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生】(三)乡村篇

  书放在车篓中,刘思巧抱着放着换洗衣服的包裹坐在后座,被褥什么的明显
带不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拿,今天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曾经的家。
  ” 小心,前面有个大下坡。” 李丁提醒道。
  刘思巧赶紧握住屁股下面的后座,随着老师一声下去喽,风声呼的在耳边响
起,与来时同样的路,可是心境却大不一样的刘思巧,感到冬天凛冽的寒风在带
走体温的同时,也带走了心灵上的负担,在寒风的吹拂中,她的眉头缓缓疏解开
来,心中突然又一种呐喊的冲动,她忍着忍着,却再也忍不住,突然张大嘴巴,
大叫了一声” 啊……” 正在骑车的李丁被吓了一条,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按
下车闸,回头一看,刘思巧小脸通红,巧笑嫣然的看着自己,眉眼中都散发着十
五岁少女该有的青春活力,这股子活力赐予了青春期少女独有的魅力,让一直自
诩喜欢李菲那种熟女的李丁都忍不住为之心动,不过好在他还知道两人的身份,
扭回头说道:” 突然大叫吓人啊,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刘思巧笑道:” 老
师,刚刚就是好想大喊一声,现在喊完觉得舒服多了。” ” 那拜托你下次喊之前
知会我一声,免得出车祸,一车两命。” 李丁笑道。
  刘思巧听了,心中冒出一句话:若是和老师一起,死了便死了。不过这话她
可不敢说出口,细细一琢磨这句话,少女不由得面上做烧,痴痴的望着老师高大
的背影,竟是出了神,连李丁说坐好了都没听到,只感到身体突然往后一仰,赶
忙伸手往前一抓,双手把李丁给抱住了。
  李丁感到身后的学生突然紧贴上自己的身体,不由的浑身肌肉一紧,不知道
是意外,还以为是刘思巧故意为止,念及少女脸皮薄,也不忍说开,而刘思巧发
觉不对时,却是舍不得放开手,见老师默默的骑车,她渐渐的放宽了心,慢慢的
将脸颊凑过去贴到他的背上,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满是平安喜乐。
  大下坡之后就是大上坡,下了车,推到坡顶,再次上车时,刘思巧主动的环
抱住老师的腰,李丁想了想,还是没说话,两人一路默然无语,心情却跟来时大
不相同,只觉得这路似乎短了许多。
  到了乡里,李丁给校长打了个电话,毕竟这不是小事,他一个年轻的男教师,
带一个漂亮的女学生回来,这算什么事。校长对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招,总不能
让李丁再把人送回去吧,最后就指示李丁将少女安排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里。
  李丁住的的地方美其名曰是教师宿舍,其实就是以前的旧校舍改的,前几年
县里拨款给学校建了个二层教学楼,原有的旧平房校舍除了一部分作为储藏室之
类,剩下都是空闲,李丁来了以后,就给弄出一见给他暂时住,学生宿舍离他住
的地方很远,在主教学楼后面,当李丁抱着自己的被褥带刘思巧来的时候,黑灯
瞎火的黑漆漆一片,颇有些阴森,当宿舍里昏暗的灯光打开后,屋外光秃秃的树
丫就仿佛鬼爪子一般在风中晃悠晃悠,连李丁都感到有些不寒而栗,更别说刘思
巧了。
  ” 老师。” 刘思巧怯生生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可怜巴巴的把眼神放到李丁身
上,让他头痛不已。
  ” 思巧,这里环境是差了一点,你少少忍耐下。” ” 老师,这里好恐怖,我
不敢住在这里。” 李丁不由的暗骂,为什么好好的宿舍灯就不能修一修,非弄得
一闪一闪还昏暗暗的,为什么外面的树枝不能修剪一下,非得把学生宿舍弄得跟
拍鬼片的片场似的,平常学生多倒也无妨,现在只有刘思巧一个,等自己一走,
她怕是得缩在床底下过一夜吧。
  李丁只能叹了口说道:” 那个,思巧啊,老师是好人,你放心,我不会做什
么奇怪的事的。” 刘思巧眨着大眼睛点点头,说道:” 我知道的,老师你是天底
下最好的人。” 李丁挠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你也
太夸张了点,呃,我说到哪了。” 刘思巧抿嘴笑道:” 老师你刚刚说到你是个好
人,不会做奇怪的事。” ” 噢噢。” 李丁很是无奈的看着可爱的女学生,硬着头
皮接着说道,” 对,所以今晚你就到我那里休息一晚吧,明天我把灯修一下,树
枝砍了,明晚你再过来睡吧。” 刘思巧一听,眼神顿时明亮起来,高兴的点点头,
抱起包裹跟着李丁又返了回去。
  李丁的宿舍陈设超简单,一张用两条长板凳外加两块门板拼成的床,几张旧
课桌充当餐桌和办公桌,还有一个二手的老式橱柜,唯一的电器除了灯具,就是
一台二手的十七寸彩色电视机,除了偶尔挂不上彩以外,倒也工作正常。
  这里最多的一样东西就是书,除了一部分是数学教学的用书,其他的都是李
丁从旧书摊淘回来的,刘思巧性格内向,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只有沉浸在书的
海洋中时,她才能摆脱现实中的痛苦,因此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李丁并未出声,见少女轻轻的用指尖划过每一本书的封面,不由的会心微笑,
走过去说道:” 喜欢看的话,就看吧,不过我的书比较杂,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
我给你推荐几本。” 刘思巧一回头,才发现李丁站在自己的身后,在灯光的衬托
下,他的身影如同高山般巍峨,不由看的一痴,面颊微红,轻轻的说道:” 我不
太懂,有的看就行。” 李丁并未察觉到少女异样的心思,从书架里拿出一本爱情
小说递给她,说道:” 这本书写的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我当时买到时候没太
注意,拿来才发现,看过以后觉得写的还不错,你要是学习累了无聊的时候,可
以打发打发时间。” 刘思巧笑了笑,说道:” 老师,学校不是不给看杂书吗?”
