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李老李和小李】–15(春药催情雅佩献身)

十五 春药催情雅佩献身
  当李雅佩接到堂弟大李的电话,要她到办公室去一下的时候,李雅佩很吃惊。
  虽然是亲戚,但她家这一支都没有大李那一支过得好,生活在不同的层次,接触
的机会自然也不多,所以,即使她到了堂弟的工厂里上班,也很少见到堂弟。
  电话里没有说是什么事情,李雅佩也无从揣想,但她知道一定是私事,因为没有
什么公事堂弟是需要和她谈的。
  到了大李的办公室外,李雅佩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李雅佩只进过大李的办公室一次,那还是第一天到这里报到的时候,以后在也没
有进去过。
  「进来。」大李知道是二堂姐来了。
  李雅佩进到办公室,随手又把门关上,样子很拘谨。
  大李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迎了过去,把李雅佩让到沙发上坐下。
  「建成,找我有什么事吗?」
  「堂姐,也没什么事,就是找你聊聊。」
  大李去拿了一个杯子,里面已经放好了液体的春药,但根本看不出来。大李接了
半杯子水,走过去,递给李雅佩说:「堂姐,车间里一定很累吧,来,喝口水。」
  大李一本正经的,李雅佩根本看不出门道,况且,李雅佩累死也想不到堂弟会打
她这个45岁女人的注意。
  所以,李雅佩急忙接过去,有点受宠若惊的说:「建成,你和我怎么还这么客气
起来了。」
  大李坐在一边,笑着说:「堂姐,你看你到我这里上班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空
问问你在这里干得怎么样,累不累。」
  李雅佩急忙说:「不累,不累,我也不会什么,这就挺好了。」
  「家里怎么样,堂姐夫的工作呢?」
  李雅佩的丈夫叫周义,是市里一家工厂的工人,46岁。他们有两个孩子,都是
儿子,大儿子叫周显义在一个私人公司做推销员,22岁,二儿子叫周显胜,20岁,
刚刚高中毕业,还没有工作。
  「都挺好的。」
  「显义上班了吗?」大李在等着春药发作。
  「他也上班了,在一个私人公司做推销员,还在公司里处了个对象,领家里两次,
姑娘长的也挺好的。」
  「显胜呢,他毕业了吧。」
  「是啊,去年毕业了,也没有考上大学,现在年龄小,在家呆着呢。」
  「我看过些时候工厂里有没有岗位,让他也到这来上班得了。」
  「建成,我到这都成你的累赘了。」
  「咱们都亲戚,堂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
  聊着聊着,李雅佩半杯子水已经都喝了。大李看到堂姐的脸色有些发红,知道春
药起作用了,就准备转正题。
  李雅佩这时候也很奇怪,觉得自己脸红心跳的,开始以为是见了堂弟这个大老板
有点紧张,但想想又觉得不对头,直感觉身体也热了起来,而且屄眼里发痒。
  怎么在这时候想那事呢,真是丢死人了。
  李雅佩急忙掩饰自己的窘态,却发现堂弟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
  「堂姐,我听雅晴和我说,你不太满意堂姐夫。」
  李雅佩困惑的看着大李,没明白什么意思。
  「我是说,在那事上,堂姐不太满意。」
  李雅佩一下子明白了,连脖子都红了。
  「雅晴她怎么能和你说这事啊。」
  「是不是啊,堂姐。」
  被堂弟这么问,李雅佩简直无地自容,羞臊死了,偏偏屄眼里又越来越瘙痒。
  大李大胆注视着眼前被春药煎熬的堂姐:李雅佩虽然40几岁的年龄,岁月使她
的身材有些变形,但这性欲勃发的时候,却也充满了中年女人的特有韵味。
  「我是和雅晴提过,可是堂弟你怎么要问这事啊。」
  「这也不算什么啊,食色性也嘛。」大李见李雅佩很是难为情,故意轻松说。
  李雅佩不知说什么好,又感到身体飘悠悠,象是不胜酒力的样子。她看到堂弟大
李在靠近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抚摩着,而且,她还看到,堂弟的眼睛里
