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十三章 恨旧愁新 有泪无言对晚春

          第十三章 恨旧愁新 有泪无言对晚春
  徐关门离去,我却有些发怔,直到背后紧紧拥着我的小馨把脸在我的背上蹭
了蹭,这才回过神来。我抚摸着小馨的双手,不禁自嘲的笑笑——又开始自己扰
乱自己了,终究还是不行吧!?
  两年来,不知道和小馨共度了多少个激情的夜晚和周末,也拒绝了几个追求
的男孩。当初接受小馨的情感并不是一时冲动,可心中对她和sm的喜爱总是容
易被外界打扰。每次有男孩送花,我的心就动摇一次,可想起高带来的惨痛和小
馨带来的温暖,我又会坚定的拒绝。几个循环下来,我终于感觉自己开始从心底
接受了小馨和sm,可燕姐大婚的消息却让我的心彻底迷乱。亲眼看着文和燕姐
牵手步入婚姻的殿堂,我觉得自己彻彻底底死了心。可是刚才只是相似的话语和
背影,十几分钟前心中对sm产生的第一次向往便又消弭于无形。或许从开始就
不是外界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心吧!
  「小琪,我好喜欢你!」小馨在背后呢喃道:「刚才是你第一次护着我,我
好开心!」
  「我……我也是的!」我想起刚才下意识的动作,顿时心里又迷糊起来。支
支吾吾的答应了,便转移了话题:「不如我们走吧,下次再来,这门都坏了!」
  「恩,都听你的。」小馨转到我的身前,低眉顺目、娇羞不已。我一时间竟
看得呆了,心里的那架天平似乎又倾斜了回来。
  和小馨穿戴整齐出了门,门口的保安见到我俩便给我俩引路,像是早就得了
命令。果然,到了大厅休息区,徐正坐在沙发上等待。见保安引着我俩到了跟前,
站起身挥手让保安离去,然后微笑对我和小馨说:「今天的事情让两位受惊了,
我代表会所给两位道歉。」
  「今天的事情我们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就这么算了吧!拜拜!」我拉着小
馨的手,和徐打了个招呼,转身就走。
  「二位请留步……」徐在身后带着笑诚恳地说:「我已经吩咐工作人员做了
两张白金卡给二位,但是因为您用的贵宾卡登记的似乎不是二位的名字,所以还
没有打上二位的姓名。您看是不是可以稍作停顿,尝尝我们会所的现磨咖啡,我
让他们把白金卡做好送过来。」
  「你觉得怎么样?还有现磨咖啡哦!」
  「谁稀罕?回去我磨给你喝,上好的咖啡豆。不过,好像有便宜不占有点傻
是吧?」
  「是啊,咱们回学校也没事做。坐一会拿上卡就走人……」
  「恩恩,好啊好啊,嘿嘿……」
  小声而紧凑的一番耳语后,我拉着小馨一起走回来:「好吧,不过请快一点,
我们一会还要上课。」
  「一定!一定!二位放心!」徐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把我俩让回到沙发
前:「还未请教二位的名字是?」
  「小琪。」
  「小馨。」
  「好,请稍等!」徐走到一边唤过一名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待工作人员
走后便去前台端来了三杯咖啡:「请二位品尝一下,稍待片刻,卡片马上就好。」
  「好,谢谢!」我和小馨向他道了谢,便端起咖啡互相轻声品评起来,把徐
晾在了一边。
  「请问二位是在校的学生么?青春靓丽,让人羡慕啊!」徐端着一杯咖啡靠
在沙发靠背上,笑容可掬,颇有些电影里梁朝伟的味道。只可惜他长相略为粗豪,
因此失却了几分雅致。
  「想问我们的话,你是不是应该先做个自我介绍啊?老气横秋的,也不知道
能比我们大几岁呢!」小馨先看我,见我促狭的笑着点头,便开口问难。
  「哦哦,您说的对,呵呵,是我唐突了。」徐不但没有不安,反而笑的十分
欢畅:「我叫徐阳,这个刚才说过了。本地人,进入社会六年多了,开始的时候
是在一家公司做销售,后来……」
  徐坐在对面侃侃而谈,时不时的穿插几个小笑话,把我和小馨都逗得忍俊不
禁。随着他讲述自己经历的深入,我的心里渐渐地泛起了从未模糊过的文的影子。
我所了解的文的一切,其实都是从燕姐的嘴里知道的,根本就没有过面对面的交
谈,哪怕是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怎么会爱上文?
