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11)惊见奸情

  “手拿捏不住,要不你帮我?”吴来很想这么挑逗一下她,可终究还是说不
出口,只得看着她的眼睛无奈的摊摊手,说:“你不会想在这看着我尿尿吧?”
  夏雨的脸微微红了一下,紧接着嗔道:“哼,你不是连走都走不了?我不在
这看着你,万一你晕倒了怎么办?”
  看着她羞涩的摸样和泛红的俏脸,吴来竟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那要不你
帮我尿?”
  “讨厌啦……想不到这么久没见,吴来你居然变成这样子!”夏雨娇哼了一
下,想了想又说:“以前的那个很认真很纯真的男孩子现在在你身上还真看不出
一点相似的地方。”
  “开玩……”吴来听着夏雨的娇哼,实在是有些汗颜,自己也确实是太不正
经了,正欲向她道歉,谁知夏雨嘟囔了一句“还真是一个无赖”,接着居然把他
的裤子拉了下来,晨勃着的巨大阴茎就这么腾地一下弹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吴来想不到夏雨突然就做出这样的事,夏雨也完全没考虑到男人晨勃的现象,
如今完全被眼前的这根大棒吸引住了,两个昔日的高中同学就这么同时目瞪口呆
地看着眼前的还在微微晃荡的大阳具。
  空气好像就这么停顿下来,最后反倒是身为护士的夏雨先魂归原体,看着吴
来那副呆呆的傻样,夏雨两颊现出两个好看的小圆窝,噗嗤一声向他笑道:“你
这无赖,还不快点尿?”接着将自己那肤若凝脂的玉手向吴来的肉棒慢慢移去。
  吴来眼看着她的玉手离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三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
米,而随着她玉手的接近,吴来的心更是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感觉自己好像
回到了高中时那纯真的年代,心中虽然很想很想开口叫她停下,但却怎么也出不
了声,只是在那不断地吞着自己的唾液。
  路总有走完的时候,玉手终于接近了目标,纤纤玉指轻轻碰在了肉棒上,从
指上传来一丝丝冰凉的感觉,肉棒不由微微地跳动了几下,接着很快一种清凉的
感觉包裹住自己,吴来忍不住终于发出声,但却不是叫她停下,而是舒服地叫唤
了一声,“喔……”早已晨勃的肉棒随即在柔荑的包裹下更为坚挺地向着夏雨致
敬。
  感受着手上的那股火热,两片红云驻扎在了夏雨的脸颊上,将手上硬要往上
翘的肉棒微微往下压低,对准马桶的开口,接着强压住自己心中的羞意,故作镇
定地对吴来说:“好了,现在可以尿了喔。”
  吴来看着她镇定自如的样子,暗骂自己想太多了,人家可是护士,生殖器肯
定是见多了,再说她又是自己的高中同学,虽然当年闹得有些不愉快,但这么几
年过去了,也只当那时大家都是年少无知,而且她现在是别人的妻子,想起自己
自从雯雯出轨后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也失去了对他人妻子的妄想,吴来深深地
呼出了一口气,不再往歪处想,渐渐心平气和下来,肉棒也随之稍微疲软,在集
中起精力于膀胱上面,一股尿意渐渐生出。
  夏雨原本是有些害羞又有些害怕地看着吴来微微发情的样子,手中的肉棒却
突然有些疲软,再看着吴来眼神中居然不再充满情欲,夏雨此时心中却是恼了,
[ 当年你能为了蓉蓉神魂颠倒,甚至为她而缀学,却不曾看过我一眼,虽然我没
有蓉蓉那么好看,但……但在我都这样握住大鸡……呸呸……握住它的情况下,
你还……哼,我就不信我比不上蓉蓉,我……]
  吴来感觉自己从膀胱处流出了一股液体正要倾泻而出,谁知此时那双玉手却
前后动作了起来,虽然动作很是细微,但肉棒可是男人最为敏感的地方,如此之
下,又登时再次挺立起来,尿液仿佛重新缩回膀胱,只从尿道口滴出了几滴液体。
  “小雨,你……快停手!”吴来伸手按住夏雨的柔荑,眼睛则迎上了夏雨的
美目。
  仿佛秘密终于被揭穿,夏雨此时的动作反而越发大了起来,推动着肉棒上那
一层包皮翻滚着,一只葱指竟压住龟头轻微蠕动。同时,夏雨睁着她那倔强的眼
神与吴来对看。
  经此刺激,肉棒从马眼处渗出了几滴液体,但此时的液体却不是尿液,而是
男人发情时流出的前列腺液,
  面对这么一个美人用玉手为自己打着飞机,是个男人都会情动,无疑,吴来
也是个男人,所以他此时看着身穿粉红护士套装的夏雨,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睛
中的欲火越来越高涨,想要阻止她的想法已经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想将她
的衣服撕开,在她的身上驰骋!
