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36

  当我走进眼前的这个典型的岭南式建筑庄园的时候,我没有看见我的妈妈,
而是一个老妇人在那里打扫卫生。这个女人我认识,是我妈妈的奶妈,姓魏,因
为外婆生我妈妈的时候年龄并不大,为了身材,没有给我妈妈母乳,所以外公就
给妈妈在乡下请了一个奶妈,是一个连生三个孩子都死了的女人,听说她生第三
个孩子的时候,其实已经都出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孩子没有哭出来,
产婆没有经验,没有清理孩子的呼吸道,生生的给憋死了,可是这也被算在这个
女人的身上。在乡下算命先生说她是个不详的女人。她的婆家给了她娘家很大的
压力,最后她娘家答应不再管这个不详的女儿了,婆家没有了顾忌,就以此为借
口将她赶了出家门。她的婆家和娘家都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可是不开化的风俗。
  其实她受过教育,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毕竟斗不过当地几千年的风俗文化,
她只好接受这个不公平的现实了,她一个人流浪出来。当时,刚好外公在找奶妈,
就让她来了。她很尽心的带我母亲。妈妈有一次和我说,她们之间的感情甚至好
过妈妈和外婆之间的感情。因此一直都是她照顾妈妈。只是妈妈出事儿的时候她
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好多人都说是因为吃她的奶导致的这个事故。还在外公开
明,不信这个。因此她对王家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竭尽全力。现在岭南的所有家
庭事务都是她管。妈妈很少过问。
  我此时端详了一下,她的确长得白白净净,端庄灵秀,眼角有几道浅浅的鱼
尾纹,眼睛圆圆的,眼角有点上挑,眼睛里时不时的能够闪现出一些智慧光芒。
  她这多年来能够如此细心的照顾妈妈,而且总是能够想出很多法子来让妈妈
纾解心中的郁闷,让妈妈在轮椅上过的相对开心。其实一直是一个非常聪明和善
解人意的女人,如果不是命运多舛,相信她也许能够成操持好她的那个大家族,
成为她们家的少奶奶,老太君说不定呢。
  魏妈看见我进来,赶紧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平时使
用的皮包。我匆匆忙忙的跑出来,什么东西都没有拿。
  “少爷,看你脸色不好,你是一路上累了吧?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子,我给你
放洗澡水?”
  “好吧,我妈妈呢?”
  “哦!大小姐陪着二小姐去美国了,说是下周才能回来。二小姐好像从北方
回来以后很不开心,所以大小姐和二小姐一起去散心了,而且二小姐回来以后,
看见大小姐就哭,什么也不说,不知道在北方受了什么委屈?”
  “说什么呢?什么委屈你想知道嘛?”我郁闷的心中突然窜出一股子邪火,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活昨天还是灿烂的阳光,今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看
着周围的一切,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点的希望!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可是
我没有做错,我没有!我在心中仰天长啸,可是表面上我还要使劲的压抑自己。
  可是我还是问自己,我没有做错嘛?
  “对不起少爷,我多嘴。”魏妈一脸惊异,不知道说什么好,赶紧的调身一
扭一扭的走了。我感觉到她的屁股就像馨姐柔美的乳波一样在我的心头荡漾。馨
姐现在是我的奶奶,可是我想起她的时候,总是想到的她在我身下呻吟和忘情叫
喊的表情,她在我的插弄下一次次的丢了身子,泄了淫水!她那光滑的肚皮不仅
仅的孕育过我的父亲更加孕育过我的儿子和女儿。我的老天哪,这是一个什么样
的惩罚啊?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一切,我愿意回到三天以前的时候,我真的什么
都不想知道!
  如果我没有强奸了自己的小姨,也许馨姐真的会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这件事
儿的,她自己背着这个包袱已经习惯了。我现在理解她,她是看到我也背上了乱
伦的包袱,才会将这件事儿说出来,让我从中解脱的,可是她也许没有想到,现
在小姨的那件事儿和这件事比起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了,我和自己奶奶性交,
一次次的高潮迭起,四年中生了两个孩子!
  “少爷,你请洗澡吧,我去给你准备饭菜,大小姐走得时候让家里的那些佣
人都回家了,她想趁着她不在家的时候让她们也休休假,所以现在这个庄园的内
勤只有我了,也不知道我做的饭是否合少爷的口味!”这时候,魏妈进来告诉我
她已经将洗澡水放好了。
  “好、好的,你可以的告诉我,我住那儿?”
