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村村姑之被催眠的肉肉】

  打开的电视里,嘈杂的综艺节目还在继续,几个艺人做着种种哗众取宠的行
为,并且时不时的发出惊讶的叫声。
  客厅里的灯并没有全部打开,几盏壁灯正散发着柔和的光线,既不刺眼,也
不昏暗。
  肉肉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屏幕,随着艺人种种耍宝的行为发出一阵
阵开心的笑声,只是她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红晕,满是香汗的身体不着
寸缕。
  而此刻坐在肉肉身边的贼仔,他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电视节目上。
  贼仔身上只穿着一条短小的三角内裤,阴茎充血勃起,将内裤撑起一个高高
的帐篷,客厅里明明开着空调,但他却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燥热。
  贼仔紧紧挨着肉肉坐在沙发上,一只胳膊从她背后伸过在肉肉另一侧的肩头
伸下,轻轻揉捏着肉肉丰满挺拔的乳房,那充满弹性的柔滑触感让他乐不思蜀,
指缝间满溢而出的乳肉如果冻般顺滑柔软。
  贼仔的另一只手轻轻捏着肉肉另一侧的乳头来回的揉捏,感受着那粉红色的
小肉粒在之间缓慢的充血发硬。
  肉肉两条白嫩的长腿微分,她的几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正在那泥泞的甬道里来
回的进出着。
  她白嫩的身体汗津津的,就像才爬上岸的美人鱼一般,两腿之间的地方早就
堆积了一小滩带着淫靡气味的粘稠液体,正顺着真皮沙发的边沿缓慢的滴落在厚
厚的地毯上。
  贼仔再也忍耐不住,放开搂着肉肉的手,跳下沙发推在了肉肉的双腿之间。
  拉开肉肉不断蠕动的双手,白皙浑圆的大腿尽头,两片微张的粉嫩肉唇出现
在贼仔的眼前。
  他瞪着一双眼睛,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将两片肉唇向两侧拉开。肉唇间粘稠
的淫液被抽拉成丝,如蛛网般挂在甬道的入口处,甬道中粉红色的嫩肉不停蠕动,
将那一汪春水徐徐推出。
  贼仔呼出的热气喷在大张的甬道口上,那里的嫩肉不停地哆嗦着,好像被抓
着痒的孩子,扭动着身子,不停的欢笑着。
  欣赏良久,贼仔才将一根手指缓缓的伸入甬道内,如同挖洞的鼹鼠一般在紧
紧缠绕着手指的人肉之间艰难的爬行。
  甬道之内,炙热紧致而湿润,仿佛梦幻般的乐园吸引着每一个男人。
  贼仔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动,指尖一次次挤开紧紧闭合的嫩肉,反复在肉肉
体内进出着。
  「…嗯呜呜…」
  肉肉发出低低的鼻音,却吓得贼仔慌忙停手,他抬起头盯着肉肉看了一会儿
发现还是看着早已播完综艺节目,正在放着广告的电视看得津津有味,才长舒了
一口气。
  然后,他低下头,一口含住了那两片微张的肉唇,舌头闯进了那条甬道肆意
的搅动,吸吮着其中满溢的蜜汁。
  肉肉的身体轻微的抖动着,胯部更是开始痉挛一般的扭动,不断的向上迎合,
虽然视线还是盯着电视屏幕,但喉咙里却还是不断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贼仔的舌尖零活的寻到了甬道口那颗发硬凸起的小巧肉蒂,快速度舔舐…吸
吮…
  伴随着一阵低低的呻吟声肉肉的身体软软的靠在了沙发靠背上,身体如同打
摆子一般不停的哆嗦着。
  贼仔站起身,脸上黏满了肉肉高潮时喷出的爱液,他用轻轻抬起肉肉的脸颊,
望着肉肉的小脸,啪的打了个响指。
  肉肉的眼睛立刻变得无神起来。
  「肉肉…能听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主人。」
  *********此物唤作绿坝娘亲传超级无敌霹雳分割线*****************
  贼仔本来不是个宅男,但自从他年幼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他的右脚受了伤,
走起路来有点跛,被戏称为小跛贼之后,他就义无反顾的加入了宅男的滚滚洪流
之中。
  就好像他的数亿同行一样,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窝在家里吃饭睡觉打游戏。而
且不知是不是由于跛脚受到的歧视导致的,贼仔一直对SM有着疯狂的热爱,每
每想到将那些衣着光鲜,趾高气昂的女人按在胯下尽情蹂躏羞辱,他边热血沸腾。
