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十三)

  下了大半夜的雨,在破晓前渐渐停了下来,被生物钟闹醒的李丁懒洋洋的不
想动弹,外面泥泞的地面给了他不起床的充足理由,在漆黑的夜幕中,抱着怀中
温软的女体,李丁的心情却有点无法平静,甚至可以说有些苦恼,胡玉媚跟李菲
不同,李菲有家室而且有社会地位,所以注定了她不可能放弃一切跟李丁走,而
胡玉媚则刚刚离婚,正在孤单无依,不然李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一举成擒,搁在一
个多月前,他怕是会开心的合不拢嘴,可现在两人中间夹着个刘思巧,实在是让
他有些为难,虽然胡玉媚先前有不要名分的表示,但是李丁又不是感情白痴,哪
里会信这个,也许一夜情之后两人不再来往还有可能,如果再来这么几次的话,
难保胡玉媚不会要求的更多,他心里舍不得刘思巧,但是又万万做不到从此跟胡
玉媚划清界限,心中着实煎熬的紧。
  胡玉媚不知多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睡过了,这两年来,为了挽回家庭,一年中
到有大半的时间都奔波在全国各地的妇科医院中,好不容易得到个女儿,却还被
夫家赶出了家门,每每想到这几年的辛酸,真是悲从中来,这几日居无定所,全
靠李丁在一旁扶持,让胡玉媚早已疲惫不堪的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抵抗
力无限接近于零,不知不觉的沦陷在李丁的温柔里,昨夜的主动献身有三分感谢
三分渴望三分报复和一分迷惘,她只想彻底的放纵下自己,没想到李丁给了她超
出想象的惊喜。
  强壮温暖的怀抱,粗壮坚硬的阳具,细腻温柔又不失狂暴猛烈的动作,给了
胡玉媚前所未有的体验,只有过一个男人的她根本不曾想象过这种快感竟是如此
的强烈。与前夫比起来,李丁在床上的战力简直是超出百倍,他的每一次撞击都
是如此的有力,仿佛都要将自己顶穿,阴道被塞得满满的,让她一度怀疑会不会
把身体给撕裂掉,但是在如潮快感不停的冲刷下,胡玉媚根本来不及感到害怕,
只能顺从的迎合着男人的进攻,到最后她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整个人就仿佛是
从澡堂里捞出来一般,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竟是没有半分不舒服,懒洋洋的提
不起一丝气力,满足到了极点,但是身上的男人仿佛还只是刚刚开始一般,依旧
如同一头蛮牛一般在自己的身体上努力耕耘,她不敢开口请求对方停下,因为她
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个梦能一直这么做下去。
  直到胡玉媚被干得在兴奋中昏死过去后,李丁才惋惜的缓缓停下来,有时候
本钱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刚刚持续了快一个小时的激烈性爱,他从头至尾都保
持了如同发动机一般的持续输出,把几年来憋下来的欲望尽情的释放了一次,可
是当他准备第二次时,却发现对方已经毫无知觉的昏死在一旁,实在是好生扫兴,
他可没有奸尸的爱好,以前跟李菲在一起时也是如此,常惹得她调侃李丁,说他
这头蛮牛,每晚至少得有四五个女人陪恐怕才能满足。恐怕也确实如此,李菲当
时每周和李丁幽会一次,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果每晚都陪他,那怕是真要死在
他的胯下。
  胡玉媚可不知道李丁的本钱这么厚,第一次就吃了个大亏,好不容易醒转过
来,只觉得浑身酸痛,不由的轻声哎唷了一声。
  这声呼唤惊动了李丁,他赶忙关切的问道:「姐,怎么了?」
  胡玉媚先是一惊,然后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虽然昨晚两人疯狂的很,
但是现在欲望退去,羞意顿时占了上风,下意识的往男人怀里一缩,说道:「没
事。」
  李丁知道胡玉媚现在的状况,心中颇有些得意,身为男人,这确实是一件很