  男人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吴来很好地解释了这句话,半转过身将夏
雨拉向自己,在她微微惊愕下,一张大口就印在了她的美唇上,一手在其背上抚
摸,另一只手从夏雨的上衣下口伸了进去,翻起乳罩,掌握住了浑圆硕大的乳房,
就这么揉捏了起来。
  [ 啊……他亲我了……摸我了……怎么办?要不要推开他。]
  夏雨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不知所措,放在阴茎上的手则还习惯性
地套弄着。
  [ 夏雨!你可是有老公的人了,只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而已,快推开他!]
  [ 可是,夏雨你也不想想这不正是你高中时代最想要的梦么?] 脑海中两种
声音互相回答着她的疑问。
  [ 梦?] 夏雨眼中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操场上奔驰、在课桌上奋笔疾书、在
教室里博古通今地与老师辩论,自己不正是暗恋了这一个才高八斗的男人几年了
么?如今梦终于实现,我应该高兴才对。
  想着想着夏雨的眼神渐渐迷离了起来。
  一对互有家室的男女的唇舌就这么在厕所里缠绵着,吴来的手更是充分地发
挥其善解人衣的作用,两人身上的衣服渐渐地掉落在地面上,很快,夏雨就被剥
成了一只小白羊,看着她白嫩丰满凹凸有致的身体,吴来咽了咽口水,赤裸着身
躯再次扑了上去。
  抱住眼前这个丰满的少妇,舌头不断在其身上游动,左手在她背部不断游离,
右手捏住两瓣浑圆的臀部轻柔地抚摸,中指时而来回地在其股间滑动。
  每当那根可恶的中指移近股沟,轻探股间的菊花口时,既怕且羞的感觉让少
妇不禁意间微微颤抖,从花房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花蜜。
  面对着吴来如此全面性的进攻,护士少妇唯有从嘴里发出一阵阵难耐的叫声,
他的唇舌轻轻滑过自己浑圆硕大的乳房,却每次都略过乳房中心那颗最漂亮最美
丽的宝石,瘙痒不但没有得到减轻,反而更加地想要吴来吸住舔住自己的乳头。
  [ 快吻住它!] 夏雨心中不由狂呼,可这个无赖却一直没顺自己的愿,终于,
在他再一次想过门而不入时,夏雨伸出自己的柔荑包揽住他的后脑,将其固定在
自己的乳头上压了上去。
  “喔……呜……喔……喔……呜……”等待已久的感觉终于来临,享受着吴
来那灵动的舌头在自己的乳头上挑、吸、卷、舔,夏雨从口中发出一阵无意义的
呻吟。
  一会儿之后,夏雨全身酥麻,下身滑腻腻的,从谷口处更有些许调皮的花蜜
顺着大腿根部流下,然而自己的下身却瘙痒更甚了,彷佛有虫蚁在蜜道中爬行般,
她急切地想要制止住这种感觉,可吴来却还在孜孜不倦地挑逗着自己,丝毫未见
其想要有所行动。
  夏雨唯有抛下自己的矜持,将玉手移向吴来那根充满勃勃生机的肉棒,捉住
它的根部,让它顶到自己的蜜穴口上,樱唇轻启,难耐地向吴来求欢道:“来,
我想要。”
  终于听到美女对自己亲口求欢,吴来性奋得全身发抖,微曲下膝头,将肉棒
顶在洞穴口上,对着夏雨淫笑道:“想要什么?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夏雨一听,不由羞上心头,想说又说不出口,用手轻捏了一下肉棒,示意吴
来要的就是这根东西,可他却好似一点不懂,只是用那根粗壮的肉棒轻顶着自己
的溪口,但就是不进去,夏雨感到自己的蜜道被如此挑逗,那瘙痒却是更甚了,
心中极其想要一根棒棒来止痒,羞涩地闭上了美目,蚊呐般向吴来妥协道:“我
要……要你的大鸡……”巴字临到口中,却实在是说不出口,夏雨有些急恼,只
有无可奈何地忍受着吴来的挑逗。
  终于在肉棒再次轻顶蜜道时,夏雨趁机轻抬起臀部向下压去。
  “喔……”激情中的男女同时从喉咙中发出了轻叹。
  刚刚夏雨已经知道吴来拥有一根远胜于自己丈夫的大家伙,可当吴来的肉棒
顶进来时,她才发现自己是远远的低估了这根大家伙,肉壁被完全地撑开了,凶
猛的龟头一头当先地吻在自己的花心上,瞬间一股电流流过少妇的身体,[ 天呀!
这是多大的肉棒?居然给自己这样的饱胀感!天呀!这是多长的肉棒!顶到花心
居然让自己的身体又酥又麻!天呀!这是多硬的肉棒!刮着肉棒居然让自己阵阵
颤抖!这就是女人所谓的快感么?]
