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三十 她们是怎样变成荡妇的(11)

  关于阴茎尺寸在性生活中是否重要的问题,男人一般都说,尺寸不是问题,
关键是你要知道怎么最大限度地发挥你拥有的那件家什的作用。我想他们说得也
许是对的,但我一直认为只有女人才能对这个问题给出最可靠的回答。我个人认
为,尺寸也许不是问题,但大尺寸的确令女人着迷。
  阴茎尺寸对我来说一直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从来也没有对自己的尺寸有什
么不满,也没有哪个跟我上过床的女孩因为这个问题而嘲笑我,或者不愿继续和
我交往。基于我在更衣室里所看到的情况,许多男人自我标榜的所谓大尺寸不过
是吹牛而已,所以我也没理由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我想,我的尺寸应该处于平
均水平。
  为什么要说这么多来讨论尺寸问题?这是因为最近我妻子梅丽蒂丝突然发现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男人都拥有超大的阳具,而这一点让她十分着迷。我发现
这个问题是在有一天晚上我们准备睡觉的时候,当时,我妻子靠在我身上,一边
往我的阴茎上套避孕套,一边问道:“亲爱的,你这个小东西有多大?”
  我们结婚七年以来,梅丽蒂丝在谈论到我的生殖器的时候,总是说鸡巴、肉
棒或者阴茎,从来也没有认为我的阴茎是“小东西”。同时,她把自己的阴道称
为“蜜罐”,把自己的乳房称为“咪咪”。除了用很文雅的字眼命名她的性器官
以外,她在性生活中可没有这么矜持,而简直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性交动物。
  现在,她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让我觉得好生奇怪,“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问道。
  她脸一红,用歉意的语调说道:“昨晚在聚会上我看到迈克的小东西了,他
的看上去比你的大好多哟。”
  的确,我在体育中心的球队更衣室里也看到过迈克的阴茎,他的家伙的确很
大,比我的大多了。
  梅丽蒂丝继续说道:“我跟艾米说起这个事,她竟然嘲笑我没见过世面,她
说如果我认为迈克的东西大的话,那我应该去看看斯坦的家伙,那才叫大呢。”
  艾米是迈克的妻子。梅丽蒂丝告诉我的这些事让我对梅丽蒂丝、迈克、斯坦
和艾米的关系产生了一些看法。
  结婚的时候,梅丽蒂丝说我是唯一和她上过床的男人。对于这一点我颇有些
不以为然,因为像梅丽蒂丝这样具有妩媚漂亮的长相和性感丰满的身体的女人,
到了23岁还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带上床过,简直有点像天方夜谭。但是,在和
梅丽蒂丝交往之前,我和许多女孩子上过床,因此也没有资格和必要去追究她是
否是处女的问题。既然她如此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我是她唯一的男人,那我就姑
且相信了她吧。现在,当她有些天真地谈论起男人阴茎的尺寸问题,倒让我觉得
也许,也仅仅是也许哟,也许我真的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呢。
  但是,梅丽蒂丝为什么要看迈克的阴茎呢?迈克为什么要让我妻子看到他的
阴茎呢?还有一个问题是,艾米怎么会知道斯坦阴茎大小的呢?我从来也不认为
艾米是那种可以背叛她丈夫的女孩,那么斯坦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知道斯坦是个
心直口快的人,他会与艾米偷情吗?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我能找到答案吗?
  “在聚会上,你怎么会看到迈克的肉棒(她把那家伙叫小东西,我不喜欢这
么叫)呢?”我问道。
  梅丽蒂丝的脸又红了,她说道:“我也是无意间看到的。当时他正在用楼上
的厕所,但他没锁门。我那时也想上厕所,一推门进去,正好看到他握着他的小
东西撒尿呢。”
  “哦,这么说不是他主动让你看的?”
  “嗯,差不多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打开门以后,他看到是我,笑了笑,使劲套动了几下那个小东西,然后
一松手,让那东西吊在那儿晃来晃去。”
  “哦,那你是不是马上就离开他,找艾米去说这件事了?”