  这种爱好几乎伴随了他过去二十年的人生,而如今,正是开花结果的时候。
  贼仔的父母由于突然有事,要离开一个星期,但又不放心把贼仔自己放在家
里,毕竟虽然贼仔二十岁了了,但是作为一个宅男,他还是很有可能因为断食和
过度疲劳阵亡在他一直奋斗的电脑前的。
  所以贼仔的父母就请来了贼仔的表姐,肉肉。
  肉肉今年二十五岁,未婚,有着一张美丽的小脸和火爆的身材,开有一家自
己的心理诊所。
  肉肉的大学和贼仔家在一个城市,所以,肉肉上大学的四年里,是寄住在金
旭家的,和贼仔关系十分要好,让她来照顾贼仔,贼仔的父母,还是十分放心的。
  而对于贼仔来说,最重要的是,肉肉一直是她的意淫对象,那些寂寞的夜晚,
他不知多少次幻想着肉肉将精液喷洒在卫生纸上。
  今天本来应该是平凡的一天,除了早上打扫房间时,肉肉发现了贼仔藏在床
底下的重口味SM书籍,引发的一阵无声的尴尬外,一整天都平淡无奇,但贼仔
还是觉得今天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吃过晚饭,贼仔和肉肉坐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综艺节目,一个自称催眠大师的嘉宾正侃侃而谈,宣称
只要给他合适的条件,他就能催眠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
  贼仔看得两眼放光,兴奋异常。而肉肉却兴趣缺缺。
  贼仔知道肉肉是心理医生,也许对于催眠这种东西,早就烂熟于胸,于是开
始不停的追问。
  「有什么好问的,哪来什么催眠,都是骗人的。」
  面对肉肉的回答,贼仔有些愕然,他坚信随眠的真实性,作势就要随眠肉肉。
  肉肉虽然对贼仔的举动嗤之以鼻,却也还算配合,咳嗽了一声,端坐在沙发
上。
  「你要是催眠成功了,明天就做好吃的给你。」
  而催眠竟然真的成功了,贼仔兴奋得心砰砰直跳,一个完全听从自己命令的
肉肉,贼仔感到自己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此物唤作绿坝娘亲传超级无敌霹雳分割线*****************
  夜深了,街上的行人也越发的稀少,路两旁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除去
路灯下不大的一片区域被照亮外,放眼望去,一片漆黑。
  街心公园的公厕里空无一人,成群结队的苍蝇围绕着发出嗡嗡电流声的白炽
灯管飞舞着,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厕所特有的气味以及廉价的空气清新剂的浓重
味道。
  肉肉小心翼翼的从门口像内窥视着。
  厕所内不大的空间都被有效利用起来,一条狭窄的通道两侧,一边是成排的
小便池,而另一侧则是用板子隔起来的,一间一间的小隔间,小隔间的四壁和门
板都距离地面大概十公分左右,能看见里面人的脚。
  肉肉一眼望去,整个男厕的情况尽收眼底。她屏住呼吸,侧耳聆听,整个男
厕里异常安静,只能听见兹兹的电流声和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肉肉小心翼翼的走进这间狭小的男厕,她不停的左顾右盼,生怕哪里藏着一
个人。
  此刻的她全身赤裸,身上仅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和一双高跟鞋,带着黑
色丝手套的双手背在身后,紧紧的捆在一起,白皙的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长筒
丝袜,长长的袜筒像狗链一般垂在胸前。
  肉肉快步走到小便池前,高跟鞋的鞋跟敲击在水泥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回荡在男厕里。
  她深吸一口气,分开双腿,弯曲膝盖,像是扎马步一般蹲在小便池前,双手
搭在小腹上,暗自用着力,可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试了几次都没能尿出来。
  她站起身,活动了几下有些发酸的双腿,紧张的回过头看着男厕的入口,再
次开始用力,这一次很顺利,一条微黄的尿液画着弧线流入小便池里,发出哗哗
的水声,而因为是站着的关系,不少尿液滴落下来打湿了她腿上的丝袜和脚上的
高跟鞋。
  获得释放的感觉让她有些放松,身体甚至获得了一些快感,两腿之间的甬道
里甚至产生了些微的麻痒。
  就在她对着男厕的小便池畅快淋漓的小便的时候,身后的男厕门口却传来了
