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第二十四章 东北硬汉

             第二十四章 东北硬汉
                (1)
  佛说得即是舍,舍即是得。我虽然赶走了小男孩,却并没有给阿娇带来精神
上的快乐。她似乎从这件事上,没有所得,却有所失。她失去了一个成天追着她、
喊她“姐”的男孩子,失去了一个为了爱她而无所顾及的男孩子,失去了一个给
她带来肉体欢娱而乐不思蜀的小男孩。这让她的心灵似乎空旷了许多。仿佛丢掉
了一个什么东西,就要寻找另一个来予以补偿那样,阿娇开始寻找,却盲盲然不
知道要寻找什么。
  她于是开始打电话,邀更多的男人来找她,与她交配淫乱,企望用这种性刺
激和肉体陶醉,来麻痹自己的精神,补偿心灵的空虚。
  阿娇的嫖客有两类人:一类是做了就走,再无下次来往的。这类人一是钱少,
二是粗俗,阿娇根本就不喜欢,有时甚至厌恶,但为了生活也没有办法。还有一
类,穿着讲究,出手大方,不仅与阿娇做爱,还会和她聊天,而且隔三叉五的还
会带着一些小礼物再来找她玩。而阿娇也喜欢接待,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他们。
这便是所谓的“回头客”或“老客户”。
  在阿娇的嫖客中,有一位来自东北的硬汉引起了我的注意。阿娇说他是一位
从事黑道人物。在深圳像什么侦探、追债、洗钱、绑架等等都干过。
  我嘱咐阿娇接触这样的男人要小心一些,深圳这个地方什么样的人物都有。
  阿娇非常自信地说他来找她,只是为了寻欢作乐,不会伤她性命。
  我问阿娇,和东北佬在一起,什么事情使她最难忘?
  阿娇说,最令她难忘的,就是他浑身发达的肌肉,以及他的胸毛。当他一脱
下衣服,一看到他的胸毛,自己就浑身发软,下身不自觉的就湿了,痒痒的想让
他搞。他的手也非常有力道。只要他的手一摸到她的奶子或下身,阿娇就爽得浑
身发抖,软软的躺在床上任他玩弄了。阿娇说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阳气很旺盛。
一般情况下,他只要与阿娇上了床,总要肏上半个多小时才射精,弄得阿娇自己
一个高潮接连一个高潮,床上湿成一片。
  阿娇说东北佬很会疼女人,有时还顺便带一些水果等礼品来,付嫖资也很爽
快,从来都没有少给过,特有东北人的豪爽之气。他说:真男人是从来不能占女
人便宜的。因为女人出来混,也不容易。这话一说,阿娇特别感动,因此也特别
喜欢他。只要他来了,阿娇便关掉手机,陪他上床,两人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给予
的异性快乐。
  从东北佬的嘴里,阿娇知道了他三十七八了,还没有结婚。因为他所从事的
这项工作具有危险性,因此也不打算结婚。但他不乏女人。他在每座城市里都有
自己喜欢而且关系固定的女人。他说在见到阿娇后,他就将她当作是在深圳的情
人了,不想再与其他女人来往。他说阿娇特有气质,身材也长得俏丽苗条,很像
影视明星舒琪。东北佬说一边肏弄着她,一边听她莺莺地叫床,特有一种征服感。
不像其他的娼妇,脱了衣服就只知道伸手要钱,一点情趣都不懂。
  这一点,又使阿娇自豪了好一阵子。
  东北佬是个走南闯北的人,于是也问阿娇去过哪些地方。阿娇说不出几个像
样的地方来。东北佬便说,等有了机会,好好的带阿娇到处去闯一闯,见识见识,
比如说珠海或海口等地。阿娇于是经常盼着东北佬的到来。
  有一次,我在阿娇那里,吃了晚饭后,不知怎么搞的,东北佬的电话来了。
他告诉阿娇说今晚要来过夜。阿娇于是便对着我,轻轻的微笑。
  我说:“笑什么?”