  “嗯,不完全是这样。”
  “你说‘不完全’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他的小东西开始坚硬起来,而且……”
  “而且什么?”
  梅丽蒂丝低头看着地板,小声喃喃着说道:“我的眼睛怎么也离不开他的那
个小东西,它一直在不断地涨大、涨大,然后,他问我是不是想摸摸它……”她
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得听不清楚了。
  我没有说话,一直待着一动不动,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梅丽蒂丝的眼睛始
终不敢看我,最后,她说道:“我没有摸它,真的,没摸。”
  我相信她没摸,但是我又问道:“但是你想摸,是吗?”
  她没回答,我又追问了一句:“是吗?”
  梅丽蒂丝叹了口气,用小得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是的,是的,我是想
摸来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想到梅丽蒂丝看着、甚至想摸摸迈克的阴茎的时候,
我竟然勃起了。“你想跟他肏屄吗?”我继续问道。
  她的头抬了起来,坚决地说道:“不!你知道我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
  我听出来了,她的语气虽然很坚决,但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我不再说话,一
把将她推倒在床上,狠狠地插里进去。我惊奇的发现我的阴茎比平时硬许多,我
射精的力量也大了很多。真是奇怪,其实梅丽蒂丝跟迈克什么也没做,但那种淫
弥的画面却总是长时间的停留在我的脑海里。而且,我一周最少要在体育中心见
到迈克三次,每次见过他以后,回家我都会疯狂地和梅丽蒂丝做爱。
  两个月以后,我在偶然间发现,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无法忘记迈克和他的大
鸡巴。那天是周二的下午,我准备出差两天,正走在去机场的路上。在离开家5
分钟之后,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东西忘在了我书房的桌子上,那可是我商务谈判
中所必需的资料。没办法,我只好调头,开车返回家中去取。
  就在我走到离我家不远的街口的时候,我看到梅丽蒂丝驾车从家里出来了。
刚才,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要好好待在家,坐在舒适温暖的壁炉前
读书。难道现在出什么事了吗?还是她在骗我?
  怀着好奇心,我驱车跟在她后面。10分钟以后,她把车停在了迈克和艾米
夫妇的家门口。下车后,她径直走进了那幢房子,竟然既没有敲门,也没有按门
铃。这似乎是一次简单的对朋友家的造访,但我觉得事情还是有些蹊跷。由于要
赶飞机,我现在暂时也无法去考证了。我调转车头,匆匆回家取了东西,就赶到
机场去了。
  两天以后,我完成了出差任务,在机场等待登机回家。这时,我突然心血来
潮,用付费电话给梅丽蒂丝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需要在这
里多待一天才能回去。她在电话里要我照顾好自己,并说很爱我等等。我也回答
很爱她,给了她一个飞吻,就挂了电话,登上了我的航班。
  飞机落地后,我在机场停车场取了我的车,直接开到迈克和艾米的家门口。
不出我所料,梅丽蒂丝的车果然停在那里。我调个头,把车停在一个比较隐蔽、
又能很清楚地看到那所房子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的期待什么,但直觉告诉我应
该待在这里好好观察一番。
  过了大约20几分钟,我看到又有一辆车停在了迈克和艾米家门口,车上下
来的人是斯坦,他也径直走进了那幢房子。我一直等到夜里12点左右,再没有
人进入那所房子了,我也感觉非常疲乏,就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醒来的时候
大约是凌晨四点,这时,斯坦的车已经开走了,梅丽蒂丝的车还停在门口。
  我现在该怎么办?回家还是在这里等梅丽蒂丝?或者去旅馆开个房间,等到
我在电话里说的那个时间再回家?前前后后想了半天,我觉得还是先回家吧,我
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我开车回到家,把车子停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偏僻的
地方,让梅丽蒂丝以为我还没有回来,然后,我走进了家门。
  我正在书房处理一些这次出差用过的文件,就听到门外车库门打开的声音。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上午8点半了。我放下手中的东西,迅速跑上了楼,坐在
床上等着梅丽蒂丝,我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向我解释。
  5分钟以后,梅丽蒂丝走进了卧室,看到我坐在床上,一下子呆住了,她的
脸变得煞白。
  “好了,老老实实告诉我,从昨天下午5点45分我回到家到现在这段时间
你在哪里?你干什么去了?”我语调平和地问道。
  她的下巴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想说,是吗?没关系,让我来猜猜看。我敢打赌,这段时间你肯定在某
人的床上,正在和他肏屄,对不对?”
