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 (第二十三章 暗战,情破坚冰)

   第二十三章 暗战,情破坚冰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他们一生都充满了对爱情的幻想,当平淡的生活磨灭了
情感的热情,她会屈服于道德的伦理,家庭的责任,以及女人的操守之下。但她
的情感不会消失,只会埋藏。一旦遇见了能够给予她们感情寄托的港湾,她们的
身体与心灵会很容易的在男人猛烈的攻势下沦陷。
       ————————————————————
  高潮过后,两人都停歇下来,相拥在一起喘着气。
  苏芮婉已经筋疲力尽,浑身酥软,如一只慵懒的小猫无力的趴伏在裂祭怀里。
  美艳的俏脸红潮点点,水灵的眸子微微闭合,眉宇间残留着欢好后愉悦的痕
迹。
  原本盘在脑后的长发胡乱的垂在颈脖处,红唇微张,娇喘吁吁,更添几分妩
媚与慵懒。
  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欢爱,苏芮婉就好似做梦一般。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疯
狂,如此饥渴,在地下停车场就敢与少年荒唐的肉搏。也没想到自己会迷迷糊糊
的做他干妈,然后与之乱伦性爱。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会淫荡的叫喊着让少年内射!
  饥渴的呻吟,剧烈的娇喘,粗大的肉棒在蜜穴中狂野的抽送,带来惊涛骇浪
般的狂潮。那一刻,自己好像已经忘却了所有,身体不受控制的在男人密集的进
攻中摇曳扭动,随后风雨飘零,灰飞烟灭。
  一切都太荒唐,太疯狂了!
  「干妈,舒服吗?」裂祭温柔的抚摸着苏芮婉光滑细腻的粉背,喃喃低语,
「听说这样可以延长女人高潮的余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许多男人在完事后都忘记了女方的感受,却不知此时的她心里比男人更空虚。
  这个简单的抚摸背部的动作,不仅可以延长女人高潮的余韵,还能让女人得
到最大的心理满足,让女人对男人产生好感和依恋。
  对于裂祭的细心,苏芮婉不禁有些感动,至少丈夫就从来没有这样体贴过。
  很快,轻柔的抚摸带来了身体的愉悦,苏芮婉红着脸轻轻嗯了一声,声音微
不可闻。
  「呵呵,我还以为书上写的是骗人的呢。」得到苏芮婉的回应,裂祭似乎十
分高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双手的动作更显温柔。轻柔滑动,来回抚摸,生
怕弄疼了她的肌肤。
  感觉到少年的体贴与温柔,一丝久违的温暖在苏芮婉心中泛起,令她的目光
有些迷离。
  有多久没有得到这样的温柔了?
  整整二十年!
  自从丈夫的官位越来越高后,他就变了。变的冷漠,变得无情,他的一颗心
都记挂在了仕途的发展上,对家里不闻不问,对自己缺少关怀,就连亲热也是草
草了事,做完之后倒头就睡。两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阻隔在了两人之间。
  而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对自己就更没有了兴趣。每天花天酒地,夜不归宿,
而自己只能独守空闺,与寂寞为伴,让冰冷与孤独一天天的折磨自己。
  心灵的冰冷,灵魂的孤寂,岁月的流逝。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最美好的年华
就要在丈夫的忽视下白白流逝!?凭什么当初的誓言就如脆弱的蛋壳不堪一击?
  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哀戚与悲愁在心中交织,苏芮婉越想越委屈,心中五味杂陈,恨意泛滥,伤
心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感觉到胸前的凉意,裂祭不禁低下头去,只见苏芮婉泪眼胧朦,神色凄楚,
看起来楚楚可怜,再也不似政坛女强人的模样。裂祭有些吃惊的问道:「干妈,
你…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苏芮婉突然一把拍开他的手,脸色森冷,大声斥责道:「不要你管,你们男
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贱货!」
  「干妈,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裂祭愣愣的看着他,一脸错愕,似乎自
己犯了什么过错。他不明白为什么苏芮婉的情绪大变。
  「难道不是么?」苏芮婉冷声质问,瞪着裂祭大声道:「我好心救你出来,
你却强暴我,你们男人除了用下半身思考还会什么!?」
  裂祭神色紧张,解释道:「干妈你误会…」
  「不要解释!」苏芮婉冷声道:「也不要再做出这副假惺惺的模样,真的很
恶心!」苏芮婉神色冰冷,狠狠的瞪着裂祭,如一只愤怒的母狮,与先前妩媚慵
懒的样子判若两人。
  看着女人凄楚的模样,裂祭神色黯然,默默的垂下头,过了良久才惭愧的说
道:「干妈,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裂祭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深深的埋下了头,看上去内疚而惭愧。但只有他
自己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那漆黑的眼眸深处跳跃着兴奋的光亮,如流星的光辉
一闪即逝。
  机会!机会来了!
  裂祭,你的机会来了!!