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注视着她的眼睛。
  李雅佩心理觉得堂弟的举动似乎不是很合适,但身体却象无法抗拒似的。
  当大李环抱她的时候,她竟然主动倚靠进堂弟的胸膛,一点推拒的意思也没有,
任由堂弟抱住她。
  大李心里暗暗笑着,想到春药果然厉害。
  「二堂姐,也许我能很好的满足你。」
  大李大胆的挑破他的意图。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李雅佩心里想着,却如着了魔似的,突然伸出了她的双手
抱紧了大李,把头埋在堂弟的脸下,并用她的嘴唇在大李的耳边摩擦起来。
  大李也发现堂姐的胸贴向他的胸膛,而且愈贴愈紧,知道堂姐已经完全被春药所
迷乱,到了什么也不顾,眼前只要是个男人就行的地步了。
  大李本以为会有一番周折,没想到却是如此简单。
  他也懒得再说什么,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意思。他一把抱起了堂姐李雅佩,向休息
间走去,走进了休息间,把堂姐放在床上。
  李雅佩一动也不动,眼睛闭着。
  「二堂姐,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我……我……不知道……我……知道……」李雅佩语无伦次。
  「那你可明白,我们这可是乱伦啊!」
  大李不光想一次得到二堂姐李雅佩的肉体,他要在心理上攻击李雅佩,让李雅佩
臣服,以便将来可以随时和她上床。
  「乱伦……不……我们不能……」李雅佩用仅有的理智在内心挣扎着。
  李雅佩急促的喘息着,身体不自觉的扭动。
  「建成,我怎么了,你在我身上干了什么。」
  「刚才你喝的水里有春药。」
  「你……」
  现在李雅佩明白了,是堂弟计划好了要侵犯她,而不是她的过错。那么,为什么
不将错就错呢,李雅佩想到这一层,即使没有被骗吃下春药,她也是有着强烈的需要
的,而且象堂弟这么优秀的男人……
  「我好难受,我好难受。」李雅佩只是呓语般叫着。
  虽是四十五岁的年纪,但姿色尚说得过去,比妹妹李雅晴要略胜一筹。
  此时,李雅佩蓬松的头发,散乱地贴在脸上,披在床边,看在大李的眼睛里,竟
然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和性感。
  大李伸手,解开了堂姐李雅佩的上衣,接着伏身压在堂姐的身上,轻轻舔了堂姐
的耳朵一下,大李感觉到,当他的嘴唇碰到堂姐的耳朵时,堂姐身体一阵颤动。
  到手的猎物,大李一点也不着急。他要慢慢的享用他的二堂姐。
  「二堂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好难受,我好难受。」李雅佩紧闭双眼,嘴巴里叫着。
  大李笑了笑,把嘴巴移到堂姐的嘴唇上,开始慢慢的亲堂姐的嘴。当大李试图将
舌头伸进堂姐的口中,吮吸津液时,他立刻感到,堂姐也也伸出了湿润的舌头,和他
的舌头相碰,搅和在一起。
  大李的嘴不停的亲吻李雅佩,而李雅佩也不自主的开始喘了起来,而且呼吸声愈
来愈大。大李同时脱去了堂姐的上衣和乳罩。
  大李直起身体,坐在床边,欣赏他的二堂姐--45岁的女人的赤裸上身。
  皮肤不怎么好,有些粗糙,但身材还可以,背脊还有着柔美的曲线,腰部也很细,
乳房和身体的比例也很好,大李的双手伸过去,抚摸着起双乳,十分柔软,已经没有
了弹性。
  黑黑的乳晕和乳头,大李用手指捻捏着。
  大李很惬意的玩弄了一会,把二堂姐的裤子和裤衩也扒了下来。
  大概是一直体力劳动的关系,李雅佩的屁股看上去浑圆结实。大李将堂姐的大腿,
稍稍分开,看到堂姐大腿根长满了乌黑细长的阴毛,而那屄口已然春潮泛滥,湿呼呼
一片。两片很饱满的大阴唇,,已经裂开,伏在湿湿的阴毛里,连屄眼里的暗红发黑
的肉壁都可以看到。
  大李的手向二堂姐的阴部进攻,他首先把中指按在那突起的阴蒂上揉弄。
  此时,李雅佩已经什么也不顾了,任凭堂弟的玩弄,体会着快感。
  大李的手指插进阴道里,里面湿滑温热,感觉很好。他在堂姐的阴道里抽插着,
听着堂姐越来越大的呻吟声。
  大李觉得应该更好的征服二堂姐,于是决定去舔这个45岁女人的屄口。他先是