  “就在大小姐左边吧?右边是二小姐的房间。”
  “哦!好的。”
  “对了,少爷,你在大小姐的房间洗澡吧,你房间的浴室这正在装修,别的
房间设施不是很好,大小姐知道你在哪儿洗澡又该不高兴了。”
  “哦!我知道了。”
  推开妈妈的房间,一股诱人的花香使得我郁闷的心情为之一新,身体的感觉
比刚才进来的时候舒服多了,而且我感觉好象能够嗅到妈妈身体的香味。我的心
里都感到诧异,看样子只能用母子连心来解释了。妈妈是一个非常娴静淡雅的人,
她房间每天都会被魏妈熏上半个小时的花香,时间长了,即便是不熏,也能闻到
淡淡的花香,只是我不知道妈妈的体香是从那里来的,我自己也想不明白,但是
我确确实实的闻到了,感觉好像妈妈一直就坐在屏风的后面,而我能够用嗅觉感
受她的存在。
  当我将自己浸泡在温热的水中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心中郁结的闷气
暂时的放松了不少,我堪堪要睡着了。这几天来我确实累坏了,一件事儿接着一
件事儿,完全没有让我喘息的机会,我今后的日子将怎么过呢?我的生活向什么
样的方向发展?
  我真的好困,就在这茵茵的热气中睡着了。也就在这时候我感到了周围的一
切都在向我压来,我觉得好闷啊!就拼命的挣扎。终于我一下子窜出了水面。原
来我睡着的时候自己滑进了水中,如果我睡的再沉一点,也许我真的就这样的死
过去了。好在我在水中觉得憋闷,一下子猛地冲出水面。当我冲出水的时候,可
能是声音很大而且有些异常,在小姨屋子里收拾房间的魏妈听到了这边的动静,
不知道出来什么异常的情况,就一下子跑了过来。她看见我裸着身子站在浴池的
中间,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她
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光着身子的一个男人,也许在她看来我只是一个小男孩吧!问
我:“少爷,你怎么了?”
  “哦,没事儿,只是太困了,刚…才睡着了。”
  “哦,是这样啊,”这时候的魏妈说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可是还是下定了
决心似的说,“那少爷,还是让我伺候你洗吧!”
  说着魏妈过来,做出要帮我擦洗身子的样子。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对,毕
竟在家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洗澡的时候有女人在一旁伺候。这事儿在家一般不是
馨姐就是吴琼干(因为她们不允许别的女人做,只是后来又多了张怡和李源)。
  所以候魏妈这样做,我也没有太大的抗拒,只是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这个看起
来有五十岁的女人,长得是标准的中国美人的脸型,鼻梁高挑,皮肤显得很有弹
性,只是眼角有细细的鱼尾纹,身材很好,只是胸线显的比较低,估计是乳房下
垂的原因吧。
  “魏妈妈,你今年会有五十岁吗?你看起来真的显得很年轻啊,以前没有注
意,你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美女哦!就是现在看起来也是风韵犹存的少妇啊!”
  这时候我有点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像调情,自己赶紧的绷紧了思想中的那根
弦,不能让自己做出的那些事再重演。我真的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总是强迫女人
意志的男人,我感到自己现在好像变了很多,是道德除了问题?还是……?不知
道,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
  “哟,少爷,你说的是那里的话,我今年都62岁了,你真是文化人,夸人
总是能够夸到人家的心里,少爷这一段工作不顺利吗?感觉你好像心情有点郁闷,
整个人都有点消沉啊?”
  “是吗?我们的魏妈还是心理学家啊,能够看出我的心理活动,那我现在心
理想什么呢?”这时候的魏妈为我搓洗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鸡鸡,不知道
怎么了,我的鸡鸡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呢?我的心理感到好尴尬,魏妈
虽然是很早的就从男人的家里被赶了出来,可是毕竟是过来人,而且这些年肯定
是一个人孤独难熬,所以当看见我的鸡鸡站起来的时候,她脸突然的红了。
  “看看你的风韵让它有感觉了吧?”
  “少爷,净瞎说,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可不会让少爷浮想联翩啊,是不
是想家中的夫人了?”
