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三十 她们是怎样变成荡妇的(16)

  我想,我真是太忘乎所以了,竟然把自己喝得烂醉。
  约翰为了庆祝自己晋升为工段长,邀请我们这些伙计和他一起热闹热闹。本
来他老婆已经为他安排好在明天晚上搞个聚会,可是他好象等不及了,要我们跟
他一起去KITKAT酒吧去喝几杯。
  KITKAT距离我们工作的地方只有10分钟的路程,是个无上装酒吧,
那里的女招待都袒露着丰满的乳房为客人服务。可以设想一下,一大群精壮的男
人们到这里玩乐、喝酒会是一种什么气氛。大家不停地喝酒,还不断让那些跳舞
的小妞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扭来扭去,在这样的氛围中,不喝多才怪呢。
  反正我就喝多了,酒保不让我再开车回家,他拿走了我的汽车钥匙,然后准
备帮我叫一辆出租车。这时,跟我一起工作的肯斯没有喝醉,他说他把我捎回家
算了。
  我醉得一塌糊涂,唯一清醒的意识是,等我回到家,我老婆一定会跟在我的
屁股后面喋喋不休地抱怨我。肯斯把车开到我家门口,他先下了车,然后绕到副
驾驶位来招呼我。
  “喂,来吧,布特,我们到家了。”
  我他妈醉得太厉害,被肯斯搀扶着踉踉跄跄地走到我家大门跟前。他使劲扭
着门把手,发现门从里面反锁着。
  “把钥匙给我,布特。”他看我一声不响地看着他,就又说道,“哦,我知
道了,你的房门钥匙和你的车钥匙串在一起是吧?你的钥匙被酒吧保留着怕你自
己开车是吧?我肏!那我们只能把你老婆叫醒来开门了。”
  肯斯按响了门铃,等着我老婆茱妮塔来开门。等了好半天,我老婆穿着宽松
的睡衣,终于打开了门。看到我烂醉如泥的样子,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厌恶的表
情。
  肯斯说道:“你在前面带路吧,我把他送到你们卧室去。”
  “就扔在这里的地板上吧,他喝这么醉,一会儿吐我床上怎么办?”茱妮塔
生气地说道。
  “呵呵,夫人你给布特安排得很不错呢。”肯斯开着玩笑说道。
  茱妮塔看了肯斯一眼,觉得并不好笑,没好气地说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好象没见过你啊!”
  “是啊,没见过。我跟布特在一起工作才四个月。我叫肯斯。”
  “哦,那谢谢你,肯斯。谢谢把这个蠢货送回家。这样吧,让他自己走,他
走到哪儿就睡在哪儿。我能请你喝杯咖啡或者啤酒吗?”
  “还是喝咖啡吧,谢谢。”
  “加奶还是加糖?”
  “不,纯咖啡就好了。”
  肯斯放开了我,让我自己歪斜着走到沙发跟前,一下躺到上面,再也不想动
了。酒精控制了我的运动功能,我的身体无法被大脑所指挥,说话含混不清,身
体瘫软难动,但我的意识还很清楚,知道周围发生的事情,就像在睡梦中看电视
一样。
  茱妮塔给肯斯端来了一杯咖啡,然后两个人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肯斯喝了
口咖啡,然后问道:“他经常这样吗?”
  “这样什么?喝醉吗?”
  “当然他一定常常喝醉,我是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你不觉得这是个隐私问题吗?我们才认识了不到四分钟,你怎么能问这样
的问题呢?”
  “可是如果我不问,怎么能过得到答案呢?”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只是好奇而已。如果我有像你这样的女人在家里等着我,我才不会浪费时
间跟那些家伙待在酒吧里呢。”
  “你的嘴真甜,我知道你说的不是实话。像我现在这样刚刚睡醒、蓬头垢面
的样子,怎么可能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呢?”
  “别胡说了,你这样子真是性感极了,你这样非常自然、不加修饰的性感才
是最吸引人的。”
  茱妮塔大笑起来,“我才不信你的话呢。你这是在我老公面前调戏我啊。”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觉得你今晚的计划被破坏了我也有部分责任呢。”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计划?”
  “我是个非常敏感的男人。当你刚才弯腰给我递咖啡的时候,我恰好看到了
一点你的内衣,那种带黑蕾丝边的乳罩不应该是当做睡衣来穿的吧?”
  “是啊,你说对了,本来我今晚好好打扮了一下等他回来的。”
  “那就别浪费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们刚才去了一家无上装酒吧,我们付费观看了一些女人的隐私部位。既
然我已经这样做了,就不介意再付费请你脱掉外套,让我欣赏你的性感小乳罩。
你穿那东西不就是让男人看的吗?”
  “你开玩笑呢吧?”