  她说:“老公,他要来,你就暂时回避一下吧。”
  我说:“什么,要我回避?有没有搞错呀。”
  她说:“哎呀,人家拚着性命出去跑一趟回来不容易,在深圳又没有别的女
人,他来找我,我怎么好意思把他往外推嘛?”
  我说:“那你就好意思不要我?”
  她说:“哪里会不要你。我这不也是想赚他的钱吗?”阿娇纠缠道:“再说
了,他在外面的冲冲打打的,也不容易,说不定哪一天就挨了一刀,送了命;或
者被抓进去了,想玩也玩不成!”
  “哇,这么心疼他。”我有些吃醋道。
  “要不,我和他睡,你去和我姐睡。”阿娇淫邪的提议道。
  “去你的!亏你想得出。”
  然而,那一晚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宿舍。我想既然女人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
赖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2)
  第二天下午,阿娇打电话给我,笑容可掬的约我去她那里吃晚饭。我想起昨
晚的事情心里就有气,于是回绝了她,并故意的气她说:“你还是去跟那个东北
佬吃吧。他在深圳没别的女人。”
  “哎哟,这么酸的话都说出来了,还真生气哪。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过来啊,老公,人家今天特地为你买的菜,不要叫我失望。”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叫我老公,还特地去为我买了菜,这又让我心里发软了,下了班我只好往她
那里去。
  “昨天过得好哇。”我有些酸溜溜的说。
  阿娇笑了笑:“有什么好不好的。男人嘛,都不过是一根鸡巴,发泄的时候
跟棍子一样硬;发泄完了,再刚强的男人也跟泥鳅一样软了。”
  “可能人与人不同吧。”
  阿娇笑道:“有什么同不同的。只不过大小粗细不同而已。”
  她倒会为自己解脱。
  “很爽吧。”
  “是,是很爽。”她一边答,一边给我碗里夹菜。
  “爽了几次?”
  “哎呀,那谁记得。快吃你的饭吧,啰里啰嗦!”她笑着说。
  “我要你说给我听。”
  “你真想听呀?”阿娇挑逗道。
  “想。”
  “不讲。讲了你又吃醋。”阿娇抛来一个媚眼,道。
  “好。这次不会。我保证。”
  “那你要我怎样说嘛?”
  “你只说他是怎样搞你的就行。”
  “变态呀,你!快吃饭!”
  “我都满足你啦。你也该满足一下我的变态嘛。”
  “我和他昨天……是站在地上搞的。”阿娇一边说,一边放下碗。
  “说呀,还有呢?”
  “……他两手抱着我的屁股,我的脚勾着他的腰。我们一边在屋里转圈圈,
一边插。这姿势,真的弄得我很刺激,很爽!”
  我知道,我也和她这样做过。我托起她的小屁股,她则用手搂着我的脖子,
将两条腿张开盘在我的腰间,插进去搞起来真的很刺激。她很喜欢这一招式。有
时,在她高度兴奋的时候,我的一只手指还悄悄插进她的屁眼里,弄得她叫床连
连。
  “说,你们做了几次。”
  “做了三次。”
  阿娇说,东北佬每次来都要和她连做两三次。第一次射精后,阿娇不仅自己
洗下身,而且还帮他清洗下身。他的鸡巴在阿娇柔软的小手里,洗着洗着就又硬
了。于是他又想做。阿娇正在兴头上,也想要,于是两人光裸着身子,重新睡到
床上。东北佬平躺着,伸直的身体,阿娇自己则跨坐到他身上,将他翘起的鸡巴
慢慢插进自己的阴道里。交媾时阿娇软软的将身子爬在他的胸前,东北佬则一边
拱着屁股插她,一边还伸出两只手去摸捏她的一对晃悠悠的奶子。阿娇说这时是
她最爽的时候。从她阴道里流出的淫液,顺着他进进出出的鸡巴而粘在两人屁股
上,十分的淫秽。
  “你在和他做的时候,想没想到我?”