  裂祭心头火热,紧握着双拳,不停的在心中叫喊着,身躯兴奋得都有些颤抖。
  他从未天真的认为占有了这个女人的身体就能征服她,也从未认为女人会因
为肉体关系而向自己屈服。面对这种意志坚定的女人,性欲的满足只是充分条件,
而情感的满足才是必要条件!
  女人是多情的,是情感动物,谁能给予她情感的满足,谁就能彻底拥有她!
  特别是对于这种四十来岁的女人来说,更是如此!
  年纪的增加,岁月的流逝,身材的老化,她们对自己越来越不自信,对女人
魅力的流逝越来越不安,而丈夫也会在这几十年间对她们失去兴趣,进而缺少情
感的呵护,肉体的交流。让女人更加敏感,更加不自信。
  渐渐的,她们会感到一种被漠视的失落,被忘却的无奈。可女人天生就是情
感丰富的动物,她们一辈子都渴望情感的滋润,渴望异性的关怀。在这样的情况
下,她们的情感会积压在心底,越来越深,直到忘记了自身对于情感的需求。而
一旦某个男人对她们猛烈进攻,激发了她们想要被爱、被关怀的渴望,她们就很
有可能会出轨,背叛家庭和丈夫!
  苏芮婉就是这种类型。身在政坛这个特殊的环境,她不可能去找小白脸,也
不可能随便找男人。所以,她的情感没有任何渠道能够得到满足。她会自然的将
自己伪装起来,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到事业中。严肃,冷漠,坚强,进取心强,俨
然一个事业的女强人。但无论她怎么掩饰,怎么伪装,她的灵魂是寂寞的,内心
是孤独的,如一口干涸的老井,需要春水的滋润。
  裂祭已经看穿了她的本质!
  他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触碰到了苏芮婉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她的
情绪失控就是最好的证明!此时他需要做的就是满足她渴望被关怀的欲望,征服
她的身体与灵魂!
  战争的号角,已经奏响!
  「你…你老公对你不好,是吗?」
  裂祭依旧垂着头,语速低缓,声音有些黯然,有些失落,也有些哀怨,如伤
感的迷雾,飘飘荡荡的在车内弥漫。一句话说完,空气中似乎都充满了男人的不
干与愤恨的情绪。
  「不要提他。」苏芮婉声线冷淡,面无表情。
  「他为什么这样对你…」
  「我叫你不要提他!」
  苏芮婉突然抬起头来,狠狠的瞪着裂祭,激动的咆哮着。狰狞的脸孔如一只
受伤的母豹子,看起来甚是可怖。「你知道什么!?你和他是一样的,不要以为
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怜我?同情我?你还不配!你还不够资格!」
  冷漠的表情,不屑的口吻,一切都充满了愤恨与怨气。但裂祭却敏锐的注意
到她愤恨的外表下,冰封的内心破开了一道微小的裂痕,一道有机可趁的致命伤
口。
  他要让它感染病毒,将她彻底摧毁!
  「干妈!」裂祭饱含深情的低唤一声,用力将这个情绪失控的女人抱在了怀
里。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苏芮婉剧烈的挣扎着,厮打着裂祭的
身体。
  裂祭承受着身体的痛楚,但却没有放手,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苏芮婉颤抖的身
体,犹如抱住了整个世界,他要给她温暖,给她发泄的渠道,给她安静的港湾。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苏芮婉依旧不停的斥骂着,挣扎着,
眼泪飞洒。
  渐渐的,她的力道越来越小,叫喊声也越来越弱,最后安静了下来,如一个
没有灵魂的木偶,一动不动。晶莹的泪水从眼眶涌出,顺着苍白的脸庞默默流淌。
  「从前,有一个女人。她美丽,温柔,善良,勇敢。当她长大后显得愈发美
丽,亭亭玉立,惹人爱怜。如同所有女人一样,她对美好的爱情充满了幻想,幻
想着以后的人生伴侣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来,她结婚了。一个温柔体贴,疼爱自
己的男人。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她以为她会这样一辈子幸
福的生活下去。」
  裂祭淡淡的说着,低缓的声音很轻很柔,似在诉念一首伤感的诗文,如幽深
的水潭溅起的水花,幽静随然。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切都是希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丈夫变了。
  变得冷漠,变得无情,他开始疏远她,漠视她,以往的温柔、呵护与关怀都
不复存在。两人之间渐渐冷漠,曾经那个温暖的家,甜蜜的避风港,只剩下了冰
冷的床单与空旷的寂寞,他开始很少回家了…」
  随着声音的延续,苏芮婉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表情开始变得木然,哀戚的
神色随着裂祭的话语闪烁不定,她似乎已沉浸在了以往的回忆中,沉浸在了心底
深处那不忍触碰的伤痛,随着画面的快乐而快乐,随着画面的痛苦而痛苦。
  「他背叛她!背叛了这个曾经爱过的女人!背叛了当初信誓旦旦的誓言!背
叛了男人应有的责任!背叛了这个曾经温暖的家!」
  裂祭原本平静的面庞突然变得狰狞,那轻柔的声音也如同腊冬时节的寒风呼
呼作响,整个车内的空间似乎都在沸腾,都在愤怒,都在咆哮!那充满魔力愤怒
的声线如同得到了生机的蔓藤,迅速的依附在了苏芮婉那千疮百孔破碎的心灵上!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
  苏芮婉大声咆哮着,脑中的画面如镜子般一面面碎裂,破碎的光线犹如尖刀
割伤了她已有着皱纹的眼角,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落寞的陨落,痛苦的呻吟,
无助的哀鸣,却无可奈何。
  它渐渐落入黑暗的深渊,没有一丝停留。
  「为什么?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苏芮婉嘶声叫喊着,眼泪如决堤的洪水簌簌落下,苍白的脸颊上因激动而泛
着病态的嫣红,那呜咽的声音如野狼失去了孩子的哀号,悲戚至极,令人扼腕心
酸。
  裂祭静静的看着她,低声道:「不管为什么,他都已经变了。」
