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十一)

  李丁回到宿舍里,见胡玉媚躺在沙发上睡觉,她换了一套浅紫色的天鹅绒卫
衣,蜷缩着身子睡得正香,连他进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见女人身上两个遮盖的都么有,李丁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床毯子,轻轻的给她
盖上,女人似乎有点反应,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李丁赶忙轻手轻脚的离开出
了门。
  听到关门的声音,胡玉媚的眼睛立刻就睁开了,摸了摸肩头的毛毯,心中的
滋味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刚刚真是差点把她吓死,如果李丁早回来一分钟,就会
看到一个光屁股没人再焦急的换衣。胡玉媚前脚到家,后脚就忍不住的摸上自己
的奶子,靠着门板就手淫起来,好在她还有点理智,怕李丁突然回来,此刻她上
身下身都是完全潮透了,其实是上衣,全部被奶水打的湿淋淋的,两个奶头更是
敏感到了极点,被衣服轻轻擦到就完全停不住自动泌乳,勉强控制住性欲的冲动,
手忙脚乱的从旅行包里翻出换洗衣物,刚刚换好,忍不住想起李丁胯下雄厚的本
钱,她哪里还忍得住,一贯性欲旺盛的她,一次手淫非得高潮三四次才能满足,
就在她蜷缩在沙发里一边摸奶子一边抚弄阴蒂时,突然传来李丁开锁的声音,吓
得她动都不敢动,现在李丁又出了门,她小心翼翼的移到窗边,微微露出半个头,
看到李丁行走的方向是学校的教学楼,这才放下心,解开卫衣的拉链,揉了揉鼓
胀的丰乳,靠着墙壁手淫起来。
  脑海里幻想的对象自然是李丁,其实她知道李丁对自己有想法,就在中午的
时候,她一直背对着男人做菜,李丁自以为女人没发觉,其实他却忘了在洗脸架
上有个长方形的镜子,洗脸架正好就在放煤油炉的桌子附近,一开始胡玉媚还没
注意到,但是随着李丁的目光越来越火辣,也许是第六感,反正胡玉媚是感觉到
背后有人紧盯着自己,除了李丁自然没别人,她不好意思回头,正巧瞥见镜子中
的形象,李丁的模样清晰可见,他的眼神充满了掠夺和征服的欲望,吓得她不敢
再看,做饭的时候一直都有些心惊胆战,生拍李丁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将自己强奸
了,她不停问自己,如果李丁正要强奸自己怎么办,是呼叫还是挣扎还是顺从,
从理智上说自然是反抗,毕竟没人愿意被强奸,但是随着时间变长,她的心理竟
变成了渴望,反正自己是三十二岁的老女人了,十一月没有做爱让她对男人极为
渴求,但是一贯的道德观念让他势必无法做出主动找男人的举动,如果李丁要是
用强的话,反正自己也没他力气他,干了就干了吧,自己也不吃亏,小伙子年轻
又英俊,这么一算,好似倒是自己占了便宜。
  哪想她自己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李丁却只是想过个眼瘾,待刘思巧来了以后,
就没指望了,就在她意兴阑珊时,竟然有了意外的发现,小树林中两人的亲密举
动,点燃了她累积了十一个月的熊熊欲火,让她根本难以自拔,实在没办法,只
能偷偷躲在一旁自渎,但是很显然,她需要的不是手指,而是一根粗大的鸡巴,
一根能让女人死心塌地为之放弃一切的鸡巴,胡玉媚此刻早已意乱情迷,如果李
丁这会儿把她强奸了,她恐怕不仅不会告他,还会心甘情愿的一辈子被他肏. 不
过这个事情,李丁并不知道,这会儿他正在办公室里手淫,刚刚刘思巧的帮忙虽
然舒服过瘾,但是并没有实质上的解决问题,他又找不到其他地方手淫,只有办
公室这个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脑海里幻想着巧巧诱人的小嘴,娇美的身材,李丁趴在桌子上,手再桌子下
