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离异女教师被调教的真实经历】【3】

          3、禁忌游戏——红色的诱惑
  随着我们性不断爆发的与爱意,我和哥哥的感情发生了更近一步的变化,我
开始称呼他老公,他开始叫我宝宝,因为他常说我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可爱与纯
真,在他眼里很像一个调皮可爱的小姑娘,他更喜欢叫我宝宝。在我们日常聊天
中,哥哥很喜欢用语言挑逗我,以往都是他说的多一些,我因为有些害羞,还不
习惯直白的表达我的感觉和想法,我只会简单的说我想,我要,可这样远远达不
到哥哥的要求,他希望我勇敢的去表达身体的需要、生理的感觉。为了克服我的
心理障碍,哥哥有意无意的会问我关于身体器官的描述。有一次我们爱爱时,他
指着硬硬的下体问我这是什么,我特别难为情,怎么说我也是个教师呀,平时对
学生要求不准说粗俗的话,我自己在生活中也从来不会说粗俗的话,就算是作爱
时,我也只会说「这里、那里、它、那个」之类的,哪有像臭哥哥这样挺着硬翘
翘的下体问叫什么的呢?虽然我心里知道,但我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哥哥一定
要我说出来,我只好嘟嘟囔囔说:「那个是哥哥的小弟弟。」可哥哥不满意那样
叫,他说:「不对,那样容易误会,重新说,到底叫什么?」我又说:「叫阴茎。」
哥哥说:「不行,那是书面语,要说口语,方言。」我知道哥哥想让我说什么,
可我说不出口,故意绕着说:「叫鸡鸡,小鸡鸡。」哥哥有点没有办法了,只好
自己说出来:「宝宝,它想你的时候会变得又硬又大是大鸡巴,它了以后变得又
软又小才叫小鸡鸡,记住了吗?」我听着哥哥带有挑逗的话语,我感觉脸上一阵
阵发烧,喃喃的说知道了。可哥哥依然不依不饶的问:「宝宝你说它现在叫什么?
我喜欢听,现在告诉老公。」听着哥哥的话,我低下头试了几次,可还是张不开
嘴。哥哥装作生气的样子,板着脸说:「宝宝不乖了,快点说,老公想听。」知
道老公他又在逗我,看着老公促狭的样子,我红着脸小声说:「是大鸡巴。」哥
哥马上抬高声调说:「大声点,说清楚,到底叫什么?」我只好大声说道:「是
大鸡巴。」话一出口,感觉连脖子都变红了,可哥哥说:「不行,这是谁的什么,
说清楚,快点。」把我逼的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说:「这是老公的大鸡巴。」
老公这才开心的看着我说:「这才是我的乖宝宝,好宝宝,老公大鸡巴好想你。」
哥哥的大鸡巴因为兴奋流出了好多的水,哥哥指着流水的地方问:「宝宝,宝宝,
这个流水的地方叫什么你知道吗?告诉老公,宝宝说。」羞得我真的不知道如何
开口,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哥哥接着说:「宝宝,这个叫大龟头,老公的龟头很
大是吧,你说说它像什么?」坏哥哥总是启发我,他喜欢我能多说多表达,没办
法,我只有抬起头,观察起老公的大鸡巴的前端,老公的龟头很特殊,我虽然有
过几个男人,可我发现哥哥的龟头有些特殊,前端大大的,像一个撑起来的大蘑
菇,我想像着大龟头不知顶进去会是什么样子,一定能很舒服吧。看着我呆呆的
样子,哥哥很兴奋,因为他喜欢看我的痴迷,对他的迷恋让他很有征服感。他坏
坏的问我:「宝宝,宝宝老婆,告诉我它像什么?」我从想像中回过神来,更加
不好意思,我低下头说:「老公的大龟头像一顶圆圆的大蘑菇。」听着我的话,
哥哥好兴奋,他摸着大鸡巴说:「大鸡巴好想操你小骚逼,宝宝,要不要大龟头
顶进去?」看着大鸡巴在哥哥手里越来越坚挺,我激动的说:「老公,宝宝好想,
我要它顶进来。」突然听到老公很严肃的「嗯」了一声,抬头就看到老公很不满
意的盯着我,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脸红的说:「宝宝好想,宝宝想老
公的大鸡巴大龟头插进来。」哥哥看到我这么渴望,继续挑逗我:「宝宝,宝宝
哪里想呀,心里还是……?」看着老公坏坏的样子,我真是又羞又急,老公明明
知道我下面想,可偏偏要我亲口说出来,真是坏透了。我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宝宝那里想,那里好想老公。」话还没说完,哥哥就打断了我的话:「宝宝怎
么回事,把话说完整,那里是哪啊,那里是小骚逼,不许用那里代替,完整说一