李丁呵呵的笑道:” 你看没关系,老师特许的。” 说完,他走到一边,拿起扫帚
和拖把把地面清理干净,然后垫上夏天的草席,再铺上被褥、床单,在房间的中
间打好地铺,期间,刘思巧自然是没有闲着,两人忙得很快,然后是洗脸、洗屁
股、洗脚,刘思巧清理的时候,李丁很自觉的跑到门外吹冷风,待少女在门内说
道:” 老师,我好了。” 这才走进去。
  一看少女缩在地铺里,只露个脑袋瓜子在外面,不由的笑道:” 傻丫头,你
睡床上,我睡地上。” ” 为什么?” 少女问道。
  李丁耸耸肩,笑道:” 为了心安,这算不算理由,如果让你这个小姑娘睡在
地上,我会愧疚的睡不着觉的。” 刘思巧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好吧,那我
睡床上,老师,你闭上眼睛。” ” 恩。” 李丁点点头,闭上眼睛,就听到耳边传
来布帛的摩擦声,顿时心中痒痒的,两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被这个熟悉而又陌
生的声音撩拨的心中欲火难灭。
  ” 好了。” 刘思巧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李丁一睁开眼,顿时啥愣住了,只见少女只穿着一套很旧的打着补丁的粉色
棉毛衫,俏生生的正在地铺中央,俏生生的望着自己,棉毛衫明显小了一号,根
本遮不住少女曼妙的身材,刘思巧并不太高,大概155公分左右,但长得非常
匀称,尤其是两条美腿,又细又长,鼓鼓的胸部发育的非常不错,将衣服顶出了
两团明显的凸起,小腰更是纤盈一握,略显短小的棉毛衫露出了少女光洁的半条
小腹,肚脐眼都有些半遮半露,诱人至极。
  只看了一看,李丁立刻就把头扭到了一边,喘着气说道:” 你干什么,刘思
巧。” 少女闻言顿时笑起来,接着就听到她爬上床穿到被窝里的声音。
  ” 好了,老师。” 李丁一时不知道是看还是不看,刘思巧笑道:” 真的好了,
老师,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呢。” 李丁讪讪的抹回头,看到少女果然乖乖的钻在
被单筒里,这才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不过却又感到有一丝遗憾,青春少女的
身体虽然没有成熟妇人那般丰满,但是诱惑力却毫不逊色,尤其是自己现在是长
时间得不到发泄,欲望更是极容易被撩拨,刚刚刘思巧的举动无异于是在玩火。
  生怕自己做出兽行的李丁虎着脸,故意不理会少女,刷牙洗脸,然后去屋外
的寒风中用最快的速度把下体清洗下,零下五六度的寒风,把小弟弟都快冻僵了,
直到洗完脚钻进被窝,他都没跟少女说过一句话。
  背对着床铺,李丁感到被单里似乎还留有少女的味道,他有些忍不住的探手
握住阳具,可是又不敢撸动,只能拼命的吸气,贪婪的吸收着少女的体香。
  夜,很静,在这很静的夜里,慢慢的响起一个女孩子低声哭泣的声音,李丁
终于发觉这不是幻觉,是刘思巧,她躲在被单里压抑着哭声。
  ” 怎么了,思巧,出来什么事?” 李丁赶忙坐起来问道,可是少女没有回答,
她又追问了一句,还是没有,没办法,他穿着衬裤快速跑过去,只见被单拱成了
一个大团,少女整个人蜷缩在里面,低声哭泣。
  李丁轻轻的拍了拍被单,尽量温柔的问道:” 生气了?” 里面的哭声停顿了
一下,然后才传来刘思巧带着哭腔的话语:” 没有。” ” 那为什么哭?想家了?