快速套弄鸡巴,说实话,这个姿势一点都不舒服,但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最保险,
因为姿势的问题,一直都无法达到兴奋点,李丁郁闷的要死,当有学生经过窗户
前时,他只能仰天长叹,把胀得难受的鸡巴塞回去,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脑
海里不由的又回味起胡玉媚迷人的身体曲线。
  随着办公室里的同事越来越多,李丁只能收去脑中的旖旎,快到上课点的时
候,胡玉媚才急忙赶来。
  李丁见状,笑道:” 睡过头了。” 胡玉媚啊了一声,点头说道:” 嗯,对,
谢谢你的毯子。” ” 不客气。” 旁边教师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的奇道:” 你们
俩这是什么情况?” 胡玉媚说道:”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都没有。” 众人哪里肯
信,中午的时候两人分明是一同离开的,刚刚话好似两人在同一处待过。
  李丁赶忙接着上课的由头跑掉,留下胡玉媚给众人解释,下午的课上,刘思
巧依旧是平常的模样,直到李丁出了一道题目让大家完成时,她才趁着众人低头
的时候,微微抬起头,对上爱人的眼睛,伸出丁香小舌在嘴唇上舔了一圈,眼神
中满是爱欲的光芒,李丁被这个小妮子勾引的阳具硬的笔直,赶忙双手扶住讲台,
见爱人出丑,刘思巧得意的笑了笑,方才低下头去。
  李丁下午只有一节课,结束后,他赶到门卫那边,从那里拿来工具和玻璃,
去给胡玉媚的房子玻璃换一下,又搭着梯子上了房顶,找到破碎的瓦片,正在忙
着替换,就听到底下有人喊:” 小李在上面吗?” 听声音是胡玉媚。
  李丁大喊道:” 在,正在给你换瓦片。” ” 哦,你小心点。” 胡玉媚也大喊
道。
  ” 嗯,快好了。” 李丁回应道,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还不到下班的点,以为
胡玉媚只是过来看看进度,混没在意。把这边的房顶弄好,李丁想起自己住的屋
子,有两块瓦也有点渗水,正好手里有多余的瓦片,他爬过去,找到破碎的地方,
轻轻揭开,习惯性的往下看了一眼,顿时呆若木鸡,只见在视线正下方,胡玉媚
露着雪白的胸部,正在给孩子喂奶,听到房顶上的动静,正好抬头,两人你看我
我看你,还是胡玉媚先反应过来,呀的一声赶紧一弯腰,把衣服放下来。
  李丁慌乱的后踏两步,没有控制好劲道,一脚踩空,把年久失修的屋顶踩出
一个大窟窿,一条大腿整个儿悬在半空中,甚是吓人,胡玉媚听到巨响,再次抬
头,看到此情景,急忙喊道:” 小李,你怎么样?” 李丁感到悬着的大腿火辣辣
的疼,不过现在天气比较冷,裤子穿得厚,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应该是擦破了
油皮,于是答道:” 没事,不用担心。” 胡玉媚这才放下心,说道:” 我去找人
来。” ” 不用,” 李丁说道,说着话间缓缓的用力,把脚拔出来,房顶是不能修
了,他勉强支撑着顺着楼梯爬下来,还剩几格的时候,早已在一旁的胡玉媚赶紧
上前扶住他。
  ” 要不要去医院?” 胡玉媚问道。
  李丁摇摇头,说道:” 问题不大,应该是皮擦破了,休息两天就好。” 伤虽
不重,但是表皮疼痛却是非常疼,而且皮下也有出血,待进到烂了个大洞的屋内,
胡玉媚不管两人的关系,坚持要查看李丁的伤势,他没得办法,只有脱下外面的
休闲裤,里面只有一层秋裤,伤势不重,但看起来却极为吓人,皮下出血把整条
裤管都给染红了。
  胡玉媚惊叫道:” 这还不叫严重,有没有骨折什么的?” 李丁苦笑道:” 胡
姐,你别紧张,真不严重,只是皮下出血,擦破皮而已。” ” 真的?” ” 真的。