  我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开始脱她的衣服,很快就将她脱得一丝不挂了,因为
除了套裙和高跟鞋,她里面什么也没穿。也许她的乳罩和内裤都落在了迈克和艾
米家了,或者塞在她的手提包里。梅丽蒂丝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泪哗哗地在
她的脸颊上流淌。
  “让我们再来看看这里。”我说着,把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使劲插进了她
的阴道。
  “太令人惊奇了!你这里怎么这么松,这么湿,太湿了!”
  我把手抽出来,上面粘满了浊白色的液体,“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把粘
满男人精液和女人淫水的手掌伸到她的面前,问道。
  梅丽蒂丝的眼泪流得更多了,她转身躲开我,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
  当我决定要回家等着梅丽蒂丝,向她摊牌的时候,并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处理
这件事情。现在,看到她扑倒在床上痛哭的样子,我突然觉得特别气愤,满腔的
怒火刺激得我的肉棒像铁棒一样硬,我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带着满脑子梅丽蒂
丝被迈克和斯坦奸淫的画面,挺着坚硬的鸡巴走到床边,抓住她的屁股,让她呈
跪俯姿势趴在床上,然后把坚硬的鸡巴直接捅进了她的阴道。
  阴道里滑腻得没有一点阻力,这一点我根本不觉得惊奇。抽送了一会儿,等
鸡巴充分湿润后,我拉出阴茎,把龟头顶在她的肛门上。梅丽蒂丝知道我要干什
么,她吓得大叫着:“不!不!请别那样对我!”
  我说道:“闭上你的骚嘴巴,你这个不忠的荡妇!”接着就使劲一挺,将又
粗又硬的鸡巴插进她那窄小的肛门里。
  她大叫着:“哦,好疼啊,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这样对我,你弄疼我了。”
  我大笑着——是邪恶的笑,不是快乐的笑——说道:“太好了!你就好好受
着吧,你这个贱货!你好好想想你背着我干的那些事对我有多大的伤害!”
  以前我和梅丽蒂丝玩肛交的时候,事前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我会用拇指、
食指等长时间的按摩、扩充她的肛门,还要为她涂抹大量的润滑剂,然后再慢慢
地进入。她会不断地由“轻点,轻点,再轻点”转变为“好啊,哦,舒服,好,
再来”。
  但是今天我也没有这么耐心了,在没有任何前戏和按摩的情况下,我就强行
插入,而且立刻就大力抽插起来。
  5分钟以后,在她的哀叫声和求饶声中,我在她直肠里射了精,然后我抽出
阴茎,离开了卧室。我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在离开家去公司的时候,梅丽
蒂丝仍然趴在床上痛哭着。
  晚上,当我下班回到家里,看到晚饭已经做好,摆在厨房的餐桌上,但是梅
丽蒂丝却不在那里。我知道她在家,因为她的车还停在车库里,于是,我开始在
家里找她。当我上楼来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发现门从里面锁着,我敲门,叫着梅
丽蒂丝的名字让她开门。叫了几遍,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顿时气不打一处
来,愤怒地一脚踹开了门。
  梅丽蒂丝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读着书,听到我进来的声音连头也没有抬。我
觉得有些没趣,有点粗鲁,于是嘟囔了一声“抱歉”就下楼去吃饭了。吃完饭,
将厨房收拾干净,我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机。
  半个小时以后,梅丽蒂丝走了进来,坐在我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她低着头,
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我没理她,心想如果需要谈一谈的话,也应该她先开口。但
是,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检讨自己,却指责起我来了。
  “你说你爱我,但你今早却对我做了那么伤害我的事情!”
