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秘史】一.玉女姑姑泄欲火

  进军荷里活多年的影帝冏闰泼,十多年前已是国际级的巨星,最近完成新电影【孔子】拍摄,正值国庆兼时近中秋,不禁想起当年至今难忘的往事:
  出生自穷困离岛的冏闰泼,在电视台多年当牙差等闲角,独自在市区居住如【孤城客】,经常入不敷出;可是凭面容英俊,高挑身段,加上一种独有的男性成熟魅力,特别是迷死女人的眼神,可说是女性的梦想偶像,多年【奋斗】终于成为电视主角,期后更进军大银幕拍电影!
  当主角及拍电影虽收入多了,可是总不能再坐公共汽车及衣着随便,开支更大,借下欠款,本以为拍电影可清还及富起来,但可惜票房惨澹,更被喻为票房毒药,事业陷入谷底,负债累累,恐怕迟早要【入册】成为【网中人】。
  1983年的中秋晚上,二十八岁的冏闰泼独自在酒吧喝闷酒,身后突然响起一把温柔悦耳迷人的女声:「泼哥,别喝太多好吗?」
  来者正是冏闰泼的女友玉女槤,二十三岁的她清丽脱俗、秀美不凡,独具一种彷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可谓【灵气逼人】,上年演出天龙八部的神仙姐姐王语嫣,这年演神凋侠侣的小龙女;五年前与冏闰泼拍剧认识而萌生爱意,由【地下情】发展到【倾城之恋】,被圈中喻为金童玉女的一对。
  玉女槤以自己柔软的娇躯拥抱冏闰泼,禁止他再借酒浇愁,二人紧缠的身体渐渐升温,情不自禁地由拥吻到湿吻,唇分后互望对方充满爱意的眼神,无需语言已知对方的需要。
  约十多分钟后,在与酒吧一街之隔的酒店房内,二人只余内衣裤坐在床上爱抚;而身上只有胸围内裤的玉女槤,露出一身诱人身段,三十二吋半C、二十三吋、三十四吋半的三围,均衡有序,窈窕中曲线玲珑。
  望着这多年前为自己开苞破处,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平常芳容总带冷艳,彷佛高不可攀的玉女槤,此际略为苍白的俏脸上变得红粉飞飞,长长的睫毛对下眼皮半张半阖,一对动人的大眼睛时隐时现,向来清明现在却是迷蒙中的水汪汪,还带半点欲火,全因冏闰泼这双擅于爱抚的怪手,不停在她身上各处爱抚挑情。
  当冏闰泼隔着这肉色花边喱士胸围,向玉女槤的乳房及乳尖,以熟练的唇吻及舌扫刺激,使她情不自禁地从喉咙轻哼呻吟:「哦~泼哥~哦~」
  而冏闰泼在玉女槤粉背上摩来擦去的双手,已快速把胸围背后的扣打张,一对碗型的雪白淑乳立时破衣弹出,形状及线条优美,深啡红色的娇嫩乳头微向上翘,色泽与雪肌成强烈对比,虽然不算瞩目壮观,却胜在自然可爱;更重要是她娇嫩的肌肤如破壳熟蛋般幼滑,加上软绵中带点坚实弹手,揸在手中的感觉实在一流。
  面对这曾触见过无数次的淑乳,仍使冏闰泼沉迷其中,爱不释〝首〞,探头不停以嘴唇摩擦吻吮,同时施以巧舌舔扫,间中更以牙齿轻咬,引致深爱这情郎的玉女槤呼吸急速,呻吟加密,胸口不断起伏,娇躯像似受不住强烈刺激,想避开而不时左摇右扭,引得淑乳上的乳蒂不停摇晃,并慢慢充血变硬凸起,更惹人垂爱!