  “不,我是认真的。在酒吧里看到的有些东西并不真实,那些女人职业性的
微笑没有真正的热情,没有真诚的愿望。她们只是为了得到男人们给的20元小
费,才会把乳房贴在你的脸上,跟你说一些亲热的话,做一些亲热的动作。”
  “哦,那么你想向我要求什么?让我脱掉睡袍,给你表演一个家庭版的脱衣
舞吗?”
  “是的。”
  “是的?是的什么?”
  “我想请你脱掉睡袍,给我表演脱衣舞。”
  “你难道不介意我那喝醉了酒的老公就在对面躺着呢吗?”
  “一点也不介意。”
  “布特也给那些女人小费了吗?”
  “差不多吧。”
  “‘差不多吧’是什么意思?”
  “其实他没那么做,他说如果他那样的话你会杀了他的。我们都起他的哄,
但他还是离开去卫生间了。我们几个人凑了些钱请女人给我们表演,但他从卫生
间回来后也看到了,所以他最后拿出了10块钱。所以我说‘差不多吧’。”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是否去银行取过钱?”
  “没有,他跟我们一起从工地直接去了酒吧。”
  “妈的!”
  “怎么了?”
  “我和理发师约好了明天要去做头发,为参加约翰妻子举办的聚会做准备。
可是,当我朝布特要钱的时候,他说他没有现钱,要等着去银行取。妈的他没钱
给我,却有钱跑到酒吧里去看什么脱衣舞!”说着,她朝醉卧在沙发上的我走过
来,翻着我的口袋。
  “看看,钱包里只剩下2块钱了。”
  “那么,今天我把布特送回来就送对了。”
  “什么意思?”
  “你看啊,你需要钱去做头发,而我也准备好付费看你跳脱衣舞,你觉得我
们能成交吗?”
  “你真的想这样做?”
  “当然啊。”
  “我不是专业演员,也不知道该怎么跳,跳不好你该笑我了。再说,我也不
知道应该是什么价钱。”
  “脱衣50,跳舞50。”
  “什么?100元吗?在我老公面前?”
  “是啊。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看着你做,又无法阻止。”
  “我脱了睡袍你就给我50元吗?”
  “是啊。最好你先穿上高跟鞋,再放点音乐。”肯斯说道。
  茱妮塔转头看了看躺在沙发上我,又回头看看肯斯,然后站了起来,说道:
“等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客厅。
  几分钟以后,茱妮塔回来了,脚上穿着一双后跟很高的高跟鞋。她走到立体
声音响跟前,仔细挑选了一张音碟放到音响里,然后按下了播放键。她走到肯斯
面前,伸出手说道:“先拿钱来。”
  “是脱衣服和跳舞的费用吗?”
  “只是脱掉睡袍的费用,我只需要50块就够了。”
  茱妮塔把肯斯给她的钱仔细装在睡袍的口袋里,然后就随着音乐扭动起来。
她在肯斯面前用她所知道的所有性感动作了姿势扭动着身体,慢慢将一个肩膀露
出在睡袍外边,又打开睡袍的下摆露出大腿和小丁字内裤。她让他看了一眼她的
乳房,又赶快把乳罩戴好,然后,在音乐的旋律中,她将自己的整个后背露出来
让肯斯看。接着,她将睡袍脱下来,转过身和肯斯面对着面。
  这时,就在茱妮塔转身面对着肯斯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因为肯斯已经将
自己硬邦邦的阴茎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正握在手里套动着。她看了看他的阴茎,
又看了看他的脸,然后说道:“我觉得你违反约定了。”
  “如果你有政府颁发的跳脱衣舞的执照的话,我的确违反规定了,但是你没
有。我想你不希望警察来这里,因为你非法表演脱衣舞而把你带回警察局吧?”
  这时,音乐声正好停了,茱妮塔转身把她扔在地板上睡袍使劲踢了一脚,她
半裸着身体站在肯斯面前。
  “如果你愿意脱下你那黑蕾丝乳罩的话,我再付你50块钱。”肯斯说道。
  茱妮塔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看我,然后走到肯斯面前伸出手。她接过肯斯
递过来的几张纸币后说道:“我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多傻,但我现在不想废话了。
你不是就想看脱衣舞吗?那你就看吧。”说着,她脱下乳罩扔到他的腿上,又说
道,“如果你要射精,请射在地板上,别弄脏了我的沙发。”
  “我再付你50元,让你坐到我的大腿上来。”
  “你想翘着那东西让我坐上去?没门儿!”
  “100块!”