遍,让老公听。」坏老公这个时候已经露出很严厉的表情,看着老公不高兴的样
子,我可不想惹他不开心,我低下头小声说:「老公,老公,宝宝的小骚逼想老
公的大鸡巴插进来,小骚逼想老公的大龟头顶进去。」说完我的脸变得更红了,
这时老公又说:「干嘛那么小声,老公听不到,大声说一下,我要听。」臭老公
真是难为我,没办法,我又提高声音大声说了一遍,老公才饶了我。过了一会儿,
老公又不满足了,问我:「宝宝,在你们那里男女作爱叫什么?」我说叫爱爱,
哥哥说:「胡说,哪有这么文的,说你们的方言。」我迟迟疑疑的说:「叫操?」
我老是被老公纠正错误,已经变得有点不自信了,生怕被老公板着脸训一通。老
公倒是没有说错,只是说:「就一个字吗?叫操什么?」我说:「叫操逼吧?」
老公立马大声说:「什么叫操逼吧,操逼就是操逼,带什么吧呢?」我只好再说
一遍:「叫操逼。」老公又追问:「还叫什么,还有别的说法吗,全部说出来,
不要像挤牙膏一样。」我看到老公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赶紧讨好的绞尽脑汁的搜
索起来:「还叫日逼,KAO逼,插逼,戳逼,干逼,搞逼。」我一阵冲动下把
能想到的动词都一古脑的倒出来了。老公很满意我的态度,说:「嗯,乖宝宝,
我喜欢听你说KAO逼,以后你想要老公的大鸡巴了,就说想要老公KAO你。」
我说那个字我不会写呢,老公说:「那就用字母代替吧,就用」K「来代替,以
后大鸡巴就用」DJB「代替,小骚逼就用」XSB「代替,但是说的时候可不
能说字母,现在好好练习一下,多说几遍,要求着老公说。」我于是乖乖的一遍
接一遍的说:「宝宝好想老公的DJB来K宝宝的XSB,宝宝求老公的DJB
狠狠地K宝宝的XSB。」这样一遍遍的求着老公,我的下面已经变得好痒好痒,
真的好想老公的DJB马上插进我的XSB,好想老公K我的XSB。看着我那
种发情痴迷的表情,哥哥对他的调教成果感到很满意,他笑了。我最喜欢的就是
哥哥的笑容,明明很淫邪,我却觉得特别的温暖。那次之后,我在和哥哥视频性
爱时就不再那么拘谨,渐渐的也不在意自己教师的身份,会试着去主动表达我的
感受,也会经常用一些听起来淫荡的语言诱惑哥哥了。哥哥也越来越喜欢我的表
现,就这样,我们的性爱进入了下一轮新的阶段。
  一天哥哥约我一起上网,我知道坏老公他又开始想要了,虽然我们不能像夫
妻真正的肉体接触,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两个特别陶醉于这样的
激情里,丝毫不逊色那种肉体接触的性爱。可是那几天是我的生理期,正是月经
来的最多的两天,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好想与哥哥,那种渴望很强烈。其实平时我
和哥哥也不喜欢那种打开视频就直接爱爱的方式,我们每次都会先聊天,聊着聊
着我们就会不自觉的进入状态。哥哥那天状态极佳,很急切的想要,可是我知道
这个时期是不能做爱的,我只能用语言去表达我身体的感觉。哥哥说:「宝宝,
宝宝,我好想你,大鸡巴也想,你有没有想我?」看着哥哥硬挺的下体,我心跳
加速,我好喜欢看哥哥的那里。我说:「老公,我也好想你,好想老公的djb,
我喜欢看它,好喜欢。」我开始慢慢适应用这么直白淫荡的方式表达,哥哥听了
激动极了,他兴奋的说:「宝宝,宝宝,我喜欢听你说,好喜欢,继续说。」我
看着哥哥,身体好想好想,可我只能用语言去表达,我接着说:「老公,老公,
我好喜欢你的大龟头,好喜欢它流出的水,它是我的,大鸡巴也是宝宝的,我要,
我要。」这时我的声音因为兴奋有些颤抖,软软的柔柔的,每次哥哥听到都会控
制不住,他说最喜欢我的声音了,特别的好听,听着听着就会有感觉,大鸡巴就
会不自觉的变硬。哥哥听着我发骚的声音,喘息着说:「宝宝好宝宝,我想k你,
脱下来,我的大鸡巴想看你的小骚逼。我想看你的小骚逼流水了没?」
  听了哥哥的请求,我真是吓了一跳,这个特殊时期怎么能让男人看呢,况且
是我最喜欢的哥哥。我对哥哥说:「老公,今天不要看了,宝宝身体不舒服,下
次好不好?」哥哥听了我的话,有些好奇,因为我从没拒绝过爱爱,这么久了他
也了解了我,我是一个喜欢爱爱的女人,遇到哥哥后,我从不压抑自己,只要哥
哥提出,或者自己想了,都会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从不拒绝,今天的表现让哥哥
摸不着头脑了。哥哥关切的说:「为什么不行呢?宝宝,生病了?哪里不舒服?