令人得意的事,笑了笑,说道:「姐,是不是身体难受。」
  胡玉媚深吸了一口气,心情略微平复了些说道:「占了姐的便宜,现在就来
嘲弄我了?」
  李丁笑了笑,搂紧怀中的女人,笑道:「我哪敢,疼爱你还来不及呢。」
  胡玉媚心中不由的甜意上涌,轻笑道:「油嘴滑舌。」
  李丁呵呵傻笑了下,说道:「我可是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从来不说假话的。」
  胡玉媚这会儿心情放松了许多,轻轻在男人的胸口上咬了一下,说道:「老
实人?哼,我看你一点都不老实,昨晚你可真够狠的,弄得我现在全身骨头都仿
佛要断掉了。」
  李丁笑道:「呵呵,昨晚可是你一直在喊『再快一点,再深一点』,我这么
老实,自然要听姐的话了。」
  胡玉媚羞得说不出话来,稍微用力在男人的胸口上又咬了一下。
  李丁不敢动弹,吃痛苦笑道:「姐,你属狗的啊,这么喜欢咬人。」
  胡玉媚仿佛得胜了一般扬起俏脸,笑吟吟的说道:「要你管,谁叫你老是欺
负我。」
  接着从窗户微微透进的光,李丁静静的看着这张宜嗔宜喜的容颜,他从来没
见过表情如此丰富的脸,有性爱满足后的欢愉,有身心放松下来的淡然,有少女
的俏皮憨态,有少妇的妩媚多情,这么多的表情,竟然在一张表情总中尽数包揽,
让他不由的看呆了。
  胡玉媚被男人的眼神看得浑身发痒,欲望像火山一般从心底喷发,炙热的欲
望洪流顺着血管在身体了蔓延,整个身子都仿佛被点燃了,眼神渐渐的有些迷离,
情不自禁的伸过头去,四唇相合,两人疯狂的拥吻着,爱抚着,仿佛要将对方完
全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良久,唇分。
  胡玉媚微微喘着气紧紧贴在男人的胸口,说道:「刚刚咬得痛吗?」
  李丁摇摇头,说道:「不痛,你要是喜欢,下次还让你咬。」
  胡玉媚点点头,忽地吃吃的笑起来,满怀羞意的说道:「那以后,我就是你
的小母狗,嘻嘻。」
  李丁被她话语勾得心头一热,真恨不得现在再将这个尤物压到床上发泄一番,
但是一来顾虑到对方的身体恐怕经不住再一轮的鞭挞,二来感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万一刘思巧赶过来撞见那就麻烦大了。
  察觉到男人的克制,胡玉媚以为对方是顾虑到自己的身体,这份关切当真是
让她感动,强忍着下体的不适,轻声说道:「弟,你要是想要,姐现在还撑得住。」
  李丁笑了笑,吻了吻女人的额头,说道:「姐,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被
我弄过的女人,我不信你现在还有体力再战。」
  胡玉媚羞愧的笑了笑,忽地察觉到男人的话中意味,颇有些吃味的说道:
「弟,除了刘思巧,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李丁迟疑了下,说道:「以前有,不过现在没了。」
  胡玉媚撅着嘴巴说道:「很多吗?」
  李丁笑了笑,摸了摸女人的脑袋说道:「瞎想什么呢,哪里会有很多,只有
一个。」
  胡玉媚接着问道:「是大学时的女朋友?」
  李丁挠了挠头,说道:「算是吧。」
  胡玉媚在男人的胸口轻咬了一下,说道:「什么叫算是啊,一点都不老实。」
  见胡玉媚如此执着,李丁也就不再遮掩着,他做事一向如此,有些事情遮遮
掩掩的反而会产生意料之外的副作用,如果胡玉媚介意自己曾经跟有夫之妇勾勾
搭搭,那现在就分手对两人都好,于是他把自己和李菲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也
就几句话的工夫。
  听完李丁的往事,胡玉媚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讶然,毕竟现今社会,这种事
情并不罕见,而且她做为一名刚刚离婚的小妇人,几乎是主动投怀送抱爬上了比
自己小十岁的男人的床,根本也是没有立场去谴责对方生活的不检点,不由的笑
道:「小丁,看不出来你倒是满风流的嘛。」
  李丁苦笑道:「姐,你就不要挖苦我了。」