含住一颗黑黑硬涨的乳头,放在口中吮吸,并用舌头舔弄,时而在乳晕上划着圈,在
李雅佩一阵颤抖和呻吟中,大李的头部向下,扫过肚腹,慢慢的滑向堂姐的阴部,他
闻到一种酸中带碱的味道。
  大李知道这是屄眼没有清洗的缘故,但这时候一闻到,却觉得很兴奋。
  李雅佩预感到堂弟要做什么,虽然很希望那样做,但她知道她的屄眼,一定有很
重的味道,所以,她不得不去推拒堂弟的头,同时说:「建成,我的屄埋汰,你别用
嘴弄啊。」
  大李淫笑着说:「我很喜欢这味道。」然后,大李开始舔屄,先是大阴唇、小阴
唇,然后是阴蒂,进一步又把舌头深入了阴道内,用力的搅和着。
  李雅佩也被丈夫口交过,但她觉得堂弟的工夫要厉害的多。起初她尽力压抑着,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声音愈来愈大。而且,她也感到她的阴道的分泌物愈来愈多,
几乎是活了这么大年纪量最多的一次。
  或许是因为经常得不到满足,积压的性欲终于可以获得解放的关系吧。李雅佩无
法控制的淫浪起来,她的屁股开始随着堂弟的舌头的蠕动而扭动着,口中毫无顾忌大
声呻吟着。
  「建成,我好舒服,你太会舔了,喔……」
  「二堂姐,是你太骚了吧。」大李打趣说。
  「还不是你使坏,给我吃了春药。」李雅佩辩解着。
  大李边舔着堂姐的屄眼,边脱掉了他的裤子。然后,大李停止了服务,站了起来。
  李雅佩睁开眼睛,她听到了堂弟脱衣服的声音,所以她第一眼就是向堂弟的大腿
根望去,当她看到堂弟20厘米雄伟硬挺的粗大鸡巴时,她几乎呆住了。
  大李拉着堂姐的手慢慢的放到他的鸡巴上,轻轻的碰了一下,对着堂姐微微笑,
说:「堂姐,你应该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一下吧。」
  「你真是的。」李雅佩笑着瞪了堂弟一眼,充满了淫浪劲,接着握住大鸡巴,轻
轻的套弄着。
  大李觉得堂姐是个经验丰富的女人,因为堂姐的手对他的鸡巴做出的每一个动作
都让他感到无法言喻的快感,竟然不知不觉中哼出了声音。
  或许是大李的声音使然,李雅佩的动作变得更加积极,最后她用她的嘴巴含住了
堂弟的龟头,轻轻的上下滑动。而且她的舌头还在嘴吧里一直打转,头部也一直上下
抽动。
  「二堂姐,原来你很会吹喇叭啊。」大李赞扬着,把大鸡巴向堂姐的口中深入,
他觉得堂姐含得太少了。
  「噢……」李雅佩被大鸡巴突然一顶,一下顶到了喉咙,她只给丈夫吹过喇叭,
但她丈夫的鸡巴勃起不过十多厘米,被这么一条粗硬的鸡巴一顶,一时无法适应,急
忙吐了出来,「你别顶啊,你的鸡巴太大了,你让我给你慢慢吹吧。」
  大李只好忍着兴奋,让堂姐来服务。李雅佩对这条粗大的鸡巴也是喜欢不已,于
是动作愈来愈用力,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并尽量的把坚硬的鸡巴更多的含进口腔
中,希望堂弟忍不住刺激,好操她的屄眼。
  果然,大李的鸡巴被堂姐如此卖力的套弄,终于忍不住了,把堂姐推倒在床上,
用手扶着大鸡巴说:「还是尝尝堂姐屄眼的滋味吧。」
  李雅佩当然高兴死了,主动把两条看来还很匀称的大腿一分,让流着白沫的屄口
充分暴露。
  大李站在地上,把硬挺的大鸡巴对准了堂姐的屄眼,用力的插了进去,顿时一种
火热的快感传到大脑。
  李雅佩大叫了一声「啊!」紧接着就是喘息着说:「喔喔……堂弟,你轻点啊,
你的鸡巴这么粗,这么大,好涨啊。」
  李雅佩对堂弟的鸡巴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如此粗大坚硬的鸡巴进入身体,难以
形容的充实,恨的是从来没有被如此大的鸡巴操过,阴道一时难以适应,竟然被涨得
生疼。
  大李没有觉得堂姐的阴道很紧窄,就说:「堂姐,你的屄也不是很紧,怎么就涨
得难受了呢,而且,我的鸡巴才进去一半啊。」
  李雅佩闻言,抬头一眼,鸡巴真的只有一半在她的身体里,就说:「建成,你先
不要多进了,就这么动吧,你堂姐夫的鸡巴比你的小多了,让我先适应一会你的大鸡
巴,等一会你再全操进来。」
  如此要求,大李也没办法,只好把鸡巴在堂姐的阴道里缓慢的抽送。
  「嗯嗯嗯……啊!」李雅佩很快发出快感的声音。
  大李为了彻底征服这个45岁饥渴的堂姐,十分耐心的温柔操弄着,而且还把两