  听了她的话,刚开始我不知怎么回答,接着我大笑起来,说道:“那你呢?
一边对我说爱我,一边背着我和迈克还有斯坦肏屄,你觉得当我发现你们的丑事
以后还不会愤怒吗?我想,强奸你的屁眼儿是对你最轻的惩罚了。”
  梅丽蒂丝听到我提到迈克和斯坦的名字感到非常震惊,大概她以为虽然我撞
到了她刚刚性交回来,却还不知道她到底跟哪个男人性交了吧。
  “你怎么了?现在知道你老公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愚蠢了吧?你大概企图一
直保守你的秘密呢吧?你大概以为你把我惹恼以后,随便处罚你一下,然后就忘
记你是个不忠的骚妇,以后继续过我们从前的日子是吧?对不起,女士,事情绝
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如果你是带着这样的想法走进客厅的话,那现在你就可以
走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从今以后,你只能睡在客房里,我不允许你再睡在
我的床上。如果你不喜欢睡客房,那你也可以卷铺盖走人。”
  梅丽蒂丝默默地离开了客厅。我坐在电视机前,心绪烦乱地胡乱换着频道。
  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58个电视频道已经被翻来覆去换了许多遍,依然没
有找到任何可看的节目。我起身来到书房,想浏览一下网络,但仍然是对任何东
西都不感兴趣,我满脑子都是梅丽蒂丝,一直在想如何处理和她的关系,如何走
出目前的困境。我承认,她和迈克及斯坦偷情的事的确让我兴奋,但同时也让我
愤怒,因为她竟然这样欺骗我。我知道这样说听起来怪怪的,我就是这样矛盾,
对这个事情既兴奋,又愤怒。
  晚上10点,我上楼准备睡觉,发现梅丽蒂丝并没有去客房,她还躺在我们
的床上,看着书,很显然是在等我。看我走进来,她放下手中的书,说道:“好
吧,我向你承认错误。我不应该做那样的事情,但是我做了。尽管可能会伤害到
你,但我还是要说,我很高兴我做了那样的事情,我很高兴体验了迈克,还有,
你说得对,也体验了斯坦,我和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间。如果不是被
你发现,我可能还会继续和他们约会的,至少会持续到没有新鲜感为止。你可能
不会相信,在体验他们两个男人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听了她的话,我不由得扬了扬眉毛。
  “是的,我一直都非常爱你,你在床上也让我感觉很快乐,但是,我只有过
你这一个男人,我也想体验一下别的男人是否会有什么不同凡响的能力和情趣。
你总是很和善、热情、有爱心、有耐心和善解人意,你总是用你的爱意对待我,
保护我。而迈克和斯坦除了他们的长鸡巴外一无所有,事实上,我除了对他们的
阴茎感兴趣外,再不会有别的感觉了。对他们来说,我也只是能让他们的鸡巴得
到一些乐趣,仅此而已。总之,除了你不能顶到我阴道的最深处以外,你比他们
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很多很多,比他们两个人捆在一起也强很多。我非常抱歉,但
和他们性交让我更加喜欢你,”说着,她下了床。
  “你要去哪里?”
  “去客房啊。”
  我伸手拉住了她,“先别走,你再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会开
始?”
  “不,今晚不说了,我又快哭了。”
  我把她拉回到床上,说道:“如果要哭,你也需要靠着一个肩膀哭啊。”
  “哦,上帝啊!”她抽泣着,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她一边哭着一边躺在我
的臂弯里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梅丽蒂丝已经将咖啡煮好了。我一走进厨房,她
就问我今天是否可以请个假不去上班。“我得把这事处理清楚。我要知道你要怎
么做,然后才能决定我要怎么做。”她说道。
  “什么我‘怎么做’、你‘怎么做’?你什么意思啊?”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必须马上搬出去,还是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找到个地方
再搬?”
  哦,这还真让我难以回答。我告诉她,我还没考虑过把她赶出家门的事情。
虽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但和她分开并不在我的考虑之中。
  梅丽蒂丝感到非常意外,“你的意思是你要留下我?我们还生活在一起?”