怎么了?」看着哥哥焦急关心的样子,我不忍撒谎,小声说:「因为那个来了,
好多,所以不方便。」哥哥听了我的话,楞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以
为哥哥会就此罢休,谁承想哥哥接下来的要求,让我羞到了极点。哥哥说:「宝
宝,宝宝,没关系,老公想看一下宝宝小骚逼变成什么样子了,好不好?老公还
没有看过,让老公看一下好不好?乖宝宝。」听着哥哥的话,羞得我恨不得钻到
地缝里,这怎么可以呢,太那个了,不可以啊。我对哥哥说:「不行,老公真的
不行,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心里接受不了,老公,不要看,人家说男人看了晦
气,会倒霉的。」说完我低下了头。
  哥哥看着我笑着说:「宝宝,你做什么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不管我们怎么
做,我都喜欢,别人的我从没看过,我觉得晦气,老公只想看宝宝的,宝宝,答
应老公吧,好不好?求你。」我看着老公恳切的眼神,低下头问:「老公,为什
么那么喜欢看呢?宝宝不想让你看宝宝不美的一面。」哥哥说:「宝宝,我没这
样想,你那样做了,老公心里和身体都会特别的舒服,尤其是心理,我会觉得很
自豪,一个我爱的女人在我面前肯为我做这些从没为其他男人做过的事,我觉得
自豪和骄傲!宝宝是我的女人,只肯为我做,我喜欢!宝宝,答应老公吧,好吗?」
  老公的话触动了我内心的那片柔软,我想是啊,我和哥哥好这么久了,我们
从没有感觉陌生,那么的默契,我们彼此爱护、彼此信任,虽然没有生活在一起,
但对彼此的了解就像彼此的镜子,哥哥所想的,所渴望的,何尝不是宝宝竭尽所
能想给予他的,老公的快乐也是我的快乐啊,满足哥哥也是一种幸福,干嘛要拒
绝呢?想到这里,我对哥哥说:「好吧,答应你老公,不过不许嫌弃宝宝,那个
地方真的不好看。」说着我慢慢褪下了内裤,内裤上的卫生巾早已经被经血浸透
了,触目惊心的红!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真正面对哥哥,我还是特别的难为情,不敢抬头看哥哥。
这时的哥哥看到这一幕特别的激动,他说:「宝宝,宝宝,让我看一下,小骚逼
什么样子了。宝宝,宝宝,好喜欢。」我把摄像头对准了我的下体,小骚逼现在
完全看不到原来的样子,阴毛上沾满了红色的经血,把小穴覆盖上。哥哥急切的
说:「宝宝,宝宝,掰开,我要看我的小骚逼,我要看流血的小骚逼,快,让老
公看。」我有些犹豫和害羞,可还是顺从的用两手掰开了阴道,啊,两片红红的
阴唇露了出来,上面还挂着血珠。哥哥急切的叫道:「啊!宝宝,宝宝,近一点
我要看,老公要看清楚。」听了哥哥的话,我把摄像头调近,哥哥兴奋的呻吟起
来,原来小骚逼因为,红红的浓稠的经血缓缓流了出来,流到了淡绿色的椅垫上,
就像一朵红色的盛开小花,特别的刺眼!