爱上了文的什么?每次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每当小馨和我在宾馆里挥洒青春和
激情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文哪里都比不上小馨。可是每当激情退去,文便再次在
我心中显露出来,从未缺席。
  徐自述的经历一段段的从耳朵传进脑海,然后同我记忆底燕姐对文的转述交
映、重叠。我惊奇地发现,两段经历竟然出奇的相似。于是,面前侃侃而谈的徐,
渐渐地就变成了文的影子,甚至是文的形象。就像无数次梦里出现的那样,文就
在面前给我讲述他自己的故事。不觉间光影变幻,我竟有些痴了。
  「小琪?小琪?你怎么了?我问你话听到没?」
  我回过神来,才感觉到小馨正在摇晃我的胳膊,一脸纳闷的看着我。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呵呵……」
  「想什么呢?我是说,两张卡我们留一个手机号码算了,反正我们都在一起
的。」小馨没有追问,而是简单的重复了一下问题。
  「这个……还请二位体谅。」徐笑着比我先开口:「白金卡的优惠额度太高,
公司这边规定一个手机号码只能对应一张卡片,如果方便,还是分别留号码吧!
不然,我很难做,呵呵。」
  「那就算了,我们不要就是了」小馨拿过包站了起来:「小琪,咱们走吧!」
  「呃,请稍等……」徐阳作势欲拦。
  「小馨,留给他吧,一个号码而已嘛!」我先徐一步拉住了小馨:「不然他
怕是很难做的,别难为人家。」
  「是啊是啊,呵呵……」徐在一边礼貌的附和,双手却紧紧交握在一起。
  小馨斜眼看了徐一眼,然后气鼓鼓的看了看我,终究还是没有甩开我的手,
怏怏的一屁股坐下。
  「多谢多谢!小琪?」徐得到我的点头肯定后,一边致谢一边重新坐下:「
请二位说一下号码,登记完了就可以走了。」
  「好,可是我有件事想问一下。」小馨突然开口问徐:「你那会不是说你是
股东,怎么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了主?」
  「刚才我也说了,我没有投资,只是因为工作比较出色,老板给的干股。所
以名义上是股东,实际上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而已,没什么权力的。呵呵……」徐
有些尴尬的解释。
  「那以后就要说清楚,不然怕是会被人认为妄自尊大、欺世盗名吧!」小馨
依旧没什么好气。
  徐面上一红,抿了抿嘴不知怎么说的时候。刚好工作人员把两张卡送了过来,
稍微缓解了一下气氛。小馨一把抢过工作人员手中的卡,拉着我站起身:「小琪,
我们走吧!」
  我不知道小馨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但是在外人面前也不能落了她的面子,
只好向徐微笑致意后随着小馨跑出大堂。临转身时,徐那张带着尴尬的脸完完全
全被我的眼睛捕捉到,竟让我想起了吃不下我填的饭的文。出了门口,我便忍不
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小馨听见我的笑声,以为我在笑她:「和那个自吹自擂的臭男
人有什么好说的,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说话?」
  「没有啊?哪里有很好说话?」
  「还没有?要是依着我,那会就走了呢!」小馨挽着我,用脚去踢路上的树
叶和烟头:「你看他长得人五人六的,一双眼睛就色迷迷的在咱俩的身上打转。
自己吹嘘自己多么牛多么厉害,其实还不是一个臭打工的?今天的事本来咱们也
有不对,怎么他就那么好心全都给揽过去?还美其名曰为了赔罪给办卡,到最后
还不是为了要咱们俩的手机号码?在电话里骂他我倒是不在乎,只是觉得骂这种
人脏了咱们的嘴!」
  「什么?他色迷迷的看咱们了吗?是为了要号码?」刚才好像一直都听着的
我其实后来什么都没听到,听了小馨的话才大吃一惊。
  小馨放开我的胳膊,离得稍远后,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那会我问你话,你
没有答应,原来是真的没听到啊?我以为你是在想办法搪塞那个色狼呢!你刚才
到底在想什么?恩……能告诉我么?」
  小馨刚才完全用对其他人的态度在说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才意识到是在
对我说,于是马上换了语气。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伸手拉过她变回原来的
姿势,一边走一边回答她:「我那会只是想起燕姐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罢了。」
  「什么故事?那么好笑么?」小馨满脸的好奇。
  「其实不好笑,反而有点心酸,只是……没什么,呵呵」我想着那人那事,
顺口就要说出来,却终究还是咽了回去:「故事是说一个男孩,刚刚工作,也是
和徐一样做销售。有一次,他去一个客户那里收款,刚好赶上客户大发脾气。男
孩敲门进去,喊了一声张先生,结果被劈头盖脸的骂了出来。那个张先生骂的很
难听,牵涉到父母长辈。男孩默默的退出来,在走廊里自己平复心绪,然后再次
敲门进去,结果又被骂出来。男孩是家中独子,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对待。他委屈
极了,却还是鼓起勇气敲门,用更灿烂的笑容去面对张先生。这次那个张先生气
得笑了起来,招手把男孩叫了过去,详细的问了男孩的名字,向他赔礼道歉并留
他吃了晚饭。后来,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再后来,张先生有了个项目要做,就