  “100块?那你把那东西收回去我就坐。”
  肯斯将阴茎收回到裤子里,但我注意到他并没有拉上拉链。茱妮塔走到音响
跟前又按了一下播放键,又搬过一把椅子让肯斯坐在上面,这样他坐得高一些,
大腿是水平的,便于她往上坐。茱妮塔跨腿坐在肯斯的腿上,裸露的大乳房磨蹭
着肯斯的身体。肯斯张着嘴想含住她的乳头,茱妮塔挪动着身体让他含住一下,
又马上拿开。同时,她的屁股也在他的大腿上磨蹭着,这样的摩擦让肯斯的阴茎
慢慢从裤子里窜了出来。
  就在茱妮塔抬了下身体又准备重新坐回到肯斯腿上的时候,肯斯握住他已经
立在裤子外面的阴茎对准了茱妮塔的阴户。当那根粗大的阴茎插进我老婆阴道里
的时候,茱妮塔顿时瞪大了眼睛。她挣扎着想摆脱他,但是被他死死地按在他的
大腿上,茱妮塔气愤地喊道:“不,你不能这么干!你才付了100块钱!”
  “哦?那如果我付了足够的钱呢?”
  “我只是这么说说,我又不是妓女。”
  “不,今晚你是个脱衣舞娘,而脱衣舞娘是可以和客人做爱的。”
  “哦?是吗?脱衣舞娘也要做这个吗?”
  “只要付给她们300到500块,她们就会做。”
  茱妮塔认为肯斯没有那么多钱,于是说道:“好吧,今晚我也很想做爱。事
实上,本来,我打扮一新准备和那个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好好享受一个美妙的夜晚
的。好吧,如果你肯付给我800块,我就让你干我。”
  肯斯哈哈笑了起来,他拿出钱抱,抓出一把钱数了八张递给茱妮塔。她有点
吃惊地看着手里的钱,有些犹豫地转头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我,然后又看着肯斯
坚硬的阴茎,说道:“好吧,那我们开始吧!”
  茱妮塔坐在沙发上,大张开自己的两条腿,穿着高跟鞋的脚踮起来,将骨盆
抬高,等着肯斯来享受她的肉体。
  “来吧,亲爱的,我准备好了。”
  “就在这儿干?”肯斯问道。
  “对,就在这里,你就在我老公面前干了我!你让我在他面前脱了衣服,又
让我在他面前给你跳了舞,现在,你在他面前使劲干我吧!”
  “我们还是去卧室吧,好吗?”
  “你不想在他面前肏我?”
  “我当然想,但我觉得有点紧张,怕发挥失常啊!”
  “紧张?你为什么要紧张?你刚才晃着你的骚鸡巴时怎么不紧张?”
  “嗯,也许‘紧张’这个词我用得不对。我的意思是在和你肏屄的时候,我
总会看到他的眼睛,这样我会分心的,我怕不能给你最好的享受。”
  “你是说,你想跟我在一个隐私的地方肏屄吗?”
  “是啊,我想我们应该单独待在一起。”
  “那好吧,不过要单独待在一起你得再加200块。”
  “你没开玩笑吧?”肯斯吃惊地问道。
  “喂,亲爱的,如果你想做呢,就是这个价,否则我还你的800块,你可
以走了。”
  “好吧,好吧,就再加200块好了。”说着,肯斯站起来,又掏出200
块递给茱妮塔,然后跟在她身后走进了卧室。
  虽然茱妮塔并没有关上卧室的门,但我还是无法看见他们,只能听见一些声
音。我妻子呻吟着、尖叫着,她叫他使劲地干她,哀求他干的时间再长一点,再
狠一点,再深一点。我不知道他们干了多长时间,但是当早晨的阳光透进窗户的
时候他们做爱的声音才平息下来。
  茱妮塔和肯斯相拥着走出了卧室,来到我面前,肯斯问道:“你觉得他会知
道吗?”
  “不会吧!他醉得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知道呢?他也真可怜,我还是很爱他
的。”
  “好的,这样最好。你也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好吗?”肯斯说道。
  “好的。”
  他们俩亲吻了一会儿,肯斯就告辞了。茱妮塔走到我面前,低头看着我。
  “我知道你醉了,布特,但我也知道你能听到我的话。告诉你吧,今晚在参
加约翰妻子举办的聚会的时候,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肯斯想让我为约翰和你的其
他同事跳脱衣舞,我决定答应他,亲爱的,我想,说不定他们所有人都会在聚会
上肏了我。我想让你在聚会上做一件事,就是像现在这样醉倒,这样我们就可以
装做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听明白了吗,布特?”
  茱妮塔弯下腰,翻开我的眼皮,近距离地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耸耸肩说道:
“不,也许你什么都没听明白。我要继续和肯斯肏屄,还是继续瞒着你比较好。
现在我该走了,我要去做头发了。”
  就在她起身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