” 李丁用力的点点头,两人靠的很近,胡玉媚身上那份熟女特有的成熟体味,熟
悉而又陌生,让他不由从心底生出一道邪火,中午被少女舔弄还未爆发的阳具,
这会儿像得了指示一般顿时竖了起来,尴尬的是,这会儿他只穿着秋裤,根本没
有东西可以阻挡,瞬间就形成了一个阶段的帐篷。
  胡玉媚看到眼前急剧发生的变化,不由的一阵脸红,想到中午在小树林中见
到的一目,那根给自己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粗大阳具,此刻就活生生的出现在自
己的眼前,虽然隔着一条薄薄的秋裤,但是跟裸露在外面也没什么区别,反而是
遮掩的凸起更加容易激起情欲的波动。
  李丁简直是羞愧欲死,他赶紧用手捂住,可是欲盖弥彰,反而是更加尴尬,
胡玉媚啐了一口说道:” 捂什么啊,姐又不是姑娘家,什么没见过。” 话刚说完,
察觉不对,这话说的自己跟人尽可夫一般,赶忙加了一句,说道:” 我只见过我
丈夫的,可不是见过很多人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这话说的,反而是更加惹人
遐想。
  李丁赶忙说道:” 我没误会,我没误会。” 言多必失,闹了笑话的胡玉媚赶
紧岔开话题,问道:” 紫药水放在哪里?” 李丁说道:” 早上拿到办公室给你用
了。” 胡玉媚想起说道:” 哎呀,我丢办公室了,你等着,我去拿,你帮我带下
孩子。” 说完,把女儿放到李丁的怀里,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李丁看到女人离开,不禁捏了下阳具,说道:” 可恶的东西,尽让我丢脸。
” 脑海中不禁想到刚刚从房顶上看到的白花花的胸部,丰满鼓胀,虽然只是惊鸿
一瞥,但足以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不刻意去回想,但是脑海中却总是不断浮想,
忽然,他听到房顶有声音,蹭蹭蹭一路跑过去,心道定又是哪里来的野猫,转念
一想,不对啊,野猫爬过屋顶的声音都能听见,自己爬过来的声音没道理胡玉媚
听不见,可是她为什么还在哺乳,丝毫没有警觉,难道她是故意的?李丁在心底
瞎琢磨着,不过即便是琢磨出有问题,他也不可能去当面问这些事,只能烂在肚
子里。
  刚刚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小婴儿竟没有被吓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半睡半醒
间倒也好玩,李丁忍不住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小脸颊,忽地发现婴儿的嘴角有一块
白色的奶渍,显然是胡玉媚匆忙间忘了擦的,他赶紧四下打量了下,然后用手指
轻轻的将那块奶渍擦掉,看着手指上的白色液体,他贪婪的放入口中吮吸,奶香
已经很淡了,但是精神上的冲击是不一样的,手指仿佛是胡玉媚的奶头一般,让
李丁舍不得放开,淡淡的乳香充斥在口腔中,让他的心久久的无法平静,好似胡
玉媚那对滴着奶水的大乳房坚挺的矗立在自己的面前一般。
  很快,胡玉媚就赶了回来,美少妇气喘吁吁,胸口剧烈起伏,落在李丁的眼
睛里,让他不由自主的又咽了口口水,鸡巴又有些膨胀的感觉,好在他已经有了
准备,事先拿了枕头盖在裤裆上。
  见李丁这副模样,胡玉媚不禁好笑,自是不会点破,关上门,缓步走到李丁
的身边说道:” 把裤子脱了,我给你上药。” 李丁赶忙摆摆手,说道:” 不用不
用,我自己就可以。” 胡玉媚笑道:” 你是为了帮我修房顶才受伤的,难道让我
表达下歉意和感谢都不行。” 李丁涨红了脸说道:” 呃,这里不太方便。” 胡玉
媚也是俏脸一红,说道:” 那你自己小心点。” ” 嗯。” 李丁点点头应道。