  「回不到从前了?」苏芮婉痴痴的问着,朦胧的泪眼充斥着无助与哀伤。
  「回不到了。」裂祭摇了摇头,紧紧的搂着苏芮婉,「男人与女人不一样,
对着心爱的女人他会无比温柔,而一旦绝情起来也没有人比的了。」
  「干妈,不要在哭了,不值得。」裂祭抬起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痕,
漆黑的眼眸里闪烁着柔情与疼惜。那充满爱怜的目光犹如一道暖流温暖了苏芮婉
冰冷的心灵。
  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关心,对自己的迷恋。她心中隐藏了
二十年的渴望被关怀的情感终于被激发了出来,陌生而熟悉,温暖而醉人。一瞬
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被融化了,变得柔软,变得悸动,变得如水流淌。
  她就这样睁着泪眼痴痴的看着他,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犹如一
个小女孩,感受着男人温柔的抚摸,爱怜的柔情,久违的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苏芮婉突然抬起头来,深深的看着他,「你…你为什么这么
关心我…因为我救了你吗…」
  「不是。」裂祭摇了摇头。
  「那…那是为什么…」苏芮婉语声哽咽,神色凄楚,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少年,
眼眸深处跳跃着一丝莫名的期待,手指因紧张而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她不知道为
什么要紧张,她只是希望他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关心自己。
  她渴望他的爱,一个年龄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少年的爱!多么荒唐,这连她自
己都不相信!
  「你像我的亲人。」
  听到这句话,苏芮婉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漏了一拍,朦胧的泪眼里难以掩饰那
淡淡的失望。
  裂祭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深深的望着她,柔声道:「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
就有种浓浓的亲切感,让我忍不住去关心你,呵护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
就在刚才…我…」
  说到这里,裂祭脸庞泛起一抹羞涩,随后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了,
我并不是因为这种亲切感而去关心你,我感觉你的身上有一种难言的魅力,莫名
的吸引着我,让我忍不住想要去抱着你,呵护你,拥有你。」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也许这是你听过最烂的表白吧…」裂祭黯
然的垂下头,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因为失败的表白而沮丧、懊恼。
  「不,不是的!」
  苏芮婉猛然激动的出声辩解,伸手按住了他的唇,深深的看着他。她感到有
些心痛,有些甜蜜。男孩深情的目光,笨拙的表白,以及哀愁的口吻都深深的打
动了她。简单、纯净、真诚,她从未听到过如此让人心动的话语。
  「我喜欢…我喜欢你说的话。」苏芮婉痴痴的看着他,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
的水雾。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酥软了,在含情脉脉的柔情中荡漾。
  「干…干妈…」裂祭惊喜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看着少年傻傻的表情,苏芮婉心里甜丝丝的,她感觉这一刻就像梦幻一般,
自己竟会陶醉于一个少年的赞美与柔情中。
  「叫…叫我的名字…」苏芮婉羞红着脸,微弱的声音几不可闻。
  「芮婉…」裂祭轻轻的唤着,「不过我还是想叫你干妈…」
  「为什么?」苏芮婉眨了眨眼。
  裂祭有些尴尬的笑道:「因为有一种禁忌的快感。」
  苏芮婉微微一愣,转而明白过来,美丽的俏脸刷的一下通红,狠狠的白了他
一眼,娇嗔道:「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满脑子色欲思想。」
  「谁叫干妈这么漂亮,这么性感呢?」裂祭微微一笑,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
里,深情在她耳边低声道:「干妈,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关心你,爱护你!」
  「讨厌。」听着少年深情的话语,一抹甜蜜涌上心头,苏芮婉痴痴道:「只
要…只要你的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
  裂祭紧紧的搂着苏芮婉,嘴角溢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
打开了苏芮婉的心扉,只要以后多给予她关心与呵呵,她就会被自己完全拥有。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一本心理学上述说的内容。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他们一生都充满了对爱情的幻想,当平淡的生活磨灭
了情感的热情,她会屈服于道德的伦理,家庭的责任,以及女人的操守之下。但
她的情感不会消失,一旦遇见了能够给予她们感情寄托的港湾,她们的身体与心
灵会很容易的在男人猛烈的攻势下沦陷。」
  这就是女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