  当冏闰泼头嘴忙于在两边淑乳挑逗取乐之时,顺手把胸围抛到床下,一手绕到玉女槤的臀后,隔着这肉色花边喱士内裤在她腰臀间抚搓,另一手从她纤幼的小腹滑下,隔裤轻抚她的阴阜,再到阴唇。
  娇躯突然一震,玉女槤〝呀~〞了声,不一会,从冏闰泼以手指熟练地爱抚摩按的肉色内裤上,近阴唇处的色泽慢慢变深,挑逗中的手指感到有点湿淋,明显爱液已从阴道慢慢渗出。
  玉女槤感到娇躯软化,连坐着的姿势也有点勉强,只好躺在床上;而冏闰泼本前后夹攻的双手,改为在她内裤的两侧,拉着裤头把它温柔地慢慢脱下,当脱至臀间,阴阜上露出如姆指般形状大小的漆黑阴毛,他忍不住低头以唇舌轻吻。
  双手继续拉扯,冏闰泼使玉女槤的内裤脱至大腿,两片微凸的鲜红色阴唇也显露出来,在微皱的嫩肌上充满白浊透明的爱液,闪闪发亮,诱人之极,形态又如黎明沾满露水的玫瑰花蕾,明媚漂亮得难以方物,如诗似画,彷佛可篇写一段【玫瑰的故事】。
  嘴唇由阴阜吻至阴唇,冏闰泼的灵巧舌头,竟以每秒三至五下的极速拍打阴唇,惹得玉女槤的双目连想张开也不能,全身雪白的肌肤透出粉红,不时辗转反侧,喉咙的叫声杂乱〝噢~~〞。
  以左手绕过对方粉臀抱紧,避免在辗转中移位,冏闰泼以嘴唇有技巧地把阴唇张开,之后舌头伸长,从玉女槤这爱液不断渗出的阴道口钻入,一招〝电光毒龙舌〞快速且有技巧,在阴道口最出两吋的浅粉红嫩壁内左穿右插,如进无壁之境,直接刺激到玉女槤的神经系统,透入脑海。
  同时冏闰泼的右手当然不是闲着,粗糙的指头,甚有技巧地向玉女槤的阴核不停抚、搓、挑、摩、撩、按;瞬间玉女槤这儿已充血凸出变大硬起,如小黄豆般大的深红色阴核已从包皮中脱出!
  在冏闰泼的口手夹攻中,不用数分钟,玉女槤突感天旋地转,全身畅快中失控地抽搐,阴道口与肛门同时如鲤鱼嘴般一开一阖,喉咙放声大叫〝噢~~呀…呀〞!一道热烫的爱液,从阴道深处洒出,喷到冏闰泼灵巧地快速钻摩的舌头之上!
  站起把自己仅余的内裤脱下,身高六呎的冏闰泼,下体在软化时仍有四吋半长,此时半软半硬,更有五、六吋之长!他在玉女槤高潮过后,趴在她身上,二人呈69式,自己脸向对方阴部,下体一根肉鞭在对方面前荡来荡去。
  当冏闰泼再用高超的口技服侍玉女槤,本来怕秽不喜含蕉的她,也只好勉强地以樱唇先吻对方龟头,然后张开樱嘴,把半软的肉鞭含下,丁香小舌微动,舔扫龟头,一边轻吸,一边呼气。
  虽然玉女槤生疏的口技有点强差人意,但冏闰泼深知对方不好此道;在早期二人做爱之中,她甚至不肯为自己口交,后来自己以高超口技把她劝服,才慢慢使她接受含蕉。
  在刺激中,冏闰泼的下体开始硬起,变粗变长,一边以口服侍玉女槤,一边化被动为主动,以七吋长的粗壮肉棒,在如掌上压般一上一下的扭臀动作中,让龟头在她口中摩来插去!