  “哈哈,哪里会想到你,只想着两个人要怎样搞才感觉更爽。哈哈哈哈……”
  “哪你也和他亲嘴了。”
  “当然,男人都喜欢这个调调。女人也不例外。只要双方有一点感情基础,
做爱的时候都会让他吻自己。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地吻他。”阿娇毫不忌讳的说。
  我忽然看到她脚上穿着一双样式新颖、做工精巧的暗红色高跟鞋。
  “谁送给你的?”
  “他。”
  “东北佬?”
  “明知故问!”
  “真喜欢上他啦?”
  “……吃醋啦?要吃醋的话,你也送我呀!”
  “我打死你!”
  “哈哈,就喜欢看你这吃醋的熊样,特别好笑……”阿娇笑得连胸前两只乳
房都擅抖了起来。
  没说的,这一夜,我也没有放过阿娇,在床上,一边叫她告诉我东北佬用了
什么方式,一边也学着用那种方式,变着花样玩她。这似乎给她带来了双重刺激
——一个是现实中的我在抽插她的身体,另一个是回忆中的他的颠狂,一实一虚
两个男人一直把她搞得淫水淋淋,淫叫不止才罢休……
  但是阿娇喜欢东北佬,除了性以外,好像东北佬在社会上认识的人多,可以
给她找到什么机会似的。但说了几次,我都认为那不是什么出路。比如参与分销
偷逃关税的进口汽车和电脑,又比如去珠海或广州的夜总会坐台,或者投资开色
情发廊。
  看来,流氓终究就是流氓,连出的主意都离不开犯罪。
                (3)
  阿娇如此迷恋东北佬,东北佬到底长得怎样,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谜。有一天,
我向阿娇提出要看他们做爱。
  阿娇并没有反对,而是笑着问:“真的想看我和他吗?”
  “是,真的想看你和他。”
  “看看也好,免得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
  “什么时候?”我马上问。
  “我也不知道,那要等他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我才能告诉给你。但你只能
在窗外偷看,而且不能让他发现。”
  “那当然,不然,大家都不好。”
  “真是变态。”阿娇笑骂道:“我现在怀疑,当初该不该爱你。”
  “老婆,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在意你与别人的一举一动。”
  “这我当然理解。所以才满足你。但如果我被别人搞爽了,在床上丑态百出,
你不可以看不起我。”
  “不会。人到那时都不能控制自己,我能理解你,只会更爱你。”
  “这还差不多!”阿娇说着抱着我的脖子,在脸上亲了一口。
  到底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呢?到底阿娇与他亲密到什么程度呢?我想这个谜,
总有一天会解开。
  一个星斯之后,我还要办公室里,阿娇打电话给我,悄声说东北佬晚上来,
叫我最好还是不要过去。我说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要看你们的。
  阿娇有点犹豫不决,说怕被他发现了,大家都不爽。
  我说不会的。我去看时,会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
  阿娇于是又嘱咐说,要小心点,不要到时出了事,让她为难之类的话后,便
挂掉了。
                (4)
  晚上七点钟,天已经黑了下来,我特意比平时提前离开了杂志社,直奔阿娇
的小屋而去,就像是赶赴一场明星演唱会那样迫不及待。
  当我悄悄钻进那条窄小的巷道,慢慢地将脸一点点靠近阿娇的小窗时,我的
心臟忽然突突地乱跳起来——窗帘已经拉上,但却留了有一道小缝。是阿娇有意
而为,故意这样的吗?
