「姐姐,真的是你?」裂祭并未发觉熟女护士的脸色,惊喜的叫道。那一次
激情之后,裂祭暗暗后悔忘记了找她要电话号码,这一次意外重逢如何能不惊喜?
  「哼,谁是你姐姐?少叫的好听!」看着裂祭灿烂阳光的笑容,熟女护士不
满的哼了一声,板着脸不苟言笑。她清楚的记得就是这张灿烂的俊脸迷惑了自己,
让自己忘记了防备,以至于那天在公车上让这个可恶的小色狼占尽了便宜,最后
还…还射在了自己的腿上…
  「姐姐,你怎么了,上次你不是答应要做我姐姐吗?你忘了?」裂祭不解的
看着她,傻傻的说着。
  「你还说!那天你…你都做了什么?」见他提起上次的事情,熟女护士脸色
潮红,又羞又怒,狠狠的瞪着他,那羞怒的模样却看起来妩媚动人,令人悦目。
  裂祭毫不生气,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讪笑道:「好,好,姐姐生气了,那
我不说了。上次只见到了姐姐温柔微笑的模样,没想到姐姐生气起来也是这么漂
亮!」
  「你…你这个小色狼…」
  面对裂祭巧舌如簧的赞美,熟女护士真不知该如何应对,看着那张灿烂的笑
脸她想要生气却怎么也生不起来,只得恶狠狠的瞪着他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可脸
庞上粉色的红晕却淡化了这种效果。
  「淑芬姐姐,快坐下说话。」裂祭身子侧了侧,拍了拍空出来的床板,笑意
盈盈的看着她。
  「哼,少跟我套近乎,你这个小色狼…」熟女护士正要呵斥,随即惊异的看
着他,失声问道:「小色狼,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裂祭眼神带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柳淑芬低头看去,立即恍然,原来胸口
上的工作证早已暴露了自己的信息。看着裂祭一直笑盈盈的脸庞,柳淑芬却觉得
他在讥笑自己笨蛋,顿时又气又怒,怒斥道:「不准你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裂祭大声道:「知道了,淑芬姐姐!」
  「淑芬姐姐,没想到你的人美,名字也这么动听,淑芬淑芬,窈窕淑女,花
萼芬芳,多么美而富有诗意呀,我说的对不对,淑芬姐姐?」裂祭眼神带笑,面
容真诚,可是张口闭嘴的「淑芬姐姐」却深深的出卖了他。
  听着这个小色狼甜甜的叫姐姐,还越叫越带劲,柳淑芬的脸色就与裂祭的笑
颜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越来越难看,面容绷紧,银牙紧咬,双拳情不自禁的握在
了一起,恨不得在他可恶的脸上狠狠的揍上一拳,以解心头之恨。
  裂祭却对她的表情视若不见,依旧笑咪咪的道:「淑芬姐姐,我叫裂祭,裂
是分裂的裂,祭是祭坛的祭,今年17岁了,今后的这些天就要麻烦你照顾我了,
特护病房就是好呀,能够与姐姐朝夕相处了,呵呵。」
  听到这话,原本还在生气的柳淑芬微微一愣,有些吃惊的看着他。这句原本
十分平淡的话却暗示着自己,现在他是病人,我是护士,那句「特护病房」更是
提醒着自己,他是有身份的人,虽然现在他没有生气,却不敢保证以后不会投诉
你工作粗糙,态度恶劣之类的怨言。
  这个小混蛋!小色狼!