  当龟头插近喉咙,玉女槤突感不适,拧头并把肉棒吐出,冏闰泼心知此事不能勉强,改为在她双腿之间半跪半坐,手拿她这对线条优美的修长纤腿,一边抚摸吻吮,一边把她双腿张开,使当中如雨后玫瑰花蕾的阴唇扩张,露出迷人的小洞口,内里娇嫩的粉红色肉壁,隐见血管扩充下的肉芽,与爱液做成的气泡。
  以右手拿着阴茎,用龟头向如玫瑰花蕾的阴唇不停摩擦,冏闰泼突然顽皮地【扮嘢】笑说:「姑姑,过儿来了,看招!」
  话说自玉女槤演出的小龙女播出以来,深受观众欢迎,玉女槤这姑姑更红极一时,不少人也喜欢这样称呼她,此刻连大她五岁,平时叫她槤妹的情郎,也以这称呼叫自己,还自称过儿,立使玉女槤从心笑出声来:「哈哈,泼哥…过儿就放马过来吧!姑姑怕你吗?」
  挺腰向前一送,冏闰泼这粗壮的肉棒便顺利插进玉女槤这充满爱液,湿滑温热的阴道之内,〝嗤〞的一声更把部份爱液唧出,洒到他的小腹上,而冏闰泼插入的同时大叫:「看过儿的玉女剑法!」
  在玉女槤娇笑的同时,感到刚才被冏闰泼口手并用虽弄出高潮,可是总觉阴道深处有种难喻的空虚难受,此刻被相爱多年的情郎插进,只觉满足充实快慰,脑中非常享受,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插在玉女槤这条仍算狭窄的阴道内,虽然已是数不清多少次?可是这次冏闰泼的心情与之前很不同:从前的自己对前途充满自信,可是现在却陷于谷底并欠款累累,能否翻身仍是未知?而这女友的演艺事业却可说进入高峰,内心不禁有些自卑,正要以威勐的大男人来平复心情!
  过往做爱,冏闰泼多数也是以九浅一深法插穴,而且心知自己的阳具太长,总是小心奕奕不敢插尽;可是这次因心理与酒精的影响,深深一插再拔出,拉至只余龟头仍在阴道口,又是一下接一下的大力撞至花心!
  花心被连环勐撞的玉女槤,肉体受到极大【冲击】,因强烈的刺激从飘飘欲仙中清醒过来,看到冏闰泼咬牙切齿的表情,立知他是心情不好,扮作兴奋地调笑说:「噢~过儿你真威勐!这还是玉女剑法吗?」
  继续以肉棒一下接一下大力顶至花心,撞至玉女槤的碗型淑乳也震得摇来晃去,冏闰泼只觉刺激非常,一边插一边说:「姑姑,这…是玄铁重剑!」
  一开始插入便下下勐撞,玉女槤虽感刺激,可是不觉兴奋反有些痛楚,清秀如弯月的眉毛不禁皱锁,还勉强笑说:「噢~过儿的玄铁重剑真劲!哦~」
  与其说是二人做爱,不如说是冏闰泼一人的发泄,交合处〝霹…霹…〞的撞击插穴声响过不停。
  明白爱郎心情坏极的玉女槤,绝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体为对方泄欲出火,以抚慰他受伤的心灵,不时违心地说:「噢~过儿好劲,哦~姑姑死了…哦~」
  以手抓玉女槤这对纤幼的修长美腿扯开压前,使阴户大张并垂直向上,冏闰泼的粗长肉棒便由上至下,垂直如打摏般下下直撞花心!
  因痛楚而控制不了,泪水从玉女槤眼眸渗出,但为了爱,她只好强忍。
  在连续百多下勐烈疯狂的插抽,冏闰泼犹如【老虎出更】!心灵有种把对方驯服的快感;肉体上,龟头擦得极度兴奋刺激中,又带点差些磨至脱皮的刺痛,出现前未所有的感觉,彷佛想把所有困窘之事排出,【狂潮】迭起,阳具连续抽搐,口中大叫〝姑姑…姑姑…〞,从龟头像缺堤般喷出浓烈白浊的精液!
  射精后,冏闰泼心情算是平复了,看到被自己强插至像死去活来的玉女槤,特别是她正流出精液的洞口明显又红又肿,后悔非常,正想开口道歉之际,梨花带雨的玉女槤已先说:「泼哥,我没有紧要,只要你喜欢便可。」
  面对楚楚可怜又如小鸟依人的玉女槤,冏闰泼心中百感交集,一手紧紧拥抱这使人着迷的玉体,一手在她阴部轻轻爱抚,以降低她的痛楚。
  可是温馨了一会,冏闰泼想起现况,突然悲从中来,拥抱玉女槤的赤裸娇躯痛哭;而玉女槤只是让情郎把心中的悲伤跟泪水流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