一阵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她吓得一激灵,连忙四处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慌忙中甚至
将尿液喷得到处都是。
  在来人走进男厕的同时,她才连滚带爬的跑进了一间小隔间,呯的一声关上
了门,可回头想杈上门的时候,却发现这个门板上的锁坏了。
  站在隔间里靠着薄薄的门板,肉肉屏住了呼吸,她感到一阵阵的头晕,心脏
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来人走进厕所,快步向她所在的隔间走来,她吓得紧紧抵着木板门,试图做
着最后的抵抗,脑子里全部都是对方发现自己这个样子之后,如何羞辱自己的幻
想。
  背后一阵大力推来,肉肉被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她咬
紧牙关,死死的抵着背后的门板。
  谁知,对方并没有继续推门,而是又推开了隔壁的一个隔间的门,并且快速
的跑了进去。
  「唔…呕……」
  一个男人不断呕吐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股让人作呕的酸臭气息。
  高高悬着的心缓慢的落地,肉肉悄悄的长舒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般的幸
福和异样的快感逐渐涌上她的心头。
  而这时,又一串脚步声传来。
  「都叫你别和这么多酒了。」来人也走到她边上那个隔间门口,传来轻轻拍
打后背的声音。
  「不行啊,都是领导,得罪不起。」
  「你啊,就是太老实,看陈超那个滑头,矿泉水对老白干,肏,喝的那叫一
个惬意。」
  「哎,人跟人不一样。」
  「你呀……哎呦……我操!」
  伴随着一声大喊,紧接着就是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
  肉肉闻声吓得身子一抖,颤巍巍的继续听着外面的声音。
  「我操,谁他妈弄的满地水,真他妈没公德心。」
  「不对啊,这味儿……谁尿地上了!」
  肉肉的脸瞬间红了,她知道,让那个男人滑倒的,就是自己刚才慌乱逃窜间
尿到地上的。此刻她的脸蛋滚烫烫的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两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她静静的等了一会儿,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她绷紧的身体才放松下了,偷偷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放松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刚才尿了一半被打断,虽然慌乱间尿了不少
在地上,可还憋着一些呢,就想就地解决。
  她悄悄的打开隔间的门板,探出头四处望了望,发现没有什么人,才小心的
退回隔间里,蹲下身子,呼出一口气,开始舒舒服服的方便起来。
  就在她方便完,准备起身的时候,隔间的门却被嘭的一声踢开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系在脖子上的红色丝袜一紧,她就被踉踉跄
跄的拽出了隔间。
  连滚带爬的被拖了出来,发现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正手中握着她脖子上的丝袜,
一脸戏虐的打量着她。
  「我就说,大半夜的男厕所里,怎么会出现个穿高跟鞋,果然是他妈的变态。」
  她用双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脸,两道泪水不知何时早就已经滑落,她现在脑
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绝对不能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脸!
  男人见她双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脸,也不在意,一把就把她掀翻在地,一手
抓住一边乳房用力的揉搓着。
  「穿成这样跑到男厕来,不他妈就是想叫人干嘛,老子这就满足你!」男人
用力吸吮着她的乳房嘻嘻的笑着:「我操,这就湿了,真他妈是个贱货。」
  她用力的扭动身体,不停的挣扎,却都在男人强壮的身体下变作无效。
  男人已经用力按住了她的腰肢,那根粗壮的肉棒依然顶在了她甬道的门口,
稍一用力,就能长驱直入!