  面对红色的诱惑,哥哥也是异乎寻常的兴奋,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大鸡巴
早已粗大硬硬的,大龟头上淫水直流。哥哥热切的说:「宝宝,宝宝,我好喜欢,
我的女人,老公大鸡巴想插你流血的小骚逼,好喜欢,好多血啊!老公想插进去,
好不好?手指插进去给老公看,我要看!宝宝,宝宝!」听着老公淫荡挑逗的话
语,我的身体越来越热,感觉有团火在燃烧,我的情欲被瞬间点燃了,我从最初
的紧张和羞涩慢慢的变得充满了渴望。我的手指慢慢的滑过小腹,接近了那个流
血的小洞,我的手指向里面滑进,来了月经的阴道内很滑,但是和以往的淫水不
同,手指伸进去好像感觉被一股粘稠包裹,似乎有些阻力,我想一定是流出的红
色的经血和淫水混杂在一起。阴道内壁很柔软,我试着收缩阴道的肉肉去夹手指,
没有平时有力,没有平时那么紧紧咬住手指的感觉,不过手指很舒服,我幻想着
是哥哥的大鸡巴插了进来,应该也是这么舒服吧。
  我沉醉在自己的幻想里,我把手指缓缓的拿出来,上面满是红红的经血,散
发着浓浓的血腥味。我痴迷的看着哥哥说:「哥哥,哥哥,看,红红的,漂亮吗,
喜欢吗?我好想,宝宝好想你!」哥哥看到我淫荡的样子,呼吸有些急促,他说:
「宝宝,宝宝,我喜欢,好漂亮!涂到胸脯上,我想看你在雪白的胸脯上画画,
好不好!宝宝」听着哥哥的话,我彻底的迷醉和疯狂了,我把手指轻轻从胸脯上
滑过,胸脯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红色的印痕,我用指尖把红色的经血在两边乳头上
轻轻的涂抹,乳头变得鲜红,娇艳欲滴。
  哥哥看的如痴如狂,从没看到我如此的淫荡,兴奋的说:「宝宝,宝宝,我
好喜欢,好淫荡!涂到脸上,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我的宝宝涂口红,宝宝,
宝宝。」这时的我完全疯狂了,我再次把手指插进流血的小骚逼里,在里面搅动
着。这时的我好想哥哥的大鸡巴插进去,好想好想,想着想着我的手指插的更深
了,小骚逼深处的血更多更浓,手指拔出来时手掌上也沾满了鲜血。我把手指上
的血涂抹到脸颊上,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这时的我一点都不讨厌这个气
味。我把浓浓的经血涂到鼻子上,眼睛上,下巴上,脖子上,透过屏幕,我的身
上满眼的红,那么鲜艳,那么的炫目。我把手指又一次的插进我的身体,这时我
才注意到我的大腿内侧被流出的经血染红了,绿色的坐垫已不是盛开的小花,早
变成一片血红弥漫开来。我再次抽出手指举到摄像头前,可以看出前面抽插出的
血水已经干涸在手掌心,在手掌心形成了一道暗红色的血渍分界线,分界线后面
是斑斑的经血污渍,而前半截手掌连同几根手指,因为抽插的时间很长了,长时
间泡在血水里,颜色变得惨白,几根手指头尖已经被泡得脱水起了皱纹,上面沾
满鲜艳的血水,血水里面混着一缕缕白色的浆汁,顺着手指往下流。
  哥哥被我这样淫糜的场景刺激的兴奋连连,他急切的说:「宝宝,宝宝,我
好想操你,大鸡巴好想!宝宝,宝宝,涂到嘴唇上,我想看你裹血手指,好宝宝,
我想你!」听着哥哥的话,我愈加的疯狂,我把浓浓的血手指一下又一下涂到了
我的嘴唇上,我猩红色的嘴唇微张,眼神迷离的看着哥哥,手指再次插进流血的
小骚逼,小骚逼里早已一塌糊涂,淫水经血混在一起。我拿出手指,贴近摄像头,
用舌尖一下一下的舔着流着经血的手指,一股咸涩的血腥味强烈的刺激着我的神
经,我无法抑制的冲动,毫不犹豫地把流血的手指伸进嘴里,贪婪地吮吸着,脑
袋一片空白,已经感觉不到是什么味道了……哥哥看到我贴近镜头销魂淫荡的样
子,站起身把大鸡巴对准我,嘴里低吼着:「宝宝,宝宝,小妖精,我要狠狠操
你!我要射到你嘴里,射到你流血的小骚逼里!」说着说着一股精液一下喷射出
来,好多好多!又白又浓的精液从大龟头射出来!一股接着一股!我看着哥哥浓
稠的精液,终于也控制不住,小骚逼一阵收缩,啊!啊!啊啊啊!伴随着小骚逼
的抽搐和老公同时高潮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