请男孩去他那边做总监,并且给男孩合伙人的待遇。唔~~没有了,故事讲完了。」
  「哦,刚才那色狼和这个男孩的经历还真是有些相像。只不过,色狼一帆风
顺、没有这么惨的经历罢了!」小馨翻着眼望天,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都是做销售工作出身,类似的经历应该是有的,我想只是他不想拿出来说
吧!」我想起燕姐口中的文,又是会心一笑:「燕姐说那男孩说过:当一个人觉
得自己苦难的经历是痛苦,不肯拿出来说,那这个人依然幼稚;当一个人觉得自
己的苦难经历是笑话,说出来和大家一起笑,那这个人才真的成熟了。徐看上去
年纪稍大,可成熟方面终究还是比那男孩差一点点吧!」
  「小琪,你对刚才那色狼动心了么?」小馨突然很认真的瞪着我问道。
  「你……你胡说什么呢?」我大窘反驳,没好气的瞪了小馨一眼。
  「我和你认识五年了!咱们两个在一起也已经两年了!」小馨的语气先是愤
怒,继而失落:「没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你总会说这个比文差远了,那个比
文更差远了。在一起之后,你对追你的那些男生说,不愿意考虑这个事,然后就
若有所思的笑笑。我知道你笑的时候就是想起了文,也知道你心里只有那个文,
其他所有人都比不上他,甚至包括我……」
  「小馨……」
  「你听我说完!你不必用’ 那个男孩’ 来代称,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小馨
摇摇手示意我不要打断,然后自顾自的说下去:「文和燕的婚礼那天,我对你说
过,我接受文一直在你心里。所以,我不是因为你心里想着文生气,只是正常的
叙述和判断!今天以前,你从来没有说过哪个人只比文差一点点!但是刚刚你说
了!还有你刚才的表情,你动心了,你真的动心了!」
  「小馨,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徐和文有一些相像,所以随口说说罢了!」今
天的小馨有些激动,我很不适应她和我说话的口气。
  「你有!只不过你自己还不知道!」小馨的语气阴沉,表情有些可怕。
  「我自己不知道自己??」我觉得小馨的话简直不可理喻,心里又是气恼又
是羞愤,于是说话的音量不自觉地大了起来:「你的意思就是你知道我喽?你说
我说的都对,我自己说自己都不对??」
  「了解你的,往往不是你自己,而是身边最在乎你的那个人。」小馨以这句
话结束了这段不愉快的交谈,独自默默向前走去。
  我心中百味纠结。既有和小馨第一次吵架的不快,又有自己语气过重后的不
安;既有小馨对我怀疑的愤怒,又有自己心事被戳破的羞惭;既有小馨武断结论
的不满,又有自己似乎被判断正着的无力。在原地站了一会,才叹了口气跟着小
馨的背影走过去。
  这是我和小馨交往以来第一次没有手牵手走路,也是第一次一路无言。小馨
的背影依然俏丽,却好像不是我初见时的那般模样。她的手偶尔在脸上抹上一把,
放下的时候手背上似乎有晶莹的水滴。我几次想快走几步去给她擦擦眼泪,却终
究还是执拗在小馨怀疑自己的不满处而没有付诸行动。
  接下来的几天,小馨和我没有说话,没有接触,气氛十分压抑。同宿舍的同
学都感觉到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经常找借口避出去,想让我们两个独处、好
好的聊一聊来解决矛盾。结果我和小馨虽然都有主动和对方说话的想法,却谁都
没有动作,从而使得气氛更加压抑。
  在一片死寂中,我的心里忽然涌起了许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小事,奇怪的是
这些事好像都是小馨不好的那些。我不知道沉默着的小馨心中是否和我一样,但
是我却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像是一块璀璨的水晶,现在被一个小石子硌出了
瑕疵。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小瑕疵渐渐延伸出裂纹,不停的向四周扩展,而那
水晶因为瑕疵和裂纹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感觉着裂痕的延伸,我的心里很是
难过,而在这难过之中,竟然夹杂着一些不知从哪里来的轻松。
  又是几天难堪的沉默后,我在宿舍打开柜子收拾衣服,小馨坐在我身后的床
上不知做些什么。我的心情很差,空气中的压力似乎让我喘不过气,于是深吸了
口气然后长长的叹出来。而恰巧此时,小馨也长长叹了口气。我们两个都听到了
对方的气息,于是终止了自己的行为,一时之间,屋子里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我停下动作,却再也听不见小馨有什么动静。刚准备继续收拾,就觉得自己
被一个有些僵硬的身子紧紧抱住,不一会,后背就被泪水打湿了一片。小馨没有
言语,只是静静地抱着我,冰冷的双手紧紧地贴在我的胸上。我忽然感受到她的
难过,忽然明白接受爱人的心里装着另一个人会给她带来多么沉重的心理压力,
也忽然想到她那天可能只是已经压抑太久,终于有了个可以宣泄情绪的突破口。
我的心一软,用手按住了她的双手。
  小馨的手先是一抖,继而用力的反握住我,像是生怕再次失去最宝贵的东西。
我抓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小馨感受到我的唇传来的情谊,也开始像往
常一样轻轻用头蹭我的身体。
  我和小馨正静静地感受着和好的气氛,蓦地,小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