  「警察叔叔!就是这儿!我听见有女人哭,有人强奸!」
  厕所的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强光手电的光柱。
  高个男人一愣,慌乱中从地上跳起,还被自己的裤子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拎着裤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肉肉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许久才回过神来。刚才不是听见有警察来吗?怎么
没人进来?
  她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出公测,一探头,就看到贼仔正坐在厕所门
口的水泥台阶上,摆弄着手里的手电。
  「主人!」肉肉欢叫一声,跑了过去,小脸在贼仔的小腿上不停的摩擦着。
  「干得不错,」贼仔拍了拍她的小脸:「给你的奖励。」
  说着贼仔拉开裤子的拉链,将早已暴怒中的阴茎请了出来。
  阴茎高高昂起,如同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一般坚挺,斜指向肉肉的小脸。
  贼仔手握着阴茎,将龟头抵在她的鼻尖上,微微用力,便帮助她完成了一个
小猪的鬼脸,鬼头上渗出的粘液涂抹得她的鼻尖亮晶晶的。
  肉肉满脸酡红,如同多日未闻酒味的酒鬼碰到了千年佳酿一般,双目迷离,
小嘴微张,红嫩的小舌头用力伸出嘴巴外面,费力的想要舔舐那根粗壮的肉棒,
却在贼仔的戏谑中不能得逞。
  终于,贼仔将阴茎放到了她的嘴边不再移动,她雀跃的一口含住,卖力的吮
吸起来,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无人的街道路边,这声音传出去很
远,很远。
  *********此物唤作绿坝娘亲传超级无敌霹雳分割线*****************
  天快亮的时候,贼仔才牵着如同母狗般爬行的肉肉回到了家中,肉肉缓慢的
在地上爬行着,她觉得浑身是如此的酸软,在那个随时会被别人发现的街边,金
旭和她做了一次又一次,她身体里灌满了贼仔的精液,每迈出一步,都有一种如
同水气球般晃动的感觉。
  家里的沙发上,贼仔再次打了个响指,看着失去焦距的肉肉的脸,用柔和的
语调说:「我数到三,你就会沉沉的睡去,等到你醒来,你就会忘掉这一整晚的
事情,而只记得我没能催眠你,被你嘲笑的事情……一……二……三」
  尾声清晨的阳光洒在大地上,贼仔迷迷糊糊的醒来,打着哈气,一屁股坐在
客厅的沙发上,向躺在地毯上翻着书的肉肉问着好。
  「肉肉姐,我怎么脑袋晕乎乎的,我记得昨天睡得挺早的啊。」
  「不晓得,我哪知道啊,你天天都玩到快天亮。」
  肉肉头也不抬,翻着手里的书说。
  「真是奇怪了……」贼仔挠着自己的脑袋。
  「话说,你把那东西漏出来在我面前晃什么?想性骚扰嘛?」她抬起头皱了
皱眉,把书放到一边,对贼仔说。
  「哇靠,我为啥是全裸的?」
  贼仔大叫一声,双手护住下体,一边高喊着,你这个女色狼,一边跑回房间
去穿衣服了。
  闹钟哒哒哒的敲响了九下,屋子的大门被打开,离开多时的贼仔的父母回来
了。
  贼仔的父母一边感谢肉肉在一周里照顾贼仔,一边询问着贼仔的情况,有没
有按时吃饭,有没有早早睡觉。
  贼仔奇怪的看着父母:「你们不是昨天才走的嘛?怎么这么快才回来?」
  贼仔父母摇头叹息,唉,这傻孩子就知道玩游戏,都分不清日子了。
  肉肉完成了任务起身告辞,婉言谢绝了贼仔父母留她吃饭的好意,而当她拎
着挎包准备出门的时候,贼仔追了出来。
  「肉肉姐,你的书落下了。」
  「哦。谢谢。」
  肉肉接过那本名字叫做《催眠师人格修养》的书,向贼仔道了谢,迈着欢快
地步子,离开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