  透过这道小缝,我看到整个屋内都笼罩在一种暧昧的红光之中。大床地旁边,
两个朦胧不清的两个人影,一白一黑的正搂抱在一起打情骂俏——阿娇光着身子,
坐在一个同样是光着身子的大汉的腿上,双臂搂着他的脖子。而大汉一手搂着阿
娇的胴体,一手摸捏着她的丰乳。两个人面对着面,互相欣赏着对方。大汉说了
一句,阿娇笑了一声;大汉于是撮起嘴,在她脸上响亮地亲了个嘴。然后又说一
句,阿娇再笑一声。这次是阿娇撮起嘴,在大汉脸上快速地亲了一下。两人就这
样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我感觉东北佬的身体,可以用一个“圆”字来形容:又圆又胖的身体,又圆
又壮的大腿,又圆又粗的手臂,又圆又光的头颅……特别是那个光光的圆脑袋,
阿娇的小手就那么摸了又摸地玩着。
  不知东北佬说了句什么话,阿娇的一只小手伸到他下面,握住了他尚未完全
勃起的鸡巴,轻轻地给他撸着。这时,东北佬也揉弄起阿娇的一对丰隆的乳房来,
还不时地在她的脸蛋上亲一口。
  我的鸡巴开始有反应了,微微的有些发硬。我凝望着阿娇,我发现她的脸上
开始泛起了迷人的桃红,嘴角浮荡着一丝暧昧的笑意,两只乳房挑逗似的高高挺
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渴望的光芒。我发现她的臀部慢慢地扭动着,仿佛下
面有什么东西在刺激着她的光屁股。
  屋里的淫猥气氛开始浓烈起来。东北佬将阿娇抱起来,平放到床上,让她仰
躺着,张开两条大腿,露出毛茸茸的阴部来。他则趴在床边,将脸钻进她的胯中
间,伸出舌头舔她粉红的小屄。阿娇受到刺激,双手将他的光头搂住,按在自己
的阴阜上,将大腿跷在他的肩膀上,闭眼享受着他的服务,不时发出“啊”、
“啊”莺莺的叫床声。
  两人还没正式开始,只是在互相挑逗的前戏,就将屋里的淫靡媚艳的气氛搞
得越来越浓。我睁着两只既好色、又好奇的眼睛,等待着他们下面更加狂风暴雨
般的交配。我的鸡巴坚硬起来,撑在裤子里特别难受,同时我听到自己的心臟一
直在“扑嗵”、“扑嗵”、“扑嗵”地跳动……
  两人不知说了句什么话,于是一起从床上起来,赤脚站到地上。阿娇的眼睛
快速地朝窗口这边扫了一眼,便转过身去,将裸背贴在东北佬的怀里,伸出两条
裸臂向后环搂住他的光头和脖颈;而东北佬则一手环抱着她的小肚子,另一只手
向她下面的阴部摸去。
  ——东北佬低下头,吻着阿娇的脖颈和耳后。
  ——阿娇仰起脸蛋,闭上眼睛,微微地张开红唇,承接着他的吻。
  ——他们开始在屋里轻轻地摇荡着身子,慢慢地摆动起来。
  阿娇扭动着细细的腰肢,向东北佬摇摆着风骚的小屁股。那仿佛是一种渴望、
一种召唤,挑逗着她后面男人阳具的插入。
  忽然,东北佬放开了她,阿娇张开了大腿,拱起屁股,让阴部露出来,东北
佬从后面将鸡巴对着她的阴部,慢慢地插了进去。阿娇又慢慢地站直了身子,两
人的姿势基本还是前后紧贴的样子。性器的交合,使两人的胴体贴得更紧密了。
  阿娇似乎很痒了,她的小屁股开始在东北佬的肚子上摩擦着,求索着。嘴里
还“啊”、“啊”地哼哼着。
  这是女人发情的表现。看来,东北佬与她的这种独特的调情方式,已经慢慢
点燃了她体内的淫欲之火。
  当两人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阿娇醉红着脸,冲东北佬飞了一个勾魂荡魄的媚
眼。
  阿娇的身子软了。她的腰开始往下弯去,双手撑在床沿边上,同时翘起了屁
股。这是让东北佬抽插她的姿势。
  东北佬于是站在她后面,一边扶着她细细的腰肢儿,一边在她的小肏里抽插。
  “啊……啊……啊……”
  我听到了。这是阿娇的叫床声,虽然不大,但还是从这个淫秽的屋里传了出
来。
  东北佬一边在她湿淋淋的屄里进进出出的肏弄着,一边还不时地在她的屁股
上拍打着,进一步地调动她的淫兴。
  我的鸡巴在这种情景中越来越硬了。我不得陇望蜀解开裤子的拉链,让鸡巴
伸出裤外才舒服一些。
  屋里的两个人可能是站累了,于是双双爬上床。阿娇仰面朝天,向上张开双