  柳淑芬狠狠的看着他,银牙紧咬,又气又怒,暗骂着裂祭的无耻与狡诈,随
后娇躯一扭,不满的坐在了床沿上。
  裂祭眼中的笑意一闪即逝,坐起身来拉着柳淑芬的胳膊,笑道:「好姐姐,
不要生气了,生气容易变老,像姐姐这样漂亮的女人就应该每天开开心心,笑口
常开才是。」
  不熟悉裂祭的人都以为他很冷漠,其实不然。他不仅长的俊朗不凡,而且口
才一流,这一点只有他的女人才明白,哄人的话语那是张口即出,信手拈来,否
则单单只靠长相,他不可能将林月雪迷的死去活来。
  柳淑芬虽然恼怒于他初次的轻薄放浪,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即动听又舒心。
可女人的矜持不会就此让步,此时的她依旧的冷着个脸,抖开他的手,侧目不语。
  裂祭见柳淑芬原本微蹙的眉头散开,心中知道她的气已经散了一般,于是继
续笑道:「淑芬姐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保准你听了之后笑的即矜持,又想狠
狠的打我一顿。」
  「哼,看来你很有自知自明,我现在就想凑你一顿!」不知道为什么,柳淑
芬看到裂祭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就来气,也不知这个小色狼用这张脸勾引了
几个女人了。
  裂祭也不气,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随后面容一整,煞有介事的用天津评
书式的语气说道:「话说在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一天,草原的大象和沙漠的骆
驼不期而遇了。大象好奇的看着骆驼,骆驼也好奇的看着大象。大象不乐意了,
说,看什么看,胸部长在背上了不起啊!骆驼一听这话,火气也上来了,说,老
子不跟JB长在脸上的人说话!」
  「扑!」
  「哈哈哈…」
  柳淑芬先前听到裂祭讲到骆驼胸部长在背上时还羞红着脸忍住了,但听到最
后那句时,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嘴大笑起来,冷峻的脸庞顿时如吹风释冻,无影无
踪。
  「姐姐,你终于笑了!」见柳淑芬开怀大笑,裂祭也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种
前一分钟还含怒带怨的美女,下一刻却因自己的话语而笑颜如花的成就感,十分
令人满足。
  「你…你这个小坏蛋…哈…小色狼…哈…」柳淑芬又气又笑,似骂非骂,眼
眶里光泽闪烁,竟已笑出了泪水。
  她是真的笑乐了,怪只怪裂祭的讲笑话的表情太过逗人。先是一本正经的开
篇,随后插科打诨,似笑非笑的装正经,之后又板着脸模仿大象与骆驼的表情,
特别是最后模仿骆驼时一脸不屑、愤愤不平的说着「老子不跟JB长脸上的人说
话」时,更是声情并茂,绘声绘色,让她一时竟笑的停不下来。
  「我…我恨死你了…哈…快让我停下来…」
  裂祭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心中暗道,她的笑点未免也太低了吧,笑了这么久
还在笑?
  「快…快让我停下来…哈…」柳淑芬想让自己严肃下来,可脑海中总盘旋着
裂祭刚才那逗人的表情,笑声竟无法停息,笑得花枝乱颤,肚子也越来越酸痛。
柳淑芬抓着裂祭的胳膊,吃力的道:「让我停下来…快…我…哈…我不行了…」
  许多女人在大笑时少有美感,可裂祭却觉得她的笑容格外灿烂。檀口裂开,
露出雪白的贝齿,眼眸漆黑,眯成一条缝,在加上眼里闪烁的泪光,让整个脸庞
看起来如绽放的牡丹,雨露轻沾,娇艳妩媚。
  裂祭呆呆的看着,渐渐入迷。淡淡的幽香萦绕四周,沁人心脾。女人丰满高
耸的玉乳随着身躯的颤动而抖动,乱人眼球。幽深紧致的乳沟也如黑洞般吸引着
裂祭的心智。下体那窄小的短裙因坐姿而微微上扬,丰满的大腿根部尽数裸露。
双腿间诱人的秘密花园,随着两条性感迷人的白色丝袜美腿的轻轻摇晃而时隐时
现,透露出里面漆黑而朦胧的色彩。
  裂祭不禁想到了那一次在公车上,自己灼热的肉棒在黑色的丝袜大腿间抽插
的情境。丝滑、细腻、畅快,以及一点点不可避免的粗糙感…一切都是如此醉人…
  下一秒,裂祭一把搂住柳淑芬纤细的腰肢,火热的嘴唇紧紧的覆上了她粉嫩
而柔软的唇瓣。
  柳淑芬的笑声嘎然而止,身躯僵硬,气息也似乎停滞,只是瞪大了双眼愣愣
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近在咫尺的双眼。
  他…他又吻了我…
  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从唇齿间传来,柳淑芬不禁想起了上一次少年火热而激烈
的亲吻,狂野而略带粗鲁,同样的气息,同样的嘴唇。只是这一次却有些温柔,
轻轻的蠕动,来回的摩擦,舒适而温柔。
  一吻即罢,裂祭抬起了头,静静的注视着目瞪口呆的柳淑芬。过了半晌,
才轻声道:「你过的很不开心。」
  柳淑芬回过神来,反驳道:「没有。」
  「可我却从你眼里读出了文字。」裂祭柔柔的凝视着她如秋水般的眸子,
「寂寞的文字。」
寂寞?
柳淑芬微微一愣,陷入了迷茫。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