  递过去药水和消毒酒精,胡玉媚抱起孩子走到门外,见门合上,李丁这次松
下一口气,他真怕再跟这个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女人再呆下去,就会忍不住做
出强暴之事,他可不想后半生在监狱里呆着。
  脱下秋裤,整个大腿内外侧皮都破了,李丁忍着痛,先用酒精消了毒,然后
正在抹药水,突然门被打开了,吓了他一跳,赶紧拿过秋裤遮盖,见到进来的人,
这才放下心,原来是刘思巧。
  ” 这么快就放学了?” 李丁奇怪的问道。
  刘思巧没有答话,快速的跑到李丁的身边,伏下身子痛惜的问道:” 怎么伤
得这么重?” 李丁笑了笑,说道:” 没事,皮外伤而已,已经放学了?” 刘思巧
摇摇头,说道:” 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胡老师在操场上告诉我,说你腿受伤了,
所以我就赶紧跑过来了。” ” 哦。” 李丁了然应道,农村中学的体育课非常松散,
有一些住在镇上的学生,最后一节的时候,都会翻墙头跑回家看电视。
  刘思巧看了看房顶上的大洞,说道:” 你晚上怎么睡?烂了这么大的洞。”
李丁挠挠头,说道:” 反正又没有雨,凑合一晚上吧,明天我找人来修,这个我
可搞不好。” 刘思巧点点头说道:” 那你晚上多盖点,小心着凉。” ” 嗯,放心
吧,我体质好着呢。” 李丁笑道。
  刘思巧说道:” 体质好也要注意,我帮你上药。” ” 嗯。” 少女蹲下身子,
专心致志的把剩下的伤口摸上紫药水,然后又拿来云南白药的粉剂均匀的涂抹上,
怕爱人感到疼,刘思巧动作轻微的很,还不停的鼓起小嘴用凉风吹拂伤口,看着
少女小嘴的可爱模样,李丁的阳具又老实起来。
  两人离的很近,裤裆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刘思巧的眼睛,她低声笑骂道:”
坏蛋,这个时候还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丁低声笑了下,说道:” 谁叫你长得
那么美,巧巧,再帮我舔舔吧。” 刘思巧在男人没受伤的地方轻拍了下,说道:
” 疯啦,胡老师随时可能会进来。” 李丁笑道:” 不会的,她知道我在上药,我
没说好之前,她不会进来的。” 刘思巧拗不过爱人的坚持,只得答应下来,早已
被胡玉媚白花花的胸部弄得欲火中烧的李丁赶忙把三角裤往旁边一撸,浓密的黑
毛中,一根擎天柱直插苍穹,见男人献媚讨好和饥渴的眼神,刘思巧轻笑了下,
跪坐在腿上,扶正男人的阳具,缓缓的为他口交起来。
  弄了大概十来分钟,刘思巧口舌酸麻,可怜李丁还是未得发射,那个郁闷的
心情真是用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刘思巧也是心有戚戚焉,说道:” 老师,你怎
么老师不射啊,我嘴巴一点劲都没有了。” 李丁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啥也没说,
有时候本钱太厚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前和李菲口交时,那个女人的口交技巧非常
熟练,但也必须口交和乳交合力才能偶尔把李丁的精液榨出来,刘思巧这样的新
手,怕是要修炼很久很久才有可能。
  远方传来放学的铃声,李丁抱着刘思巧调笑了几句,说些体己的话,把小姑
娘逗的眉开眼笑方才放她离去,门合上后,他听到刘思巧和胡玉媚打招呼的声音,
赶忙拿秋裤遮盖了下,他现在伤口上都是药粉,暂时还不能穿裤子。
  ” 当当。” 门上传来敲门声,急着传来胡玉媚的声音,” 小李,我可以进来
了吗?” 李丁检查了下,除了小腿还在外面外,其他都遮好了,于是说道:” 可
以了,进来吧,胡姐。” 胡玉媚抱着孩子走进来,眼神中带着古怪的笑意看着李
丁,方才她和刘思巧打招呼时,看到少女的嘴角有些发红,便知道刚刚两人在房