  这时候的魏妈提起来我的奶奶,让我的欲火腾地一下子窜来上来,原本没有
的想法现在在脑子里转来转去,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头难以控制的野兽。这
时候我看着正在专心的为我擦洗的魏妈,愈来愈像我的馨姐了,我突然抓住了她
为我洗澡的手,往怀里一带,原本就是踮着脚俯着身在池子旁边的她一下子被我
拉进了宽大的浴池。
  “啊!…少爷,你…干什么?”猛地一下子趴进来的她有点受惊,可是很快
还是意识到了她的少爷想要干什么!她的脸比刚才我问她那句话的时候更红了,
可能她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逃脱这次“劫难”,也或许她根本就不打算逃。
  “少爷,我在给你洗澡,你别闹好吗?”听着魏妈温柔的要出了水的声音,
我像是全身的骨头都要苏了,我的手开始在她身上的重点部位游走,当我抓住了
她那超大的乳房的时候,我的心理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它们是那样的柔软,是那
样的富有磁力。这时候魏妈好像也停止了对我别的地方的清洗,一只小手专门的
在我充血后足有17、8厘米的鸡鸡上来回的抚摸。当我开始揉捏她的乳头的时
候,我看到了她很陶醉的样子,而且有一种堪堪不支表情。这时候我意识到乳头
肯定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如果不是的话,一个已经过了更年期的女人绝对不
会出现这样的表情,我的手又稍微的加了点力量,我听到了一种被使劲压抑制着
的痛苦和快乐的混合的呻吟声:“嗷…少…爷,求你怜惜魏芸,我好难受,请不
要让我在出丑了,我害怕被男人这样温柔的虐待,我很快就会泄身的,啊!”听
这个女人的诉说,我知道她好像还有点受虐的倾向。
  “是这样啊魏妈。看样子好性感啊,真的就这样就泄了吗?需要工具吗?”
  “不是的,少爷,我不喜欢那样,我只喜欢我爱的男人对我稍微粗鲁一点就
可以了,我这一辈子只有过一个男人,开始他就是因为这样才征服了我,他在床
上对我用力,却从来都不过分,在生活中对我极尽温柔,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因
为孩子的事情抛弃我,他们家祖上还是什么前朝的进士,算是个有文化的人,现
在也有成功的事业,应该比较开明,谁知道啊!……嗨!可他毕竟是我这一生中
唯一的男人,我心里恨他,可不知道怎么才能替代他在我心中的位置,终于,今
天我的真命天子出现了,以后就不仅是我的少爷,更是我精神的家园,我会像侍
奉主那样侍奉你的,我的男人…那…进入我吧!”这时候我已经脱掉了她的裤子,
她就像是一个疯狂的信徒,钻进水里开始从我的脚添到鸡鸡,中途要出来换两三
次气。这时候的我也兴奋到了极点,我想起了她的偏好,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将
她从水里揪了出来,这时候她正在含着我的鸡巴来回的唆着。当我将她揪出水面
的时候,看着她已经憋得脸通红了,可她竟然还在里面使劲的唆我的鸡巴。我将
她一下子按到浴池的边上,让她仰躺在那里使劲的分开拉她那雪白的大腿,看着
她的阴毛随着水流在来回的漂荡,我的兴趣一下子高涨了,挺起我的鸡巴对准阴
毛的下方,一下子插了进去!“啊……我……我死了!”
  我刚刚插进去,就听到她尖叫一声昏死过去了,原来这么不顶用,怎么我遇
到的女人一个个都是这样?看着她昏死中的享受,我心里想,我就不放过你,我
干死你。我开始了又一轮毫无规律的插弄,没有几下,她就已经进入了死去活来
的状态了,最后的时候,她自己终于求饶了,可是我还没有要射精的意思,这时
候她主动提出来要将自己的后门也奉献出来。当我插入她的菊花的时候,我感到
了一种从来都没有的紧握感,可是却又是那样的舒服,没有撕扯的感受。我插入
也没有给她带来什么痛苦,我就好奇的问:“你的这里面你的男人也用过?”
  “我的主人,我的一切,我向你发誓你是我那里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
的一个。”
  真的是这样,看样子老天真的眷顾我,这么珍贵的名器也让我遇到了,魏妈
的菊花肯定是传说中的那种水云洞,柔软,有弹性,却又不会伤到男人。这是我
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说这种名器估计十万人里面也不会有一个。
  在魏妈的肛门里面冲杀了一阵子,我感到了快意要到了的时候,我拔出了鸡
巴,一下子又插进了她的屄里,我还是想第一次的时候射进她的阴道子宫里。
  “少爷,等等,我们出去好吗,我要……我要……我不要……”听着她语无
伦次的不知道说什么,我停住了下面的抽插。
  “我不要你第一次射进来的精液就被水冲走了,我们出去……出去…再射进
来好嘛?”看着这个女人都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这么天真可爱,我心里笑的不行,
还是依了她,后来在她的坚持下才来到她的房间,在她的床上,我又将她干到了
两次高潮才将自己的精液一股脑的灌进了她的屄里子宫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