” 李丁问道。
  刘思巧哽咽的说道:” 不是。” 李丁叹了口气问道:” 跟老师有关吗?” 少
女不说话了,空气中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李丁深深的又叹了口气,说道:” 我没生气,你想多了。” 刘思巧抽噎着说
道:” 可是你都不理我。” ” 我有些困了,刚刚睡着了。” 李丁扯谎道。
  ” 骗人。” 少女低声的说道。
  李丁笑道:” 小丫头,你不知道当面戳穿别人的谎言是不礼貌的嘛。” 忽然,
李丁的话语仿佛是踩到了猫的尾巴,刘思巧猛地把被单掀开,挺着饱满的胸脯说
道:” 老师,我不是小丫头了。” 李丁情不自禁的看了两眼少女鼓胀胀的酥胸,
离得近了,看的更加真切,坚挺、饱满,李丁陷入了深深的怀疑,她的家境不是
不好吗?怎么发育期居然一点都没有落下,这对乳房发育的堪称完美,配合她少
女的娇俏模样,大一分则臃肿,小一分则遗憾,他恨不得将眼前这名美少女纳入
怀中,脱去她的衣衫,好好的研究一下她的乳头到底是什么颜色,可是李丁不敢,
两人的身份是巨大的鸿沟,他自问不是禽兽,暂时做不到那一步。
  忍住下体肿胀的难受,李丁闭上眼睛,长舒一口气道:” 我知道你是在恶作
剧,赶紧钻回去,冷。” 没想到,他话音未落,就感到手被一双冰凉却柔软的手
抓起,接着放到了一个热乎乎、软乎乎的地方,不用捏他也知道那是什么,性欲
瞬间冲到了头顶,他忍不住使劲一捏,柔软而有弹性的触感,让他顿时迷失了,
直到少女呢喃的呻吟道:” 老师,我爱你。” 这句话仿佛雷击一般将他惊醒,他
以绝大的毅力移开手掌,将少女按到,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少女的眼睛一字一顿
的说道:” 刘思巧,我警告你,不要再玩了。” 说完,赶紧熄了灯,钻回被窝,
房间里短时又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半晌,少女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说道:” 老师,你睡了吗?” 李丁难
受要死,哪里睡得着,就差没翻来覆去了,听到少女发问,心中满腹牢骚,心道:
要不是你,我早睡了。于是没好气的说道:” 睡了,你也赶紧睡。” 哪知少女突
然咯咯笑道:” 老师,你就喜欢骗人,哪有睡着了还说话的。” 李丁不想理她,
没做声,过了一会儿,就在他以为少女睡着了,偷偷的试图手淫时,少女的声音
再次幽幽响起。
  ” 老师,我丑吗?” 李丁知道,今晚是睡不成了,叹了口气说道:” 你怎么
这么多话啊。” 刘思巧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 老师不正面回答,是不是怕我
的自尊心啊,没事啊,其实我知道自己长得一般般,没有赵蕊蕊长得好看。” 赵
蕊蕊也是班上的女生,学习成绩一般般,长得也只能算是清秀,不过家庭条件不
错,酷爱臭美,平时把小脸整的白得渗人,衣服也是跟着潮流走,在学校里倒是
很有一些男生喜欢。
  李丁哼了一声,说道:” 她那哪叫漂亮。” 刘思巧笑问道:” 那我和她哪个
漂亮。” 李丁心道:自然是你比她漂亮百倍。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说的,嘟囔了
一句:” 你别总琢磨这个,你是学生,学业为重。” ” 讨厌,老师,我发觉你不
上课的时候反而比较喜欢摆老师的架子呢。” 刘思巧好似撒娇一般的说道。
  少女柔和动听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害得李丁的阳具不由自主的又胀大了数
分,恼火道:” 我是你老师啊,当然得有老师架子,你再不睡觉,明天我给你布
置加倍的作业量。” ” 老师,你在生气吗?” ” 没有。” ” 哦,那我和赵蕊蕊哪
个漂亮。” ” ……” ” 说呀,老师。” ” 我睡着了。” ” 嘻嘻,老师,我知道,
其实我比较漂亮对不对。” ” 嗯。” 李丁含含糊糊的答道。
  ” 老师,我喜欢你。” 这一夜,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句话,以我喜欢你四个字
作为终结,暧昧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荡漾,李丁感到心里发苦,面对这样主动表白
的美少女,只能看不能吃,还得刻意装傻,他想了很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浑
不知,在不远的地方,一双明亮而美丽的大眼睛,借着窗户射进的微弱月光,痴
痴的望着自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