中必是又作了中午没做完的事,当真是羡慕的紧,因此一进屋,眼神不免就瞟向
男人的胯下,见他捂得严实,不由又觉得好笑。
  看到胡玉媚鼓胀胀的胸部,李丁不免又想起刚刚手指上的奶水,赶忙撇开念
头,随后说道:” 幸亏你下午在,不然都没人给我拿药水,谢谢啊。” 胡玉媚抱
着孩子坐在床头,说道:” 这话说的,你要不是帮我修房顶,也不会受着无妄之
灾。” 李丁忽地想到刚刚在房顶上看到的一幕,赶忙解释道:” 胡姐,先前我在
房顶上,想起我屋子这边也有两块瓦坏了,所以才过来的,不是故意那个的。”
胡玉媚想起刚刚的事,不由的脸上一红,说道:”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 李丁点点头,长舒一口气道:” 我真怕你误会了我,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 胡玉媚笑道:” 你当我是朋友吗?” 李丁点点头说道:” 是啊,胡姐,你不当
我是朋友?” 胡玉媚娇笑道:” 当然不是。” 见男人面色有些难堪,她调皮的话
锋一转说道:” 我当你是我弟弟呢。” ” 啊。” 李丁被胡玉媚大喘气的话语弄得
哭笑不得。
  胡玉媚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说道:” 有些人吧,见了一辈子的面,也只能是点
头之久,有些人,见了几天,可能就一见如故,我想我对你的感觉就是后一种吧。
” 李丁被她的说有点不好意思,在胡玉媚的面前,他始终有些放不开,说道:”
我对胡姐也是一见如故。” ” 呵呵。” 胡玉媚笑了笑,说道,” 其实我有个弟弟,
是亲弟弟,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有计划生育,我弟弟比我小三岁,他长得虎头虎脑
的可爱极了,如果长大的话,样貌一定不比你差。” 李丁察觉到胡玉媚话语中藏
着的落寞,小心翼翼的问道:” 后来呢?” 胡玉媚悲伤的惨然笑了下,说道:”
他9岁的时候,在池塘里游泳,结果不小心溺水死了。” ” 对不起,胡姐。” 李
丁歉然的说道。
  胡玉媚摇摇头,说道:” 没事,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都快不记得他长
什么样了。” 说着,她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李丁说道:” 小李,你做我弟弟吧。
” ” 啊,可以吗?胡姐。” 李丁讶然的问道。
  胡玉媚点点头,说道:” 如果你介意我是个被人赶出家门的老女人的话,那
就算了。” 李丁急忙说道:” 怎么会,你哪里老,我都没见过几个比你漂亮的女
人。” 话一出口,李丁感到未免有些孟浪,但是很奇怪,胡玉媚不仅没有露出生
气的模样,还好似很受用。
  两人的关系到这一步,气氛自然融洽了许多,说笑了几句,就听到门外传来
拖拉机的声音,胡玉媚走到门口,开门看了下,喊道:” 对,是这里。” 原来是
她下午订的旧家具送到了。
  指挥着两个工人把床和衣柜放好,胡玉媚的宿舍还么有灶具什么的,晚上还
得在李丁这边凑合,把孩子哄睡着,胡玉媚扎上围裙摆弄起晚上的饭菜,李丁自
然没有放过一饱眼福的寄回,有了中午的经验,胡玉媚没有吱声,红着脸弄着晚
饭,因为事先知道,心里反倒是感到发痒,男人的视线有若实质一般,游走在自
己的腰腹和臀部间,想起男人胯下的阳物,她忍不住的夹紧双腿,心神恍惚,几
次差点弄错了程序,直到刘思巧到来,把男人的注意力勾走,她才松了口气。做
好饭后,她借口到了隔壁屋子,快速的脱下内裤,已经被分泌的爱液弄得湿哒哒
的,忍不住在心底埋怨了李丁几句,重新换了一条内裤又匆匆赶了回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