腿,露出湿淋淋的阴部;东北佬则压着她的胴体,再一次将鸡巴朝她的骚屄里插
了进去。
  “啊……啊……快点……啊……啊……”阿娇一只手搂着东北佬的脖子,另
一只手摸着他的光头,一边亲他,一边叫床道。
  东北佬卖力地拱动着的屁股,让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我能
感到他在阿娇阴道里的每一次插入,都很深。
  我一边看着他们做,一边开始用手撸着自己的鸡巴,那滋味太舒服了。
  阿娇的两条大腿,一忽儿向上举起,缠在他的腰间;一忽儿又放下,在床上
乱蹬一气。手臂也是一忽儿搂着他的脖颈,一忽儿又抱着他屁股往自己身上按压。
  看得出,阿娇正在渴望从他的身体里获得更多的刺激。我也加快的撸鸡巴的
节奏。
  “啪、啪、啪、啪……”我听到了屋里两人性器相撞的声音。
  我感到他们彼此都在相互索取和相互给予,彼此都在享受着肉体摩擦的快感,
都在渴望着高潮的到来。两人分泌出的淫液,伴随着东北佬的抽动,从她的阴道
里流出。意识开始模糊了,快感,身体的快感控制了一切。
  “老公,快点,再快点……”
  我清晰地听道阿娇在喊他老公。
  “啊……用力操……操死我……”
  “骚屄,老子今天不把你个骚屄搞爽,老子不是男人……”
  “啊……啊……我……要来了……啊流了……流出来了……”
  阿娇的叫床声,喘息声、两人性器的碰撞声、床铺受挤压时的吱吱声中一起
传出来,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在黑暗中更加加快的手淫的动作。
  “啊……”阿娇一声长呼,脖子向后仰起,两腿伸得直直的,浑身僵硬。我
知道她高潮泄精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的龟头一阵奇痒,我用力向前一挺,一股
白精喷溅而出,射到了小窗下面的墙上。
  “妈的,真爽!”我将鸡巴民回到裤子里,拉上拉链。
  当我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小屋,向里偷看时,我发现东北佬也瘫软在阿娇身上,
呼呼地喘息着……
                (5)
  不一会儿,屋里那盏小红灯熄灭,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就仿佛是
一出大戏结束后,幕布放了来下,告诉观众戏已演完,谢谢观看一样。
  我知道,交配后的阿娇正光着身子,偎在东北佬怀里睡眠。按照习惯,他们
后半夜醒来,还有一场,但我已无心再看了。
  当我刚要转身离去时,突然屋里响起一阵电话铃声。是东北佬的手机在响。
  “喂!”东北佬拿起手机:“……我打算明天早晨过去。”
  他一边答话,一边下了床,朝窗口走过来。
  我本能地往后一退。
  “……什么?非要现在过去?我都交待好了。
  “……什么?非要现场监督?没那么严重吧?”
  “……好,好,那过半小时我到。真啰嗦!”
  屋里的小红灯又亮了。东北佬开始穿衣服。我看到阿娇从床上爬起来,松蓬
着一头长长的秀发,红着脸蛋儿,光着身子下床,给东北佬拿东西。
                (6)
  我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阿娇裸身侧卧在床上,优美的胴体在小红灯微
弱的光辉映照下,泛着白嫩而性感的光芒。尤如一头刚刚与公兽交配后十分满足
的母兽一样,懒懒地躺在那里休息。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男人精液的腥臊味;地上
是他们刚才做爱后丢下的卫生纸团。
  “他呢?”我问。
  “走了。”她答。
  “你没留他过夜?”我故意问。
  “留了。他有事才走的。”
  “那你不给我打电话,害我在外面等了半天。”
  “哼,你不是一直在偷看吗?还用得着打电话?”