  吴来将夏雨顶在了厕所的墙面上,强壮的手将她修长的左腿抬了起来,让她
只能用右脚尖着地,接着腰部前后用力,奸的蜜穴的水流四溅。
  “啊……轻点……喔……大鸡巴……又顶到了……花心……呜……”粗壮的
肉棒在如此快速的顶动中,居然十次有五六次狠狠地撞击在自己的花心上,那种
令人浑身发酥发麻的感觉一直充斥着夏雨的神经,头脑一片发白,竟从口中呻吟
出自己从未说过的淫声浪语。
  “啊……不……啊……要来了……嗯……啊……要来了……”厕所中不断发
出噗嗤噗嗤的淫水声,当再一次被凶猛的龟头顶在了花心处,并压磨了一阵时,
夏雨瞬间来到了高潮的边缘,小腹一阵抽搐,泛白的粘液随着肉棒的继续运动从
蜜道中流出。
  “啊……出来了……升……嗯……升天了……啊……好美……”
  ——————-
  瑶瑶无精打采地随着宿舍的女生一起在饭堂吃着饭,心中却已经飘到了医院
里,想着来哥此时起床了没?想着来哥有没有想自己呢?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林老师今天有事,早上放我们的假!不用上课了喔!”
消息最灵通的小琴喜气洋洋地跑进饭堂向瑶瑶她们宣布着好消息。
  “OHYEAH!”有人高兴地欢呼一声。
  “真是的,不早通知,早上就不用那么早起床了!”也有人抱怨着。
  而瑶瑶却连饭都没吃完就跑出食堂。
  [ 可以去见来哥了!]
  瑶瑶心中充满了快乐。
  不久,瑶瑶就来到病房门前,想着来哥现在可能还睡得跟猪一样,瑶瑶突然
就想要作弄作弄自己的来哥,轻手轻脚地打开病房的房门,偷偷地往病床移去,
却发现来哥早已不在床上,不由嘟着小嘴,有些失望。
  此时一种奇怪的声音传进了瑶瑶耳中,她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那是紧
闭着门的厕所,[ 来哥在那?嘻嘻。] 瑶瑶又捏手捏脚向厕所走进。
  随着移动,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噗嗤噗嗤……啪啪啪……”
  不由得瑶瑶就想起自己与来哥做爱的情形。
  [ 这好像是做爱的声音?] 想到这个可能,瑶瑶不由俏脸发白,[ 难道来哥
跟别人?]
  “啊……啊……好舒服……要……嗯……”一阵女人舒服时特有的呻吟传进
瑶瑶的耳中,终于证实了心中的担忧,瑶瑶的腿有些阑珊地向前移动。
 “好……深……好……深……啊……太深了……啊……都到……到顶了……
  喔……怎么会……这么……深啊……啊……“女人娇媚难耐的呻吟仍然环绕
在瑶瑶耳边,如同一把把重锤般击打着她的心。
  [ 不是的,可能是别人,不一定是来哥。] 瑶瑶明知可能性非常之低,但心
中仍是如此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贴住门板,瑶瑶仔细地倾听着里面的声音,除了那个女人时而发出的淫声浪
语外,还有一种男人急促的呼吸声和嘶吼声。
  “呼呼呼……噢……”这把声音跟昨晚驰骋在自己身上的那种呼吸声极其相
识,瑶瑶痛苦地捉着自己的长发,摇着头想要甩掉着脑中不详的预感,[ 不!不!
不!肯定不是来哥,肯定是别的男人!一定是!]
  看着门板下那百叶窗似的通风口,瑶瑶蹲下自己的身体,头部向上地往缝隙
中望去,只见一个女人脸部着地,整个上身都趴倒在地面上,两手无力地垂在身
体两侧,屈着膝盖跪倒在地上,高高地翘着挺翘的肥臀,身后一个男人则蹲着马
步,两手用力地按着女人的屁股,臀部前后快速地移动,胯下那根长而粗的肉棒
飞速地在女人的蜜穴中抽插,不断翻飞着女人的阴唇。
  瑶瑶的脸色煞白了。
 还是那样俊秀儒雅的侧脸、还是那样强壮挺拔的身姿、还是那样迅猛有力的
  抽插,无疑,正是自己的来哥,瑶瑶盯着他在蜜穴中来回进出的肉棒,看着
他舒爽的表情,再看那个被压在来哥身下的女人,竟然是嫂嫂的好朋友小雨姐姐,
而看着她此时那春情难耐的样子,再听着她的淫声浪语。
  瑶瑶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啊……到了……不行了……不行了……喔……啊……受不了………又顶到
  了……快……快……顶到花心了……我……喔……又要来了……又要高潮了……
  呜……“
  [ 又?他们不是第一次了?]
  一种被人背叛被人抛弃的心思移上心头,瑶瑶不由悲从中来,赶紧捂住自己
的嘴,从美目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