个柔软的乳房揉搓着。
  「堂姐,舒服吗?我的动作还可以吗?」
  「好……舒服,建成,就这么操,哦……」李雅佩回答后,继续呻吟着。
  大李心里苦笑,本来是要在堂姐身上寻快活,现在反到伺候起堂姐了。
  不一会儿,李雅佩突然大叫了一声,全身紧绷了约3秒钟以后,整个人瘫软了下
来,嘴角里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
  大李没想到这么轻的操弄堂姐也能高潮,心想,堂姐还真是个性欲强烈的骚货。
  大李见堂姐象是晕了过去似的,甚觉无味,就把还坚硬如铁的鸡巴抽出堂姐的身
体,将堂姐的身体往床里一推,也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李雅佩缓过神来,见堂弟躺在身边,表情不是很高兴,但坚硬的大鸡
巴却指着天。
  「建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你太厉害了。」
  「是春药厉害,我还没怎么操呢,你就高潮了。」
  李雅佩这时候想,反正乱伦的事情已经发生,一次也是乱伦,多次也是乱伦,这
么好的大鸡巴,可不能就用这一次就算了。但她想不明白,堂弟有钱有势,要什么样
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要把她这个45岁的堂姐弄上手呢?
  高潮了一次,李雅佩也理智多了,她知道这时候他应该好好的伺候堂弟,让堂弟
满意,这样,对她以后的生活和性欲都有好处,所以,李雅佩在不顾什么乱伦不乱伦
的了,充满风骚的说:「建成,你躺着,让堂姐好好的伺候伺候你的大鸡巴。」
  说着,李雅佩就坐了起来,爬到堂弟身上,用手扶着大李那依然肿胀的粗大鸡巴,
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然后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上下抽动起来,她尽量的讨好着,
把她的阴道不停的收缩着,来夹住堂弟的鸡巴,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堂弟刚才说
她的阴道不是很紧窄。
  大李也感觉到堂姐在阴道里下的工夫,笑着说:「二堂姐,没想到你的屄还有这
两下子啊,恩,大鸡巴被你屄眼这么一撸,还真舒服。」
  李雅佩脸一红,飞了个眉眼说;「我不说了吗,让你的大鸡巴好好的爽一下。」
  「呵呵,那我可就享受了,看你能伺候多久。」
  李雅佩不敢把堂弟的鸡巴插入太多,但却愈动愈快起来,而且一手摸着堂弟的胸
膛爱抚,一手抚摸着她的右乳,口中也在呻吟着,极力刺激着大李。
  弄了几分钟,大李感觉到鸡巴变得愈来愈硬,渐渐地,有一股酥痒感从鸡巴底部
传来,一没留神,精液喷薄而出,射进了堂姐李雅佩的阴道里。
  李雅佩被精液一烫,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她累得够戗,全身酥软的躺了下来,
头靠在堂弟大李的胸膛上,说:「建成,你好厉害,我又高潮了。」
  大李稀里糊涂的射精,意犹未尽,就说;「我还得给你操一次高潮。」
  其实,这时候李雅佩身体里春药劲还没有过,听大李这么一说,心里高兴,嘴上
却说:「还是先收拾收拾你的鸡巴再说吧。」
  说着,李雅佩爬过去,一口把堂弟的鸡巴给吃进口中,因为大李的鸡巴现在正开
始萎靡,所以李雅佩把整个鸡巴含住,在嘴巴里吮吸。鸡巴上满是精液和淫水,她以
前只是偶尔给她丈夫这么做,现在她是极力讨好堂弟。
  大李正享受着二堂姐温热的口腔,准备再战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起来,只好示
意堂姐停止,到办公室里接了电话。
  等大李回来后,无奈的看了堂姐的身体说;「我得出去一下,今天不能再享受二
堂姐你的屄眼了。」说着,还在李雅佩的乳房上摸了一把。
  李雅佩在回车间的道上,心里想,妹妹为什么会把她们女人间的悄悄话说给堂弟
听呢?一定要找妹妹问个明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