  胡玉媚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哪有挖苦你,你自己数数,李菲、刘思巧
加上我,你都已经有三个女人了。」
  李丁不由的搂紧怀中的妇人,说道:「姐,对不起,是我委屈了你。」
  胡玉媚闻言不由心中一酸,说道:「算你有点良心。」
  李丁轻轻的说道:「姐,我现在有些后悔,有些感情是注定不能暴露在阳光
下的,比如我和李菲,比如我和你,我恐怕不能保证能给予你普通女人都可以享
受的家庭生活,读不起。」
  胡玉媚摇摇头说道:「不要道歉,我已经有心理准备,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如果哪天我觉得腻味了,我就会静悄悄的走开,不会打扰你和巧巧的二人世界的。」
  李丁闻言,面色有些难看,苦笑道:「我知道,我懂。」
  胡玉媚见状不由的心中难受,轻轻的把头贴紧男人的胸口,听着他强健有力
的心跳,静静的没有说话。
  李丁轻轻的抚摸着女人光滑的脊背,说道:「姐,虽然我会亏欠你很多,但
是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保护你,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胡玉媚轻笑道:「小弟,你是想让姐姐一直做你的地下情人吗?」
  李丁艰难的点点头说道:「姐,我不舍不得你。」
  胡玉媚仰起头,看着李丁可怜巴巴的模样,怜意顿生,说道:「我又没说一
定会,其实我也有些舍不得你,可是。」
  见女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李丁心中甚是难过,他知道造成这一切难过的都来
源于自己的贪恋,如果自己果断的与刘思巧分手,那么自己与胡玉媚的感情必定
再无阻碍,想到这儿,他不由的产生一股冲动,想说出自己去跟刘思巧坦白分手
的话,但是话到嘴边,想到巧巧乖俏可人的模样,竟是再也张不开口。
  胡玉媚见到男人满脸纠结的神情,心中也是难过,不由的凄然苦笑道:「好
了,小弟,我昨天说过,不会要求你给我什么名分,我们之间只要简简单单的喜
欢彼此就够了,过几年,姐就老了,怕是到时候就算姐不主动离开你,你会厌烦
我了。」
  李丁说道:「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胡玉媚笑了笑说道:「谁知道呢,呵呵。」
  听到女人笑声中苦楚,李丁再次吻上她的唇,轻声而坚定的说道:「姐,我
是真想一辈子照顾你。」
  胡玉媚眼神变得柔和许多,笑道:「小弟,你不觉的自己太贪心了吗?」
  李丁点点头不再说话,顺着女人的红唇一路向下吻去,在胡玉媚的呻吟中,
他的大嘴吻上了女人鼓胀的双峰,经过一夜的蓄积,两枚雪白丰腻的大乳房已经
被奶水顶的鼓胀饱满,借着屋外射入的阳光,李丁清楚的看见眼前白花花的乳肉,
他的大手摸上另一枚柔软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乳肉,温热的乳汁从乳头中分泌
出来,微微打湿了他的手指。
  李丁贪婪的吮吸着口中的乳头,用舌头挤压着敏感的乳蒂,汩汩的新鲜人奶
射入口腔中,鲜美甘甜,实在是极乐的享受,他把沾着奶水的手指送到女人的嘴
边,胡玉媚毫不介意的张开嘴巴,把满是自己奶水的手指含了进去,用舌头裹住
手指,吮吸的干干净净。
  李丁被弄得欲火直燃,坐起身子,用双手从两旁向中间推挤女人的双乳,看
着胡玉媚娇羞的把头抹到一边,用手臂遮住眼睛,不由的笑道:「姐,你好美。」
  胡玉媚娇笑道:「骗人呢。」话虽如此,但心中却是另一番喜悦,对于自己
能把这个小男人给迷住,实在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李丁弯下腰,用实际行动去辩解,用力的揉捏着双乳,嘴巴不停的在两枚乳
房上游走,舔弄着敏感的乳头,吮吸着乳汁,玩弄了好一会儿,终是不敢再捅进
女人受创的下体,加上时间也有些迟,不敢再耽搁,只能恋恋不舍的起床,服侍
浑身无力的胡玉媚穿衣,期间自然是上下其手,大占美人便宜。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