  我点点头,说道:“是啊,虽然这可能会很困难,我不知道我是否还可以重
新信任你。以后,每当我出差的时候,我都会想你在家会干什么。但是,我非常
爱你,实在舍不得让你走。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那个聚会上,梅丽蒂丝从卫生间出来后,径直去找了艾米。她们俩是非常
要好的朋友,梅丽蒂丝认为,出于友谊的原因,她一定要告诉艾米她丈夫对自己
做了什么。可是,当艾米听了梅丽蒂丝的话以后,竟然笑着说道:“他对他的那
东西总是感觉很骄傲,一有机会就会向别人炫耀。如果他想让你摸摸,那他肯定
是以为你对他那东西感兴趣了。”
  艾米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梅丽蒂丝非常吃惊,而让她更加吃惊的是艾米继续
说道:“如果你觉得迈克的那东西还不错的话,你真该再看看斯坦的。他们俩的
那东西长度差不多,但斯坦的要粗很多。”说着,她伸出两只手做出一个圆环的
手势,又说道,“这么大的家伙得适应一下,但绝对值得一试。”
  两天以后,艾米给梅丽蒂丝打电话,说想请她去她家一趟,“我有点个人问
题,想请你帮个忙。”艾米在电话里说。
  梅丽蒂丝放下电话就去了艾米家,她们在一起喝了几杯酒以后,梅丽蒂丝问
艾米她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忙,艾米站起来,给梅丽蒂丝的酒杯又倒满酒,然后邀
请梅丽蒂丝去她的卧室。到了那里,梅丽蒂丝吃惊地看到迈克和斯坦并排躺在床
上,手里握着他们又粗又长的阴茎套动着。
  “你看,我的问题就是,”艾米说道,“我无法同时肏这两个男人,所以,
我想,既然你似乎很喜欢你所看到的迈克的大家伙,那么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
迈克,我来对付斯坦。然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再交换。”
  梅丽蒂丝对那两根粗大的阴茎十分着迷,刚刚喝了不少酒又减弱了她的自我
控制力,在屋子里淫弥气氛和身体里酒精的作用下,梅丽蒂丝神情恍惚地走向两
个男人。
  艾米在一旁说道:“来吧,我的美人,你知道你现在想要什么。”说着,又
推了她一把。梅丽蒂丝扑倒在床上,迈克抓住她,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斯坦爬到
她身上,亲吻着她,艾米则在她耳边喃喃着:“来吧,亲爱的,你会喜欢的。”
  迈克三把两把就脱掉了她的裤子,拉开她的腿舔弄着她的阴户,艾米解开她
的上衣,吸吮着她的乳头。梅丽蒂丝突然感觉自己非常兴奋,她张着嘴和斯坦亲
吻,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搅动着。斯坦一边和她亲吻,一边推着她趴到了迈克的
身上。当梅丽蒂丝感觉到迈克的龟头已经顶在了她的阴唇上的时候,她突然好象
意识到了什么,她极力扭动着身体,想离开迈克的阴茎,但斯坦的亲吻和艾米的
吸吮像把她钉在床上了一样,让她根本无法起身。
  当迈克巨大的阴茎捅进她阴道的时候,梅丽蒂丝很想大声喊叫,但是斯坦紧
紧地吻住了她的嘴唇,让她根本发不出声音。随着迈克越插越深,梅丽蒂丝身体
深处从来未被触及的兴奋点被撞击着,很快她就开始主动蠕动着身体去迎合迈克
对她的奸淫。等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后,艾米松开梅丽蒂丝的乳头,爬过去与斯
坦搂在一起,他们就躺在迈克和梅丽蒂丝的身边,相互亲吻抚摩,不一会儿就肏
到了一起。
  那一天,两个男人各肏了梅丽蒂丝两次。从那以后,梅丽蒂丝每周都要去艾
米家两到三次,接受两个男人的轮流奸淫。
  我出差的时候是梅丽蒂丝第一次在艾米家过夜,也是斯坦的太太卡罗尔第一
次参加他们的淫乱活动。卡罗尔以前一直没有参加,是因为她有一个情人,他的
阴茎比斯坦的还要大很多。但是,那一周刚好那个长着最大鸡巴的情人和他妻子