  “嘿嘿,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感觉得出来。”她笑了。
  “那你还不老实点,还跟他那么骚?”
  “我故意和他那样的,就是让你看着眼馋。哈哈……看你个吃醋的熊样……
哈哈……”
  “你就是变着法,让我生气,是不是?”
  “哈哈,是呀,看着自己老婆偷人,你该生气呀,可怎么鸡巴变大了呀?”
她笑道。
  “被你气大的呀!你个小骚货!”我笑道。
  “那你想不想搞我这个小骚货呢?”她笑道。
  “搞!搞死你个小骚货,小骚屄!”
  “哎呀……你轻点,我跑又不了……啊……你……呀,不要呀……啊……啊
……”
  “你的骚屄里,真他妈的滑溜。是不是没洗?”
  “人家故意留着给你的。”阿娇莺莺的说。
  我下面一边插着她的小屄,一边捉住她的一双小脚,分别放在两边的脸上摩
擦。我记得刚才东北佬就是这么玩她的。
  “刚才跟他那样干,还没爽够,还要老公搞!”我下面一边插着她的小屄,
一边吻着她的脚指头,这样问。
  “不一样嘛。”
  “怎么个不一样?”我贪婪地吻着她细嫩的脚心。
  “啊……跟他只是性交,跟你才是做爱。你个傻老公,这么不懂老婆的心。”
阿娇说完,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几张百元大钞来,说:“看到没有。”
  看到钱,我乐了。一晚上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
  许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一直都舍不得离开阿娇。可是没见过阿娇的人,没
有感受过阿娇的人,怎么会知道阿娇的可爱就可爱在这里。她的一句话,一个笑
靥,一个眼神,一个搂抱,就能征服了我呢。
  “好!不愧是我老婆,真是捞钱的高手。”我满意地说:“来,今晚让老公
好好地干你!”
  “啊……我……又痒了……啊,好舒服……再大力点……”
  我知道阿娇刚才跟东北佬高潮了一次。但女人中可以连续高潮的,而且只有
连续不断地高潮,才能通体舒透。
  由于此前我已在外面射了一次,这第二次不硬则已,硬了就特别强硬。
  我压在她身上,双手与她的双手掌心合实,腰肢和屁股不断地拱动,让坚硬
的鸡巴不断地在她的小屄里进出。我的意识中忽然看到非洲大草原上,一头母兽
爬在地上,一头公兽骑在她身上不停地抽插着、发泄着,而那头母兽则温顺地享
受着来自公兽身体的不停撞击……
  “啪、啪、啪、啪……”我和阿娇的性器不停地撞击着,舒服得媚眼如丝、
欲仙欲死、魂魄飘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淫水顺着性器的进出,从膣道内滑
出来,沾在我们两人的阴部,又顺着她深深的股沟,流到床上……
  “说,我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的……男人……老公!”
  “他是你的什么人?”
  “他是……嫖客!是给我送钱的嫖客!”
  “服不服你老公?”
  “啊……服……服了……”
  “服了什么?”
  “我是你的女人……啊,我,再也不偷人了……啊……我要来了……快……
大力点,插进去,肏死我……啊……啊……啊……”阿娇哼哼着,再也说不出话
来,屁股猛烈地向上抬起,迎合着我的抽插。我感到她阴道的肌肉开始有力地抽
搐起来,随即两条大腿也跟着伸直了,并扭动起腰肢,使整个身子都痉挛起来…

  她高潮了,再次高潮了,一波一波的泻精,完成了从性兴奋到忘我泻精高潮
的整个过程,非常完美。
  她刚才说了,我是她的男人,老公!
  我想,在这个屋子里,虽然她的性器膣道非我独享,但在她的精神家园,我
却不允许藏有外人的气味。我要做她的兽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