出去旅游了,要一周以后才能回来。卡罗尔的情人不在,她只好来参加艾米她们
的淫乱。卡罗尔情人的妻子也知道她丈夫和卡罗尔的奸情,但她并不在意,因为
她和她的老板也有一腿子关系。
  我坐在那里,认真听完梅丽蒂丝讲述在我们朋友圈子里这些极其混乱淫荡的
关系,既感到非常震惊,也觉得非常刺激。另外,梅丽蒂丝补充说,艾米还找了
两个年轻的男人,她同时和他俩约会,在一起玩3P。艾米曾经鼓动梅丽蒂丝跟
她一起去和那两个男孩子玩,但梅丽蒂丝坚决地拒绝了,她对我说:“我承认我
对迈克和斯坦的大鸡巴非常着迷,但我不会因此就去随便跟任何男人性交。和迈
克及斯坦发生了性关系后,每次我面对你的时候,感觉都非常糟糕。如果我真的
成了任何男人的骚婊子,我真的无法再面对你了。”
  在梅丽蒂丝给我讲述事情的整个经过时,我的阴茎一直是坚硬地挺立着,我
甚至想起了那晚梅丽蒂丝第一次谈到迈克阴茎时的感受。我还记得我躺在旅馆的
床上,一边幻想着梅丽蒂丝与迈克和斯坦做爱的场面,一边拼命手淫的情景,不
消说,她向我坦白的所以细节都让我热血沸腾,硬如磐石。
  “你是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可以从容面对我的方法,你就可以去做任何男
人的骚婊子吗?”我兴奋地问道。
  梅丽蒂丝想了几分钟,然后说道:“不,我从你那里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
对迈克和斯坦唯一的好奇就是阴茎的尺寸。所以,不,我不会再背着你去找更多
的阴茎了。”
  突然,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梅丽蒂丝再也没有用“小东西”来称呼男人的阴
茎,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改变了说法。
  梅丽蒂丝终于讲完了她的故事,我要仔细思考一下,看看我们夫妻应该从哪
里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
  “现在干吗?”梅丽蒂丝问道。
  “我还不知道,但我们会解决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见他们?”
  “周五,怎么?”
  “如果你不去,他们会打电话叫你吗?我不知道你会告诉他们什么,但我不
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了解了你们的事情。这样我会更容易面对他们,他们也更容
易与我相处。”
  “你还要继续和他们保持联系吗?”梅丽蒂丝问道。
  “我与斯坦在一起工作啊,当然要联系的。而我只要去体育中心锻炼,就肯
定要碰到迈克的。如果要继续和他们相处,我就必须保持平静的心态。”说着,
我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啊?”
  “去工作啊。你休息吧,我有种感觉,你今晚肯定有需求的。我计划带着一
根坚硬的鸡巴回来。”
  那天晚上可把我累惨了。梅丽蒂丝带着赎罪的心态拼命取悦我,让我射了又
硬、硬了又射。而我也是带着满腔的热血急不可待地回到家里的,因为一整天我
的脑子里都在想着她与迈克和斯坦性交的每一个细节。
  第二天上午11点半,我看着办公室窗外的景色,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抓
起电话,拨了家里的号码。当梅丽蒂丝接起来的时候,我对她说:“你什么时间
去艾米家?”
  “下午一点吧,怎么了?”
  “你还记得你说的话吗?你说‘如果不是被你发现,我可能还会继续和他们
约会的,至少会持续到没有新鲜感为止’,是吗?”
  “是的。”
  “那你就继续吧,不过要晚上10点以前回家。”
  放下电话后,我在想,怎么能够让他们到我家来淫乱,这样我就可以躲在衣
柜里亲眼看到我妻子是怎么被别人的大鸡巴肏的了。
  (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